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鲁修学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631|回复: 6

尊贵的 珠脱仁波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3-16 00: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花見 于 2012-3-16 00:19 编辑

尊贵的 珠脱仁波切








尊贵的 珠脱仁波切(Drubthob Rinpoche)生平简介(20110316修改)

1929 年 出生于拉萨以西的中藏地区。父亲为尼泊尔籍的藏人,母亲则是来自单纯的藏族家庭。
1936 年 七岁经哲蚌寺的康卓多杰羌 (甘珠)仁波切认证为大瑜伽士竹千 (珠脱千波) 仁波切的转世。
1938 年 九岁入哲蚌寺受沙弥戒。主要依止于康卓多杰羌仁波切。 从此曾亲近过三十七位上师求法,于二十五岁时精熟完成五大论的修习。除了钻研大五明外,仁波切也精通于小五明中的藏医和占卜。长久以来为无数弟子和信众解除身心上的烦虑与病痛之苦。


1954 年 二十五岁时从康卓多杰羌仁波切处领受颇瓦法的灌顶,之后趣入长期闭关实修。亦跟随在拉尊仁波切等诸高僧大德足前广修显密教法。在获颁了”Drha-sang Chentse”的头衔后,更于1950年代被认命为专为宗座喇嘛家族所常设的祈福法会的主法上座仁波切。


1958 年时,仁波切为了保护。。。和惊慌失措的老百姓,公然修一种”Tsonsung”的防兵灾法,也使得许许多多的藏人得以免受兵灾伤亡之苦。但是仁波切在。。。,在狱中被关了三年。其间饱受酷刑与折磨,几乎丧失性命。所幸他的父亲多方设法,并且透过尼泊尔外交当局证明他是尼泊尔人,几经交涉,。。。最终。。放人。


1962 年 在前往印度的途中,仁波切见到许多西藏寺院几乎被毁殆尽,佛法受到严重摧残,终于忍不住痛哭失声。内心深处同时许下大愿,即此生必精进修行直至证悟,并将以佛法利益一切众生得解脱。抵达加德满都后,同年接管位于圣地史瓦扬布的Dharmachakra寺,并开始其在尼泊尔偏远洞穴中前后三十三年的闭关苦修。


1966年 开始于史瓦扬布的光明大悲法洲林寺 (WoechenThuk-je Choeling) 带领弟子信众进行一年四次定期的纽涅 (Nyung-ne)「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禁食禁语」闭关。 至今已有多位长年跟随仁波切修习此纽涅闭关法门的弟子为此而得到殊胜往生征兆,可见闭”纽涅”的殊胜。仁波切除了曾在佛陀过去世舍身喂虎的圣地「南无佛陀(Namo Buddha)」闭关三年,更经年累月在过去莲花生大士修行的重要道场之一的帕尔滨(Pharphing)长期闭关精进修行。


1979 年 仁波切发现其在帕尔滨闭关所在的岩穴石壁上,竟然浮现出栩栩如生的钟乳石度母圣像,端坐于莲花座上并伴随着其它的护法神像。为感念赞叹观世音菩萨的威德与慈悲护佑众生不可思议示现,仁波切遂在洞穴旁修建了一座度母寺,并且每天都由寺里的喇嘛虔诚诵经供奉,不曾间断。至今度母圣像仍不断的成长且越来越清晰分明。由此诸佛菩萨无量的功德力,可见一斑。


1996 年 建立文殊德坚喇嘛学校 (Manjushri Di-Chen Buddhist learning center)以延续西藏佛教与文化培育僧才,也为偏远地区的贫苦儿童,负起养育教化的神圣使命。为此今已八十几高龄的仁波切仍亲自为喇嘛学校付出极大的时间和心力。


珠脱仁波切是一位无以伦比悲心的上师。护佑着当地无数贫苦的藏人和尼泊尔人。 对于有急病难和往生的人,仁波切总是交代门防,无论多晚一定要通报他。到今天就算三更半夜,即使对于那些派不了车来接的往生者家属,仁波切就是跳上人力拉车,也要亲自马上赶到,去为亡者修颇瓦法。


仁波切极其精进。纵然这十几年来总得风尘朴朴,为顺应因缘度众而不辞劳苦到世界各地弘法。慈悲足迹遍及台湾,马来西亚,美国,日本,甚至南欧的斯拉夫一带。但是即使在旅程中,无论任何时地,不管行程多满,他仍总是在持咒修法。并且每日凌晨三点钟即起为一切众生和弟子祈福。摆放在面前的永远是长长一大串的回向名单,对于无法收录姓名的,仁波切说他也会努力牢牢去记住每一张关注的脸给予加持。

仁波切实在是一位超越凡人标准的实修派卓越上师。一如哲蚌寺官网 (http://drepung.org) 对其推崇赞誉一般: 「人如其名, 就像他名字的字义一样”珍贵的大成者”(Precious Mahasiddha)」。但是除此之外,你很少知道太多关于仁波切的殊胜事迹。这不足为奇,因为他一贯秉持着洛色林历辈高僧严勤内敛低调的风范,总是那么谦逊谨慎;然而他极其简朴自在和易于亲近的作风, 却总能给人直指心性的教授。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社区

x
 楼主| 发表于 2012-3-16 00:24 | 显示全部楼层
钟乳石度母圣像





仁波切主持法會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社区

x
 楼主| 发表于 2012-3-16 00: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花見 于 2012-3-16 00:32 编辑

珠脫仁波切的部落格






 楼主| 发表于 2012-3-16 09: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花見 于 2012-3-16 09:31 编辑

2007年10月1日星期一
一位直指人心的大师--珠脱仁波切

游 祥 洲
世界佛教友谊会( World Fellowship of Buddhists ) 执行理事

菩提伽耶的因缘

认识珠脱仁波切,首先要感谢我的好朋友-安翠亚女士( Ms. Andrea Abinanti)。1985年,我第一次去印度朝圣。抵达菩提伽耶时,已是深夜。我绕着菩提大塔外围的铁栏杆,急着想进去礼拜圣菩提树与佛陀成道的金刚宝座,却迟迟找不到一个入处。当我绕着绕着,发现有一处铁栏杆向两边撑开,正迟疑着该不该穿进去的时候,一个西方女性从里面爬了出来。她看出我的犹豫,笑着说:「如果你的心是清净的,你走的路就是清净的。」我于是立刻进到圣菩提树下的金刚座前,圆满了礼座与绕塔的心愿。

由于这个因缘,之后才渐渐的了解到,这位西方女性原来是一位非常认真追求心灵成长的美国人。她十九岁时旅行到了印度、尼泊尔。见到珠脱仁波切之后,就决定留在尼泊尔跟仁波切用功。二十六年了,这位朋友在仁波切的教导下,始终不改初衷,一路精进修行。

因为安翠亚的关系,1993年,我终于见到了她的师父-珠脱仁波切。

深林幽涧的一掬清凉

见到珠脱仁波切,我生起的第一念是:清净。清净。清净。阿弥陀佛。
仁波切的眼神,仁波切的言语,仁波切的笑容,在在予人清净的感觉。那种感觉,彷佛登上高峰,走入深林幽涧,一掬水源,不杂不染。甘露。清凉。

仁波切的话,句句直指人心。没有虚假,没有做作,没有应酬。我们平常听到讲经说法,几乎大部份的时候,这些话只能到我们的大脑,很少直接进到我们的心灵深处。但是珠脱仁波切所说的话,用中国襌宗的方式来讲,正是所谓:句句点宗眼!

我曾经亲近过许多大喇嘛,我从他们的法教中得到极大的受用。而珠脱仁波切最特别的是,他的作风非常平实,非常本份,非常「平民化」。他曾经亲近过三十七位上师,在他老人家六十一年的出家生涯中,其中三十三年长期闭关,专修「十一面千手千眼观音菩萨禁食闭关法门」(藏语Nyung-ne,「纽涅」)。此一法门,两天一轮,第一天修「大乘八关斋戒」,第二天全日禁语、禁食、禁水,还要加上观想、念诵与大礼拜,可说已十分接近苦行。老人家一轮接着一轮,几十年的坚持,终于成就了那一份无可动摇的清净。

母亲 母亲

1993年以后,我几乎每年都会到尼泊尔去个两、三次。其中因缘,一部份固然是为了协助「喜玛拉雅山佛教教育基金会」(Himalaya Buddhist Education Foundation)。但是还有另外一股更强的力量吸引着我,那就是亲近珠脱仁波切那一份清净的慈悲。见到仁波切,永远有一种浪子回家的温馨与省悟。

我曾多次邀请仁波切来台弘法,但仁波切总是婉拒我的邀请。仁波切说,尼泊尔有许许多多的藏人,他们久已离开自己的家乡,在尼泊尔寄人篱下,生活十分艰难;加上尼泊尔许多贫苦的大众,生病需要他,有人临终也需要他。所以,尼泊尔比台湾更需要他。我终于体会到,仁波切在尼泊尔信徒的心目中,好像是母亲一样。母亲!母亲!仁波切的角色是何等的贵重呀!如果仁波切到台湾来,尼泊尔的信徒很可能会误以为,自己的妈妈不疼自己的小孩,反而跑到邻居去疼有钱人家的小孩。仁波切不忍伤害尼泊尔信徒的心,这就是为什么仁波切总是婉拒我的邀请。

今年二月,我到加德满都,拿出台湾遭受九二一地震损害的照片,呈给仁波切看。当仁波切看到灵岩山寺与万佛寺受损的照片时,他老人家表情极其凝重,并且立即合掌念诵,为灾区所有的佛寺与大众祈福。我当时就请求仁波切,今年九月之前可否到台湾走一趟。这是第一次,仁波切终于点头答应。我再一次清楚地感受到仁波切的慈悲。他老人家就是这个样子,永远只走向真正需要他的地方。

只用平常的蒲团,略高一点

我告诉仁波切说,有很多喇嘛师父到台湾,得到很多佛友热心的供养;但是这一次仁波切来,在供养方面,我完全没有把握。仁波切告诉我说,我到台湾去,不是为了钱。钱的事,请你不要操心。我到台湾去,只是想为台湾祈福,同时也跟大家结一个法缘,见几个真正有心求法、有心修行的朋友。请不要为我做宣传,人多人少,没有关系。

仁波切又说,访台期间,希望我能为他安排到医院,去探访重症的病人以及临终者,仁波切要为他们修法加持。

仁波切还交代我说,他说法的时候,不坐高座,只用平常的蒲团,略高一点,让他看得到大众即可。

我想,这是我们台湾佛友非常大的福气。这样一位平实而有修持的大喇嘛,能够专程到台湾来,给我们十八天的时间,让我们可以百分之百地来亲近他,不但可以耹听他的法教,还能够接受他老人家一生专修的「千手千眼观音菩萨禁食闭关法门」的教导。这是一次非常希有而幸福的因缘。我在此祝福有缘的佛友们,能够把握机会,来认识这位直指人心的师父──珠脱仁波切。

不同的明镜

有人问我说,他一向是修显教的,如果现在突然跑来跟一个藏传的喇嘛学法,岂不成了「杂修」吗?我的思维是,「兼修」与「杂修」不同。凡是「兼修」者,其修法必然有「主」有「从」;如果「主」「从」不分,那就是「杂修」了。所以在修行这一条路上,我们当然不赞成「杂修」,但到底是「兼修」或「杂修」,关键在自己。

事实上,佛教的教义本身原本就具有极大的开展性。因此,佛教的历史进路,一向是朝着「一本多枝」的架构而发展。佛教也因此而可以展现出汪洋大海般的宏大气势。

从佛教经典上面去看,中国佛教里面流传最广的「般若心经」,最后的结语是:「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可见至少到了第七世纪,玄奘大师译出「大般若经」的时候,显教与密教已经有一部份融合在一起了。又如「大悲咒」,一样是不分显密,普遍流传。还有一个十分重要的经典启示,就是华严经的善财童子五十三参,其中有显教的善知识,也有密教的善知识。

1986年,我应佛光山之邀,策划「世界显密佛学会议」(World Sutric and Tantric Buddhist Conference),当时我所拟议的会议主题就是「显密圆融」。海内外显密二教与会者,僧俗二众多达四百余人。大家在会议中获得一个共识,那就是:显密二教在教理上有许多是相通的。另一方面大家也认知到,密教──特别是藏传佛教,其所开展出来的教说与修证方法,是佛教发展的一部份。从佛陀开始,他就反对教条主义,也就是不可以把佛陀所开示的教理,把它教条化、固定化。因为一个宗教的原理,一旦教条化,宗教的精神就必然接近死亡。

因此我们必须了解,佛教是一直不断在发展的。即使是到了今天,我们即将迈入二十一世纪,佛教的思维、佛教的修证方式,乃至于佛教对于现代社会所提供的「安心立命」之道,也是还在不断发展的。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看藏传佛教,来看显密二教之间的互动,我想应该也就可以跳脱出「二元对立」的思考模式了。

两相印证,毫无二致

就我个人的体验而言,我总觉得,不管你修显教,或是修密教,只有个人修证彻底不彻底的问题,没有显密二教是否兼容、谁高谁低或相互矛盾的问题。我认为,善知识就像一面明镜一样,不同的善知识往往代表一面不同的明镜,他可以从不同的角度,照显出我们修行路上不同的盲点。
最近八年来,我从珠脱仁波切历次所开示的法教中,不但得到极大的受用,而且与我三十几年来研究显教经论所获得的心得,两相印证,毫无二致。显然地,珠脱仁波切的来访,将提供给我们一个很好的机会,让我们能够更加如实地透视藏传佛教的积极内涵。

仁波切此次来台,随行者还有「度母寺」 ( Thukjay Choeling Monastery )的当家师父图敦古伦南迦喇嘛(Thupten Gurung Namgyal),以及嘉普喇嘛( Gyalpo Lama)、饶旺桑典( Ngawang Samden)、桑添旺楚( Samten Wangchuk)、麒麟达瓦塔曼( Chhiring Dawa Tamang) 等四位喇嘛。

此外,我们非常幸运的,安翠亚女士和另外一位意大利的朋友鲁卡先生 ( Maurizio Luca Corona)将随同仁波切一起来台担任翻译。鲁卡先生曾数度担任DL喇嘛访问意大利时的翻译。最近十六年来,鲁卡先生一直在印度与尼泊尔担任喇嘛学校的义工。是怎么样的悲愿与因缘,竟然促使这位远在西半球的朋友,跑到喜玛拉雅山下为藏人而奉献自己?我们不但欢迎鲁卡先生来台为仁波切翻译,更高兴认识这么一位履践菩萨道而无怨无悔的新朋友。

祈求十方诸佛菩萨与护法的慈悲,祝福珠脱仁波切的宝岛千禧行,圆满顺利!更祝福所有参与仁波切法会的大众,由此增长菩提心,成就无上道!


http://dhrupthop.blogspot.com/2007/10/blog-post.html



发表于 2013-4-1 01:56 | 显示全部楼层
隨喜贊歎
发表于 2013-5-22 18:11 | 显示全部楼层
顶礼!
发表于 2018-9-18 14:34 | 显示全部楼层
顶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社区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格鲁教法集成

GMT+8, 2019-8-19 07:17 , Processed in 0.117719 second(s), 1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