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鲁修学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57|回复: 1

《雪压霜打翠柏坚——纪念贞意老和尚诞辰一百周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1-2 19: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雪压霜打翠柏坚——纪念贞意老和尚诞辰一百周年》
       ——宗性大和尚
    贞松劲柏老愈坚,意达密行契心源。
    和风慧日施法语,尚有耆宿存遗范。
    时光的年轮总在不经意间悄悄向前滑行,转眼已是贞意老和尚诞辰一百周年的纪念。
    贞意老和尚(1921—2003),俗姓叶,名荣生,1921年生,成都青龙场人。青年时曾习商,皈依蜀中著名大德昌圆法师(隆莲法师的剃度师父,时任四川省佛教会会长、成都十方堂住持),得法名隆恩。
    1943年至近慈寺礼照通法师剃度出家,同年于该寺依能海上师座下受具足戒,住客堂任照客,后任僧值。1953年追随能海上师赴五台山清凉桥吉祥寺,历任知客、监院等职。1955年蒙能海上师付法临济宗第四十五世传人,得和尚位,名定法。
    1958年奉能海上师命,返回四川,负责绵竹云悟寺日常事务,任管委会主任,1960年选任为绵竹县政协委员。1966年后,被迫离开云悟寺,至生产队辗转各地养蜂为生。
    1980年到新都宝光寺常住,历任知客、堂主、管委会秘书长等职,1984年选任为新都县政协委员。
    1987年应永光和尚之邀,移住石经寺,任都监之职,主持石经寺日常工作,为石经寺的恢复重建做了大量工作。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历任四川省佛教协会传戒法会引礼、尊证、教授、羯摩、戒和尚等职。自1988年起,还先后担任成都市佛教协会副会长、会长,四川省佛教协会副会长、代会长、会长,中国佛教协会理事、咨议委员会委员,龙泉驿区人大代表,成都市人大代表、常委等职。1993年荣任石经寺方丈,1998年兼任新都宝光寺方丈。2003年示寂,世寿八十三岁。
    贞意老和尚驻锡时间最长的是石经寺法席,也是他倾注心血最多的道场。石经寺始建于东汉末年,历代皆有兴废,特别是明代楚山绍琦曾驻锡此寺(时名天成寺),并道成肉身,此后名声大振。清乾隆三十二(1767)年,简州地方长官宋思仁游览该寺,有所感悟,赠石刻《金刚经》一部,因此更名石经寺。千年古刹石经寺,坐落在龙泉山脉之天成山。从成渝高速下道后,翻过山梁,便见远处有一片葱郁的柏树林,翠柏掩映中,红墙青瓦若隐若现,那便是众所熟知的石经寺。整座寺院坐西向东,所有建筑群依山势逐级而建,寺中林木苍翠,古树参天,犹以翠柏葱郁而倍显幽静。明代赵贞吉曾有“百道寒泉万木中,半天凝紫晚鸦东。道人旅泊游三界,犹滞重关印不空。”诗句赞扬石经寺自然景观的独特之处。从今日石经寺隐匿于苍松翠柏中的情况来看,赵贞吉先生描绘的画面可谓真实不虚。
    1949年后,石经寺住寺僧人逐渐离寺,香火中断。改革开放后,仰仗中国佛教协会原会长赵朴老亲自关怀,决定将能海上师开创的近慈寺还迁于该寺。
    1987年,贞意老和尚以近古稀之龄,应永光和尚之邀,从宝光寺移锡石经寺,从此他的人生与石经寺紧密联系在一起。老和尚系能海上师传法弟子之一,亲近海公上师近二十年。老和尚之所以会如永光和尚之约,一方面是因为二人都是海公上师法嗣,另一方面是海公上师在四川的根本金刚道场近慈寺在动乱中被毁,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为落实宗教政策,在各方努力下,将近慈寺原法系僧人悉数迁入石经寺,用石经寺作为海公上师道场予以复兴。老和尚对海公上师法脉充满了深情,从此他肩负起了石经寺作为汉密道场重兴的根本重任。他主持对部分古建筑进行了全面维修,还兴建了宗喀巴大师殿、钟鼓楼、天王殿等建筑,为石经寺的兴盛和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1991年冬,我在昭觉寺受戒,贞意老和尚是我受戒时的教授阿阇梨,当时老和尚是石经寺住持、成都市佛教协会副会长。在近一个月的戒期中,老和尚为我们讲解《沙弥戒》《比丘戒》《菩萨戒》。由于戒期中可用于讲解的时间有限,老和尚的讲述提纲挈领,有的只能是依文释义,但他讲解时语速平稳,吐词清晰,令初入佛门而又没有多少佛学基础知识的僧青年,基本上能认识到律学的大纲,大概能知道重戒的制戒因缘及开遮持犯等内容,对戒律的功德生起基本的信心。老和尚总是鼓励大家,初入佛门,受戒容易持戒难,希望大家受戒后,有机会要多专研律学,守护戒体,终身不失,自然会成为解脱之因。印象最深刻的是,老和尚开示常说,出家人要懂得处世的圆融之道,不要钻牛角尖,如果当自己的思想和行动一时难以调和,甚至想不通,要懂得转身,他反复强调一句话“死胡同既然没有路,那转身后自然就是路了”,不要钻进了死胡同还要使劲钻,那就只有碰得头破血流了,所以懂得转身,才是生活的大智慧。现在回想起来,这已经是老和尚三十年前的开示法要,但至今仍然受用。
    2001年7月,我从中国佛学院毕业,应邀至文殊院常住。老和尚时任成都市佛教协会会长。2002年3月起,蒙老和尚栽培,一年之内先后增补为成都市佛教协会理事、副秘书长、副会长。2002年9月,老和尚当选为四川省佛教协会会长,仰承老和尚慈悲,不慧忝列副会长之职。在此期间,得以有机会亲近老和尚,随老和尚赴雅安等地调研教务工作、赴内江等地寺院参加法务活动、参加主管部门举办的学习研讨班等,近距离感受到老人家言传身教的摄受力,获益匪浅,受用良多。
    记得大约在2002年11月左右,当时重庆佛教界极力邀请我回重庆任职,在难以抉择之际,经有关方面安排,有幸赴石经寺丈室拜见老和尚,并当面向老和尚请益。老和尚当时虽然没有给我明确的指示,但他当时简短的开示,坚定了我继续留在成都,服务成都佛教事业的决心。老和尚当时打了一个比喻,说如果自己肩上扛有一杆旗帜,旗帜的标识作用是需要插在山顶才能显示出来,但旗帜只有一杆,不能今天扛在这个山顶,明天又扛到另外一个山顶,这样反复折腾,一杆旗帜不能固定,其作用自然就不能发挥,只有坚定的将一杆旗帜始终插在一个山顶,这一杆旗帜才能够发挥大用。
    近20年快过去了,老和尚当时开示的场景历历在目,娓娓道来的话语至今难以忘怀,简短的开示却给予了我巨大的力量,法乳之恩铭记五内。
    贞意老和尚心系佛门,终生不渝。老和尚的青年时代,历经动荡。老和尚的壮年时代,饱尝曲折坎坷,动乱中被下放在农村养蜂劳动。动乱结束后,他以花甲之年回到僧团,住锡宝光。老和尚的晚景时光,自1993年正式升座荣膺石经寺方丈以来,还先后担任过宝光寺方丈,省、市佛协副会长、会长等重要职务。生命最后的二十余年,他把自己的光和热,奉献给了佛教复兴事业,奉献给了三宝道场。
    贞意老和尚深受海公上师言教影响,信仰笃定。在逆境中屡遭困厄,但他对三宝的信心从未动摇,即使是在颠沛流离中,自己的日常功课总是坚持不懈,对佛法的信念镌刻在了他的心灵深处,这是他面对艰难困苦的力量源泉。
    贞意老和尚律仪精严,熟悉坛仪。自1985年四川省佛教界在宝光寺举行首次传戒法会以来,他几乎参加了历次传戒法会,先后担任过引礼、尊证、教授、羯磨、戒和尚等师承。在戒期中,他威仪具足,慈悲教导,不仅为受戒弟子发挥了表率作用,还为复兴中的佛教接引僧材做出了重要贡献。
    贞意老和尚做事严谨,尽心尽责。他身兼石经、宝光两寺方丈,还肩挑省、市佛协会长要职,除此之外还有许多社会职务。他无论是在寺院管理中,还是在综理佛协教务时,乃至在参政议政的平台上,始终坚持事必躬亲,率先垂范,狠抓细节,注重实效。以八十高龄,仍关心全川佛教寺院的建设和管理,亲自到数十所大小寺院督查工作,这种认真负责的精神,值得后辈学习。
    贞意老和尚心系佛教,提携后辈。他深知佛教事业的弘传,需要人才梯队的接续,由于特殊的历史原因,佛教事业面临青黄不接的严重困境。因此,无论是在寺院里,还是在佛协团体中,他都注重大胆使用年轻僧才,让他们在实际中得到锻炼,在工作中逐渐进步。今天许多重要岗位上的僧伽人才,都或多或少得到过他的关照和帮助,我自己就是得益于老和尚的慈悲提携,才有今日为佛教事业尽绵薄之力的机会,栽培之恩,没齿难忘。
    贞意老和尚离开我们已经十八个年头了,但他的德音法相仍时常在脑海中浮现,他所住锡过的石经寺,心中也充满了向往。掩映着石经寺的翠柏之林,长势也愈发的茂密和葱郁。小径石梯上,老和尚的脚印依稀,林下花木旁,老和尚的身影同在。每次去石经寺,走过路旁的古木翠柏,总不禁要停下脚步,抚摸那些充满历史感的树干。秋去冬来,粗大的树干总会经历霜冻冰雪的摧残;冬尽春生,老干上又会抽出无数的新枝和嫩芽。历经年轮的翠柏之林,在雪压霜打之后,似乎更加的精神焕发。暮然间觉察到,这不正是老和尚二十余年来,奉献四川佛教复兴过程中功德的真实写照吗?


2、《石经寺贞意上师》
     http://www.gelupa.org/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14499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社区

x
发表于 2021-11-7 08:28 | 显示全部楼层
求教,老和尚戴人帽子叫什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社区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格鲁教法集成

GMT+8, 2021-12-7 02:31 , Processed in 0.035187 second(s), 1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