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鲁修学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851|回复: 5

依怙主绰摩格西仁波切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29 11: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依怙主绰摩格西仁波切传
  邬素拉博士 遗著        仁钦却札 由英译汉
  (未定稿)

  序言
  敬礼文殊、弥勒及诸大车!
  要将格鲁派当代大成就者绰摩格西仁波切的传记完整地写出来是件不可能的工作,因为上师的事业周遍各界各层次,我们凡夫只能窥豹一斑。此外,如同历史上完美的噶当派大德,上师韬光养晦的功夫堪称今日之最。对他人的赞美之辞,上师从不作任何评价。所以,我们所知道的绝大部份圣迹,系来自上师亲近弟子的见证陈述,而非最终结论。
  前辈绰摩格西仁波切行传素材来自于:嘉钦护法所示《密传》;嘉杰、墀江仁波切根据《密传》所造的《本生启请文》某西方弟子在《白云行》中所载传记材料,以及各种口述记录。隐语体《密传》的解释及其它有关上师生平的文字资料均遗留在西藏境内。然而,这位传奇性的人物仍鲜活地留存在喜马拉雅文化的集体记忆中。这位上师的历代转世包括:舍利弗、大成就者迦耶达惹、达磨室利、牟尼迦娜、吞弥桑布扎、藏王赤松德赞、仲敦巴、弥拉日巴、克珠杰与扎巴坚赞等。上师心中不存宗派隔阂,恩泽普被一切,是最为世人称道之处。上师名闻遐尔,遍及全藏与喜马拉雅的克什米尔至阿桑一带。上师风尘万里,在各地朝圣弘法,并于本世纪初在上述喜马拉雅地区首度创立格鲁派寺院。绰摩格西仁波切曾数度前往印度佛教圣地朝礼,开风气之先。并与一位锡兰比丘合作,在菩提迦耶的大菩提塔恢复了佛事活动。当时该地区受印度教某土王军事扈从的统治。从最僻远的羌塘地区到东部边界安多与西康,绰摩格西仁波切闻名于全藏各地。康区勇士尤念其护身宝物的威力,一般民众亦极信仰上师。前藏的第十三世嘉瓦仁波切与后藏的班禅仁波切均公开赞叹上师。
  绰摩格西仁波切之名远播蒙古、汉地、日本、印度、斯里兰卡与欧洲各国。

  在印度喜马拉雅地区,上师曾以各种方法治愈许多人,被称作“亚东(绰摩)神医”。他著名的宝丸系用上百种圣物与药物制成,具有非同凡响的神力,能治愈许多不治之症。这种宝丸会不断自我繁殖。
  在当代西藏(1995),尤其在绰摩地区,从未见过面却对上师有深刻不变信心的人有很多,他们对上师的信心远胜其他大德。许多西方人士读了《白云行》中上师的行绩之后,立即对佛教生起极大的信心。该书在向西方人士介绍大乘金刚乘佛教方面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通过本书,绰摩格西仁波切对未来西方佛教有着极为深远的影响。由上师推动的未来佛弥勒信仰以及含摄全圆佛教的无宗派见作法,对几个国际性佛教团体,特别是德国佛教团体的创立起了指导作用。

  不仅上师的名望与事业无与伦比,他的寺院在西藏史上也具有重要地位。位于绰摩上区群山之颠的白螺寺,在1901/02年供养给格西昂旺格桑之后,成为当地第一座格鲁派寺院。后来,许多较小的印藏寺院成为白螺寺的下辖寺院。白螺寺的降神师十分出名,请求神谕的民众来自全藏各地。地处印藏要冲,白螺寺成为大多数藏人与外国使节出入拉萨的休息站。因此,绰摩格西仁波切所属各寺为当时西藏非同寻常的国际性运动打开了窗口。绰摩格西仁波切的转世降生在境外的锡金,可视为佛教未来发展趋势的一个信号。绰摩格西仁波切以其远见卓识著称,他是当时唯一降生在锡金的西藏高僧,是佛教新纪元的先驱。上师所降生的锡金贵族家庭曾为大多数西方早期探险家提供进藏旅行的帮助,历史证明这一家庭是西藏佛教之种传入西方的中介。今天,前辈绰摩格西仁波切在西藏境外所创建的寺院,成为保持传统完整不缺的珍宝馆。上师长期云游各地,驾轻就熟。作为圣教的主持者,上师一方面避免佛教的绝对现代化,认为这种模糊传统特色的大杂烩将摧毁先德的遗风;另一方面避免过份守旧,从而成为发展变革的障碍。
  在下面简传中,我将介绍绰摩格西仁波切成就的几个例证。虽然上师公开与私下的净相、神通、治疗能力、调服人与非人在数量、范围与密度方面均极殊胜,这里要强调的,是上师对护持圆满清净教法的卓越贡献。
  绰摩格西仁波切昂旺格桑(语自在有缘),1866年降诞于后藏香区。父名楚真才丹,母名彭却吉巴。师出生时伴有众多瑞兆,为大众亲眼目睹。据说师之降诞意在调服各类有情。
  师年届四岁时,至尊金刚瑜伽母现身供养滋生之物,其品来自空行刹土。八岁时进入扎什伦布大寺。师求法似渴,闻、思、修三极为精进。由极乐世界怙主一切智班禅仁波切丹贝旺曲剃度出家,法名昂旺格桑。剃度仪式中出现了许多吉祥异兆。稍后,从仁钦桑波译师的转世受具足戒。师于扎什伦布夏孜扎仓学法二十年,获“噶钦”学位,等同卫区的格西。
  某日,师在寺外巡礼道上遇见一位度母的化身,命他寻访根本上师。其根本上师为大成就者洛桑索巴,人称“自生上师”,住锡于扎寺西方扎嘎达索阿兰若。经过长时间寻觅之后,方值遇上师。师献上供养,并呈上一方镌有“阿”字的印章。上师极为喜悦,(因<文殊真实名经>中说)“阿”字为最上,然而师求法极为不易,曾数次遭到上师摈逐,并时常受到呵斥。师精进不退终于得法,尤其获得欧曲派的本注教授。
  大成就者自生上师拒绝提供师所需法本。若师欲求一法,当自行解决法本问题。有一次,师准备返回千里之外的扎什伦布寺取书,行至半路,在机隆的偏僻处,护法嘉钦护法现身,供上急需书本。又在雅朗地区,遇至尊金刚瑜伽母化身,授其传承法本。当师在拉齐弥拉日巴寺受“胜乐五尊”大灌顶时,亲见能所依曼荼罗,本尊付嘱其为弘扬胜乐密续之主。在喜马拉雅雪山诸多阿兰若与山洞中从师受法与修持时,师曾多次亲见各位本尊赐予加持、教诫与授记。
  自生上师率师等数位弟子朝礼各处圣地。1890年经长途跋涉抵达尼泊尔加什曼都,旨在修茸斯瓦央部大塔。自生上师得天人协助方得成事,其间曾几次出现稀有瑞兆。上师授记说,这一伟业对未来学子利益极大。上师也对师未来之化域作了授记:蒙巴族区、绰摩(亚东)、不丹、锡金、尼泊尔、达波与印度。并预言师将修缮三座殊胜弥勒佛像。如上师所言,师后果往达旺蒙巴族区及藏南各部,在可畏的尸林中修“施身法”。师于不丹帕洛达仓闭关时,一日黎明时分,至尊金刚瑜伽母化身为十五岁少女将师唤醒,劝师广转法轮。因为当时喜马拉雅地区拉达克至阿萨姆的民众对佛法心怀邪见。
  师在锡金通龙附近山洞闭关时,曾迎请兜率天宗喀巴大师融入额间,现嘉钦愤怒相,调伏魔军。据称,当师住锡此洞时,转世化身功德全彰。
  师受金刚怖畏灌顶时,亲见怖畏十三尊。在绰摩下区闭关时,服食林中水果、莓类、草药为生。在藏南,师作辟谷,仅食花精,并于锡金服用石精。师于岗林得多种异相,如亲见三十五佛等。将生魔类中断时,师现胜乐身调伏之。据说师在该地法体违和时,嘉钦护法多次化现为比丘,劝他前往绰摩上部,称其处乃是主要闭关之地。师才决意离去,法体随即安和。
  师达到绰摩上部洽林地区后,闭关于雪山密林间的洞穴中。曾有野兽与野人前来承事,为师取水拾薪。据说,师一弹指便能让可怕的“野人”降服。护法觉窝京嘎巴与康赞巴奉献命根,立誓保护。后来,有个牧民因寻觅走失的牲畜而意外地发现了师所,他献上乳酪等物,不敢相信如此荒郊野林中居然有人生存。师长年在洽林山洞闭关,但无人知晓究竟有多久,也不知本尊与天神曾多少次造访了该地。
  当师出关时,立即在绰摩噶林康建造了一座弥勒像。此事不仅其上师作有授记,仲敦巴大师也曾授记于百年之前。经请求,拉萨政府派遣当时藏地最好的工匠邬.敦珠旺杰前来。该泥像混合有多种宝石与圣物,约二层楼高。以后所造二尊弥勒像均同此高度。开光时,天神散花。据现场亲睹盛况者说,天花芬香如莲,可用手盛,半小时后自行消失。
  师吸引了最好的工匠前来绰摩。后藏画师成来与拉萨雕塑师旺杰均在绰摩安家落户。前世与当今绰摩格西仁波切均有过人的艺术鉴赏力。供具、寺院、建筑、佛像、艺术品、圣物修复的选料,均为最上等及最稀有者。
  藏人与西方旅行家将绰摩描述成世界上最美丽的地区之一。在好几位作家的笔下,绰摩是个天堂般的地方,松柏长青,野花争奇斗艳,各种野生动物漫游其间。位于印藏之间的绰摩也是一个充满古迹的地方。莲华生大师曾经过这里的山谷,至今尚有九处莲华生大师的自生像。第一世班禅喇嘛洛桑却吉坚赞曾在亚东上部闭关,由却莫拉里护法守卫山谷的上部入口。
  经绰摩民众的请求,格西昂旺格桑修茸了东嘎寺。东嘎寺始建于1662年,得名于寺院下方一个白螺自生像,以及别处另一石螺,吹之可发出螺声。以前,那里甚至有一座更早的寺院。在格西仁波切接管东嘎寺之前,它长期是锡金某寺的属寺。寺院离过去锡金国王在绰摩的夏宫饶丹孜不远。有一段时间,锡金国王照例每年造访东嘎寺。格西仁波切扩建了主尊佛像,另造一尊巨大的弥勒佛像。据说命木取自菩提迦耶菩提树的树枝,当仁波切传法时,树枝掉落在他身边。经仁波切加持,寺院后方涌出一口清泉,在文革寺院被烧之后涸竭。近来,当地尼众在格西仁波切的帮助下开始重建东嘎寺,泉水复涌如初。
  东嘎寺扩建之后,吸引了更多的出家人。东嘎寺寺规极严,修法内容大大超过一个小寺(初期约60至70人,50年代增至100人)通常的作法。僧人需背诵多种经典,学习仪轨舞乐、各种唱颂,制作立体彩粉曼荼罗,制作大型酥油雕塑以及其它宗教艺术。寺院虽小,东嘎寺却拥有全藏最好的舞师与工匠。有些僧人还懂医方明以及如何采集药物。
  东嘎寺上方有一处带有双重法基自生像的地方,格西仁波切在那里建了一座名为“甘丹喀觉”的关房,至尊金刚瑜伽母与无数空行母曾在那里现身。当亲见金刚瑜伽母与弥勒的时候,格西仁波切直接从宗喀巴大师三父子接受加持与传承。金刚瑜伽母数次降临,将上师带到净土,有一次还供有珍宝。据说,来自却莫拉里的长寿五姐妹也造访了甘丹喀觉,在一种特殊的青玉容器里盛满雪狮乳供养上师。为利益一切众生,慈悲的上师制作了一种宝丸,原料包括上师在印度、喜马拉雅、西藏佛教圣地收集的各种圣物,稀有的草药、著名的宝丸、圣骨,以及其它珍贵原料,如雪狮乳等。经水银的冶炼与许多特殊加持,格西仁波切的宝丸成为最具神效的宝丸,据说可解毒并治愈绝症、防御包括子弹在内的各种武器,若在临终如法服用,可保证至少今后七世不失人身。全藏最有效、最出名的宝丸无过格西仁波切的宝丸。这些神圣宝丸不仅具有药效,还很神奇。仁波切本人有一袋宝丸,它们像舍利一样会自我增殖。他曾供养大袋宝丸给嘉瓦仁波切与班禅喇嘛,并大量施舍给痛苦有情以减轻病痛、免除厄难。上师的大慈大悲极富传奇色彩。

  格西仁波切来到绰摩之前,那里一直是西藏笨教的一个据点。富有的施主一个接一个皈依仁波切而成为佛教徒。雍仲康(一笨教寺院)由寺主笨波喇嘛供养给上师,改名为扎西却林,笨波喇嘛父子成为该寺施主,家族昌盛。然而,并非所有人都视仁波切为大善知识。早在1905年英国永赫斯本远征结束时,当时查尔斯.贝尔爵士任绰摩总督一年,当地笨教徒向他抱怨说一位大降神师来到绰摩上部使所有人都改信佛教。英国人回答说,他无法干涉西藏的宗教内部事务。拉萨也给予类似答复:任何人有宗教信仰自由。
  但是,一些笨教徒策划了数起杀害仁波切的阴谋。1918至1919年间,笨教徒多次企图用巫术伤害他。格西仁波切以其神通与神变力,挫败了他们的企图。其中一次,仁波切现为“狮子吼观音”,降伏了一条想攻击他的毒蛇。
  绰摩格西仁波切调伏了许多刚强众生。二十年代,有位蒙古格西从印度朝圣归来,在前往拉萨的途中止憩于东嘎寺。当时仁波切不在寺中,因为格西正患高烧难以旅行,翁则喜饶(后来成为著名的东嘎寺方丈)希望格西能留下来。但是格西一心想着赶去拉萨参加大愿法会,没有听从翁则喜饶的建议。在通往帕里陡峭的山路上,格西预感死期已至,便在路边作临终修持。在修法结束之前,正巧有几位笨教徒路过,发现格西气息已断,出于好意,他们为格西修了迁识法。此举打乱了格西在在最细风心层面的禅修,他转而受生成为一个厉鬼,杀了许多绰摩的笨教徒。几个佛教行者尝试抚慰他,却未获成功。当格西仁波切返回时,他降伏了这位厉鬼,命他立誓,立起名为“南喀巴增”,成为绰摩地区的特别护法。
  随着格西仁波切的到来,绰摩的面貌彻底得到了改变。贝穆康的笨教徒与附近机隆泽的宁玛派人士,每年新年到东嘎寺向仁波切献供。最后,仁波切订立了几条规定以保证绰摩民众和平相处。其中包括每年各宗派在绰摩上部的岗布宗集会,念诵十三部文集。另一项是修诵特殊的莲华生大师仪轨。东嘎寺内有一尊据说是由莲华生大师亲自开光的莲师像。这尊像的主人赴印度途径东嘎寺时,正值山上寺院吹向铜号,莲师像开口说了话:“把我带到那个发出声音的地方。”主人照办了,格西仁波切回馈他所需要物品。稍后,格西仁波切在月光岩附近发现了一部莲华生大师的《意成仪轨》。月光岩是一块离东嘎寺不远的岩石,上有自生月轮像。此后不久,有人前来兜售许多相同的仪轨文本。仁波切将它们全部买下来,每年由东嘎寺僧人定期修此仪轨。

  绰摩格西仁波切向绰摩人士保证,由他来对付那些以前要求血肉祭祀的地方神祇。他调伏了那些最有神威的地方神,彻底停止了血祭的习俗。有一次,笨教徒企图乘仁波切不在,火烧东嘎寺。大火倏尔熄灭,未给寺院造成损失。有人将此事件向返回的格西仁波切报告,仁波切用被单击打嘉钦护法之像,火从护法的胸口冒出。许多人包括第十三世嘉瓦仁波切在内,都说嘉钦护法像是格西仁波切的扈从。这也是许多人相信他是宗喀巴大师化身的原因之一。护法经降神师之口称赞格西昂旺格桑的颂词,肯定了他们之间亲密的关系:
  纥哩!
  着袈裟师释迦语,持教之王大悲藏,
  有缘化机祥如日,昂旺格桑我启请!

  至尊师语显密藏,法库事业悉增长,
  乃至劫末善住世,请转度生妙法轮!

  无欺三宝谛加持,我之祈祷希愿力,
  所欲受用降如雨,护法财神赐悉地!

  至尊上师文殊体,昂旺格桑住云中,
  诚信悲恸而忆念!根本上师请护佑,
  忆念大恩我启请!

  背悯眷注有情众,诸凡起信祈祷者,
  悉皆导往空行刹!根本上师请护佑,
  忆念大恩我启请!

  一切生中闻尊号,至诚恳切而忆念,
  当愿师尊亲现前!根本上师请护佑,
  忆念大恩我启请!

  普摄归处具恩师,现后生中悲顾视,
  三门忆念而哀呼!根本上师请护佑,
  忆念大恩我启请!

  纵示非理事业相,我心不随邪见转,
  别无希冀愿悲顾!根本上师请护佑,
  忆念大恩我启请!

  师经劫海说法时,具誓护法办事业,
  愿赐胜共二悉地!根本上师请护佑,
  忆念大恩我启请!

  师转微妙法轮时,饥疫战乱均息灭,
  福寿康宁悉具足!根本上师请护佑,
  忆念大恩我启请!

  这些颂词是嘉钦护法寂静相持律师扎巴坚赞的即兴开示。东嘎寺的降神师十分出名。1925年,在墀江仁波切离开康区洽振寺期间,寺内党派之争几乎演变成暴乱,墀江仁波切请示了神谕。当墀江仁波切返回洽振修建弥勒像时,冲突加剧。他写信给绰摩格西仁波切,谈了情况的所有细节,并要求降神请嘉钦护法授记指示。(墀江仁波切自传116页)
  上世纪到西藏探险的英国及其它国家旅行家也描述了东嘎寺降神师的活动与名气。1924年,英国一位探险家报道说,春邳河谷即英国人称为绰摩的降神师,是全藏最出名的。关于东嘎寺神谕的准确性,该探险家说,护法神早先曾预言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的准确日子。
  又如,1922年,护法神突然降临,通知仁波切说日本对邻国的入侵将会对西藏构成威胁。当时日本军队已打败俄国驻屯于西伯利亚,正处于侵略扩张的高峰。不久日本受到美国威胁,1923年东京发生大地震。护法神又开示说需修缮两座塔。当第十三世嘉瓦仁波切得到消息后,立即下令整修甘丹寺宗喀巴大师金塔与布达拉宫(此宫圣物不计其数,与塔无异),他称赞绰摩格西仁波切帮助消除了一个潜在的危机。
  1922年,第十三世嘉瓦仁波切自印度返回,途径绰摩。嘉瓦仁波切与格西仁波切在噶林康的甘珠尔拉康会晤。据称,嘉瓦仁波切曾告诉侍从说,下午将会来一位特殊的访客。外表与普通比丘无异的格西仁波切为嘉瓦仁波切准备了特别的美食。那天下午,两人私下长谈。晚上嘉瓦仁波切问侍从,今天下午是否见到某位非常特殊的访客。他们诧异万分,说只见到一位衣衫褴褛、灰头土脸的比丘。嘉瓦仁波切回答说:“这太糟了,我见到的是宗喀巴大师本人。”
  由于绰摩格西仁波切像宗喀巴大师那样在喜马拉雅地区弘扬佛法,嘉瓦仁波切与班禅都对他特别尊敬。格西仁波切与班禅仁波切却吉尼玛关系很密切,每年他都向班禅祝寿。格西仁波切从班禅处得到许多礼物,其中有一件圣物是著名的“格勒商主”(宗喀巴大师八大圣像之一)模子,保存于东嘎寺。格西仁波切用它制作了许多神圣的宗喀巴大师像。其中部份幸存下来,至今仍供在印度仁波切的寺院中,或为喜马拉雅边界地区的弟子所收藏。
  格西仁波切与嘉杰帕绷喀仁波切德钦宁波关系也很密切,从之听受灌顶、教授、诵传等大量教法,并时常交换礼物。人们经常说,清净教法因为前藏的嘉杰·帕绷喀仁波切、后藏的班禅仁波切与边界的绰摩格西仁波切而得以发扬光大。
  格西仁波切与嘉杰·墀江仁波切之间保持着一种亲密而特殊的关系。他们一起在帕绷喀仁波切处听受教授、灌顶,从十三世嘉瓦仁波切受“道次第”教授。1921年与帕绷喀仁波切一起在达扎仁波切处受一百零八种稀有灌顶,那些灌顶涵盖四续部。墀江仁波切说:“(传法时)如理遵循往昔传承规矩,不作便宜计而轻忽之。”《自传》94页)
  绰摩格西仁波切经常去印度朝礼佛陀圣地,某一时期每年都去。起初,绰摩仁波切单独从绰摩爬山越岭去锡金,经北冬至噶伦堡,然后从西里古里坐火车到迦耶。后来他也带领各行业的人与僧人同行。当时控制菩提迦耶的印度土王对仁波切十分尊敬、信任。由于有人行窃,大菩提塔平时关闭。当仁波切来访时,土王将钥匙交给他,塔由仁波切暂时接管。直到今天,菩提塔的管理委员会成员多半是印度教徒。在仁波切朝礼期间,印度教徒完全控制迦耶地区,佛教活动极受排斥。只有绰摩格西仁波切与锡兰比丘达磨钵罗,大菩提学会的创办人,能够代表佛教并定期在大菩提塔举行佛事活动。由于仁波切的帮助与影响力,大塔附近的一座西藏寺院地产才能被一位拉达克比丘买下,未受印度土王及其军事扈从的阻扰。
  格西仁波切的弟子们在朝礼时打扫了大菩提四周的地面,用药水清洗了菩提树,并供养了许多酥油灯与其它供品。1916年藏历8月十五,在早晨完成许多除障仪轨之后,仁波切修了沐浴仪轨,用牛乳洗浴释迦牟尼像并涂金。当时佛像流出甘露,为多人所见。格西仁波切将甘露小心收藏起来,据说被用于制作圣物与宝丸以利众生。
  有一次,当格西仁波切在菩提迦耶深入禅定时,五空行母准备将他带往某净土。那一刹那,红色般若佛母现身阻止了空行母,说明仁波切去世尚不是时候。又一次,距仁波切圆寂前不久,在却莫拉里附近的圣湖,空行母再次前来呼唤仁波切跟她们走。据说当时仁波切答应她们稍后会去。在某次印度朝圣途中,许多瑞兆发生在仁波切去萨那斯佛塔的路上。当仁波切抵达时,胜乐六十二尊全圆曼荼罗现身。在古希那嘎惹,释迦牟尼佛的大涅槃地,格西仁波切作了广大供养并祈祷,千佛现身为仁波切示未来相。在灵鹫山顶,六大如来与十六阿罗汉现身。在希瓦赛,大黑天护法现身。在拉达克进入西藏一个海拔一万八千尺高隘口的小庙中,格西仁波切的一位弟子在净相中见到弥勒佛,后来发现,他所在的那个殿堂曾由仁波切开光加持。
  在措贝玛,莲华生大师的圣湖,格西仁波切为一座寺院破土。当举行仪式时,湖中的莲花向仁波切飘过来。直到六十年代早期,该寺一直属于仁波切。格西仁波切第一次来到措贝玛时,湖中水位很低,根据当地信众与朝圣者的请求,仁波切修法降雨,使水位恢复正常。从此,当地民众念六字大明咒时,都加上仁波切的名号:绰摩格西仁波切嗡嘛呢叭咪吽!“在其它莲师圣地,例如锡金,格西仁波切被视为莲华生大师的化身。上师的功德事业使许多人相信,他是宗喀巴大师的化身,也有人相信他是莲华生大师的化身。
  格西仁波切不止一次造访过上述喜马拉雅地区,他也曾越过高山去朝礼岗底斯山、仁钦桑波译师所建寺院的旧址,以及雪山两侧印度与西藏境内的其它圣地。仁波切的名字甚至帮助了两位去古格考查的外国人。他们因为没有特别的旅行文件而有被驱逐出西藏的危险。
  上述事迹只是格西仁波切在喜马拉雅雪山弘法事业的一些重点。从拉达克到阿桑,格西仁波切的名号家喻户晓,倍受各宗教、佛教各宗派人士的尊敬。第十三世嘉瓦仁波切称仁波切为“成就之王”大智者”。赞颂他是“西藏内外诸人之师,名声远播如洪钟之声”。
  格西仁波切的成就与净相无有边际,就我们所知道的也难以在此详列。最著名的净相发生在格西仁波切的一次朝圣途中,地点在日光塔,岗钦宗嘎一万九千英尺的北面山坡上。早在莲华生大师的时代,那里就已经是一个极为殊胜的圣地了。据说那是通往“隐密之国”- 锡金的“大门”,其中一座塔内置有玄密天降水晶塔。在那里,格西仁波切示现一种净相,使方圆数里的人都能见到:在白云之中首先出现一匹白马,引导行列由东向西行进,然后在许多彩虹中出现多种佛菩萨与吉祥物的形象,体性为虹光。只有格西仁波切见到全部净相,上师侍从随其能力、缘份见到部分。有人见到克珠杰的宗喀巴五身相,有人见到宗喀巴三父子,也有人见到药师佛、无量寿佛或不同的净土。有人见到八吉祥相。仁波切的厨师看到这一景象后,惊讶地张大嘴巴呆立着,手里还拿着厨具。甚至动物们也转头注视天空,似乎能看见什么。这一景象持续了很长时间,仁波切的弟子们能互相指点出所见到的细节。这种场面宏大的净相,以前只发生在释迦佛在世的时代。类似的事例可在楞伽经中找到噶伦堡一位施主向格西仁波切供养了一座位于贡。伊噶却林内的新闭关房,并要求上师接管寺院。仁波切扩建了寺院,并在旺杰的帮助下又修造了一尊两层楼高的弥勒像,旺杰已在绰摩造了一尊。一颗巨大的金刚钻石镶嵌在佛像的两眉之间,在酥油灯光的反射下闪闪发光。人与非人为此像供养了许多珍贵材料。当仁波切为佛像开光时,天子天女从兜率天洒下鲜花,许多人远在噶伦堡也能听到悦耳的音乐。
  1919年,位于嘎伦堡附近的古格扎西却林寺修建完工,1922年,仁波切与噶伦堡塔巴却林寺僧为落成寺院开光。该寺是由不丹摩诃惹尼、一位有影响力的中国商人及其西藏妻子、噶伦堡的藏人等请求、资助修建的。一尊精美的关公像从中国请来供养给上师,安奉在上师寝室楼下一座关公殿中。中国人常来此殿礼供,农历新年尤其热闹。今天,各行业人士多来此处占卜预问吉凶。
  当塔巴却林寺竣工时,东嘎寺的行政管理已涵盖绰摩与帕里地区的数座寺院。1959年以前,东嘎寺僧人轮流监管这些地区以及境外属寺。此列,尚有一系列喜马拉雅边境地区的小型寺院、茅蓬自愿供养给仁波切,并由上师开光加持。目前锡金仅有的两座格鲁派寺院也是当时格西仁波切创建的。这些建寺活动曾由佛菩萨、莲华生大师授记,清净正法尤其是宗喀巴三父子的教法由此得以在边界地区弘扬,这些寺院的发展也将得到嘉瓦仁波切与班禅的加持。
  绰摩格西仁波切为人十分谦卑,从不自诩任何成就。没有任何关于他生前的照片存在。在那个时代,照相是国王等高层人士的专利,所以仁波切谢绝任何人拍摄他的照片。有人未经同意擅自拍摄,照片上仁波切的像总是缺如,或是模糊不清。关于前世绰摩格西仁波切仅有的一张照片,是仁波切的尸身经防腐处理后塑成的一尊像,该像供养在上师灵塔中。
  认识前辈格西仁波切的资深僧人说,上师从不作出任何吸引他人的举动。仁波切建寺延僧,奠定修行基础,赐予实修教诫,这比登床正式说法更有实效,因为上师教化区域内的民众开化未深,不容易接受深广的教法。当然仁波切也不乏授予正式的教授、灌顶与诵传。上师应材施教,这是有证量的大德才能做到的。今天的格西仁波切一如既往,保持他原有的教授风格。
  1935/36年间,当仁波切最后一次长时间朝礼印度佛陀圣地返回之后,他召集东嘎寺内的亲近弟子到他寮房作最后开示,弟子们担心上师即将圆寂,故不愿聆听。在那期间,有位珠光宝气的女弟子数次来访。上师的侍者们从未见她进入上师的房间,当有人靠近她时,她便杳然消失。原来这位女子是却莫拉里的长寿五姐妹之一。她几次来邀请仁波切前往她的居处。仁波切的弟子再次请求他住世,但上师已答应她前往。当大家明白格西仁波切决意离世时,便请求作最后教诫。仁波切告诉他们,因为他们先前不愿意听取,现在已无话可说。但就在上师圆寂之前,他竖起三个手指。据说,这意味着“你们将在三年内找到我”或是“我将出生在一个离这里三天路程的地方”。结果证明两种说法都正确。
  在上师圆寂之后,二条状如哈达的虹云伸出他的窗口,向岗托方向展开。那天,空中充满了五彩缤纷的彩虹与吉祥相。东嘎寺被浓厚的虹云所笼罩,即便从山下的草坪上走来也无法看清寺院。不仅东嘎寺的僧众,就连笨教徒也对这样的奇境感到惊讶。虹云持续出现了四十九天,在这期间,僧众修法祈祷上师迅速转世。
  直到今天,每逢藏历九月十四日上师圆寂祭辰,噶伦堡塔巴却林照甘丹五供节例设酥油灯供养。1991年尚有人见到仁波切祭日虹云拱月的景象。
  格西仁波切圆寂时入定长久,东嘎寺要求西藏地方政府同意保存上师遗体。在西藏,只有宗喀巴大师、历代嘉瓦仁波切与班禅的遗体被供奉在灵塔中。政府批准了这一请求,摄政热振仁波切在敕文中说:“在藏南及锡金地区等,绰摩格西仁波切的事业等同宗喀巴大师。相应地,我们允许仁波切的遗体予以保留。”
  远近信众为格西仁波切灵塔捐献了宝石、金属与其它材料。仁波切圆寂一年前,曾告诉东嘎寺方丈说,他在梦中见到一座红庙,西侧有一座塔,内有古佛舍利,从中涌出大量净水。红庙与仁波切灵塔的修建花了很长时间。竣工时,方丈忆起仁波切的那个梦,他很高兴他们的工作与仁波切的愿望相一致。
  灵塔有两层楼高,全部以白银包裹,通体镶满钻石、珍珠、翠玉、珊瑚与吠琉璃。除仁波切遗体外,尚有其它许多稀有、珍贵的圣物。经东嘎寺一再请求,墀江仁波切于1938年初来到绰摩为灵塔开光。因计划等到新年举行开光大典,墀江仁波切去印度作了第一次朝圣之旅。当他返回举行仪式时,发生了许多瑞相。稍后,一颗菇状舍利直接长在塔的银质表面上。长在灵塔附近的舍利并不少见,但直接长在灵
  塔金属表面上的,只有格西仁波切的灵塔。

  绰摩格西仁波切昂旺嘉丹季美却吉旺曲行传
  于佛圣言显密诸教典,具足无畏无比观察慧,
  弘扬妙法如春盎然友,说法大自在前我启请!

  ——嘉杰·墀江仁波切
  1937年1月22日上午八点三十分,这位殊胜转世化身降诞于锡金岗托郊外林冬的英齐嘎孜庄园,距离绰摩白螺寺三日行程。当时房屋四周百花齐放,一棵不开花的树上也绽满鲜花。上师出生时胎衣完整不破,稍后上师父亲告诉朋友许多有关上师出生时与早年的瑞兆与奇事。英齐喀孜.饶丹嘉措(上师之父)是当时岗托嘎孜最有财势的人物,属跋澎巴家族。强孜嘎旺这一家族的近代(17/18世纪)祖先却杰是锡金国王的亲属,因抗击不丹而成为民族英雄。上师之母却莫央金卓玛来自西锡金羊塘嘎孜家族。该家族是1633年某西藏官员来为锡金第一位却杰加冕的后裔,近代出有一位德巴扎嘎巴,他与强孜嘎旺的儿子强孜却图(又称萨特拉吉将军)并肩战斗,将古喀人驱逐出锡金。
  上师的祖父,英齐喇嘛嘎孜,是林冬与隆德的地主,他修建了岗托的英齐寺,并在王宫建了一座具现代规模的寺庙。他的儿子,英齐嘎孜.饶丹彭措是一位虔诚的佛教徒。像他自己的儿子绰摩格西仁波切,他帮助了许多穷苦人士,经常以其特权出庭为他们辩护。他是一位诗人、作家,通晓包括英语在内的数种语言,被视为岗托最有学问的人。英齐之家是岗托第一座欧式建筑,座落在进藏干道的边上。英
  齐嘎孜在家里招待了许多著名的西方探险家,包括喇嘛阿那噶哩嘎.高文达及其妻子;亚历山大.大卫.尼尔女士(亚历山大的伴侣喇嘛雍丹来自林冬,曾在英齐之家帮佣);著名音乐家与作家马可.巴里斯,图齐教授及其同伴意大利旅行家;施弗博士及其德国远征队。英齐嘎孜给予他们许多帮助,包括与西藏打通关节,教授西藏语言、习俗,有时他还亲自陪同。英齐嘎孜曾见过前辈绰摩格西仁波切,后者曾数
  次在印度朝圣途中造访岗托。虽然英齐嘎孜是一位宁玛巴,但他与跋彭巴家族的其他岗托嘎孜家族一样,都深信不疑儿子是著名的绰摩格鲁派上师的转世。

  上师灵童未满两岁的时候,给药并安慰行将去世的母亲,当时灵童还未被认定是转世活佛,其母已视此举为加持。英齐却莫在怀孕时,某日有一僧来到英齐之家,赠予绰摩格西仁波切的“念恩启请”一文,随即消失无踪。

  嘉杰·帕绷喀仁波切与墀江仁波切当时在拉萨绘制了一幅地图,图上标明绰摩格西仁波切将来出生的地点。两位大师从未到过锡金。嘉钦护法详细描述了上师转世所在房屋的情形,包括屋子北方一些奇特的树种与煨桑炉。东嘎寺各寻访队在出发前降神请示,护法神特别将护心镜交给前往岗托那一队的两位领队-喇嘛邬金与丹增嘉措,他们是1940年八月最早找到仁波切的人员。在这之前,灵童已预告其父他寺院的僧众将前来接他回寺。当寻访队靠近英齐之家时,灵童以前辈仁波切所用的名字称呼每一个人,大家都十分惊讶。后来当大队人马接他回寺时,他又叫出每个人的名字。有一位僧人刚取出一颗“宝丸”,灵童便拿过来说“这是我的丸子”。他能轻易地从一大堆物品中找出自己前世的用品,甚至认出一头属于前世绰摩格西仁波切的骡子。当灵童将手放在骡子头上说“我的骡子病了”时,祂闻言落泪。
  三岁时,某日父亲唤他“小儿”,灵童答以现在他叫“季美”(无畏)。事后发现,同日嘉杰·帕绷喀与墀江仁波切在甘丹寺宗喀巴大师金塔前上供,从塔中自然发出绰摩格西仁波切的名号:“嘉丹季美却吉旺曲”(佛教无畏法自在)。在上师受出家戒时,剃度师摄政达扎仁波切又为之加上“昂旺”(语自在)
  一词。
  当1936年前辈仁波切最后一次途径噶伦堡时,锡金国王扎西南杰派员絷礼迎请。仁波切将礼品退回但传话说将来会去。在谒见国王之前,灵童告诉父亲他不会向国王顶礼。抵达王宫时,国王起身迎接灵童,他很高兴仁波切信受诺言转生到他的国家来访问。最初灵童的父亲不愿意儿子去西藏,国王劝他不要影响灵童的未来,并给予正式许可,允许灵童离开锡金。国王还特别修了靖国荐福法会,因为据说丧失如绰摩格西仁波切那样的大德,会导致一个国家福报的衰损。
  按规定,转世灵童的真实性要得到西藏摄政的批准。十二位转世灵童候选人的名单递呈到摄政手中,摄政肯定英齐喀孜之子为绰摩格西仁波切转世准确无误。1940年八月,帕绷喀仁波切从拉萨打来电报,再次向英齐喀孜确认其子为格西仁波切转世,并指示他等到新年将灵童送往西藏。因此,绰摩格西仁波切于1941年藏历1月10日被迎回东嘎寺。
  在东嘎寺,上师即学即会。为满足前辈绰摩格西仁波切拟在色拉寺学经的愿望,上师被送往色拉寺,时为1942年秋天。数年前,色拉杰扎仓巴底康村的一位名叫“格桑”的僧人曾预言绰摩格西仁波切的莅临。格桑外表上是一位普通僧人,却有十分准确的预言及其它能力。他所在的房子朝北,与另一幢楼十分靠近,没有日光射入。某日,有一朵金盏花不靠日光、土壤,奇迹般地生长在门楣上,格桑说:“此乃宗喀巴大师已降生之相。”楼上的土丹饶央询问详情,他说:“看吧!在二、三年之内,他会从南方来到这里。”当土丹饶央看到绰摩格西仁波切转世灵童被迎入色拉寺时,他记起来格桑的预言。
  入色拉寺时,西藏政府颁赐上师四品官的头衔,以表彰他前辈的功绩。由于仓巴康村与巴底康村都想上师加入他们各自的康村,一时间起了争执。色拉杰寺方最后决定格西仁波切同时属于两个康村。由于这个原因,上师等到十岁或十一岁时方开始学习辩论。
  经过甄选,嘉杰·墀江仁波切择定格西.强巴群培,当时色拉寺最著名的学者,担任仁波切的经师。上师禀性温和、出语轻柔,辩论时姿态极为低调,从不击掌高叫或有丝毫挑战性的举动,一反藏地辩论的常规。许多僧人以为上师对学业漠不关心,因为很少看到他用功学习。然而,上师总能对答如流不被驳倒。他在大型立宗法会之前或之中从不感到紧张,这对许多著名的格西来讲也不是容易的。上师似乎对立宗考试从不准备。根据某些熟识上师的资深色拉寺僧介绍,上师学经速度极快,聪慧过人。格西仁波切对寺院管理结构十分留意,知之甚详,尽管他从不参与。上师与色拉杰维那捻熟,非正式地学完了全部唱腔。他早年曾说这些知识将来有用。在色拉寺学经期间,上师曾二次回东嘎寺。1947/48年间,上师作了此生第一次严格闭关,同年在贡伊嘎却林寺传授灌顶,当时有一道彩虹从空中弯入他的怀中。
  绰摩格西仁波切的事师法与完美行持在色拉寺是出了名的。上师的剃度师,摄政达扎仁波切的照片一直供在绰摩拉章的佛龛上。由于格西强巴群培是许多学者的上师,很多色拉寺僧常来绰摩拉章。在达扎摄政与热振发生冲突之间与之后,许多人看到达扎仁波切的照片大加鞭挞,上师虽然年幼,但从不对这些僧人生气,他往往一笑了之,从不恶言相向。他也不因这些年长僧人的行为而感到心憟。熟识上师的人说,他从不批评任何人,在达扎冲突中一直保持中立,以佛法的观点看问题,与双方均保持良好的关系。历史证明这是一个罕见、非比寻常的成就。
  格西强巴群培时常对上师示现发怒相,有时数日不与上师说话,但这并未使上师气馁。他甚至悄悄溜进师父的寝室,供上从绰摩与印度捎来的精美食点。虽然师父管教异常严厉,上师对此无丝毫怨言,保持一贯的恬淡柔顺。其事师法堪为后世楷模。虽然上师禀性温和无人可比,但也正如一位资深色拉寺僧所指出的:“他的个性不为任何人所左右。”
  上师的行持也像他的事师法那样出众。例如,许多僧人都记得,在夏季辩经院上课时,格西仁波切身披羊毛大氅端坐烈日底下,尽管汗流浃背但纹风不动。这是其他转世活佛难以望其项背的。上师严格遵守寺规,从不缺课,并以极大的兴趣参与寺中各项活动。上师虽然年幼,但在诵经时从不东张西望,师父不在时,依然勤学不辍。上师那种不寻常的敦肃举止与调柔本性显示他异乎常人。许多名人权贵前来拜访,均为这位年轻活佛的雍容气度所震摄。绰摩格西仁波切的行为举止像普通僧人一样,从不显露学识或其它殊胜功德。他保持这一美德数十年不变,在罹难期间亦如平素。上师这种行为的深刻意义很好地反映在怙主龙猛所造的一首开示诸法缘起实性的偈颂中。
  密意虽幽藏,终显于外相,
  如鱼隐深海,随波当令见。
  1955/1956年间,绰摩格西仁波切参加了在绛央贡却举行的学习、辩经活动。某日,上师登座答辩时,一轮满月从文殊山上升起。这一美丽的巧合是上师生命的诗化。诸如此类围绕上师所发生的巧合与奇事不胜枚举。
  当上师被选入拉朗班时,师父格西强巴群培极为喜悦。班上的同学称上师为“大通家”,因为上师能通达经论的甚深义。上师在拉朗班学了两年。1958年,他要求提前毕业。由于色拉杰的帕巴拉仁波切在他之前,所以上师无法很快拿到拉然巴格西学位。嘉杰·墀江仁波切立即批准了格西仁波切的请求,只是格西强巴辟培心感失望,但仍接受了上师的选择。1958年天降节之日,格西仁波切获得林赛格西学位毕业。上师利用这个机会向寺院僧众大兴供养,一时传为美谈。当时上师已从嘉杰·墀江仁波切、达日仁波切与贡萨秋吉(甘珠尔)仁波切处获得了大量教授、诵传与灌顶,其中不乏稀有珍贵之法。达日仁波切花了半生时间传授教法,据说他曾提及,绰摩格西仁波切所拥有的诵传数量甚至要超过他。今天,格西仁波切是格鲁派中拥有诵传、稀有典籍、灌顶最多的一位传承上师。
  在此期间,西藏政府将“堪穷”头衔颁封给东嘎寺方丈。这是高于三大寺方丈的头衔。东嘎寺降神师获“孜东”头衔。西藏官员旋绕了前辈绰摩格西仁波切全身舍利并贡献了酥油灯与其它供品。他们为当地民众开示说,礼拜供养仁波切全身舍利的功德与朝礼印度圣地一样。
  1959年3月22日,藏事爆发的第二天,格西仁波切与许多人一起遭逮捕入狱。在罗布林卡羁押数日后,他被移解到军区司令部。由于上师是锡金人,本来以为马上可以获释,不料被囚禁二年多。
  上师遭囚禁的最初八个月,被强迫从事各种葬活,包括打扫猪圈、清洗衣服等,以及重活,例如搬运沉重的水泥板等,仁波切是一群老弱病残中最年轻的一位。上师的背部曾被一块巨大的水泥板压伤,伤痛困扰他多年。然而,上师从不抱怨工作或恶劣环境;他是一个很好的工人。
  后来,上师被转移到扎奇监狱,在一间狭小幽暗的牢房单独囚禁。在监狱中最后一年,上师与藏军将领桑颇.丹增顿珠共囚一室。桑颇后来在书中说,他对格西仁波切完全信任,他很高兴,认为这是狱中得到的最为特殊的礼物。
  1961年藏历新年初十,绰摩格西仁波切终于获得释放。(上师获释前夜,梦见金字“大乘庄严经论”开宗偈,即“义智作诸义,言句皆无垢,救济苦众生,慈悲为性故”等,此由上师亲口告知,译者附记)之后的数月间,上师骑单车走遍拉萨与市郊,甘冒生命危险收集经典、圣物。
  格西仁波切在拉萨收集圣物时,找到了他本人的出家佛像与法衣,那是嘉杰·墀江仁波切赐予他的。上师曾穿着它听受许多教法。这是极好的缘起。嘉杰·墀江仁波切为写作《具誓大海欢喜之伎乐》一书所准备的笔记散落各地,也被仁波切找到,并安全交还给墀江仁波切,另外还包括唯一一幅嘉钦威猛相唐卡。不幸的是,仁波切所收集的大量珍品,包括唐卡及其它艺术品,大部份在锡金边境与半道被窃,未能交还原主。然而,没有金钱价值的书籍却未遭损失。当时边界完全关闭,只有格西仁波切收集的珍品能运出西藏。
  1961年夏末,格西仁波切抵达岗托。在那图拉,仁波切面向西藏祈祷,那一刻,他贫脊的包袱掉到地上,其中唯一值钱的东西,一只领袸用的木碗缺了一个口子。就这样,绰摩格西仁波切离开西藏时两袖清风。由于狱中恶劣的饮食与营养不良,仁波切抵达锡金与印度时,健康状况极差。
  从四十年代晚期开始,噶伦堡塔巴却林寺内部纷争不断。西藏东嘎寺派来轮流管理寺务的僧人将私人供品带回西藏东嘎寺,这引起当地人不满并演化成冲突。双方在印度与西藏法院陈述了各自的冤屈。这是一件情况特殊的案例,西藏与印度政府都无法解决。上师从西藏回来之后,以其公正无偏的态度平等对待闹事双方,一切以戒律为准绳,妥善解决了这一危机。这个特别的成就,正如《吉祥三界颂》中
  所言:
  汝以智悲力,战胜诸魔军,
  非依兵刃胜,威势扫残云。
  1966年,印度政府正式将塔巴却林寺移交给绰摩格西仁波切,在交接仪式中,有人见到吉祥相与不寻常形状的云彩。后半年,格西仁波切与墀江仁波切在噶伦堡与大吉岭共同设立了每年一度的甘丹五供节游行,一尊宗喀巴大师像被请出寺外巡礼加持市镇,民众敬献哈达。第一次庆祝活动的供养,是由仁波切以一位英国籍比丘桑噶拉希达的名义作的,该比丘并不知情。上师经常用他人的名义作大供养或给予关键性的帮助,具体帮助了多少团体与个人却无人知晓。
  1962年,当上师在菩提迦耶的时候,他在德里创办“西藏之家”。上师本人是一位艺术家,是西藏与其它佛教艺术的鉴赏专家。通过他与许多旧贵族家庭的关系,格西仁波切收集到许多珍贵、神圣、年代久远的艺术品,它们在西藏之家博物馆中展出。在登录包括唐卡、佛像等艺术珍品时,为避免被拿到市场上去拍卖,仁波切特别给许多展品贴上“租自DL喇嘛”的标签。今天这些藏品仍可在DLSL西藏文物档案馆中见到。1965年天降节,西藏之家揭幕,许多重要人物包括两位经师,尼赫鲁总理、英地拉.甘地等出席了开幕仪式。
  嘉杰·墀江仁波切在“自传”中提到当时西藏之家藏文典籍收藏之丰富。1963年为传法时,他又提到曾多次收到格西仁波切从噶伦堡寄来的特殊收藏与稀有卷函。墀江仁波切对此感到极大欣慰,因为传承的延续完全依赖这些典籍。墀江仁波切曾不止一次地表示,他与绰摩格西仁波切是同一心识,完全一样。在格西仁波切担任西藏之家主任时,在德里接待了林仁波切与墀江仁波切。1965年巴基斯坦空袭时,两位经师在西藏之家避难。在任职西藏之家期间,仁波切率西藏艺术展出团访问日本。格西仁波切曾访问过亚洲、欧洲的十二个国家以及美国。1965年,上师又开始制作著名的宝丸。上师继续他的朝圣之旅,像他前辈一样,他到过锡金四座著名的莲华生大师禅窟,印度与尼泊尔的佛陀圣地,以及喜马拉雅尚可同行的地区。仁波切也曾去印度尼西亚与斯里兰卡朝圣。与上师随行的僧人说,在朝圣途中,通常由上师亲自带队,尤其在荒僻地区,上师对路途了如指掌。
  上师任职西藏之家期间,某次自噶伦堡返回德里时,底斯达桥下方的路段被阻,于是决定绕远路经贡与咕雄去火车站。在色波杜拉,仁波切突然在彩旺诺布家停留,彩旺诺布曾在贡区上师的桑丹却林寺出家为僧。由于仁波切从不在事先未议之处停留,这一举动非比寻常。这家的新生婴儿后来成为当代帕绷喀仁波切。当时诺布夫妇向上师供养了牛乳,被视为吉兆。格西仁波切就这样发现了帕绷喀仁波切的转世,后来又帮助了他的坐床大典。嘉杰·墀江仁波切的坐床也是由上师帮助完成的。
  上师驻锡德里的时候救济了许多穷苦的藏人。他特别帮助一些学生成为成功的商人。许多当年受惠的印度人至今仍感念上师的恩德。上师在所到之处,包括噶伦堡等,作了大量济贫工作。上师还资助幼童入学、少女进大学。噶伦堡塔巴却林寺边上有一座学校,特别招收当地最贫穷家庭的小孩入学,其中许多为尼泊尔人。学校房舍属于寺产,每日午餐由寺院厨房供应。格西仁波切以其殊胜悲心、力量与学识,不断治疗患病者、精神失常者与穷人。在美国及其它国家,许多人将自己的生命、财产、健康归功与格西仁波切的恩惠。当问及何为仁波切最有代表性的功德时,几乎所有见过上师的人都说,上师对穷人、富人一视同仁,从不厚此薄彼。上师一贯的平等心具有传奇色彩。

  1976年,绰摩格西仁波切在美国纽约创办了“东嘎寺学会”。同年有人供养上师一大片土地,这片在纽约州凯茨克尔山区的土地被命名为“岗穹南杰”(雪域尊胜)。据说仁波切在实际前往之前已在净相中见到该地,他已知道那里有狮子(门柱上)、孔雀(另一门柱上)、一只“瓶”、一条河、一个湖,一朵“地莲”、一朵“天莲”。上师空手起家,以繁重的劳作照料这片土地、野生动物、植物、房舍、水并作加持。现在这块土地是一个圣地,世界各地的许多人士来向上师求法或作闭关,其中不乏佛教教师。未来因缘成熟,那里将会建起一座寺院。
  像以前一样,奇迹的出现一直围绕着格西仁波切。例如,1981年,噶伦堡格西仁波切拉章一块塑胶布面上长出一颗气馥芬芳的菇状舍利。1993年开始重修脱巴却林寺时,需拆除旧建筑。大殿主佛是一尊4至5尺高的泥像,当工人准备搬动它时,它变得很重,一群壮汉也无法移动它半寸。因佛像拒绝离开该地,工人只好为佛像搭了一个棚子,请它留在施工现场。
  噶伦堡仁波切佛堂中有一尊古老的莲华生大师像,像所在的佛龛数十年未曾打开。1991年,佛像移动其中枢线更直接地面向仁波切的法座。今日世界最稀有的,还是仁波切从不要求金钱供养,他从不向任何人要求财政帮助,以维持印度、锡金、西藏与西方国家他负责的寺院、团体。上师从不为佛法作广告,从不收费,虽然这在当代西方佛教教师、社团中是很普遍的现象。格西仁波切从不允许自己的拉章从事任何商业活动。有一位瑞士人来访塔巴却林,他向仁波切索求几本菜谱带回瑞士筹款,以此来帮助重建寺院,上师命令侍从不得将菜谱交给他。除非供养来自个人自愿,格西仁波切从不予接受。根据毗奈耶规定,受戒者不允许乞求金钱。然而,如果有人供养,则不论多少必需予以接受。
  虽然格西仁波切是由本尊嘿汝嘎授记,将其密续未来托付之人,上师的行为举止完全是噶当派大师的作风,舍弃世间八法,一如宗喀巴大师。绰摩格西仁波切从不以他的声望谋求私利,并严禁他的寺院这么作。许多藏人记得,前辈仁波切所到之处戒香四溢。今天,在美国岗穹南杰,人们依然有同样的感觉。佛陀的戒律教法,尤其是宗喀巴三父子的教法,清净没有杂染地由上师保存着。现今社会罕有其人。格西仁波切降生于“隐密之国”(锡金),一千多年前有授记说,未来有大法难时,护教者将来自该邦。
  格西仁波切的教授风格与其前辈同出一辄,所不同的是,由于时代的改变,当今格西仁波切在韬光养晦方面较前辈更甚。然而,当我们考虑到教法的延续时,我们要分清两类人,一类是杜撰自己个人历史,往自己脸上贴金的人;另一类是密护功德、不懈地护持佛陀清净教法的人。我们也要分清:一种人只求自我赞叹;另一种人则以清净的行持赞叹佛陀。
  众生福薄,上师园寂于 2001年9月10日。
  转世祈祷文
  涅勒堪珠仁波切造
  法王承祧宗喀巴,昂旺季美上师尊,
  具智尊贤德转世,愿速返弘宗师教!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社区

x
发表于 2014-1-29 17:30 | 显示全部楼层
顶礼绰摩格西仁波切
发表于 2014-1-30 08:54 | 显示全部楼层
顶礼绰摩格西仁波切!
发表于 2014-1-30 16:20 | 显示全部楼层
顶礼绰摩格西仁波切!愿我生生遇明师
背悯眷注有情众,诸凡起信祈祷者,
悉皆导往空行刹!根本上师请护佑,
忆念大恩我启请!
发表于 2014-1-31 15:08 | 显示全部楼层
顶礼 愿我今世 生生世世能值遇此明师

法王承祧宗喀巴,昂旺季美上师尊,
具智尊贤德转世,愿速返弘宗师教!
发表于 2021-1-30 18:09 | 显示全部楼层
随喜顶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社区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格鲁教法集成

GMT+8, 2021-4-21 01:39 , Processed in 0.058201 second(s), 1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