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鲁修学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26|回复: 2

《隆莲法师弟子——梓梁寺隆续比丘尼》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1-6 13: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重建梓梁寺碑记》隆续比丘尼
  北川梓梁寺,古刹也,始建于唐贞观之际,迄今已于一千三百余年矣。
  此地茂林葱郁,奇石崚嵘,高僧云集,龙象辈出。德山门径,启两宗于一篱;清了禅将,举独步而双修。有地灵人杰之誉,亦禅波流韵之泽。
  然风雨历朝,兵火頻仍,更兼丙午之难。地震之劫,梵宇倾颓,复巢焉能完卵;殿堂凋敝,剥蚀遑及庄严。北川缁素,痛心蹀足,众望恢弘,翘首以期。我佛慈悲,不舍圣贤之地;古刹重辉,感恩政府之德。幸市县各级领导及华岩道坚大和尚关心支持,力主恢复。重庆韩永宁居士无私襄助,捐赠僧寮及设施。绵阳周平宏陈丽蓉伉俪慷慨布施,慈悲捐建观音殿。成都杨铿先生四年累计捐款肆拾万。诸多善知识为梓梁寺重建奔走呼吁,不辞辛苦。各方檀信众志成城,捐砖瓦之功,衲子尽家业之责,主持葺修。鸠工两载,规模粗具。至于成就一寺之全建,再现古刹之庄严,则期众上以无量之功德共襄盛事。故特勒此石,以记梓墚古刹重建之—大事因缘云耳。
  癸已冬月之吉梓墚寺住持释隆续撰文并立

2、《北川梓梁寺》
    梓梁寺初建于唐,为北川、安县最早的寺院。据91年版《安县志》载“佛教于唐代传入安县,唐贞观22年(公元648年)始建梓梁寺(原安县黄土镇石鸭村,今北川新县城郊)。唐武宗年间(公元841-846年)于桑枣镇罗浮山建飞鸣禅院。”(《安县志》714页)。又据《绵阳市民族宗教志》记载:“唐贞观22年(公元648年)安县德山和尚传佛教,始建梓梁寺(原安县黄土镇石鸭村,今北川新县城郊)。唐武宗年间(公元841-846年)李炎在安县桑枣镇罗浮山建飞鸣禅院。”(《绵阳市民族宗教志》319页)据以上记载,梓梁寺当为北川、安县最早的寺院,且为德山和尚所建。
    另据可靠史料记载,两宋之际全国著名高僧,普陀山禅宗开山祖师真歇清了禅师为北川安昌人,曾在梓粱寺修行,梓梁寺为重要的祖师道场。

3、《隆续比丘尼简介》
    比丘尼隆续法师,法号净严。二九削染,依止“中国第一比丘尼”隆莲法师座下受教,先后毕业于四川尼众佛学院、南京大学哲学系、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研究进修班。二00三年于四川尼众佛学院执教,兼任监学、教务主任,教务长;二00五年受道坚法师礼聘至重庆佛学院,任女众部监学并《菩提月刑》主编。二0一0年六月,住持梓墚寺,并任北川政协常委,北川佛协副会长。



清德长老授隆续比丘尼临济宗传承法卷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社区

x
 楼主| 发表于 2020-11-6 13:45 | 显示全部楼层
4、《我的出家因缘》隆续比丘尼
    自出家后,我便很少和父母联系,考上佛学院后又一直忙于学业,在心里似乎已将母亲谈忘。今天忽然收到一个包裹,原来是母亲见天气日渐寒冷,带病给我赶做的新棉袄。摸着棉袄,母亲那瘦小、可亲的身影顿时浮现眼前,我心里一热,眼泪禁不住流了下来,往事也一幕幕的涌上心头……
    我两岁时,父母便离异了,母亲拉扯着我艰难地度日,后来母亲嫁给现在这位父亲,情况才稍有好转。那时,父亲在乡下教书,工资很低,母亲所在的缝纫厂也很不景气,为了生存,母亲便退职出来摆摊卖小东西。怕我乱跑,母亲便用一根长布带系住我,另一头挂在摊位上。那时母亲又要照料我,又要做生意,晚上又要给别人加工做衣服,还经常去乡下给父亲做饭洗衣,辛劳可想而知。在我的记忆中,每天早上,瘦小的母亲都要背着两大背篼衣服出去摆摊,那垒得不能再高的衣服将她的腰背都压弯了,母亲艰难的一步步地行走,一手还要牵着我。但是坚强的母亲还是一天一天地熬了过来,没有看过眼泪。
    后来,父亲转回城市里教书,母亲也租了一间门市,家里的条件一天天地好了起来。可是年少的我却不懂事,经常逃学在外惹事生非,回家还要和父母顶撞。母亲只好每天上午、下午、晚上送我上学,接我回家,哪怕刮风下雨都未间断过,可我依然那么调皮。
    有一件令我永生难忘,我的思想也从那时开始了转变。那年冬天,天气很冷,且经常下雪。一天我又犯了错误,晚自习后,政训主任把我叫到办公室狠狠地训了一个小时,出来时同学们早已走光,心里很是害怕。远远地看见校门口蜷缩着一个白色的身影,我吓了一大跳。“珍儿。”原来是母亲,雪已经把她的头发全部打湿,母亲的身上也积满了雪,但她仍然痴痴地站在风雪中,只为了接这个不听话的女儿,整整一个多小时啊!我的眼泪顿时流了下来,又羞愧又后悔。哪知母亲反过来安慰我,一路上母亲给我讲她的成长历程,讲做人的道理……
    母亲为了抚育、管教我,真是操碎了心,流干了泪。我是眼看着母亲的脸色一天天地焦黄无泽;母亲脸上也皱纹一天天地增多加深:母亲的身体一天天的消瘦多病;母亲的脊背一天天地更加弯曲。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慢慢开始懂事并知道努力学习。这时,母亲便停止做生意,一心在家给我做饭洗衣,只为了我能有一个良好的学习环境。那一段时期,母亲尽管很累,但脸上始终洋溢着欣慰满足的微笑。我还算争气,荒废的学业被我在高三那年猛赶了上来,并且名列前茅。母亲本以为从此可以幸福地度过她的晚年,不想我的人生路却出了大转折。
    那是高考完的暑假,闲在家的我参加了寺院举办的四众培训班。短短半个月的培训,却得益不少,终日法喜充满,人生目标也在那时有了改变。过去只是想好好读书,大学出来创造一番事业,为社会为国家尽一份自己的力量,报答那生我、育我、历经沧桑的母亲。但是经过佛法的熏陶,我认识到这种报恩太肤浅了。佛在《父母恩重难报经》里讲到,这世上所有的有情都曾经作过我们的父母,为了养育他们孩子过早地衰老、死亡:为了孩子他们又造下了种种的业,以致于流转于道无法出离,我们累世的父母堆积起来的白骨比须弥山还高。母亲为了喂养孩子、抚育孩子成长奉献的乳汁,流下血汗和泪水给海还要紧。纵然我们今生一肩担父、一肩担母,终日侍奉,或者将世间所有的财宝,将自己的头目、脑髓、身体都供养父母也无法报答累世父母的养育之恩。唯有以法供养,出家修道、利益一切的众生才是最大的报恩。
    静心思惟后,我毅然放弃大学的机会,决意出家,母亲虽是佛教徒,对佛理也很通达,但如今唯一的女儿要出家,她心里割舍不下,一夜之间竟苍老了许多,母亲那一夜哭得好伤心,令人心里实是不忍;但是想想多生累世的母亲都亲这样爱过我,我又将如何报答她们?哭坏的母亲将我锁在了屋里,我不停地给她讲佛法的道理并拒绝进食。母亲慢慢地平静下来,最终还是忍痛割爱了。
    送我来成都出家那天下着下雨。我和母亲都没有打伞,她又像我儿时那样背着我的木箱、背包,一手还牵着我的手,那沉甸甸的东西再一次将已经苍老的母亲压力得直不起腰,我抢着要背,她却执意不肯,也不愿坐车,并含着泪说:“让我再送送你吧,以后我再也不能接送你了。”接着又流泪讲了《禅门日诵》上的几句偈颂:“含悲送子入空门,朝夕应当种善根,身眼莫随财色染,道心须向岁寒存,看经念佛依师教,苦志明心报四恩,他日忽然成大器,人间天上独称尊。”我哭了:“母亲,我一写不会辜负您!”并在心里暗暗立下誓愿:“愿我生生世世能够出家修道,生生世世都能够度众生,众生都成佛竟,我然后方证佛道,以此回报我眼前乃至多生多世父母的恩德。”
    在出家的这几年里,每当我懈怠、放逸的时候,我眼前都会出现母亲那瘦小、苍老、可亲的身影,她总能给予我无比的力量,激励我在这条坎坷的成佛道路上时时精进用功,努力修学。
    当我从悲痛中振作起来时,我写下了此文,谨以此文献给天下的母亲。

隆续比丘尼宣讲《楞严经》法照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社区

x
 楼主| 发表于 2020-11-6 13:46 | 显示全部楼层
5、我记起了《观世音菩萨普门品》—北川梓墚寺隆续法师印象
       ——陈竖琴居士
    第一次见隆续法师印象不深,只感觉是一挺文雅沉静的年轻比丘尼。
    是仲秋时节罢?记不清了。只记得那天弄了一天文稿,挺累的。在我家客厅。沏上茶,临窗而坐,窗外冉冉已有些暮色。陪同前来的L博士介绍说,法师自重庆华岩寺而来,受命组建北川佛教协会,当下己住持在北川梓梁寺。
    先是,因了“5.12”大地震,数万亲友竟成泥。思念逝者的羌山人遂对佛法深了一层寄托与期许,决定在新县城建一座庙。居然,便有一座庙早在那里默默地候着_古庙,叫皇恩寺。北川人礼请从羌山走出的当代佛门龙象_重庆华岩寺方丈道坚大和尚主持北川佛事,膺方丈职。大和尚说:救灾重建,咱北川人深荷国恩,叫国恩寺罢!有了国恩寺,北川佛教的重建自此开始,成立佛协亦在题中。那天法师到舍下便是征询的意思,话不多却很谦诚。我自然惶恐,大概说了些竭尽绵薄之类的话便揖别。也有些惊讶:震后北川组建佛协并非易事,这样的重任委托大和尚居然委托给如此年轻一位比丘尼。又转念:大和尚岂是凡夫,行事自有道理。
    果然不凡。 这便接到佛协成立大会的请柬。
    已进隆冬,羌山气候愈见寒冷,西风微雨,寒气逼人。进安昌古镇不远司机便指着前方说,看,法师来接你们了。隔着车窗,但见法师含笑立在街边台阶上,白绒帽、灰僧袍,莹洁的脸庞上鼻尖冻得发红,每呼一口气便成一团小小的白雾。虽然那灰棉袍款式全无男女之别,穿在她身上竟有了一种女性的温柔与活泼。这才发现法师其实是位美女。
    会议是法师主持的。作为国家公务员,自然是开会的“行家”。但是我得承认法师主持会议的水准能把许多级别不低的官员比下去:节奏的掌握、情绪的调动、语言的简切,堪称精彩。至于一个出家人语默动静间的庄重与博雅,那又是另一层功夫了。
    不由起敬。
    之后慢慢知道了法师的“来路”。
    法师名隆续号净严。或因家庭信仰的熏染,抑或是宿世因缘,高中毕业的她决绝地舍弃西南财大入学通知,从盐亭去到成都,削染依止于爱道堂隆莲老法师座下,那年她19岁。隆莲法师何许人也?四川尼众佛学院创始人,省佛协会长、中国佛协副主席,被教内外誉为“中国第一比丘尼”。有幸得佛门大德耳提面命,隆续不仅足具受戒,而且先后求学于四川尼众佛学院,南京大学哲学系,北京师范大学,并于二00三年执教四川尼众佛学院,由讲师而监学而教务主任而教务长,修学之路愈见宽广。
    0五年,由城京至渝州名刹华岩寺荣膺方丈的道坚和尚重振华岩家风,隆续法师作为方丈诚聘的三位法师之一,往重庆佛学院执教领众,亦兼任《菩提月刊》主编,一位蜀中佛门翘楚去到层峦叠嶂的巴山灵境。讲坛易地,执鞭生涯依然。那生涯如象牙之塔,清净高雅,修教并行。
    诸行无常。以熙熙法雨润泽羌山、抚慰信众的使命因缘而生,落到象牙塔中隆续法师纤然的肩上。就这样,法师住进了梓梁寺。
    梓梁寺座落在新县城西北,倚山面城,风景绝佳却庭宇简陋。一座千年古刹因了众所周知的缘由,刹沦为冷清小庙。梓梁寺因法师的住持而被官方批准正式开放,可庙里水电路气一应稀缺,一个庙的电力无法同时承两只电水壶,洗衣机转不动,比丘尼们要沐浴还得下山。艰难种种,法师的笑靥却依然如在“象牙塔”中一般灿烂。诵经上殿、主持法会之外,法师要花很多的时间去跑_跑水、跑电、跑路,跑建修。北川新县城的建设蓝图中没有梓梁寺,倘使单靠信众发心,且不说恢弘殿宇,仅仅水解决电路三件也是遥遥无期的事。于是乎,出入县重建指挥部里“磨”项目的西装革履中突然多了一领灰色的僧袍。在公务员们的印象中,这位出家人虽举止文静,可不屈不挠,属于那种温和的强硬。毕竟是千难万难的事,毕竟是女孩子,女孩子会忍不住落泪,泪珠自温婉的微笑中沁出、滴落,晶莹而沉重。瞥见它你会记起李商隐的诗:“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每每聊起这些情节,替法师做驾驶员的居士便会摇头笑笑,说倘是我早打了退堂鼓。他说,但是终于县里越来越多的人成为项目的支持者,连当初最牛最霸气的也心软了,开始认真阅读法师递去的报告。
    弘一大师悟道有悲欣交集之说。在我看来,虽然沉重的俗务会让法师偶尔做一回沧海鮫人,但在弘法领众这副如来家当面前,法师则俨然大丈夫手眼。
    新年将至接到电活,邀请参加北川佛协元宵夜传灯祈福法会。地震灾难造成的心灵创伤很难在短期内愈合,有人会终身被这种伤痛折磨。法会旨在安抚伤痛、祈福北川。法师说,佛菩萨寻声救苦。这场法会对幸存的羌山父老很要紧的,请居士一定参加。
    自然遵命。
    早早去到北川新县城,才知道此次祈福愿力之巨大_北川与凤凰网“华人佛教”联合举办,倡海内外佛子共同为羌山祈福。以位于新县城中的国恩寺为起点,供灯之后,法师领数百僧众居士手捧莲灯沿新北川尔玛路、永昌路向位于山腰的梓墚寺行进。夜色沉沉,佛号声声,数百盏莲灯如一条逶迤的星河,缓缓流入天际,壮阔而神圣。在那支的虔敬队伍中我可能是唯一个外地人,由国恩寺到梓梁寺的路也是第一次行走。开始还好奇地四下张望,渐渐融入佛号灯光,无路径之远近,无余念之生灭,直到被人接过莲灯,放进山腰露台上由灯组成硕大“卐”字,才知道梓梁寺到了。
    传灯仪式在法师庄严而文采斐然的祈祷文中结束。因为得连夜赶回家,来不及欣赏歌舞表演便匆匆告退,乘车自原路返回,惊讶地发现:不慎穿着一双出了状态的皮鞋,顶多能坚持走出二三百米的我原来居然走了五六里地!
    春暖花开时节得到信息:梓梁寺举办“讲习班”,为期七日,讲经、讲“三法印”,讲修持、讲佛教的基本常识,讲《弟子规》、讲《朱子治家格言》…前来听讲的老菩萨有许多不织字,但是我发现在法师的指导之下,听众大多兴致勃勃,无论深浅皆有所得。不仅赞叹法师随缘应机的能力与智慧_放在其它地方这样的“讲习班”不足道,但是能够把数百名基本文盲的老居士安顿七天听讲座,是何等功夫!
    蒙法师青眼忝列讲师之列,我岂有资格讲经说法,便搪塞些大众国学之类,趁此多个机会亲近法师。课余闲聊,才知道一座梓梁寺好生了得:古刹己经历经1340多年。历朝历代高僧云集,内中两位禅门巨擘:唐之德山宣鉴禅师、宋之真歇清了。曾驻锡弘法于此的德山宣鉴是汉传佛教史上一位划时代人物_“祖师禅”中五宗竞秀,而德山于其足下开出云门、法眼两宗,流传至今的“当头棒喝”一词便是自他的教法而来。至于两宋之际享誉全国的曹洞宗第十代传人真歇清了禅师(1089—1151)则是诞生于梓梁寺所在的安昌古镇。“5.12”大劫之后,安昌镇由国家主席胡锦涛命名永昌。数万无家可归的北川人在禅师的家乡得栖居,不少信众盛传安昌之为永昌是天意,也是真歇清了的修行泽被了后人。是乎?非乎?此诚不可思议!法师说,这样的道场,这样的机缘,梓梁寺岂有不重辉之理?聊起法师胸中的梓梁寺,她说那将是一个禅净双修的大道场。愈是末世根器,活泼灵动的禅门家风、接引手段愈是可鉴,念佛之外,会设一座禅茶馆,有古琴,有茶艺,有梵呗唱诵,漫天法雨,人人得而润之!谈到禅茶和梵呗,法师虽眉目含笑,却让我觉到一种令人肃然的庄严与悠远。正聊着电话响了,只见听电话的她顿时绽放出孩子般灿烂的笑容,连声道谢扣了机盖。告诉我们说:阿弥勒佛!好了好了!在县政府的支持下水电的事终于解决了!看着她纯然一个纯真年轻女孩儿激动时的神态,我不禁有些呆了:妙相庄严的隆续法师、辩材无碍的隆续法师、决不掩饰女孩儿本相的隆续法师,哪一个是真正的隆续法师呢?
    我记起了《观世音菩萨普门品》。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社区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社区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格鲁教法集成

GMT+8, 2020-12-5 01:53 , Processed in 0.046327 second(s), 1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