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鲁修学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94085|回复: 2783

魔,說的似正法,卻引人遠離正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0-31 06: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魔,說的似正法,卻引人遠離正法。

但是是誰在引,要看清楚。曲解他義,斷章取義,然後自許為如實呈現的負面式引導。

為自為他皆須仔細觀察思惟,自雖無意但造其因,亦感其果。

佛與魔的差別在

菩提道次第廣論講記 第九卷 A面 / B面

上日下常法師

Through hearing, phenomena are understood, Through hearing, wrongdoing is overcome, Through hearing, what is meaningless is eliminated, Through hearing, nirvana is attained.
【「由聞知諸法,由聞遮諸惡,由聞斷無義,由聞得涅槃。」】

(p17) 四句話。這話的意思好像很簡單,你由聽聞啦才曉得法,這個法是代表一切,一切法由聽聞你才知道。不,這個地方有個特別意義,佛法所講的法,它有一個目標,如果說不能跟那個目標相應都是戲論,戲論是好聽的,另外一個名詞—魔業。魔跟佛有什麼不同?魔跟佛的差別是恰恰相反。佛是把我們從生死輪迴當中救出來的,把這個錯誤的行相指出來,讓我們了解這錯了,怎麼去覺悟;由於覺悟,然後從這個痛苦當中透脫出來。魔不是!他恰恰相反,專門把你拖下去的。所以我們對這個法正確的了解,是要了解這一點。假定你了解了這一點,而不能跟這個相應的話,那個就是一點意思都沒有,是戲論。所以不是我們說懂得很多,我們有太多這種情況之下,一聽:啊,這個覺得都懂了,這個東西好像一點意思都沒有。或者他講是那點,你有你的見解,那個東西啊,這是個很糟糕的事情,很糟糕的事情。

現在這個地方說「聞知諸法」,特別的意義什麼呢?要得到真正的正見,了解這個法的特質,了解這個法的特質。而我們眼前並不是完全不知道,我們曉得這個叫什麼、那個叫什麼,說得一大堆,可是這些東西對我們真正的苦樂有關係嗎?沒有直接關係。對我們眼前極大部分的事情,知道得越多,倒是知見稠林,煩惱叢生,不如不知!所以他這個地方真正告訴我們的,由於聽聞佛法而得到正見,正見就是告訴你迷悟的關鍵,哪一個是對,哪一個是……那麼曉得內外的差別。

发表于 2018-3-16 12:46 | 显示全部楼层
nbmi 发表于 2018-3-15 06:55
"但是觀察過失這個行為,如何才能利益到自己?
這點也需要想清楚"

http://www.gelupa.org/forum.php? ... &extra=page%3D1
意樂依止的關鍵-修信念恩,你要對於自己的師長修信念恩。加行依止的關鍵-你要對於他所說的教授依教奉行。
那如果你有師長,你去師長那個地方聞法,但你回來之後沒有對他修信念恩,沒有依教奉行,那請問你有沒有依止師長?並沒有嘛!並沒有!這時候你只能說我有師長,但你不能說我有依止師長。
所以,所謂的依止並不是說我一定要在師長的身邊,我們在師長的身邊也不代表我們有依止師長,是不是一樣?我們不在師長的身邊,也不代表我們沒有依止師長。依不依止師長,跟你與師長之間的距離,一點關係都沒有。有沒有依止師長是在於你是不是有把師長的言教放在心上,而對他的言教依教奉行、而對他修信提到這一點又不得不說另外一段,平常我們說修信念恩,的確,的確有很多同學對「修信念恩」的這個詞,他會從什麼角度去分析:「我要不斷地去思惟師長的功德,我要不斷地去想他的功德。」這是真正的修信念恩嗎?我不認為,我不認為。為什麼不認同?你聽以下的描述,你最終應該也會認同我的想法,為什麼這麼說,舉一個例子:
如果有一個乞丐三餐不繼,他已經餓了好幾天了,餓到整個臉都發白了,奄奄一息,這時候如果有一個人走到他的面前,拿了一個熱騰騰的便當給那個乞丐,而保住了他的命,對這個乞丐來說,我們需不需要提醒他:「你應該感念那個給你便當的人」,需要提醒他嗎?不需要。他應該會自然而然的去感恩他,是不是這樣?我們需要告訴他說給你這個便當的人有什麼功德嗎?我們需要告訴他這個人是哪一家的大老闆嗎?他有多少錢嗎?需不需要講這些?不需要!即便沒有講,他也不認識對方是哪一家的大老闆,當對方給他最需要的東西時,他自然會心生感念,他自然會感謝他,是不是這樣?
以此類推,當你發現你自己就像那個三餐不繼的乞丐一樣,心中缺乏正法的滋潤,你從各種角度去思惟,我的現狀身心各種的狀態,真的都缺乏正法的滋潤,就像非常貧瘠的土地一樣,完全沒有水的滋潤時,當你想要學習正法,當你渴求正法,當你的心中一心一念都只是為了學法,在這樣的情況下,如果有一個人出現在你面前,他告訴你你想要學習的法,他告訴你正法,這時候需要有人特別提醒你,你要對他修信念恩嗎?根本不需要、根本不需要。因為他給予你你想要的東西,他滋潤了你的心、滋潤你乾枯的心,而且你會有一種你的生命就像重生似的感覺,這時候即便你都不知道對方有什麼功德,但因為你自己的改變,你內心中自然會生起一種「他是我的貴人、他是我生命當中非常重要的一個人」的想法,是不是這樣!
所以真正的修信念恩,應該是在學法者想要學法的基礎上,而對於師長的言教依教奉行之後,他發現自己的生命有了全然的改變,而那種修信念恩的感覺就會湧現出來。
相反的,如果你已經吃得飽飽的,這時有一個人即便用很恭敬的方式拿了一個熱騰騰的便當給你,你會對他修信念恩嗎?不會。為什麼不會?因為我根本不想要這個便當,我現在已經吃得很飽了,我再把你這個便當吃下去我可痛苦了。是不是?為什麼對方做的都是同樣的動作,但是前後兩者他的反應完全不同?因為這兩者的需求不同嘛,對吧!
所以當我們沒有心想要學法,學法對於我們來說可有可無的時候,即便有一個人告訴你正法的重要性,這時候要我們對他修信念恩啊,我覺得有難度。就是因為有難度,所以這時你就要不斷的去收集他的功德,讓你自己對他修信念恩,真正的修信念恩根本不是那麼一回事啊!根本不是那麼一回事。
真正的修信念恩,是基於你渴求法,而對方能夠給予你法,並且你在獲得那個法之後,那個法真的是有改變你生命的動力在的時候,你自然會對給予你法的人修信念恩。這不需要多說了,這個從任何世間的例子上都可以看得出來。
所以我們說善知識是珍貴的,為什麼珍貴?善知識為什麼珍貴?因為他所傳遞的法是珍貴的。為什麼他所傳遞的法是珍貴的?因為唯有透由法才能改變我的現狀、才能讓我離苦得樂,所以那樣的法對於我而言是珍貴的。什麼樣的我?對於渴求法的我而言是珍貴的,是不是這樣!對於一個渴求正法的人而言,法是珍貴的,因為只有法能夠改變他的現狀,這麼珍貴的法只有善知識能夠講述出來,所以講述正法的人也是珍貴的。
這個道理就跟我們剛才所舉的例子是一樣的,對於一個三餐不繼的乞丐來說,什麼對他最重要?食物對他最重要。錢可能都還沒那麼重要,為什麼?你給他錢他說不定連起身的力量都沒有,對不對?食物對他來說最重要,所以食物是珍貴的,所以對於能給他食物的那個人,所以他也會覺得這個人是貴人。 1:44’03”
相同的道理,如果我們真的渴求法,如何生起渴求法的心?就像我們一開始提到的,如果你從各種角度去思維,你發現你對你自己身心的狀態你都不滿意,而且改變它的方式唯有法,這時法是珍貴的,因為法能夠改變你的狀態。既然法是珍貴的,能傳法的那個人他也是珍貴的。所以你有沒有發現,之所以要把依止善知識看得如此重要,並不是那個人有什麼了不起,並不是那個人有什麼特殊的功德,而是他所講的法是改變我們生命唯一的可能,在這樣的情況下,能夠把法傳遞給我的那個人,他就是我的貴人。所以依止善知識的這個法,前前後後它都是貫徹在「你是一個想學法的人」的基礎上,而建構出來的。 1:45’19”
但現在最重要的問題是,回歸到原點,我是一個想學法的人嗎?如果這個問題本身啊它後面就是打上問號,甚至打上一個否定的符號的話,我們可以作出一個大膽的假設,都已經講到這種地步了,已經夠明白了,如果我們本身不是一個很想學法的人,說實在的,你說善知識再怎麼珍貴啊,那個都只是嘴巴說說而已啊,珍貴在哪裡?請問你善知識珍貴在哪裡?如果我們真的沒有把法放在心上,如果我們真的不覺得法能夠改變我們的心,請問善知識珍貴在哪裡?你能夠講出一個善知識之所以珍貴的理由嗎?如果我們把法放在一邊,我們只討論那個人,我們說那個人很珍貴,珍貴在哪裡? 他的姿勢很優美所以珍貴,蛤?
需要再舉個例子加深你的印象嗎?就再舉一個例子,如果你無病無痛,如果你沒有拉肚子,有人把止瀉藥放在你面前,告訴你說這是全世界最有效的止瀉藥,你會怎麼看待這個止瀉藥?你會覺得我根本不需要,對吧!所以即便它是全世界公認最有效的止瀉藥,但當你沒有拉肚子時,它就跟垃圾一樣,你根本不會想要碰它。哪一個人在自己沒有拉肚子的時候會去吃止瀉藥的?不會嘛!並不會因為有人告訴你說這個止瀉藥有多貴多好,它有多強的效果,你就去吃它吧,不會嘛!相反的,如果你拉肚子,有人告訴你說我有一包止瀉藥,而且它非常有效,這時候這包止瀉藥就是你的救命的仙丹啊!所以止瀉藥重不重要,止瀉藥珍不珍貴,是不是因人而異?對於沒有拉肚子的人來說止瀉藥一點都不重要,這個例子你可以認同嗎?認同嘛!所以我們說某一種藥對我來說重要還是不重要,那要看你有沒有生那樣的病嘛!你有生病,那個藥對你來說重要;你沒有生病呢,給你再多的藥你都不會想要;是不是這樣!甚至你還會覺得你不要觸霉頭,我都還沒有生病你就把藥丟給我,我才不要勒!是不是?誰希望家裡面堆放著一堆的藥啊,根本不想,如果你沒有病的話。
所以從這個例子你大概就可以聞出那個味道了,如果你自己不想要學法,你對它沒有需求,有一個講法的人跑到你的面前,告訴你法是重要的,你應該可以類推了過去了吧,是不是這樣?還是你覺得類推不過去,應該可以類推了過去,這時候你要有勇氣把它類推過去,當你對它沒有需求,這個人來告訴你法是很重要的時候,你會說:「很抱歉,我不需要」。那這時對於講法的那個人,你也會覺得我也不需要,這個就像止瀉藥的例子。 1:50’02”
所以什麼樣的人需要依止善知識?回到我們的主題,什麼樣的人需要依止善知識-真心想要學法的人。什麼樣的人需要皈依?什麼樣的人需要皈依三寶-一心想要追求解脫的人,你想要不認同都很難啊!
講了這麼一大圈,用了這麼多的例子,你不能說:「法師你用的例子我都認同,但是推到主題的時候,這跟我平常的想法不一樣,所以我無法認同。」你不得不認同啦,以此類推就是這樣推的,不然要怎麼推?所以回去,包括我在內,我們都應該共同思考一個問題-我是不是一個真心想學法的人?雖然我皈依了佛,雖然我皈依了三寶,皈依了這麼久,我自認為自己是佛弟子,但我應該問問自己,我是不是一個真心想學法的人? 1:51’27”
最後,我們就用宗大師所造的《緣起讚》當中的一段文,我們做一個總結,宗大師他什麼時間點造《緣起讚》?他是在證悟空性之後造的《緣起讚》,他在《緣起讚》中間的那一段裡面,他提到了:『我皈依世尊您,皈依了這麼久,直到現今我才略略的知道您有什麼功德,我才略略的對你生起了皈依的心,雖然有點晚,但至少在我的壽命還沒有消失之前,因為我了解你所說的法,而進一步的對你生起了信心,我相信這也是我的善根。』 1:52’33”
你看看大師啊,他是如何詮釋他對於導師釋迦牟尼佛是在什麼樣的情況下生起皈依的心?他是在了解釋迦牟尼佛所宣說的空性的道理之後,他在證悟之後,他才發現:噢!原來釋迦牟尼佛是如此的了不起啊!如此具有功德的一個人,「我皈依您皈依了這麼久,直到現在我才略略的體會到,噢! 原來你是這麼了不起的一個人!」
所以這代表什麼?這代表我們平常說我對三寶很有信心,我對善知識很有信心,請問那個信心從哪來的?連宗大師都不說他在證悟空性之前,他對三寶很有信心,我們的信心從哪裡來的?你有沒有發現,大師對於三寶的信心,是源自於他很認真的去學習法義之後,他對於這個法有了體會,他才進一步的認知到原來講這個法的人是如此的了不起。都是圍繞著法,而不是圍繞著這個人是不是有三十二相八十種隨形好,他的身體是不是會放光?不是啊!都是圍繞著法,所以應該要從這個角度去思考。
而且《緣起讚》裡面不是也提到嗎?佛眾多的功德當中,我們應該要思惟的是佛的語功德,語是第一,語功德是第一,為什麼要特別強調語功德?因為如果我們真的想要離苦得樂的話,了解事情的真相是唯一的途徑,而佛就是透由祂的語功德告訴我們事情的真相,所以我們就是應該從這個角度去思惟佛的功德,因為他給予我們我想要的東西,如果沒有祂,即便我有再多的資源都沒有用嘛!相反的,如果我有了祂,其他的資源都沒有也無所謂。所以你看密勒日巴尊者為什麼在山洞裏面閉關,什麼東西都沒有,他可以如此的自在?因為他有他想要東西,對吧!而我們呢?我們什麼都有,獨缺法,所以我們不自在;他呢什麼都沒有,但有法,所以他自在;所以最終的結論就是有法的人才是自在的人,沒有法的人就是痛苦的人,這應該可以成為結論了吧!
所以你是不是自在的人,你是不是想學法的人,你是不是有必要依止善知識的人,這些問題就讓你們回去思考了,我沒有辦法幫各位填這個問卷調查,而且我的答案也不代表你的答案嘛。所以你應該要回去思考,把你的心靜下來思考,你就會發現,其實我們已經浪費太多的時間了,我們能夠學法的時間所剩不多啊!
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再不學法,你要做什麼!再不學法你對得起自己嗎?再不學法你對得起過去生為了學法而努力的那個你嗎?今生有機會學法,不就是因為過去生有一個曾經付出的你,才有今生的結果嗎?你要想到過去生的那個你,為了今生學法的這一刻,他付出了非常的多,而這時我們有機會學法,你再不學法你對不起你自己!這樣可以嗎?剛剛講述的對象包括我自己在內,所以我說我們回去都應該思考這個問題。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29 11: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阿文 发表于 2017-8-29 09:37
之前鋪陳的故事, 金女士本來不願意接班嗎?
因為許諾於老和尚才接, 所以....是被"拱"上去的.
so.....有 ...

從常理判斷,如果真是如此,常師父老早自己公佈就好了,何必弄成這樣這麼神秘? 難道又是六祖慧能大師的故事一樣? 但這個梗已經被盧X彥拿去用過了。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25 21: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nbmi 于 2017-8-25 22:01 编辑
sonam 发表于 2017-8-24 00:07
"經精密設計過的提問"違反我對您在廣論的認識,而"人皆睡我獨醒"這二句話違背我和觀音尊者、章安國師在內 ...
"經精密設計過的提問"違反我對您在廣論的認識,而"人皆睡我獨醒"這二句話違背我和觀音尊者、章安國師在內心所許的三昧耶。

"人皆睡我獨醒"是回應師兄您前面所講的 "就請繼續安睡吧。"

請問法王如果有一個佛教團體有女的領導上師,這位女的領導上師她二十年來都跟著一群男眾的比丘和沙彌住在同棟房子裡,請問法王對於這件事情有什麼看法?對於作為弟子的我們應該怎麼處理?

"如果"、亦不指名道姓,直接成立,而不是問戒律如何成立"住在同棟房子裡"?

〔答〕:如果是跟行政有關的話,當然在行政管理上有這種需求是另外一回事,但是,像是作布薩等,我們就是屬於出家人中的一個集會的地方,這樣的話,當然女孩子就不方便了。這要根據情況。就像是薩迦法王來講,他也是在家人。就像在舉辦典禮的時候,薩迦法王雖然是居士,可是我們會請他坐在法座上面來去主持這樣的會議或是典禮,可是,當他們提到有關戒律或者是羯摩有關的活動時,他就不會來參加了,因為這是屬於出家人的事情。
當然基本上的想法是這樣,但是,具體的情況,還是要根據你們互相的交流和討論來去作決定的。

1. 成立可"住在同棟房子裡"的情況,在行政管理上有這種需求。2. 舉不方便的情況。
3. 補充開遮的彈性。


後面一連串接續的發問,都用"當成立不如法時"如何應對? 而非如何成立不如法。


請問法王,如果某個師長先前先依止法王,後來圓寂之後,因為某些人他的某種企圖,私自認證師父的再來人,並沒有經過法王。試圖影響這樣情況,弟子應該怎麼面對這種情況呢?

不指名道姓,直接成立"私自認證師父的再來人"而問,
而這點
實際上就末學所知福智團體內並沒有廣傳有師父再來人的說法,至於是否有人私下再猜,這個末學就未聞。
因為沒有,自然也沒有認證的問題。

在台灣有一個學了《菩提道次第廣論》很久的一個團體,在他的創辦人當初在這些狀況之下都是非常清楚的,但是後來這十幾年以來,大量的募款,而且很多的款項都沒有公開,也沒有收據、很多大額度的款項都沒有收據。而且募款說要建寺院,可是這個寺院十幾年來都沒有蓋,然後大量的資金不曉得流向哪裡,都是非常的不清楚。像這樣的情況,目前有人已經有查出來這些問題,像這樣的話,是不是應該請政府把它公開?

刻意用描述,卻又不直指其名的方式提問,直接成立"大量的募款,而且很多的款項都沒有公開,也沒有收據、很多大額度的款項都沒有收據。而且募款說要建寺院,可是這個寺院十幾年來都沒有蓋,然後大量的資金不曉得流向哪裡,都是非常的不清楚。"來提問。


與其說是在提問,不如說是在宣傳。


如果講的是福智,就末學所知,根本道場的款項有公開說明過,水土保持等評估、實作、進行的期程,也都有公開說明過。
收據乃至小額捐款,都會主動開立,除非捐款人告知不需開立收據。

至於要做到什麼樣程度的公開透明? 這的確有進步空間,但如果要冠上"完全沒有",似乎破太過。

而末學個人的理解,捐款人並不是股東,不認同可以不捐,然而悔善倒也不必。
若世間,無論真假乞丐,他需要錢這點是真,發心良善布施、供養皆是善行,無須反悔。
然而對象不是乞丐,是否需不需要錢都不見得,但成就自己供養為所依是真,亦無須反悔。

法王,我是剛剛講到的那個團體的學員,那個團體上面有高高掛上您(尊者)的照片,(譯:是以前還是現在?)因為還有一些親朋好友都在裡面,希望法王能夠加持,讓他們早日能夠看清楚。

嗯,老實說請恕末學愚,這段提問有點不知所云。

一樣不說哪個團體,"他們早日能夠看清楚"是直接成立"他們看不清楚",不問如何成立。


至於掛不掛相?末學倒是想反問一下,有多少人是因為有掛法王相,才來福智學習的?

至少末學不是,有沒有掛法王相,老實說不是末學在意的重點,乃至於福智是否由法王"直接"指導。

重點不在外相,而是內涵,法王在佛教界,本來就有一定的地位,尤其是在藏傳佛教。
而學習廣論的確是法源,廣論是藏傳故,然並不代表團體大小事都需要過問。
就末學的理解,福智團體,其實是漢傳藏傳佛法都學,而且以此為主不以此為限,常師父願能在現存的佛法教派乃至不限於佛教中,依著佛陀的教理,能夠建立出教法興盛的環境,以提升現代人心靈,補科學教育之不足。

實際上,也多方面以西方科學及漢人傳統文化做為趣入、銜接。

請教法王,因為在我們讀《廣論》的過程裡面,讀到一些如果毀謗上師,或是者違背上師會有的一些嚴重的後果,可是如果我們是在被欺騙的狀況之下,曾經承認某個人是我們的上師,我們發現之後,我們覺得她不是我們的上師,在這樣的狀況下我們想要離開,卻不斷地以《廣論》的內容來教我們說,我們這麼做之後會有什麼嚴重的後果,很想在這個地方請教一下,像這樣的狀況,我們很多人就必須要這樣將錯就錯的留在那裡面,然後必須要讓自己去承認這樣的上師嗎?

一樣不直說哪個團體,直接成立"被欺騙""不應為上師"。


請為師長,不如理依止之過患。
"然亦不應以此諸理,遂於師所,不敬輕訾,而毀謗等。"與 "「若以理不能,啟白不能理。」應善辭謝而不隨轉。"
並不相違。


倘若有人執持錯誤的概念,也就應善辭謝而不隨轉。


〔問〕:有一位年輕的沙彌,他曾經跟女上師犯戒、破戒了,他本來這次很想來跟法王懺悔和啓白,但是後來對方威脅利誘他,還說要把他殺死,他就不敢來了,我們怎麼幫助這位年輕的同學?

不明言,直接成立"犯戒、破戒"。


〔答〕:密勒日巴大師曾經說過「如果你認為已經犯了罪是否可懺?」是可以懺的!怎麼懺?透過慧來懺。因為他是有點變成被威脅的情況下破戒,這樣的話就非常不好、非常嚴重。如果這樣的話,最好讓真相大白吧!

就自,可懺悔。
所謂的真相大白,不知師兄如何理解?
師兄看來深信不疑,所以不會是"真相大白,其實沒有犯戒、破戒,沒有威脅利誘,沒有說要把他殺死,只有誤會與曲解而已"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21 16:01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柯一梦 发表于 2017-8-21 15:44
如果话是日常师的开示,末学觉得日常师确实不简单。

师兄好像有那种不说出来,就会被自己的话噎死的那种感觉。

哈哈,开个玩笑,研究研究,何必那么认真嘛......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4 11:0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位戒律不清淨的在家女,竟然要教訓出家眾,梵因師的修養真好
廣論:
《日藏經》中特說犯戒,受用僧物少許,或葉或華或果,當生有情大那落迦。設經長夜而得脫離,復當生於曠野尸林,無手乏足諸旁生類,及無手足盲餓鬼中,經歷多年恆受苦等極大過患。又說已施僧苾芻,雖諸華等,自不應用,不應轉與諸居家者,諸居家者,不應受用,罪亦極重。即前經云:「寧以諸利劍,割斷自支體,已施僧伽物,不與在家者。寧食熱鐵丸,火燄即熾猛,不應於僧中,受用僧伽業。寧取食猛火,量等須迷盧,不以居家身,受用僧財物。寧破一切體,貫諸大丳上,不以居家身,受用僧財物。寧入諸捨宅,火炭徧充滿,不以居家身,夜宿僧房舍。」
那個在家女,看清楚沒,你離地獄不遠了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21 08:08 | 显示全部楼层
荷丹 发表于 2017-8-20 12:55
既然师兄已经可以确定福智学员中的大多数都没有学懂依止法,包括你自认也没有。

那么,你们为什么要用 ...

如何從沒有到有? 沒有學會所以正在學。
倘若不嘗試照著 宗大師 或 師長所授的方法去做,難不成是等天上掉下來,有一天我突然學會了,才能開始做囉?

菩提道次第廣論在"道前基礎","親近善士" (第32頁第3行)
對於師長應如何觀,
此復弟子於尊重所應如何觀。


而原因為何? 菩提道次第廣論,第32頁第6行
此諸義者,謂若知是佛者,則於佛所不起尋過心,起思德心。


那麼又為什麼不能起尋過心呢?
菩提道次第廣論,第32頁第8行
其尊重雖德增上,若僅就其少有過處,而觀察者,則必障碍自己成就。雖過增上若不觀過,由功德處而修信心,於自當為得成就因。


雖過增上若不觀過,由功德處而修信心,於自當為得成就因。

請為師長之後,即使該師長"過增上",若不觀師長過,由師長功德處而修信心,於自當為得成就因。

這是 菩提道次第廣論白紙黑字所寫的,倘若有誤解之處,還請不吝賜教。

當然看不到功德者,可以不用請為師長。(然看不到不代表沒有功德)
而實際上並非如此,看到的就是他具有許多,我等尚須學習的功德,所以請為師長。

不看過失,亦不代表沒有過失,但也不代表必有過失。
而是以利於自己學習的角度,應善觀其功德。

佛法所授之辯論,並非修正主義,亦非鬥爭主義,所求的並非我是你非,而是自淨其意。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19 22:44 | 显示全部楼层
sonam 发表于 2017-8-19 22:35
選擇性的看見不如全面了解,走出福智迷霧,答案就在您身邊。要用推理也不是不行,要學因明正理。

選擇性的觀過,看不到他人的功德,也是如此。

真相是利用無法及時證明的時間差,達到癱瘓他人系統運作之功效,其實跟網路攻擊是一樣的概念罷了

而認不認同一個團體,都不會是成立"可以不用觀待自己造什麼業"的因。

即使是附佛外道,也要用正理面對,而非以造惡的方式來對治。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8 10:02 | 显示全部楼层
fox2002cn 发表于 2017-8-18 09:35
分享一下金在净明法师离开后的录音

链接:http://pan.baidu.com/s/1miC7IYk 密码:zw9s

看成净明法师离开后的录音,还存到网盘,打开一听,金小忽悠啊?

NND,直接删掉。
回复 支持 0 反对 1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2 15:05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柯一梦 发表于 2017-8-12 12:25
是否这个话题,就是台湾同修团体内部事情,如此晒在大陆论坛里边。以论坛讨论方式知会一下大陆同修“亲戚 ...

以茶壶为茶壶者,固不以茶壶中的风暴为意,以茶壶为乾坤者,面对茶壶中的风暴,却感觉如劫末火般恐怖。由于某些因缘,自然有一些众生是只知有茶壶,不见天地日月的。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2 09:54 | 显示全部楼层
伐折羅伊喜伐羅 发表于 2017-8-12 00:32
这个问题其实很明白,不必说貌似不貌似的话。那边对这位名号持有者个人有什么“看不惯”么?据我所知是没 ...

我同意您这里的看法。
内地BC的上台亮相,不是他自己自主决定的,而是政治因素所致。现在有些人对他的评价,其实也是基于不同的政治立场。所以诉说别人是政治上师的,如果自己也从没放弃政治立场,这就有点可笑了。分析评价一个人,主要应该是依据他的德行,而不应基于预设的立场。

另外,政治的丑恶在于:都是赤裸裸的、连针线般大小的利益都不放弃的算计;这里人性都只能退而求其次,甚至都未必有人性的空间。这么丑陋的东西,一个佛弟子除非不得已,最好远离这些肮脏的东西;最差也是要尽量独善其身。除非悲智具足,否则玩政治不啻于向自己脸上抹污泥。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0-31 09:14 | 显示全部楼层
南南
又是你要出場的時候了
发表于 2016-10-31 20:31 | 显示全部楼层
福智現在不是靠法在攝持,而是靠“福智更偉大”,來餵養大家希望,以便繼續撐持下去。

http://scm20140717.pixnet.net/blog/post/335860061#comment-42568910

#7  訪客 於 2016/10/31 17:14

福x團體於今年三、四月間啟動「連線超薦法會」,每星期二於台北,台中,台南,高雄各地由僧團如定法師主法,誦般若經、佛前大供進行法會,為亡者(學員一等親、二等親)作七!
主法法師如定法師,最近幾次在台中的法會上,ㄧ再向福智學員強調,如果殯葬事項交由"佛化公司"承接,則如定法師可以去主持告別式的無常經頌經儀式,但若由某一殯葬公司承接殯葬事項時,如定法師說:那他就不去參加告別式了!
據說"佛化公司"的股權,福x團體佔有50%以上!
?????法師放下身段,捲入殯葬業的生意競爭!

想想日常法師會怎麼看這件事!
如定怎麼向日常法師報告這件事!

#8  幫樓上補充截文 於 2016/10/31 18:20

2015年8月19日星期三 之二

父母子女的關係,乃由眾緣聚合而來。善緣子女,不教亦能孝悌。惡緣子女,縱教也成怨家。倒不如『正心修身』為兒女們進『積德做福』以求感化,比較有益!不僅自己應該『慈眼視眾生』善待自家兒女,自己先克盡本身的『孝道』,但問自己孝不孝,莫管父母慈不慈。先盡自己的『道』,最為要緊。父母是需要我們孝養的,都是我們的福田,離開了他們,我們還向那裡去積德修福呢?

上一篇提到『魔境』領教到『凡所有相,皆是虛妄』,何懼化有乎?『四大本空,五蘊非有』既然無我,魔能奈何哉?魔若相害,則我正好將此幻有之身命,佈施給他,回向大菩提道!一般魔 (非人) 他不是來嚇你,而是來護持佛法的護法神,他們不是來傷害你,是你自己『隨妄原為病,力遣亦成魔。』要時時把持著稍有功夫的修行者『見怪不怪,其怪自敗』深信皈依三寶的心理狀態是『信為道元功德母,長養一切諸善根』。

我算來是『半路學佛』,社會習染深,年齡已趨老大,矯正根性極困難,且頭腦遲鈍,未來學佛的光陰已經沒有多少。稍有優勢1.飽經人生的境況 2.容易領味經論的意旨 3. 自動,自發,不是被動和盲從。我們的人天導師釋迦牟尼佛他也是『半路出家』的!

常見世俗喪主人家超薦亡靈 (亡魂) ,『七』中,往往竟將死者『遺像』,供置佛菩薩像前。此種用死人相片遮障佛像的罪過,想來必定不輕。他們往往是不懂,沒有人教,沒有人說,亦沒有人敢糾正,我們的俗法是『死人最大』佛法裡並不代表不知者無罪。為眷屬或親友作佛事,期許得救,則自當格外尊重佛像,供養禮拜,才會得到感應。若徒為做做喪事排場,順過人情世禮,經懺之事,心不在焉:如此,則不但死者已難解脫,恐怕生者還要植殃,奉勸喪主人家,趕快注意及此!『娑婆世界』正是一所大道場,正因為有了這些沉溺罪苦的眾生,才有實踐『菩薩道』的機會。師父和佛經及法師們都教我們『念佛人』,剎那不失『般若』,生命,不過是太虛中的一塵,永恆中的一瞬間而已,若能將此『皮囊』將此深心奉塵剎,是則名為報佛恩。

辦『喪事』的人家,請人來為亡者誦經禮懺,應該禮請一些『清齋淨戒』較有修持的僧尼,始可仗其素行的功力,而使存亡兩利的。但有些人們 (喪家) 竟忽視了佛法的意旨所在,只管湊集那些『敲得漂亮,唱得好聽』,而不重視修持的人,去給人家唸經。只顧應付『場面』,甚至還視為是『雇工』在對待,不管亡者苦樂。我就看過我鄉下的親人去年告別式的錄影,看了真痛心,請了一票嬈嬌女眾樂隊,穿的極短,快看到內褲,白色百摺裙,屁股妞妞妮妮,脂紅腥騷,各個吹喇叭,娛眾,繞棺木,對於我往生的親人又有何補益呢?『散花伎樂』乃是天仙,以諸華香,並不是扮演娛樂活人,做給喪家看,有失清淨莊嚴,梵音妙儀。

誦經禮懺,只要大家唸的整齊,也就夠了。至於超拔亡靈,能否得力,關繫到『行持』人的勝劣。我就最記得陳奕成班長對我安慰的那一句話『廣論班的同學每一位,都有道行 (功德) 好幾年,平時又都有在做善行,惡業沒有再造。隨便一位來幫妳爸爸做回向,就遠比專業誦經團的師兄姊有功德』。

自從那一次他們來,我為了報答廣論班的同學,來為我父親告別式誦經的恩,為了報師父恩,福智恩,佛恩,報班長恩,從此以後,只要我知道,有同學家裡,有喪事我都會參予,去莊嚴告別式誦經法會。
       
看來看去的葬儀社唯有『佛化禮儀公司』最值得信賴交託承辦。每次我去參加某某人家屬告別式時,若是『佛化禮儀公司』承接的案子,都會看到我們班,同組的劉時淵師兄服務大眾,他是業者之一,福智的師兄師姐們,都是莊嚴肅靜,排班分列男女眾,穿著一身黑袍海青外,並無太特別的標識。先禮敬佛。佛前供花,供燈。福智「善事業」認證的機制是以喪禮「佛化禮儀公司」是福智的師兄姐開的,
       
聽說陳奕成班長也是股東之一,也聽說『佛化禮儀公司』的老板很多 (經營者),自然他們也都是廣論學員。因此,大部份廣論班學員有喪葬禮儀時,也就充分的相信與委辦,證明師父和廣論上所說的我們『是同路人』生生世世同樣走修學佛法的一群人,因緣際會又相遇了,再繼續走向菩提大道,我們是佛弟子,不是戲班子。每一場告別式,都如同自己終生大事一樣的,把每一位告別式的往生者,通通送達到佛國才放
 楼主| 发表于 2016-10-31 23:26 | 显示全部楼层
Winter 发表于 2016-10-31 09:14
南南
又是你要出場的時候了

無論是否同樣是學佛,或者不是在學佛,無論在哪個團體學,一樣也都可以提出觀點呀~~^^
 楼主| 发表于 2016-10-31 23:37 | 显示全部楼层
學弘正法 发表于 2016-10-31 20:31
福智現在不是靠法在攝持,而是靠“福智更偉大”,來餵養大家希望,以便繼續撐持下去。

http://scm201407 ...

魔,說的似正法,卻引人遠離正法。

誰在引,要看清楚。
曲解他義,斷章取義,然後自許為如實呈現的負面式引導,是原事件者在引導,還是轉述者在引導?!

但是當魔真心想學佛時,能不能學? 可以,只是習氣使然,未能達到真正如法如理。

事實上,也不用指著別人說"魔",倘若凡夫實際能真正如法如理,就不是凡夫。

能不能學?不但是可以,而且是正就要從眼前的那一步走起。
 楼主| 发表于 2016-11-1 05: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nbmi 于 2016-11-1 05:55 编辑

無法忍耐,是出自於煩惱,還是大慈大悲?!

前者是瞋心,將燒毀一切功德,不可不慎。
不忍眾生苦,就不會用引發他人瞋心的方式看事情。

該對治的是自他的煩惱,而非自他的行為。當一部分煩惱滅,一部分行為自然趨向正法。

請問以上所述之理路,是歸屬於魔說?還是佛?
发表于 2016-11-1 06:47 | 显示全部楼层
nbmi 发表于 2016-10-31 23:26
無論是否同樣是學佛,或者不是在學佛,無論在哪個團體學,一樣也都可以提出觀點呀~~^^

清官難審家庭事!

发表于 2016-11-1 08:5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凡夫實際能真正如法如理,就不是凡夫。\\ 這句話有點怪怪的喔!你這個話的論點出自那裡啊?首先如何定義凡夫?其次如何定義不是凡夫?不是凡夫後又分那些?個別要有何斷證功德才能達到? 不好意思又多嘴,但是看到似是而非的說法又扯上佛法,很難不多嘴
发表于 2016-11-1 09:16 | 显示全部楼层
多嘴無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1 09:33 | 显示全部楼层
"下地狱"三个字是福X人最常用的词。学佛就是不想下地狱,没想到在福X团体学佛后,离地狱之门最近。

http://scm20140717.pixnet.net/blog/post/335930252#comment-42570110

#1  訪客 於 2016/11/01 03:33
•       
•        自己周围朋友很多是基督徒,他们知道我是佛教徒,从来没有一个人和我说过,你若是不信上帝,会下地狱。
•        唯有福X团体学员和法师,经常会和信众说: 不要诽谤佛菩萨,会下地狱的,咱们都是凡夫,怎能知道佛菩萨的证量是什么,常师父和诸位法师都认可的老师,你们怎可随意点评,这样造下的身口意恶业,后果非常严重。
•        自己就想,不是说佛菩萨都非常慈悲吗?怎么稍微表示一下对自己看不清楚的佛菩萨提出质疑,就会下地狱?
•        佛教徒真是没有基督徒有包容心。
•        后来接触到福X团体外的其他佛教徒,发现很少有法师和信众会把下地狱挂在嘴边的。
•        现在看来"下地狱"三个字是福X人最常用的词。学佛就是不想下地狱,没想到在福X团体学佛后,离地狱之门最近。
•       
•        #2  訪客 於 2016/11/01 07:18
•       
•        喔!他們還特別教小孩這些下地獄的故事。
•        他們真的是喜歡把下地獄掛上嘴巴的。而白如紙的孩子也深受影響,我也得矯正這個部份。
•        現在我在其他佛教團體,人家不太說地獄觀,倒是常說慈悲觀智慧觀。
•        也許這些人相應甚麼故心中掛念的就是甚麼吧!連說佛法故事,都說菩薩下地獄救眾生。菩薩故事之多,偏說地獄的故事。真是奇怪的心靈啊。

发表于 2016-11-1 10: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葉小釵 于 2016-11-1 10:22 编辑

何謂正法?有標準?佛定義正法的標準,團體有大力推廣與研討?若無,團體是在推正法還是相似法?很清處,若學佛,不跟佛學,不跟來源清淨的法王學,跟一個口耳相傳,法師說,常師父說她如何了得,細心觀查她的說法,與大經論是否穩和,一味聽法師說,常師父說如何如何,這叫宏揚正法,真是令人不知如何說,
常師父自己在廣論第二輪說,第一輪有許多錯誤,所以講第二輪,團體目前發展到,不能說常師父有過失,否則就是觀師過,墮地獄,若如此,阿底峽尊者應該墮地獄,此公案在廣論,自己去思維吧法王是常師父 許多法師的上師,自己心中有無法王,自己清處,若你不認法王是傳承上師,認為常師父是你的上師,所以不管法王對金女士的建議,這樣的作法是你所謂的宏揚正法的依師規理,那還真是魔所推廣的魔正法,
自重吧,李學長的木子觀心學堂有對團體發展的評論公案,自己去看吧

发表于 2016-11-1 10: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云水堂主 于 2016-11-1 10:48 编辑

把尊重师长变成个人崇拜,把归依佛陀变成神秘主义。
——这是当前“视师是/如佛”的错误偏离的具体表现。原因有两:师资资质不严格(说狠话就是:有些居於法座上的“师长”,无论是硬件还是软件,其实很不够资质!偏偏自己还真当回事了。),学习体系不健全。总得而言,是对“归依法”的理解错误!

任何把教法的传授剥离出师长的本质,把佛陀的本来身份——导师,篡改偷换成“造物主”,其结果即是把一个人神秘化、变成个人崇拜、造神运动,鼓吹出“永无错谬,绝对正确”。20世纪以来,欧亚大陆的国家、公民历史上,因对国家领袖和理论主义施行疯狂的、荒谬的个人崇拜,而枉顾道德公理、蔑视客观规律的惨痛教训在宗教界可以麻木不仁,且堂而皇之地行之有道。

发表于 2016-11-1 10:42 | 显示全部楼层
透過精準的模仿,來呈現自己「最像師父」,如此「展現自我」,是與修行背道而馳的。

摘自木子觀心學堂
人云亦云(一)
http://leeleelee.pixnet.net/blog/post/46466968-%e4%ba%ba%e4%ba%91%e4%ba%a6%e4%ba%91%ef%bc%88%e4%b8%80%ef%bc%89
信仰宗教的人,有一個生命目標,所以比較會往善良的道路前進,而且會積極想幫助別人。但是,光有虔誠向善之心還不夠,必須要多點理智,否則利人可能會變成害人。
※   ※   ※
我曾經在一個佛教團體服務,擔任幹事。
某日,信徒介紹一位工程師與我師父見面。
這個工程師沒信佛,卻是對出家人非常恭敬。(一見面,就彎腰九十度,說實在,我天生不太相應這種態度。素未相識,何必如此恭敬?)
工程師跟師父聊起,他發明了一套測量身體機能的儀器。依據中醫的經絡穴位,將其電能值比對,可查出各個器官有無生病。然後,再配上中藥,跟電能值平衡,當搭上去可以達到標準值,代表此藥具治療效果。
(我曾經學過中醫,年輕時還曾經去考中醫師,所以聽過這套東西。1975年左右,德國人就發明過經穴電信能的儀器。------看來他是把這個儀器改良,再配上中藥治療。)
師父表示很有興趣,請他下次帶來測測看。
第二次我不在場。聽說師父很高興,鼓勵他把這套東西發揚光大。他說,現在已用它來幫人治病了!
(我聽到了,很訝異!一者,醫師法的限制,他是不可能執業的。二者,光憑著電能「天平」來開藥,不去考慮全身整體平衡,這絕非中醫的精神。)
我想:應該是師父慈悲,要幫助他,讓他走向佛法,成為一個有愛心的人,所以認同他。年輕時,我也為師父針灸過,後來才看出這個實況:是他要靠近我,以便幫我;不是真要我幫他。師父喜歡找各種醫師為他看病,都是這種動機。
工程師去了好幾次寺院,為師父、為裡面的僧眾測量、開藥。接著,他歡喜答應說要學佛!
我想:這真是好事!
他來上佛學課了!
沒多久,信徒間開始傳論著,他幫師父跟僧團治病,療效神奇。於是有人想去找他看病。
工程師誠懇邀請重要幹部去參觀他的機器,並且期望幫他們作一下經絡的「全身健檢」。
第一次作整體性測量,需要兩小時,收費八千元。但是重要幹部對佛教貢獻卓著,所以他完全不收費。
某一個大企業的總經理,近二個月來瘦了十幾公斤,正在憂慮身體是不是出了大問題,幹部建議他去找這個工程師測量看看。
總經理測出來的結果是得了胃癌。所幸,可以配到適當的中藥來平衡。(他的藥很特別,除了中藥,還把維生素搭進去「秤」。)工程師保證兩個月會見效。
二個月後,總經理體重恢復,於是決定辭掉工作,全心為佛教服務。(總經理一直沒去看西醫,因為他相信越醫越快死!)
工程師治好了胃癌的消息,在我們信徒間傳誦起來!這個消息比當師父的「御醫」更有傳播力。
「這是師父認可的神醫!」
「他把胃癌都給醫好了!是佛菩薩安排來幫助修行人的,正法將興之兆啊!」
某日,一個女居士做夢,夢見這位「醫師」是明朝李時珍來轉世的,她做完夢,第一個告訴我,我只當作是在說「夢話」。------不過,一個星期後,我聽見了好幾個法友跟我說:「他是李時珍的轉世!」但已經不知道這原來是某一個人做夢的結果!

人云亦云(二)
http://leeleelee.pixnet.net/blog/post/46524364
群眾心理學說:當人群聚時,受到集體情緒影響,只剩下五歲左右的智商。
以佛法而言,眾人的煩惱很容易,引動我們內心的煩惱使我們失去正知正念,以致於把「非理」視為「正理」。

   ※   ※   ※
工程師治好胃癌之事,我一直沒有很深信。因為老總工作壓力大,本有離職打算,現在遇到相信的人,吃了藥,身體當然會改善。
但他始終沒有去照過胃鏡,所以真相不得而知。
「神醫」事績,轟動了義工群。有一位女士,經濟困乏,別人支助她,也去測量身體。得到的結果,是她已有癌症前兆,不好好治療,就會變成鼻咽癌。大家合力湊了三萬元,幫助她醫病。
此時,我還是不解,她的鼻子紅紅的,酒糟鼻的樣子,怎麼不先去皮膚科查查呢?
另有一個小姐,沒什麼病,以健康檢查的心態去作了測試。結果是內分泌失調,必須吃中藥跟維他命。用儀器測試後,需要吃兩湯匙的維他命E。(維他命E雖無大礙,但它是脂溶性的,吃進去不那麼快可以排掉。而吃這麼多,安全嗎?)
我開始想到,沒有專業醫師處方,是會有法律問題的。
沒多久,工程師找來了一位中醫師,掛名駐診。實際上仍是以機器測量為主。隨著龐大的看病人潮,所以還僱了二個助理,一位負責接電話,排約診時程;一位負責打電腦、包藥。像中醫診所的工作室,氣派非凡。
這種只信機器,不信醫師的問題,還有一窩蜂看病的現象,總覺得應該適當建言。
可是,大家都非常相信,怎麼建言起呢?
啊!整個故事起源跟師父有關!從此處下手吧!
我不敢直接去提問,而是找在僧團出家的舍弟,告訴他:「師父御醫,神醫李時珍……」這一堆故事,聽完後,他說,他們僧團都不知道。
我問:「師父會特別推薦某個醫師,叫大家去找他看病嗎?」
「不會!僧人所專精的是佛法,專醫煩惱疾病,身體病痛並不熟悉,所以師父不可能有『推薦』的能力。又即使來醫師父的病,醫得好,也是因緣和合,不盡然所有人都會見效。」
了解法師的想法,我就放心了!於是再提醒機器有其局限,依賴機器看病是非常危險的事,這會牽涉法律問題。
法師表示,適當時刻他會作反應。
一星期後,我師父的侍者,來到台北。一組一組跟義工們座談,了解他們學習的心得,之後附帶提醒了一下,看病要有自己的判斷,不要一窩蜂。
侍者法師來過以後,一夜間,沒人去「測量」看病了!靜悄悄的沒人去,也沒人問為什麼?「神醫」一個月內消失在大眾視野中,他的工作室也移到租金較便宜的偏遠地區。
說實在,我對這種轉變,覺得很不能適應。當師長往東一步,自己快跑兩步,其他人衝三步。師長突然就停下來,自己趕緊向西跑回一步,其他人則快跑兩步。不論跑東還是跑西,都不知道為什麼,只在模仿。
透過精準的模仿,來呈現自己「最像師父」,如此「展現自我」,是與修行背道而馳的。

   ※   ※   ※

這是很多年前的故事了!偶而想起來,就覺得很值得反思。
其一,宗教團體成員,全都是因為信心而投入,可是投入後,全然的信賴,很容易失去理智,變成「有信無慧,見哭則哭,見笑則笑」,因而走向錯道。---要破除「我執」,可是卻落入「我執」的另一種圈套。
其二,團體中,因為互相模仿而形成群體意識,群體言語,群體行為,看似神聖,卻有可能是「無明」的產物。眾生習性千差萬別,雖然學習同一套修行方法,仍然是要自然呈現「同中有異」才是正常,可是團體無形中會創造一致化,壓抑個體差異的事實。
其三,團體大了,如何避免滲入「利益追逐者」來收割「奉獻群眾」的善心善財,可能也是一大課題吧!(並非是此故事的工程師必然有問題,而是群體中很容易被有心人操作。)



发表于 2016-11-1 11:57 | 显示全部楼层
唯有創造外在虛擬的敵人,才能讓大家同心對外,忘掉內部問題。

#福智接班上師或福智高層在擯除李學長後 還是不放心的要造謠嗎
2015.1.13

RE-對福智學員在福智學習上 已現出或將現出之堪辨析的討論與建議 [2015.1.13]

#1 V 於 2015/01/13 21:00
幾個問題請教大家

今天與一位雖然在法人位階不高,但卻能與上座法師,私下聯絡的朋友吃飯

聊了許多(其實我很討厭自己這種反間諜的行為)

我非常想告訴大家他說了甚麼

但容我再思考一下

因我想他所告知的事情,應該目前沒有法友知道

但有一事,想請問大家

他告訴我,網路上的格魯論壇(相信大家都不陌生)

是李衍中[李衍忠]學長所架設的

他門有一群人,用這個論壇在攻擊毀謗師父以及金女士
(聊天中有提到關於網路上關於金女士的討論)

他嚴厲勸誡我絕對不能看! 通通是假的!!

由於我只看過版主以及宗師姐的部落格

沒有研究過格魯論壇

可以請知情的法友告訴我嗎?

謝謝~

C 這真是我現在聽到的最大的謊言, 這個網站,我只發福智的討論議題. 到現在(2015年) 大陸或香港法友, 沒有人再有興趣談福智的質疑 .

現在可以說,只有我在將我版上 2014年7月以後的諸多討論,貼上去.

看的人有增加一點, 但還是沒有一個法友,有興趣跟我們這些福智人切磋. 因為我們談論這個議題, 已經被封為史上最長的議題.

現在這位跟V說話的福智人, 自己為何不上該網站去了解狀況.

若他現在敢這樣的告訴V "網上的格魯論壇(相信大家都不陌生)是李衍忠)架設的話” -我會照樣的貼上格魯論壇, 看管理員如何回答吧 (若真有回答, 我會在版上發佈)

但說實在, 大陸的法友, 就我感覺, 人家都是在看福智笑話居多, 現也不過又添一樁罷了.

不相信的, 可以到該網頁去發問. 若不好註冊, 沒關係, 我這個版上的文字, 幾乎都會轉貼上去.

以目前也只有這個屬大陸人架設的網站, 在2008年的10月開始討論福智問題

#9 z 於 2015/01/13 22:37
回V
格魯論壇應是祈竹仁波切的在家居士們負責成立的。有關福智的話題只是比例極微小的幾個。甚至是被管理員看成是懶得理會的佛門笑話了。
http://gelu.org/forum.php
講這話對李學長是無中生有的詆譭。
李學長的〈木子觀心學堂〉,還是請人幫他打字的。他對電腦是外行。
他的學養、修為令人欽佩。
雖被擯除,並未多發一語。
只說可能是過去生曾造下批判他人的業,今生才會蒙受不白之冤。
他也感謝這段緣起,讓自己消除原本可能要墮三惡道的惡業,並讓他對無常、對不定過患有更深刻的體認。

以上提供大家參考,如果錯誤請指正。


#13 訪客 於 2015/01/13 23:11
….
3. 說格魯論壇是在攻擊日常法師-->我上去看過,並沒有出現對日常法師有這種狀況。
關於金女士的部分,他們主要是想找出金女士的來歷/底細。是有開玩笑的語氣,不過還不至於到人身攻擊的地步。

說>通通都是假的! 並嚴厲勸誡我絕對不能看!>
1. 告訴V朋友的人,一定自己上去論壇看過。
2. 說"通通都是假的",論壇裡有一些是格魯弟子,看得出分析都很中肯(上善如水...etc)。如果論壇的人沒亂中傷別人(並不是"通通都是假的"),那說謊的就是告訴V朋友的那個人。(推測)

#15 玨 於 2015/01/13 23:22
再補充一下,如果用心看過李學長的部落格,會發現他對常師父是充滿感恩的。
再者,關於常師父的行誼,我以前都是透過該部落格了解的。很感謝他寫下這麼多常師父的故事。
福智內部有ㄧ種文化,就是聽說,而且永遠找不到放消息的源頭,大家就是一直傳話;想想聽說了多少年金女士快來了的消息....

C”福智內部有ㄧ種文化,就是聽說,而且永遠找不到放消息的源頭,大家就是一直傳話;想想聽說了多少年金女士快來了的消息....”
…> 我看福智又要增添一個才藝- 那就是如何聽說與如何傳話.

发表于 2016-11-1 14:04 | 显示全部楼层
《動物莊園》裡,公豬拿破崙對一切質疑它領導權的、路線方針的,都斥為是那個“叛逃的'雪球'(當年和它一起起義的公豬之一)這個階級敵人在搞破壞”。

鹽茶蛋和三億人文盲這種明顯不可能但卻說得出口的東西出現在大眾面前,那“格魯論壇”云云,以此類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社区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格鲁教法集成

GMT+8, 2019-6-18 20:47 , Processed in 0.102158 second(s), 1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