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鲁修学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100|回复: 10

赵朴老的诗词经典之作,轰动全国的《哭三尼》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2-17 11: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某公三哭
()
一哭 西
[秃厮儿带过哭相思]
我为你勤傍妆台, 浓施粉黛, 讨你笑颜开。 我为你赔折家财, 抛离骨肉, 卖掉祖宗牌。 可怜我衣裳颠倒把相思害, 才盼得一些影儿来, 又谁知命蹇事多乖。 真奇怪, 明智人, 第一首原来 题名《尼哭尼》,第二首原来题名《尼又哭尼》,第三首原来题名《尼自哭》。一九六五年 二月一日发表时加上了《某公三哭》的总题,每首副题也作了相应的更改。
马能赛, 狗能赛, 为啥总统不能来个和平赛? 你的灾压根儿是我的灾。 帝啊! 教我三魂七魄飞天外。 真个是如丧考妣,昏迷苫块 我带头为你默哀, 下令向你膜拜。 血泪儿染不红你的坟台, 黄金儿还不尽我的相思债。 我这一片痴情呵 ! 且付与你的后来人, 我这里打叠精神, 再把风流卖。 一九六三 年十一月
二哭
[哭皇天带过乌夜啼]
掐指儿日子才过半年几,谁料到西尼哭罢哭东尼? 上帝啊! 你不知俺攀亲 花力气, 交友不便宜, 狠心肠一双拖去阴间里。 下本钱万万千, 没捞到丝毫利。 实指望有一天, 有一天你争一口气。 谁知道你啊你, 灰溜溜跟着那个尼去矣。 教我 暗地心惊, 想到了自己。 “人生有情泪沾臆”。 难怪我狐悲兔死,痛彻心脾。 今而后真无计! 收拾我的米格飞机, 排练你的喇嘛猴戏, 还可以合伙儿做一笔投机生 意。 你留下的破皮球, 我将狠命地打气。伟大的、真挚的朋友啊! 你且安眠地 下, 看我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呜呼噫嘻! 一九六四年五月
三哭
[哭途穷]
孤好比白帝城里的刘先帝, 哭老二,哭老三, 如今轮到哭自己。 上帝啊! 俺费了多少心机, 才爬上这把交椅, 忍叫我一筋斗翻进阴沟里。 哎哟啊咦! 孤负了 成百吨黄金, 一锦囊妙计。 许多事儿还没来得及, 西柏林的交易, 十二月的会议, 太太的妇联主席, 姑爷的农业书记。 实指望,卖一批,捞一批, 算盘儿错不了 千分一。 那料到, 光头儿顶不住羊毫笔, 土豆儿垫不满砂锅底, 伙伴儿演出了逼宫 戏。 这真是从哪儿啊说起, 从哪儿啊说起! 说起也希奇, 接二连三出问题。 四顾知心余几个? 谁知同命有三尼? 一声霹雳惊天地, 蘑菇云升起红戈壁。 俺算是 矣啊休矣! 泪眼儿望着取下像的宫墙, 嘶声儿喊着新当家的老弟, 咱们本是同根, 何苦相煎太急?分明是招牌换记, 硬说我寡人有疾。 货色儿卖的还不是旧东西? 俺这里尚存一息, 心有灵犀。 同志们啊! 还望努力加餐,加餐努力。 指挥棒儿全靠 你、你、你, 耍到底, 没有我的我的主义。 一九六四年十一月
①旧社会官僚绅士人家死了父母的,儿子发出的“哀启”中惯用“苫块昏 迷,语无伦次”这句话。古礼,子女在居丧期中,应当睡在草垫()上,用土块作枕,叫做 “寝苫枕块”。苫音山(shān)
 楼主| 发表于 2012-2-17 11:31 | 显示全部楼层
背景提供——
人物往事:毛泽东为赵朴初改散曲标题“哭三尼”

--------------------------------------------------------------------------------

http://www.sina.com.cn 2005/03/10 18:57   新闻午报

  作者:朱洪

  国际政治舞台上,有“三尼”之说:美国总统约翰·肯尼迪,一尼;苏共第一书记尼基塔·赫鲁晓夫,一尼;印度总理尼赫鲁,一尼。这“三尼”与中国都不友好。1963年底至1964年底,短短一年时间内,美国总统约翰·肯尼迪遇刺,印度总理尼赫鲁逝世,接着,苏共第一书记尼基塔·赫鲁晓夫下台。在此期间,赵朴初曾以赫鲁晓夫的口气戏填了《哭三尼  
》的散曲。三首曲子虽写在不同时期,却产生了一气呵成的效果,仿佛赵朴初有先见之明,预料到“三尼”接二连三的可悲下场。而曲子也深受毛主席的喜爱,经改名后,发表在《人民日报》上。

  尼哭尼

  1963年11月17日至12月4日,赵朴初参加全国政协第三届四次会议。会议期间,传来美国总统约翰·肯尼迪被刺杀的消息。原来,11月22日,44岁的肯尼迪总统和夫人去副总统约翰逊的家乡得克萨斯州达拉斯市,调和民主党内保守派和自由派的矛盾,为自己的连任做准备。肯尼迪乘坐的敞篷车经过市区街道时,遭到枪击,总统因头部和颈部中弹,送进医院几分钟后去世。

  国际政治舞台上,有“三尼”之说:美国总统约翰·肯尼迪,一尼;苏共第一书记尼基塔·赫鲁晓夫,一尼;印度总理尼赫鲁,一尼。这“三尼”与中国都不友好。印度发起边界战争,侵略中国领土;美、苏则以世界两大阵营主宰自居,试图以两国之间的交易支配世界。现在,约翰·肯尼迪死了,赵朴初想,赫鲁晓夫该伤心了。一首《尼哭尼》曲在赵朴初脑海逐渐形成了:

  我为你勤傍妆台,浓施粉黛,讨你笑颜开。我为你赔折家财,抛离骨肉,卖掉祖宗牌。可怜我衣裳颠倒把相思害,才盼得一些影儿来,又谁知命蹇事多乖。真奇怪,明智人,马能赛,狗能赛,为啥总统不能来个和平赛?你的灾压根儿是我的灾。上帝啊!教我三魂七魄飞天外。真是个如丧考妣,昏迷苫块,我带头为你默哀,我下令向你膜拜。血泪儿染不红你的坟台,黄金儿还不尽我的相思债。我这一片痴情呵,且付与你的后来人,我这里打叠精神,再把风流卖。

  中宣部副部长姚溱见到这首词,对赵朴初说:“写得好,给我吧!”姚溱十年前是上海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兼对外友协上海分会负责人,和赵朴初是老朋友。当时姚溱正在由康生牵头的中苏论战写作组,姚溱拿去不久,康生在姚溱处看到曲子,又要拿去送到毛主席那里。但他不是到毛泽东那里赞美赵朴初曲子填得好,而是以此攻击赵朴初把严肃的反修斗争庸俗化,以显示其政治嗅觉之敏锐的。不料毛泽东见了曲子拍掌称好,对康生说:“这个曲子归我了。”

  这年7月14日,苏共发表给全体苏联党员的公开信,公开攻击中国共产党,挑起了中、苏两党意识形态的大论战。9月开始,中共开始连续发表评论文章,抨击苏共公开信。到11月赵朴初写此曲时,已发表了“五评”苏共公开信。毛泽东认为,苏共领导已经背叛了马克思列宁主义,与新老殖民主义同流合污,是世界被压迫民族和人民更危险的敌人,因此,要同他们斗一万年。

  见毛主席喜欢,康生改变了初衷,对赵朴初说:“以后有什么新作,可要给我啊!”

  尼又哭尼

  1964年5月,在约翰·肯尼迪死后半年,尼赫鲁死了。印度在1960年中印边界制造武装冲突后,赫鲁晓夫曾发表声明,偏袒印度;1962年印度向中国发动大规模武装进攻后,苏联成为印度最大的军火供应者。中共与苏共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白热化后,当年3月31日,中共发表了“八评”苏共公开信:《无产阶级革命和赫鲁晓夫修正主义》。

  尼赫鲁的死,对赫鲁晓夫来说,无异于兔死狐悲。在《尼又哭尼》长曲里,赵朴初写道:

  掐指儿日子才过半年几,谁料到西尼哭罢哭东尼?上帝啊,你不知俺攀亲花力气,交友不便宜,狠心肠一双拖去阴间里。下本钱万万千,没捞到丝毫利。实指望有一天,有一天你争一口气。谁知道你啊你,灰溜溜跟着那个尼去矣。教我暗地心惊,想到了自己。“人生有情泪沾臆”。难怪我狐悲兔死,悲彻心脾。而今而后真无计。收拾我的米格飞机,排练你的喇嘛猴戏,还可以合伙儿做一笔投机生意,你留下的破皮球;我将狠命地打气。伟大的、真挚的朋友啊!你且安眠地下,看我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呜呼噫嘻。

  这首曲子,与前曲异曲同工,前后承接,令人拍案称奇。经过姚溱和康生,这首曲子很快传到毛主席那里,毛泽东十分喜欢地收下了。

  尼自哭

  中共“九评”苏共公开信发表后,赫鲁晓夫的名声越来越臭,加上苏联内外矛盾,1964年10月14日,勃列日涅夫等把赫鲁晓夫当替罪羊赶下了台,解除了其苏共中央第一书记职务。赫鲁晓夫下台后,苏共新领导向率领中国党政代表团访苏的周恩来总理表示,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和对中国问题上,他们和赫鲁晓夫没有一丝一毫的差别。针对这一立场,11月21日,《红旗》发表社论,揭露勃列日涅夫、柯西金等执行一条没有赫鲁晓夫的赫鲁晓夫主义。

  看到《红旗》杂志社论,赵朴初写了《尼自哭》:

  孤好比白帝城里的刘先帝,哭老二哭老三,如今轮到哭自己……说起也稀奇,接二连三出问题。四顾知心余几个,谁知同命有三尼?一声霹雳惊天地,蘑菇云升起红戈壁。俺算是休矣啊休矣!泪眼儿望着取下像的

  宫墙,嘶声儿喊着新当家的老弟,咱们本是同根,何苦相煎太急?分明是招牌换记,硬说我寡人有疾。货色儿卖的还不是旧东西?俺这里尚存一息,心有灵犀。同志们啊,还望努力加餐,加餐努力。指挥棒儿全靠你、你、你,耍到底,没有我的我的主义。

  这三首曲子,虽写在不同时期,却产生一气呵成的效果,仿佛赵朴初有先见之明,预料到“三尼”的接二连三的可悲下场。很快,这首曲子传到了毛主席的手上。

  1965年初,苏联部长会议主席柯西金将要访华,毛泽东说:“柯西金来了,就把这组散曲公开发表,作为给他的见面礼。”公开发表前,毛泽东将原来的标题《尼哭尼》、《尼又哭尼》、《尼自哭》,分别改为《哭西尼》、《哭东尼》、《哭自己》,又写了“某公三哭”四个大字作为总标题,让《人民日报》发表。

  2月1日,这3首曲子见诸《人民日报》后,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在早晚新闻和首都报纸摘要节目中接连几天播出了这组散曲。一下子,这3首曲子震动了文坛,轰动了全国。赵朴初的名字一时风靡海内外。

  摘自《赵朴初传》,朱洪著,人民出版社2004年6月出版

 楼主| 发表于 2012-2-17 11:35 | 显示全部楼层
闻斯大林遗体被焚感愤而作
吾犹及见水晶棺, ① 戎服雄姿尚俨然。 威望人神今异昔, 权衡功过七兼三 。 攘羊事有情宜隐, 卫国功垂世不谖。 贼子敢撄天下怒, 自焚应不待灰寒。 一九六一年十一月 ①1957年冬余曾 谒列宁斯大林墓。
如梦令
——蒋匪帮“反攻大陆”
隔岸蚊喧蝇哄, 蟹将虾兵齐动。 摆驾好还乡, 白日青天做梦。 珍重, 珍 重, 鸡蛋石头一碰。 一九六二年
水调歌头
——喜闻毛主席畅游长江
弥天传喜讯, 举世仰人豪。 七十三龄矍铄, 谈笑踏惊涛。 风起群山雀跃, 波涌一轮日出, 挥手动扶摇。 滚滚长江水, 游戏等塘坳。 与天斗, 与人斗 , 乐陶陶。 亿万英雄儿女,破浪赴前标。 誓灭熊罴虎豹, 横扫蛇神牛鬼, 四海看奔潮。 高插红旗处, 万岁响云霄。 一九六六年七月

感遇
忍辱负重, 艰难劳止。 回首邱山, ① 折齿孺子。 ② 食草一扌不, 乳如 江流。 鞠躬尽瘁, 无怨无尤。 猗欤至哉, 人民之牛。 一九 六七年八月
①杜甫诗:“万牛回首邱山重。”
②齐景公为孺子牛而折其齿,见《左传》。鲁迅诗:“俯首甘为孺子牛”本此。

河满子
——东山
悄悄非关多病, 三年不见东山。 花事绸缪风又雨, 更兼蜂妒莺谗。 终信晓 珠天上, ① 照他红艳千般。 一九六七年八月七日
①晓珠,即太阳。见唐人诗。

大江
大江万里流, 泥沙挟俱下。 千古不伐功, 万人不嫌骂。 狂亦圣之徒, 鸣 鼓攻求夏。 观过可知仁, 忠直发叱咤。 日食还复明, 天衢期腾驾。
一九六七年八月十一日


遍地花
——喜霁
数月前梦中得句云:“庆东风洋洋喜讯”。今始有兴,足成此阕。
日日昏云作愁闷, 雨声声滴滴侵方寸。 望高梧也有蝇营, 听暗室又来蚊阵。 涌洪波万里朝晖, 庆东风洋洋喜讯。 急开门拂扫蛛尘, 看红紫繁花三径。 一九六七年九月

蝶恋花
——杨花
乍认是花终不是, 跋扈飞扬,赫赫炎炎地。 不管落红春恨积, 胡然天也胡然 帝。 ① 几日狂欢终戚戚, 孤负春风,扶起仍无力。 一梦邯郸何处觅? 沾泥堕 溷无人惜。 一九六七年十一月
①《诗经•庸阝风》:“胡然而天也,胡然而帝也。”

满江红(平韵体)
——读报载英雄四排事迹感赋
革命旗飞, 扫万古尘埃一空。 凭挥手战场驰骋, 奋勇前冲。 卫国不辞肝脑 裂, 爱民誓与死生从。 甚铸成忠骨与刚肠? 唯大公。 千王杰, 万雷锋, 刘 英俊, 李文忠。 几曾能比拟今日英雄?急难寻声争授命, 一腔血沸满江红。 问谁欤化育此新人? 毛泽东! 一九六七年十二月
索居
风起花非昨, 螺旋古又今。 玄黄龙战野, 汗雨凤 日希翎。 高阁 虫覃 书 旧, 弥天象教新。 索居吾已久, 问难向何人? 一九六八年
风云
风云飞卷大旗红, 惭愧淹迟病榻中。 渐觉听言能耳顺, 偶然得句尚心雄。 摧枯不有奔霆怒, 转绿安知化雨功? 倘许彩毫长假我, 讴歌期见五洲同。 一九六九年九月
雷  音
——毛主席声明
雷音一发震天下, 摩罗王宫屋堕瓦。 ① 群丑皇皇聋且哑, 墙街之墙黑风射 。 后院之后红浪打, 湄公河水沸汤翻, 撒哈拉沙狂雨洒。 国魂起, 民魂舞, 五 洲四海人, 腾踔如龙马。 一言能同亿万心, 同心之言永不假, 得道多助失道寡。 一九七○年五月二十日
①        摩罗王,即魔王。
回波乐
——苏联工人的新衣 ①
买来一件新衣, 恰恰合身适体。 虽然化费很多, 却是欢欢喜喜。 那知 转眼全非, 缩了四分之一。 恍疑魔术台前, 玩着什么把戏。 劝你且休生气, 算给儿子买的。 儿子倘若不行,孙子总该可以。 莫怪工厂经理, 怪你不该濯 洗 。 假如你还有钱, 再去买件新的。 一九七○年七月
①苏联古比雪夫石油加工厂的工人,在苏修《劳动 报》上发表公开信,并附有两张同一件上衣濯洗前后的照片。这是苏联劳动人民对苏修叛徒 集团在国内复辟资本主义,搞卢布挂帅、利润第一的罪恶行径的控诉。
 楼主| 发表于 2012-2-17 11:37 | 显示全部楼层
西游演了是封神
鲁迅翁诗云:“西游演了是封神。”善哉?善哉!谨拈一颂。
如来佛胡授记, 姜太公乱封神。 吃一顿涮羊肉, 便硬派做回民。
一九七四年仲夏之一夜 敬记于前门之后 ①
①时北京前门饭店方有评选法家之会。
 楼主| 发表于 2012-2-17 11: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拟将《片石集》上传,但系统说我没权限。
发表于 2012-2-17 12:00 | 显示全部楼层
对尼赫鲁和赫鲁晓夫,朴老未免尖刻,有失厚道。

特别是赫鲁晓夫,对中国总比斯太上皇好些,如果不是国朝太祖有觊觎国际共运总头目这把交椅,中苏也不至于闹到后来的势同水火。
发表于 2012-2-17 14:36 | 显示全部楼层
实在看不出好在哪里
发表于 2012-2-18 19:36 | 显示全部楼层
应时应景之戏而已。
赵朴老自己后来似乎都不太提及了。
 楼主| 发表于 2012-2-18 21: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一飘儿 于 2012-2-18 21:06 编辑
erake 发表于 2012-2-18 19:36
应时应景之戏而已。
赵朴老自己后来似乎都不太提及了。


对。不愿提及的不仅仅是这些帮闲的应景之作。更不愿意提及的是那些帮忙之举。
发表于 2012-2-19 08:44 | 显示全部楼层
戏谑之词 诙谐有度 好
发表于 2021-11-3 10:4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赵居士在前面走,厉害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社区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社区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格鲁教法集成

GMT+8, 2021-12-7 02:00 , Processed in 0.038110 second(s), 1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