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鲁修学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0818|回复: 91

尊贵的 穹拉 惹对仁波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3-25 20: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花見 于 2012-5-14 23:59 编辑


穹拉仁波切(穹拉惹对仁波切)


  是藏传佛教格鲁派的知名学者,具有转世的喇嘛身分。出生于西藏东南方的偏僻康区,并在 1928 年(五岁)时被认证为第十世转世仁波切,于六岁时正式出家,在拉萨踏上学习佛教的历程。仁波切的表现非常优秀,顺利取得藏传佛教体系最高级佛学博士的学位(拉朗巴格西)。

  1959 年,仁波切到达印度,开展了另一段特别的人生旅途。从 1960 年代迄今,他曾停留在印度、欧洲,最后在美国落脚。

  1975 年仁波切在纽约创立了「西藏中心( The Tibet Center )」,成为欧美最知名、历史最悠久的藏传佛教格鲁派传承机构之一。他的学养丰富、为人谦和,目前每年都会定期回到印度教导格鲁派僧众,也会到世界各国弘法,为传扬佛法而尽一份心力。

发表于 2010-3-25 22:24 | 显示全部楼层
仁波切的谦和,朴实,简单明了而又非常柔和的教诲方式
对后学利益很大,真切希望,仁波切的法语甘露能在大陆乃至世界广传,利益无量有情
并祈愿见到更多仁波切的教诲,如果有缘分,希望日后得到仁波切欢喜摄受:lol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3-25 20: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花見 于 2011-12-22 11:24 编辑

引用:
原帖由 还是叫离言 于 2009-2-25 01:15 发表

这位大德可不得了!穹拉第十世转世仁波切,仁波切生于1923 年,康地察雅地区, 3岁被认证为穹拉第十世转世仁波切,13岁赴拉萨惹对寺修学,以十一年时间考上第一等那然巴格西,以及密续那然巴格西。

跟过许多大师长如林仁波切前世、甘丹墀巴仁波切等学习五大部论,并由帕绷卡仁波切传受比丘戒。

1959年以前,在西藏受过完整僧伽教育之善知识,今多已凋零,仁波切属于硕果存者。

他拥有许多珍贵的经论传承,经常由法_王指示为三大寺僧传授法教。

1959年后仁波切移居美国纽约,由此而深入美国社会,成就了dalailama(省点麻烦)在美国弘法因缘。他因尊重戒律而示现还俗,故对于在家人生活知之甚详,说法时每能切中实情,精彩辟喻,洽当引导。
http://www.thetibetcenter.org

                                      


掌中解脱开示(穹拉仁波切)



隨念三寶經 穹拉仁玻切講授下載網址


在线听:
http://xy.tibetcul.com/yy/jj/201003/20854.html
发表于 2010-3-25 20:38 | 显示全部楼层
穹拉仁波切为什么会还俗呢?


八十七岁的他,二十五岁在西藏就考上第一等格西学位,相当于佛学博士的资格,并进入密宗院学习。毕业后,便开始教导学生。三十四岁时
到印度。在印度住了几年,应法王指示,只身到美国居住。到了纽约,语言不通,也无金钱。(当时藏传佛法还没有在美国兴盛起来。)仁波切就从学英文开始,而且去大卖场当仓库管理员。此时他发现,在此情形下,要把比丘戒持好是很难的,于是他还俗。


常师父盛赞穹拉仁波切,是一个对戒律非常珍重的人,才会为了无法行持好比丘戒而还俗。不是因为他内在戒律有损,只是外相上无法圆满而已。


仁波切自己说,他在西藏时,养尊处优,有管家,有众多学生服侍,连算术都不会,买东西也不会杀价,到了美国终于有机会从头学起。(这段当仓管员被老板骂的故事,他讲起来像是一段人生趣谈,但事实上何其不易啊!)


常师父是在美国纽约时,听到有一位还俗转世仁波切的消息,当时仁波切就是在做仓管员。常师父说:庆幸他自己并没有因为仁波切的在家身而轻慢,否则便错失一次善缘。当他前往拜会时,才看到仁波切住得如此简陋,待在一间仅可容身的小房间里,竟能安之若素。


接着,交谈起来,常师父说:「我懂的,他都懂;他懂的,我却不懂。因此我肃然起敬。」


过没多久,法王要到纽约弘法,仁波切问常师父想不想去,于是给了常师父入场券,鼓励他参加。所以后来,常师父说:他第一次见到法王,听法王开示的因缘,是仁波切促成的。那一次常师父得到法王很大加持。
在法会上,才知道仁波切坐在最前面,原来他的辈分那么高,与王法因缘那么深,但却显现得如此平凡,一点都看不出来。


后来,常师父就跟仁波切请了破瓦法。(当时常师父在接触藏传佛法同时,还兼修净土法门,所以请破瓦法,想利于往生。)所以,仁波切成了常师父的上师之一。


穹拉仁波切只身赴美,历经千辛万苦,还变成了在家人,但却成了藏传格鲁派在美国的先驱者,促成法王到纽约弘法因缘,而像李X基尔等等人士,也成了他的护持者。看来,他示现的在家相,除了是他修行方便外,也是利益众生方便。


来源
http://leeleelee.pixnet.net/blog







[ 本帖最后由 song275 于 2010-3-25 20:41 编辑 ]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社区

x
 楼主| 发表于 2010-3-25 20:51 | 显示全部楼层

穹拉仁波切的风格


(2009/04)
藏传佛教格鲁派风格,是不会显露自己功德的,纵使自己修成世出世间种种神通、证量,也不会外露一点点。—因为不准备依赖这些来让信徒生起追随之心,而是完全倚赖佛陀传下来的教理。认为你依着所学之理去修,便会得到实证,否则徒有崇拜景仰,亦不能到达解脱境地。

所以,我们不太有机会听到格鲁善知识,在课堂上提到自己生命故事,只听得到佛教教理。除非你是真修实证者,否则很容易误将大善知识当成凡夫,因为他们平淡无奇,也找不出可以帮他「造神」的功德事迹,只有等到他们圆寂了,大家才知其功德实证。就像宗喀巴大师一样,在世间时,显现的只是多闻比丘,持戒精严,而且为了取证空性,还要拜三十五佛大礼拜,拜到石板都凹陷下去,所有他内证功德以及亲见本尊诸事迹,都只保留在他大弟子克主杰尊者的密传中,是大师圆寂后,才渐渐流传开来的。(最初,大师密传还是秘密流传而已。)

初初听穹拉仁波切讲经,会发现与格鲁善知识们不太一样,他穿插了很多生活故事,令我们听起来很亲切。———这都是因为长年在西方社会弘法,所产生出来的善巧。———然而有时候简直像在开玩笑的故事,等到第二次、第三次重复听到时,竟会惊讶发现,他一点都没有离题,也不是笑话,而是他要表达的法的事例。(但翻译不一定抓到这层连结性,翻起来反令我们误以为是纯笑话。)

仁波切还喜欢讲自己的故事,这一点看似与格鲁善知识不同,只是他讲的自己,一样不是赫赫证量,不是伟大经历,而是自己的贪瞋痴,自己的平庸事。乍听之下,还以为他真是这么样呢!但也因为这样贴近我们的世界,所以听他讲课,会有一种「他了解我」那种喜悦。做为一个俗人,我的困境,是可以被接纳,是能超越的。

其实,仁波切这种自我贬抑的风格,正是他修持大乘菩提心有所成就的象征。在朗日塘巴尊者的修心八偈中说:「任与谁等会聚时,思己较诸他人卑,从心深处视众生,恒常尊他为最胜。」能够真心把别人尊为最胜,才能有这样的展现。(我过去常有机会跟别人介绍佛法,每谈起「自己」这部份,总难免谈到修行「心得」,纵然谈过失败面,也一定加上应用佛法以后转心成功之状,隐约总在透露自己的优秀。「不彰己德」真难啊!)

而仁波切所提自己烦恼,我们也须了解,修行人持戒精严者,烦恼微微生起便知,而且「见小罪生大怖畏」,所以他叙述他自己的「贪吃」.....是与我们的「贪吃」十万八千里之遥的。(修心八偈说:「一切威仪观自心,微惑寻生即察知」,我们是骂人了,别人劝莫生气,我们还要愤愤地说:我那有生气?)

仁波切此生示现在家相,他就一直不以「弘法者」的姿态出现。各种他的讲法课程,都不希望正式的执香请法、献供养等仪式,甚至不愿坐上法座,只用普通桌椅。大众要对他礼敬,他就转身对佛礼敬。

仁波切如果穿件藏袍,坐在法座上,一定很庄严,会令人起敬。一般汉传佛法,居士讲法都会穿上一件海青,除了庄严会场外,还能让大众对说法者起恭敬。但仁波切全免了,一袭旧西装外套加上休闲服,构成了他独特风格。—从头到尾,他没有准备被人恭敬,也不自认为在说法,只是一起讨论佛法。

不过,他这种独特风格,并没有被看扁,反而因此而拉近说听者距离,所以他的课程,总是越听人越多。

有位朋友的女儿,在纽约长期亲近仁波切,她说:「仁波切不是一个很容易被『依止』的人,因为当你用弟子的姿态来与他相处时,他却不要用老师的角度来与你对应。所以,虽然喜欢他的人很多,但他的学生很少。只有当你开始敬畏他时,才代表他已经认真在帮助你清除身上污垢了!」

去年七月,法王在宾州讲广论,见到了仁波切,仁波切拉着我的手说:「My name is Uncle Charlee,call me Uncle Charlee!」

我说:「仁波切.....」

仁波切作了一个可爱的动作,他左顾右盼的在找,口上说着:「Who is 仁波切?」

果然,仁波切不易被依止。





来源
http://leeleelee.pixnet.net/blog



雪歌仁波切             穹拉仁波切














[ 本帖最后由 花見 于 2010-3-25 21:29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10-3-25 20:59 | 显示全部楼层

穹拉仁波切的自传生命之旅,终于在台再版了!


本书是仁波切前半生在西藏学习佛法的传记。当时在美国出版时,引起轰动,透过本书,令西方人了解了藏传佛法风貌。而仁波切也由一个普通的仓库管理员,跃升为藏传佛教推广书。

一九九七年仁波切首度来台弘法,在新竹凤山寺讲述菩提心礼赞菩提道次第略论,引起广大回响。翻译了生命之旅,出版五千册,免费结缘,未几便索阅一空。后来因为版权因素,一直没能再版。

台湾许多关心本书的居士,都希望出版商能作商业发行,令本书可以长期流传。现在终于由春天出版了!

新版书中,没有了当时常师父在台初版的序言。个人觉得,常师父当时作序介绍,内容极好,所以下面就附上该序,以飨好友。

生命之旅中文译版日常法师序


出家学佛以来,所读过的传记,以密勒日巴尊者传一梦漫言”    与这部生命之旅,最为受用,乐于向人推介。

这三部传记,内容风格殊异,为何将之相提并论呢?盖因密祖一生,离奇坎坷,憾人心弦;其依失之至诚净信,震古烁今;而精进苦行,坚苦卓绝;最后,所获证之圆满成就,又令我们欣慕不已,所以读密祖传,见到了仰止的极致典范。而见月律师,虽无密祖的传奇成就,却示现出中国祖师真操实履之风范。生逢明末清初,法门陵夷之际,却能苦心孤诣,中兴戒幢;领众接物中,显现伯夷风骨,令顽廉懦立;寻常言行间,更见道念间切,行持笃实。所以一梦漫言,为有志学人立下了最佳行持典范。

此二部传记,难为我们描述了学行的终极成就与实践典范,可惜未见下手次第,使我们有迹可寻。而穹拉仁波切的生命之旅,正好为我们找到入手处。书中描述藏系传统僧团之学习,以及生活经历,看似平淡,但若仔细玩味,却会看见藏传一系,法脉清净,次第井然,教理与实证之路双在的特质,不禁令人称叹:佛陀圣教义海中,至今尚有我等凡夫可登之阶梯在!

穹拉仁波切出生于一九二三年,被认定为第十世转世仁波切。从小出家,进入藏传格鲁修学体系,修学期间放弃再来人可以缩短学程的礼遇,以十一年学习历程,取得藏地佛法的最高学位拉郎巴格西;接下来,再以两年时间,取得密教学院最高学位。一九五九年以前,格鲁教派三大寺僧众数以万计,这样的学习成就,实为万中取一之绝大殊荣。尤其藏传一系,今日在印度排除万难,重新振作之际,仁波切所受教育与所获成就,实为硕果仅存矣!

初见仁波切,是在二十多年前的纽约。当时仁波切颠沛流离,谋生困难,基于对戒律的恭敬尊重,已舍戒还俗。他衣着朴素,且极度谦下,完全掩藏了己身所获成就。乍见之下,难窥胜德,经接触请益,方渐领受仁波切功德,于是油然钦仰。可惜因缘所限,纽约一别,便未再亲近。

二十余年后的今天,因缘圆具,邀请仁波切来台,莅临凤山寺开示,对其教证功德,有了进一步认识。在仁波切慈悲心力摄持下,听者于耳熟能详的文字后,往往更能领受到殊胜法味。仁波切言教,所以能使人豁然开解,启发净信,乃是因其能严谨谦冲,身体力行,使人衷心仰望。

仁波切教诫说:一切佛法的修学,全是为了成就无上菩提,而非世间的名闻利养;非仅止于文字语言的掌握,而重于实践。无论自身修学达到何种境地,憍慢之心,永远不许。这番话,不只是文字,而是从行持中流露出来的教诫。仁波切所示现这些功德,带给我们莫大鼓舞;只要诚心依止传承师长,具足良好学习环境,任何人皆能藉由如此完整教育,一步步走向成就极致。思及此,不禁对宗喀巴大师圣教,升起至高信心,衷心仰望。

好书不厌百回读,熟读深思子自知。常人初读此书,或将因为平铺直述的描写,而难窥其中奥蕴。然而正如仁波切在书中所示:事实上,我们生活中的一举一动,任何细节,都是某种信念的内涵。只要细细研阅,自能构出法乳来。

此自传,实为大乘善知识一生学习、实践佛法之殊胜教授,谨以至诚,愿此书能启发学者,不仅对藏传格鲁教法有深一层认识,乃至于对整个佛法,增长净信,直臻佛果!


释日常序于新竹凤山寺

一九九七十一月

来源
http://leeleelee.pixnet.net/blog







穹拉仁波切的簽名







[ 本帖最后由 花見 于 2010-3-25 21:32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10-3-25 21:23 | 显示全部楼层

经济舱的好处

(2008/12/11)

长搭飞机的人都知道,越洋航线坐经济舱,是一件辛苦的事,尤其是班机客满时,坐在中间位置,被「囚禁」一二十小时,真是不舒服,所以大家都会事先上网抢走道位,而航空公司也开始祭出划走道位加钱的措施。

如果有钱,何必抢位,选更好的商务舱,甚或头等舱,享受一趟舒服的空中之旅,吃吃美食,悠悠然睡一觉,就到达目的地,精神百倍,岂不快哉?

所以,不考虑金钱因素时,每个人都会认为,商务舱比经济舱好,——可是,穹拉仁波切有不同的答案!
............
............
............

穹拉仁泼切,现年八十六岁,是藏传佛教的转世修行人,一九五九年从西藏*出来,到印度后被DL喇嘛指派到美国纽约,成为最早到美国东岸的弘法者。现今在藏传格鲁派的地位很崇高。

今年五月,我们邀请他来台湾弘法,他带了他的美国弟子尼契法师一起来,在台二十一天行程满满,但仁波切一句「累」字都没有,每天晚上课程结束后,还有居士来帮他按摩,舒解他双脚的关节炎。

法会结束前,尼契法师请我们帮仁波切确认回程机位,看了仁波切的机票,才知道原来他们是坐经济舱位来台的。

其实仁波切并不缺钱。他有一个美国弟子,是画家,画了很多画,但都没有得到市场青睐,死前把全部画作赠送仁波切,结果死后他的画价格节节上升。于是仁波切在碰到弘法需要钱时,只要拿一两张出来卖,就够支应了。

而从此,知道他坐经济舱的消息传开,大家决定出钱把机位升等,大家请求:至少让我们心安吧!——一个老人,还要坐经济舱飞半个地球回去,太担心他的身体了!

但,仁波切一直婉谢我们的好意。最后,他说:坐商务舱一开始真的很舒服,可是坐惯了,要再坐经济舱就会变得很痛苦,所以还是坐经济舱较好。


............
............
............

仁波切不是吝啬,而是知足。在他眼光当中,物质的追求,无穷无尽,有一少一。得到时,初初会有快乐,但这种快乐是对现状不满足之苦的解除。我们误以为快乐真实获得。所以等到拥有久了,快乐之感便会渐渐消失,唯有再制造更高一阶追寻目标,才会燃起希望,可是当下已重新在渴望、不满足的痛苦中翻滚了。到了再度得到之时,将重新经历一次痛苦解除的虚幻快乐。

所以,宗教都会劝人要知足,唯有从知足中,才能享受到平静安适的清恬之乐。

............
............
............
仁波切是一个人回纽约的,因为他的美国弟子要去印度,我们一大群人去送机。在机场为他申请了一部轮椅,由航空公司人员推送登机。

临走时,看见他对于他等下的旅程,那么满足喜悦,我们都上了一堂活生生的课。



穹拉仁波切      雪歌仁波切

[ 本帖最后由 花見 于 2010-3-25 22:55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10-3-25 21:25 | 显示全部楼层

早起的方法

时间:五月十一日下午二点至三点


地点:宜兰开成寺客堂


主题:佛学问答


对象:寺院的大众师父


主讲:穹拉仁波切


这是穹拉仁波切应开成寺邀请,前往参与的一个佛学聚会。仁波切说:他有很多个老师,有西藏人、蒙古人......,一直也想找找中国老师,向他学习中国佛教,只可惜在美国,只有因缘去中国佛寺吃到好吃的素食,却无因缘学习汉传佛法。这一次到台湾,能有机会到汉传寺院参观,非常高兴。


虽然只是短短一小时的交流,但看得出,已留下寺院大众的极深刻印象。中间很多问答,令人莞尔,而又切中问题核心。其中一个法师说:「没想到学佛可以这么轻松愉快!」


课程结束前,住持法师说:「仁波切,就给我问最后一个问题吧!我这个问题很简单,但却极实际:请问,早上要怎样才能准时起床?」此话一出,立刻引来哄堂大笑,大概这是既浅又难的题目,也是大家共同难题吧?而出自住持之口,可见得他真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人,不会做高上之语,而他也不会伪装自己有什么伟大修行,才会问此问题。令人敬佩!


仁波切反问:「那你们是几点钟起床?」


「早上四点。」住持法师回答。


大家心想,仁波切一定会给我们一个佛法的提示,一番诚恳的教诫吧!住持法师也是期待一段法的勉励的表情。


「那就准备闹钟,而且要多准备几个。」仁波切说。——当他这话一出口,立刻引来满堂大笑。因为这个答案与我们心里所等待的差太远了!太不同了!而仁波切却是一本正经的神色,让我们每一个人惊讶中忍不住爆笑出来。


住持说:「就是有闹钟,也会被按掉。」


又是一阵笑声,好实在的回答,尤其在冬天,是很多人共同的经验。


仁波切说:「那就要等你研究出更好方法时,才来教我了。因为我也是一样,到了早上六点、七点,看看窗边,就又睡着了。」(实际上,这段在台湾的旅程,我们观察到的,他都是晚上十二点睡,四点半起床,白天再忙再累,他依旧如此早起。


此时,又是一阵笑声,因为那种睁开眼睛,又朦胧睡去的经验,他替我们描述得好贴切啊!顿时,大家有了被了解之感,一下子把修行人早上爬不起来,当作罪恶的情绪,给释放掉了。


接着,仁波切说:「我们或许可以多想想死亡,死亡一天天逼近,我们能用功的光阴是不多的。也可以多想想,能够拥有可修行的生命,是很珍贵的,很难淂到的。如果这样想想,早上就比较容易起床了。」


....................
.
..................
...
.....................

佛法,经常会提到动机,如何在内心把握佛法要旨。但生活行事中,实不可忽略事相的处理技巧。住持师父问早起之法,仁波切答闹钟,看似笑话,实则已在「处理方法」上,提供建议。(这部份是共世间经验)到后面,他才又提示了以佛法思惟,转动内心心力,让自己清醒之道,这部份同样重要。可以说,在谈笑中,他把事相与心相都介绍出来了。


....................
.
...................
..
.....................


常师父以前曾说,他早上一听到寺院打板,一定在第一时间,就让自己弹坐起来,绝不拖延,因为有了「再躺一分钟」这种「软暖习气」,就没完没了,绝不会只拖一分钟。所以他一定弹坐起来,把棉被掀掉,并立刻坐着思惟佛法。






來源(2009/05/21

http://leeleelee.pixnet.net/blog
发表于 2010-3-25 21:44 | 显示全部楼层
頂禮仁波切
隨喜福智李衍忠師兄能那麼貼近仁波切,看的口水都流出來:victory:
 楼主| 发表于 2010-3-25 21:57 | 显示全部楼层

穹拉仁波切宜兰记行-1


2009/05/12 08:35

昨天,穹拉仁波切到宜兰的开成禅寺,跟那里的住众们进行一个小时的佛法问答。这家寺院的住持刚上任二年,是一位很有心想要帮助住众们学习的人。由于去年寺院里有二位尼师到國外听尊者讲经后很受感动,便开始想要邀请藏系师长来讲法。这阵子辗转听到穹拉仁波切来台的消息,住持打听了四谛佛学会的地址,摸上门来请法。听说,这回来台,有很多的大中心请穹拉仁波切讲经,他都没有答应,但是,开成禅寺的住持一来请法,仁波切立刻答应了。

听说开成禅寺也在学《广论》,原因,似乎也与其他的团体无关,单纯只是因为住持听说了《广论》很好,很想要帮助寺里的僧尼们学习而已。


也由于这次的邀请,主要只是住持与二位尼师的主张,所以,住持一直很担心自己的招待会失礼。我看他有点不像个住持的样子,很多事情都是他自己亲力躬为。

我们开了将近一个半小时的车,到了之后,仁波切先到大殿礼拜,之后到会客室休息。初次见面,仁波切没有跟住持寒喧,而是不断地问到他们的日常作息与学习,以及他们的学习方式不同于藏系之处。

聊着聊着,住持跟仁波切说:「真的很高兴您能来,希望明年您能够再来。」旁边有人提醒住持:「快趁这个机会请法啊!」住持不知该请什么法才好,旁人再提醒他:「就请寺里每天早上在诵的《大般若经》吧。」住持请了,仁波切笑笑说:「哎呀,这部经我不懂。」于是,再经旁人的提醒,住持再请:「那就请仁波切讲诠释《大般若经》内涵的《现观庄严论》。」仁波切又笑着说:「这部论很难,我不会讲。」那,有哪部经是容易的呢?住持又在旁人的提醒下,跟仁波切请法:「那么,请仁波切明年来开示《心经》好吗?」

仁波切说:「这部经也很难,我虽然也不太懂,但是以前曾经学过,所以,明年我可以大概地讲一下。我今年会回印DU,也会再请老师教教我要怎么讲。」住持喜出望外,明年仁波切的第一个行程,就这么订下来了。

住持为我们准备了很丰盛的午餐,用完餐,仁波切在附近散步一阵子才回房休息。我本来坐在寺前的凉亭里,但那里有一位寺里的僧人,在跟另一位学藏系的僧人辩论。我想休息但耳根不得清净,正在想着该如何是好之际,住持来招呼我们去女众的房间休息。

我睡到一点半,离问答开示的时间还有半小时。下楼,竟看到仁波切坐在寺前的凉亭里。我急忙跑过去(八十七岁的老人没休息,而我竟然睡了个饱!),听到那位寺里的僧人在跟仁波切介绍宜兰的温泉,仁波切兴致勃勃地听着。最后,那僧人说:「请您住下来,这样每天都可以泡温泉。」仁波切的英文翻译听了说:「这句话我不翻,万一仁波切说『好』,那就惨了。」

凉亭前有一尊地藏王菩萨。仁波切问起,同行的一位师兄解释着:由于地藏王菩萨是以比丘的行相游化于中国,所以中国人的地藏菩萨,是一位手持法杖的出家人的样子。

我想着刚才远远地看见仁波切在凉亭与那位辩论僧人聊起宜兰温泉的样子,对于「地藏王菩萨以比丘相游化于中国」这话,开始觉得那似乎真的是可能的。因为那时,我觉得穹拉仁波切似乎也是「游化」到宜兰来。

不只穹拉仁波切,回想起雪歌仁波切,以及许多的师长们,不也是这个样子吗?

來源
http://tw.myblog.yahoo.com/jw!r.2QMFyFBACXDnkzyfE3/article?mid=70
 楼主| 发表于 2010-3-25 22:03 | 显示全部楼层

穹拉仁波切宜兰记行-2


2009/05/12 11:12

问答的时间开始了,第一个提出来的问题是「依师」。

如何依师

仁波切说,依师的重点,在于「如教修行」。照着师长所教诲的「断恶修善」尽力去做,就是最好的依师。依师,并不是一定要跟师长相处在一起不可。

而上师要你做的,比如,一天要你拜三拜,即使你只是一天拜三拜,都是在如教修行,都是在依师。但如果你的老师要你一天拜五百而你做不到,你可以跟老师说「我做不到,可不可以少拜一点?」如果老师要你的钱,你可以跟老师说:「我的钱我自己要用,不能给你。」

依师之前,要先观察。主要要观察这位老师说的内容是什么,以及他自己有没有照着去做。如果他只是讲而没有做,那就不算是好老师。一位好师长最低的条件是,重视来生胜于今生,重视他人胜于自己。(仁波切本来还有说「重视出世法胜于世俗法」,但他这话没说完就跳过去,所以我现场没有译)

总之,依师之前,你要先观察,观察他有哪些功德,以及他是如何实践他自己所讲的话。观察后,若你认为跟着他学,有「我会进步」的信心,就可以跟着他学。

不过在藏地,师生关系的建立,不用特别去求「请你收我当弟子」。一旦学生有想学的心,老师也愿意教,彼此在内心里有这种「想学与想教」的心时,不用讲出来,就已经是了。

在符合善知识标准的前提下,如果有得选,在出家人与在家人之间,会选择出家人做为老师;在比丘(比丘尼)与沙弥(沙弥尼)之间,会选择比丘(比丘尼)做为老师。

西藏的老师,绝对不会跟弟子说:「你既然依止我,就不可以去找别人学。」

甲寺院的学生,也会去找乙寺院的老师教;藏系的四大教派之间,彼此间互为师生者也有很多。

这也是为什么印度与西藏的祖师们的老师都很多,像阿底峡尊者,他的老师就有一百五十位。

之所以会有这么多老师,因为他们的老师都没有不准他们去找别人学。不过,对于初学者而言,老师不要太多比较好,原因是因为若老师太多,初学者要做好依师轨理并不容易。

依止师长,是为了求法。想要学法才去亲近老师,没有想要学法,就不必一直想要跟老师相处。

接着,有一位尼师提问:「藏系的依师,要身心完全奉献,这要如何做?」
仁波切说,藏人都是用「观想」的。比如,藏人在上课前都会献「曼达」,观想四大洲供养,所以,用观想的就可以了。

來源
http://tw.myblog.yahoo.com/my-no ... &l=f&fid=11


[ 本帖最后由 花見 于 2010-3-25 23:04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10-3-25 22:09 | 显示全部楼层

穹拉仁波切宜兰记行-3


2009/05/12

第二个问题,是住持提出来的「为什么《广论》很重要?」

道次第是什么

仁波切说,因为我们的目标都是要成佛,所以,引导我们成佛的道路,当然很重要。

所谓的「道次第」,其实就是「思考的顺序」。

仁波切说,他相信在汉系佛法里,也是在教导大众「要先想什么,后想什么」。


在藏系佛法里,这一套「道次第」的教授,也是如此。对于某些一心只想着这辈子事情的人,教导他们把「只看重今生」的心,转变成为「重视下辈子」,这个部份,就属于「下士道」的内容;再来,对于「只希望下辈子可以投生到好地方(人天果报)」的人,教导他们把心转向「离开轮回」,这个部份就属于「中士道」的内容;再来,对于「只重视自己」的人,教导他们把心转向「成办一切有情的义利」,这个部份,就是「上士道」的内容。

先去了解道次第是什么,不表示你非得实修道次第不可。了解道次第,只是你在「观察这个法值不值得修」而已。就好比桌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菜,你一定是每一种先尝过,知道哪一道菜最好吃,之后才会决定哪一种菜你要吃最多。当然,如果最后发现每一道都好吃,你会决定让自己变成一个肚子很大的人。

就像买东西时,你会怎么买?一定会去比较,多看之后才会做出选择。佛法也是这样,学习道次第,你不用变成藏人,也不用去找人给你取一个藏人的名字,都不用。你只是在观察藏系佛法在讲什么,书里讲的,你不用相信,也不用皈依。

藏系的一些论典,除了《广论》之外,还有像《入行论》之类的书,大家都可以去观察看看。

仁波切接下来讲到,他一直很想了解「禅」是什么,但一直都没有因缘。在美国,他也会跟朋友去教堂看看,也会去道教的庙宫。

仁波切说,不过他第一次去中国道教的庙宫,纯粹是因为友人跟他讲,中国新年期间,庙里有很多好吃的中国菜而去的。第一次去,他就连跑三间庙,连吃了三摊!(全场哄堂大笑)

第三个问题,是一位有去上仁波切讲的《缘起赞》的学员提出来的。「了解火锅的空性后,跟菩提心有什么关系?」

空性与菩提心

仁波切说,在还没有了解到「火锅,是由分别心安立出来的,它不是自性成立,是由众多因缘聚合而成」时,看到火锅他就生起很大的贪心,吃再多也不会觉得满足;但若有一天,他认识到火锅的真相之后,虽然他还是会吃火锅,但那时吃的想法已经不同。他会知道这火锅虽然没有自性,但是,吃下去身体会变得更有力气,有力气就可以更有帮助别人的能力。

由于了解到火锅的空性,再看到其他不了解火锅空性的人,就会对他们生起悲心,想要帮助他们也能够了解自己所了解的。

所以,了解空性有助于菩提心的生起
 楼主| 发表于 2010-3-25 22:48 | 显示全部楼层

穹拉仁波切宜兰记行-4(完结)


2009/05/12

第四个问题,是一位看起来有点年纪的尼师提出来的:「我是年纪老了才出家的人,目前专门修净土。前阵子照顾另一位老人,看到他又老又病的样子,我心里很害怕,怕自己将来要死时,跟他一样害怕。请问我要如何修,才能不怕死?」

如何不怕死?

仁波切说,专修净土法门是很好的事情。好好地去忆念阿弥陀佛的身语意以及事业的功德,多多研阅描述极乐净土的特色与殊胜处的经论,建立自己对极乐净土的认识,时时向阿弥陀佛祈求,并且尽力去累积能够投生净土的因,忏悔曾经造下的罪业,以正确的动机持诵阿弥陀佛的名号,如此,死时就不用怕。


从起床到入睡间,时时向阿弥陀佛祈求;每次饮食前,不忘供养阿弥陀佛;快乐时,想着这是阿弥陀佛的恩德;痛苦时,祈求阿弥陀佛能够救怙;睡觉时,观想自己就在阿弥陀佛的怀里入睡;面临生死交关之时,一心想着「阿弥陀佛请您了知,我的生死交付予您。」

在藏系佛法里,宗喀巴大师造了一部《极乐发愿文》,若能持诵是很好的。同时,不能只想着「因为去净土我会很快乐」而想要投生净土,应该要多多去了解净土到底是哪里殊胜。

由于阿弥陀佛他也是佛,所以,我们应该要了解,佛到底有什么功德,菩萨们的功德又是些什么。了解到佛菩萨们的功德之后,我们的内心才会真正生起想要皈依的心。

虽然是老人,但老人仍然可以下决心:「我生命剩下来的时间,全部要用来皈依阿弥陀佛。」时时刻刻去忆念阿弥陀佛的身语意功德。不一定单指阿弥陀佛,如果个人相应的是释迦牟尼佛、观世音菩萨、文殊菩萨等等,道理都是一样的。

上一位阿尼,提出了第五个问题:「如何能快快成佛?如何能真正了解佛的心?」

如何快速成佛?

仁波切说,如果想要快点成佛的原因,是你想要快一点变得很快乐,那大概行不通。应该要这样想:因为我要快一点有能力帮助一切有情,所以我要快一点成佛。

而方法,仍然是去认识、忆念佛的身语意功德,时时向佛、阿弥陀佛祈求,同时也要去认识、学习菩提心与空正见。这样做,你就会渐渐了解佛陀真正的想法是什么。

最后一个问题,是住持提出来的,他说他要问一个很实际的问题:「如何能在早上四点听到打板时,就起得来?」

如何早起?

仁波切问:「你没有拨闹钟吗?」全场闻言哄堂大笑。接着仁波切说,这个问题问他没有用,因为他也是那种到了该起床时间时,只睁开一只眼睛看时钟,看看还可以再赖多久的人,所以,大家如果有好方法,请教教他。在全场又是一片笑声中,仁波切说,要不然,想一想死亡无常以及轮回苦,也许会有帮助。

尾声

时间到了,准时三点下课。仁波切说,在座很多出家人,本来应该是他要向各位出家人顶礼才对,但今天竟然反过来,他感到很惭愧。但无论如何,很感谢大家的邀请与招待。

问答时间结束后,许多法师与在家居士都来供养仁波切。我听到几位法师私下说:「我们也该这样讲经,轻松一点多好。」还有一位法师很热心地拿来「禅」的书与CD,仁波切很认真地收下了。离开前,大家热热闹闹地照了相,并约好明年再见。

回程,同车的师姐们说,开成禅寺的因缘真的很特别,不知道穹拉仁波切这样做有什么特殊的密义。我不懂得观因缘,也不知如何猜师长的心,只觉得自己很有福气,在参与的这一场看似萍水相逢的盛会中,有幸瞥见穹拉仁波切珍贵的悲智功德。

來源
http://tw.myblog.yahoo.com/my-no ... &l=f&fid=11


[ 本帖最后由 花見 于 2010-3-25 22:50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10-3-25 23:29 | 显示全部楼层

穹拉仁波切道次二讲
http://www.gelu.org/bbs/viewthread.php?tid=13246

《智慧如海──穹拉仁波切開示法要》--8樓開始
http://bbs.gelupa.org/viewthread.php?tid=16248
发表于 2010-3-26 00:01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葉小釵 于 2010-3-25 21:44 发表
頂禮仁波切
隨喜福智李衍忠師兄能那麼貼近仁波切,看的口水都流出來:victory:

凡事要兩面看!
想到福智的驅擯大會,讓人差一點就ㄘㄨㄚˋ ㄙㄞˋ:funk:

[ 本帖最后由 柯南 于 2010-3-26 00:19 编辑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社区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格鲁教法集成

GMT+8, 2022-7-5 16:47 , Processed in 0.040639 second(s), 18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