格鲁修学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永阳

恩师果护老和尚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7-24 19:25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无阿弥陀佛
发表于 2011-7-26 11:47 | 显示全部楼层
师傅啊!没想到这次去五台山见您是最后的一面!才两周的时间!愿您不舍众生乘愿再来!
发表于 2011-7-27 11:01 | 显示全部楼层
果护老法师的毗荼法会将定于7月27日(农历六月二十七),并将举行全山普佛法会;当日晚,还将举行放焰口法会。

祈愿老法师再来救度众生!

[ 本帖最后由 luming 于 2011-7-27 11:41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11-7-29 01:54 | 显示全部楼层

师父上果下护老和尚荼毗

我7月27日早晨赶到五台山显通寺师父的灵堂,在门口对师父顶礼三拜。里面正在念上师供,永智师让我也进去念。念了一会儿,出来与26日到的张师兄、韩师兄等人会合,在院里等待起龛。院里出家师父和居士都很多。起龛时,张师兄、韩师兄和我跪在地上。看着师父的龛,想起师父对自己的大恩大德,如果不是师父,我可能还在轮回苦海中痛苦沉浮而不知出离,如果不是师父,我不知道内心如何会有力量对待人生中的种种境界。想到这些,泪水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我看到张师兄和韩师兄也在擦眼泪。正在抽泣时,师父清晰地显现在自己眼前上方,我知道师父其实并没有离开我们,只要我们保持信心祈请师父,师父随时都会加持我们。

       来到碧山寺旁边的化身窑,准备工作做好后,开始了荼毗仪式。点火后,看着化身窑,自己忍不住又伤心起来,流出眼泪,这时师父再次清晰地显现在自己眼前上方。

       法师和居士们拈香后,大部分人逐渐离开。我留下来与几位法师和居士守护化身窑。照顾师父的罗居士告诉我们,师父走得很安详,走后身体非常柔软,装龛时双盘很容易。

       这一天天气非常好,很晴朗,头一天还在下雨,我早晨下火车时还有雨滴落下。

       夜里,永智师、永法师和几位居士在化身窑守护,感恩他们!

       7月28日上午,永观师等几位法师带着我们在化身窑前拣师父的舍利,拣出了很多舍利。我由于下午要回北京,接近中午时离开了化身窑,当时捡出的舍利可能就有几百颗了。

       愿师父上果下护老和尚早日乘愿再来!

[ 本帖最后由 永阳 于 2011-7-29 01:56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11-7-29 13:48 | 显示全部楼层

法会—山西五台山显通寺首座果护老法师荼毗法会举行(转载)

http://news.fjnet.com/fwzt/nr/201107/t20110727_183090.htm

法会—山西五台山显通寺首座果护老法师荼毗法会举行
2011年07月27日 佛教在线 点击:次

显通寺首座果护老法师灵位




塔院寺住持如空法师在荼毗法会上拈香




荼毗仪式现场



佛教在线五台山讯 2011年7月27日(农历六月二十七)上午,山西省五台山显通寺首座果护老法师荼毗法会隆重举行,法会由五台山塔院寺住持如空法师主法。来自各地的僧众、居士以及五台山各寺院的僧众千余人齐聚显通寺内,献花供香,共同追思果护老法师,并为其送行。

上午8时许,显通寺内佛号声声、幢幡悬立,显通寺两序大众为果护老法师举行追思悼念仪式,塔院寺住持如空法师在灵位前拈香,并宣说起龛法语,四众弟子共同至诚诵持佛号。随后,果护老法师遗体在四众弟子的护送下移至化身窑荼毗。

荼毗法会于上午9时举行,如空法师依照佛教仪轨主法,僧众依次拈香、至诚礼拜。如空法师宣说荼毗法语毕,举火荼毗,与会大众共同一心讽诵经咒、圣号。荼毗现场庄严肃穆,四众弟子的佛号传至十方。

显通寺还于下午1点举行全山普佛法会和晚上6点启建放焰口法会,以此功德回向果护老法师,祈愿老法师圆证菩提、莲品上生,早日乘愿再来、广度众生。

新闻链接:山西五台山显通寺首座果护长老安详示寂
发表于 2011-7-29 14:43 | 显示全部楼层
顶礼老法师!愿老法师早日乘愿再来!南无阿弥陀佛!
发表于 2011-8-3 16:12 | 显示全部楼层
顶礼上果下护老法师!愿老法师早日乘愿再来!南无阿弥陀佛!
 楼主| 发表于 2011-9-12 13:0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师兄写的纪念师父的文章

http://user.qzone.qq.com/419170451/blog/1315731275

回忆我的亲教师 果护老和尚(之一) [图片]

  • 分享
  • 已转载成功
  • 复制地址 日志地址:  
    请用Ctrl+C复制后贴给好友。
  • 转播到微博
  • [url=]..[/url][url=]赞[/url][url=]赞[/url][url=]取消赞[/url]

文殊心子 2011年09月11日 16:54 阅读(9) 评论(0) 分类:个人日记



  • 举报
  • 字体:中▼







                      先师 果公护老人 八十岁留影

                  先师 果公护老人 于五台全山斋法会主法

    今天是业师 果公护老人圆寂的“七七之日”,特殊的情怀,使我不得不说一些无用的话语,以此来追念我的授业恩师!
    我亲近果公上人学法是始自1997年。
    自1993年皈依至1996年,我一直是亲近皈依师 本如老和尚,并想进一步向老和尚学华严法界观。可是 本老根据自己的机缘,移锡北京华严洞。致使我自1996年元旦之后,就再也没能见到过老人家。
    1997年夏天,我只身回到五台山,在东台顶寻  本老未果而下到台怀。那时的我就像一个有家不能归的孩子,垂头丧气。
    漫无目的的我来到了显通寺,那时候的佛珍楼还开放。我信步佛珍楼,看了弘一法师的墨宝、古人的舌头书法,金汁写的《华严经》、杨五郎的铁棍·····最后,一直钦佩 赵朴初先生的我,在赵朴初先生1956年游五台时书写的一幅八扇屏前驻足观看。这时,一位管理佛珍楼的师父(后来知道是  能力法师,河北清河人,现在已圆寂)拿着一个手电筒走了过来,对我说:“你看看这个!”,说着把我领到了一个大玻璃柜前,师父揭开上面覆盖着的白绫,用手电一照,说“仔细看!”。哇!乖乖啊!这就是赫赫有名的五台山十景之一的华严字塔!那是康熙年间苏州居士(后出家)许德心用了12年时间书写成的。那是在一丈七尺的白绫上,将《华严经》的六十万零四十三个字,用“蚁头小楷”抄就,并组合成一座七级宝塔!宝塔上的风铃、菩萨像、菩萨像的眉毛都是用字拼成,令人惊叹!看得我不由得对其顶礼大拜!
     看完华严字塔,能力师和我聊了起来。互通名字和籍贯后,居住一河之隔的我们互认了老乡。当他听说我是来五台山求法时,他爽朗的一笑说:“别急,本老不在,五台也不是就没有高僧了啊,我给你介绍个师父!”,边说边拉着我就走。
     我跟着能力师来到显通寺铜殿西的一座“一厅两耳”的三间寮房中,在西间屋一个老僧正在念经。能力师俯身顶礼,我也跟着顶礼。等老人念经到了一个段落时,能力师说:“老和尚,我给你带了一个徒弟来,您教教他!”,老人看了看我,淡淡地一笑说:“我会啥子,和我学啥子哦!”,然后,又对能力师说:“好吧!”随后对我说:“你先住下,明上午九点来!”,说完就埋下头又开始念诵!
      今天想想能力师真是豪气,硬硬的把我拉进了师门。出了老人的门,我们向客堂走,这时候能力师才告诉我:“这个老和尚叫果护,要说修行,在显通寺、五台山那是没说的!”,到了客堂,能力师粗声大气地喊道:“安排这个居士住下,这是果护老和尚的徒弟!”,在一旁的我肚里暗笑!
      当天,我住进了显通寺的四合院,这里在历史上是显通寺老和尚们的居住地,经过那个特殊时代,一度成了五台山招待所。我住进去时,虽然当地政府部门已经把这里归还了寺院,但是床单上还印有 五台山招待所 的字样。这个四合院里住了我和几个为寺院佛像贴金的南方师傅,很快我们就熟悉了起来。
      那时候的显通寺,请佛老和尚任方丈、宏净老和尚当家,昌明老和尚也还在。贴金的这些师傅们在五台有许多年了,是地道的“五台通”,在和他们的交谈中,坚定了我拜  护老人为师的信心!
    还有一事,也是沾了贴金师傅们的光-----我足不出寺,就朝拜了 五方文殊。原因是这样,当时,五台山佛协准备在五个台顶上增供一尊  文殊圣像。当时圣像刚刚铸造好,且装藏、贴金等程序已经结束,供奉在显通寺专等举行庆典。因为我和贴金师父相熟,所以我得以钻进工棚,对五方文殊行了头足礼。
    直至今天,我都认为那次五台之行真是幸运!
   一是,拜在 护老人座下;
   二是,朝拜了五顶文殊;
   三是,在佛珍楼大饱眼福(后来佛珍楼停止开放,故更显得机会难得);
   四是,能力师成了我的方外交,在此后的几年中,能力师总是应我之请,带着我或者我们一行到处朝拜。


发表于 2011-9-12 14:24 | 显示全部楼层
愿似我后学,常念师恩,
精进学修,回报师恩。
发表于 2011-9-12 14:25 | 显示全部楼层
愿似我后学,常念师恩,
精进学修,回报师恩。
 楼主| 发表于 2011-9-21 20:3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师兄写的纪念师父的文章之二

http://user.qzone.qq.com/419170451/blog/1316604358




发龛前的灵堂

        

       我在师父的灵堂前


师父荼毗大典---灵车经过大白塔




师父荼毗大典上的汉传佛教法师



师父荼毗大典上的  藏传佛教法师



师父荼毗大典---花圈






师父荼毗大典上----灵车经过大白塔


   在 能力法师的热心引荐下,我终于得以拜在  果公护老人座下。

初接清言  随喜赞叹

   在和老人见面后的第二天,我八点五十左右来到老人寮房门前,里面的念诵和法器声交相辉映,散发出来的那种气息很让人着迷。我知道老人这是还在做功课,于是坐在房檐回廊的椅子上等。过了一会儿,听见里面的声音停止了,我弹指叩门,里面马上传出了浓浓的四川口音:“哦,是哪个?进来嘛”,我轻轻推门而入。

   通过中厅进入西侧的厢房,看见老人面西盘坐在屋内靠南窗的炕上,老人面前的长条形炕桌上放着厚厚的一摞经书。当时我也没想到,从这一天开始这些经书将渐渐融入我的人生。

   我赶紧向老人顶礼,老人轻轻的说了一声:“一礼!”,我答:“依教奉行”。老人这时从炕上已经把袈裟抽下,熟练并整齐的叠好,我顶礼后老人示意我做到他的对面。我爬上炕,面向老人盘腿坐好。

    这时老人问我是从哪儿来,我于是就把自己的基本情况和学佛的基本情况向老人毫无保留的介绍了一番,这时老人说:“你的皈依师---本如师定功很好,他来我们显通挂单从不住寮房,总是在无梁殿坐一夜!”,这句话说的我心头一动!我也因此更见崇敬面前这位老人。

    在此我想说一下老人赞叹随喜之德。佛门说:随喜赞叹,功德一半!这句话很多人知道,可是真正能做到遇事不起嫉妒的有几个? “视人之善犹己之善,视人之乐犹己之乐,视人之恶犹己之恶“”的人有几个?而在我亲近 护老人的十几年中,我却能真心感受到老人的随喜和赞叹之德。老人赞叹本如师是一次;还有一次,是我去五台的途中在太原下车,到崇善寺 看望了一下 时任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山西省佛协会长、显通寺方丈的请佛老和尚。到了山上,我告诉 老人说:“我去看请老了!     这时 老人眼中露出赞许的、欣喜的明亮的光彩,边点头边对我说:“哦,是要看看的吆,他现在还是我们显通的和尚嘛,法修得好!”还有一次是我去看塔院寺的方丈 寂度老和尚,回来也被师父夸奖了一番。这些或许是很小很小的事儿,可是,我们仔细想想:自己的徒弟跑去看别的师父了,换成您会怎样?还能发自内心的高兴吗?而家师 护老人做到了!

     正是在老人的鼓励下,我们先后亲近过五台山的因修老和尚(103岁圆寂,水晶舍离两万多颗)、藏明老和尚(有白手接骨的绝技,八十年代《健康报》曾报道,武功奇佳)、梦参老和尚(今年97岁,仍在全球弘法)····今天回想起来,这些是何其的宝贵!

学法之始  礼敬诸佛

    身边好多佛友往往对我跟老人学了什么法感兴趣,可是我要告诉各位的是,老人教我竟是从磕头开始!

    老人问了问的基本情况之后,下炕坐在了北墙下的沙发上,我赶紧也爬下炕来站在一边。老人坐在沙发上,喝了几口水后,给我讲了些关于三宝、皈依等一些佛教入门规矩。-----在此,我也想提醒刚刚学佛的朋友,学佛之初,最重要的是学规矩,然后在规矩中利用三到十年的时间脱尽俗情,如此方可进入佛法修持之门。因为脱尽俗情后才能进一步的做到 离心意识,由此再进一步才能尝到法的味道。近年一些佛弟子学起了“善人教”,我看了很痛心。从社会的角度,学善人教很好啊,人人是善人那是很好的。可是从佛教本位来看,佛教徒还有“向上一招”------超越善恶的相对,达到 真如的绝待,这才是佛教徒的“本份事!”分析其原因,或许就是入门没学规矩,以至于长此以往,这类人在佛门中没有尝到法味,于是就“给善人的像鞠躬”去了!

      在佛教中,规矩重点指的是清规,清规是祖师们在戒律的基础上提炼出来的大众共处的规矩,也可以说清规遵守好了,戒律自然在其中。因此,学习规矩是非常重要的!清规、戒律熟悉并遵守,才是入道之基!若再具有清净的正见,再不退初心、发利生大心,则道业终有成功之日。我个人认为:如果一个人开始学佛,假设有条件的话,最好到名山大寺、祖师道场去生活几天,从一般意义上说,这类的寺院规矩完整,便于约束身心已达到能“依众靠众”,渐渐能“法行法随”;从另外一个意义上说,名山大寺、祖师道场有正神护持,便于戒体清净。正是因为这个理念,我每年都会到寺院住一段时间。

     老人给我讲了些佛教常识和佛门规矩后,竟然起身到拜垫前亲自教我拜佛!老人一边做动作一边给我讲解,从两足的二八开,到礼毕的问讯,一板一眼。在看我拜了几拜后,老人又给我讲起了关于拜佛的一些僧俗不同的要求。现在回想起来,一个七十岁的老僧教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拜佛,并亲自示范,这恐怕在佛教史上都很少见!我因此感恩之情也就与日俱增!

慈悲惭愧   吐声三叹

    时间过得很快,就在师父给我讲解一些常识的时候,师父的侍者进来拿饭盒,准备给师父打饭。-----显通寺在历史上常常六七百人居住,所以形成了老年僧自己炒菜、在斋堂打主食和粥的传统。当时师父自己已经不做菜,饭菜粥全是由侍者到斋堂打取。我于是起身告假,老人说:“你下午四点后来嘛。”

     下午四点,我来到老人寮房。老人让我上炕做到他的对面,他自己撩起长袍让我看了看他的腿子是如何盘的,示意我也把腿子收好。然后拿出一本经书----《文殊五字真言》递到我面前,然后就给我讲起了这部法来源和内容框架,讲了一会儿后,老人刚要给我传授,忽然听到窗外有人喊师父去水陆坛拈香。于是师父就下炕穿鞋子,这时我忽然听到老人自言自语的叹了一口气,说:“哎!我的道德还很不够,想抓紧静修都不得!”这句话又是让我心头一动,老人守着我这么一个刚刚相识的年轻居士就坦坦荡荡的说自己道德不够,这是何等的平实!那些装奇弄怪的人若守着这样的老人岂不要愧死!

     回想我亲近老人的这十五年中,我亲耳听到老人叹息有三次。有一次,师父正在给我引修一个仪轨,门外的导游领着四五个游客来求老人传授皈依----师父的慈悲和修持在五台山是有名的,以至于导游都“欺负”师父。老人放下经书,认认真真的给游客传授完皈依,又开示了十几分钟,导游和游客心满意足的告假。这时师父又叹了一口气,也像是对我说、更像是自言自语:“哎!年纪大了,中气转不来,想静一静也不得,人家是游客,在山上住不得好久,想皈依就得给人办嘛----众生都是父母嘛,可是这样时间都乱的了。”还有一次是有一天晚上师父和我“摆龙门阵”,给我讲起了解放后他在五台山的历程,讲到了他跟随  能海上师刚来五台山时白天冒着零下三十多度的严寒去打柴···讲到了晚上冻得睡不着,就到大殿去磕大头---每晚上1000个!···讲到看 能海上师被批斗··讲到了他自己被囚被打···讲到了智敏上师的腿是被造反派追到雪地中冻伤后,经过火烤而致残截肢----冻伤后该用雪把腿擦热····那天师父讲得很动情,我听得很伤感。最后,师父叹了一口气:“哎!我们这些人是受了些罪,但是遇到了一个好师父!”正是师父最后这声叹息使我的眼泪夺眶而出----这就是老人的理念,只要能遇到好的师父,受多少罪都值!

   有人曾经问佛陀说:“是不是一个人的功德大多是善知识所赐?”佛说:“错,全部是善知识所赐!”像老人这样如此敬重善知识、如此尊师重道、如此执着修持的人又怎能不是善知识?!老人的这三次叹息,使我庆幸自己遇到了善知识。
 楼主| 发表于 2011-9-21 20:3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师兄写的纪念师父的文章之三

http://user.qzone.qq.com/419170451/blog/1316604358

回忆我的亲教师 果护老和尚(之三) [图片]
分享 转载 复制地址 日志地址:  

请用Ctrl+C复制后贴给好友。
转播到微博..赞赞取消赞
文殊心子 2011年09月21日 19:25 阅读(1) 评论(0) 分类:个人日记
举报 字体:中▼ 小 中 大







1998年和师父的合影(翻拍)



随侍  师父到塔院寺和  寂度老和尚一起念经(翻拍)



师父在塔院寺的千僧斋法会上领众绕佛(翻拍)



师父在显通寺主法全山斋后步出大殿(翻拍)

-------看着这些照片,真愿意老人永远如此健康,并长久住世···令人伤心的是,这些,今天都已经成了妄想!



生命不息  礼诵不已

    山上的日子是单纯而不单调的。五台的规矩是严的,显通寺的规矩是全的。每天早上三点多起床,静坐、盥洗、上殿念经。若有普佛的话,凌晨两点多起床也是有的。自从有了被  本如老和尚撵下山的经历,我对寺院的规矩变得严格遵守起来。

     每天早上上殿的路上,我总是习惯的看一眼  师父的寮房。每次都看到师父坐在窗前念诵的身影----师父是显通寺的首座和尚,早上是可以不上殿的。那段时间,每天早晨上殿途中看一眼  师父寮房的灯光,感觉是那么踏实!今天再回想起来,师父建在时候的我真是幸福之极!

    随着时间一天天增加,我渐渐地理清了师父的作息规律:

    早三点左右起床,念经至早六点,六点早斋;

    七点左右开始念经至九点半左右,九点半后接待一下客人,若无客人或杂事,加念金刚经、药师经等经典,十一点午斋;

    午斋后接待一下客人,或自饮水,十二点开始午休至下午一点;

    下午一点开始念经至四点半左右,若无客人或杂事,加念金刚经、药师经、行愿品等经典。

    六点晚斋,晚斋后,师父会拿着念珠围着寺院转上几圈,有时也到  请佛、宏净、昌明等老和尚房里坐一坐。

    七点多,师父回到自己的寮房,这个时候是我的黄金时间,此时可以陪师父聊聊天。在此,我也想提醒刚刚学佛的朋友,这种聊天其实是很必要的。这种聊天换成丛林语言叫做小参。因为此时的聊天不是谈什么天文地理、国家大事,而是谈学佛中的体会,往往更侧重于谈自己法脉的历史、家风、道风等内容。通过这种小参,不但能解决许多修行中的问题,而且能了解自己法脉的历代祖师极其修持成就、社会影响等等。还可以了解自己法脉的修行特色,师父此时还可以根据你自己的特点给与个别的指导····总之,您若有这类机会,记住,千万别谈事务,好好的谈法务!您的收获很很大很多!每每想到这些小参---小灶,嘿嘿,我不禁都佩服自己的刁钻!

     晚八点半,师父熄灯。熄灯后是否禅坐,则不得而知。

由此可以看出师父平素的功课很紧,即使是如此,我还听别人说,老人在七十岁前晚上还念一座经。如此精进的修持,真使人赞叹不已。

   

    在此后的十几年了,我目睹了老人---生命不息,礼诵不已的修持风格!

    老人的八十岁后身体变得不是很好,师父的念经不得不改为“听经”!即是由弟子们念诵,师父默坐静听。那时候,往往是每天早上三点,老人敲弟子们的门----叫起床念经。再后来,老人连久坐都不能,即使如此,老人也是叫弟子把录有主要功课的手提电脑中放在床头不停地播放,直至圆寂。
 楼主| 发表于 2011-10-5 21:2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师兄写的纪念师父的文章之四

本帖最后由 永阳 于 2011-10-5 21:53 编辑

http://user.qzone.qq.com/419170451?ptlang=2052

回忆我的亲教师 果护老和尚(之四) [图片]
  • 分享
  • 已转载成功
  • 复制地址 日志地址:  
    请用Ctrl+C复制后贴给好友。

  • 转播到微博
  • [url=]..
 楼主| 发表于 2011-10-7 01:4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师兄写的纪念师父的文章之四

user.qzone.qq.com/419170451#!

回忆我的亲教师 果护老和尚(之四) [图片]
分享 转载 复制地址 日志地址:  

请用Ctrl+C复制后贴给好友。
转播到微博..赞赞取消赞
文殊心子 2011年10月01日 11:03 阅读(29) 评论(1) 分类:个人日记
举报 字体:中▼ 小 中 大








1998年,老人给我引修《上师供》(翻拍)

无华生彩  平淡出奇   

    老人给人的感觉总是心静静的、动作缓缓的、说话慢慢的···总之,毫无燥气,这或许是多年修观所致。

    我常常感动于老人的一些生活细节。比如,老人每次出门佛事,总是从容地搭上袈裟,然后走到佛龛前缓缓的把蜡烛扑灭;每次开始念经前又是轻轻地把蜡烛点燃。又如,老人在念经时表现出的那种从内到外的、不加任何雕饰的安详;再如,老人独自散步或独处的那种神定气闲的宁静和恬淡,只有心灵极度富庶的人才能散发出那样的气息···

    老人两度在我家小住,和老人共同生活的日子里,我更领略了老人平实中的精彩。如,老人每次用纸巾擦拭口水时,总是撕下极小的一块,并且正面用完后随即折叠好放在一边,等再有口水时,则拿叠好的纸擦拭(已经用过的纸的背面);老人吃饭时,总能够按量盛取,我从未见老人剩过饭;老人吃饭时,筷子和碗盘从不出声音----过去的大丛林,500人在斋堂中用斋不会出一丝声音。

    老人第一次在我家小住时,身体尚可。我为了表现自己的孝顺,早晨早早的推开老人的房门,准备侍奉老人起床、为老人收拾被褥,结果看到的是:被褥折叠的整整齐齐,老人静静的跏趺于床上···

    还有就是老人的守时和重诺。在我亲近老人的十几年中,无数次老人要求我几点到他寮房,每次老人总能准时的接待我,从无例外!在我的记忆中,老人极其重然诺,只要老人答应的事儿,老人一定办到,无论这些事的大小。

    就平常事而言,师父的晚年法务较重,因为年高腊长,显通寺的重大法会往往是师父拈香主法,有时候虽殿普佛师父也被安排拈香,类似这类的事儿,只要客堂通知一声,届时师父总能准时上殿------您要知道,老人自己的功课是不会减少的,也就是说,有拈香的任务,老人要么早早起床把自己的功课念完、要么白天挤时间念完。师父拈香也是极其认真地,比如,随殿的往生普佛,拈香和尚(尤其是老和尚)完全可以在香赞后离开,至少可以站到一边等到回向时再引领斋主礼佛。可是,每次师父总是长跪念八十八佛忏,并随众拜忏!

    就小事而言,那怕是请师父加持一串念珠,师父都是那么的认真仔细!我至今清楚地记得老人给包括我在内的弟子们的佛像装脏开光时严肃静穆的神情····

    就大事而言,我终身不会忘记师父对我的最后一次承诺!2010年初秋天,师父在山上安居圆满,此时,成都的几位师兄要接到成都过冬,并鉴于师父是成都人,他们有意让师父在成都安度晚年。当时的我,一是理解师父对五台山的感情,二是鉴于自己对五台山和师父的感情,我大胆的劝师父:“师父啊,下山到成都过冬可以,但是您明年还是回山来安居好,‘生住丛林,死归塔林’,师父,您看呢?”当时师父半卧在床上,用他那特有的眼光看着我,坚定的、微微的点了点头,一语未发。此时,我起身告假,老人坚持挣扎着坐起来看我出门,我当时为了逗师父高兴还说:“师父,您起来干嘛啊,您还想‘接一千、送八百’啊?!”,师父果然微微一笑。这就是我和师父的最后一面---2010年8月26日!----师父的微笑是老人留给我的最后的表情!

    今年夏天,我听说老人以孱弱之身坚持回山安居,当时我正在北京忙于照顾生病的爱人,因而未能及时到山上去给师父请安。而此,竟成了永久的遗憾,老人竟于7月24日圆寂!但是,老人兑现了他对我的最后一诺!!!---在丛林中归入了塔林!

    老人一生谨谨慎慎,早年自然是生活在  能海上师的光影背后;即是是晚年,师父也总是“躲”在清定、成佛、请佛、贞意、寂度、隆莲等老和尚后面,从不炫耀自己一点一滴,尽管他们是师兄弟!

     老人因此,一生平淡;老人因此,一生光辉!



  




  在黛螺顶俯瞰台怀镇,师父的灵塔竟在望中!

左侧:释迦牟尼佛舍利塔------五台山的标志。

右侧:两座白塔,是请佛、寂度老和尚灵塔。

中间:我添加红圈的白塔,即是师父的灵塔。



回复 支持 0 反对 1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0-14 13:4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师兄写的纪念师父的文章之五

本帖最后由 永阳 于 2011-10-15 16:57 编辑

http://user.qzone.qq.com/419170451/blog/1318563852#!

回忆我的亲教师 果护老和尚(之五) [图片]
分享 转载 复制地址 日志地址:  

请用Ctrl+C复制后贴给好友。
转播到微博..赞赞取消赞
文殊心子 2011年10月14日 11:44 阅读(4) 评论(0) 分类:个人日记
举报 字体:中▼ 小 中 大






老人在显通寺新寮房中念经



本色本分  述而不作
    今年夏天,我在清华大学和爱人的导师有一次闲谈,其中谈到了清华学生的就业问题,刘老师说:“学生的就业在清华不是问题,因为有许多单位爱慕‘虚名’,只要清华的学生他们就要,这样可以对我宣传自己单位有多少清华生、北大生···”我当时暗暗惊叹品牌的重要。由此,我也似乎明白了社会上那些企业、个人拼命创造品牌、打造知名度的原因。
     老人圆寂后,我又一次由老人联想到了这次谈话。回视老人的一生,老人留给包括我们这些弟子在内的这个世界的最宝贵的财富无非就是本分本色!----也就是说老人一生不作!
     四十余年的人生使我越来越觉得芸芸众生其实可怜者居多,其可怜的原因或许就是迷失!这种迷失或许表现在两方面:一是随波逐流,二是随欲忘道
    随波逐流很好解释,看看我们周围的人,绝大多数都是跟随着周围的人行走,很少有人能活出自我。比如,我们小时候看小伙伴上学,于是自己也就上学;看见同学想考大学,于是自己也想考大学;看见同学就业了,于是自己也就想就业;看见同事结婚,于是自己也就结婚;看见人家有孩子了,于是自己也就生孩子;看见人家的孩子上学了,于是就让自己的孩子上学·······似乎人们已经习惯于别人做的就是“自己的应该”,究竟什么是“属于自己的应该”却变得不怎么重要了!在这种追随中,人们也就成了人们中的人们,能活出自己样子来的人竟然成了少数和另类。以至于相当数量的人觉得自己活得很冤,嘿,这能怪谁?
     如果说随波逐流是属于人的社会属性层面问题的话,那么随欲忘道则属于人的自然属性层面的问题。人之所以谓之为人,是因为其具有灵性。这个灵性体现在人能对自己有所反思和认识。而这种反思不应当仅仅是对自己的身体、语言、思想的动态进行监督和反省,还应当是对人生终极问题的思考和探索。这种思考和探索我们可以称之为反求诸己、回光返照、返观内视或者修炼。而现在的人们往往把幸福和快乐定义为自身欲望的满足,而事实上人的欲望是一种“只有更好,没有最好”的东西因此可以说根本没有满足可言。看看周围的人,没有钱的固然痛苦,可是有了钱就快乐了吗?穷的时候只要求能吃饱,可是腰缠万贯后,又有几人能收手?进而言之,这用以满足自己欲望为目的的生存理念,直接导致了现在的教育成了装备化、武装化、功能化、技能化、功利化的教育,教育出来了学生成了武装到了牙齿的、从别人口中抢食的暴徒。从这个角度说社会的种种问题的根源或许就是只一个字儿--------欲!人生痛苦的根源或许还是这个字儿-----欲!而那个“不可须臾离也”的道却已经几乎无人问津。其实,古圣先贤设立教育的目的恰恰是要人“修道”!《中庸》里说:“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可见古人的教育是极其注重人的自然属性的,当时要求学生要“克念作圣”------念念不离自己的自然属性,以彻底认清自己-----得道、开悟、成为完人、圣人为学习的目的。这才是传统文化的骨干。
     记得友人曾经问我佛教存在的意义是什么,我当时的回答是佛教是万善之根!我当时还说,若没有佛教的因果论,世人就不会惧怕作恶引发的恶果;同时也没人会有行善的动力;何况佛教还是“哲学之母”(孙中山语)。
     然而这个根需要有人用生命的全部理智和热情去守护!而师父---果公护老人就是这个根的守护者之一!回顾  老人的一生,我们或许就会解读出这种情怀。
    师父幼年就父母双亡,蒙伯父养育。少年时被人贩拐卖,伯父几经周折寻回。自此,师父出世之心渐生,遂自己坐船到峨眉山牛心寺   圣云长老座下出家。师父告诉我:“当时在牛心寺的时候,我还小,只是负责为挂单的客人铺设草席。”后来师父到 能海上师座下受比丘戒,从此依止能海上师学法,直至1967年能海上师圆寂。
     1952年师父与请佛、成佛、仁光等得清定上师通知先后赴沪听经,并得能海上师灌顶、传法。1953年后长住五台山随上师学法,曾任吉祥寺维那,期间  师父于慧灯堂蒙  能海上师传法为临济宗45代、临济破山法师22代 、格鲁30代。1967年僧众被迁返下山,各回原籍,师亦回成都老家。文革浩劫后,落实政策,1982年师被迎回五台山,初于五台山第一大寺显通寺管理库房,后任该寺首座。老人对于各地来求法者极其慈悲,尽量赐予教授。老人悲心婆切,接引僧俗弟子温言细语、百问不厌,随机随缘给予教化,显来显接、密来密接,深得四众弟子爱戴。
    我个人认为,老人因失怙等原因而萌生出尘之心的话,那么矢志不移地追随 海公上师学法就是“希贤希圣”了;特别是文革后老人的二度返山,更可看出老人道心的坚定!从这个意义上说,老人极其关注自己的“本分事”!确实是一位以了生死、度众生为动机和目的的僧人。而在老人的利生事业中,老人总是中规中矩的严格地按照自己所学、原汁原味地把法传授给弟子,毫不夹杂!---这也就是老人述而不作的美德。这反映了老人的清净无我、甘做人梯、继祖传灯的精神和情怀。在亲近老人的十几年了,我没发现老人有一丝一毫的“打造自己名片”的念头,甚至老人在任何方面都不想留下自己的影子,只求“圣道不衰”、众生离苦!我习惯的解读此为道者的情怀-----可以成佛作祖、可以出入驴胎马腹、可以为金玉、可以为屎尿···总之,他“视之不见,听之不闻,搏之不得”,然又“不可须臾离也”!这就是师父,这就是师父的情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社区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格鲁教法集成

GMT+8, 2019-1-17 22:05 , Processed in 0.107303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