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鲁修学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李瑞

请问天主教的驱魔怎么解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26 16:55 | 显示全部楼层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我一直说,从佛教、装备主义角度说,基督徒应该有个私人的、具特殊意义的十字架,尤其是驱魔人,有个特别的,驱魔成功不成功另说,起码输人不输阵,起码不至于一出场就被附体者取笑:“大哥您这是淘宝赠品吧?”













从官方理论来说,其实十字架本身并无特别,力量不来自它。可是,如果我们看新教天主教东正教著名驱魔人,会发现,他们很坚持每次都是用自己的某个十字架。图片有些是电影剧照,但以下是现代最著名驱魔人,他永远是用图片里这个本笃十字架的,永远是它:



这个是娱乐作秀新教驱魔人,他也是永远用同一个,而且出售“同款”:



很明显,在实际操作上,并不“都一样,没所谓”,他们其实是很讲究的,只是没人会这样说而已。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社区

x
发表于 2017-12-26 23:2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張裏面方教宗拿的十字架和驅魔十字沒啥關係。這種教宗手持的“杖頂十字”,其實是有一段特別的緣由的:在天主教中,各級主教都有權杖或者叫做牧杖,其形制是杖頂有一個彎鉤,據說最初是牧羊人用來鉤羊脖子的實用工具,後來變成一種法器,表示主教的“司牧之職”。可問題是,較低級的主教的權杖是由較高級的主教賜予的,教宗作爲最高級別的主教,誰來賜予他這個權杖呢?故而傳統上,教宗是天主教內唯一一個沒有權杖的主教。但這麼一來,別人手裏有跟棍,他明明地位最高,手裏卻沒棍,顯得很奇怪。於是就出現了這種頂端是一個十字架而不是彎鉤的權杖替代物,專門給教宗用。因爲其形制長得很像“遊行十字架”,常有人將兩者混爲一談,其實並不是一回事。
(且不說教宗很少會親自給人驅魔,就算會,也基本不可能用圖中的這個十字架的)
发表于 2017-12-26 23: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伐折羅伊喜伐羅 于 2017-12-26 23:34 编辑


這個圖中雖然很可能確實是在驅魔,但這個神父手裏拿的,卻不是什麼專用的“驅魔十字”,而是科普特派(埃及派)、雅古白派(敘利亞派)(以及其他一性論派,比如埃塞俄比亞派、亞美尼亞派等)的主教、神父手裏有事沒事一直會拿着的“手持十字”,這個東西基本就是他們神職人員的一種隨身法器,不但儀式場合會經常拿在手裏(類似金剛杵那樣),就是平常也會沒事一直拿着或者至少隨身帶(類似念珠那樣)。固然驅魔時候會用到,其實很多很多別的場合也要用到,就是一個隨身的,常用的法器。至於是不是永遠都用一個,完全看個人吧,有習慣就用一個,也有的人會有幾個輪換用。但正常情況下不會有人特地區分說我專用一個於驅魔啦。
发表于 2017-12-27 00:48 | 显示全部楼层
伐折羅伊喜伐羅 发表于 2017-12-26 23:20
且不說教宗很少會親自給人驅魔,就算會,也基本不可能用圖中的這個十字架的 ...

不必您说,我也会推论,教宗不怎么可能会親自給人驅魔。可是,我看了3处不同来源的照片说明,都是说这是他亲自为一个少年驅魔而且是当时拍照(譬如英国《Dailymail》说的是...appeared to perform an exorcism on a young man in a wheelchair),所以,我也很迷惑。当然,有可能是:
  • 第一个信息来源错,别的报纸抄袭。
  • 他当时正好拿着这个手杖打酱油经过,突然出现一个轮椅少年在面前拦路,只好即兴驅魔。
  • 这是那场合拍照,可是具体进行时他另外掏出了一个小的,可是照片没有拍到。
然而1、2的机会不大。

但,以前不知道教宗版权杖的事。这个有趣。难怪他满脸很不爽,哈哈。
发表于 2017-12-27 13:5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苯教,萨满巫师都有特定驱魔仪轨,很完善。似乎,这是他们的主要工作之一。个人认为,一个西方人被附体后,即使他信基督。但如果用,萨满巫师的驱魔仪轨应该也可行。
发表于 2017-12-27 13:52 | 显示全部楼层
上善如水 发表于 2017-12-27 00:48
不必您说,我也会推论,教宗不怎么可能会親自給人驅魔。可是,我看了3处不同来源的照片说明,都是说这是 ...

坐等人肉教宗小的驱魔宝杖
发表于 2017-12-27 17:55 | 显示全部楼层
上善如水 发表于 2017-12-27 00:48
不必您说,我也会推论,教宗不怎么可能会親自給人驅魔。可是,我看了3处不同来源的照片说明,都是说这是 ...
这是那场合拍照,可是具体进行时他另外掏出了一个小的,可是照片没有拍到。

以我对方的了解,如果是临时起意的,那么很大很大可能,他就是通过摩顶来驱魔,而不用什么十字架(他也不太可能随时口袋里装着一个小十字架可以掏出来)。很小很小机会会去用那个杖顶十字(太多原因了,比如不方便(杖太高,十字太大)、比如不安全(那么大一个金属物件,可能弄伤小孩子)、比如文保(虽然未必是珍贵文物,但毕竟也是正式的教宗行头中的一件,用于驱魔这种激烈的场合,弄坏的话也会造成很多人的困扰的)。
发表于 2017-12-27 19:12 | 显示全部楼层
伐折羅伊喜伐羅 发表于 2017-12-27 17:55
以我对方的了解,如果是临时起意的,那么很大很大可能,他就是通过摩顶来驱魔,而不用什么十字架(他也不太可能随时口袋里装着一个小十字架可以掏出来)。很小很小机会会去用那个杖顶十字...

我又看了一轮,估计是临时发生,古代包青天被拦路告状那种情况,确实是驱魔,而那刹那或者说被拦但还没驱魔的那刹那,他恰巧拿着这根权杖。

发表于 2017-12-27 19:27 | 显示全部楼层
上善如水 发表于 2017-12-27 19:12
我又看了一轮,估计是临时发生,古代包青天被拦路告状那种情况,确实是驱魔,而那刹那或者说被拦但还没驱 ...

这好像涉及了另一种跨文化的驱邪概念——有很大福德或者威势的人可以驱邪。大家其实也知道,教宗只不过是枢机们选出来的最高主教,本身未必(甚至很大概率不)专长于驱魔。有可能在当选教宗之前一辈子也没驱过一次。但一旦他获得了很高地位,在民众心目中,就自然而然有了驱魔的能力。类似的,过去中国人认为府州县长官的官印(或者类似的信物)可以驱魔,也应该是基于这个原理(县官本人绝大多数情况下压根和驱魔之类的事情不沾边,但他的印信代表着他的权力,就有驱魔的能力)。
发表于 2017-12-27 19:3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i:
1、是的。似乎有这种“大人”信仰。
2、由于驱魔必须当地主教同意等等,而如您说的近代教会很避免这些“封建迷信”,我想,1000个神父/司铎可能都没1个干过吧?!哪怕不是1000,100个里面肯定没1个。
发表于 2017-12-27 21:3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不是驱魔士,但驱魔能力还是很自信的,我就主奉大力金刚马头明王
发表于 2018-1-1 14:09 | 显示全部楼层
伐折羅伊喜伐羅 发表于 2017-12-26 23:33
神父手裏有事沒事一直會拿着的“手持十字”,這個東西基本就是他們神職人員的一種隨身法器...是不是永遠都用一個,完全看個人...正常情況下不會有人特地區分說我專用一個於驅魔啦。

噢,刚看到一个新图片要贴,才注意到你上面这段。你似乎错误理解我的意思了啊。我的原话和你的版本并没矛盾嘛:

从佛教、装备主义角度说,基督徒应该有个私人的、具特殊意义的十字架,尤其是驱魔人

  • 已经说了是从“佛教、装备主义角度”,而且说了是“应该有”,并没说基督教本来一定如此。
  • 而且也没说驱魔专用嘛。

至于基督教本来是不是并没这个“装备主义/私人的/特殊意义的”十字架信仰呢?我也说了:

官方理论来说,其实十字架本身并无特别

然后我做了个人的补充判断:
实际操作上,并不“都一样,没所谓”他们其实是很讲究的,只是没人会这样说而已

他们自己未必有具体那么定义过,可是从他们的行为,其实能看出他们暗地里多少有一个信仰:我这个十字架是特别的、个人的、有特殊意义/力量/效果。案例:
  • 那个天主教专业驱魔人,他永远是用那个,是本笃十字架。他的专业是驱魔,他的选择是本笃版十字架,已经说明他其实“有讲究”。
  • 那个做秀驱魔人,他不只是永远用同一个,而且他还卖“我驱魔用的那个...同款”,说明他认为他那个有特别。
  • 昨晚看电影看到以下这个案例:

电影《恶魔刑事录》里面的主角:





这个角色的现实原型:



他本来是纽约警察,遇过很多坏事,后来退休,全心投入研究恶灵、免费驱魔事业。他的“武器”是一丁点“真十字架”(在他的十字架上方的透明舍利窗里),据他说所向披靡。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社区

x
发表于 2018-1-1 17:03 | 显示全部楼层
上善如水 发表于 2018-1-1 14:09
噢,刚看到一个新图片要贴,才注意到你上面这段。你似乎错误理解我的意思了啊。我的原话和你的版本并没矛 ...

说到驱魔,虽然天主教的理论认为,精神病是精神病,附魔是附魔,两者是完全不同的事情。但在现实生活中,明显两者不会被分得清清楚楚,而且多数医生认为附魔就是一种精神病态,许多被附魔的人,也是首先送到医生处求助的。我有点好奇,如果说教会有一种“里版本信仰”用一些特殊的法器啥的来对付,那医生不知道是不是也有什么不明说的独门技术来处理这些事呢?
发表于 2018-1-1 17:12 | 显示全部楼层
伐折羅伊喜伐羅 发表于 2018-1-1 17:03
天主教的理论认为,精神病是精神病,附魔是附魔,两者是完全不同的事情。

不只是天主教那么认为,佛教大概也是吧?起码先师是。至于是“完全不同”还是“现实不是(完全不同)”,我觉得没有矛盾。

先师的解释是:
  • 有些纯粹是精神病。
  • 有些纯粹是附魔。
  • 附魔久了,哪怕解决了问题附魔,或者它还你的目的已达成就自己走了,但你已经被搞疯了。
  • 疯的人有时候容易被附魔。
如果接受这个观点,那么,可以说,既是“完全不同”,却同时也是“现实不是(完全不同)”。

伐折羅伊喜伐羅 发表于 2018-1-1 17:03
如果说教会有一种“里版本信仰”用一些特殊的法器啥的来对付,那医生不知道是不是也有什么不明说的独门技术来处理这些事呢?

  • 我并没有认为教会有一种“里版本信仰”,我只是建议说,如果从佛教角度/装备主义角度说,基督徒可以有一个私人的、特殊意义的十字架,因为有各种各样好处而且一些驱魔人似乎也有而已。
  • 医生?医生的“不明说的独门技术”可能就是转介去驱魔吧?哈哈哈哈....我不知道!

发表于 2019-3-10 23:16 | 显示全部楼层

《夏目友人帐》,玲子到处向妖怪下战书,战败的交出名字,写着妖怪名字的那本书能号令百妖。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社区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社区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格鲁教法集成

GMT+8, 2019-5-24 23:48 , Processed in 0.155970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