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鲁修学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8641|回复: 127

收集和祈佛相关的个人小故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0-30 15: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不要纯感想、尊敬,必须有故事。譬如以下这些:

2011年复活节,我去悉尼看师父。师父的腿很痛,几乎无法行走。某天我请蒋扬师到佛堂帮我录一些咒音。师父听说了,担心我没有这些咒的口传,于是谁也没告诉,一个人蹒跚着走下楼,突然出现在佛堂。。。看到他身影的时候我都呆住了。那天我对师父说,我想以后生生世世都做您的弟子。师父说,好的。


2012年尼泊尔,跟师父告假。我想给师父供养。师父坚决不肯收。他说:你现在需要钱!(那时候我辞职没多久,不清楚师父怎么知道的)。。。然后他送了我哈达,还有一块天然水晶,我就回去了。。。


之后在成都。这回师父并没有退我的供养,我很高兴。。。我有一尊释尊像,带去给师父后才发现内部很难处理,大家都让我想办法弄好再过来。师父却说没关系,他会弄,并且花了半天多的时间帮我清理、装藏和开光。。。等拿回北京我打开包裹,才发现里面不仅有佛像和礼物。。。还有之前我给他的供养。。。

年轻时,对我来说,“敬师”,简单说就是别把自己老师揍一顿即可。第一次和师父一起去到个新地方,师父准备睡觉时问我印度方向,我问原因,他答“我师父住在那里”,“SO?”“我不把脚向着那个方向”“师公介意吗?”师父答“他大概不介意,也不知道,但那不是关键!”


我收集一下,编辑、整理,以后可能有用。可以不用真名,但提供了出来,意味着不存在版权要求,可能会被用在书里(可能是师父的官方书,可能是我的回忆书)。
发表于 2013-10-30 23: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洛桑日不丹 于 2013-10-30 23:47 编辑

再说一段。还是那次在五台山。我拿了三个铃请仁波切挑选,其实我心中早已经选定其中一个,只是觉得还应该让师父来挑。师父很仔细地把三个铃都摇了摇,选定了我心中暗暗喜欢的那件递给我。
师父摇头说,”这些铃的音色都像青蛙叫“。。。我不知道咋接话。。。结果师父又加了一句,”比我的好多啦!“
然后我献上了自己第一次持八戒的时候彩绘的擦擦,师父接过来,哈哈大笑,说,”哎呀你供养我佛像,我要是再不要,缘起就太不好了。“——我暗暗开心,因为之前好几次供养仁波切红包,仁波切都拒绝,说我们从很远的地方来,要花好多钱,还是留着自己用吧。但是那次供佛像,师父欣然接受,我也很开心。

还有2008年供养师父一串砗磲念珠,结果师父第二天就在白财尊吉祥箭招财法会上拿来用了,当时远远看到,激动了好一阵。
回复 支持 0 反对 1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0-30 17:05 | 显示全部楼层
祈愿生生世世做上师的弟子!
 楼主| 发表于 2013-10-30 17:08 | 显示全部楼层
歆之般若 发表于 2013-10-30 17:05
祈愿生生世世做上师的弟子!

这里是搜集故事,让以后能出个纪念集,或者让人阅读容易。
请只贴故事,不要说其他无关的事。
发表于 2013-10-30 17:42 | 显示全部楼层
去年夏天 (2012)

师父与我们去了大藏寺后山一趟, 回来后在房间休息, 有一位阿尼拿着一个大猪腿(火腿)进来供养, 我是有点怕, 那么大的一只腿, 师父让她放到远处的桌上, 然后我在想, 大火腿于藏人来说是很珍贵的食物, 我与师父相视而笑, 旁边的上海师姐问我 : 你俩为何都在笑?

尽在不言中 。。。

发表于 2013-10-30 18:34 | 显示全部楼层
《彩虹仁波切》作者小雪
`````98年,我们弟子有幸随恩师祈竹仁波切到五台山朝圣。如果说97年再见恩师,由于接触的时间短,且近距离的接触还太少,我还未完全意识到恩师的稀有和难得,那么98年的五台山之行,恩师的一举一动给了我内心不少的震撼。“彩虹仁波切”的美誉就是其中的一个。
一日,我们随恩师到镇海寺朝拜。镇海寺系章嘉活佛的道场,章嘉活佛与恩师过去世有甚深因缘,故而恩师对镇海寺有着一种特殊的感情,这层关系我是在过后才知道的。进了镇海寺,恩师礼拜一番后,到祖师殿诵经修法,我们弟子就在外面绕章嘉活佛的舍利塔。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也许是地理上经纬度的关系,五台山天色晚得很迟),恩师诵经结束,就带我们礼拜了护法殿并在护法殿旁观看以前章嘉活佛亲自种的两棵松树。就在这时,原本很好的天色竟下起了雨,起初细雨从天空飘落,我们还不以为意,慢慢地朝外走,说来奇怪,越往外走,雨越下得大起来,到后来我们冲着上了租用的旅行车。咦,电线杆啥时倒下横在我们的车前,挡住我们的去路。几位师兄合力将电线杆搬开,我们就这样坐了车走了。
下雨天,留客天。镇海寺的“地主”留我们,“章嘉活佛”留我们。可我们傻乎乎地走了。
镇海寺的喇嘛们照例礼节性地送恩师和我们出了山门,恩师和我们对他们来说与一般的香客没什么不同。
当他们回到寺中,奇怪的事发生了,章嘉活佛的舍利塔大放虹光。喇嘛们呆住了,匆忙间去找相机(遗憾的是,相机不知怎的没有留下这奇景),只为了留下这稀有难得的“瑞象”,章嘉活佛的舍利塔很少放虹光,上一次放光是在一位大德莅临的时候。那么,刚离开的师父一定不简单,镇海寺的喇嘛们就这样议论开了。当晚,他们在台怀镇各个寺庙敲门,打听“彩虹仁波切”的下落。第二天,恩师在台怀镇出了名,镇海寺的喇嘛们在我们住的宾馆找到了恩师,恳请恩师再次驾临镇海寺。
看似普通的慈祥老人的恩师从不称自己修学有成,每每讲经弘法时总谦虚地将自己的修行归功于祖师,恩师带给我们弟子的总是这样深的震撼。

作者小雪
发表于 2013-10-30 18:38 | 显示全部楼层
<金刚结作用的一个事例>
很多年前,可能是1997左右吧,反正就是克林顿来华那年,我陪祈竹活佛去五台山。在五台山,发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情,导致活佛一夜之间很出名。这个事情,由于比较灵异,我都不很好意思说,但有个当时也是亲历的人写了出来,文章叫‘彩虹喇嘛’类似的名字,大家可以自己看。内容很迷信,可是当时确实发生了这样的事,我也在,而且后来活佛在五台山的西藏人、蒙古人圈子里很出名,也因为这件事。回到主题,当时活佛很出名,每天早上很多人排队求见,大概是每天接见100人左右的规模。其中有一个年轻比丘来了,和他的干妈还是什么一起来的。比丘不怎么说话,面色不很好,比较灰青。事情是这样的:他有一尊观音,他常求观音显灵让他看看,后来开始觉得观音对他笑。然后,他就开始梦遗、漏精。注意,这不是一个小孩,是一个成年人了。每晚,都有东西来找他,他知道不妥,但就是无法忍,每次都就范了。每晚如此,已经几年了。长期这样,也不是办法。后来,他知道这是狐狸什么的。可是没有解决办法。活佛打了卦等等,似乎确认如此(活佛没说),然后拿五色线(不是五颜色的一绳子,是把五条不同颜色的线缠在一块儿),然后念很多咒,打很多个结,可能是九个吧我忘了。然后活佛对我用英语说“让他把这个缠下面绑着,明天再来”,我就很权威地告诉他,你把这系在‘下面’,明天再来。他看了那很长的绳子,很茫然地问“这么长怎么缠呀?”我回答“多缠几圈即可”,我心里不是很爽,怎么你来要求帮忙还对产品挑三拣四?然后他走了。然后活佛又见了一个人,然后到再下一个人进来前的空隙,我也问活佛“弄这么长干吗?”活佛答“那人腰很粗啊,如果不够长他又回头找我不是更麻烦?”我发现有点不妥,连忙问“要绑哪里啊?”活佛答“下面啊,不是告诉你了吗?”我问“哪里是‘下面’啊?”活佛指着自己的腰说“当然就是这里啊!就像腰带那样嘛,很简单嘛!”我连88都没说,也没向门口正进来的人交代,立马冲出去找那个比丘,幸好还没走远,我对他解释,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不是绑小鸡鸡,是系在腰间啦。。。后来,活佛觉得我思想很奇怪,其实我觉得不奇怪,活佛说‘下面’,而要解决的问题是梦遗,绑着小鸡鸡不是最合理的推理吗?很难怪我误会了啊。。。总之,第二天他来了,昨晚竟然真的没事,然后他第三天也来了。。。每天来报告一次,后来看来就是问题解决了。

这个是真事。包括好笑的部分都是真的。
发表于 2013-10-30 18: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有关破哇超度法的见闻》

有一次,在澳大利亚有一华人家人死了,他又不太懂,打电话来找和尚做‘法事’。当年,澳大利亚也没多少汉人或汉传佛教的人,他只好随便找个和尚念念吧,就找到我师父。师父答应了。
第二天我陪师父去,那人说“你们才一个和尚来啊?行不行的呀?”,我已经不太高兴了。然后开始念经,我们坐的离棺材很远,大概有十米吧,那人(我是说活的那个人,不是说师父正在超度的那个。师父正在超度的那个整天没动过!)整天过来说师父声音不够大等等。。。挺欠揍的。后来师父念着念着,又念着念着,又念着念着,念了很久(我差点把整年自己的课诵功课在那时间内都念完了!),我就睡着了(我能盘着腿睡,只要不流口水,外表是看不出来的,牛吧!),师父突然大喊一声,棺材旁的死人相片框(离我们大概有十米)马上应声倒了!师父说“Yeah!Give me five!”(更正:事隔太久了,我也忘了,师父应该没说 give me five 吧!),很高兴(那活人却很不高兴,大概认为相片框倒了很不吉祥吧!那死人倒没吭声!我呢,没什么高兴不高兴的,刚被惊醒,还不知自己在哪里!),马上叫我去看死人头,看头顶中央怎样。我很不甘愿,但师父叫到了,没折,只好照办呗。一看,那死人头顶中央有了个大概母指甲大小的圆形能看到皮肤,本来在那部位的头发自己已掉了出来在旁边,真的很神奇!我报告了,师父很满意。那活人很不满意,说师父不知搞什么邪术把他的爸爸的尸体的头发搞成这么难看,差点要打我们,还威胁说不付钱(我们当然没准备收什么钱,但他一直以为我们是专业赶经忏的那些人,我们也没解释什么!)。师父没理他,就走了,临走还交些甘露丸叫我去棺材那里把死人的口挖开,把丸塞进去(当侍者有时是很无奈的,要干很多特呕心的事!)。这是我亲眼所见。的确很奇怪,很神奇!破哇是真厉害的!
发表于 2013-10-30 18:4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位贫学生》

十多年前,我刚皈依师父不久。一天晚上,师父忽然打电话给我,问我有没有时间一早载他去卧龙岗(离悉尼80多公里的一个小市镇),师父知道我当时还没有工作,我当然一口应承。
次日凌晨四点,我开车抵达中心,那时天还一片漆黑,师父已经在里面等候我了,还有三位藏族朋友,通过谈话,知道有一位藏族青年学生因为得了绝症,现正在卧龙岗医院处以弥留状态,他的朋友恳请师父前往诵经做法事。
在高速公路上,我超过一百公里时速,风驰电掣的在抢时间,师父坐在傍偏不断的念经,说也奇怪,一路上绿灯高照,一路顺风。我当时只知道有师父在傍偏做甚么都顺利,内心特别的平静。
到了医院,我随师父等人进病房,只看到一位年轻的学生,苍白的面昏迷在床上。师父拿出一尊佛像放在他的头傍,开始念经超度。大约两个钟头左右,法事完毕。我望了那位学生他面色很平静的仿佛睡着了。
回家路上,师父也很疲惫了,在车内大家都不出声,我平稳的开着车,思潮却不断的在翻腾着,为了一位贫学生,师父可以不眠不休,不怕劳累,长途跋涉的为他做法事超度。这体现出了多么伟大的慈悲心和平等心啊!虽然我和师父在言语上不能沟通,但师父的身教比言教更加深刻的铭记在我的心中,让我永远难忘!
顶礼RINPOCHE!
作者善念
发表于 2013-10-30 18:46 | 显示全部楼层
《天雨飞花》

曾经在佛经中读过佛在讲法时,大地震动,天雨花瓣等描述,除了赞叹外,心中总是觉得那种境界离自己太远,毕竟现在是末法时期。然而当我98年在五台山,在恩师(大藏寺祈竹仁波切)的身边亲历了这么一种景象之后,我不再有现在是末法时期的感叹,因为,有像恩师这样的上师在,正法就在。

98年夏,我们一大帮的弟子随恩师朝五台山。在恩师带我们第一次上佛母洞(章嘉活佛的闭关地之一,章嘉活佛与恩师有宿世因缘,这在恩师的自传中有详细的描述,此略)时,据说出现了瑞象,我那时还很懵懂,对于亲眼看到的天空中自下而上的飘动的银丝带等景象也没在意,也不懂得向师兄们请教,过后想起来,那应是瑞象之一吧。至于师兄们所说的瑞象是什么更没有深究,只是知道恩师很高兴,决定要再上一趟佛母洞修法。去过佛母洞的人应该知道,佛母洞所处的位置挺高,路也不好走,远到五台山朝圣的人很少在单程上两次的。本来我是没资格跟着去的,因为恩师带去的师兄都是跟师多年,且有恩师上佛母洞所修法的传承,可以随师一同修法。因师兄以需要帮手为由帮忙说情,恩师开许,我才得以又随着上了一次佛母洞。

到佛母洞后,在洞口外与大殿之间的空地,做了必须的清扫并供上所有的供品(食物及蜡烛等)后,恩师与师兄们开始修法,我则在一旁照看着蜡烛等,应该说,我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听着,享受着那宁静庄严的气氛。当恩师首次摇起铃鼓,猛地,天空开始洒落冰雹,一颗颗圆圆的,晶莹剔透,我很好奇地看着,很快地,有一种嫩黄的东西飘落,呈薄薄轻盈状。由于冰雹夹着雨,我忙着帮恩师和师兄们撑伞,无暇腾手接着细看,只见佛母洞口与大殿之间的天空充盈着,可以说,漫天飞舞。直至恩师和师兄们修完法,又是雨,又是冰雹,又是花瓣(我当时称之为花瓣),相信诸佛菩萨欢喜,龙天护持。那种情景,在经过了8年后的今天,我依然历历在目;那种殊胜,在经过了8年后的今天,我依然满怀欣喜。佛经中描述的佛说法的场景,我也“亲历”了一次,在五台胜地,在佛母洞口,在恩师身旁。

据说那天,同一个时间,五台山漫山飘雨,漫山冰雹,漫山花瓣。那种花瓣,香港师兄的法本里有幸夹了少许。

作者小雪
发表于 2013-10-30 19:41 | 显示全部楼层
噶萨尔 发表于 2013-10-30 18:38
很多年前,可能是1997左右吧,反正就是克林顿来华那年,我陪祈竹活佛去五台山。在五台山,发生了一些奇怪 ...

           呵呵,好笑。
发表于 2013-10-30 21: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慧灯元照 于 2013-10-30 21:43 编辑

参与一下下。
一直听说仁波切有神通,也没怎么在意,觉得仁波切不是因为神通才算高僧的。
2011年在厦门,仁波切接见上海弟子。大家坐了一屋子,但是没有人讲话。
当时我正处于到那时为止最倒霉的时期,简直只能用暗无天日形容,尤其是法缘上。
仁波切按理来说应该根本不认得我是哪根葱,但是他突然盯着我——就是盯着我,不是看向我这个方向而已——问:最近学习上有困难吗?
我当时就傻掉了,张口结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结果,就这样错过了一个大好机会。
仁波切看我说不出什么,就看了看周围,说:学习教理是为了对治烦恼,而不是增加烦恼。
这句话对我来说实在是很对症,当时的确很走投无路的感觉。
出门以后,同去的大伙儿也都表示惊讶:仁波切怎么会知道你最近遇到了什么?
可惜这辈子都没能跟仁波切直接说上一句话,现在想来,当时是唯一一次机会。
发表于 2013-10-30 21:41 | 显示全部楼层
每次去见仁波切都会看见他拒绝别人尤其是出家人的红包。所以有一次我代一位居士去供养时,为了不被拒绝,只能放得远远的让他够不着。那天看到有人供养了仁波切一只纯金寿桃,当晚就亲见他转送给了别人。
发表于 2013-10-30 22:10 | 显示全部楼层
噶萨尔 发表于 2013-10-30 18:44
《有关破哇超度法的见闻》

有一次,在澳大利亚有一华人家人死了,他又不太懂,打电话来找和尚做‘法事’ ...

这个去世的人太有福报了
发表于 2013-10-30 23:39 | 显示全部楼层
去年在五台山,我带着老妈去看热闹——老妈一直对佛教敬而远之,从来不打算拜师皈依的(她的理由是,不能吃活鱼,不能打蚊子,还有各种禁忌她受不了),只是跟我来五台山旅游散心而已。当时拜见了仁波切,老妈也只是表示一下问候就躲旁边看着。其他师兄师姐也带来了亲戚的,就有人开口求皈依。这时候我就悄悄问老妈,要不要一起皈依?我妈皱着眉、摇着头,连连往后躲。
然而刚刚也就过了一分钟左右,前面求皈依的人跪下准备祈请的时候,老妈莫名其妙忽然低声问我,要不要我也皈依一下?我感到非常惊讶,说当然好。然后她就和其他人(好像是2个人)一起皈依了!我想这大概是仁波切以及五台山圣地的加持吧。我老爸90年代就皈依了,我也皈依三宝七年了,但老妈始终不为所动。但见到仁波切刚刚几分钟就决定皈依,简直是灵异事件!仁波切给老妈取的法名是:“宝仙女”。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社区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格鲁教法集成

GMT+8, 2019-9-19 12:47 , Processed in 0.184377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