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鲁修学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936|回复: 14

5.19夏坝仁波切参加文殊院方丈宽霖大和尚圆寂十周年法会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5-28 23: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社区

x
 楼主| 发表于 2009-5-28 23:14 | 显示全部楼层
《宽霖老和尚简传》

宽霖老和尚俗家姓王,名天顺,四川省新都县人,清光绪三十一年(一九○五年)、岁次乙巳的四月二十八日生。他的家庭是农村佃农,生活贫困,一家人三餐不继。十二岁之年,他的父母写下「舍白」(即卖身文契),把他「舍」给新都福建馆寺--旧时儿童出家,儿童的父母必须写一张舍白给寺庙,声明儿童出家後,父母即与出家者断绝一切关系,此即俗语「出家不认家」。
  民国六年(一九一七年)的四月初八日,他的师公常参老和尚、和师父衍悟法师,为他举行了剃度礼,给他取法名宽霖、号广深,派字广泽。剃度礼十分庄严隆,佛龛前的花瓶里插满鲜花,香炉中点燃了香,佛像前供上鲜果,点著一对红烛,法座上放著绣有莲花瓣的大蒲团,靠背上铺著丝锈的红色帏幔。引礼师引穿著三衣,通报於常参老和尚。常参老和尚和衍悟师父来到禅堂,他二位身披金黄色袈裟,神色庄严,走到佛龛前,老和尚升座,衍悟法师侍立於侧。这时维那向常参老和尚展具三拜,禀称今有某某,曾蒙慈允,如期披剃。此时大磬长鸣,剃度者长跪座前,谛听老和尚开示,而後由老和尚执刀为之剃度後,再经过一番开示後,典应完成。
  落发之後,宽霖在福建馆寺做了小沙弥,每日里撞钟击犍,礼佛诵经,学习佛门仪轨,不觉过了三年。到他十五岁的时候,蜀中名刹、成都的文殊院传戒,宽霖在师父衍悟法师的安排下,到文殊院受三坛大戒。戒期是在冬季十月十四到腊月初八,为时五十三天。他事先到文殊院登记,在知客僧的引导下,参谒过文殊寺方丈性观(明正)大和尚。继而经过了五十三天紧张忙碌的戒期,传戒圆满之日,传戒大和尚面对上百名戒子,每人付给他们一套比丘必备的用品--袈裟、戒碟、钵、锡杖,戒子们至此取得了比丘的身份,舍去了沙弥的名号。
  宽霖圆戒之後,留在文殊院参学,早晚上堂过殿,每日读经坐禅,开始了另一段学习的生活。数年之後,他年龄日长,由清众担任执事,先後担任过侍者、衣钵、知客等职务。他在文殊院前後十年,奠定了佛学基础,娴熟了佛门仪轨;也使他由一个十几岁童子,发育成为一个壮实的青年。
  民国二十年(一九三一年),宽霖二十七岁,他向文殊院告假,出外行脚参访,朝礼天下名山大刹。他自重庆买轮东下,抵达上海,转往宁波,在四明山观宗讲寺,入弘法研究社受学,聆听谛闲老和尚、宝静法师讲天台教观。後来以成绩优良,宝静法师命他担任弘法研究社学监,及观宗讲寺堂主,他也依宝静法师学习古典文学。三年之後,他又赴杭州参访,向摩尘、心慈、静修等法师求教法义。并曾到苏州报国寺为印光老和尚礼座、及依德森法师修习净土法门。後来曾随侍宝静法师同去九江,登庐山礼远公祖师道场,时值黄龙寺方丈圆寂,寺中两序大众推请他代理方丈。民国二十五年(一九三六年),重庆华严寺方丈宗镜法师,一再函邀,请宽霖法师返回四川,到华严寺讲经。宽霖返回四川重庆,先後在华严寺、三学精舍讲经,民国二十六年(一九三七年)回到成都,先後在照觉寺、宝光寺、绵竹祥符寺、峨嵋山毗卢殿等道场宣讲经论。由此道誉日著,缁素钦仰。民国三十三年(一九四四年),回到文殊院担任藏主,潜心研读大藏经,并讲授佛学。三数年後,出任堂主并兼代知客。
  一九四九新中国成立之後,宽霖法师仍驻锡文殊院,先後担任知客、监院等职务,协助老方丈道悟禅师管理寺务。一九五三年,老方丈道悟为他传法授记,由他接受衣钵,出任文殊院住持。当时新中国成立未久,不断的展开各种政治运动,如减租退押、三反五反、反右斗争、大炼钢、社会主义教育等,使得全国的出家和尚都疲於奔命。一九六一、六二年,全国发生极为严重的自然灾害,农村中饿死者不计其数。灾害过後尚未恢复元气,又发生了文化大革命。
  一九六六年夏天,号称「十年浩劫」的文化大革命开始,在打倒牛鬼蛇神、破四旧立四新的口号下,全国的寺院多受到破坏,出家人也多被赶出寺院,遣返原籍参加劳动改造。做为成都名刹文殊院方丈的宽霖法师,首当其冲成为红卫兵斗争的对象。文化大革命开始不久,红卫兵到了文殊院,对宽霖法师先後多次的批斗、殴打,戴高帽、罚劳动,施予种种精神上的虐待。是时老和年逾花甲,他以佛家忍辱的精神,忍受种种肉体上的痛苦,精神上的屈辱,但是他坚决不离开寺院。他困守在文殊院中,率领著一些未离寺的僧众,坚持护寺工作,尽量使文殊院的建筑设施,和所珍藏的历代文物减少损失。
  一九七八年改革开放,落实宗教政策,寺院恢复活动,宽霖老法师被宗教部门重任为文殊院方丈,负起清理和修缮文殊院的重任。经过数年努力,修缮工程告一段落後,文殊院恢复旧观,继而开始了寺院弘法活。老和尚为法忘身,以八十馀岁的高龄,为了佛教的复兴,他席不暇暖,奔走各地,讲经弘化。一九八六年,宽霖老法师又受命兼任云南省鸡足山祝圣寺方丈,他不顾年迈途远,到鸡足山晋山视事,以後并常去照应寺务。
  一九九三年春,文殊院举行传戒,宽霖老法师任得戒和尚,遍能老法师任羯磨和尚,惟贤老法师任教授和尚。在一个月的戒期中,宽霖老法师由於在文革期间两腿两脚受过伤,加上风湿严重,行动极不方便。但传戒是佛门大事,他不敢稍有怠忽。他忍受著肉体上的痛苦,每天仍然坚持由侍者掺扶著升座,为戒子讲开示、授戒、举行佛事等。他谆谆告诫受戒的青年戒子,要精进修学,管好寺庙,发心住持正法。苦口婆心,真挚恳切,使听者无不感动。一九九○年代前後,他先後主持了文殊院、宝光寺、祝圣寺等大寺院的首次传戒法会,戒子遍及四川云贵各地。
  一九八○年代以後,宽霖老法师除了担任文殊院方丈外,还先後担任著成都市佛教协会秘书长、副会长、名誉会长;四川省佛教协会副会长、会长;中国佛教协会常务理事,及成都市政治协商会议常务委员、四川省政治协商会议常务委员等职务。一九九九年六月八日,宽霖老法师世缘告尽,在成都文殊院示寂,世寿九十五岁,戒腊八十夏。  
 楼主| 发表于 2009-5-28 23:18 | 显示全部楼层
《玄奘大师头盖骨与宽霖大和尚的胜缘》

……1953年后,这枚头骨又由近慈寺移奉至成都东门大慈寺供养。1958年修筑东风路,大慈寺被拆除近半,头骨又被移奉至北门文殊院。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各级佛教协会都被迫停止活动,寺庙被封闭,经像法器横遭破毁。

  当时文殊院方丈宽霖法师害怕玄奘头骨在混乱中失落,特地把盛放头骨的玉匣裹在腰间,朝夕不离,随身藏护了好几个月。现在这枚头骨仍然完好无损地保存于文殊院藏经楼内。
 楼主| 发表于 2009-5-28 23:27 | 显示全部楼层
宽霖老和尚常以准提法接引众生,并编有《准提咒持诵仪轨》一书。十多年过去了,老和尚的音容相貌仍然清晰呈现,大和尚持诵准提咒的微妙音声仍然回响在耳边。
发表于 2009-5-30 08:2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听说,宽霖老在世的时候,对夏坝仁波切很有好感,拉着手聊天是常事。据说,还曾在某次会议上点名称赞夏坝仁波切,当时仁波切年纪还小,脸红红的,很紧张很不好意思。
 楼主| 发表于 2009-5-30 22:08 | 显示全部楼层
夏坝仁波切追忆宽霖长老时,情深意切,无限顶礼宽霖大和尚、夏坝仁波切。据南无寺遇到的一位居士说,夏佛爷是白文殊化身,当然我们更注重的是夏坝仁波切宣讲佛法时所显现的无上智慧与慈悲。

============================

年年岁岁天下月,世世代代争三宝

素全法师述作于2009年清明

记得宽霖大和尚圆寂时,一位全身素衣,气质非凡的老太太,送来一个美丽的鲜花蓝,花篮上面的素绫绶带上有副对联:“年年岁岁天下月,世世代代争三宝”,横联“霖佛西归”。今天是清明节,更加怀念已经圆寂的那么多恩师,每位恩师的亲切面容,犹如电影一样在脑海浮现,真切的期盼他们能乘愿再来,带给众生以佛法的庄严,让我们能在三宝的慈光下体悟生命的真谛。

    宽霖大和尚是年轻僧人和居士们最能接近的一位大和尚,老人家慈悲诙谐,有着惊人的记忆力。记得刚出家不久,原来单位的一位同事想拜见宽老,于是我做了引见介绍,宽老给予同事慈悲的开示,同事非常欢喜。一年后,我带这位同事再去拜见宽老,宽老居然能马上叫出同事的名字,说出第一次见面的内容。我惊讶于老人家90来岁了,居然有还有这样非凡的记忆力,我们年轻人都自愧不如。可见宽老的内心世界是多么的清澈明丽。有时路过宽老的卧室,不想去打扰老人家,就快步走过,然而逃不过老人家的慧眼,老人家会马上叫住自己,于是会到老人简朴的丈室聊一聊,为老人家按摩一下腿,老人会乐呵呵的讲些诙谐而赋予哲理的故事。宽老最让我感动的是在文革期间,为了保护玄奘法师顶骨舍利,被红卫兵捆起来坐喷气式飞机(反捆双手吊起来),背颞骨被打断三根,所以老人家晚年腰一直不能伸直。每次讲起这段往事,老人总是笑一笑说:罪过,我把玄奘大师的头骨系在了内裤腰带里面,他们找不到。宽老95岁圆寂,十万信众前来吊唁,尽管几天都暴雨不断。

   清定上师是我的皈依恩师,老人家如童子般白净的脸上,始终挂着慈悲的笑容。直到老人97岁圆寂时,还每天早早的坚持上殿领众修学,是后学们的榜样。有一年,石经寺照壁牌坊完工,要做一副对联,自己便怀着坎坷的心前去拜见上师,老人家正和当时昭觉寺佛学院的一帮学生在冬日的阳光下谈论“万里无云万里空”。我不敢打扰,只好将想法告诉其侍者,侍者马上转告了上师。上师依然慈悲的和学生们在谈论,我只好站在旁边恭敬的等待。等了很久,我以为老人家不会再写了。这时,老人很高兴转过头面向我,大声的对大家说:走,选对联去。于是领着一帮学生,从寺院的正山门,一直看到连接动物园的后门,给同学们包括自己上了一堂佛教对联文化的课,最后选了一条:以正法相,实相,离相,见性成佛;本菩提愿,自利,他利,同圆种智的对联,并挽起厚厚的棉袖,认真的写了一个小时,让我感动无比。上师是一位有着无比胸怀的高僧,出家前为国民党将军。由此,老人家在监狱里被整整关了三十年,漫长的三十年没有改变上师的信念。平反回到寺院后,上师已经是快八十岁的老人了。可是,老人家却将被关的这三十年,当成在闭关修行,从来一笑了之。后来我在省佛教协会工作期间,曾经在整理上师档案时,看见上师自己填写的履历表上是这样概述自己这段经历的:“XX年至XX年,在XX监狱学习三十年”。平淡而简洁的文字,让我一生感悟。在我国第一次举办亚运会时,上师主动捐款建设体育场,并被邀请参加了开幕式。一生受尽委屈,依然爱国爱教,风范常存天地。

   恩师上贞下意大和尚是一位隐居淡薄的修行人,老人家为宝光寺、石经寺两山方丈,却默默无闻。恩师喜欢静,不善言语,但智慧超群,对机说法无碍,总是一语道中要害,令人感悟很久。师幼年是成都青龙场袍哥大爷的独子,却善根深厚,静而从容。老人家说过:如果自己不出家修行,早就成了反动分子,没有命了,因为当年好多和自己一起玩耍的青年,后来都加入了反动帮会,被枪毙了。佛法因缘所生,由善得以超脱。我至今也难以忘记恩师每次从山下回山上方丈室时,走在108级台阶上从容的身影。因为自己繁事多,每次上山,都喜欢过跑,跑得气喘吁吁的。但是和师父一起上山,就只得恭敬的走在后面,于是也学着师父的样子,背着双手,从容的一步步的走,走得是如此的安稳。漫漫的,自己也习惯一步步塌实的走。这段明代建成的班驳的108级台阶,古树蔽日,悠远深邃,是个静悟径行的好地方。恩师对我要求一直异常严格,后来自己已经当副会长了,也不给面子,有时在众人面前,也骂得自己下不了台。不过,对于恩师我从来不敢顶撞,因为我明白自己太需要磨练,更重要的是,我知道,师从来是当面骂自己,而自己不在的时候,总是褒奖不断。尤其是在恩师晚年,无论我做得对与错,师都会赞叹很久,令我热泪盈眶。在恩师圆寂时,政府考虑到交通安全,安排从龙泉石经寺直接走外环高速到新都宝光寺荼毗,我感念恩师晚年常怀念年轻时在青龙场听昭觉寺钟声长大的时光,于是提出希望让恩师最后一程能路过青龙场的昭觉寺,领导接受了我的意见。当送灵车队伍行至青龙场时,顿时大雨倾盆,天悲地泣,不可思义。

  我记忆中的遍能大和尚喜欢深居简出,生活朴素简单。遍老93岁圆寂时,自己正在五台山,没有能送行,只能遥远的怀念。老人家是典型的学问僧,其书法娟秀清净,诗词婉约内敛,文学功底深厚。凡有人来索要书法,遍老只要有空,都是有求必应。遍老是我省现代资历最老的高僧,民国年间就曾经当选为当时的中国佛教会四川唯一的理事。老人家俱舍论讲得特别好,六百诵能完全的背出来。遍老与恩师很默契,也喜欢居住在山上的寺院。在其乌尤寺的方丈院里,种有很多君子兰,我也特别喜欢这种花,于是要了一苗回成都种上,至今十几年了,已经由一苗变八盆,而且年年春来,都会开十几支花。现正是清明时节,花开最盛,睹物思人,怀念切切。

  隆莲比丘尼是我最初接触佛法的恩师。没有莲师的慈悲开示,也许我今天也难以走入佛门。记得第一次见莲师,是因为自己毕业后被分配到成都西城区查抄清退物资办公室工作,那是为清退文革被错误抄家没收物资而临时成立的机构。隆莲法师文革期间就住在我负责的区域,所以很多手稿书籍都是我负责登记清理退给老人家的。这样的因缘,让我接触了僧人,接触了佛教,走入了佛门。莲师被中国佛教界公推为当代第一比丘尼,是能海上师传法的唯一尼众弟子。莲师学问高深,道德远播,曾与赵朴初一道被日本佛教总会授予传道功勋奖。没有出家前,莲师就考上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任女县长,后感悟仕途非愿,受大勇法师影响,出家为尼。文革期间,莲师受到严重迫害,整整装疯十年,受尽凌辱。晚年莲师在爱道堂一躺就将近十年,无痛无忧,无空无色,清净安详。十年病床,老人家能静静无声,生命不止,非常人能行。记得尼众佛学院要搬迁,我去请教老人家,老人家就四个字:“搬,搬了好”。老人家97岁高龄,在2月19日观音菩萨诞辰之时,安详舍报,走得自在从容,不可思意。当惟贤长老说完举火偈后,我以最虔诚之心,为老人家半跪点火荼毗,作为比丘,不能为尼众顶礼,是佛门的规矩,但是,我的恩师,没有您老的摄受,素全难以走入佛教智慧的大门,我愿意半跪为您送行。

  清明之夜,窗外细雨蒙蒙,恩师们,多么期盼你们能再来娑婆世界,苦难的众生需要你们慈悲的接引。年年岁岁天下月,岁岁年年清明日,但愿我们生生世世不离三宝,不舍恩师。

  师是三宝,师是本尊,师是佛母护法僧,从今受持,尽菩提中,皈师永不皈依余,离二怖畏,悉地安排,遣除中断作伴随。

南无大慈大悲根本上师,剃度恩师,受业恩师,一切教化恩师,圣僧三宝!
 楼主| 发表于 2009-5-30 22:40 | 显示全部楼层
至诚顶礼恩师宽霖大和尚!祈请大师乘愿再来!





[ 本帖最后由 般若净土 于 2009-5-30 22:42 编辑 ]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社区

x
发表于 2009-5-30 22:45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般若净土 于 2009-5-30 22:08 发表
夏坝仁波切追忆宽霖长老时,情深意切,无限顶礼宽霖大和尚、夏坝仁波切。据南无寺遇到的一位居士说,夏佛爷是白文殊化身,当然我们更注重的是夏坝仁波切宣讲佛法时所显现的无上智慧与慈悲。

==================== ...



这个居士真牛,也许是古佛再来吧。
发表于 2009-8-6 21:3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爱死了宽霖大和尚的字!天高地阔,耿耿丹心,千年本色古青松!



[ 本帖最后由 旮旯儿一虾米 于 2009-8-6 21:40 编辑 ]
发表于 2009-8-9 19:39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发表于 2009-8-9 20:09 | 显示全部楼层
顶礼宽霖老和尚
顶礼夏坝仁波切
发表于 2009-8-10 14:39 | 显示全部楼层
顶礼宽霖老和尚
顶礼大恩上师夏坝仁波切!
发表于 2019-7-2 17:31 | 显示全部楼层
顶礼宽霖老和尚
顶礼夏坝仁波切
发表于 2019-7-8 12:26 | 显示全部楼层
“常参老和尚和衍悟师父来到禅堂,他二位身披金黄色袈裟”  汉地出家人有穿金黄色袈裟传统?还是瞎编的?
发表于 2019-7-15 16:39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和尚厉害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社区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格鲁教法集成

GMT+8, 2019-9-23 06:23 , Processed in 0.168698 second(s), 1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