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鲁修学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harrypotter

评谈锡永《圣妙吉祥真实名经梵本校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2-5 23:39 | 显示全部楼层
嶺南獦獠 发表于 2015-2-5 19:10
談老說自己是敦珠法王心子, 是敦珠法王授他金剛上師之位, 談老網站的個人簡介已沒提劉上師


前面我就暗示过harrypotter嘛:谈老的梵文水平如何,对比他其他的问题,根本微不足道,不值一提。总而言之,择师的事,一不谨慎,就变了namo guru bad了。
一个人如不懂装懂,没啥大不了。
吹吹牛“心子”什么的,顶多被取笑外行、低级错误、不要脸。
可是,一个人如果这样对待自己师父(他干过的事,比“网站已没提”严重多了),不是他们的标题《「格魯派主論壇」誹謗談錫永上師》和前面兄弟无端端扯上管理员什么的等于把我也惹上,我根本不愿参与这贴,提到这种人的名字都嫌弄脏嘴。
发表于 2015-2-6 08:37 | 显示全部楼层
子园 发表于 2015-2-5 22:43
李开复还是黑不得的,人家真正有货。

是比喻啊,说明有些事藏不了。这么有名的大人物,正面人物都藏不住,其他人可想而知了。

撒个小慌都要给正面的大人物的人生带来瑕疵和质疑,其他小人物也玩这个那不是自断命根。
发表于 2015-2-7 06:29 | 显示全部楼层
礼进 发表于 2015-2-3 11:26
梵文:tryadhvānadhvagatiṃgataḥ
try-adhva,三时(藏译dus gsum)。刘版【能解三时及无时 ...

好的。感谢。
发表于 2015-2-8 08:43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harrypotter及礼进评谈先生《圣妙吉祥真实名经》(梵本校译)翻译问题的帖子(以下简称H帖及礼帖),就找原文来读。好在谈先生写了“无畏译记”,把他翻译时的思考写出来了。两相对照来看,就写下这些文字。

为了方便对照,本文把H帖和礼帖分别列出来(有详有略),笔者意见为按,读者自识。



(H帖)第3颂:冯说释智译“复次第现忿等相”,其“次第”一词,另有所据。事实上,此句藏文作khro gnyer rim par ldan l sogs,是释智误把rim par翻成了“次第”,其实khro gnyer rim par是一个完整的复合词,对应梵文的bhṛkuṭī-taraṅga,意为“蹙眉怒纹”。

按:H帖一上来就声称:“详细来说下可笑的误译与荒诞的解释。”上面是第一条。可是我们看到,当H帖说“释智误把rim par翻成了‘次第’”时,不就是在说他“另有所据”吗?并且,第3颂译文也没有“次第”一词。这里的可笑误译与荒诞解释在哪?不过是无明火起,现“蹙眉怒纹”罢了。



(H帖)第27颂:在85页冯说文殊五字是arapacanaya,而谈锡永也按a-ra-pa-ca-naya来解释,实在让人无语。首先,冯不懂梵文就不懂罢了,居然连抄都抄不对。这里冯的梵文就是错的,原本应是arapacanāya,而非arapacanaya。其次,naya根本不是一个词,而是arapacana作为整体,由于后面namaḥ的要求,变成了第四格arapacanāya。且不追究作者连一个梵文的第四格都看不出来,对藏传佛教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文殊五字是a-ra-pa-ca-na,怎么到他们这里最后一个就变成naya了呢?!

(礼帖)谈锡永也不明就里地写道:“na (naya),谓以觉而了知一切法无生。”

按:不必如此大惊小怪。Ya是语气词。比如说南无阿弥陀佛,梵文作namoamitabhaya(此处音标略,下同),音译那摩阿弥塔巴呀(大致如此),这里的“呀”字是语助词。为什么要加这个?念一念就知道了,有语助词念诵起来就比较好念。这里关涉修持,光靠字面翻译,难以理解,而且容易不明就里。



(H帖)第44颂、46颂等等颂:凡是梵文出现ātmā结尾的词,就统统被冯谈翻译成了“我性”,甚至直接翻成了“我”,还煞有介事的说这是什么“大我”、“如来藏果”。真可谓脑洞大开。ātman出现在词末仅仅表示“以……为体者”,和藏文的bdag一样,古译翻成“性”一点都没错。谁要是脑残翻成了“我”,还用什么“大我”来作解释的话,先念100万遍文殊咒开开智慧,再重学梵文藏文20年吧。

(礼帖)《真实名经》颂44的“daśajñānaviśuddhātmā”(以十智为体者,-ātman阳性单数第一格)

按:为什么要翻译成“我性”?就是要避免礼帖所讲的“以十智为体者”,因为有个”体“字,就怕学人把“智”执实为“体”,当作一个个体来看。翻成我性,甚至大我,行者都不会执着,或者会容易不执着。



(H帖)第49颂:冯将mahānubhāva翻成了“大威德”,这里明明是“大威神、大威力”的意思。谁都知道“大威德”是什么,这里翻作大威德,不知是不是别有用心。

(礼帖)撇开时代语境看,mahānubhāva翻成“大威德”当然没有问题。可是谁都知道,现在这个时代“大威德”这个词几乎已经被特指,大多数人藏传佛教信众都会直接把“大威德”等同于Vajrabhairava(大威德金刚/怖畏金刚)。anubhāva分明有“威神”、“威力”等一大堆其他译法,为何选用一个极易造成误解的词?特别是在《真实名经》中,至尊文殊有时现为大威德金刚,有时并不现为大威德金刚。如此一翻,岂非制造混乱?

按:礼帖说了,翻成“大威德”当然没有问题,那至少是可以翻译。为什么这么翻?无畏译记写道:“藏译其实尚有下文,即mthu chen gces pa始为一词,直译为‘大威力爱惜‘,此即以爱惜译’德‘。”这已经解释了为什么要译成“大威德”,并且这也不是一家之言。《月官释论》曰:“’大威德‘,谓智慧勇识,而’爱护‘。”也就是说,这里的“大威德”含有爱护、爱惜智慧勇识之意。



(H帖)第64颂:vidhātā理解成“分发”?又译成“随现”?谈和冯的胆子真是够大,一个词看不懂还敢胡乱解释,什么“此译甚佳”、什么“平等显现”,什么“如来藏清净大平等性”都出来了。且不说谈的如来藏观是不是正确,就说这个词,vidhātā是vidhātṛ的第一格都看不出来,还号称自己会梵文。vidhātṛ就是“能生者”,藏译bskyed pa po好好的在那里摆着不看,还要自己造一个意思出来,是何居心?

(礼帖)这里有一共有四组七个义项,我们姑且不论谈粉的选择正确与否,假设vidhātṛ在此真的当“分配者,分发者”讲,也得先给谈粉补充一点常识:vidhātṛ是动词vidhā加上行动者名词后缀-tṛ构成的(表示“……者”)。冯伟强在64颂梵校中说:“vidhā可解作‘分发’、‘分配’。以一切法随缘而现,故宜译为‘随现’。”谈锡永在译记中也将“随现”标为vidhā。没有一个人说“vidhātṛ是分发者,随现者”,只当vidhātā是vidhā加上抽象名词后缀tā变来的,便径直把vidhā和vidhātā不分青红皂白地等同起来。谈粉不至于连“分配者,分发者”和“分配,分发”都区分不清楚吧!   百思不得其解,连rūpa和rūpī都分不清楚,怎么还敢来搞什么“梵本校译”。原文中分明是rūpī(rūpin的第一格),rūpa(藏gzugs)是“色”,rūpī(藏gzugs can)是“具色”——把“具色”翻成“相”,并没有什么大问题,根本谈不上“误”。

按:这个问题“无畏译记”有解释:“随现者(vidha)者,随世间所能现而现,故非为‘相’而应为‘色’。如吾人器世间,能现为多少种元素便是多少种元素。于另世间,其元素必不同吾人世间。“谈先生简明扼要地分辨了”色“与”相“。味先生之意,色随现种种不同,相则有可能相同,此处用色与颂文相称,堪称精妙,可细细体味。

(礼帖)此颂前后上下行文都是通过至尊文殊的各种功德成就来赞颂至尊文殊,怎么突然莫名其妙跑去赞颂如来藏了?原来又是谈锡永望文生义地将ātmabhāva译成“我性”,而不知ātmabhāva除了“自我”还有“身”的意思(谈粉可自行查词典去)。

按:不译成“身“,何者?因为译成”身“,大家总觉得有个东西,容易执实。比如说法身,就觉得有个”身“在,但法身其实只是一个境界。



(H帖)第79颂,竟然把rūpavān中的vā解作“或”?!那后面的n怎么解释?前面的rūpa没变格怎么解释?rūpavān明明是rūpavat(具色)的第一格,梵文不好请重学20年再来作梵文校释。

按:无畏译记对此讲得很清楚。“无色或具上妙色,及意所生种种色。“前句指报土,后句指化土。用”或“字,就是把无色、上妙色并列同等,用了”和“字,就是在报土和化土中间再加一个,变成三个并列,怎么弄?原颂四句,体例如此,第一句讲报土,第二句讲化土,第三句讲”吉祥光照一切色“,再扩大。因此,或比和好,是从颂文总体安排及意思来翻译的。这里的意思要仔细理解,读不懂,也不需要学梵文20年,学学汉语言吧,2年就够。



(H帖)第81颂:把aṅga(身)理解成“唯一的”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谈锡永竟然还按照“唯一”来解释,真是可笑。藏文的中gcig(唯一)是从梵文的eka翻译过来的,根本就不是从aṅga翻过来的。拜托把lokyaika的连声拆好吧。

(礼帖)拜托冯伟强搞搞明白,释智“三世界中一孺童”中的“一”分明是从eka翻出来的,而不是从aṅga翻出来的。

按:拜托了,要批评谈先生的翻译,也得先看他怎么说吧。无畏译记说道:释智译“一孺童“,可取。因”孺童“亦妙吉祥名号之一,标明”一“孺童,即显唯一义,亦暗显其为名号。谈先生的意思非常清楚。



(H帖)第87颂:此处upadhi就是指烦恼,不是什么“蕴聚”p214

(礼帖)《梵和大辞典》原书25页上,谈粉列举的义项根本不是“蕴聚”,而是“蕴,聚”。冯伟强和谈粉二人抄书能不能抄得专业一点?稍有常识就知道,梵文中“蕴”就当“聚”来训,二者同义。冯伟强在颂中翻成“蕴”,因对这个词古来便有歧义,可以理解;但冯谈二人在校译中发明的“蕴聚”又是什么东西?如此生造词语,除故弄玄虚以外,没有任何意义。

按:无畏译记指出,颂文首句“多歧义“,sarvopadhi究何所指,理解多异。那即是说理解各有不同。沙罗巴意译为”诸烦恼“,冯伟强将首句译为”从诸蕴解脱“,有何不可?不同意就不同意,说什么故弄玄虚。至于”蕴聚“,其意不仅仅是指”五蕴聚“,这里还指”一切蕴聚“。



(H帖)第99颂:这里的rūpa根本不是“色相”,而就是“相”,藏文就译作tshul(理),没有就没有“色”。谈锡永还煞有介事的解释为什么不落色不落智的“大中道”,异想天开,惹人发笑。P238

(礼帖)冯伟强煞有介事地说:“汉译全译失rūpa(色相)一词。”那么释智的“持理即是无二智”,不是汉译,难道是英译?释智译“理”,藏译作“tshul”,完全一致。此处的rūpa当“特征、状态”(nature, character, peculiarity, feature),译为“相”、“理”均可,与谈粉说的“色”毫无关系。rūpa固然有译作“色”“色相”的时候,谁都知道;但那要么是说“显色(varṇa)”,要么是说“形色(avasthāna)”,要么是说“法处所摄色”,绝不可能拿“色”、“色相”来译非色甚至是“无二智”的特征或状态。

按:颂文曰:得持色相无二智。前边已经分辨过色与相了,这里合起来是指一切识境。“得持色相无二智“,并不是拿”色相“来形容”无二智“,这里的意思就是:智识双运,色相与无二智双运,即智境与识境双运。此处的无畏译记亦说到“智识双运”。

(礼帖)很遗憾,完全没有冯谈二人虚构出来的那层意思。

按:很遗憾,礼帖完全没有理解智识双运的意思。按字面来翻译,理解,就容易不知所云,完全不知密意何在。



(H帖)第100颂:niranvayaḥ的确有“无后代”的意思,但此处是“无因”的意思。MW字典中解释为illogical,和汉译藏译相符。

按:此处意思不明。颂文译为:佛陀无始终,本初佛无因。是“无因“的意思。”梵校“说:niranvayah,本意为”无后裔“,”无相续“,但汉译及藏译皆译为”无因“。H帖何意?无明火大。



(H帖)第121颂:竟然把bāhudaṇḍa一词理解成“手臂和杖”,还说汉译皆失“杖”一词。bāhudaṇḍa是一个持业释复合词,意为“像杖一样长的手臂”,汉译没有任何问题。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请好好学习六离合释再来解释梵文复合词。

按:无畏译记指出,第三句(梵文略),意为“百臂遍动而吉祥“,藏译gang la即为”遍“的翻译,意指种种动姿,一切动姿。西夏译可写作”百手皆行(动?)而吉祥“,唯汉译皆不译出”动“或”遍动“之意。为什么要译成振、舞、旋动等动词,而不是”像杖一样长的手臂“?因为这里关涉修持,修法时要观想成动态,即有生机,否则就有害。



说到这里也结束了,正好就此总结。H帖和礼帖只是咬文嚼字,谈冯译本事关修持。也要感谢他们的指责,正好就此表明《圣妙吉祥真实名经(梵本校释)》是可用之于修学的真经。他们指责的地方,恰恰需要高度重视,比如色与相、体与我性、身与境界、随缘自显现、大平等性、智识双运、观修时的动态等,都是关键节目,确实值得辨一辨。



翻译本来就是个难题,对此,钱钟书在《林纾的翻译》一文开始即有精辟论述,他说:“彻底和全部的‘化‘是不可实现的理想,某些方面、某种程度的’讹‘又是不能避免的毛病,于是’媒‘或’诱‘产生了新的意义。“对于佛学经论的翻译,尤其难上加难,因为事关修证。翻译的精确与否,不仅仅要看文字句义,更要从修证角度来看。

发表于 2015-2-8 10:07 | 显示全部楼层
郎仓多吉 发表于 2015-2-8 08:43
看了harrypotter及礼进评谈先生《圣妙吉祥真实名经》(梵本校译)翻译问题的帖子(以下简称H帖及礼帖),就 ...

  对于一个把namo (')amitābhāya的ya说成是【语助词】的人来说,再解释什么都是浪费时间。
  梵文一窍不通,除了胡说什么也不会,就开始转身扯什么【密义】【修证】。得了,这年头群众早已不是文盲。吓不住的。

甲:佛经里说【三宝】,【三宝】是什么意思啊?
乙:人参、鹿茸、紫貂。
甲:不是【佛法僧三宝】吗?
乙:你懂什么!你那是解词,我是修证出来的。
发表于 2015-2-8 10:38 | 显示全部楼层
礼进 发表于 2015-2-8 10:07
  对于一个把namo (')amitābhāya的ya说成是【语助词】的人来说,再解释什么都是浪费时间。
  梵文 ...

妙哉!对于不懂梵文的脑残粉来说,解释一百年也是对牛弹琴。对于懂梵文的人来说,孰是孰非,一目了然。
 楼主| 发表于 2015-2-8 15:44 | 显示全部楼层
诃提娑迦罗 发表于 2015-2-8 10:38
妙哉!对于不懂梵文的脑残粉来说,解释一百年也是对牛弹琴。对于懂梵文的人来说,孰是孰非,一目了然。

有一种人,被人卖了还替人数钱。自己慧命被人害了,还拼命替害自己慧命的人圆谎。。。对这些谈粉,我们是可怜他们呢,还是可怜他们,还是该可怜他们呢?
发表于 2015-2-8 17: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菩提草 于 2015-2-8 18:11 编辑
harrypotter 发表于 2015-2-8 15:44
有一种人,被人卖了还替人数钱。自己慧命被人害了,还拼命替害自己慧命的人圆谎。。。对这些谈粉,我们是 ...

你可怜他们

他们还可怜你呢!

信仰这事无理可说,据说信根过强慧根就弱

你觉得他可怜,他或许觉得自己是视师如佛的典范,他师父存在的种种不足,都是他自己恶业的显现,或是他师父的密意

总之,相看两可怜,无理可说的
发表于 2015-2-11 17:07 | 显示全部楼层
浏览之后,有点感慨。当今各种附佛外道横行。需要练就择法眼也困难。不如简单点,学佛就找公认的。这样法身慧命不至于今生终结了。国内知名寺院,大德高僧也不少。跟随大多数人,应该没错吧。何必,找一个争议的所谓上师学佛哪?
发表于 2015-2-14 05:5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Tulku Thondup为谈老的“译作”给的序:



注意,英文写的是:

...Master Dorje Jigtral, a direct disciple of Kyabie Dudjom Jigtral Yeshe Dorje....

台湾现在版老实起来了:
  

可是,网上版、有些别的地方的老版(他们肯定不承认,可是网上到处都有转载老版,总不成又说是外人胡乱改写的吧?),就很耐人寻味了:

...今怙主敦珠无畏智金刚尊者之心子-无畏金刚(谈锡永)阿阇梨将此殊胜论著译成汉文....

Direct disciple怎么就变了“心子”了?那么,人人都是心子啦!是无心之失?还是故意虚假宣传?大家自己幻想好了。如果是前者,连简单英文都无法搞懂,他的梵文译作信得过吗?如果是后者,这人的诚信度信得过吗?

-----------------------------------------------

有关这位Tulku Thondup,他是活佛,1967已经在大学教授,1980当哈佛客席学者。

谈老说的版本是(大意如此):

...波士顿有位大师,很有名的....他的著作很多,很有学问、修行....可是他不传法,因为他的师父没有授阿阇黎位给他....他说“我没资格。你们找谈老。他有资格...”


对比活佛简介说的:

Tulku Thondup Rinpoche was born in Golok in Amdo in 1939. He was recognised at the age of four as the reincarnation of a famous scholar of the Dodrupchen_monastery.Thondup Rinpoche entered Dodrupchen monastery and studied various Buddhist texts, becoming the monastery’s ritual master (Dorje Lobpon).

还有活佛自己说的版本:

Rinpoche is one of the great historical figures in Nyingma history. He combined amazing power and natural love, something hard to find. Rinpoche loved me as his own brother or child and treated me with the greatest care. He always wanted me to teach and function as a Lama (Guru). But my preference was always just to write and give talks.

论名位,人家是个大寺院的大转世,是寺院的金刚阿阇黎,其师也一直让他传法,只是他自己更喜欢搞学术而已(而且学术级别和谈老的那种根本就不是一回事啦!)。在谈老的嘴里,就变了“师父没授权...我没资格。谈老才有资格!”???

------------------------------------------------

顺便一说,谈老的“资格”可多了去了:
  • 生於漢八旗世家(一出场就先自称种姓高贵
  • 少習琴棋書畫、醫卜星相諸學(在我们沉迷漫画时,人家已经成了文武双全神童了
  • 著名國學大師(咦?明明昨天还是写报纸算命专栏的呀,怎么摇身一变就“国学大师”了?而且还“著名”?
  • 童年隨長輩習東密(当年要参加香港大坑区的真言宗居士林被拒的难道不是谈老?
  • 十二歲入道家西派之門(索性吹懂赶僵尸、役剑飞行好了!
  • 甯瑪派敦珠法王心子(就是“Direct disciple”嘛。我们懂的!
  • 隨中州派劉惠蒼師父習紫微斗數,得其真傳。當年先師惠老,一見王亭之,以七十二歲高齡,急急引王亭之承繼本門絕學,甚至可以說是說服王亭之入門來學(天生异禀人中龙凤材料
  • 亭之的先師已過世,由於歷代一師傳一徒,所以自然無師伯師叔師兄師妹之類...許多忽然冒頭的中州派,顯然是冒認(当然无師伯師叔師兄師妹全部冒充的啦!因为,传说中的中州派是不是存在,如果要挖,也是很耐人寻味很八卦的喔!
  • 北京釣魚台國賓館來香港物色名廚...听王亭之極力稱讚阿一鮑魚,因此他們的秘書長楊奇便問王亭之…王亭之拍心口說:「包不會錯,這裡頭有我的家廚秘法,不過很難掌握,阿一經半年實驗,已經掌握了火候,吃起來,超越了我當年的家廚,相信無人能及,叫釣魚台請他可也。」「XO辣椒醬」則是王亭之家廚的「麵撈」。(哇!连阿一鲍鱼、XO酱都是他家的!钓鱼台也得听他的!你不说中国菜都是你发明的?

--------------------------------------------------------------------


其实,香港圈子内对他知根知底,都知道怎么来的。一个网站参与者对他的评论,个人认为几句话就把事情说清楚了:

一個由电鍍為生,轉而爬格仔(上善注:就是以写字为生的意思),变術數佬(上善注:看风水、搞算命的意思),跟住又變“大上师”之故事

好励志,不是吗?呵呵...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社区

x
发表于 2015-2-14 11:02 | 显示全部楼层
上善如水 发表于 2015-2-14 05:53
这是Tulku Thondup为谈老的“译作”给的序:

上善如水的帖子(以下简称水帖),真是奇葩一朵!他的本意是诽谤,但看起来象在宣传,甚至是在点赞!

首先,请把网上的那个“老版”找出来,我手上是华夏出版社2010年版本,上面也是这样写的:“今怙主敦珠无畏智金刚尊者之亲传弟子——无畏金刚(谈锡永)阿闍梨——将此殊胜论著译成汉文。”

其次,前面还在诽谤谈上师的传法资格,这次就自己搬出义成活佛的说法来澄清,这种行为值得点赞!看水贴,活佛讲得很清楚,心子不心子的先不说,谈老是敦珠法王的亲传弟子吧?是阿闍梨吧?

第三说心子。看水贴所引:“今怙主敦珠无畏智金刚尊者之亲传弟子——无畏金刚(谈锡永)阿闍梨”。其它不谈,就从字面来看,敦珠(无畏智金刚)——谈锡永(无畏金刚),法号如此,不就是传承吗?不是心子能这样起法号?

第四,水贴把谈上师的经历写出来,又引义成活佛的“大寺院”出身,好像觉得电镀、术数什么的很不堪。拜托了,有点见识好不好?菩萨修行至五地,要通晓世间各种技艺。谈老不仅懂术数,懂饮食,还擅长丹青,懂西方哲学,精通金融等等,多了去了,这妨碍佛法吗?儒家亦说:一事不知儒者之耻。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学佛的人不要那样狭窄。

第五,说来说去,关键是个“资格”问题,诸位就是看重“资格”。上面有个糊涂虫说:“国内知名寺院,大德高僧也不少。跟随大多数人,应该没错吧。何必,找一个争议的所谓上师学佛哪?”真乃小儿之见!令人哭笑不得。这种逻辑就是看重资格,因为看重资格,所以就有各种“化妆”,拼命用各种好听的名言把自己包装起来。你看水贴是怎么包装义成活佛的?(虽然活佛本人不会这样包装),他说话行文的逻辑,就是这样。电镀、风水这样的就没资格,大寺院出来的就对了。这是只看包装的逻辑,再说得好听点,就是“资格”,用资格来包装自己。有什么用?送你一个活佛头衔得了,据说现在寺院也出售活佛资格。

第六,谈上师有没有资格传法?水贴证明是有的。敦珠法王的亲传弟子,无畏金刚阿闍梨当然有资格。这就够了。其它的,跟诸位也说不明白,回去好好读书吧。
发表于 2015-2-14 12:24 | 显示全部楼层
钟声披七条 发表于 2015-2-14 11:02
就从字面来看,敦珠(无畏智金刚)——谈锡永(无畏金刚),法号如此,不就是传承吗?不是心子能这样起法号?


哈哈哈哈哈......快来看1970年代的落伍骗术!


都什么年代了,还用这种低档手法能骗谁?


  • 西藏来来去去就几个名字。师父给的通常和自己名字相关,或和祖师名字相关,或索性就是佛名。
  • 萨迦法王名号为昂旺旺波,给我的法名是昂旺龙朵....DL喇嘛名号是丹增嘉措,他所給出的法号90%是丹增XX....那么,按您的欺骗逻辑,不是心子能这样起法号?
  • 如果实在要按你们歪曲的师父尊号无畏智金刚/徒弟法号无畏金刚就是“有密意”,我们也能说,法王是在暗示谈老“缺智”啊!看着谈老的这些上世纪汉人密宗界神棍常用的小把戏,真的得赞叹老人家“礼义廉三全”啊!呵呵....
  • 實際上,谈老和您连名字翻译上也动了手脚欺骗啦。敦珠法王尊号是Jigdral Yeshe Dorje(无畏智金刚),谈老是Dorje Jigdral(金刚无畏),顺序都不同,可是翻译成中文,就从“金刚无畏”变了“无畏金刚”,以图和“无畏智金刚”对上!不过,这点上诬蔑你们的用心也不全然公道。我得承认,也可能只是翻译能力低所致的。


见微知著。不惜使用这种低端落伍的神棍小把戏的人,是不是可信不难判断嘛!

发表于 2015-2-14 13:50 | 显示全部楼层
钟声披七条 发表于 2015-2-14 11:02
水贴把谈上师的经历写出来...好像觉得电镀、术数什么的很不堪...



这可不是我写的喔。是香港人论坛一个我不认识的人写的,连接在此:
http://www.discuss.com.hk/viewthread.php?tid=10573841&extra=&page=4
老一辈那圈子的香港人,知道他老底的,就正如谈老的“才艺”那样,“多了去了”,呵呵....

钟声披七条 发表于 2015-2-14 11:02
谈老...懂饮食...


老人家当然懂饮食咯。阿一鲍鱼又是他家发明的,XO酱也是他家发明的,而且,他连一个佛教徒基本要求都无法做到。看他自己说的:

  • 在图麟都吃「温哥华蟹」,只觉肉无鲜味,膏无香味...
  • 游无锡时,有人答应找正宗太湖毛蟹招待;游苏州时,「吴门人家」的沙老板应承用阳澄湖正宗毛蟹,弄一顿国宴式的蟹宴,一餍王亭之的馋嘴,都订期在农历九月,王亭之自然怦然心动
  • 王亭之却实在犯戒,一生喜吃海味与海产
  • 还不能戒鱼、虾、蟹
  • 王亭之依然吃海味海鲜,对名为大闸蟹的毛蟹更为心动。既有两宗蟹宴之约,焉能不去饱啖之哉?
  • 蟹膏如玛瑙,蟹钳如紫玉,佐之以微烫的「加饭」酒,真可谓快意人生...
  • 先干杯...
让我们猜猜回应:

  • “谈老不是一般的上师,他是大上师,境界很高。他能吃,你不能吃!密密密!”
  • “济公也吃狗肉,蒂洛巴还钓鱼呢!难道他们也不对?”
  • “谈老并没杀生。他吃的是三净蟹、臭蟹!”
钟声披七条 发表于 2015-2-14 11:02
谈老...精通金融...


很多他的香港同门,乃至早期弟子,都有说过他是为什么去夏威夷的啦!“精通金融”?呵呵....


发表于 2015-2-14 14:28 | 显示全部楼层
钟声披七条 发表于 2015-2-14 11:02
谈上师有没有资格传法?水贴证明是有的。敦珠法王的亲传弟子,无畏金刚阿闍梨当然有资格。

“法王秘密授记...单独秘密传法...”嘛,知道知道。问题是:
  • 法王当年和香港徒弟沟通依靠英语翻译,因为当时道场包括谈老在内没人能藏语直接沟通佛法。谈老既不懂藏语,也不懂英语,那么,到底是如何沟通呢?心传心吗?
  • 谈老出身的道场,即他自己的师父刘锐之上师(敦珠法王的亲传弟子)的道场-金刚程佛学会,亦即香港藏传佛教界最老资格的道场,并不承认他喔!
  • 他的同门师兄弟陈博士(敦珠法王的亲传弟子)的道场-敦珠佛学会,也不承认他喔!
  • 实际上,香港有好多宁玛派道场,没有一家是承认他的(好吧,其实有一家,就是他自己开的那家)!
前面说过嘛。知道他老底的香港人,“多了去了”!呵呵......


谈老自己还说(原话):
白教的夏玛巴,他说:“喂,你为什么不用仁波切这个名号?”我说:“汉人用这个名号做什么”。他说:“你也是白教的仁波切呀,我可以证明,我可以公布的”。我说:“不用了”

香港少说也有十五个噶举道场,可是却没有一个承认他的喔!一个都没有!

谈老自己还说(原话):
白教,我也有仁波切的身份,而且我是教派的,不是庙的

白教全教派承认?别闹了!香港都没一个噶举道场承认,还“教派”?

发表于 2015-2-14 14:55 | 显示全部楼层
谈老亲口说的原话:

在波士顿,有一位好出名的仁波切....义成活佛仁波切,是个仁波切,他是不肯传法的,他是多竹千的徒弟,他的著作好多,他自己的修为很好,但是你要他传法,他不肯。为什么呢?他就是因为没有阿阇黎这个名位。他师父没有给这个名位给他。他说:“我不能够传法”他在波士顿住,有好多外国人找他,向他请教密宗的问题,他解释得头头是道。我也叫我的徒弟去向他请教...但是你问他可不可以传法,他说“不行。你师父有资格,我就没资格”


比对义成活佛仁波切官方网站的简介:

Tulku Thondup Rinpoche was born in Golok in Amdo in 1939. He was recognised at the age of four as the reincarnation of a famous scholar of the Dodrupchen monastery. Thondup Rinpoche entered Dodrupchen monastery and studied various Buddhist texts, becoming the monastery’s ritual master (Dorje Lobpon).

和活佛自己的原话:
Rinpoche loved me as his own brother or child and treated me with the greatest care. He always wanted me to teach and function as a Lama (Guru). But my preference was always just to write and give talks.

很明显嘛。这位哈佛学者年轻已经是代表性寺院的金刚上师(虽然这的性质更接近是个维那那种职位),他的师父也希望他作为喇嘛传法,可是他自己不爱干。所以,要就是这位哈佛学者活佛撒谎(这是一个名门正宗寺院出来的活佛/知名学者,他又不传法,撒谎干吗?),或就是谈老吹牛咯,请自己判断。

---------------------------------------------


顺便一说,谈老声称又懂藏文又梵文什么的,实际上,他连个普通英译的西藏人名都无法发音正确,“Tulku Thondup ”在他嘴里就是“托孤东多多”,“Dudjom Rinpoche”是“多Jump楞ball遮”,超级喜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社区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格鲁教法集成

GMT+8, 2024-6-17 18:30 , Processed in 0.037658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