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鲁修学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土登俄热

大和尚在哲蚌寺学的什么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8-12 19:08 | 显示全部楼层

1995年峨眉山报国寺,通孝上师、夏坝仁波切和宽明长老这张合影,出家人和在家人还是比较好区分的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社区

x
 楼主| 发表于 2021-8-15 09:41 | 显示全部楼层
还俗的心态和理由无非几种,一,不能理解佛法深意,不能坚持净戒,不能弘法利生而还俗。《中阿含》卷一〈木积喻经〉中说︰‘六十比丘舍戒还家。所以者何?世尊教诫甚深甚难,学道亦复甚深甚难。’二、俗心未除,俗缘出现而还俗。《大庄严论经》卷六云(大正4·288a)︰‘时有寡妇,数数往来此比丘所听其说法。(中略)妇女言︰汝今若能罢道还俗,我当相从。彼时比丘即便罢道。’三、父母亲情牵缠,国家政策等原因不得已而还俗,《佛祖统纪》卷三十八中记载︰‘明日下诏并罢释道二教,悉毁经像,沙门道士并令还俗。’据上所述,可知还俗原因或为犯罪之故而被逐出教团,或因心生退堕,或奉朝廷之命等。

  佛教对待还俗的态度是肯定的。《宝积经》八十八中讲到:“五百比丘曰:我等不能精进,恐不能消信施,请乞还俗。文殊赞曰:若不能消信施,宁可一日数百归俗,不应一日破戒受人信施也。” 这样的还俗是带有惭愧心和廉耻心的,是值得肯定的。

  太虚大师曾写《尊重僧界还俗人》一文(摘录自《太虚大师全书》) :既令不能守僧戒者容易还俗,则僧众份子可较纯净,而曾受僧众教化与训练者,还入社会,于护教化利群众较为有力。例如暹罗、缅甸之上层社会人士,均须入僧再还,乃能受人尊敬。我国古来,若朱元璋之还俗做皇帝、刘秉忠之还俗做宰相、姚广孝之还俗做少师,亦无不大有裨益于佛教于国群。故于由僧还俗之在家佛徒,本佛律之意旨,应时势之需要,急宜提倡尊重以一变旧风气也!

  印顺法师在〈中国佛教琐谈〉一文中提到: 依‘律部’说︰出家的可以舍戒还俗,佛教与社会,都不应轻视他;出家与还俗,每人有自决的权利。还俗的原因很多,做一个如法而行的在家弟子,不也同样的可以修行解脱吗?(摘录自《华雨集》第四册)如何还俗?印顺法师说:还俗要合法的、公开的舍戒而去,不能偷偷的溜走(以便偷偷的回来)。--然教法师
 楼主| 发表于 2021-8-15 09:52 | 显示全部楼层
还俗之后男众可以再次出家,依据戒律僧尼可自由舍戒还俗,然比丘尼还俗后则不得再度出家。如《有部毗奈耶杂事》卷三十所载,室罗伐城有一长者,生女未久即亡,彼女后随吐罗难陀尼出家,又为烦恼所牵缠而还俗,后复依吐罗难陀尼之劝,再度出家,长者婆罗门见已,皆共讥嫌,佛闻此事,乃制定还俗之比丘尼不得再度出家之制。男众(比丘)还了俗,可以再出家、落发、受沙弥戒、受具足戒,又成为僧伽的一分子。但不论过去出家多久,年龄多高,对佛教的贡献多大,这些资历,由于舍戒而全部消失了,现在还要从末座-做起。-然教法师
发表于 2021-8-15 10:09 | 显示全部楼层
    藏地八千里的资料需要核实,如果全盘接收信息,藏地八千里的格西学位你也应该采信。
    从总体来说,四川佛教界没有通孝上师的任何负面信息,我们作为一个圈外人来说,信息是不对称的,其门人弟子以及圈内高僧大德获得的各方面信息资料比我们多得多。
    另外,你如果要起诉某人某事,需要你和律师提供起诉材料,而不是你先定了罪名后由检方和公安机关去准备材料。注意是提供起诉材料,而不是理论书籍。
发表于 2021-8-15 19:13 | 显示全部楼层
土登俄热 发表于 2021-8-15 09:52
还俗之后男众可以再次出家,依据戒律僧尼可自由舍戒还俗,然比丘尼还俗后则不得再度出家。如《有部毗奈耶杂 ...

若是要持续观察,那就辛苦了,但请走进观察对象生活修行圈内去搜集直接的材料,要不然只是自言自语在黑板上讲解数学公式,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在朋友圈外提问朋友圈内才能回答的问题,也就相当于没问。

1、《成都,庙宇之城》平叔闲谭
    ◎那年,素有“川西第一禅林”之称的昭觉寺,就被用来做成都的动物园,也真是“敢想敢干”了。
    ◎上世纪末,我曾陪同拉萨的次仁叔叔去峨眉山,在报国寺,我们见到了通孝长老。
    通孝长老曾在拉萨哲蚌寺修行十年,他还让人打酥油茶给我们喝。
    文革中,他就被强行还俗,不从,就给安排到监狱修行十多年,直到1981年才得以回到峨眉山。
    可惜,现在次仁叔叔和通孝长老都西去了。
    好在热闹一阵过后,又有了拨乱反正,该恢复的就恢复,那些名气大,有规模的庙宇就得以保留下来,有些破损,上面还拨点银子修缮一下,也就重新光生了。

2、《感觉生活的源泉,创造形象的诗篇》许峰
    彭君洋文友甚多,他坦诚待人情感真挚。他在《癸已仲夏送邹贤海之峨堳》的诗写道:“ 偶著茫鞋西蜀行,此中相望一山青。林间暖酒排新句,石上题诗忆旧情。或指所居为福地,收藏月色是禅门。知君尽日理书卷,嬴得江南庾信名。”真是送君千里,情谊依依!
    邹贤海是一名研究佛学之人,他的恩师通孝长老在峨堳山大坪净土禅院。为了完成写他恩师《恩师通孝长老散记》这本书,他于2013年7月底上峨嵋山恩师禅院的“息心所”住了下来,潜心一个多月,完成了《恩师通孝长老散记》这部长篇小说之宿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社区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格鲁教法集成

GMT+8, 2021-9-21 06:50 , Processed in 0.033897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