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鲁修学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132|回复: 36

信的是佛祖、上帝、其他宗教的神,或是什麼都不信,全都不再那麼重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6-13 22: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們所需要的不過是:當我們面對任何人,都能愛他(她),以及尊敬他(她)的權利和尊嚴。只要我們每天都奉行不逾,那不管我們識字與否,信的是佛祖、上帝、其他宗教的神,或是什麼都不信,全都不再那麼重要。只要我們對別人有同情心、對自己有責任感, 那我們一定活得很自在。但是,為什麼這麼簡單的道理,卻很難做到呢?那是因為多數人自認對別人有愛心,到最後都忘了這個簡單的道理。

一位大德如是说。

但本着不盲从、依法不依人的宗旨,从皈依戒的角度看,“信的是佛祖、上帝、其他宗教的神,或是什麼都不信,全都不再那麼重要。”这样如是思维,真的合适吗?


发表于 2016-6-13 22:4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要分清楚是对什么样的人说的,有无特定环境的因素来分析。
发表于 2016-6-13 22: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云水堂主 于 2016-6-13 22:51 编辑

宗喀大师在《大金刚持道次第》首卷,论密乘建立中简略地批判了这种思想,他说:虽然有说“不憎迦毗罗,不爱释迦佛”,看似公正,但诸外道论师天然地以为他们的导师堪称导师,他们的教法堪为真理,内道也如是安立,于是大家陷入自说自证的局面。所以还是需要法称论师的《释量论》,探讨什么是量——判断真理与否需要的标准!以及延伸的为什么释迦佛是“具量士夫”。
都说自己掌握了真理——解脱道,怎么证明你的那个道不是假的,不是自己说是就是。
 楼主| 发表于 2016-6-13 22:5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宗高 发表于 2016-6-13 22:46
要分清楚是对什么样的人说的,有无特定环境的因素来分析。

大德网站首页的格言推荐,不知道是不是针对特定人群说的。
发表于 2016-6-13 22:56 | 显示全部楼层
宗高 发表于 2016-6-13 22:46
要分清楚是对什么样的人说的,有无特定环境的因素来分析。

那个敏感人物说的。他在很多非佛教场合的发言,是不能当成佛教立场发言的!公共场合的有些发言,就是要鸡汤,要普世。偏偏有些人,天真地看他说话。把他句句话当真,我看是读书读呆了。
发表于 2016-6-13 23:1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个人有很多身份,政客也是其中之一,政客的原则就是妥协,以这样的原则说这样的话很正常,楼主想多了
发表于 2016-6-13 23:32 | 显示全部楼层
把他句句话当真,我看是读书读呆了。

确切说,是没有读过专业对口的书,是读书少嘛

人见人爱,需要“突破修道上的唯物”,不做锥子

 楼主| 发表于 2016-6-13 23:3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慕宗 发表于 2016-6-13 23:18
那个人有很多身份,政客也是其中之一,政客的原则就是妥协,以这样的原则说这样的话很正常,楼主想多了

这样看的话,大德这话应该是对没有信仰的人说的,因为信教的人,比如穆斯林肯定认为信真主是唯一正确的信仰。
发表于 2016-6-13 23:5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觉得是选择了一些在某些层面上,具有某种共性的东西放大发挥了一下。
发表于 2016-6-14 01:42 | 显示全部楼层
云水堂主 发表于 2016-6-13 22:56
那个敏感人物说的。他在很多非佛教场合的发言,是不能当成佛教立场发言的!



  • 同意以上这点。我也说过很多次,观音大师在很多场合对很多不同的人(包括穆斯林)说话,很多时候是关于世界和平的演讲,不能当成佛教立场对佛教徒的发言。
  • 公道公正地说,这并不能说是错。哪怕不是他,先师应该算很原教旨主义的格鲁了,而且也不是政治人物。可是,如果实在要找,也能找到他在一些特定场合对一些特定人说类似的话,甚至包括佛教徒。如果我们段长,那么,我甚至可以找到他说过“上帝就在门口”、“信佛没有用”、“信佛和信阿拉没有区别”。
发表于 2016-6-14 04:00 | 显示全部楼层
云水堂主 发表于 2016-6-13 22:49
宗喀大师在《大金刚持道次第》首卷,论密乘建立中简略地批判了这种思想.....大家陷入自说自证的局面。所以还是需要法称论师的《释量论》...怎么证明你的那个道不是假的,不是自己说是就是。

大概因为业力的幸福,我从来没什么信仰上的挑战。然而,让我们讨论一下这个蚯蚓决定狮子伟大的流程:


  • 不能释迦牟尼自己说天下第一是就是天下第一,所以必须抉择,必须听宗喀大师。
  • 宗喀大师为何信得过?因为我们师父这么说。
  • 为什么我们师父信得过?因为他是我们的师父,而且是我根据宗大师要求选择的。
  • 宗喀大师说,必须听法称论师的。
  • 我根据师父说宗大师信得过所以根据宗大师说法来决定师父信得过-->宗大师决定法称论师信得过-->法称论师决定释迦牟尼信得过?!
根据这个流程,简单说,仍然还是“自己说是就是...自说自证”,只是绕来绕去而已嘛,除非法称论师真能证明释迦牟尼客观科学上天下第一。可是,如果是如此,佛教徒应该比现在多很多啦(当然也有业力等等因素影响一些人哪怕有真相也无法看清)。
这是根敦群培说的,喜饶大师破了他(然而,这大概也是我们格鲁自说的),可是我读不懂喜饶大师。哪位能白话帮我补习一下?!谢谢。

发表于 2016-6-14 08:31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认为师长说的话有对镜、密意甚至错误,问题在师长还是在自己呢?
破他,和破了他,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发表于 2016-6-14 08:5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一股浓浓的鸡汤味。。。
发表于 2016-6-14 09:10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发表于 2016-6-14 09:46 | 显示全部楼层
根敦群培在书中最後以嘲讽的口气说了那些没有思辨理,而只是口头说这是谁说的,那又是谁说的人。确实,这种人是鹦鹉学舌,理没有在心中建立,只是当复读机。但书上说的,本也不是教条叫人必须承认,不准怀疑。但既有的尚且都否定了,变成极端的怀疑论者,那他自己认为可以自己去开创一条道路上,那就由他去当龙猛、无著第二的“开大车轨师”去吧。
至于《中观精粹》里附带的,“自豪”地提及他把烟灰倒在佛像头上,然後和一人斗鸡式的辩论佛像是不是佛,写这段文字的人未免也犯了狷狂。谁都知道佛像不是佛。

关于根敦群培,这些年的了解也加深了。恩师曾谈及他说,就佛教观点,比他怪的人还有。只是没他那种机会曝得大名。

根敦群培在身後寂寞50余年後,出现了解构式的三种身份:
1、官学想把他打造成一位“反对、挑战、嘲讽腐朽政-权”的革-命斗士,但对“西藏-革*命*党”谋求臧*毒、反*共的宗旨,选择性的回避。
2、民族主义学者,想把他打造成一位“文艺复兴式的领军人物”,因为他比同时代的藏人,先知道地球是圆的(这点,让坚持古印度宇宙观的同时代人有些难堪),雪山外面的世界还有飞机、火车,他还精通梵文、英文。(这个精通一词,似乎也是些不太精通梵文、英文的学者写出来的。天知道他那梵文、英文有好精通!)
3、最主要的,他还是一个出身旧密传统家庭,在格鲁门下学习,最後又挑战、嘲讽了格鲁那些背八股文老学究的斗士。——这个身份,颇让有些人打了鸡血。

根敦群培是佛,是菩萨,是魔鬼,我无力判断,但从他那些事上看,我看到了他才华聪敏,精神苦闷,被不太良好的社会大环境压抑,最终狷狂一世。佛门的追求解脱、自由知识分子的探索真理等等,都在他身上有所体现,而後人也从多面的他身上,找到了足够多的消费话题,和解构研究,以为自己下则谋衣食,上则论天道。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社区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格鲁教法集成

GMT+8, 2019-12-15 08:44 , Processed in 0.073099 second(s), 1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