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鲁修学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harrypotter

评谈锡永《圣妙吉祥真实名经梵本校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1-15 00:0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那就先译《钦·降白央俱舍释》这本啊。
发表于 2014-11-17 19:59 | 显示全部楼层
《钦·降白央俱舍释》的这个,基本就把印度论师的注解都基本吸收了?
我书是有,据前言介绍,作者生平不详。
发表于 2014-11-17 20:37 | 显示全部楼层
云水堂主 发表于 2014-11-17 19:59
《钦·降白央俱舍释》的这个,基本就把印度论师的注解都基本吸收了?
我书是有,据前言介绍,作者生平不详 ...

是这位吗?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社区

x
发表于 2015-1-22 00:59 | 显示全部楼层
「格魯派主論壇」誹謗談錫永上師

我是談錫永上師的讀者,也曾讀過他很多著譯,我和我的師友對他都很尊重,忽然在格魯派主論壇看到一篇文章,用侮辱性的語言來批評他的《聖妙吉祥真實名經梵本校譯》,我大為奇怪,跟老師和同學討論,大多數人都認為這篇文章有很多強詞奪理的地方,應該不作理睬,但我對文章說為錯譯的例子很不安心,因此找出林光明、林怡馨編譯《梵漢大辭典》來校勘,一勘之下,不禁失笑,談老完全對,批評者則大錯,因此我覺得有必要一一指出,以免損害談老的聲譽。

第44、46等頌,批評者說,談老將之譯為「我」,是「腦洞大開」,可是一翻辭典196頁、197頁,便見 -ātma注釋為 =ātman,且引《集菩薩學論》釋為「己」義,「己」便當然是「我」。再查ātman,雖然有「本性」的意思,但亦卻有「我」、「至高無上的我」等解釋,顯然談老沒有譯錯。

第49頌,批評者說「馮將mahānubhāva翻成了〝大威德〞,這裏明明是〝大威神〞、〝大威力〞的意思。誰都知道〝大威德〞是甚麼,這裏翻作大威德,不知是不是別有用心。」可是一翻辭典682頁,此字即有「大威德」、「威德最大」的意思,且說翻譯為「大威德」見於《瑜伽師地論‧菩薩地》,那是唐玄奘的翻譯,不知唐玄奘「是不是別有用心」。

第64頌,批評者說「vidhātā理解成〝分發〞?又譯成〝隨現〞?談和馮的膽子真是夠大」,又批評是何居心?批評者還教導談老:「vidhātā是vidhātṛ的第一格都看不出來,還號稱自己會梵文。」

查辭典1417頁,vidhātṛ便有「分配者」、「分發者」的解釋。可見談老絶對知道vidhātā是vidhātṛ的第一格,所以才用vidhātṛ的釋義來解釋,說有「分發」的意思並不是「膽子夠大」。

第81頌,批評者說:「把aṅga(身)理解成〝唯一的〞我還是第一次聽說,談錫永竟然還按照〝唯一〞來解釋,真是可笑。」辭典95頁,便有「唯一的」、「特別的」釋義,可見此字不單單解為「身」。

第87頌,批評者說:「此處upadhi就是指煩惱,不是甚麼〝蘊聚〞。」(這次倒沒有開罵了!)

辭典1333頁,偏偏就有「基礎」、「根本」等義,且說古代經文翻譯即為「蘊」、「聚」之例。由此可見非只「煩惱」一義。

第99頌,rūpa譯為「色相」,批評者說錯,因為只是「相」。這分明是誤會了談老,這裏的「色相」是指「形色相」,非指「物質相」,讀過古代漢譯經論的人應該都知,辭典1038頁中亦有指出:舊譯有「色相」、「容色」等例。批評者還說:「談錫永還煞有介事的解釋為甚麼不落色不落智的〝大中道〞,異想天開,惹人發笑。」其實談氏原文為:「是即既不落於識境,亦不落於智境,是為大中道。」批評者將「識境」引為「色」,然後譏諷一番,這就像市井鬧罵,完全不是學術批評。

此外,還有與查辭典無關的一些事,應該一談,今只以第27頌為例,批評者說談老將五字文殊咒當成是a-ra-pa-ca-nāya,因此說談老沒有常識,而且連梵文第四格都看不出來。但若讀談書便知,談老說明是完全引用月官的解釋,不過並非直引原文,所以解文殊咒,將nāya作解,是月官的事,月官原文的確如此,這見於林崇安的《聖妙吉祥宜實名經廣釋》,他翻譯月官的釋論,便有「〝納牙〞:以明覺了知一切法無生」這一句。所以不懂梵文第四格的原來是月官,不識文殊五字的亦原來是月官,不過月官論師卻是印度專修《妙吉祥真實名經》的大學者。

批評者根據自己錯誤的梵文知識,就說談老「其實錯誤百出,學梵文一個月的本科生就應該掌握的最弱智不過的常識,在這樣一本裝點得高大上的爛書中俯拾即是,企圖以梵文的權威來宣揚自己的錯誤知見,企圖用《真實名經》的權威來夾槍帶棒地諷刺他所討厭的觀點和宗派,招搖撞騙、沽名釣譽,膽量之大、臉皮之厚、無耻之極,當可載入吉尼斯世界紀錄。」這是學術批評嗎?簡直是無理取鬧的人身攻擊,這便是網上欺凌。希望批評者平心靜氣檢討一下自己,附和他的人亦應該這樣。

本文原想上格魯派主論壇的網,由於技術緣故,無法登入,所以在此發表,希望能上格魯派網的人,能將本文轉發,功德無量,同時替誹謗談老的人淨治。此外,格魯派網頁的管理員,相當偏袒批評者,希望他能中立一點,不要為批評者掩飾錯誤。

談老一粉絲

2015年1月20日

ps. 今日在網上看到.
 楼主| 发表于 2015-1-22 08:59 | 显示全部楼层
参与讨论的某些梵文专家这几天正好没空,过几天就会上来回应
发表于 2015-1-22 10:2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都好有道理 尽无言以对
 楼主| 发表于 2015-1-22 17:12 | 显示全部楼层
先顶起。坐等
发表于 2015-1-23 00:16 | 显示全部楼层
话说我一直有个疑问,“月官”的《广释》究竟是不是那个印度大论师月官的原作?
月官论师历史多记载其为唯识师,可《广释》里却推重中观;
又《广释》里也有那个“次第”的误读,分明是藏人的口吻。
这样的错误还不止一处。以至于连谈老先生在其书中都不得不说:“月官释论为梵文,于造论时焉能预知藏文翻译之译文,且依之造论释义耶?故知月官释论已经西藏译师改作。故翻译时绝不能依月官释论而译,仍以据梵文原典为妥。P120”
真不知那位信誓旦旦主张说“談老說明是完全引用月官的解釋”的“谈老一粉丝”算不算是高级黑?
发表于 2015-1-23 10:0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談錫永上師的讀者,也曾讀過他很多著譯,我和我的師友對他都很尊重,忽然在格魯派主論壇看到一篇文章,用侮辱性的語言來批評他的《聖妙吉祥真實名經梵本校譯》,我大為奇怪,跟老師和同學討論,大多數人都認為這篇文章有很多強詞奪理的地方,應該不作理睬,但我對文章說為錯譯的例子很不安心,因此找出林光明、林怡馨編譯《梵漢大辭典》來校勘,一勘之下,不禁失笑,談老完全對,批評者則大錯,因此我覺得有必要一一指出,以免損害談老的聲譽。

另外,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学术探讨请勿人身攻击!

第44、46等頌,批評者說,談老將之譯為「我」,是「腦洞大開」,可是一翻辭典196頁、197頁,便見 -ātma注釋為 =ātman,且引《集菩薩學論》釋為「己」義,「己」便當然是「我」。再查ātman,雖然有「本性」的意思,但亦卻有「我」、「至高無上的我」等解釋,顯然談老沒有譯錯。

第49頌,批評者說「馮將mahānubhāva翻成了〝大威德〞,這裏明明是〝大威神〞、〝大威力〞的意思。誰都知道〝大威德〞是甚麼,這裏翻作大威德,不知是不是別有用心。」可是一翻辭典682頁,此字即有「大威德」、「威德最大」的意思,且說翻譯為「大威德」見於《瑜伽師地論‧菩薩地》,那是唐玄奘的翻譯,不知唐玄奘「是不是別有用心」。

第64頌,批評者說「vidhātā理解成〝分發〞?又譯成〝隨現〞?談和馮的膽子真是夠大」,又批評是何居心?批評者還教導談老:「vidhātā是vidhātṛ的第一格都看不出來,還號稱自己會梵文。」

查辭典1417頁,vidhātṛ便有「分配者」、「分發者」的解釋。可見談老絶對知道vidhātā是vidhātṛ的第一格,所以才用vidhātṛ的釋義來解釋,說有「分發」的意思並不是「膽子夠大」。

第81頌,批評者說:「把aṅga(身)理解成〝唯一的〞我還是第一次聽說,談錫永竟然還按照〝唯一〞來解釋,真是可笑。」辭典95頁,便有「唯一的」、「特別的」釋義,可見此字不單單解為「身」。

第87頌,批評者說:「此處upadhi就是指煩惱,不是甚麼〝蘊聚〞。」(這次倒沒有開罵了!)

辭典1333頁,偏偏就有「基礎」、「根本」等義,且說古代經文翻譯即為「蘊」、「聚」之例。由此可見非只「煩惱」一義。

第99頌,rūpa譯為「色相」,批評者說錯,因為只是「相」。這分明是誤會了談老,這裏的「色相」是指「形色相」,非指「物質相」,讀過古代漢譯經論的人應該都知,辭典1038頁中亦有指出:舊譯有「色相」、「容色」等例。批評者還說:「談錫永還煞有介事的解釋為甚麼不落色不落智的〝大中道〞,異想天開,惹人發笑。」其實談氏原文為:「是即既不落於識境,亦不落於智境,是為大中道。」批評者將「識境」引為「色」,然後譏諷一番,這就像市井鬧罵,完全不是學術批評。

此外,還有與查辭典無關的一些事,應該一談,今只以第27頌為例,批評者說談老將五字文殊咒當成是a-ra-pa-ca-nāya,因此說談老沒有常識,而且連梵文第四格都看不出來。但若讀談書便知,談老說明是完全引用月官的解釋,不過並非直引原文,所以解文殊咒,將nāya作解,是月官的事,月官原文的確如此,這見於林崇安的《聖妙吉祥宜實名經廣釋》,他翻譯月官的釋論,便有「〝納牙〞:以明覺了知一切法無生」這一句。所以不懂梵文第四格的原來是月官,不識文殊五字的亦原來是月官,不過月官論師卻是印度專修《妙吉祥真實名經》的大學者。

批評者根據自己錯誤的梵文知識,就說談老「其實錯誤百出,學梵文一個月的本科生就應該掌握的最弱智不過的常識,在這樣一本裝點得高大上的爛書中俯拾即是,企圖以梵文的權威來宣揚自己的錯誤知見,企圖用《真實名經》的權威來夾槍帶棒地諷刺他所討厭的觀點和宗派,招搖撞騙、沽名釣譽,膽量之大、臉皮之厚、無耻之極,當可載入吉尼斯世界紀錄。」這是學術批評嗎?簡直是無理取鬧的人身攻擊,這便是網上欺凌。希望批評者平心靜氣檢討一下自己,附和他的人亦應該這樣。

本文原想上格魯派主論壇的網,由於技術緣故,無法登入,所以在此發表,希望能上格魯派網的人,能將本文轉發,功德無量,同時替誹謗談老的人淨治。此外,格魯派網頁的管理員,相當偏袒批評者,希望他能中立一點,不要為批評者掩飾錯誤。
发表于 2015-1-24 23: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yauyau 于 2015-1-24 23:58 编辑

再读“「格魯派主論壇」誹謗談錫永上師”一文
空有大地 发布于2015年1月23日 13:20 新浪博客
本人昨日看到“「格魯派主論壇」誹謗談錫永上師”一文,又找来「格魯派主論壇」上“评谈锡永《圣妙吉祥真实名经梵本校译》”一文,看后才知道有人想借所谓梵文的翻译来毁坏谈上师的名誉。本人认为此法实属低劣,非真学佛之人之所为。尤其恶劣的是,作者最后以嘲讽和谩骂实施人身攻击,这就更不是学术讨论的范围了。“评谈锡永《圣妙吉祥真实名经梵本校译》”一文是这样结尾的:

这样的一本书,以“梵校”来装点门面,其实错误百出。学梵文一个月的本科生就应该掌握的最弱智不过的常识,在这样一本妆点得高大上的烂书中俯拾即是;企图以梵文的权威来宣扬自己的错误知见,企图用《真实名经》的权威来夹枪带棒地讽刺他所讨厌的观点和宗派,招摇撞骗、沽名钓誉,胆量之大、脸皮之厚、无耻之极,当可载入吉尼斯世界纪录。

这样的嘲讽和谩骂,在行文中多处可见。如果不是有“「格魯派主論壇」誹謗談錫永上師”一文,大多读者想必会蒙在鼓里,以为谈上师的翻译真差。在“「格魯派主論壇」誹謗談錫永上師”一文中,作者列举了被认为是翻译错的梵文,这里也引用一下:

第44、46等頌,批評者說,談老將之譯為「我」,是「腦洞大開」,可是一翻辭典196頁、197頁,便見 -ātma注釋為 =ātman,且引《集菩薩學論》釋為「己」義,「己」便當然是「我」。再查ātman,雖然有「本性」的意思,但亦卻有「我」、「至高無上的我」等解 釋,顯然談老沒有譯錯。

第49頌,批評者說「馮將mahānubhāva翻成了〝大威德〞,這裏明明是〝大威神〞、〝大威力〞的意思。誰 都知道〝大威德〞是甚麼,這裏翻作大威德,不知是不是別有用心。」可是一翻辭典682頁,此字即有「大威德」、「威德最大」的意思,且說翻譯為「大威德」 見於《瑜伽師地論‧菩薩地》,那是唐玄奘的翻譯,不知唐玄奘「是不是別有用心」。

第64頌,批評者說「vidhātā理解成〝分發〞?又譯成〝隨現〞?談和馮的膽子真是夠大」,又批評是何居心?批評者還教導談老:「vidhātā是vidhātṛ的第一格都看不出來,還號稱自己會梵文。」

查辭典1417頁,vidhātṛ便有「分配者」、「分發者」的解釋。可見談老絶對知道vidhātā是vidhātṛ的第一格,所以才用vidhātṛ的釋義來解釋,說有「分發」的意思並不是「膽子夠大」。

第81頌,批評者說:「把aṅga(身)理解成〝唯一的〞我還是第一次聽說,談錫永竟然還按照〝唯一〞來解釋,真是可笑。」辭典95頁,便有「唯一的」、「特別的」釋義,可見此字不單單解為「身」。

第87頌,批評者說:「此處upadhi就是指煩惱,不是甚麼〝蘊聚〞。」(這次倒沒有開罵了!)

辭典1333頁,偏偏就有「基礎」、「根本」等義,且說古代經文翻譯即為「蘊」、「聚」之例。由此可見非只「煩惱」一義。

第99頌,rūpa譯為「色相」,批評者說錯,因為只是「相」。這分明是誤會了談老,這裏的「色相」是指「形色相」,非指「物質相」,讀過古代漢譯經論的人應該都知,辭典1038頁中亦有指出:舊譯有「色相」、「容色」等例。批評者還說:「談錫永還煞有介事的解釋為甚麼不落色不落智的〝大中道〞,異想天開,惹人發笑。」其實談氏原文為:「是即既不落於識境,亦不落於智境,是為大中道。」批評者將「識境」引為「色」,然後譏諷一番,這就像市井鬧罵,完全不是學術批評。

本人非常感谢这位网友澄清了被故意篡改的事实。此文也将还谈上师一个清白,反而衬托出对方的品格和为人。

下面是文章的链接http://www.weibo.com/u/3242590054?source=blog
发表于 2015-1-25 00:08 | 显示全部楼层
郎仓多吉 发表于 2015-1-23 10:07
格魯派網頁的管理員,相當偏袒批評者,希望他能中立一點,不要為批評者掩飾錯誤 ...
yauyau 发表于 2015-1-24 23:55
本人昨日看到“「格魯派主論壇」誹謗談錫永上師”一文 ...

两位请留意。



  • 首先,这里先后发言的人里面只有笨者一位有管理员身份,而论坛管理员有许多位(记忆中有接近20个),譬如我就是其中一个,而我就从来没在这事上说过一句话。您说“格魯派網頁的管理員...偏袒”却是把我、另外的十多位没发过言的管理员也包括进去了。这不合理。
  • 管理員同时享受作为普通成员自由发言的权利。笨者在这里没有在行使管理员的特权,只是作为一个成员发言,您要不满意,可以回驳,但别拉到别的管理员身上,譬如我。
  • 笨者是不是有“相當偏袒批評者...為批評者掩飾錯誤”,我读了一下,似乎没看出明显。
  • 在一定范围内,论坛欢迎大家自由发言。这里有人贴了批判文,你们也回复了很多回驳贴,全部原封不动都在这里,论坛都没对任何一贴删改,两边的自由发言到目前为止都没被干预。论坛本身也没有参与;如果您要说原文诽谤了谈老,作为管理员,我也能说你们说“「格魯派主論壇」誹謗談錫永上師”就是对论坛/管理员的诽谤啊,可是我也没有干预,对不对?做人得公道。
  • 所以,简单来说,双方可以自由反驳,但别把管理员/论坛扯进去。在公在私,我明明没得罪过你们,如果你非要把所有管理员/论坛都扯进来,就是欺负我了喔,那可是私人恩怨了。
发表于 2015-1-25 01: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yauyau 于 2015-1-25 01:52 编辑

企图用《真实名经》的权威来夹枪带棒地讽刺他所讨厌的观点和宗派,招摇撞骗、沽名钓誉,胆量之大、脸皮之厚、无耻之极,当可载入吉尼斯世界纪录。

管理员

这不是恶口吗?

这不是人身攻击吗?

这不是违规吗?

管理员不執法是否有所偏袒?
发表于 2015-1-25 01:5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不懂梵文,无论辩论双方说什么,我还是不懂你们谁说的对……

我能选择的是什么?不念那个经了。我想念,可是我不敢念啊。我本来是念的释智的本子,上师给的经书是这个本子,可是上师也不太懂汉文呀,给传承是藏语呀。
干脆不念了,颦眉都能翻译为次第,这也错的太远了,吓死人了。怎么念?
发表于 2015-1-25 01:52 | 显示全部楼层
yauyau 发表于 2015-1-25 01:48
管理员不執法是否有所偏袒?

兄弟。管理員有很多,都得上班養家糊口,不是收了您的工資24小時在綫一個一個貼去看,每人對同一事情的判斷也不見得必然相同;譬如我就是今天無意中才看到這個貼。如果您覺得涉及違規,完全可以有禮地、合理地在相關子論壇提出意見,請求論壇管理員定奪;而不是隨便張口就來聲稱論壇誹謗、管理員偏袒,或者命令管理員該怎麽做。我對談老並無意見,對此話題根本就沒興趣/喜好/偏向,但作爲其中一個管理員,針對您的這些言行,現對您做出警告。如果您再次這樣,就會被處罰。
发表于 2015-1-25 01:56 | 显示全部楼层
无论辩论双方誰對誰錯不是重點,有嘲讽和谩骂实施人身攻击,这就更不是学术讨论的范围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社区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格鲁教法集成

GMT+8, 2024-4-19 17:51 , Processed in 0.035526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