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鲁修学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缘起除障

为什么四果阿罗汉就必须出家,而登地菩萨可以是在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2-26 19: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jysy 于 2021-12-26 19:21 编辑

这本书是英文的,主体是《正法一意》的藏文注释书,叫做“正法一意日光疏”,注释书的作者是直贡法称。
此外本书还包括两部古注的摘译,以及Jan-Ulrich Sobisch教授的注解。
译者与注解者是德国的Jan-Ulrich Sobisch教授,还有他的老师堪布让卓。
Jan-Ulrich Sobisch是德国人,他的英文用语比较简单易读。他也出版过萨迦道果与喜金刚的研究,不过我没有读过。
本书的英文,以及内容,我觉得都不晦涩。而它解决了我许多对密续、显宗方面的疑难点。
我是今年冬初刚入手的,读完了1遍,现在再精读。有问题的地方会通过脸书向Jan-Ulrich Sobisch教授请教。

“正法一意日光疏”的作者,直贡法称——是直贡梯寺的第24代座主,也是伟大的五世的座上宾与师友,曾经作为密友陪伴五世入汉至青海,也是五世在文殊阎魔敌方面的重要指导上师。伟大的五世非常尊重他,常常请他到布达拉聊天(那时没有微信)。

而《正法一意》本身,要更古老,比直贡法称早好几百年。它的作者是敬安·喜饶炯乃。
敬安·喜饶炯乃是直贡梯寺创始人直贡巴吉天颂恭(1143-1217)的侄子与弟子,常常利用做侍者的身份,请教上师吉天颂恭显密的种种问题,而《正法一意》是一部对此长期问答简短的笔记,仅仅有150句话,再加上大约49条遗补。因此,严格意义来说,《正法一意》是吉天颂恭思想的记录。但吉天颂恭的思想,主要继承自帕莫竹巴,而帕莫竹巴继承的是萨迦的道果,以及冈波巴的“噶(阿底峡的噶当)、印(米拉的那若六法与大印)”合流,因此可以说,是非常重视三士道与密续的不二结合。

《正法一意》的记录者敬安·喜饶炯乃拒绝了担任直贡梯寺的寺主,在冈仁波齐十多年,完成了他的修行成就,之后曾短暂做过达拉岗布的寺主(冈波巴的寺院)。他继续在各地隐居修行,比他年轻的萨迦班智达也曾向他致敬。《正法一意》是他在洛扎卡久的山上所写,也就是现在网红们喜欢拍照的雾中古刹卡久寺。不过,他的隐居所不在那个寺院,而在寺院前方的山谷里,现在破败了。他完成了《正法一意》的回忆与编辑后,在卓沃隆(玛尔巴的家乡与祖庙)、达拉岗布等地,进行了对《正法一意》的讲解,因此两位与他时代接近的注释者,根据他的讲解做了较古的两部注释。而“正法一意日光疏”是几百年后的注释。

观音上师的翻译之一,土丹·金巴博士的大作《宗喀巴——雪域的一位佛陀》里记载:
宗喀巴大师初来卫藏,就是1373 年秋,也就是水牛年,跟着商队来到直贡梯寺。宗喀巴大师在那里会见了直贡祖师敬安确吉嘉波(1335-1407),当时他住在被称为吉祥林(Palgyi Naktro)的僻静寺院。宗喀巴大师从确吉嘉波那里接受了各种教法,例如发菩提心仪式——为利益众生而证悟的利他心——以及关于五支大手印和六瑜伽的指导。(补充:按照直贡的历史说法,宗喀巴大师也作为堪布宣讲了《正法一意》)。几十年后,宗喀巴大师亲自撰写了一部关于六瑜伽的教法和修行的主要著作,此著作就是来自丹萨替(帕莫竹巴)、直贡梯(吉天颂恭)的传承。

金巴博士说:As we shall see, the fact that Tsongkhapa’s introduction to the complex world of Tibetan Buddhism in U-Tsang came through the Kagyu tradition would have far- reaching implications for his own understanding, practice, and exposition of advanced Vajrayana teachings.
正如我们将看到的那样,宗喀巴在卫藏被引介到复杂的藏传佛教世界,是通过噶举传统进行的,这一事实将会——对他自己关于高级金刚乘教义的理解、修持和阐释,具有深远的意义。

(补充,这里我只是陈述我所知道的事实,不含有宗派的褒与贬。我普遍尊重我所有宁玛、噶举、格鲁、萨迦的四派上师们,然而我觉得,学习佛法不是制造宗派执着。我属于佛教,而不属于宗派,这是我的浅见。)

通过阅读《正法一意》的各种资料,我隐约觉得宗喀巴大师的很多思想与之超级吻合,当然不能说一定是来自它,也许其中的思想来自共同的源头,如阿底峡尊者。
当然,就对三转体系的定义,还有宗见的问题,他们还是存在差异。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我觉得佛教之中存在着的很多东西的差异,是角度与表述的问题,并非水火不相容。如果用一种贯通的方式去看待问题,往往会发现所谓不同背后的相同。这是题外话。

从宁玛,走到噶举,再走到格鲁与萨迦,乃至噶当以及对阿底峡尊者的钦佩,半路上还时不时的到巴利语系佛教去串门,甚至研究印度的吠檀多与克什米尔湿婆派等等,我觉得自己的眼界越来越开阔,条条框框越来越少。就宗见而言,我将古印度的佛教视为一个总体;就价值而言,我认为这个整体是一个最顶级的真理,换句话说,我选择佛教作为我的终极皈依;就内心世界而言,则越来越谦卑惶恐与自叹匮乏。

阿底峡尊者常常指出,对所学未予以实践,是值得悲哀的事情。我们的探索最终是要让我从内心树立解脱与利他的迫切志向,义无反顾的精进于此,除了这个,也没有什么可以思考与执着的了吧?

以上乱弹琴,歪楼了。言多必有失,应当效仿克珠杰大师的十大愿。我还是要少说。我开溜了。感恩听此啰嗦。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2-26 19:24 | 显示全部楼层
1.0版般若净土经过学修,目前已升级为般若净土123,谢谢。
发表于 2021-12-26 19:26 | 显示全部楼层
cjysy 发表于 2021-12-26 19:16
这本书是英文的,主体是《正法一意》的藏文注释书,叫做“正法一意日光疏”,注释书的作者是直贡法称。
此 ...

非常感谢您的肺腑之言,由衷的感谢您,您过谦了,您的学识相当渊博,我们以您为榜样,而不是某些三脚猫还好为人师的东西。
发表于 2021-12-26 19:3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正好说明了你的唢呐基础并未打好,擅自登上凯尔特音乐的大雅之堂,不可能演奏出仙乐之章的。
发表于 2021-12-26 19:49 | 显示全部楼层
般若净土123 发表于 2021-12-26 19:30
这正好说明了你的唢呐基础并未打好,擅自登上凯尔特音乐的大雅之堂,不可能演奏出仙乐之章的。

请问我是在您家里人白事上吹过,你知道我唢呐基础并未打好吗?
发表于 2021-12-26 20:10 | 显示全部楼层
你继续探讨无上密法吧,我只是路过测试一下音响,打扰了。
发表于 2021-12-26 20:56 | 显示全部楼层
cjysy 发表于 2021-12-26 19:16
这本书是英文的,主体是《正法一意》的藏文注释书,叫做“正法一意日光疏”,注释书的作者是直贡法称。
此 ...

您真是博学,随喜赞叹!
发表于 2021-12-26 20:58 | 显示全部楼层
cjysy 发表于 2021-12-26 19:16
这本书是英文的,主体是《正法一意》的藏文注释书,叫做“正法一意日光疏”,注释书的作者是直贡法称。
此 ...

这一世的尊者曾经说过,经过他与印度教徒的交流,他发现除了立足于空性见,佛教密法的各个方面印度教都有,比如气脉明点、六支瑜伽等等,完全是一样的

请问您怎么看待这个说法呢?末学对此非常困惑,请您多多赐教谢谢
发表于 2021-12-26 21: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jysy 于 2021-12-26 22:02 编辑

顶礼师长千手千眼观世音,祂是悲智在人间的最好化身之一,祈愿祂莲足永固!

1)
观音师长所云并没有错,据我所知,祂所提到的印度瑜伽士,是北印度城市“高勒克普尔(牛护城)”的印度教瑜伽士,那里有大瑜伽士牛护尊者的寺院,印度教的高勒克寺。该印度教寺有84大成就者的塑像,其中就有佛教的龙树。此地是通往尼泊尔的要道之一,多年来,我途经不下30多次了吧,记得连酒店里都有牛护尊者的塑像。牛护尊者是84大成就者之一,其上师为鱼帝,二位均是印度中世纪Natha(怙主)运动的大师,被佛教、印度教共同尊奉,牛护之师兄应为王子无肢金刚。实际上,牛护的影响力之广,不仅是印度,在尼泊尔也有他的威名,如加德满都兽主庙烧尸庙的后山上就有他的寺院,现在还有他的信徒。他在尼泊尔被印度教徒作为大自在天之化身崇拜,而被佛教徒作为观音之化身敬仰。

2)
要知道,现在印度的印度教密宗,实际上基本自认为是牛护尊者的后人。虽然有的密宗瑜伽派人自认为是商羯罗的后人,如swami rama,但实际上阅读商羯罗的四部重要注释,如《薄伽梵歌注》,他是反对印度密宗崇拜的。另外一些人自认为是克什米尔湿婆派的密宗传人,但这个传承饱经战火摧残,是否有真的传人,存疑,不过喜马拉雅山地区,确实可能有少数传承持有者。总之,印度现存密宗,基本是将自己等同于牛护的后人。而这又出自Natha运动,尤其11世纪一批湿婆派的团体,吸收了佛教密续的思想——他们是古代的裂耳派。但,后来,在13世纪以后,在穆斯林的战火之后,他们演变成了一个重要的流派——Hatha Yoga派。注意:今天人们在瑜伽房里扭动的身躯,美其名曰Hatha瑜伽,实则是一种现代商业的变种,没有什么真正的远古智慧含量。因此不要认为现代的哈他瑜伽,就是古代的Hatha Yoga派,虽然二者有某种血缘关系。

以上是交代印度现存印度教密宗的背景。(待续)
发表于 2021-12-26 22:14 | 显示全部楼层
3)现在国际上重启了对印度教密宗的文献与考古(以及田野)研究,如英国牛津的一位资深博士(对不起,我记不起他的大名,又懒的查,我在油管上看过他的视频,也参加过他的远程讲座)。就现在的文献研究,可以确定一点,其中的结论之一是:印度教密宗的代表流派,也就是最终定型的Hatha Yoga,实际上是来自护牛尊者,继续追溯,可以来到佛教大师毘鲁巴。换句话说,是湿婆派团体,受了佛教密续与密续大师的影响。

也许有人说,佛教密续的确有印度文化的影子,这个我不否认,但从现在活着的印度教瑜伽士系统来看,尤其是观音上师提到的那群人而言,他们的根是Hatha瑜伽,而其最古老的文献,在北京发现,是梵文与藏文对照写本《Amiritsiddhi》——无死成就一书。此书后来派生出了《哈他瑜伽之灯》、《歌兰陀本集》、《湿婆本集》等印度教密宗文献,但《Amiritsiddhi》——无死成就一书却是佛教语境与佛教密宗概念下的产物,虽然夹杂有湿婆派的术语。

因此,现代印度密宗的活样本之一:Hatha yoga派,其祖本《Amiritsiddhi》,却是宣称追随佛教密续大师的足迹。

学术界的一种倾向或共识是:11世纪的湿婆派大量借鉴了佛教密续的文献与技术。这可能是一波印度教湿婆派瑜伽士团体,追随了佛教密续大师,而创作出了《Amiritsiddhi》,并演化成今天印度瑜伽士的密法:Hatha yoga。

这个研究成果比较新,我不知道观音尊者是否看到,如果看到的话,祂老人家又会做如何评论呢?

现在问题来了,那么《Amiritsiddhi》等古代印度教密宗祖本,与佛教密续之间的类同与差异,是什么呢?
我几乎扫了全部的互联网论文,或许可以给一个初步的观感,以下会谈到。而《Amiritsiddhi》的梵文校勘本与英译本,现在还没有出版,但应该很快了。
所以我谈到的,是初步的信息,仅供参考。

(待续)

发表于 2021-12-26 22:31 | 显示全部楼层
4)上文说到,令国际研究惊讶的是,现存活着的印度教密宗瑜伽士体系,其11世纪的古层文献,却是一部佛教密宗基调的文献,《Amiritsiddhi》。
那么,《Amiritsiddhi》在印度教的演变,以及其本身,与佛教密续的异同,尤其是与无上瑜伽续的异同,是如何的呢?

首先,我不方便谈佛教密续的细节。但我想,可以谈谈印度教文献《Amiritsiddhi》的一些点:

a)其重要的观点之一,是人的死亡是因为:头部明点的下降,成为性欲而流失。应当强力使之逆反。

补充:强力一词,即Hatha(哈他)。因此哈他,并非现代人解释的日月,而是强力。从时轮文献之中可以找到对比,其他如《冈波巴全集》里也可以找到强力的瑜伽。
我个人推测,Amiritsiddhi是受时轮或类似时轮注释影响而产生的一部著作,有心人可以去研究看看,是否如此。

b)通过呼吸法(持风,pranayama),以及各种身印,如逆身印——令明点回返,是其修行的重点。

补充:逆身印或大身印,都是现代瑜伽房里哈他瑜伽教导的,但是他们几乎已经不了解为什么要学这些。

c)有一些技术,如某种明点的提升运动,在印度瑜伽里已经失传,但在西藏的那若六法里依然保留。具体是什么动作,个人不便透露。

个人的感觉(在没有通读原文的基础上——我期待英文译本的发表),这些技术相对粗糙,可能是时轮体系的一个分支。
就佛教的密续而言,父续、母续的圆满次第重点,似乎没有get到。
这是我的初步印象。

请不要追问父续、母续的重点是什么。

不过,可以说清楚的是,佛教的宗见,在Amiritsiddhi一书里体现的不究竟,毕竟,它追求的是不死,与身体的永恒不朽。
说实话,真的有可能借鉴了时轮的某些要素,我没有能力在此展开细节,请有心人自己去研究。

(待续)
发表于 2021-12-26 22:38 | 显示全部楼层
cjysy 发表于 2021-12-26 22:31
4)上文说到,令国际研究惊讶的是,现存活着的印度教密宗瑜伽士体系,其11世纪的古层文献,却是一部佛教密 ...

感谢您的回复,真是大开眼界!期待您的后续!
发表于 2021-12-26 22: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jysy 于 2021-12-26 22:51 编辑

5)国际上的意见是,Amiritsiddhi,这部现代印度教密宗技术的鼻祖,是受佛教密续影响的一部文献。当然,也有杂音,印度教徒的僧侣对此提出抗议。但我觉得问题不大,从开篇归敬上,以及通篇的佛教术语上,无疑,它有着身后的佛教背景之影响。

那么,问题来了,印度教影响了佛教,还是佛教影响了印度教呢?从这个案例来看,却是一个典型的佛教密宗深深影响了印度教的案例,甚至由此产生了之后几个世纪的印度密宗技术趋势。

因此一再扣帽子说,佛教被印度教污染,似乎是片面的。

那么,从更加宏观的角度来看,英国文化对印度的污蔑态度,导致对tantra的妖魔化,已经延续2个世纪了。现在更多的研究者,才开始走向文化宽容。
举个例子,就神话学而言,与其藐视其为小儿科,为什么不探究其中的文化成因,与历史意义呢?

在东亚文化里,很多人对密续有一种有一种潜意识的妖魔化色彩眼睛,也许是基于所谓的原教旨主义(但是,究竟谁能真的搞清楚所谓究竟的正本清源?)。也许是基于文化忌惮,这是人类学的范畴,但,我觉得,这不利于思想研究与真理探究。好吧,我有些离题了。

就佛教密续本身而言,我不得不承认的是,它的哲学框架完全是佛教的。当然,湿婆派也有它的古老密宗形式,但是它的哲学框架非常薄弱,因此它不得不借助吠檀多等。可是佛教密续有着无与伦比的思想框架,如唯识、中观等。如果深入的阅读印度密续注释与大疏,谁还敢说它是印度教或外道?

任何宗教都一样,都有所谓的表象,与真正的内涵。

我不认为佛教密续的究竟内涵,与所谓今天的上座部内涵,有究竟的抵触。也许下面会谈到。

对于文化的宽容,对于真理的尊重,这些在某些学者身上体现的非常非常好。这方面,我推荐阅读一部《胜乐续》研究的【前言、导读】部分——David B. Gray的《The Cakrasamvara Tantra : the discourse of Sri Heruka》
其中不乏有真正的人文与宽容思想,说实话,David B. Gray让我感动!

(待续)
发表于 2021-12-26 22:49 | 显示全部楼层
cjysy 发表于 2021-12-26 22:47
5)国际上的意见是,Amiritsiddhi,这部现代印度教密宗技术的鼻祖,是受佛教密续影响的一部文献。当然,也 ...

感恩!感恩!
发表于 2021-12-26 22: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jysy 于 2021-12-26 23:01 编辑

6)回到敬爱观音尊者的考量,以及,印度教密宗技术与佛教密续方便道,如那若六法的考量问题。

首先,我真的觉得这不是问题,也许我没有伟大师长的远见与胸怀。但就我了解的目前印度教密宗的见地,不出人格神派与非人格的本体论。
人格神派就不说了。本体论是走的不二论吠檀多的路线。不二论吠檀多没有什么不好的,是非常好的哲学,但与佛教对比,我认为它的封闭式自性观点,与梵的幻造,二者之间无法说通,如果他们进一步能借用缘起说,一切问题就都没有了。我不想贬低教外宗派,我只是谈谈其异同。

由此,基于缘起见的佛教密续,如何与基于印度教见地的密宗形式相雷同呢?由此,二者的技术,也导向不同的取向。
如父续或母续之中,以四空或四喜来证得无我,这一点,与印度密续的技术和终地,是完全不同的。

是,在瑜伽技术上,二者有些相似。但就我对二者的了解,技术上不相似的地方更多,就不用说见地了。
就技术上,四喜、四空,这些现代印度瑜伽是没有的,不知道是他们遗忘了,就是开始没有借鉴佛教的这些技术?

总之,目前我知道的是,有太多的不同。
但是,很多地方我不能展开讲,这是对双方传统的尊重。总之,对此我已经没有疑惑了。

(待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社区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格鲁教法集成

GMT+8, 2022-1-28 01:36 , Processed in 0.036472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