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鲁修学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3880|回复: 64

把师父的 “父” 字去了吧【宝僧】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2-13 21: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把师父的 “父” 字去了吧

2015-02-12 宝僧

和朋友说起一档八卦新闻。扯到了现代城市中的佛教爱好者们依师之难的问题。我在这方面其实没有太多经验。因为打我一碰上佛教,我的启蒙老师们就正好处在教派分离的斗争中。他们当时都活在如何处理见到金刚上师也会抠鼻屎的纠结问题上。可能是我业力不好,所以一上来就得了三宝的逆加持,也就给我打了一针预防针:对我来说,金刚上师和抠鼻屎就是一种可以连在一起的现实。至于能接不接受,那再说,但至少不能把人家这一对友好的自然关系用菜刀切开,然后,要一半扔一半。毕竟,金刚上师不是个烂萝卜。


所以,后来我依师好像没有什么太难的事。即便当我后来被启蒙老师用一个很逗的理由清理出门墙的时候,我居然没心没肺到一点的都没有伤心难过,(只是愕然了一下:咋了嘛?)反而趁机离开了那座城市,不小心将自己从一个佛教业余爱好者变成了一个专业爱好者。这也炼就了我之后在依师时能死皮赖脸地赖着师父生活学习多年,但后来当在远方听到他们圆寂(或快要圆寂时),我心里也只是想一想:老爸,走好,您紧念着我,别忘了,快回来哈。真的没有什么痛哭流涕的难过。(也想着装一装冈波巴大师那样昏过去,但那时在复旦南区食堂,人太多,不好作那个秀。)


今天在对一个同样看到(别人的)师父抠鼻屎不开心的朋友进行劝慰的言谈中,我除了扔出一堆堆的书包,其实也不知怎么安慰(对付心情抑郁这种业障,一般都是八地以上的在沉默,八地以下的不知所措)。但在不经意间,我随口说了一句:在依师时,把师父中的父字去了,可能会好很多。噫?这好像是对的。

我从成为佛教爱好者后,不知多少年里一直以为那两个字是 师傅。直到有人写信叫我师父时,我才知道,那孩子不是想请我帮忙拉面和做饭(其实这两项我比较强)。师父,nm,太恶心了。我拒绝了.

父?你是要和我肉连着骨吗?是要和我就算打断骨头还有DNA吗?是以后我说什么就是什么吗?你要因为不听我话,愧疚一世吗?特别是,我要不小心又开始尿床了,你来帮我洗?更特别是,我要不小心坐牢了,你要忍着世人的指指点点,每天给我送饭?

别扯淡了。就算你勉强说是,我又能给你什么来收买你的孝心的保鲜度?(毕竟没有世间公认的DNA啊。)传你佛法?开玩笑,我肚子里倒是有几页(也不多了,不够用半辈子的)。但那些我对着都头痛佛法,根本不是你现在想要的。而你想要的那些佛法,网上有几十个T的PDF可供免费下载,马路边贴满了上千张授课广告,每张广告里有五百个以上的老师在讲相同的课。而且都说是免费啊! 我拿什么来竞争上岗嘛?

于是,如果我要做你的父。我得怎么端着点装着点才能熬完这剩下的风吹雪散的十几或几十年的漫长人生?于是,算了吧,你要肯给我个面子,叫我声老师。要是我有课可教且正中你意时,请帮衬一下我讲课那几天的食宿。至于我讲什么,你别都当圣旨,自己掂着办。我要讲错了,你回来教我,轮到我包你食宿。如果我有另外要你帮忙的,我们按经典制度办,那叫讨口(但我不会快板书,我不是德云社的。)你看着给,不给我也应有一声感谢(好下次再求)。但给也只有感谢,我是来讨口的,不是来卖身或卖法的。你要给,一定要想好肉包子打狗,至于积不积福报的事,那是你个人信仰的问题。如果要求由我这个对业果还没完全证悟的人的嘴里说肯定的话来,那算你找我诳你。回头发现肉包子没回来,你只能照着镜子骂自己。(安全建议:给馒头最好。素食对大家的都好。)

这难道不是很好的师徒相处之道? 现在只剩下下面几个问题了:

这样子多冷酷啊,哪还有温暖人间,温暖人心?

书里也不是那么教的呀。这样依师, 会不会动机不纯? 你看人家密勒日巴对玛尔巴?

对第一个问题的回答:我从来没看过佛教任何经典教材里有说温暖人间的。温暖人心可以通过洗热水澡和找你亲爹亲妈来完成。非要找个师父来求温暖,也行,真菩萨又怎能不满这种小愿。但你自己也要多当心就是, 因为就算是真菩萨, 他也不是热水, 也不是你亲爹亲妈, 他们会怎么对了, 真没准谱。

对第二组问题的回答比较简单:请去认真看看书里讲了什么再说。看清楚了, 你才发现, 你动机什么时候能和 "纯" 那个字真的沾边? 再说,那是密勒日巴,你真想做密勒日巴?不然你找玛尔巴等同找铲找抽。别闹了好不好。快过年了,不能大家一起快乐过个年么?

最后应该补一句的: 愿我们尽快真的想做密勒日巴. 而那一天如果到来时, 怎么会有什么依师之难? 而玛尔巴早就在那里等著了, 不是吗? 密勒日巴还没出生, 玛尔巴就在那条村子里一直等著他了. 而我们, 其实让多少个玛尔巴白等了几大劫. (老玛啊, 先去干点别的吧, 我们还得有好一会儿睡不醒呢.)


发表于 2015-2-13 23:14 | 显示全部楼层
高,实在是高
发表于 2015-2-14 00:34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被人坐了。不过我也看了。写得好啊,过来人。宝僧是哪位仁波切的尊号?
发表于 2015-2-14 04:2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拜读,学习了。
发表于 2015-2-14 12:50 | 显示全部楼层
赞叹!
 楼主| 发表于 2015-2-14 15:55 | 显示全部楼层
云梵 发表于 2015-2-14 00:34
沙发被人坐了。不过我也看了。写得好啊,过来人。宝僧是哪位仁波切的尊号?

宝僧师常来社区,精通藏文梵文,目前似乎还不是仁波切,仅示现为在德国读博,你可以很容易找到他发过的帖子。
发表于 2015-2-14 17:50 | 显示全部楼层
笨者之帚 发表于 2015-2-14 15:55
宝僧师常来社区,精通藏文梵文,目前似乎还不是仁波切,仅示现为在德国读博,你可以很容易找到他发过的帖 ...

嚇了一跳. 這個也被轉載了. 管理員大哥你這算是想趁新年前, 刨坑把我埋了, 勉得我受春晚的迫害是吧? 呵....
正式提請一下: 不要再說我精通藏文梵文. 藏文梵文倒是會一點, 但大家豈不都會一點 (誰不會扎西德勒不是). 精通, 或許有人敢於領受這種贊揚的. 但對我而言, 這種稱號是滿滿的揶揄感. 但老實說, 有時候我也會失心瘋地听到這種贊揚時, 居然心裡有一種偷偷的愉快, 居然會舍不得嚴詞拒絕. 但我失心瘋的發病時間一般較短, 而且病一好, 又要修大量百字明. 太麻煩了. 所以求求各位大菩薩大護法, 別再逗我玩了. 讓我好好過個春節吧.
发表于 2015-2-14 19:46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辛辣!
发表于 2015-2-14 20:07 | 显示全部楼层
没看明白
发表于 2015-2-14 21:52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楼主| 发表于 2015-2-15 00:16 | 显示全部楼层
寶僧 发表于 2015-2-14 17:50
嚇了一跳. 這個也被轉載了. 管理員大哥你這算是想趁新年前, 刨坑把我埋了, 勉得我受春晚的迫害是吧? 呵.. ...

其实俺还有很多美好的形容词没用上呢。。。。
欢迎法师自我介绍。。。
发表于 2015-2-15 10:20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哈  法师 有点像  邱阳创巴仁波切
发表于 2015-2-15 10:5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师父讲过:
佛菩萨教我们观善知识是佛,不是观佛是佛。

取法乎上,仅得乎中。
名字中有个“父”字,让我们还有个机会,修成此难得之法。
因为,这个“父”字,让我们容易用比较的方式,来观师的功德、恩德,生起信、敬之心。
发表于 2015-2-15 17:0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и飬趼го
发表于 2015-2-15 17:39 | 显示全部楼层

RE: 把师父的 “父” 字去了吧【宝僧】

圣红 发表于 2015-2-15 17:08
и飬趼го

前不久我们藏文老师告诉说:师父藏文翻译过来师傅不应是师父你们错拉。当时教材是广论。父和傅有什么不同吗?作为师傅在世间法上教书育人,难有父子之深恩与情。而师父在出世间法上,一个出家人一切生活所需离不开善知识的给予与加持,一切出世间的学问与修行觉受离不开善知识的教授与加持,没有善知识就没有我们,实是父子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社区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格鲁教法集成

GMT+8, 2020-11-27 15:40 , Processed in 0.113942 second(s), 18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