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鲁修学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138|回复: 1

《觉三格西——师承能海上师、喜饶嘉措大师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2-11 15: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觉三格西多杰嘉措简介》
     ——师承能海上师、圆瑛大师、喜饶嘉措大师、太虚大师等
    觉三大和尚(1909——1999)号传净,藏名多杰嘉措,俗名罗云鹏,祖籍湖北省黄陂县,世居武汉,1909年2月28日出生在武汉,父亲罗慧谦,铜器手工业者,系武汉佛教居士林创始人之一,觉公在家兄弟二人,排行老大。祖孙三代笃信佛教,系武汉佛教正信会太虚大师(中国近代四大高僧之一)之弟子。
    1912年,觉公十三岁,由于从小耳闻目濡,深受佛教熏陶,于是,向父母提出削发为僧的请求,父亲表示反对,并对他说:“你的身体是我们给你的,你作不了主。” 觉公为表决心,操刀自伤左臂,说:“身体是你们给的,我还给你们。”父母见他心意已决,遂同意,于是,觉公在汉口千佛寺为宽老和尚座下剃度出家,同年进入武昌佛学院学习,学习期间至浙江省宁波天童寺圆瑛老和尚名下受具足戒,毕业时被佛学院授为“三藏法师”,后觉公依止浙江天童寺宽慧法师、阿育王寺明三老法师、妙唱法师学习佛门唱呗、经典,16岁在宁波四明观宗寺宝静老法师、天台山国清寺静权老法师、杭州梵天寺摩尘老法师、吴山圣水寺静修老法师等处修学天台宗。
    1917年,觉公18岁,回到武汉,跟随剃度师为宽老法师座前,在汉口修建大方广讲寺并随为老在省内外各地朝山、参学、讲经说法。此间曾在太虚大师任院长的武昌佛学院任教,是武汉佛教届出名的“小法师”。
    1936年,觉公礼能海上师(近代著名爱国高僧,解放前曾在成都掩护过党的地下工作者,为和平解放西藏贡献过力量,建国后在中国佛协任副会长,曾多次代表中国佛教届参加国际交流大会。)为根本上师,并随海公先后到五台山善财洞、广济茅棚等处修持“大般若宗”密法。
    1937年又随海公南下至汉口传法,并在武昌莲溪寺建立并主持金刚道场。1938年又随海公到成都南郊近慈寺并定居学修,1942年觉公在峨眉山洞闭关专修。
    1943年,觉公奉能海上师之命,赴青海师依止喜饶嘉措(中国佛协第一任会长)等大师学修各部及五明要义,得“格西学位”。1948年,觉公回成都。   
    新中国成立后,1953年,能海上师经武汉到北京开会,遂命觉公回武汉大方广讲寺参加武汉市佛教联合会筹备会。
    1955年,觉公接到师父妙禅法师来信,得知师公宗镜老和尚病危,于是将大方广讲寺一切寺务托付师兄觉德管理,遂即赴杭州开元寺照料师公和师父,宗镜老和尚圆寂后,觉公又去松江将法师兄接回杭州,由师兄负责寺务并照料师父,安顿好后,搬至城隍山慈云寺守本老和尚住处,期间曾开业行医,接济生活困难的老残僧尼和贫困人群。后长期在闽浙一带弘法利生。1979年后,觉公回到湖北,先后在大冶崇佛寺、长春寺,黄石佛主寺宏法。
   1990年5月受襄樊弟子的迎请,觉公不顾年迈(时年81岁)来襄樊为弟子讲法,后多次来樊,期间,曾与弟子造访鹿门,并为弟子作了开示。
   1999年1月底,觉公因心脏病在武汉第四人民医院住院治疗,2月1日晚凌晨 2点15分示寂。2月8日,觉公肉身于武昌青山殡仪馆火化,得五色舍利无数,形如宝珠,最为殊胜的是几块头骨舍利上显现有表五佛五智的文殊有“五字真言”咒文字样,为在场觉公弟子亲眼所见。后舍利子分为三份,分别为觉公弟子在五台山善财洞、黄石大冶长春寺、襄阳鹿门寺三处建塔供奉。
    觉公世寿90岁,出家77年,觉公一生所处的时代,从清末、民国、到现在,经历不少波折、磨难,但他始终报着“生入丛林死入塔。”的誓愿,全始全终的作个佛教徒。一生爱国爱教,弘法利生,他经常告诫弟子要报四重恩(佛陀、父母、众生、国土四重恩),他说:“只有国家安定,佛法才能兴旺。”他不求名闻利养,隐蔽修行,精五明,事理圆融、辩才无碍。一生行如其名“觉三”做到自觉、觉他、觉行圆满。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社区

x
 楼主| 发表于 2020-12-11 15:17 | 显示全部楼层
2、《鹿门寺》
    鹿门山,旧名苏岭山。它距市区约30公里,位于襄阳市东津镇境内,地处汉水东岸,与观山隔江相望,与狮子山、霸王山、香炉山、李家山环抱。这里山高林密,流水潺潺,汉代名士庞德公、唐代著名居士庞蕴一家、诗人孟浩然、晚唐文学家皮日休等曾先后隐居于此,修身养性、赋诗明志。因此,北宋诗人曾巩曾发出“不踏苏岭石,虚作襄阳行”的慨叹。
    鹿门山上的鹿门寺,旧名鹿门庙。始建于后汉光武帝刘秀时,距今已有1900年的历史。据记载,魏晋南北朝至唐宋时代的几百年间,该寺一直是禅宗(曹洞宗、临济宗)的道场。“闻风受教者数千里云集,一时香火不绝”。清代后,一度湮没。
    1995年,襄阳佛教协会会长、广德寺方丈圣君法师不忍祖师道场荒废,发心重兴古刹。现任住持为湖北高僧上觉下三老和尚的弟子性固法师。






3、《在武汉消失的大方广讲寺》
    汉口曾经有个大方广讲寺,不是这块坚硬铜章上清晰的铭文提醒,这座寺庙的存在肯定会被人怀疑。因为,有关大方广讲寺的记载实在太少,而且,因为这座寺庙毁于“文革”。随着庙宇的灰飞烟灭,大方广讲寺的僧侣们死的死散的散,在相当长时间里,它被人们遗忘了。今天,当大方广讲寺逝去的烟云再次浮现在我们眼前,当我们循着历史的管道再次回望,这座寺庙留下了一段令人挥之不去的悲苍往事。
    查《湖北宗教志》,有关大方广讲寺的有如下记载:1958年春,武汉市宗教界进行民主改革管理制度,僧侣集中居住时“江汉区佛教寺产管理小组…选定以大方广讲寺为男僧集中寺庙(原住尼僧不动)”;又载:文化大革命期间,江汉区“邬家墩广讲寺,是为宽法师创建的简陋寺院,但佛像庄严,经书文物珍贵,也被砸被抄,方丈楚善被斗…“广讲寺方丈等人,均被禁闭,多次戴帽着袈裟游街示众罚跪”。
    1990年代的汉口万国跑马场,为省汽运公司停车场,大方广讲寺旧址在其近旁。
    乍一看“大方广讲寺”的名号,令人感到生涩难懂,特别是众多生活在尘世中的普通人。“大方广”是佛学常用词汇,又名大方等,方是方正的意思,广是广大的意思,即所说的道理不但广大方正而且平等。“大方广”同时是指大乘菩萨道的经典。因为菩萨道的修行非常广,所修的法门有无量无边,所以叫做方广,即是一切大乘经典的通称。大方广讲寺以此命名,显示着对佛法的尊崇与向往,那这寺庙是谁建造的呢?
    《湖北宗教志》中说大方广讲寺系为宽法师创建。另有记载则说,这座寺庙的创建人是觉三大和尚。
    觉三大和尚号传净,俗名罗云鹏,祖籍湖北省黄陂县,世居武汉,1909年2月28日出生在武汉,父亲罗慧谦,铜器手工业者,系武汉佛教居士林创始人之一,觉公在家兄弟二人,排行老大。祖孙三代笃信佛教,系武汉佛教正信会太虚大师(中国近代四大高僧之一)之弟子。1927年,觉三大和尚18岁时跟随剃度师为宽老法师座前,在汉口修建大方广讲寺并随为宽法师在省内外各地朝山、参学、讲经说法。此间曾在太虚大师任院长的武昌佛学院任教,是武汉佛教届出名的“小法师”。
    记载还说:1936年,觉三大和尚礼拜能海上师(近代著名爱国高僧,为和平解放西藏贡献过力量,曾任中国佛协副会长)为根本上师,并随能海公先后到五台山善财洞、广济茅棚等处修持“大般若宗”密法。1953年,能海上师经武汉到北京开会,遂命觉三大和尚回武汉大方广讲寺参加武汉市佛教联合会筹备会。觉三大和尚逝于1999年。在这些记载中,觉三和尚师从太虚大师与能海上师两位高僧,其功德修行不可限量。如此看来,当年的大方广讲寺在汉口丛林所占的地位一定非同寻常。
    自2000年代以来,与大方广讲寺有紧密关联的万国跑马场看台已拆掉,旧址处已建成浩大而繁华的万达广场,在广场周围,成片拔地而起的高层建筑已将旧日的痕迹消除得一干二净,在这片楼宇间,一块“邬家墩”的地名牌也找不到了。从万达广场出来往发展大道方向行走,有一条“马场路”向西南方向斜插过去,从方位判断,这条路的路基便是原万国跑马场的赛道,道路沿用跑马场的圆弧形赛道。现在,万达广场一侧的路基已经被淹没,马场路成了跑马场唯一的痕迹。在马场路中段,有个“汽运社区”,从方位判断,这里接近当年跑马场看台,但是,这个小区里已经不可能存在大方广讲寺的痕迹了。


4、《鹿门禅语》
    襄阳城南约15公里处,有东津镇鹿门山。始建于东汉建武年间,是汉唐以来的佛教胜地和文人雅士的集聚地。建武年间襄阳侯习郁立神祠于山,因神道口刻有二石鹿,俗称鹿门庙。西晋改名为万寿禅寺,唐复名鹿门寺。
    鹿门寺兴盛时,有佛殿、斋堂等房屋500余间,传说"骑马关山门"。
    我国唐、宋名僧处真、丹霞及法灯禅师等皆住持此寺,相继为一时之盛。历代战火使鹿门寺屡建屡废。后几经损毁,1980年始逐步修复。
    鹿门寺与曹洞宗
    曹洞宗传入鹿门寺约公元810年后,开山祖师为处真大师,史记:鹿门华严院建于唐代,后有处真禅师于此开山,大弘曹洞宗法门。
    处真大师,师从曹山本寂,属曹山系,有关处真大师的生平待考,《大藏经》史传部除记录几则公案外,载处真大师证悟诗偈一首:
  “一片凝然光灿烂,拟意追寻卒难见。
    瞥然撞着豁人情,大事分明总成办。
    实快活,无系绊,万两黄金终不换。
    任他千圣出头来,总是向渠影中现。”
    处真禅师弟子中在灯史上有记录的六人,他们是:益州崇真和尚、鹿门山第二世谭和尚、襄州谷隐智静大师、庐山佛手岩行因禅师、襄州灵溪山明禅师、洪州大安寺真上座。根据记载,处真大师后,他的弟子鹿门山第二世谭和尚、行因禅师住持过鹿门寺。
    鹿门寺与临济宗
    有关临济宗祖师在鹿门寺的事迹,散见于《大藏经》史传内各位临济宗师的传记中。
    唐代,临济宗四祖风穴延沼(南岳下七世)、兴化侍者守廓结伴在鹿门过夏,并与鹿门方丈酬对禅锋,风穴延沼时任维那师(僧职)。
    有公案二则:
  “华严升座曰:若是临济儿孙,便请单刀直入。廓出众便喝,华严亦喝。廓又喝。华严亦喝,廓礼拜起。风穴心奇之,因结为友。遂默悟三玄旨要。叹曰:临济用处如是耶。”;
  “鹿门归方丈。令侍者请廓上来。廓遂问和尚甚处来。
    和尚曰五台来。
    兴化曰还见文殊么。
    和尚便喝。
    兴化曰我问你还见文殊么。又恶发作么。
    和尚又喝。
    兴化无语。
    和尚作礼。
    鹿门明日特为煎茶。晚参告众”。
    几位大师在鹿门的几声对喝,犹空谷回响。
    读来,让人感到一头雾水,恐怕只有大师本人能够体会个中滋味。
  “鹿门明日特为煎茶”想必是鹿门方丈对青年学僧的肯定。“临济喝”在鹿门尽显凌厉本色,风穴延沼在鹿门经过守郭禅师推荐,投奔临济三祖南院颙公座下,后于风穴寺大兴临济禅风,被尊为临济四祖。
    临济与曹洞两派,在中国佛教历史上长期占主流地位,其教育方法上,曹洞宗如“老婆禅”师徒手把口授,谆谆教导;临济宗如“武士禅”师徒禅锋相较,当头棒喝,就发展及影响力来讲有“临天下,曹一角”之说。
    而宋代曹洞宗影响之大远播日本、韩国等东亚各国,鹿门禅也正是在此时处于鼎盛时期,两宗并存,高僧辈出,竞耀光辉。
    鹿门寺虽已修善!但因年代久远加之山上潮湿,各殿屋顶均有部分漏水情况。上性下固法师慈悲发心,带领大家广修福田,计划将天王殿屋顶翻新,大雄宝殿内柱子、内墙重新粉刷!届时鹿门寺将以全新的面貌呈现在世人眼前。




觉三老和尚弟子鹿门寺性固法师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社区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社区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格鲁教法集成

GMT+8, 2021-1-27 18:12 , Processed in 0.042984 second(s), 1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