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鲁修学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889|回复: 1

《飞鸣禅院万法长老——师承能海上师法尊法师阿旺堪布悦西格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0-23 20: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飞鸣禅院万法长老——师承能海上师、法尊法师、阿旺堪布、悦西格西》
    万法长老的临济宗传承自能海上师,昭觉寺方丈演法上师、四川尼众佛学院院长如意比丘尼的临济传承来自万法长老。
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lWIFbrj9NVaRNWxcJQVDeA 提取码: hivk

1、《飞鸣禅院》
    飞鸣禅院是绵阳市范围内规模最大、级别最高的佛教禅宗寺院,位于罗浮山南麓中部。唐武宗时宣鉴禅师建佛寺于此,宋徽宗宣和年间由扬嗣、柴卿两真人主持重建,改为道观,赐名祥符观。明永乐年间更名为玉虚观。清顺治年间,常光法师募化重修成佛寺,恢复飞鸣禅院名。清乾隆到民国年间数次扩建,形成规模。


2、《飞鸣禅院方丈万法大和尚》
    万法大和尚,俗姓刘,名继贤,绵阳安县人,生于1920年11月2日,大专文化。法师自幼聪慧,择善而从,就读私塾,后考入四川省金堂县重点高级师范学校,时正值抗日战争时期。毕业后随父习医,并常徒步去成都聆听中国近代高僧能海上师、法尊法师、阿旺堪布、悦西格西等宣讲佛教经典教义,种下殊胜慧根。
    1942年出家,1944年在广汉龙居寺依能海上师受具足戒。同年先后考入宝光佛学院、华西佛学院深造,1947年至1966年,依止能海上师学习戒、定、慧及一切经论教义,行持密法。从此,几十年如一日,显密圆融,修持不断。
    1986年万法大和尚受请担任罗浮山飞鸣禅院住持,在一片废墟中重建禅院,2001年荣膺方丈。飞鸣禅院被列入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多次被省、市、县各级政府评为宗教文明活动场所。从2000年起,师亲自担任总编审,整理、出版能海上师全部汉译仪轨及相关口传心授达180余万字。
    光明磊落,浩气长存。万法大和尚一生毗尼严净,从不忘依止师能海上师的教诲,学修一致,显密圆通,依戒依次第精进学修。座下出家弟子和皈依弟子达十万之众,万法大和尚均能做到因机施教、皆令得益。
    万法大和尚显密圆融,内德充盈,外显慈威双运之相,护持正法,在党和政府各级主管部门的亲切关怀和大力支持下,为佛教传统文化事业作出了杰出的贡献。
    万法大和尚于2007年7月9日上午11时50分安详示寂,享年87岁,僧腊65年,戒腊63年。



3、《飞鸣禅院方丈万法大和尚碑记》
    方丈讳万法,祖籍四川安县,俗姓刘,名继贤。父辈信佛,慈善闾里。    万法方丈自幼聪慧,才思敏捷,先后在安县、德阳、金堂等县就读私塾。后考入四川省金堂县中师校,毕业随父习医。因常去成都,聆听当代高僧能海上师、法尊法师、阿旺堪布、悦西格西宣讲佛教经典教义,种下殊胜慧根。二十二岁于绵竹县罗汉寺削发为僧,赐名释万法。两年后在广汉龙居寺从能海上师受具足戒,并先后考入宝光、华西佛学院深造,随后从能海上师习戒定慧及一切经论教义,行持密法,数十年如一日,显密圆融。先后在新都宝光寺、成都文殊院、近慈寺、昭觉寺任知客。一九八六年六月,受聘担任安县罗浮山飞鸣禅院和绵竹三溪寺住持,八方奔走,尽心竭力。住持飞鸣禅院二十余年,先后维修殘垣断壁,新建天王殿、圆通殿、药师殿、文殊殿、藏经楼、五观堂、居士僧人住宿楼等,使飞鸣禅院庙堂一新,超过了唐宋古刹规模。二○○一年,因功德显赫,荣升方丈。
    应清定上师、河南佛协、四川佛协之邀,先后在成都昭觉寺、洛阳白马寺、成都石经寺传授僧人三坛大戒,担任尊證阿阇黎师。
     二○○三年后在石经寺、飞鸣禅院、五台山为二十四位精英法子传法,弘扬佛法,功不可没。
    暮年,还主持编审出版了能海上师口传心授讲稿一百五十余万言,为光大佛学作出了贡献。
    万法方丈曾历任安县政协常委、绵阳市政协委员、绵阳市佛教协会会长、四川省佛教协会咨议委员会副主席等职。
 万法方丈诞生于一九二○年十一月二日,示寂于二○○七年七月九日,世寿八十七,戒腊六十三,荼毗后舍利入塔供奉。
    铭曰:
    卓哉方丈 慧根悠长 显密双修 佛法弘扬
    一生慈善 信众满堂 传授大戒 佛门永昌
    安州张清儒恭撰 中江罗大福敬书
    安县罗浮山飞鸣禅院众僧敬立
    公元二○○九年一月吉日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社区

x
 楼主| 发表于 2020-10-24 09:33 | 显示全部楼层
4、《阿旺堪布圣迹略记》郭和卿居士
    百部曼荼罗主尊金刚持恩师名难赞说昂旺朗嘉大师者(即昂旺朗吉堪布,亦称阿旺堪布),西藏拉萨色拉大寺附近贫农家子也。师甫八龄即于色拉寺下院中出家为僧,即能随众上殿诵经赞,击铙钹合拍以供修佛事。依考得格西学位之胞兄以为师,兄甚严厉,常施鞭挞,策师勤学,期师有成。师果不负所望,年事稍长,即已成为学班中之翘楚矣。立宗辩难,四座惊服!以此有施主愿供师考格西供众之费用。师考得最优等第四名格西学位后,于显教经论之基,思入密宗修法之海,依师颇邦喀大师,获得大师喜悦,将所有宗喀巴大师传来之显密教授甘露,如瓶泻水,无余倾注,成为颇公门下入室弟子中,有数之不共高足。师持戒之严,如厘牛护尾;习定之勤,寒暑不辍,既得定已,更求中观。为积资忏净,朝夕礼拜于文殊曾经加持之岩下,一日,五体投地,顿觉胸间有利刃刺入其心中,此为文殊慧剑之加持于师也。从此真正中观应成派空性见,师通达无余矣。师体形魁伟,颅骨凸起指粗条纹,盘绕曲结,成一“阿”字,满布顶上,眉间有一线粗白毫,长约寸许,门人每以颅顶阿字问师时,师笑曰:“此为严师鞭挞后,长起之包块也。”师学成后,初任广化寺堪布,继后来康,得西康当局及僧俗二众之敬重,请转法轮,整理佛教,祈师指导。计师在康、雅、蓉各地弘法,前后约十余年,余始终依师,并作师法语之翻译焉。以此因缘,师恩所传教授甘露,如我记亿全圆者,实无二人,以此所有师传显密法露,我义不容辞,已有所结集矣。此固为显然易见之师恩、师德也,然而师德,隐显示现,不可思议,穷劫难宣,何况恩师持戒精严,从不外露,以故只能见师依菩萨律仪,为调伏粗恶众生,为饶益有情故,不得已而示现之不可思议功德。余为令有缘有情,对师益生信念,能增福德故,略记数端于此录中,应知此为恩师密传中之真实事迹也。
    一、伏粗恶者:从清代康、雍以来,即在热河建有“承德寺”,在北京建“雍和宫”,在山西太原五台山建“五台寺”,在四川懋功建“广化寺”。此为内地四大喇嘛寺,四寺住持堪布,均由拉萨DL喇嘛委任之。恩师考得格西及依师学成后,接DL喇嘛委任为广化寺堪布之上命,知为苦差也。盖四寺中以此寺为最苦,地处边荒,人性粗恶,寺产基金,薄弱难济。凡受此委者多借故推诿,不愿往任。师以住持宗喀圣教为念,愿实践此菩萨难行,不辞劳苦,而来到广化寺任堪布职后,为教育僧众,初当整理僧粮。始悉所有僧粮地产,全被当地土豪恶霸等,强夺霸占,僧众已至托钵无门矣。
    师不得已赴成都向四川当局诉此苦情,获得当局给予饬追还僧粮地产之命令,及保护该寺之布告。然而一纸空文,不但难镇豪霸之魔力,且更触动其恶横。恶霸头子杜铁桥命其爪牙荷枪实弹,于拂晓时袭击广化寺以图报复。暴徒等登梯逾寺墙而入,寻人报复,至外室见贾孟康,知为师之办事翻译,立即开枪杀之。师闻枪声,知为暴徒等入寺行凶,师立即挺身而前,解僧衣敞开胸脯堵住暴徒枪口而言曰:“汝等勿杀其他一人,一切事均我为之,请杀我也。”暴徒曰:“正合我等意,我等正寻你而杀也。”言罢当时扳机描准师胸间射击,殊知枪不响矣,一枪不响,另换一枪以击,亦然不响,当换三枪再击时,空中霹雳一声巨雷,屋瓦震动,狂风大作,滂沱将至,暴徒急扳机仍不燃,立即呼哨相率而逃出寺。斯时也,滂沱雪雹,倾盆并下,飞沙走石,天昏地冥,道旁大树,翻根而倒,大有天翻地覆之势。暴徒等骇昏,有倒仆于途者,有匿厕中战栗不已者。如是约两句钟,风雨始停。视贾孟康卧血泊中而未死,盖弹穿其小腹与臂,臂骨髓犹不断流出,呼痛不止,其地医药两缺,无可奈何中,唯依求加持也。师急以颇邦喀大师之发及鼻血干末,于热铁上炙发研末和鼻血而灌之。如是三日其痛止矣,再加服加持丸等,约半月腹臂洞口已合,竟获痊愈矣。此时寺僧从外县请来德国西医,西医睹此,详问治疗经过情况已,瞠目咋舌惊叹而言曰:“臂犹可说也,小腹前后洞穿,肠及器官难无伤断,且未经消毒,何能有如是之愈合者耶?你等之秘密教中,真有难解之秘密也。”寺僧谢其来寺,备夫马送之而去。师之罗管家对余言:“师事前似有所预知,盖见贾孟康总是叹息流泪也。”经此一度,恶霸等愿与寺妥协,不再寻爨报复矣。
    二、安苦难境:寺虽暂得安宁,然师之顺缘每不具,而拉萨方面照例无贴补接济,师只好赴成都,盼能求得顺缘。闻成都昭觉寺有挂喇嘛单之规(该寺第二代传祖为喇嘛),率管家等共三人来昭觉寺挂单宿食。寺方丈及执事僧等,见师等为穷苦喇嘛,欲不允,碍于旧规难破,欲允,思对彼等无利且添麻烦,于是思得一使人难安,自行他去之计。将师等安置于后院竹林边之一矮屋中,屋矮地潮,夏末秋初,气候炎热,入屋如在蒸笼中,且屋近竹林,无数蚊虫常聚室中,难可安眠。寺僧聊为敷衍,日送来不多之清粥淡饭,聊维身命不绝而已。师安之晏如也。经旬日矣,彼方丈思:何故尚未见喇嘛搬出寺外而他去?彼藏人岂能耐如笼之蒸热也欤?岂能耐难饱之清粥也欤?岂能耐蚊虫之吮吸也欤?当探视之也。
    清晨拂晓,彼方丈惟见师结跏趺坐于室中榻上,勤习禅定;傍晚炎热,见置一竹椅于竹林边,师仍结跏趺坐于椅上,端肃庄严,如入禅定。所奇异者,千万蚊虫,飞至师身边,距师尺许,咸不敢近,结成圆圈如佛背光者然,但闻嗡嗡之声不绝于耳而已(以上为方丈后来逢人发露忏悔己过时所说语)。彼方丈睹此情况已,翌晨亲来师前,下僧衣,恭敬礼师而言曰:“大德来此,我等诸多怠慢!请大喇嘛移住于我方丈室侧,彼处凉爽幽静,无多蚊虫,更好修禅也。”师允如所请,移住其处。每晨,彼方丈享受之银耳羹,亦亲自供师一碗,每餐迎师于方丈室,进上好之素馔矣。方丈每向僧俗佛徒等谈此事迹时,每合十当胸而言曰:“余一生仅见此蚊虫聚结之圆光奇观也。余等渐愧、渐愧!当忏悔、再再忏悔也!”
    三、立降甘霖:次年夏,师复来蓉,仍住昭觉寺,方丈及执事僧欢迎备至矣斯时也,气候酷暑而久不雨,各地设坛祈雨,经多日无灵应,正计无可出,彼方丈见师来,与寺僧商曰:“彼喇嘛实一不可思议之人也,揣喇嘛定有求雨之法,吾等曷一求之,否则天旱成灾,只本寺一千多亩田土若无收成,全寺僧将难以过活也。”方丈及众多僧伽齐来礼师请求时,彼等当然不言为其本寺,众口一词说:“祈大德悲悯无数有情将受灾荒之苦,修法速降甘霖为祷!”师允如所请,但嘱须觅一清洁之泉源。寺僧曰:“本寺后院有一‘龙王井’,泉清水深,传有龙居之,故名‘龙王井’也。”师曰:“甚善!”于是即日布坛于井畔,布坛毕,师方入坛修初段法事已,天色即骤变而阴霾集,全段法事甫毕,立即倾盆大雨矣。降霖二曰,四境得苏矣。一日,师在寺外阡陌间散步,见方丈来,师与彼谈及农事,极赞此间地力之旺盛,禾稼之茁壮,堰水之清澈。方丈言:“固如师言也,然依稼情而言,若能再降一次旺盛甘霖,则全苏矣。”师闻言,立命管家回室取糌粑及碗盘来,取来后,师即在灌田之沟渠边坐下,取渠水和糌粑作供龙
    王食子若十置于盘中,就地立时诵真言。诵毕,甫将食子倾入沟渠中,即有雨点稀疏降落,师言速回寺,至寺室中,已倾盆大雨矣。彼方丈常谓人曰:“余一生未见有如是之法力者,祈雨如儿戏,但作少许食子倾沟渠中,立降甘霖也。”其实匪独此也,余侍师在雅安弘法时,师每修法祈雨,必立降甘霖,如是有多次矣。余闻诸师云:“菩提心成就者之功德,一举手以摩顶,一吹气而为加持,立生效用。朴普觉•昂旺绛巴仁波切为近代修菩提心成就之大德,当拉萨洪水为灾时,师书其名于纸上命投于水中,洪水立退。以此应知恩师为成就菩提心者,故能立降甘霖也。”
    四、应机示现:当师在拉萨颇邦喀大师前,顶礼别师,将来汉土时,颇公为师记别曰:“汝他日在汉土,将遇四川之刘公,彼与汝有缘,切勿忽之!汝之事业,将得彼之援助以成也。”约在一九三一年,皮河失守,廿四军军帅刘,败退雅安,雅继失守,刘向荣、汉一带撤退,越大相公岭时,刘遇师于山麓人家。斯时也,刘固惶惶不安其能否存在也,以此礼师祈师一卜之,师略作卜状即明显开示曰:“请勿再奔驰,在此暂候数日,七日时到,将有好消息来,雅河以上仍属公辖也。”果至七日,彼叔侄为敌之刘湘,对叔敌意已减,划雅河以上归叔管辖矣。定局后,刘迎师至雅,从此无吝供师,请师弘法,整理佛教,祈师指导,并盛供藏中诸德及僧众,直至师最后返藏也。果如颇公记别所言,师之事业,得刘之援助实多矣。以此余识及当初在山麓人家作卜之事迹,实为吾师依颇公之记别,不失此一时机,对应化之机——刘公,为调伏彼故,略示现神通耳!
    五、解危安众:当班辕人众勾结土司,在旧西康甘孜兴乱,杀刘军驻甘之团长,缴其驻军之枪械,进占关外道、炉、甘、瞻各县,势将进取康定,而并呑康区为班辕所有,且蒋中央亦暗助彼等以灭刘也。斯时也,刘兵力薄弱,赖川中军友等之助,急调邹圃赴康抵御,蒋中央虽派来张笃伦故作调停,但其关键仍决于战场之胜负也。班方及土司之兵力,实超刘军二倍,且其枪械尽为新购自外国者也。调停之使虽已由康定出发,然而班辕及刘军均知仍在于一战之胜负以决之也。刘与康中人士咸来祈师在此千钧一发之际,修法解此危局以安康众。师允如所请,当即修请护法等法以解之。调停之使将抵前线之前夕(尔时余亦随张助其办事),班辕及土司尽其全力,来铁骑千余突然夜袭刘军阵地,盖彼等计划此一妙计(计确为妙,其夜刘军原无备),认为
    以此一战决可歼灭刘军无遗也。殊知事出彼等意料之外,护法加被使住在山头之牧民见彼等调人马之行踪,而来刘军阵前报此机密矣。以此刘军有备,严阵以待。彼等突击枪声响后,刘军还击,火力之猛,有如雨点密集,无隙可避,遍山漫野,尽见为刘军阵地,不知有若干万人。但见黑衣军布满山头(实际刘军非黑衣也,此为俘虏口中所说),冲锋两次不逞,来敌均如球落瓜滚,滚下山坡,敌人全队凄呼败矣!齐顾命而溃逃,残余遁边远之区,溃不成军矣。从此一战定局,全康民众亦得安矣。调停之使亦惊刘军何来如此之壮大军力也,细探之,仍仅邹团尚不及一团之兵力耳,彼使亦惊叹不置也。
    以上五则,略示师德隐密,于严持不露中,不得已而示现之少许不可思议之事迹耳!实际恩师内证功德,余岂能道其万一者哉!
    最后,一九四九年,恩师返藏,余亦返蓉家中矣。此后恩师情况,日久未悉。至癸丑春,余撰《明灯颂自释》至圆满次第中,随灭收摄次第甫毕,忽有法友前来告我恩师于拉萨示寂消息,年月情况,苦难明悉,闻此霹灵,悲痛之余,余当于《明灯颂自释》中,作有一愿文曰:“鸣呼痛哉!值此末法,恩师灭度,一何急耶!二轮既没(康藏人士,皆尊颇公为康藏之日轮,康萨仁波切为康藏之月轮,二公均于三十五年前示寂。),师星复陨,大地冥闇,众失依怙!指引群盲,依何为继?赖师加持,撰斯遗教,此法永显,即师常住。诚祈护法,执行事业,护此法炬,长辉不灭!愿导众生,永作明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社区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格鲁教法集成

GMT+8, 2020-12-5 00:45 , Processed in 0.048683 second(s), 1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