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鲁修学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670|回复: 3

《拉卜楞寺著名高僧香敦 · 丹巴嘉措事迹述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6-26 11: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于道次第必须修心的理由》
       至尊香敦丹巴嘉措大师开示
       班字尔慈智加措由藏译汉
    我们不管对法如何努力,就连点滴的加被都得不到,是由于对道次第未经修心所导致的,譬如:若是石骨相击必能取出骨髓,但是如果石与骨互不相击,无论如何都无法取出骨髓。所以,贤德说:“石骨要相遇”。自己的相续中不生正法则无法上升(生善趣),如果对道次第不去修心,如何勤修甚深密法,就连它是否属于修正法的可能性都是渺小的;即使你对讲、辩、著都得到无碍的功德,虽能于法留下一些习气之外,(这很难说它是一种属于法行)甚至成其为恶趣之因也是有可能的。
    因此,如果对“道次第”,即对下、中、上三士之道未经修心,不要说成佛,就连解脱之境都是无法获证的。譬如,我们作为一个出家人,首先要入寺,还要考试。然后,其余学级要渐次上升,最后,若具德相可以上任法台等职。如果未经如是次第,入寺的第二天,说要当法台,则会成为众人之笑话。即使是在家人也要逐渐成长,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绝不可能胜任村长,与此同理。

2、《我们应该知道历代嘉木样大师给予的这种恩惠》
       至尊香敦丹巴嘉措大师开示
       班字尔慈智加措由藏译汉
    上师创建了寺院,制定了寺规,就连供养(寺院)的施主都已安排妥当的这种恩惠,应该知道;本来在这污浊横流之时(的众生),除了我等导师(释迦牟尼佛)之外谁也未能调伏;我们藏族未能成为导师,以及一切印度诸班智达和成就者的所化之地;这些下部安多的化机众生也未能成为(过去的)那些历代智者及成就者的所化,尤其是我们这个地方,很多人蔑视大王君主的法制;你若去爱护帮助他们,对方(不但不知恩图,反而)还会恩将仇报,(在他们眼里)即使佛陀亲临,也比不上一只萤火虫。在这样一个像地狱城般的恶劣环境中,能建立一个与上部卫藏一样的圣教之规,实在是至尊嘉木样大师的恩惠啊!
    大师自己曾说:“很多佛菩萨会跟着我乘愿降临而住持教法。”正如他所预言那样,(一直以来)都有护持教法者时而降临(于拉卜楞寺),这也是(嘉木样大师的恩德),我们应该感恩。

3、《道次第源自佛陀》
       至尊香敦丹巴嘉措大师开示
       班字尔慈智加措由藏译汉
    如此之道次第的讲听传承,自佛陀起盛行于印度;依于大觉沃(即阿底峡尊者)恩惠传播到了雪域藏地之后,降临了无数的如以天盖地般的噶当派诸大格西,并依于他们而得弘扬。复次,由第二佛陀宗喀巴大师撰写三地之唯一珍宝广略菩提道次第,并进行讲授的传承而形成了卫(即前藏)传承,以及藏(即后藏)传承两种;所谓“卫传承”,如第五世佛王之《文殊口授》一系法脉,所谓“藏传承”,如温萨巴耳传之教授,一切智班禅大师的《安乐道》一系法脉。

4、《如何理解“依止上师”的意思》
       至尊香敦丹巴嘉措大师开示
       班字尔慈智加措由藏译汉
    总的来说,所谓“依止”有很多种,比如:依止饮食、依止药物、依止君主、依止女人等等多种之中,此处是依止上师,所以,应该与它们有所区别。(所谓依止上师)并不是指居住在上师跟前,也不是指侍候上师,也不是供养资财。
    那么,正如至尊上师(即宗喀巴大师)所说:“如何依止分二:意乐依止法及加行依止法两种,初者,己一、特申修信为根本,己二、随念深恩应起敬重。”(应以何为依止上师?)由此已明示,所以,在这上面应作思维。

5、《所谓的“菩提道次第”应该如何理解?》
       至至尊香敦丹巴嘉措大师开示
       班字尔慈智加措由藏译汉
    所谓“菩提道次第”,是一种相当于趣向于佛陀境界的指南,是故过去诸佛也是依这一条道而成佛的,未来诸佛也应该学着一条道,现在诸佛也是依止着一条道,所以,它即是一条三世诸佛,以及一切菩萨必经之康庄大道。

6、《格鲁派说宗义者的定义》
       至尊香敦丹巴嘉措大师开示
       班字尔慈智加措由藏译汉
    不仅能把中观正见与密宗相结合起来修行,既能安住于清净的别解脱戒之禁行,又能以教理诠释全圆教法的补特伽罗,为格鲁派说宗义者的定义。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社区

x
 楼主| 发表于 2021-6-26 11:41 | 显示全部楼层
7、《拉卜楞寺著名高僧相顿·丹巴嘉措事迹述略》
     ——西北民族学院学报2000年第3期
        〖作者简介〗扎扎 甘肃夏河人,1982年毕业于西北民族学院藏语系,甘肃省藏学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研究方向为地方民族史和宗教史

   相顿·丹巴嘉措修通教理,名扬藏蒙地区,招徒讲经40余载,曾为土观呼图克图等成百上千活佛、僧人之师。他传经弘法,致力善业,是拉卜楞寺具有代表性的博学高僧。
   相顿·丹巴嘉措原籍青海,藏族,生于1825年6月13日,卒于1897年4月月17日,享年73岁,是清朝后期拉卜楞寺(以下简称拉寺)乃至安多地区颇具声望的高僧,赢得僧俗的普遍信仰,在拉寺教法史上占据一席位置。他由普通僧侣成为博学贤哲,勤于闻思修,长于讲辩著,终生致力弘法善业,笔耕立说,栽培门徒,成就甚丰,德高功显。现就其事迹择要略作评介。

    一、修通教理 扬名藏蒙
    丹巴嘉措(意译法海)祖籍青海蒙古和硕特部河南亲王所辖泽曲河畔凯特地方(今之 青海省泽库县境) ,族姓藏族“相”氏,家庭驻牧的科才村庄是蒙古王公奉赠嘉木样拉章宫的直属教民。祖父名叫西合道尔,生七子,三僧四俗。出家三兄弟均入拉寺为僧,其中然卷巴还做了掌理寺院财物的德哇,捐资奉立了金写《般若八千颂》和《解脱经》。同胞中排行第三的俗家四兄弟之一的宁喀尔本与阿柔萨才让卓玛夫妇便是相颇·丹巴嘉措的生身父母。这个家族由于是嘉木样的直属教民,所以与拉寺有着密切关系,这对丹巴嘉措的求法修学及其功成名就是个重要的有利因素。他出生后取名班玛本,健康成长,5岁时学习藏文拼读,反应敏捷,记忆力强,显出异于一般儿童的聪颖天赋。7岁时拜尊拉寺活佛索智二世贡曲乎嘉措落发为僧,易取法名贡曲乎塔凯(后来僧众习惯称其阿克塔凯) 。11岁时首去拉寺朝礼,观赏七月辩论法会,如痴如醉,兴奋不已。同年,父母恭请莅临其地的嘉木样三世到家中做客,他拜谒大师,与部落民众听受教法。几年之间,背记了不少常诵经典,掌握了常用宗教仪轨。        1837年13岁冬季前往拉寺,次年春季加入显宗闻思学院,凭借叔父德哇的面份,总法台为他派任了专职讲经师傅。从此发奋修习,锐意进取,熟练背记了因明学、般若学的几十部教材;全神贯注听讲课程,问疑释难,举一反三,证悟究竟,触类旁通。怀着强烈的求知欲望,在法会上每每踊跃起身辩论,与僧友切磋技艺,交流心得,取长补短,充实头脑,磨炼思维能力,加深辩证功夫。尤其他与担任拉章宫秘书的五明学者仲益图丹、蒙古族苏尼特夏仲活佛、大学者桑丹嘉措等人在全寺法会上分别进行 的对抗辩论,问答激烈而逻辑严密,气氛紧张而精彩纷呈,充分展示了非凡才华和扎实功底,博得佛僧的交口称赞,“阿克塔凯”成为一个僧众传扬的名字。
    与此同时,他拜依嘉木样三世晋美措、智贡巴二世贡曲乎丹巴绕吉、俄昂格勒三世俄昂图丹嘉措、高僧喜绕嘉措等活佛大德广泛聆受教敕、随许、灌顶,得到几百种显密教法传承。1845 年冬21 岁的他以优异成绩毕业于般若部,顺利通过答辩考试获得然卷巴中级学位,同年9月22日神降节拜从嘉木样三世领受比丘戒并补受沙弥戒,易名丹巴嘉措。
    在这之后,他继续留住经院,广投名师闻修,升级晋部,学业突飞猛进,逐次完成中观部、俱舍部的课程,于1853年29岁时升至最高级别的戒律部噶然班级。修毕五部大论的全部规定经典,他又在喜绕嘉措等师膝下研修佛学代表性的诸多典籍,其中两次完整系统地听讲大藏经佛语部即《甘珠尔》和历代高僧22人的全集著作,聆受单项灌顶40多种及“弥扎金刚蔓”等大型综合灌顶,以求广泛涉猎,扩展知识视野,比较吸收各派名家之长,融会贯通,深化造诣,感悟真谛。他后半生奔波藏汉蒙各地,主要精力用于讲经传法,既便如此,始终没有放松自身修养,仍然拜寻各寺资深活佛高僧求索经法,孜孜不倦,锲而不舍; 时而巡游圣迹,领略自然风光,借以陶冶情操,净化佛家襟怀;几乎每年阶段性闭关坐禅,念佛观修,追求解脱之道。他般若部毕业已是同龄学僧中的佼佼者,26岁在俱舍部就读时被嘉木样指派担任了拉寺琅仓三世晋美罗哲嘉措的经师,陪伴该活佛一起生活、教授经文的同时,兼顾自己的研修,更加勤奋,惜时如金,晋至戒律部时成为当时最有影响的青年学者,名气持续增升,其求知精神和渊博学识在拉寺广为传颂。其后升任土观活佛的专职经师,又为章嘉佛授戒传经,东行京城,北巡蒙古,交识各族僧俗上层人物,缔结法缘关系,誉满藏蒙广大地区,以至不少内蒙王公贵族到拉寺朝礼时慕名向他参拜求法。

    二、任师培养土观活佛
  青海贡隆寺的驻京呼图克图土观活佛世系与拉寺建立并保持着传统友好,与嘉木样世系互为师徒。土观六世罗藏夏珠旺秀被确立后拜求嘉木样三世为其削发出家并授了沙弥戒。他年便转至拉寺修学。为使这位呼图克图学有所成,打下坚实的知识基础,以利将来掌寺主教并在朝廷供职效力,贡隆寺先后几次祈请嘉木样三世选派一名品学超群的高僧担任经师,予以强化塑造,使其尽快成长成熟起来。1852年秋,年值14岁的土观活佛接到进京供职的朝廷谕旨。次年夏季,土观活佛专程前往甘川交界的玛曲草原向师父嘉木样辞行。根据其愿望,嘉木样择派青年知名学者相顿·丹巴嘉措作为随行专职经师,还从自己身边得意 随侍人员中为其选派配备了随侍长、领诵师、供祀长,馈赠马匹、银两等送行礼品。土观活佛回归途经拉寺,会谒已经接到嘉木样任命通知的丹巴嘉措,行施拜师礼仪,正式结为师徒。
    1853年7月,丹巴嘉措偕同土观活佛前往贡隆寺做短期准备工作。8月底,师徒一行启程上路,途经汉蒙地区,风尘仆仆,加紧赶路,按要求日期于10月底安抵北京向朝廷报到。此次在京3个年头,土观活佛名义上是驻京供职,但除了参加例行公务仪式和法事活动外,更多时 间是由经师为其传法讲经。可以推测,作为专职经师,丹巴嘉措随同土观活佛接触了朝廷有关达官显贵,而且可能朝觐了咸丰皇帝。夏季,师徒两人应邀前往东蒙的喀喇沁旗、奈曼旗、土默 特旗(今辽宁省境内) 传法并避暑,受到官民僧俗的热情承侍,会见喀喇沁王爷、奈曼王爷等王公贵族,观赏戏剧和蒙古族娱乐项目,还多日乘船游览了辽东海景致。1855 廷告假,师徒转经察哈尔、苏尼特、阿拉善等地于年底返达青海贡隆寺。
    1857年春,丹巴嘉措依约复往贡隆寺,为土观活佛传赐独雄大威德金刚、无量寿佛灌顶和二十一度母随许,细致讲授《文殊言教》、《方便菩提道次第》、《般若八千颂》、教法史》、《米拉日巴传》等几十种典籍,历时整整两年。1860年,土观活佛来到拉寺为嘉木样四世坐床即位举行致贺典礼,丹巴嘉措以经师资格代为宣读贺辞,并与俄昂格勒活佛即席辩论助兴。
    1863年春,他在贡隆寺为以土观为主的僧俗大众传授珠嘉派传规的长寿灌顶、《菩提道次第广论》教敕等数十种经法,历时1年半。这一时期,西北地区战乱频繁,他性情烦躁,所以教授当中曾几次对土观活佛进行了训斥和打罚。1864月下旬,土观活佛应召进京时,他陪送数里,寄予殷切教诲,师徒依依不忍别离。其后,他多次写信给正在朝廷执掌喇嘛印务处事务的土观呼图克图,提醒世道浊恶,勿忘佛家宗旨,修经弘法,利乐众生。1878年告假回归青海。6月底,丹巴嘉措应邀前去贡隆寺,为土观传授多种教法,直至1881年返归拉寺。
    1883年,他在贡隆寺为土观活佛进京送行,并特地传授了金刚手大轮灌顶及若干种随许,为其祈祷祝福。1891年2月他受邀再去贡隆寺拜会上年从北京回来的土观活佛,下榻于土观拉章“扎西奥巴尔”宫。土观活佛敬献像经塔、座垫靠背等供养礼物,组织僧众诵经祝愿师父足莲长住。6日,他应求为土观活佛复授居士、沙弥戒并授以比丘大戒。这时土观三世已至53岁,竟然重新完整求受律仪,足见他的心目中丹巴嘉措成为自己修佛入道的至尊上 师。1894年10月,土观呼图克图在北京圆寂,消息传来,大师甚感痛惜,诵经祈祷,并为致祭送去白银100 嘉木样世系与土观世系之间延续着非同一般的亲密关系。通过驻京呼图克图土观活佛,拉寺又与中央朝廷保持政教关系。1898年,嘉木样四世进京朝晋,受到光绪皇帝接见,并被加封“广济禅师”名号。就此意义而言,丹巴嘉措但任经师不仅学业上培养了土观活佛,而且重要 的是对增进嘉木样世素与土观世系之间、拉寺与朝廷之间的关系起到了积极作用。

 楼主| 发表于 2021-6-26 11:42 | 显示全部楼层
三、授戒剃度章嘉呼图克图   
    青海贡隆寺章嘉活佛世系自其第二世被召入朝供职起,历世驻京,得封大国师等各种名号,备受皇帝尊信,受权掌管北京、内蒙古佛教事务。乾隆年间钦定驻京活佛班次,他被排为左翼头班,位居所有驻京呼图克图之首,作为藏族及藏传佛教在朝廷中的代表人物,是中央当局连接藏蒙民族的主要纽带,为清朝政府推行其民族、宗教政策和实施统战策略进而稳定藏蒙地区发挥着有效作用。鉴于章嘉活佛在中央政府与藏蒙民族之间扮演的重要角色,拉寺则以战略眼光与其建立并保持着非同寻常的政教关系,相应章嘉活佛也为拉寺的发展作出过历史性贡献。那么这样一位藏传佛教在朝廷中具有崇高地位的人物,对其历世活佛的认定、剃度、授戒和传经培养都是由教主型大活佛和品学双优负有盛名的高僧担当进行,而非一般活佛和学者所能为之。相顿丹巴嘉措赢得这样的莫大荣誉,他既非活佛,也非教主,而以群贤之冠的身份受请担任了章嘉六世的剃度授戒上师,更加显示了其在安多地区众望所归的的尊圣形象。
    1882年,章嘉国师的转世灵童被正式确立,贡隆寺派员到拉寺向嘉木样四世报告认定结果,请示相关问题,同时也向丹巴嘉措通报情况。丹巴嘉措专为灵童撰文祈祝平安,并派管家 塔益嘉措前去青海献礼致意。1883年春,章嘉活佛的母亲因病逝世,他接受回向礼,为之诵经超荐。这年,贡隆寺几次遣使敦请他为章嘉灵童剃度授戒。7月下旬,他受邀前往,享遇隆重欢迎仪式。抵到之日,先是拜谒灵童,献了哈达。8日,为将要即位的章嘉六世授以居士戒,旋在坐床典礼上呈献宗喀巴唐卡像和宗喀巴所作《菩提道次第广论》致贺礼物,意示望其将来弘扬格鲁派教法,接着传授《皈依经》、独雄大威德金刚灌顶和若干随许,赐取密乘法名嘉央吉贝道杰(妙音欢喜金刚) 。同日,他给该寺熬茶敬奉僧团,布施人均铜钱1串,以此祝贺章嘉即位;为举行悼念章嘉母亲病逝活动赠助白银50两,向108名为荐亡而持斋戒的僧侣发放人均铜钱1串;布置全寺为章嘉转世活佛广做经忏法事。
    1884年正月起,他给章嘉传授胜乐、集密、大威德三大本尊灌顶和“怙主十三法”随许等许多经法。4月15出家,授沙弥戒,易取法名罗藏益西嘉措(善慧圣智海),赠送《章嘉三世若贝道杰全集》等礼品, 喻示要像前世章嘉那样刻苦修学,立志成才,主持圣教,饶益众生。他敦促贡隆寺召集僧俗头领会议,指出为了章嘉活佛的康寿,寺院教区范围内必须多多念修药师佛和守持斋戒;部署立即为宗喀巴师徒三尊像装置内藏并安供于经堂上首,举行了开光仪轨。
    1885年春,奉立彩坛,并从3月15日起,向以章嘉为主的佛僧五千之众传授时轮金刚大灌顶等教法。为了做好这世章嘉活佛的初期栽培工作,他此次在贡隆寺住留两年多,加深了与大众的思想感情,启返拉寺时,佛僧赠礼送行,挥泪惜别。1886年夏,丹巴嘉措给接旨将要赴京的章嘉活佛写信予以教诫,勉励修学,护持戒律,切勿看重世俗地位和虚空名气,不要贪婪钱财等等,也给其随行经师写信,提出愿望、建议和要求,总之要倾力培养活佛,不仅要传授学问,也要注重教他做人。这年12月,章嘉六世罗藏益西嘉措抵达北京,朝觐光绪皇帝,领命留京供职。其后两年,他冬季住在京城,夏季巡游蒙古、五台山等地,可惜不服水土等原因,不幸于1888年9月卒于善因寺,年仅14岁。


    四、传经弘法 致力善业  
    丹巴嘉措1850年26岁担任琅仓活佛的经师标志着个人传经弘法历程的起始。他除了陪伴土观活佛历时两年多的北京、蒙古之行外,其余时间的传经范围主要是在拉寺与贡隆寺之间。随着声望的不断升高,他也像活佛们那样受到教众的财务供养,利用这些物质财富,他又敬奉僧团,返还于弘法善业。
    在贡隆寺,他累计住了多年,在为土观、章嘉两大活佛传法之余,更多的时间是为广大僧众 讲解经典。1864年送走土观活佛后,他就为僧众讲经,1865 年返回途中又去却藏寺、白马寺、 夏琼寺、拉莫德钦寺、隆务寺传经授戒,朝巡圣迹,拜会高僧。
    1878年起连续4年给土观、松巴、王仓、丹麻为主的佛僧大众传授白度母随许、空行胜乐耳传灌顶和三大本尊灌顶、白伞盖灌顶、无量寿灌顶、普明大日如来灌顶、《般若经》教敕、《噶当师弟问道录》教敕等百十种经法,完整讲授了《宗喀巴全集》,并为贡隆寺及其所属塔尔哇琅静修寺僧会分别发放了布施,1881年回归逗留循化中库寺,为僧会传授灌顶,熬茶供饭,发放哈达。1891年春起,他在贡隆寺为佛僧数千之众传了三十七身普明大日如来灌顶、五身红色阎罗灌顶、大悲观音灌顶和《修法宝生》随许等几十种教法,直至次年春季离开那里。1893月,应邀参加贡隆寺经堂修复竣工典礼,其间为大僧会熬茶供饭,布施人均铜钱200枚,布施持斋戒的108僧人均铜钱1串、哈达1条;为僧众传赐“大威德金刚生起与圆满次第”和度母随许,历时3个月。
    在拉寺,他1861年开始为新近即位的嘉木样四世讲授经文,1867年,受寺院指派但任了嘉木样的侍读僧,从此7年之间陪练辩论,辅导课程,伴其完成因明部、般若部的学业。同期,他还为陪同嘉木样四世到拉寺的康区活佛拉隆堪钦、担任拉章宫相佐的嘉木样之叔父嘉央群培、嘉木样之父彭措达吉等人先后传授了诸多教法。
    1874年50岁起,他应请在拉寺开始进行规模性的讲经布道,每次或几十人、几百人或千余人,且多是活佛、学者,广转法轮,传赐所学,例如:1875年,为时轮学院僧会传授随许;1876年,为琅仓活佛、医药学院法台霍尔活佛等佛僧传授了几十种灌顶、随许、教敕;1883年,为相佐堪布、琅仓、霍尔、念智、贡西等活佛、学者百十人传授多种随许;1890 数百人传讲《戒律本论》、《噶当六书》、《密宗道次第论》等百十种经典。
    1891 年至逝世期间,每年都为赛赤、堪布及各种层次的活佛分别传授所求之法,其中1895年3月举行了佛僧千人灌顶大法会。晚年,他用自己全部的财物积蓄敬奉了僧团; 1875年,为进藏朝习的嘉木样四世饯行,捐赠经费;1881年正月祈愿法会,为拉寺大僧会熬茶供饭,布施人均铜钱1串,另给各经院分别 熬茶,布施人均铜钱1串,恭请嘉木样莅临喜金刚学院会首,敬献供养;1889年9月中旬,给喜金刚学院全天熬茶,布施人均铜钱1串,向嘉木样奉献财物供养;1890年3月15日吉辰,为拉寺时轮经院全天熬茶供饭,布施人均铜钱1串;同年9月22日神降节,为拉寺密宗下院“集密 自入仪轨”法会全天熬茶供饭,布施人均铜钱1串;1891年2月,为拉寺医药学院全天熬茶供饭,布施人均铜钱1串,1892年4月,为拉寺闻思学院熬茶供饭,布施人均铜钱1串,为时轮学院的修供仪轨法会捐赠基金银500两;1894年,为德哇五世活佛前去蒙古宣化而捐助了财物盘缠;逝世前一年即1896年,派管家温布塔益嘉措进藏朝供,给拉萨三尊释迦牟尼像涂饰金面,在热振寺、拉萨三大寺、后藏扎什伦布寺的各主供像前献置百供,向DL、班禅等上层主要人物供奉银两,给哲蚌寺郭莽学院发放布施,为以三大寺为主的大小寺院捐置基金,给有关康村全天熬茶供饭并发放藏币布施。1897年逝世后,按照遗嘱,用其留置资金,向嘉木样献银50两及哈达,为拉寺大僧会3000余众布施铜钱各500枚、哈达1 条,为闻思学院布施人均铜钱500 枚、哈达1 条,为时轮学院、曼达拉和九甲静修寺布施人均铜钱200枚、哈达1 为贡隆寺大僧会全天熬茶供饭并布施人均铜钱200枚、哈达1条,为该寺密宗经院布施人均铜钱200枚、哈达1条;为甘加白石崖寺发放了哈达布施。
    甘加白石崖寺是丹巴嘉措往返拉寺与贡隆寺之间的歇脚地,尤其暮年阶段多次前往那里,作为自己惬意的另一修持场所。1889年秋,他在白石崖寺居住近两个月,潜心读书、写作,会晤该寺女活佛岗日贡曲乎仁增华姆,为僧会传授教法,熬茶供饭,发放布施。1891年在该寺为岗日活佛传赐密法教敕。1892宿于已故岗日活佛的宫邸从事写作。1894年于该寺居住半年,为僧众传授十三身大悲观音灌顶等许多教法,熬茶供饭,布施人均铜钱1串、哈达1条。1895年复在该寺留居半年,为僧会讲经,为岗日转世灵童传授灌顶、教敕并为其赐取法名贡曲乎丹贝旺姆。1896年最后一次在白石崖寺休养了3个月。
    他数次前往自己家乡所在的青海蒙古地区宣化,受到扎萨克王爷扎西东珠等官民僧俗的敬仰,在青海各地及在拉寺为慕名拜求的青海各寺活佛、学者传赐经教,还与来自内蒙的乌审贝勒、阿鲁科尔沁贝勒等王公结了法缘。他自1865年41岁第一次在青海却藏寺应求为人授戒起,其后30 多年共为数以千计的佛僧剃度、授戒,除了土观、章嘉,另外授了比丘戒的活佛有如格尔雅活佛、王仓活佛(并为其取名罗藏达吉嘉措) 、丹麻活佛、霍尔顿堪布活佛、努格活佛等,剃度出家、授沙弥戒并取法名的活佛有如霍尔活佛、达隆活佛等。1879年4月15日吉辰,在贡隆寺一次就为90多人分别授了沙弥、比丘戒。

 楼主| 发表于 2021-6-26 11:43 | 显示全部楼层
五、弟子与著作   
    丹巴嘉措大师招徒讲经40余载,门生成百上千,如同“莲园中汇聚蜂群。”这里仅就例举部分在各地各寺具有一定影响的活佛弟子。
    在拉寺栽培的藏蒙两族活佛弟子:噶丹赤巴活佛霍尔藏五世噶藏华丹智华、噶丹赤巴活佛 并驻京呼图克图萨木察五世噶藏晋美南喀、德哇五世晋美丹贝尼玛、默智呼图克图 罗藏东珠嘉措、俄昂扎西嘉华俄昂扎西、努格等等,包括了当时年龄稍小于他的拉寺几乎所有大小活佛。
    还有前来拉寺求学的卓尼地区、临夏地区、青海地区和内蒙的阿拉善、土默特、阿鲁科尔沁、巴林、苏尼特等地的活佛。
    安多华锐地区的弟子:章嘉六世罗藏益西嘉措、土观六世罗藏夏珠旺秀、松巴堪布 慈臣丹贝尼玛、苏古喇嘛丹巴绕吉、奥科 罗藏念智嘉措、哲察堪布、李家堪布、霍尔姜堪布,等等。
    康区、安多的其他弟子有如:拉隆堪钦耀嘉措,等等。
    著名修行弟子有如:拉美智甘格登丹增嘉措、贵德郭莽堪布格登丹巴达吉、夏宗格登丹巴嘉措、若杂 智华塔益,等等。
    作为研修成就的另一体现,丹巴嘉措撰写了不少著作。他的作品被拉寺编为全集,雕版印行,共有4部,包括79个篇目,全长1209页。著作内容涉及人物传记、菩提道次第论、密乘修法、戒律论、教诫等类别。
    这里列译部分篇目:
   《至尊法主阿莽班智达传略鲜花蔓》
   《佛子菩萨至尊罗藏隆道尼玛传略青莲藤》
   《岗日女活佛传略 白莲藤》
   《堪布活佛俄昂图丹嘉措传略佛法丽饰》
   《嘉木样四世噶藏图丹旺秀传略初夏雷声》
   《菩提道次第论略 旷野牧笛》
   《菩提道次第教诫 制伏本性狂象之铁钩》
   《菩提地道趣向法》
   《浅说嘉木样雅巴所作十三身大悲观音丹丸修法仪轨》
   《胜乐金刚宫殿白石崖圣迹颂胜乐欢喜供云》
   《菩提道次第修习法》
   《关于部分本尊修持法》
   《大乘长净仪轨释述》
   《简集戒律教诫修习概论》
   《若传规之十三身金刚亥母灌顶及其仪轨大密修持捷径》
   《书信集》
   《黑行者传规之胜乐金刚修供仪轨大乐明灯》
   《教诫集》
   《噶当十六明点法简明讲义》
   《二十一度母赞 明净冠珠》
   《喜金刚生起与圆满次第论空行母宝藏钥匙》
   《格鲁派教义论略》
   《佛法三根本要义释述词义殊明》
   《善说密乘地道修习法》等等。
    这位高僧示寂后,依照嘉木样部署,活佛、学者为其举行5天的“自入仪轨”荐亡法事。他的遗体的血肉施于兀鹰,而遗骨的部分和所有衣物被贡隆寺及土观活佛宫请去供养,其余遗骨碾成粉末并掺和药泥而奉立了释迦牟尼、宗喀巴等几十尊塑像,其额骨则被建造铜质鎏金菩提灵塔而供养在拉寺时轮学院经堂后殿,由该院每年4月17日举行“时轮自入仪轨”纪念法会。
    丹巴嘉措是拉寺具有代表性的博学高僧,但他一生没有担任任何教职,也可能鉴于清朝末期拉寺内外复杂的主客观因素,他没被建立转世系统。
    为了从佛教化身理论的角度表明其学佛修道的转世经历,嘉木样四世特撰《相顿丹巴嘉措应化史》,其中指出他最早是古印度修持集密金刚证得很高果位的天子罗哲仁钦,而后依次转生为古印度八十成就者之一的那 波觉巴(黑行者) 、公元11 世纪拜从阿底峡学法并创建桑普奈托寺的西藏高僧鄂 嘉措,等,另外还在其他各地以多种化身显现而弘法利众,不可思量,云云。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社区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社区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格鲁教法集成

GMT+8, 2021-9-25 08:50 , Processed in 0.036135 second(s), 1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