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鲁修学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菩提草

在南京寺庙供奉南京大屠杀日本战犯牌位就是佛教徒所谓的慈悲吗?

 关闭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2-7-22 23:44 | 显示全部楼层
惭愧弟子 发表于 2022-7-22 23:41
我觉得将这种事上岗上线去处理封停寺庙就是一种狗p行为,以后不管是谁想整垮一座寺庙,就在牌位或者 ...

大恶人A杀了B的父母,C跑到B的家里去为A祈福超度,还振振有词地宣称这是出于佛教的平等慈悲

结果被人锤了你怪谁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7-22 23:47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铁的事实:南京玄奘寺内明明是佛力超荐、超度亡魂的“往生牌位”,也就是灵位,从爆料之初到各大媒体和大V全都把它说成是为生者祈福求禄的“长生牌位”。
长生牌位与往生牌位的区别非常明显,这是佛教的基本知识,牌位颜色一红一黄,可以一目了然。尽管在南京玄奘寺供奉的日本战犯牌位上“佛力超荐”和“往生莲位”的字样赫然在目,但依然几乎所有媒体都把它称为长生牌位,这是非常蹊跷的、令人奇怪甚至是需要警惕的一个现象。
著名主持人关键更是在抖音发视频介绍了事情的严重性说:供奉长生牌位是一种感恩的行为,这是在感恩日本战犯、为日本战犯祈福,事情非常严重,并质问日本战犯对中国有什么恩。
像这样指鹿为马,颠倒长生牌位与往生牌位,貌似要寄寓“日本军国主义战犯长生不死之意”,这是一种严重挑衅国人和民族感情的行为,更是对我国在战争中牺牲的英烈和遇难同胞的严重亵渎。
当然,也对中国佛教带来了难以估量的负面影响。
发表于 2022-7-22 23:51 | 显示全部楼层
永真 发表于 2022-7-22 23:47
一个铁的事实:南京玄奘寺内明明是佛力超荐、超度亡魂的“往生牌位”,也就是灵位,从爆料之初到各大媒体和大V全都把它说成是为生者祈福求禄的“长生牌位”...佛教的基本知识

是的。而且还有照片的嘛!

可是,问题不在于“各大媒体和大V”全都把它说成长生牌位。这可能有不可告人的目的,我们目前不知道,也没有能力去干预。可是,我不明白的是,佛教徒却:

菩提草 发表于 2022-7-22 22:22
新闻报导都说是长生牌位...我只认人民日报...官方的公开报导

有照片的啊大哥!照片上面写的是汉字,不是日文啊!

照片也不认,佛教常识也不认,“我就认人民日报”?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社区

x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7-22 23:54 | 显示全部楼层
永真 发表于 2022-7-22 23:47
一个铁的事实:南京玄奘寺内明明是佛力超荐、超度亡魂的“往生牌位”,也就是灵位,从爆料之初到各大媒体和 ...

在南京供奉任何一种南京大屠杀日本战法的牌位,无论是长生还是超度,都是南京人无法接受的,这是一种巨大的侮辱和刺激。不要拿佛教的平等慈悲来说事,虽然外道是邪见,但佛陀也没强行向他们说法。在南京不要表现对大屠杀战犯的慈悲,就好比不应该在双亲被害者面前表现对杀人犯的慈悲一样,做事要有理有度。

如果在日本战犯的灵位之上安放一尊南京大屠杀无辜死难者的牌位,或许还能勉强获得一些人的谅解。现在南京大屠杀受害者没有被立牌位,反而花几十万为战犯立了牌位,怎么给南京人甚至整个中国的人一个合理的交代?

即使纠正说法,指明是超度牌位,就能赢得人们的谅解了吗?受害者不超度,花钱给战犯超度,你认为国人能原谅这种行为吗?父母不供养,去供养仇人,能说是孝顺吗?三宝不供养,去供养外道,能算是佛教徒吗?
发表于 2022-7-23 00:13 | 显示全部楼层
上善如水 发表于 2022-7-22 23:51
是的。而且还有照片的嘛!

可是,问题不在于“各大媒体和大V”全都把它说成长生牌位。这可能有不可告 ...
照片也不认,佛教常识也不认,“我就认人民日报”?

独立思考很重要,佛法也是主张依法不依人。
发表于 2022-7-23 00:16 | 显示全部楼层
永真 发表于 2022-7-23 00:13
独立思考很重要,佛法也是主张依法不依人。

同意同意。可是这都不必去到“思考”的层次啊?!

有照片的嘛!

这照片都不是什么反转,几乎所有骂的主流传媒都是在引用这张照片的嘛。

这不需要脑袋,只是需要眼睛啊?!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社区

x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7-23 00:21 | 显示全部楼层
菩提草 发表于 2022-7-22 23:54
在南京供奉任何一种南京大屠杀日本战法的牌位,无论是长生还是超度,都是南京人无法接受的,这是一种巨大 ...

这个吴啊萍在牌位侵华战犯的名字前面特地加了个“友”字,貌似要与侵华战犯为友,难道要与遇难同胞为敌么?
发表于 2022-7-23 00:40 | 显示全部楼层
上善如水 发表于 2022-7-23 00:16
同意同意。可是这都不必去到“思考”的层次啊?!

有照片的嘛!

确实很难理解,明明就是往生牌位。
佛陀说过:对我的言论要像鉴别真金那样,经过鉴别思考再进行取舍,不要因为敬仰我而加以盲从。
何况是人民日报?
发表于 2022-7-23 01:20 | 显示全部楼层
菩提草 发表于 2022-7-22 23:54
在南京供奉任何一种南京大屠杀日本战法的牌位,无论是长生还是超度,都是南京人无法接受的,这是一种巨大 ...
即使纠正说法,指明是超度牌位,就能赢得人们的谅解了吗?

其实纠正错误的说法,还是很有必要的。大V“我是关键”已经用长生牌位做文章了,说这种长生牌位代表着对战犯的感恩行为。南京寺庙感恩大屠杀战犯?这不是以讹传讹么?试想在人们怒火中烧的时候,有人在煽风点火、火上浇油,真的是一种有意义的行为么?
发表于 2022-7-23 06: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伐折羅伊喜伐羅 于 2022-7-23 06:25 编辑

菩提草说:“我看到的所有的新闻报导都说是长生牌位,你说是超度牌位,那就麻烦你去联系一下人民日报这些媒体,举出你的理由,说服他们改过来,我只认官方的公开报导,你的观点我不予以考虑。”
上善如水对此的回应是:“一个佛教徒在一个佛教论坛讨论佛教,却不认佛教常识,而“只认人民日报...官方的公开报导”,是很奇怪的事。”
这里上善如水对菩提草的批判就不厚道了,很明显在偷换概念,且在偷换概念的基础上上纲上线,立稻草人来打。
其实两人争论的焦点是:设立的究竟是“长生牌位”还是“往生牌位”。多数报道说是长生牌位,但同时配了明显是往生牌位的照片,图文矛盾,明显是小编犯了低级错误,可能最初撰文的这个小编也搞不太明白这些他不熟悉领域的用词,随便写了个长生牌位,总之就是一个乌龙。上善如水要纠正菩提草的错误,只要援引原图就行了,正如他自己说的,这都不是需要用脑子的事,只要用用眼睛就行了。
对于这种明显的错误,指出事实就是最好的驳斥了,但可能上善如水觉得这样意犹未尽,偏要搞一波意识形态输出,强给对方按一个“佛教徒在佛教论坛讨论佛教,却不认佛教常识只认官媒报道”的帽子。这就很好笑了。请问,菩提草说只认官方报道那一段话里,所讨论的对象是“佛教”么?显然不是嘛,他在讨论的是一个舆情事件,至多说是和佛教相关的事件,而不是“佛教”本身。如果有人在讨论佛教本身的教理、戒律、仪轨等问题,说我不认三藏经典或者祖师著述,我只认人民日报的权威,那当然是荒诞的,不单佛教徒会觉得荒诞,人民日报的相关人员也一定都会觉得荒诞。可问题是,这里菩提草压根没有这样的意思表达,他所表达的是:当一个舆情事件发生的时候,他既然不是亲历者,无法拥有一手资料,那就只能选择相信大媒体和官方报道。对于这样的一种态度,别人当然可以选择不同意,但至少无法说这是显然荒谬的——这种选择并不荒谬,相反,是有其明显的合理性的。
我想,上善如水应该是能明白读懂菩提草原话的意思的,却还是通过偷换概念的方式,把他原话的意思扭曲成了“佛教徒讨论佛教不认佛教权威却只认人民日报权威”这样一个明显荒唐的意思,这里头的起心动念就很可议了。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7-23 06:58 | 显示全部楼层
上善如水 发表于 2022-7-23 00:16
同意同意。可是这都不必去到“思考”的层次啊?!

有照片的嘛!

揪着牌位的种类扯来扯去、极力渲染对牌位种类的报导有误,就能误导人们以为整个事件的巨大矛盾和对国人民族感情的伤害就是是因为把超度牌位说成了长生牌位?整个事件的责任都转移到媒体和官方这边来了?对南京大屠杀战犯的供奉于是就是一件合情合理的事了?国人的愤怒其实都是被忽悠出来的?

呵呵说明白点吧,即使牌位的报导有误,供奉超度的牌位也绝无可能得到国人的谅解。无论是哪一种牌位,在南京花几十万供奉大屠杀战犯都是对南京人甚至全国人民感情的巨大伤害。这一点在网络上尤其明显,即使多数报导不特别点明这是什么牌位,只要是供奉大屠杀战犯就已经引来人们排山倒海般的愤怒。

根据《礼记》的记载,先秦乃至之前的中原人,将死者下葬以后不起坟也不扫墓,葬礼结束就从下葬处带一块牌位回家,作为死者灵魂的依托在家朝夕供奉。孔子说,看到牌位就如同看到父母,路过牌位就仿佛父母就坐在那里。对于中国人而言,牌位的供奉就是对死者的供奉。佛教吸收了这个中国的传统民俗,发展出了长生、超度的牌位,但无论是哪一种,本质都是来源于传统的牌位供奉。在很多佛教供奉牌位的殿堂里,牌位前都有香火和供品。对于大多数中国人而言,无论是长生还是超度,都没有本质的区别,都是对死者的供奉。在传统中,设立牌位的对象一般只有天地君亲师,偶尔有加入特别要好的朋友和对自己有大恩大德的人。但从没有过供奉仇人牌位的,供奉仇人就等于亲仇不分,认贼作父,供奉南京大屠杀战犯的牌位对于中国人而言,就是把大屠杀的战犯作为亲人、恩人和值得尊敬的对象来供奉,这是恶中之恶,是冒天下之大不韪。

所以,如果真的出于慈悲,超度战犯的方法有的是,为什么偏偏要在南京供奉超度?在双亲被害者的家里为杀人犯超度祈福难道就是慈悲心的表现?而且并不超度供奉南京大屠杀三十万无辜死难者,只花大价钱超度战犯,如何能说服人们这是出于纯粹的慈悲?以人类的常情而言,首先慈悲的对象应该是受害者,即使是平等观,也应该同时超度受害者。三十万受害者没有一个牌位,四个战犯一人四万一年已经供养超度了三年,这是足足接近五十万的巨款!

这件事就是刺向南京人内心伤口的一把尖刀,无论怎么拿牌位的种类说事,牌位的种类不是人们愤怒的原因,对于绝大多数国人而言,对日本战犯的供奉,就是对侵华战争全国三千万的死难者、南京三十万的死难者的极大侮辱和亵渎,这才是让全国人悲愤的原因。
 楼主| 发表于 2022-7-23 07:01 | 显示全部楼层
永真 发表于 2022-7-23 01:20
其实纠正错误的说法,还是很有必要的。大V“我是关键”已经用长生牌位做文章了,说这种长生牌位代表着 ...

供奉战犯牌位的行为对于国人而言本身就是不可宽恕的,无论你去纠正不纠正什么长生牌位还是超度牌位,国人的愤怒是不会有丝毫改变,更不会有人认为这是什么平等慈悲
 楼主| 发表于 2022-7-23 07:14 | 显示全部楼层
伐折羅伊喜伐羅 发表于 2022-7-23 06:22
菩提草说:“我看到的所有的新闻报导都说是长生牌位,你说是超度牌位,那就麻烦你去联系一下人民日报这些媒 ...

我很奇怪他拿牌位的种类扯来扯去,好像整个事件如果媒体都宣传这是超度牌位,于是国人不会为此而愤怒似的。我觉得他只是在极力渲染这种次要矛盾,努力以这个牌位的种类问题来混淆、掩盖事件的主要矛盾,甚至要把责任推到媒体或是官方。

以前我看过他和别人辩论,不客气地说,他擅长转移矛盾。如果能找到对方的一点小错误,就极力攻击渲染,把众人对问题的关键(当然是对他不利的)的注意转移到这个小错误上,最后误导人们以为这个小小的错误就足以将双方定性。

我觉得这事一点都不复杂,如果有人以“佛教的平等慈悲”去双亲被害者的家里供奉杀人犯的牌位,进行祈福超度,对方会因为供奉的是长生牌位还是超度牌位而有不同的反应吗?公道自在人心,我认识的人里除了精日份子没有不为这件事而愤怒的。

供奉南京大屠杀战犯的牌位本身就是对国人尤其是南京人的极大侮辱和挑衅,无论是什么牌位。理由我上面说过了,这种供奉本身就是矛盾的重点,不是什么牌位种类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7-23 07:21 | 显示全部楼层
永真 发表于 2022-7-23 01:20
其实纠正错误的说法,还是很有必要的。大V“我是关键”已经用长生牌位做文章了,说这种长生牌位代表着 ...

作为南京人、作为南京大屠杀受害者的后代,我觉得你是很难理解我们对这件事的愤怒的,这件事在大多数南京人的内心深处伤口上狠狠地捅了一刀。无论是什么牌位,我们都不能接受、绝不原谅。

同样,支持这件事、试图为整件事洗地,试图为这种行为洗白、诡辩的人我们也绝不原谅

如果你最近有事来南京,假如谈及此事,建议你谨言慎行,不要扯什么长生牌位还是超度牌位的屁话

如果有人去你家供奉杀你父母的杀人犯的牌位,进行祈福超度,你会觉得这是平等慈悲吗?会因为这是超度牌位而原谅他吗?

希望你能理解这个简单的道理

发表于 2022-7-23 08:05 | 显示全部楼层
此次事件的核心矛盾,至少有两个:
一,佛教在对中华文化进行文化挪用的同时,是否需要对被挪用的原生文化保持一种敬意,同时顾及此文化之原住民的普遍情感?
二,佛教在中国社会拥有一定程度的公共性,且事实上由此公共性获益的情况下,是否需要承担相应的公共责任?

关于第一条:佛教本来是没有牌位这么一说的,不管是长生牌位也好,往生牌位也好,都是挪用自中国传统中的“神主”或“神位”。在原本的中国文化中,神主、神位都是“受尊敬”“被崇拜”“被祭祀”对象的象征物,而没有“罪孽深重的可怜的被救济的对象的象征”这样一种意涵的。佛教对此是心知肚明的,事实上,佛教寺院祖堂的祖师牌位,以及伽蓝护法等牌位,就基本上拥有中国传统中神主或者神位原本的意涵。然而,在涉及超度的问题上,佛教“暗度陈仓”地将“罪孽深重的可怜的被救济的对象的象征”这样一种意思赋给了牌位,但这种“文化挪用后赋予新意涵”,佛教是做得暧暧昧昧的,故意保持一种模糊性的。当然,在佛教本身并没有隐藏其教义,其对生死的看法都是明白写在经书里的。但在面对中国社会的时候,佛教却采取了类似摩尼教的做法,对核心信徒是直白地告知教义,对社会大众却“善意地令其保持无知”。也就是说,在面对非核心信徒的那类“客户”的经忏法事诉求的时候,并不会主动地,高调地去宣讲那些与中国主流文化格格不入,甚至会惹人厌恶的观念(诸如之所以要做法事超度你爸你妈,是因为他们有罪,可能会下地狱、变猪狗、变蛆虫、变饿鬼),而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地顺应大众的想法,不去强调度亡法事“救济”的一面,反而听任其融合于中国人固有的祖先崇拜和孝道文化。一般群众认为延僧斋道,是为了“荣显父母”,让父母的葬仪看起来热闹、体面,就与酬神唱戏是一个道理。也就是说,超度是“尊崇亡人”,而非(或者至少不强调)“拯救亡人”。这从传统丧仪的方方面面都可以看出——虽然僧道仪式的文本皆主于救度,但丧家的一切文书无不强调亡人的美德,丧主只会说自己“罪孽深重不自殒灭祸延先考”,绝不会有一字一句说考妣有罪。在丧事过程中,僧道的经本,既不提供给群众阅读,群众也几乎无法或者无意通过聆听明白其本意。对整个丧葬过程的“定性”,全都是以丧家的文书来表现的,僧道的仪式只是一种“背景性的表演”。
当然,诸位可以说这些不如法,这些是佛教衰败的迹象,但诸位无法否认,通过这种暧昧,模糊了“祭拜亡人”和“拯救亡人”的界线,使得作为宗教团体的佛教获取到了利益,巨大的经济收益自不待言,在一个事实上并未普遍接受佛教核心教义的非佛教社会,佛教在核心信众(居士群体)占人口比重很小的情况下,居然顽强地生存了下来,甚至还遍及全国,覆盖城乡,这本身就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奇迹了。
但也正是因为这种暧昧,使得民众此次普遍无法接受南京玄奘寺的做法——因为在中国文化中,人们始终认为牌位所代表的是尊重和祭拜的对象,而非罪孽深重亟需救拔的对象,又如上文所言,佛教在对牌位进行文化挪用的时候,为了自身的利益或者生存,并没有“把话讲清楚”。那么当普通中国民众看见一个佛殿里出现战犯的牌位的时候,第一反应当然是你们在“供”和“拜”这些战犯嘛。
而这个楼里不少人的反应是,通过援引佛教本身的教义来为此事件辩护, 但这种辩护是苍白无力的,虚伪的,双重标准的。原因除了上述的,佛教本身就长期故意维持牌位意涵的模糊性之外,还涉及到文化挪用者是否有资格,有权力迫使被挪用文化之原住民按照自己挪用后的标准来理解被挪用的文化标志。你们口口声声说佛教本来就是不论冤亲都一律要平等超度的,这说的并无错,但佛教为了自己的好处,挪用了牌位这个中国的文化标志,并赋予了自己的意思,可以因此反过来按着头强迫非佛教的中国人都按照佛教的意思来理解和认知牌位这件东西么?
可能有人要说,这是佛教寺院里的牌位,就得按照我们的理解来认知,那么,这就涉及到第二个问题了:佛教在中国社会拥有一定程度的公共性,且事实上由此公共性获益的情况下,是否需要承担相应的公共责任?
如果涉事的寺院是一个不拥有公共性的场所,比如某些不对外开放的道场,那可以说这里的一切事物,解释权在我。但此次事件中的寺院,本身就处在一个旅游景区内,拥有着对大众开放带来的公共性:每日游人如织,不论是不是真正意义的佛教徒,只要愿意烧香礼拜的,也都一律接受。显然,寺方是乐见此种公共性的存在,且从中大大地获利的。那么,你既然自己愿意寺院有公共性,也从中获益匪浅,一旦出现公共舆情事件,却又不愿意承担任何公共责任,这难道是合理的、道德的、有廉耻的、要脸的态度么?你作为一个对公众开放的寺院,是否宣讲过:“我们这里立牌位,不是表示尊崇,而是为了救度,所以哪怕大奸大恶之人,我们也都接受为之立牌位的。你要为希特勒立也行,为杰克瑞普尔立也行”这种话呢?显然是没有嘛。要是真讲了,请问哪个脑子正常的南京市民希望自己爸妈和希特勒或者杀人魔杰克或者东条英机被供在一起?平时无事,寺方为了“生意”默认大家把设牌位看成是一种尊崇的行为,等到出了问题,一帮佛教徒就拿着原教旨的立场来洗白,再反过来认为民众把牌位视为尊崇标志是愚昧无知不懂佛教,甚至给一顶破坏佛法威胁信仰自由的帽子——请问这是有廉耻,要脸面的态度么?
说到面对公众认知与佛教认知有落差而造成矛盾这个话题,我记得很多年前,亲耳听一位仁波切说:(大意)“你们自己不好好将一些本尊形象保密,引发外界的议论,你们还生气,还笑话人家愚昧无知,殊不知最愚昧的就是你们自己啊!你们该隐藏的不隐藏,让不了解的人看了,人家当然觉得这些东西很怪异,很血腥,很色情,他们的这种反应有什么问题?有问题的是你们这些了解了却没做好的人嘛!”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社区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格鲁教法集成

GMT+8, 2022-8-14 09:17 , Processed in 0.038866 second(s), 1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