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鲁修学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697|回复: 4

《根通长老》师承正果法师、能海上师、华山法师、法尊法师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6-21 06: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般若净土123 于 2021-6-21 07:07 编辑


根通长老师承虚云老和尚、了清法师、能海上师、华山法师、正果法师、喜饶嘉措大师、法尊法师、观空法师等大德,也是根造上师的师弟。

1、《我从1955年春由上海来到五台山,便与山西结下了不解之缘》根通长老
2、《根通长老生平略传》温金玉
3、《装藏要义》根通长老
4、《不过话又说回来,只是来的方法不一样而已》根通长老
5、《根通长老弘化海南永庆寺》
6、《我再讲一个五台山的公案》多宝讲寺智敏上师
7、《密宗的往生净土》根造上师(根通长老的师兄)
8、《根通长老与隆莲法师的法谊》温金玉

1、《我从1955年春由上海来到五台山,便与山西结下了不解之缘》根通长老
    五台山是我的敬仰之地。
    我从1955年春上五台山,先是听能海法师讲经,后到碧山寺住锡,历任碧山寺监院、都监和寺管会副主任。1957年任五台山佛教协会常务理事,1958年被选为五台县政协委员和省青联代表出席省青联代表大会,1959年被选送到中国佛学院学习深造。在五台山的十多年里,我勤学精修、农禅并重、爱国爱教、弘法利生,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但最使我牵挂的还是近些年来五台山的开发、发展与保护问题。
    1993年初,我由省政协委员、常委、民宗委副主任升任民宗委主任。为了搞好五台山的学习、促进五台山的工作,在当年经省政协批准成立了以请佛法师为会长、有省政协委员和民宗委委员以及主要寺院代表参加的省政协民宗委五台山分会,并于6、7月份在时任省委书记王茂林批示下,迅速处理了由五台山分会请佛法师等反映的关于五台县政府要提高寺庙参观门票价格并将其收归政府宗教部门管理的紧急问题。1994年7、8月份,由时任省政协副主席路正西带领,我和省政协民宗委部分委员对五台山的宗教工作进行了一次调查,写出了“关于进一步做好五台山工作的几点意见”,报省人民政府参阅。1995年由我发起和筹资数百万元敬造五台山五顶文殊菩萨铜像,并于1998年成功举办了有海内外数万人参加的五顶文殊菩萨铜像落成开光法会。
    1998年,我担任了全国政协委员,在跨入新世纪之际提出了一些有关五台山问题的提案或建议,如:《关于增加和解决五台山僧尼户口的建议》、《应大力搞好五台山生物多样性暨绿化和环保工作》、《关于落实宗教房产政策,恢复五台山文殊寺的提案》、《 关于科学规划、管理和保护五台山佛教文化和风景名胜的提案》、《应制止在五台山开矿,加强自然生态保护的建议》等,起到了一些积极的作用。
    特别是2007年6月,五台山佛协和各寺院给我送来“开矿毁山林,遗产遭破坏”的紧急来函,使我痛心不已。
    五台山是著名的佛教四大名山之首,是国家级旅游风景名胜区,是山西的一个对外窗口,在国内外有着重要影响,当时正在申报世界自然和文化遗产。但由于五台山五台顶分别属于五台山景区和繁峙县管辖,五台山景区管北、东、南、中四个台,繁峙县管西台,区划不一,体制不顺,各自为政。加之有些人受经济利益驱动,法纪观念淡薄,私欲膨胀,竟然在北、中、西三个台附近放炮开矿,震裂了殿堂,震坏了佛像,致使台内佛事兴,山间炮声隆,寺院欲清静,道场遭毁损。不仅影响了五台山的管理和科学发展,而且破坏了五台山的文化古迹、水利资源、千年植被和高山草甸,损坏了五台山的对外形象和影响力,造成了难以挽回的损失。据此,我及时向省委、省政府、省政协领导反映和转报情况、提出建议,引起了领导的重视。当时的省领导张宝顺、于幼军、刘泽民等都作了重要批示,使这一问题迅速得到解决。
    2009年8月12日至15日,为了迎接新中国60华诞和人民政协成立60周年,根据省政协常委会工作安排和薛延忠主席的指示,在时任省政协副主席李潭生领导下,我和我委的同志们一起与省宗教事务局、忻州市政府、五台县政府、五台山风景名胜区政府、五台山研究会等单位联合主办了以“智慧、和谐、发展”为主题的“首届五台山论坛”,邀请省内外领导、专家学者、高僧大德等二百多人出席,取得圆满成功,以实际行动推动申遗成功后的五台山遗产文化和佛教文化的研究保护与交流宣传,为推进社会和谐和可持续发展作出贡献。

2、《根通长老生平略传》
     ——温金玉(人大博导)
    根通长老,(1928——2015)俗名周文豪,1928年生于广东潮阳,1945年出家,1946年于潮州开元寺受沙弥戒,1947年受比丘戒,2015年11月1日在山西太原示寂。
    1955赴五台山求法,此后一直住锡于山西。曾经任五台山佛教协会秘书长,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山西佛教协会会长、净土古刹玄中寺住持。从70年代起,多次接待前往玄中寺朝拜祖庭的日本佛教代表团。
    法身慧命的转换
    一九二八年七月十四日,根通长老出生于广东省潮阳县棉城镇兴归乡中贤巷周厝厅。周家曾是名门望族,系出潮阳凤池。祖上出了潮汕有名的“郭氏贤母”郭真顺,这位元末明初的著名女诗人,一百二十岁仍能写诗,一百二十五岁逝世,是中国历史上最长寿的女诗人。周家人丁兴旺,英杰辈出。在清同治和光绪年间出过两名进士,当地曾有“一门二进士”的赞誉。诗书传家久,耕读继世长。父为取名文豪,对其前程有着无限期许。然而一切的梦想,在日寇侵略的铁蹄下化为乌有。烽火连天,战祸所及,通衢大巷,尸骸枕藉。“雨淋白骨血染草,月冷黄沙鬼守尸。”年轻的他失学在家,参与了当地善堂组织的掩埋尸骨活动。敏感而脆弱的心过早地承受着生命之重,惨绝人寰的战争之殇激发出无缘大慈的爱心。生命无常,血雨腥风,促使十八岁的他,穿越岁月的厚壁,直击生命的实相,于一九四五年的二月初八在潮阳司马铺乡普济善堂远依普陀山伴山庵了清长老落发。越年,依虚云老和尚受沙弥戒。一九四七年冬再于岭东名僧智诚法师座下得受比丘大戒。“夫三宝者,千生罕遇,万劫难逢。”于此完成了法身慧命的转换。一九四八年春天,赴普陀山伴山禅院拜师礼祖。“历境以调心,广参以正见。”名山圣地,高僧云集,太虚曾来著述、印祖于此掩关。了清长老对他耳提面命,言传身教,于师父的讲授叙述间,中国佛教的宏大画卷逐幅展现,法显、玄奘西行求法,鉴真、隐元东渡传教,一场场的九死一生,一幕幕的呕心沥血。“椎心泣血,孰知所诉。”永远的刻骨铭心,永远的热泪盈眶,历代先贤大德用青春与热血演绎的生命究竟久久萦绕在根通法师的心中……
    从普陀山再返潮汕,普陀山丛林道场的宏大气象开始改变法师的弘法方式。开经演教,树正知正见;慈善践行,勘菩提道心。先任白水岩寺住持,再至汕头市岭东佛教会当家。一九五一年的“云门事变”震动海内外,各地兴起的减租退押,也让传统佛教的生存模式无以为继。无论是生存空间的压抑,还是寺院生活的困顿,一颗求道的心始终未曾改变。
    一九五三年农历十一月到上海,在师兄根造法师所创常乐精舍担任监院。精舍地处闹市,谈笑皆鸿儒,每日所接多是高僧大德,商贾名流。尤其在这里他结识了赵朴初居士,成为影响他一生最重要的人。上海是近代中国佛教的中心,中国佛教会创办于此,全国高僧大德云集于此。电台讲经,书局流通,旧典研习,新学辩论。小精舍里见大世面,历炼了他日后应对世事的胸襟。求法为学是他永久的梦,即使身处方外,依然想去营建书香佛门。    恰好此时五台山广济茅篷邀请上海被誉为“华严座主”的应慈法师前去开演《华严》法席。根通法师遂辞别师兄和同修,离开繁华的上海,独自踏上北上五台山的路,又一次远行。这一走,竟是将自己的一生奉献给了山西,供养给了文殊菩萨,也开辟出他后来的生命向度与人生历程。第一个生命向度是法师的佛教事业。一九五五年登上五台山,到一九八〇年调离。在五台地区工作生活了二十五年。“空王佛弟子,如来亲眷属。”他在这里学会了担当,承担着责任,尽管十八岁起就住持寺院,但无论白水岩寺、还是常乐精舍,都是乡间小庙、城中小道场。而在五台山,他在十方大丛林碧山寺做了当家,并被委任为新成立的五台山佛教协会秘书。这样的经历培养着全局的思维方式与理事相融的协调能力。
    在五台山,法师坚持三年听华山法师讲授《华严》大义,亲闻一代高僧能海法师讲经弘律,日久熏习,学业大为增进。尤其是一九五九年,中国佛学院举办第一届学习班,法师有幸被推荐,时间虽然不足一年,但听闻了当代中国佛教第一流的教理判释,见识了现代佛教一等的学问高僧。当时佛学院的师资雄厚,院长是喜饶嘉措大师,副院长是法尊法师和赵朴初居士,教务长是周叔迦居士。教师有法尊、正果、观空、明真诸法师,及周叔迦、叶均、虞愚等居士。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社区

x
 楼主| 发表于 2021-6-21 07:08 | 显示全部楼层
    在这里,根通法师结识了对自己一生修持影响甚大的正果长老,其护法卫教的凛然正气曾被赵朴初会长赞扬为“我在佛在气何壮”。法师和正果长老交往了几十年,即使在“文化大革命”处境非常困难的时候,根通法师只要路过北京,总是要到广济寺去看望正果长老,聆听教诲。他们交往之深,胜过人间的骨肉亲情,每每提到正果长老,根通法师总是怀着十分崇敬的心情对别人说,长老是一位道风高尚、严持戒律、一身正气的人,他完全把自己奉献给佛教事业,是当代了不起的高僧。这二十五年里,法师感受了清凉圣地的苦修戒律,体会到文殊道场的华严宗风,实践着一日不作、一日不食的农禅并举,参与了六和相融的僧团管理。同样是在二十五年里,浩荡山风,清凉冰雪,在“文革”的风暴中,法师被驱赶出山,居无定所,食不果腹,身穿百衲衣,口吃千钟粟。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寺院里的晨钟暮鼓再次敲响。从一九八〇年开始,法师调入山西省佛教协会,长期担任主要领导职务,一路走来,历任秘书长、副会长、会长、名誉会长。在政府部门领导下,为山西佛教谋篇布局、领航掌舵。二〇〇二年九月至二〇一〇年二月任中国佛教协会七届副会长,二〇一〇年二月起任中国佛教协会八、九届咨议委员会副主席。在更为宏大的舞台上为中国佛教事业操劳,在更广阔的视域里为中国佛教的发展谋划。
    一生的功勋
    梳理长老的一生,论其功勋可分三类。一是对五台山文殊信仰格局的承续。五台山五峰屹峙,千嶂回环,位列中国佛教四大名山之首,乃大智文殊菩萨应化道场。自隋文帝下诏于五个台顶各建一寺,并于寺内供文殊圣像之后,渐渐形成了中外佛教徒朝礼五顶文殊菩萨的风气。千百年来,佛光灿烂,海会云集,感应昭彰,无愿不从。五台山成为我国汉、藏、蒙古、满等民族和东亚、东南亚一些国家有缘必朝的圣地。然沧海桑田,堂宇颓废,金身晦迹,佛子伤怀。为满足信众朝礼五顶文殊菩萨的愿望,根通法师于一九九五年发起铸造五顶文殊菩萨铜像的盛举。一九九八年九月二十五日,作为中国佛教界纪念佛教传入中国两千年庆典活动之一,五顶文殊菩萨圣像开光大法会在五台山隆重举行,来自我国三大语系的数千位高僧大德以及海内外近五万名信众参加了这一千载难逢的开光大典。开光盛典后,根通法师便有编辑《文殊圣典》的构想,旨在使十方信众既能礼拜有仪,又可归心有地。不仅礼菩萨圣容,更悟文殊智慧;不仅朝五台山之形,更得五台山之韵。二〇一一年八月二日,七百多万字的《文殊圣典》汇印圆满,供奉全山寺院,从事相、理体层面完善了文殊信仰格局。
    二是对净土古刹玄中寺的建设。玄中寺不仅是中国净土宗的古刹,也是日本净土信众的祖庭。从一九六四年六月,根通法师第一次在玄中寺协助赵朴初居士接待日本佛教界友好人士菅原惠庆开始,就与这座祖庭结下深深的法缘,曾先后七次陪同赵朴初会长在玄中寺接待日本友人。他有感于祖庭没有祖师的造像,仅仅供奉着日本佛教徒送来的三祖师画像,遂发心铸造昙鸾、道绰、善导三祖师圣像。一九九四年五月十日,三祖师铜像举行开光大法会,这是玄中寺建寺以来的一件大事,从此结束了玄中寺没有本寺塑造的祖师像的历史。近几年来又建造万佛殿,使玄中寺殿堂布局更趋完善。
    根通法师在推进寺院硬件建设的同时,注重净土学的研究,连续两次召开两岸学者参加的“净土文化学术研讨会”,主持编辑出版《中国净土宗研究》、《佛教净土宗与山西玄中寺》等研究著作以及拍摄《净土古刹玄中寺》电视片等。对净土古刹的完善、净土学术研究的提升皆有推进,为中日佛教界的友好往来进一步奠定基础。作为净土古刹的方丈,他非常关注净土宗在当代的发展,二〇〇五年九月九日,不顾近八十岁的高龄登上山西代县白人岩山顶,参加“远公塔”落成庆典暨“慧远大师与白人岩净土文化座谈会”。二〇一一年十二月十二日赴江西庐山参加净土宗祖庭东林寺大安法师的升座大典,并为挂珠。二〇一二年五月二十二日又赴西安参加净土宗祖庭香积寺本昌法师的升座大典,并为送座。二〇一三年四月初八,在东林寺净土苑参加庐山东林大佛装藏祝圣法会并主法,见证了四十八米阿弥陀佛接引铜像装藏洒净的庄严时刻。看到净土祖庭的庄严,看到净土宗弘传后继有人,根通法师心中有说不出的高兴。在日常弘法中,长老最喜爱的两句话是“迎来送往做佛事,欢天喜地结善缘”。
    他随缘度化,总是劝导大家时时念佛。他说,念佛法门“三根普被,利钝全收”,下手易而成功高。但备“三资粮”,便得“三不退”。诚属“方便中之方便,捷径中之捷径”。所以古德才会说:“人天路上作福为先,生死海中念佛第一。”因为念佛往生极乐世界的法门方便简易,是能够真正实现“普度众生”的捷径,故佛陀极力推荐。更因此法门是蒙佛之大愿力来成就,也就成为“一切世间难信之法”。《无量寿经》中说:“若闻斯经,信乐受持,难中之难,无过此难。”而要达到这一目标,应于难信法,生决定信。须从信、愿、行做起。非信不足以启愿,非愿不足以导行,非持名妙行不足以满所愿而证所信。他开示玄中寺净土学人要坚持勤修净业三福:孝养父母,奉事师长,慈心不杀,修十善业。受持三归,具足众戒,不犯威仪。发菩提心,深信因果,读诵大乘,劝进行者。平日要多读《印光法师文钞》,牢记印光大师的嘱咐:“敦伦尽分,闲邪存诚,诸恶莫作,众善奉行。真为生死,发菩提心,以深信愿,持佛名号。”鼓励大家同发菩提心,共作弥陀使,愿将东土三千界,遍种西方九品莲。
    三是对于佛教慈善工作的推动。法师于二〇〇二年创办五台山功德慈善总会,扶贫济困,施医送药,关注弱势群体,弘扬助人为乐精神,引领社会良善风气,化导人心,传递正能量。长老认为,没有慈善的宗教,就像一口敲不响的钟。他常常告诉身边的人,要好好礼敬观音菩萨,拜观音菩萨不是让菩萨的千手千眼都来救济我们,而是要我们化为观音菩萨千手千眼中的一只手和一只眼去救度有情。所以学佛人要有广大的菩提心、回向心。
    第二个向度是法师的政协事业。一九五八年被选举为五台县政协委员,一九八三年起任山西省政协五、六、七届委员,一九八五年任省政协常务委员、民族宗教委员会副主任;一九九三年三月以来,任山西省政协八、九、十届常委和民族宗教委员会主任等职,以党外人士身份主持民宗委工作二十年,这样的经历在全国佛教界也是少有。一九九八年至二〇一二年,连续三届担任全国政协委员,可以说是政协战线的一名老骨干。他积极参政议政,关注民生,珍惜党和人民赋予自己的神圣职责,尽心尽力地完成好自己的使命。
    一个时代的承载
    初识长老,是因了北京几位前辈的引荐。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我从山西大同调入太原工作,主要从事五台山及山西佛教研究,因为研究方面的缘由,常常来北京找资料、购书。时间久了,总是听人说起山西有一位佛教界的元老。于是在一个静静的午后,敲开了长老的房门。记得房间不大,光线很暗,具体的谈话已无任何记忆,但从此心中有了印象。与长老密集交往开始于文殊造像工程,一同来京拜见朴老,一同赴铸造车间对造像校正。因我从小跟随外婆长大,对于老人常有一种源自骨子里的亲近,只要相伴就有皈依的感觉,所以常常去法师那里,只要能静静地坐着,就好。长老知道我缺少一套《大藏经》,时时为查找资料而辛苦奔波,遂托香港的朋友专门购置一套送我。
    调入北京后,与长老的见面少了,每次返晋,或长老来京均要见面。身远心近,距离永远不能阻隔。长老病后,跟我说起写传之事,我便找出一九九九年曾写下的部分草稿进行修正补充。一次探望,长老拉着我的手嘱咐,让我写传是他老来的一个心愿。并郑重地说,写好传,他就可以闭眼了,让人听了心酸。于是,我谢绝其他杂务,一心投入写作。长老从十八岁入佛门,七十年漫长的出家生涯;从一九五五年来山西,六十年间从未离开这片热土。承载了一个时代,构筑着一种人生格局,太多的暴风骤雨,太多的阳光灿烂,太多的开拓创新,太多的承前启后,他们这一代人比任何时代的出家人都要有承受力、忍耐力和爆发力,岁寒知松柏,百炼必成钢。千头万绪,竟不知如何评说?在无数个不眠的夜色里或早起的晨曦中,我苦苦地思索他们这代人的“命”。
    十一月一日传记终于结稿。夜九时许,设计好的封面按时也传了过来,计划着第二天打印装订,随即电话与北京佛教文化研究所定明法师相约去太原送给长老。临睡前满心想象着长老对文稿字句的推敲,对所配图片的调换……满意或不满意……
    十一月二日早上醒来,先是接到一短信,还未来得及看,紧接着手机里悟定法师沙哑的声音就响起:长老于昨夜十一时五十一分示寂。脑子瞬间空白,许久回过神来,曾经相聚时的一切,如幻灯片一样飘过,觉得长老的身影是那么远,又那么近,那么亲,又那么痛……泪一股一股地涌出,话却说不出一句。我尊崇的根老呀,我该怎样向您的殷勤托付交待,我该如何能让自己几个月来夜以继日赶稿的疲惫身心获得安顿……
    念佛生安养
    赶回太原的那天,雨雪弥漫。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走入长老的房间,看到以往熟悉的物件,而今人去楼空。今日我来师已去,心中溢满无尽的哀伤……
    闻讯而来的四方信众立满庭院,昼夜念佛,祈愿长老导归极乐,上品上生。东林祖庭大安法师带人专程赶赴现场为长老助念。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送花圈表示哀悼,十一世班禅也送花圈表示哀悼。中央统战部、国家宗教事务局、山西省主要领导和各相关部门均送花圈,中国佛教协会、各省佛教协会、四大名山佛教协会发来唁电、或送花圈,中国佛教协会释明生、释宗性、胡雪峰副会长等参加告别仪式,根通法师沙弥戒、比丘戒的授受处潮州大开元寺的达诠方丈也赶来送别。根老的弟子怡学、怡藏、悟定诸法师及长老的亲属、家乡代表恭立灵堂两侧,为长老撰写的传记供奉在灵堂的正中,祈愿长老法身依然能够看到。梵音低徊,庄严肃穆,场面让人流泪……
    立冬时节,圣地五台山银装素裹,来自省、市佛协领导及五台山全山僧众、居士千余人参加荼毗法会。中午十二时许,载着根通长老遗体的灵车缓缓驶入荼毗现场。因连日降雪使得圣地天气也阴郁多时,但当根通长老灵龛从灵车中抬出那一刹,空中祥光乍现,天朗气清,使得在场大众赞叹不已。碧山寺旁边的化身窑里,一代佛门大德、净土古刹玄中寺方丈根通长老度缘已尽,走完了此期生命的历程。声声佛号中,青烟缭绕,直入碧空。
    静穆的塔,向晚的钟。我在无数次陪同长老登临的五台山山峰上,合十默默祈祷长老,不舍众生,乘愿再来……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社区

x
 楼主| 发表于 2021-6-21 07:12 | 显示全部楼层
3、《装藏要义》根通长老
    我很荣幸来参加东林大佛的装藏活动。
    首先,要感谢三宝的慈悲,阿弥陀佛对我的加持。我主持过几次这样的工作。这次来参加这个活动,因缘可谓殊胜。我同大家简单说说装藏的要义。
    我们知道,佛教无非就是讲缘起性空论。缘起论讲主观世界与客观世界的结合,叫缘成。先有愿景,有筹划,最后客观条件允许了,就是缘成。
    大安法师继承果一法师当年的愿力,发起造阿弥陀佛像的功德,有了广大善男信女和四众弟子的供养,鼎力支持,才能成就这么大的功德。
    佛的法身无相,佛的法身是遍满虚空法界,随处都有,这是从教理上来说的。事上呢?因为如来在忉利天说法的时候,弟子们因思念佛陀而有了第一尊释迦牟尼佛像,这是造像的开始。
    佛的圆满报身有无量的相好,而从众生所能接受领略的角度,大致说佛具三十二相八十种好,通过相好表达佛的慈悲关怀,能给众生增加福德智慧,能为众生忏除无始以来一切罪业。那么从无造像变成有造像,大家就能够瞻仰到如来庄严功德,如果我们不修造佛像,我们就只知道佛的法身无相,可这个境界我们无法契入,达不到那个地步。
    作为普通凡夫,非得借助于佛像,好给众生摄心,修持,净念,才能生起恭敬心,礼拜心,惭愧心,培福的心,不借助这个境,生不起这个心。这是佛像的作用,所以,有必要造佛像。
    现在是末法时代,我们凡夫见不到佛陀的应化身,只有依靠见佛像而发起仰慕佛陀的心。虽然我们本身具足佛性,但是被无明所覆盖,你不到佛殿,不见佛像,没有一个善缘的引发,我们凡夫的这个佛性就显发不出来。
    我们凡夫无量劫来都在轮回中,所造的罪业是无量无边,所要受的果报也是无量无边,只有仰仗如来的慈悲,佛的力量才能替我们消除这些罪障。造佛像者的功德很大,佛教经典上说,所有业障皆得除灭,离众苦恼,无诸疾病。女转男身,不堕恶道,所获功德无量无边,乃至当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永拔众生一切苦恼。
    如来有三十二相,相相都是为度众生,所以就要靠佛的像来礼拜,供养,修持。显教叫资粮道,在密教里叫加行道,离开了资粮、加行,要从凡夫一下获得解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总之,在三宝面前,要做最大的善功德,最好就是造像、印经、供僧,这个福报来得快,满愿也快。
    现在,东林大佛像已经基本完成了,贴金已经贴好了,这是外相。那么造像以后呢?必须还有装藏,里头是内脏,不能空的。我国北方地区和藏传佛教对装藏是很讲究的。
    装藏又叫做装脏,是指新的佛像落成后,为佛像装上象征性的内脏与神识,赋予佛像以生命力。圆雕之像,装在像的内部,绘画及浮雕装在背面。这是佛教造像特有的仪轨。佛教特别重视心念与神识,所以装藏是佛教造像必不可少的一种程序。还有些说法,如果佛像不装藏,易被邪祟、恶灵侵入,借佛像躯壳来作害人间,所以供奉这样不装藏的佛像不但无益,反而有害。
    对人来说,完全靠内在的心灵智慧,才有活力。佛像也是这个道理,佛像里面装的是佛说的真经、咒语。装藏主要是事,以事显理,理与事统一,这样理事才能圆融。向这个佛像礼拜、供养,通过这个像,就能令我们积福、忏罪,大众就得到功德。如果不如法,这个像就不起作用。
    像造好后,装藏主要是装经书与咒语,各种东西都有其所代表的法义,包括身口意三方面。大像有大像的布置,小像有小像的布置。大像复杂,小像好办。小像有的是几寸大,随时都可以装,装好了,念上几个咒语,就完成了。大像必须要进行筹划,需要的东西大概有几十种。其中包括五金:金、银、铜、铁、锡。五宝:金、银、珊瑚、珍珠、青金石。五药:菖蒲、仙人掌、苦参、乌贼、藤梨干。五香:白檀、沉香、肉豆、龙脑香、郁金香(即香红花)。五谷:稻、大麦、小麦(或青稞)、绿豆、白芝麻。五甘露:蜂蜜、石蜜、乳、酪、酥。五色线:又称五色缕、五色绳、金刚线。合青黄赤白黑五色系成一线缕,象征佛的五智。五种花(晒干):以特制的黄绢裹之,用五色线束口。其他各宝均须按仪轨,装入特制的容器中,密封其口,如法安装。
    考虑这尊佛像有48米高,爬上去挺困难,又没电梯,只能人传人,时间很紧,还要包装大量的经书,所以,这次装藏起码要有二十多个师父来共同参加。
    参加这次装藏,这是我们大家无量劫来造就的善因,才遇到今天这个好的机会。几十位师父辛苦这么多天,来发心装藏,机会难得,功德极为殊胜。一分辛苦,就有一分的福德;只要诚心装藏,你们自然就会得到很好的加持。
    我造五顶文殊菩萨像的时候,因为我住在太原,路又很远,装藏品多,需要人手也多,我就挑了年轻的昌善法师,他发心真诚,做事也细心。他说师父你怎么说,我怎么做。他发誓一定装好五顶文殊菩萨像,带领五台山显通寺的二十多位师父,用了一个月,装好五尊像。昌善法师现在的相貌也变了,福报也增长了,现在还当了五台山佛教协会的会长。
    我们出家人,有这个机会在三宝前培福,要发欢喜心。希望大家明后两天搬上搬下,辛苦地劳作,要把这个功德回向四恩三有,回向所有的功德主,回向世界和平,人民安乐。越回向,我们的心量越大,灭苦越快,我们成佛就越快。发多大的心,就能成就多大的功德。
    装藏的功德不可思议。装藏也要随缘,里头的经咒也是根据佛像来的,不是大像怎么装,小像就怎么装,那是不一样的。必须有一套经律论,这是理。至少要有法身舍利偈:诸法从缘生,亦复从缘灭,吾师大沙门,常作如是说。小佛像空间有限,但一定要装这个偈子,用黄纸一卷,以朱砂来书写,五色线一缠。写卷《心经》,和法身舍利偈,放到佛像内心里面,盖上,再贴金,最简单的,就用这个办法装藏。
    我今天看到这尊阿弥陀佛大像,同山西玄中寺大殿里的像基本相似—玄中寺的像是木雕的,造于明朝—莲台与手势都很像。我祝愿此次装藏法会殊胜圆满!所有参与者都功德无量!

4、《不过话又说回来,只是来的方法不一样而已》根通长老
    简单来讲,信、愿、行三资粮,重在行为。第一个是有信,有正信,有正确的信仰、正确的理念。第二是有愿力要往生,有愿力要解脱。但是这个是两个字,属于理的范畴,没有达到第三个——事的范畴,要有事才行。事要落实到行为中,规定我一天诵多少经、念多少佛、拜多少拜,这些都是行持。最要紧还是戒,还是见,知见,正知见,你知见邪的你就在那里念,有用吗?现在不是也有好多人一天就是叫念佛,念出来都是邪知邪见,结果呢?也不会得到很好的效果。依这三个,好好念,好好参,好好端坐去修,就行了。理无碍,事无碍,理事无碍。理是理,事是事,理事圆融,事理无碍嘛。理无碍,事无碍,理事无碍,那就能达到圆融嘛。光说不做也不行;反之,光会做却不知道理,总归比不会做强,是不是?融会贯通才能妙用啊。
    信愿念佛之外也还要持戒。你不持戒,怎么能培植善根?人人都知道北京有个天安门,但那天安门你怎么来啊?新疆的人你怎么来?广东人、海南的人你怎么来?靠步行要走多少年?坐飞机没钱?那么就得有资粮,你不积攒点钱来买飞机票你怎么来?这是比喻哦,是吧?极乐世界好优越,殊胜,殊胜归殊胜,是弥陀的愿力啊,弥陀接引你啊。但是你自己不做工去攒两个钱(信愿念佛),光有阿弥陀佛的愿力就行啊?那也解决不了问题。还得你自己有行持,有愿力。所以你就攒资粮啊,你不攒资粮是没办法的。不过话又说回来,只是来的方法不一样而已,坐飞机来,坐高速来,坐火车来,坐拖拉机来,骑马来,步行来,各有各的方法……就不一样了,价值就不同了,就这么个理解。

根通长老、大安法师

5、《根通长老弘化海南永庆寺》
    永庆寺祈福祝国泰民安。本报金江6月21日电(记者张梁 特约记者林旭)今日上午,“龙水灌浴,百福开臻,第十届盈滨龙水节永庆寺祈福活动”在澄迈盈滨半岛举行。众多高僧、居士和各界人士来到永庆寺,共同祝愿“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国泰民安、四海安宁”。
  短暂的欢迎仪式后,上午10时30分左右祈福仪式开始。钟鼓齐鸣,木鱼声声,现场信众合十念诵佛经。永庆寺方丈根通长老在众人簇拥之下,来到该寺主殿主礼。颂佛声中,根通长老按照宗教仪式进行了洒净、上供、供灯等程序。随后,根通长老和众僧侣、信众来到海边,举行了简短而浓重的放生仪式。
  五台山圆照寺方丈海信上师、成都照觉寺方丈演法上师、五台山大广宗寺演明上师等30多位高僧,特意赶来参加本次祈福仪式。
  永庆寺始建于北宋时期,为古时“澄迈八景”之一。2001年,澄迈县委、县政府决定重修永庆寺。2004年12月,永庆寺重建工作开始。2009年4月,重建后的永庆寺举行了开光典礼。
    《五台山圆照寺本宏上师随根通长老弘化海南永庆寺数年》
      http://www.gelupa.org/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14473
      https://user.qzone.qq.com/507515208/blog/1588678254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社区

x
 楼主| 发表于 2021-6-21 07:14 | 显示全部楼层
6、《我再讲一个五台山的公案》多宝讲寺智敏上师
    ◎我再讲一个五台山的公案。这个我说过好几次了,但是听过的人流动很大,现在你们里边听过的人大概也不太多,那么还是要再说一道。
    五台山有一位法师,叫什么名字忘记了,在广济茅蓬讲了三年《华严经》。《华严经》是经中之王,当时听的人很多,一开始开讲的时候是听者如云,挤满大殿,这也很正常,而《华严经》也很深,后来听的人就慢慢地少下去了。最后到第三年,就剩下一个人,一个人跟随三年听完。
    法师叹了一口气,说:我讲了三年《华严经》,总算还有你一位听圆满,总算我没有白费心血,还有一个能听懂。
    那个人说:唉呀!法师对不起,我没有听懂,我一点也不懂。奇怪了,你不懂怎么能听三年、一天也不缺席?
    他说:我是尊重《华严经》,我因为对《华严经》有信心,有恭敬心、尊重心,知道它是无上甚深微妙法,我才不管它听得懂听不懂,我只管听着。
    这位法师楞了半天,原以为三年的功夫花下来,总算还有一个人,结果一个也没有。实际上这个事情,天龙八部都在听,不要说人类有没有。
    法师就对他说:也好,我教你一个办法吧,你智慧没有,你就拜经,拜《华严经》,每天诚心诚意拜,念一个字、磕一个头,再念一个字、再磕一个头。
    这个人也是很老实,你叫我拜我就拜,你教我虔诚我就虔诚,于是焚香沐浴,穿着干净衣服,一个字一拜地修行起来。他这样子拜了三年之后,能讲《华严》了!加持来了啊。如果照我们这样子,不要说拜,念都不想念的话,你想三年就能通《华严》,恐怕不会。
    所以说这个加持力,不要轻视。
    在末法时期,众生的善根有多少?就像铁轨下的一棵草,一阵狂风把你吹到哪里去都不知道。如果你有佛的加持,那个狂风来了,佛给你挡住,再大的风也能顶得住。我们处于末法时期,没有加持的话,单是自己去闯,想要打开一条路出来,那是不可能!而如果你以佛的加持力来做事情,确实力量很大,很多事情就做得起来。
    ◎如何集资:礼拜、绕塔、布施、供养、持咒等等,这些都是积聚资粮的方式,而要净罪则是通过“四力门”以此忏悔过现罪业。这些不做到,光靠听经是不会去除五欲的。又在此中,如礼拜等,不但能净障,甚至能开智慧,如五台山某法师拜《华严经》,到最后,不但罪障消除,智慧也开了。所以一个法有多种作用。

7、《密宗的往生净土》根造上师(根通长老的师兄)
    净土之种类甚多,十方诸佛无量无边,十方净土亦无量无边。故佛佛皆各有净土,如:东方琉璃世界,为药师佛之净土;邬金铜色德山,为莲华佛净土;北方降香巴拉,为时轮金刚净土;奥明法界宫,为金刚持及诸报身佛净土;西方极乐世界,则为阿弥陀如来之净土。此乃略说诸类净土,若广说者则不可尽。但于一切净土之中,根据显乘教典,需别赞极乐世界者,此如上师如来义成所著秘密教授二十一誓名论中云:“欲速成佛,当发愿生于诸佛净土,净土名类差别,难以计数,诸论多有判其难相。”为此故。
  若不别说此极乐净土,而欲往生其他净土者,须令二障断除无余;欲生中品净土,亦须令其微细烦恼断除无遗,得证八地以前之位;欲往生下品净土者,亦须断除根本我执,得证无我法性,真实见道;然未得见道,但依发愿是不能行,而能受持戒定慧,修诸善法,从未触染微少过患,罪障清净,若再发愿则能往生兜率等诸小净土,但此亦是难至之处,故此等净土为五浊恶世具诸烦恼众生所不能生。然彼阿弥陀佛,以大誓愿力所成极乐刹土,十恶五逆之众生皆可往生彼之净土。
  此上所说乃是历代上师真实开示,然吾内地一向所传修净土法,皆以信、愿、行三为其关要,今当依此略分析之。
  信者:如经云:“于无信诸人,不生白功德,如种子火灼,不生绿芽然。”故须信仰佛言,信彼极乐世界为阿弥陀佛愿力所成,真实不虚。信我上师所有导示传承,真实不虚。信此极乐刹土,较他净土最为超胜,真实不虚。须知极乐超胜有五:一、具足最下烦恼之种种众生,亦可生彼刹土故为超胜。二、生彼国已,所有一切欲求,不劳而成,故为超胜。三、虽其微少惑障亦不染著,故为超胜。四、欲往他方何种佛土,遂愿而成,故为超胜。五、较余佛土成佛最速,故为超胜,是名五种超胜。又薄伽梵云:“假使以三千大千世界七宝而用布施,若有人能于无量光佛极乐世界刹那生信,恭敬合掌,其福胜彼。得闻无量光佛名,以系取心刹那生信,决定于无上菩提得不退转。”又如圣无量光佛名经云:“若闻无量光佛之名,已坏往生诸佛净土之善根者,无论五无间罪、谤法之人,有障无障,以仗无量光佛誓愿力故,皆得往生彼佛净土。”故当生起真实正信,生此信者是加行(密法次第,每修一法皆有加行、正行、结行三者)。
  第二正行者,(为结合加、正、结三次第故先述“行”支)谓:生正信已,当于上师历代传承实际修持。所谓修持者,当修何法?即依秘密真言之门,而修明咒之飞迁法也。此法藏文名曰“颇瓦”(译为迁转之意,今则译为“飞迁”,以“颇”字即是“飞”字之意)。修此法者,亦必由先得上师之灌顶、传承、引导,而后生起修持。故“颇瓦”亦有五种:即上品法身亲见印定之“颇瓦”为一。中品报身生圆次第双运之“颇瓦”为二。下品化身无量大悲之“颇瓦”为三。常人三想具足之“颇瓦”为四。摄受亡人大悲钓之“颇瓦”为五。此五种“颇瓦”,上及中下三品,非修无上密宗及父母二部瑜伽者不能得知。欲释此意,亦非微少言句所能诠显。而其最通行者,则为三想具足之“颇瓦”。现在我所传即是此也。然此亦能上通三品,下度亡人,则视各人所需要者而行各别之引导。至于摄受亡人大悲钓之“颇瓦”,则以先将三想具足之“颇瓦”修成后,方可行之。故今当略述三想具足之“颇瓦”。三想者:
  一、 于自身中脉作道路想。
  二、 于脉中阿赖耶识(明点)作旅客想。
  三、 所生净土作家乡想。想已,念:奇矣哉:“最极希有无量光如来,大悲观音、大势金刚手,我等精一恳敬而祈请,神识转生极乐愿加持。”念毕,得上师引导后,依此三想而事修持,最迟者三七日中决定开顶。顶门开后于八指以上之梵穴,以手轻挤之,有极微少之黄水,或红水珠冒出,即可于此插吉祥草。如教典所说:“顶上流出黄水珠,茅草徐徐能插入。”得此证验后,每月仅修一次,或二次,直至命终,定有把握,往净土如操左券。有此证境,再任运修其他法门,成与不成,皆不致于生死中有所恐怖。因此飞迁法如海中之救生圈,即或他法不成,亦可仗此往生净土。若大法修成时,即可不用此法;若因缘不足,不能任运修习大法者,即仗此法决定往生矣!修此法者,谨依上师历代传承,须辨认死相(具如密经所说)。若了知死相现前,无可回遮时,即当修此飞迁之法,融入弥陀,或其他本尊之心,而往生矣!此如金翅鸟王,直冲虚空毫无恐怖(按飞迁之意即在此也)。
  辨认死相者:当依地、水、火、风四大而审验之,所谓:地大坏时,自身骨肉融入于地界,故人死时身如堕落深坑,又如被重山所压;水大坏时,自身之血,融入水界,故人死时,口出白沬、眼泪、鼻涕悉皆流出;火大坏时,自身暖气融入火界,故有口鼻发爆,身体如冰之相;风大坏时,自身呼吸融入风界,故死时上行下泄,从肺至喉气皆外喘,是为略辨死相,行者当于此际修持迁转。若死相至,即可冲出顶门,往清净刹;若死相未现,因受一二刺激,以嗔恨心修此透顶,即或冲出,亦不能往生净土,当入恶道,以违犯三昧耶戒故。因自身寿命未尽,先行此法,则身内诸虫皆被杀害;又因修密乘者得灌顶已,此身即是佛身,若时未至,而以此法自杀其身者,则是出佛身血。故本续云:“时至修迁转。非时杀诸尊。”然吾人修此法时,亦有死相得见,即修法将成时,自身头顶甚重,全身骨节酸痛,有如临终地大将散;自身汗泪皆出有如水大将散,自身头顶眩晕,口中发燥,有如火大将散;自身气短,四肢无力,念诵修法,皆不能作,有如风大将散。行者见此相已,自知将要开顶,心勿烦乱。盖吾人阿赖耶识潜藏身内,为第七末那执以为我,难割难舍。故吾人将舍寿时,有地水火风四大分张之苦。此乃我之修法经验,为经中所无。

 楼主| 发表于 2021-6-21 07:15 | 显示全部楼层
8、《根通长老与隆莲法师的法谊》温金玉
    1998年,中国佛教界举办了佛教传入中国二千年系列纪念活动,山西省佛教界亦准备隆重举行五台山五顶文殊菩萨圣像开光大法会,筹备活动从年初就紧张地展开。初春时节,我陪同山西省佛教协会根通长老赴成都一家佛像铸造厂去验收文殊菩萨圣像的敬造工程。去成都前,我便表达了如有可能想探望隆莲法师的心愿,根通长老说看机缘吧。成都工作告一阶段后,我极力鼓动根通长老去看望隆莲法师,几经联系,得知老人正在住院,我们终于在华西医院的小会客室见到了这位老人。老人已是近90岁的高龄,但思路清晰,言语掷地有声。虽处病中,举止间依然凛凛正气,落落大方,初见之下不禁令人肃然起敬,想像着平日里其不严自威的摄受力。她与根通长老很熟,曾在朝礼五台山时题赠一幅中堂,根通长老甚为珍惜,一直挂在自己僧房客厅正中央。两位老人缓缓地交谈,我静静地倾听,午前柔和的阳光透过纱帘,洒落一地,那一情景至今依然难忘……
    根通长老后来对我讲,隆莲法师1958、1959年两次上五台山随能海上师学习,他们都曾见过面。那时,能海上师是五台山佛教协会会长,驻锡于清凉桥吉祥律院,主要为僧众讲解《现观庄严论》。能海上师是一个持戒甚严的人,比丘尼一律不得在寺内挂单,隆莲与定静两位尼师就在离寺院三里远的一个小村子里住下来,每天赶来听经、做笔记,甚是辛苦。
    上世纪80年代以后,隆莲法师还来过两次五台山,一次是来送法尊法师的灵骨,并在广宗寺以青砖建造了法尊法师灵骨塔。后来又因以大理石重修法尊法师灵骨塔再次来到五台山。她曾对根通长老说:“法尊法师翻经功德可比肩唐代玄奘大师。”2001年为纪念法尊法师圆寂20周年,五台山广宗寺举办纪念会,我曾协助举办此次活动,并受广宗寺委托编辑此次活动的文集。后来听人说,隆莲长老得知此次活动以及将启建法尊法师纪念馆的设想后,竟老泪纵横,说举办这样一个活动是正缘,很好,希望吉祥圆满……法师与五台山的因缘很深,曾写有多首五台山的诗词,如《忆江南?重礼五台》:“清凉地,我是再来人。驱尽天魔花更好,销完积雪草还清。剥复见天心。清凉地,步步见文殊。山色溪声传妙谛,祥光瑞蔼露真如。倦羽得归乎?清凉地,双塔树云间。金阁曼荼开秘藏,玉华贝叶耀遗编。后起待群贤。”法师的许多诗词至今为人传诵。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社区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格鲁教法集成

GMT+8, 2021-9-25 08:13 , Processed in 0.037198 second(s), 1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