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鲁修学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菩提草

在南京寺庙供奉南京大屠杀日本战犯牌位就是佛教徒所谓的慈悲吗?

 关闭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2-7-23 08:18 | 显示全部楼层
惭愧弟子 发表于 2022-7-23 08:09
不好意思,有个对你来说很陌生的器官叫做脑,我推荐你久违地破例使用一下,好好想想,寺庙里的牌位是 ...

你个人对我的攻击意义不大,我就不回复了。

这几个牌位已经供了三年了,要靠这个你所谓的“阴招”整寺庙,三年前就该闹出来了

这几个战犯是在南京雨花台被处决的,也是南京大屠杀的主要战犯,你问我为什么供奉者愿意花大价钱供奉这几个在南京被处决的战犯?我当然不会去供奉战犯,所以你认为我不愿意供奉因此所有的人都不会愿意供奉也太奇怪了,毕竟怎么可能所有的人都和我一样的想法?也许你觉得50万是大价钱,不舍得出,但人家未必呀,也许对供奉者而言,花50万供奉战犯意义重大,人家就是故意要供奉战犯,他会因为我不愿意就不愿意吗?

也许全国人民按照你的观点都没大脑,都是在大放厥词是吧?
发表于 2022-7-23 08: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伐折羅伊喜伐羅 于 2022-7-23 09:01 编辑
惭愧弟子 发表于 2022-7-23 08:09
不好意思,有个对你来说很陌生的器官叫做脑,我推荐你久违地破例使用一下,好好想想,寺庙里的牌位是 ...

您这也是偷换概念+转移话题嘛。
这次舆情事件之所以爆发,原因就是民众认为在中国的寺院中供奉侵华战犯的牌位是一件错的事情。
而您却在这儿说,这件事情是一个阴谋,是为了整倒该寺主持——且不说您讲了半天也没什么证据来证明这个阴谋论,就算事实如此好了,那请问有没有针对主持的阴谋,和这个事件本身的定性有什么关系?这里讨论的是供奉战犯牌位的行为本身对不对,您说的是供奉战犯牌位这一行为的目的是什么,这是两回事啊。公众愤怒的点在于:侵华战犯的牌位堂而皇之地出现在了南京的公共场所,您却在这里扯什么针对主持的阴谋,难道真的是因为寺院内斗搞出这一出,公众就不愤怒了?只怕会更愤怒,而且怒火更加直接针对佛教界——和尚权力斗争居然如此无下限,可以用践踏国家尊严民族情感的下三滥手段来搞。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7-23 09:26 | 显示全部楼层
伐折羅伊喜伐羅 发表于 2022-7-23 08:55
您这也是偷换概念+转移话题嘛。
这次舆情事件之所以爆发,原因就是民众认为在中国的寺院中供奉侵华战犯 ...

想用寺院内斗的阴谋论来转变事件的性质只怕是偷鸡不成还要蚀把米呀

哪怕正如当下一样,人们认为寺院为了钱或是对历史的陌生而供奉这些牌位,也比人们发现是寺院内斗而供奉战犯牌位要强啊

我的一个朋友昨天对我说,现在的事态对于佛教而言只是丢脸,如果真如阴谋论者所想象的那样,是寺院的内斗,那就不仅仅是丢脸的问题了
发表于 2022-7-23 10:18 | 显示全部楼层
菩提草 发表于 2022-7-23 08:18
你个人对我的攻击意义不大,我就不回复了。

这几个牌位已经供了三年了,要靠这个你所谓的“阴招”整寺 ...

       脑子不用可以填器官捐献卡,我说的是这个先河一开,以后遗害无穷,随便哪个人到寺庙里去,填上战犯、迫害过gcd员的军统,或者印尼某个屠华的人,或者那一年敏感事件的某个人,那寺庙就彻底完蛋,这样的事是根本防不住的,查也没有用,很多人根本都查不到,尤其敏感事件,这就是个恶例,始作俑者,其无后乎?
      而且你自己辩解也一直用的是“人家觉得”“人家就要”这种措辞,摆明了就是觉得这件事站不住脚,很多地方完全说不通,那既然如此,需要那么多特定条件才能成立的事,难道没问题吗?
     你说的最后一句话正是我的观点,不好意思,对我来说,这群所谓的“人民”,就是一群愚民,一群乌合之众,随波逐流,即平庸懦弱又残暴恶毒,阁下就是典型的代表,
发表于 2022-7-23 10:33 | 显示全部楼层
伐折羅伊喜伐羅 发表于 2022-7-23 08:55
您这也是偷换概念+转移话题嘛。
这次舆情事件之所以爆发,原因就是民众认为在中国的寺院中供奉侵华战犯 ...

      我就问你几个问题,请你不要查资料,直接回答:1、七七事变的主谋叫什么名字?2、九一八事变的主谋,曾任日本首相的是哪个?3、曾任侵华军总司令,参与了浙赣会战指挥的是哪人?4、曾任外务大臣,在上海虹口公园爆炸事件被炸断右腿的是谁?
      上面这几个问题是不是一个都回答不出来?这几个人可都是甲级战犯哦,参与了侵华战争里很多重大事件,就这样你还回答不出来,我就问你,寺庙怎么防?这次的问题就是所有的怒火基本都指向了寺庙和主持,最后的苦果也是他们承担,这样的先河一开,以后随便扛着民族主义大旗就整人,有谁受的了?
发表于 2022-7-23 10:4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很多人借此在网上大肆谤佛,叫嚣灭佛,以前有人说过这几年披露的佛教负面信息会越来越多,以前不有个预言,唉
发表于 2022-7-23 10:43 | 显示全部楼层
惭愧弟子 发表于 2022-7-23 10:33
我就问你几个问题,请你不要查资料,直接回答:1、七七事变的主谋叫什么名字?2、九一八事变的主谋 ...

寺院对日本人的名字一点都不防备? 我觉得有问题, 中国的寺院出现日本人的名字绝对是罕见情况.
有心的网上一查不就知道了.

寺院应该有责任的
发表于 2022-7-23 10:55 | 显示全部楼层
lbjerry 发表于 2022-7-23 10:43
寺院对日本人的名字一点都不防备? 我觉得有问题, 中国的寺院出现日本人的名字绝对是罕见情况.
有心的网 ...

        所以这个人在前面加了个“友”字啊,莫名其妙为日本人立牌位很古怪,但是加了个“友”字就很合理了吗,为自己死去的外国友人超度,谁会想到有人的朋友是乙级战犯呢?
        所以这才叫阴险啊
发表于 2022-7-23 11:00 | 显示全部楼层
建议封贴吧。

免得论坛受殃及。
发表于 2022-7-23 11:01 | 显示全部楼层
cjysy 发表于 2022-7-23 11:00
建议封贴吧。

免得论坛受殃及。

对,建议封贴,以后和格鲁无关的是非不要往这里引
 楼主| 发表于 2022-7-23 11:17 | 显示全部楼层
惭愧弟子 发表于 2022-7-23 10:33
我就问你几个问题,请你不要查资料,直接回答:1、七七事变的主谋叫什么名字?2、九一八事变的主谋 ...

原来在你看来这个事件是有人在扛着民族主义大旗整人

果然毁灭佛教的正是佛教内部人啊
发表于 2022-7-23 11:19 | 显示全部楼层
菩提草 发表于 2022-7-23 11:17
原来在你看来这个事件是有人在扛着民族主义大旗整人

果然毁灭佛教的正是佛教内部人啊

     说的不就是你自己吗?毁佛还添柴!
发表于 2022-7-23 11:1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菩提草 发表于 2022-7-23 07:01
供奉战犯牌位的行为对于国人而言本身就是不可宽恕的,无论你去纠正不纠正什么长生牌位还是超度牌位,国人 ...

国人之所以这么愤怒,最直接的原因就是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靖国神社,那么南京玄奘寺的战犯排位,是否和靖国神社一模一样,具有纪念、拜祭、招魂的意义呢?
以下是引用一位出家师父的文章:


一般,寺院的牌位,分为两种。

一种是为生者供奉的吉祥长生牌位,一种是为亡人超du的往生牌位——这次玄奘寺里发现的,就是这后一种。

这两种牌位,一不是为了纪念,二不是供人跪拜,它跟在靖国神厕里供鬼子烧香磕头的那种,是两码事。

超du牌位,谁都可以去寺院写和供,那牌子上不仅可以写亡人,还可以写猫、狗、猪、牛等任何动物的名字,总之,你想为谁超du,你就写谁。

通常,到寺院去写供这种牌位的流程也很简单,你只需报上亡者姓名和阳上人(阳上人指的是供奉牌位的人),寺方就会安排小师父或义工、居士帮你写上;当然,也有的地方,寺院会让你自己写,写完之后,你自己去殿堂找一个合适的位置供起来——而这整个过程,包括牌子上写的什么人,寺方人员通常都不会去检查的。

退一万步说,即使去检查,这次玄装寺里发现的那些牌位,大家去看上面的名字,如果不去百度一下,有多少人会知道“田中军吉”、“谷寿夫”、“松井石根”、“野田毅”等王八蛋是谁?

除了少数专业人士,有几个人在之前就知道这几个龟名字?

即使现在爆出了它们,又有几个人能快速记住并脱口而出?

它们毕竟不如“东条英机”这样的大号混蛋知名度高,所以一般的吃瓜群众即使扫过一眼,也往往不太会引起注意,正常人的反应往往是:还以为那只是一般的日本平民呢。

所以这事儿,我个人推测,从寺方的角度来看,有两种可能,要么是寺方没有去检查,要么是检查了但不认识(也没有去百度一下);而从作案者的角度来看,要么是蠢,要么是坏,要么是为博流量搞恶作剧(不然谁会那么认真的去检查牌位?),所以最终才爆出这件严重的事。

但是无论如何,有学者认为寺方是存在过失的,至少管理上存在严重的漏洞,这一点确实,自己的篱笆没扎牢——但是这件事也给我们提了一个醒,以后,四众弟子在牌位这事上,务必提起警觉——因为,总有那么一些非蠢即坏的恶劣分子,时刻想着弄点料去黑fo门。


发表于 2022-7-23 11:20 | 显示全部楼层
惭愧弟子 发表于 2022-7-23 10:18
脑子不用可以填器官捐献卡,我说的是这个先河一开,以后遗害无穷,随便哪个人到寺庙里去,填上战犯 ...

"脑子不用可以填器官捐献卡,我说的是这个先河一开,以后遗害无穷,随便哪个人到寺庙里去,填上战犯、迫害过gcd员的军统,或者印尼某个屠华的人,或者那一年敏感事件的某个人,那寺庙就彻底完蛋,这样的事是根本防不住的,查也没有用,很多人根本都查不到,尤其敏感事件,这就是个恶例,始作俑者,其无后乎?"
——您说的这一段,涉及的就是我前文所提到的,寺院在拥有公共性且因此得利的情况下,是否需要承担公共责任的问题。您在这里搞了一个诡辩:“因为某些事情是超越寺院的能力,不可能做到的,因此寺院就不应该承担公共责任。”这当然是完全不成立的。“因为设立了一个“根本查不到”的“战犯”的牌位而导致寺院承担责任”这种情况,完全是您为了诡辩而臆造出来的,并不是客观事实,而且在逻辑上也是无法成立的。先说事实层面:此次引发舆论危机的相关战犯,都是可以很容易查到的,并不存在什么根本查不到。再说逻辑层面,如果是根本查不到,那就等于说大家都无法确知这个人是不是战犯,请问这种情况,怎么可能向寺院追责?难道追责的人拥有什么普通民众完全接触不到的信息来源么?若是如此,那寺院也当然还是无责可追,因为没有人会要求寺院在信息检索能力方面拥有超过常情意义上的一般标准,谁都不会认为寺院应该拥有情报部门的能力的。但现在的问题是,寺院以极其昂贵的价格提供一种公众服务,却完全不愿意承担任何公共责任,一般普通人动动手就能查到的信息,寺方也不去查,那就是权责不对等嘛。您的意思就是寺院就天经地义地拥有通过在公开的空间设牌位收钱的权利,但是这种行为带来的舆情事件寺院就不承担任何义务,寺院也没有义务做任何风险控制,请问世间有这种好事么?认为什么好处都该自己得,什么义务都不该自己担的人,就叫做无廉耻,不要脸。
至于您的辩护,就是做一种脱离现实的推极之论,说为了避免这种假设的极端情况发生,因此哪怕不极端的,合理范围内的义务也不能承担,这就是无耻的诡辩了。这就好比小区居民要求门卫防范不法分子,门卫说我如果答应你们,那就是开了恶例,如果将来出现精明伪装的,或者高度武装的,我根本无法识别,或者根本无法抵挡的不法分子,你们也要责成我防范,那我怎么办呢?为了避免这种情况,我必须不防范任何不法分子。这种说法难道能成立么?

      “而且你自己辩解也一直用的是“人家觉得”“人家就要”这种措辞,摆明了就是觉得这件事站不住脚,很多地方完全说不通,那既然如此,需要那么多特定条件才能成立的事,难道没问题吗?”
——您这里还是在延续前面帖子中的偷换概念。您说的什么站的住站不住脚,很多地方说不通云云,说的是立这个牌位的人的动机问题。但我前面说了,这次舆情的焦点是,设牌位一事本身可不可以,对不对。至于设牌位的动机到底是为了超度这几个人的亡灵,为了美化侵略,还是为了搞倒寺院主持,和设牌位本身对不对是两码子事。您在这儿说什么站不住脚,需要特定条件才能成立云云,都是在说对做这件事的人的动机的猜测,而不是事情本身,事情本身已经明明白白地发生了,有什么站不住脚不能成立的?

     “你说的最后一句话正是我的观点,不好意思,对我来说,这群所谓的“人民”,就是一群愚民,一群乌合之众,随波逐流,即平庸懦弱又残暴恶毒,阁下就是典型的代表,”
——您的这种态度,就是我上文所批判的那种虚伪,无耻,双标的态度。在挪用中国文化的时候,在利用公众敛财的时候,教界既不愿意把话明明白白和大众说清楚,也绝不会主动和大众切割,而是为了钞票非常乐意和大众打成一片,等到出现了这种违背大众共许的公序良俗的事情,发生舆论危机的时候,就一下子跳到清高无比,脱俗出尘的立场上去,把大众说成是愚民群氓乌合之众残暴恶毒——请问这难道不叫做无廉耻,不要脸么?
如果相关僧人是远离世俗住茅棚的,也只接受几个护法居士的供养,也从不开门迎客,结果一群不相干的外人强闯入茅棚的佛堂,搜出僧人为战犯立的超度牌位,上纲上线地批斗这个僧人,那你可以说这些人是愚民,是残暴恶毒。
可现在的事实是,这伙僧人一天天地靠向“愚民乌合之众”兜售牌位赚大钱,还为了广告效应把这些牌位公然放在旅游景点的佛堂供人参观。结果被人找出了违背法律和公序良俗的内容,这时候佛教徒却跳出来说我们可以卖赎罪券,可以收智商税,可以在公众地方干买卖,但你们公众是无权检视我们哪怕放在光天化日下的任何东西的,也无权质疑,无权反对,否则就是暴民愚民——要是民众真对这种下流无耻不要脸到极点的话有一分半点的认同,那他们才真的是愚民呢。





回复 支持 1 反对 1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7-23 11:24 | 显示全部楼层
伐折羅伊喜伐羅 发表于 2022-7-23 11:20
"脑子不用可以填器官捐献卡,我说的是这个先河一开,以后遗害无穷,随便哪个人到寺庙里去,填上战犯、迫害 ...

不好意思,太长了,懒得看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社区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格鲁教法集成

GMT+8, 2022-8-13 21:20 , Processed in 0.048774 second(s), 1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