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鲁修学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75|回复: 3

《慧灯堂戒坛——请佛上座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7-27 19: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五台山当代名僧-请佛》
     ——张玉良 刘天良 安建华著
         2001年3月于忻州养心斋
    请佛法师,俗名赵文彬,1916年生于山西省神池县小寨乡利民寨村。1931年出家。目前为全国政协委员,山西省佛教协会会长,五台山佛教协会名誉会长。他是我国佛教界目前最有声望的高僧之一。
    早在1980年,即二十多年前,笔者就有幸认识了请佛法师。之后。由于交往甚多,彼此间就成了要好的朋友。
    二十多年的时光飞也似地去了。但至今回忆彼此交往的那段岁月,历历往事依然如在目前。
    由于搞文化大革命,五台县的政协工作被迫停顿了十几年。直到1980年,政协才又开始恢复工作。就在这一年,笔者与请佛法师同时当选为五台县政协常委。其时,笔者为五台县五台中学教师,是该届常委中年龄最小的一个。而请佛法师是年已是65岁的老人了。但由于佛菩萨的保佑,他看上去特健康,一点不显老相。那时,县政协主席是梁振国同志,他同时兼任中共五台县委常委。老梁对政协工作抓得很紧,特负责,特辛苦。他为人忠厚,生性善良,所以大家都很拥护他。在五台县,他具有很高的声望。那时候县政协经常召开常委会。一开会,老梁总要派车到五台中学去接我。而我却因代着毕业班和补习班的语文课,常常不能按时参会。我记得,经常是我去了,大家早就开了好一阵子会了,自己觉得很不好意思。好在大家都理解我,所以不仅不反感,而且还有好些人主动为我打圆场,其中也包括请佛法师。有一次,我去得迟了,已没座位了,身着灰色僧衣的请佛法师,主动把我拉过去跟他同坐一把椅子。那天,会议议程较多,以致于我必须得在五台县招待所住一晚。正好请佛法师那屋两支床位,只住着他一个人,于是梁振国主席说,玉良你就跟老和尚住一个家吧,你俩都有学问,取长补短,互相交流吧。
    请佛法师生性沉静,不爱多言。但你要问他些事情的时候,他必详细告你,显得很友好,很真诚。他很爱学习。我见他在客房里看得不是经书,而是报纸,是他从五台山带来的《人民日报》。另外,会上给常委们发的资料、文件他也要逐字逐句加以研读。而且他公文包中常装着本小《新华字典》,遇到读不准的字、词,他就马上打开字典认真查找。他对我说,文化底子薄,加之年事已高,记性不好了,读东西离开字典不行了。我知道,他是能海上师的得意门生,甚得能海真传,对显密二宗造诣极深,是五台山佛教界公认的饱学之士。随带字典只能说明他学习之认真。
    我俩慢慢熟惯起来。
    1980年,十年浩劫刚结束不久,人们对那场灾难性的“文化大革命”依然心有余悸,故说话都十分小心。浩劫中所受的灾痛都是铭心刻骨的。在房间里,我向请佛师讲述了我在那场灭绝人性的“大革命”中九死一生的遭遇,他不住地点头,并不时插问一、两句。
    受能海上师的影响,请佛法师也是一个十分爱国爱教的和尚。
    民国25年(1936)能海上师在上海班禅办事处讲经,听讲者常达数千人。请佛师听到后,欣羡不已。同年,能海上师来到五台山接任广济茅蓬方丈,开讲《四分律戒》、《菩提道次第科颂》。因他讲解透彻,深明哲理,到五台山学法的和尚喇嘛不断增加,能海便从中选拔精进者40余人组成金刚院。而请佛法师由于学法成绩突出,便成了金刚院士。其时,他才20岁。“七七事变”爆发,因惧日寇破坏,能海上师率部分金刚院士返回四川。而请佛法师也在随行之列。此后多少年,他就一直没离开能海上师身边。
    能海上师是个对祖国统一、世界和平做出过积极贡献的和尚。1950年,能海法师参与接待人藏解放军代表,并派弟子隆果随军入藏,担任翻译,对西藏和平解放多有建树。1952年,能海上师参加了以宋庆龄为团长的和平代表团,出席了维也纳世界和平会议;1955年,他参加了以郭沫若为团长的代表团,出席了在印度新德里召开的亚洲和平会议。请佛是能海生前最得意的门生之一,所以他从能海上师手上学到的不仅是对经学的深湛的理解,而且在思想上、人格上都深受其影响。这对他后来的成长起了很大作用。
    1953年3月,能海上师离开四川,率部分弟子来到五台山清凉桥,复修吉祥寺律院,重建道场,就寺安居。而请佛法师也同时回到五台山清凉桥。在这里,他们一直生活了多少年,在这些年中,清凉桥的僧人们响应国家号召,在能海上师带领下,积极参加劳动,生产自救,绿化荒山。只要是国家的号召,请佛法师总是冲在前面,干在前面。那时,寺里还养了不少牲口。请佛法师经常上山寻找不归群的牲畜。他对我说,遇上下雨,有时也得出坡。虽然山路很滑,不免摔跤,但在那雨水中,撑一把大红油布伞站在山头上,望四周雨雾弥漫,白茫茫一片,那心里可真静呀……他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显出一种恬静的笑容。可见他对那段艰苦的劳动岁月依然很留恋。
    在绿化荒山、植树造林的运动中,请佛法师是五台山僧众中出了名的不怕苦、不怕累的人,而且多次被评为植树劳模。清凉桥的僧人们在五台山上植树造林500余亩,其中就有请佛法师很大的贡献。他对我说:“张老师,对参加劳动我一点不含糊,因为咱就出生在受苦人家,从小有这方面的锻炼。”
    我说,请佛法师您是老前辈,是长者,可不敢称我什么老师啊!他说,老师是最辛苦的,也是最崇高、最神圣的,谁都离不开老师的培养和教育。因此,老师理应受到社会各阶层人士的尊敬。
    他说得当然有理。然而刚刚结束的文化大革命向世人展示了什么?学生斗老师,学生打骂和侮辱老师,在长达十年的时间内已成了时尚。无数杰出的人民教师不堪学生的侮辱与折磨含恨离开了人世。笔者在文革开始时,刚从大学毕业一年多,结果也受到了残酷批斗,几近丧命。追怀往事,历历在目。辛辛苦苦的人民教师在毁灭文明的文革时期,遭受了人世间最不公正的待遇。因此,面对请佛法师对人民教师的公正评价,我从心里对老和尚又增加了几分尊重与敬仰。
    其实,请佛法师在文革时期也受了很多苦。文革初期,五台山的造反派赶和尚出庙,撵和尚回家也成了一种革命行动。请佛法师也被赶出了他原来所在的寺庙。但因为他家庭出身好,个人简历、社会关系均没问题,而且已无家可归,所以就让他在显通寺暂住,顺便保护五台山有关部门迁送到该寺的一些珍贵文物。请佛法师尽心尽力,不敢有丝毫懈怠。1967年元旦,请佛法师的恩师能海上师被迫害致死,使请佛法师从精神上受到极大打击。当造反派再一次问他老家还有什么亲人时,他毫不犹豫地说,你们想赶我走,我走就是了。于是他又回到阔别了几十年的神池县老家——小寨乡利民寨村。出家三十多年后,他又成了一位实实在在的农民。由于他从小在家乡长大,对家乡的农活儿他并不陌生;再说,出家后,尤其是全国解放以后,国家号召寺庙僧人植树造林,绿化荒山,美化环境,他同寺中众僧也经常参加体力劳动;加之,恩师能海号召寺庙僧人养牲畜、种地,实行生产自给,尽量减少国家负担,所以他们寺庙的僧人对干农业活儿个个在行。在神池老家的几年中,他竞竞业业完成生产队分配给他的劳动任务,故深受社员欢迎。劳动之余,在地头坐下来,他沉默寡言,不苟言笑,对于村中的是是非非从不参言接舌。收工回家,一有闲暇他就坐下温习经书,向往有一天能够重回五台山。他们家族中好多人劝他娶妻成家,而且有几个年轻寡妇见他身体好,爱劳动,为人忠厚,办事可靠,愿意嫁给他。可他却拒不成家。他弟弟急得说,哥,我知道你还想出家,可你看这局势,还允许吗?再说,我听到五台山被撵回老家的和尚喇嘛有好些人都娶下老婆了。哥,你现在要,还能娶个年轻的,再拖,就只好娶老婆婆了。老女人,连她自己也料理不了,能伺候你?哥,你要考虑将来,你老了以后,没个老婆谁照料你呀?
    请佛法师不火不恼,说我就是考虑到了将来才不娶哩!他对他弟弟说,这场文化大革命极不正常,将来肯定会有个正确说法哩。我相信共产党,相信党中央对文化大革命会有个重新评价哩。我迟早一天最终还会上五台山的。
    对佛的忠诚,对国家前途的希冀就在那“黑云压城城欲摧”的艰难岁月之中,他依然矢志不变。这就是请佛师的可贵之处。他对我说,在文化大革命中被赶回家的那段岁月里,他又系统地将显、密二宗的主要经卷认真温习了一番。
    从他的谈吐中,我看得出,请佛法师是一个沉着冷静的富有远见卓识的高僧。身处顺境,他不张狂;身处逆境,他不悲观。他心静如水,心气平和得让人惊讶,让人钦羡。心不静难成大事。不管干什么,都需有一种正常平静的心态。但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人是不多的。故,能攀登到顶峰的人也总是有限的。
    这是他多年修持的结果。
    果不出其所料,1973年形势稍有好转,请佛法师又被五台山有关部门请回了寺庙。他是在文革尚未结束时就被请回五台山的为数不多的僧人之一。
    通过跟请佛法师的认真交谈,我们彼此间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社区

x
 楼主| 发表于 2020-7-27 19:55 | 显示全部楼层
   之后,每次召开政协常委会,若我不到会的话,请佛法师总要问梁振国主席,说张玉良老师又顾不上来了?就这一点,梁振国同志几次转告我,说请佛见你不到会,总要问问。
      那是1981年秋。梁振国主席带领全体政协常委乘一辆大轿车到下五台视察东冶乳胶厂、刘家庄电石厂和段家庄水电站。请佛法师早早就端着茶杯上了车。待我上车后,他拍拍身旁的座位,示意我挨他坐。于是我俩又坐到了一起。
      车一过神西村,山水的景色就鲜丽了起来。两山夹峙,一水中流。滹沱河在落差越来越大的山谷中声势浩大地奔流着,“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河两畔的山坡上一片碧绿,绿得深沉,绿得流油。我说,人说桂林山水甲天下,我看呀,这里的山水也不差啊!这时就有好多人加以附和,说只要稍加开发,再加以大力宣传,神西沟里也是一处好旅游景点啊!
      请佛法师面带微笑,目光不住地在山水间游戈,显得兴志极高。他连连对我说,不错,不错,这里景色挺好。我说,顶上峨眉山的景色嘛?他说,各是各的特点。那里不错,这里也挺好。我说,你是个折中派。他笑笑,没说什么。猛然间,他指着从窗前不时闪过的黑枣和柿子树对我说,老张你快看,结得果实多稠啊!
      他称我“老张”了。说明我们之间的关系已经去掉了一层客气丽变得亲近了。
      梁振国主席见有人伸出手去拽黑枣,便让司机将车停下来,对大家说,这黑枣树离村子远,东家不往回收,你们谁想吃就挑好的吃吧。只是这品种不太好,大家少尝尝。黑枣不养人,吃多了坏肚子。下了车放眼一望,哈,满沟满梁尽是核桃树、花椒树、柿子树、黑枣树,五颜六色,硕果累累,给美丽的山水画更增了浓艳的一笔。请佛法师眯着眼东瞅西看,兴致极高。多少年以后,他见了我,还又谈起神西沟里那如诗如画的风景。
      之后,五台山佛教协会恢复工作,请佛法师被选为副会长。会长由章木样担任。1984年,笔者由五台县调到了忻州地区文联。听说在我走后,在一次政协常委会上,有几位同志问梁振国主席,说为什么就放张玉良走了?他们的意思是,眼下县里正缺好老师,不该让调走啊!据事后梁振国主席跟我谈,说其中就有请佛法师,“他显出很不想让你走的惋惜之情”。
    也就是从1984年开始,请佛法师连任山西省五、六、七届政协委员,并于1988年当选为五台山佛教协会会长。
      笔者自调到忻州地区文联之后,经常陪本省和外地一些作家上五台山游览采风。显通寺是必游之地。每游到此,我总要忙里偷闲,到位于显通寺藏珍楼后院的佛协会去看望一下请佛法师。每次去,多见他盘腿打座在矮矮的小炕桌旁边,面前黑红色的檀木经架上展放着经书。他手里拿着一根磨得光光的细桌棍在慢慢地翻动书页。他的心可真静呀,神情也太专注了,有几次我都站在他小屋的地下了,他依然目不斜视,专心一意读他的经书。他那矮矮的小炕桌上总是整整齐齐放着一摞报纸,当然是新的。除了经架、报纸之外,还有一个很不显眼的紫砂小茶杯,杯里总有酽酽的茶水。
      每次见到我,他第一句话总是,“哎哟,张老师,老朋友,快坐快坐。”
      他总是那么热情、客气而彬彬有礼。时间有限,因为我不能长时间将我所陪同的客人丢下不管。所以,每次只能坐三、五分钟。而每次临走的时候,他总是问我,我给你带点什么吧?我总是摆手,说什么也不用带,我有哩。有一次,他问我:“你有新加坡产的风油精吗?”我笑了,说没有。他便拉开他那矮矮的小炕桌上的抽屉,取一盒递给我。临走时,还总要给我点好茶叶。
      请佛法师爱喝茶。茶水总是拨得酽酽的,而且常是红茶。他那茶水一般人喝见都有点苦,可他说茶酽点才好。在毕生寂寞而清苦的僧侣生涯中,喝茶成了他的一大嗜好,一种享受。
      请佛法师爱看报。在我所认识的五台山的着名高僧之中,他是最爱看报的一个。身为五台山佛协会会长,自然每天有人专门给他往办公室(兼卧室)送报纸和信件。可他却有个习惯,每天估摸到邮差快来送报时,他就主动到佛协办公室去等。报纸一分开,他就很自觉地将属于他的几份报纸拿上走了。五台山前宗教局刘天良局长告诉我,说请佛法师看报,特专注,特认真,对于好的文章他能翻来复去看几遍。
      笔者曾问过他,说请佛法师您觉得看报影响不影响您念经?他说念经是毕生之事业,而看报是短暂之行为。念经是僧人的本行,但也不能啥时也念呀!念经是为了更好地修持,绝不是为念经而念经。报纸,尤其是《人民日报》,是党和国家的机关报,上边刊登的文章大都是最新的消息,是最具权威性的。看报,能让我们知道当前正在提倡什么,反对什么,使我们的头脑时时清醒。做为一名僧人,必须要热爱自己的祖国,热爱本国的人民。我们所喜爱的的是祖国的繁荣昌盛,人民的幸福美满。如果认为自己出家了,脱离红尘了,就对国家和人民之事啥也不关注了,那是不对的。祖国是我们赖以生存的家园,人民是我们的衣食父母。离开了祖国和人民,你出家修行从何谈起!
      这就进一步说明,请佛法师确实是秉承了他的恩师能海上师爱国爱教的思想。再说,做为国内四大佛教名山之首的五台山佛教协会的会长,他如果不关心时事,怎么能做好佛协的工作呢?看报,既是他的一种爱好,也是他为搞好工作的一种手段。
      请佛法师还有一种爱好,那就是散步。每天清晨和黄昏,他总要抽出一点时间或在庙院,或在寺外,一个人静静地或在曙色之中,或在夜幕之下,踽踽独步,息心养性,强身健体。
      有一次,他走在显通寺后面的乡间小路上,太阳已经落山,月亮还没有出,光色昏昏暗暗的。夏日的晚风不凉不热地吹着,使背手踱步的他身心感到特别地舒畅。猛然间,他看见路旁的一棵小榆树躯杆被极度地弯了回来,而且在急剧地摇晃摆动。是谁想折断这棵树?请佛法师大声问道:“谁?”话刚出口,他马上被一种想不到的情状怔住了——树杈里吊着一个人。凭那风中飘动的长发,他想到是个女人,而且是个年轻女人。当他断定这个女子是在上吊寻死时,马上就冲上前去,将那双脚离地身体腾空的女子抱住,并使劲从树杈中解开了用布袋绾成的结。那女子已不省人事。但尚有微弱的一点气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这该如何是好呢?其时,请佛法师已年近八旬,无论如何单凭他一个人是无法将这昏迷不醒的女子抬到五台山卫生院去的。没办法,他赶忙回去叫人。后来,经过卫生院医生的尽力抢救,那年轻女子终于醒了过来。
      姑娘姓夏,山东某地人,因高考落榜对前途失去了信心,随生出家之念。到五台山之后,经多方打听,寺庙里并不随便收徒,她傍徨绝望,于是便选择了轻生之路。幸得请佛法师相救,才幸免一死。出院后,为报请佛法师救命之恩,夏姑娘愿意永远留在请佛师身边,端茶递水,养老送终。请佛法师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劝她早日回家,以免父母挂念。夏姑娘见请佛法师拒不收留,就说她要出家。并说,您是佛教协会第一把手,只要您点头同意,我就可以马上出家。请佛法师说,信仰自由,这是谁都不能干预的。但就你的情况来说,我认为你不是真心想出家,也就是说你不是真心爱佛,你是因高考受挫而一时间想不通,赌气而为之,并非发自本心,故不能答应你出家的要求。而且,即使现在让你出家,将来你也还是要回去的,因为你的目的还是想上大学,对不对?请佛法师说到这里,夏姑娘哭了,呜呜咽咽哭得很伤心。显然,是请佛法师切准了脉,触动了隐痛,才引发夏姑娘如此哀恸的哭声。经请佛法师再三做工作,夏姑娘方才回心转意。觉悟后的夏姑娘眉头放展了,跟人讲话也通情达理了。总之,就像换了个人似的。临别时,请佛法师给她带了点路费,让她路上不要延误,速速回家,以免家人悬念。夏姑娘连连点头。最后她给请佛法师深深地鞠了一躬,洒泪而别。之后不久,请佛法师接到了夏姑娘及其家人的来信,他一颗悬着的心才安然放下。信中谈及夏姑娘又参加了高中补习班,请佛法师感到特别高兴。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更何况在救命之后又指点迷津,使之感悟人生,其功德更为大矣!
      一次,我曾向他问及此事,并夸奖他做了一件大好事。他轻轻一摆手,说你遇上这事能不管吗?谁遇上也一样。能见死不救?
      他的心态永远是那么平和。
      他一生以戒为师,生活十分俭朴。时至今日,他依然每天课诵:《大威德》、《上师供养法》、《金刚经》和《药师经》等。他始终注重内省和自修,潜心佛学理论研究,对《四分律藏》、《现证庄严论》、《法蕴足论》和藏传佛教格鲁派仪规与密部要典研究尤为精深。他生活节俭,从不多占寺院一分衣食,在五台山供职期间,有人供养之钱物皆转送贫僧和常住,如台湾开澄法师供养人民币万元,当即转给五台顶,每座台顶贰仟元作修殿之用。
      自从他当选为山西省佛教协会会长后,好几年我再没见他。由于五台山宗教局和忻州地区(后改为市)宗教局要联合出版一本《五台山当代名僧》的书籍,由我写稿,于是在2000年初冬,我到太原市崇善寺山西省佛教协会去采访请佛法师。当随行的刘天良局长向他讲明我们的来意后,他居然对自身经历已说不成个样子了。我紧紧地握着他的手,心中就有了无限的感慨。
      我想,如果选篇文章早写几年,请佛法师一定会向我提供好多鲜为人知的宝贵事例,让我尊敬的请佛法师,但愿再一次见到您的时候.您会将封存在记忆中的无数宝贵资料讲述于我,因为这对发展我省的佛教文化太重要了。
  请佛法师,希望您多多保重。  
 楼主| 发表于 2020-7-27 19:57 | 显示全部楼层
2、《慧灯堂第三法子——请佛法师》
     ——大显通寺监院  宏净
         塔院寺知客    普兴
         随身侍者      普度
         首席戒子      宗仁  敬笔台山塔院寺
         2000年8月
    请佛(1917-2003年)曾用名脱闻,山西神池人。曾任中国佛教协会理事、山西省佛教协会副会长、五台山佛教协会会长、中国佛教协会咨议委员会副主席、山西省佛教协会顾问。
    请佛法师是现代高僧能海上师的入室弟子,名列第三,法号定度,是五台山清凉桥吉祥律寺慧灯堂上第二代传人。他宿植德本,童贞入道,正信弥坚,常住五台,一心为佛教事业精进不懈,功德显著,是当今佛教界十二名僧之一,曾为山西省佛教协会会长。
    一、父母善良 祖传信佛
    请佛会长俗姓赵,名文斌,系山西省神池县利民寨(村)人,生於1917年冬月,兄妹五个,排行第二。其父早年受过儒道、佛教等文化教育,品德善良,勤劳纯朴,以农为业,敦信佛教。每天敬香礼佛,农闲读诵佛经,随缘为人宣讲“止恶行善”等佛教基本道理,软言慰喻,受人尊敬。生长在祖传信佛的家庭中,请佛幼受其父亲的教育和影响,对佛教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遂萌发舍俗之心,对佛陀教育,信力不断增强。
    二、立志学佛 童贞入道
    请佛会长自幼孝顺父母,尊师爱友,善于思维,稳重寡言,勤奋好学,具有“与佛生欢喜,心常欲出家”的善根,早年跟随其父亲拜佛学经。后于1933年夏天,14岁时投奔宁县南关千佛寺,依永泰和尚出家,法名请佛,字宽。从此走上了出家学佛的道路,随顺师父学习早晚课诵,练习唱念和敲打法器等仪规,成为稳重而好学的沙弥。他上进心强,参学访师,辗转於五台山东台顶和南台顶听经。1934年,於大同圆通寺受具足戒;然后到五台山碧山寺参学,值遇刚从西藏、印度学法回来的能海上师,聆听《菩提道次第科颂》等,欢喜信受,慧学不断增上。
    三、得遇明师 常随不舍
    1936年,农历四月初,五台山碧山寺礼请能海上师为住持,结夏安居,开筵讲经;设立坛场,传授《大威德仪轨》;讲解基本三学等教法;西藏佛教格鲁派修学仪轨始得在汉地弘传。其时请佛会长年方二十岁,在碧山寺住念诵堂,直接在上师引导下念诵《大威德仪轨》,听讲《四分戒本》、《定道资粮》和《菩提道次第摄要颂》等。从此,紧跟能海上师,勤奋好学,不断上进。与请佛会长一起依止能海上师的,还有先学、照通法师,受上师器重,师弟相应,不相违远。1936年,他们三位年轻比丘,在五台山南台顶碧山寺听经,跟随上师住善财洞亲近扎萨喇嘛;1937年,应太原海子边佛教会长力空和尚与居士们邀请,到太原讲经,举办息灾法会,听众千人,欢喜踊跃,盛极一时。
    由于时局的动荡,日本侵占我东三省,“七七事变”发生。能海上师以慧眼观之,不便长期在太原进经、办道场,便率众向安全地转移。路经武汉回成都,住文殊院讲经。时请佛会长与同参——先学及照通法师受上师委托,接收成都南郊石羊场近慈寺,进行修整,设坛弘法。这就是能海上师亲手创办的汉地第一座黄密金刚道场。1938年3月,上师及弟子数十人进入,四月结夏安居,随后传戒,常住僧众近百人。
    近慈寺学修体制,参照藏地寺院设有沙弥堂,收留5-19岁青少年出家学经;在近慈寺外,出家受戒的僧人来寺讨单学法者,先到“学士堂”二年,学习念诵和教理后再讲“学戒堂”。沙弥年满20岁受比丘戒,直接进“学戒堂”,此即名为“五年学戒”。五年后进“加行堂”,按规定学修经论和高级密法,名曰“十年不离依止”。后进“金刚院”深造。这样,才具备收徒传戒的资格。
    这期间,请佛会长年富力强,任知客师职务,轻重劳作带头干。每年传戒期间,担任引礼师和尊证阿阇黎,坚持每天早晚念诵和听经,从不间断,已成为能海上师办道场,立僧团,弘法利生的有力助手之一。近慈寺兴旺发达,建成密宗大师殿、藏经楼、护摩坛、沙弥堂、译经院等,殿宇重重,巍然壮观。四众云集,盛极一时。
    为给金刚院上座师提供静修条件,1943年,能海上师委派请佛会长等赴绵竹开办西山云悟寺作为专修之所,安排金刚院上座闭关静修。此寺距村镇集市不远,山青水秀,非常幽静。能海上师在此安居,译《大威德生圆次第秘密伽陀》等。请佛会长在此闭关多年,系统地研究无上密法中的重要仪轨和教典。回首往事,请佛会长说:“当年在云悟寺闭关静修,终身难忘,犹如昨天,当时写下好多心得与摘录。1986年,昭觉寺修复,用的仪轨和书籍,大部分是我看过留下的(十年动乱中幸存)”
    云悟寺在深山老林,人烟稀少,在此闭关非常艰苦,自己上山砍柴,种菜;下山买油、背粮,自己炊煮,生活幽静而清淡,无大定力者总不能成。请佛会长之毅力、德行非同一般。在诸多上师中,素以“多闻、善思、密行”著称,深受能海上师器重和关注。
    1948年,四川和平解放,请佛会长与能海上师迎接新中国诞生并配合政府,为和平解放西藏作出了有益的贡献。1952年春,应清定法师邀请,请佛会长与同参先学法师等到上海金刚道场参加 祈祷世界和平法会,听讲《现观庄严论》等,祈祷世界和平。
    1952年冬天,五台山清凉桥吉祥律寺当家道悟法师邀请能海上师前去接收,全部交给上师办道场。请佛会长与诸法师受上师委托,於1953年8月,接管吉祥律寺,修整寺宇殿堂,摄取於僧,令众欢喜。由于他平易近人,沙弥主动亲近,向他请教。在此期间,请佛会长经常率领沙弥搬砖运瓦,清理垃圾,出坡劳动,甚至协助赶骡下山买粮运料。经过一年修整,改变了破烂不堪的面貌,建有简易文殊殿,诵经堂、客堂、厨房和宿舍,能容纳近百人学修。这就是著名的五台山清凉桥吉祥律寺、能海上师创办的第二座黄密金刚道场。
    1955年春节,能海上师在吉祥律寺传法,以选举方式,推选有十夏安居以上之上座师为和尚,有七位当选,请佛会长列为第三,法号定度。成为慧灯堂上第二代传戒大和尚。1958年,被派往北京中国佛学院深造。1962年,被选为吉祥律寺住持,全面负责教务,代上师主法,直到1967年1月1日,能海上师圆寂为止。
    请佛会长依止、跟随能海上师30年(1936-1966年),得师心要,融化信受,忍痛离别,悲在心中。请佛会长回顾当年创办清凉桥吉祥律寺,能海上师亲自率众植树数十万株,开恳坡地、养奶牛数十头、种菜自给,持戒修学,安定详和,僧团和睦,道业有成。正在大众安心修学之时,开始文革动乱,遭到猛烈冲击,所谓“辛苦十三年,毁於十三天”。1967年1月17日,五台山一个群众组织下令:全山寺院解散,殿堂关闭,僧人迁走。请佛会长与僧众一起被赶回老家。正是:历尽艰辛,不堪回首。正信弥坚,等待春天。

 楼主| 发表于 2020-7-27 19: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般若净土123 于 2020-7-27 20:01 编辑

  四、爱国爱教建设五台培养僧才弘法利生
    十年动乱结束,劫后又逢春。1973年秋,有关部门领导召回请佛会长,住在五台山显通寺,为管理处担水,掏厕所,每月得生活费。直至1978年,请佛会长才被恢复了佛协会长的地位和待遇,从此在新的起点上开始学习和工作,重新过上了出家人的学修生活,上殿敬香、礼佛诵经。在任职期间,请佛会长不遗余力,做了许多工作,功德显著:
  (一)协助政府落实宗教政策
    1、恢复寺院,召回在“文革”中被 驱散的僧人,办理接收与迁人手续,落实寺院政策。
    2、清理核对寺院及个人被抄物资,退还物主,计数百件。其中包括极其珍贵的《大藏经》九部(清凉桥吉祥律寺六部,碧山寺二部,成佛法师一部)
    3、恢复被封闭的大显通寺、广宗寺、碧山寺、塔院寺和五台顶殿堂,并选择委派僧人管理,逐步修整,对外开放。其中大显通寺派成佛法师为住持,宏净法师为知客,昌明法师为会计;碧山寺委派寂度和尚住持,举行传戒仪式,传授三坛大戒。
    4、调查核实冤假错案,协助政府为蒙怨者平反昭雪。1979年3月,请佛会长在五台山佛教协会主持下,於五台山显通寺召开能海上师追悼大会,为上师昭雪平反,推倒一切对上师的诬陷不实之词。国务院宗教事务局,中国佛教协会等,均有唁电及代表出席,表示哀悼,并择地造塔供养能海上师舍利。同时为成佛法师、照通法师、智敏法师等恢复名誉。
    (二)拨乱反正修整寺院恢复佛教道场庄严
    1、协助政府於1981年恢复五台山佛教协会,召开佛代会,健全领导班子,配备人员开展工作。请佛被选不副会长、代会长等。
    2、按中共中央(1982年)19号文件精神,分期分批修整开放被毁寺院,新塑佛像,配备法器和庄严品。经过三年努力,改变了“殿宇破旧、杂草丛生,马棚年舍”的残局,恢复了佛教道场庄严,得到省和国家领导的赞扬,受到四众弟子的恭敬和欢迎。
    3、指导寺院建立规章制度。如佛事制度、财务制度、学习制度、共住规约等,引导寺院僧人逐步走上依教奉行、持戒修学的正常轨道,全面恢复五台山佛国圣地的面貌,劫后生辉。
    (三)讲经说法培养僧才弘法利生
    请佛会长在亲近依止能海上师期间,勤奋好学,对藏传黄密有深厚的修学和造诣,又经过佛协工作实践,1978年以来,先后为五台山僧众讲解经论多次,深入浅出,闻者欢喜。
    1、1979年,组织全山僧人学习中共中央十一届三中全会公报,正确理解国家在新时期的方针政策,加深了对“实事求是”精神的理解,提高了爱国爱教的自觉性。
    2、传达和贯彻中国佛教协会《关于汉族地区佛教寺院管理条例》和《共住规约》,提高了僧人以寺为家,认真管好寺院的积极性,全面适应对外开放和接待海外佛教徒的需要。
    3、1986年,为五台山塔院寺僧人讲授《佛学基本知识》;1988年讲授《法蕴足论》和《皈依三宝摄要颂》;1993年夏,为显通寺僧人讲《菩提道次第略论》;为塔院寺僧人讲《大威德文殊成就方便略引》等。先后听者达数百人,提高了僧人们的佛学水平和文化素质,为寺院的道风建设和信仰建设和信仰建设奠定了基础;为培养佛教后继僧才做出了贡献。
    4、支持并引导碧山寺、塔院寺、圆照寺设坛传戒,绍隆佛种,亲临辅导,如法如律,令佛子相继,正法久住。前后来山受戒者达数千人。
    (四)接待友好往来,促进佛教交流
    1981年秋天,在显通寺大殿与降波阳会长一起热情接待了班禅大师一行,介绍了五台山僧人喇嘛修学情况,并全程陪同大师到五台山顶及各大寺院视察。班禅大师对落实宗教政策和僧人管理寺院感到满意和赞赏。
    1995年日本佛教参观团来五台山,请佛会长出面接待交谈,大显通寺与日本仁叟寺结为友好寺院,请佛会长被邀请两次回访日本,结识了善友,促进了中日两国佛教的友好交流。
    1990年5月,台湾开澄法师率56位四众弟子朝台,登上黛螺顶拜佛观光,下山时因道路崎岖,跌倒负伤。请佛会长配合有关部门热情慰问送医院治疗。开澄法师非常感激,遂发愿捐资修路,团员一致响应,捐资50万元,从善财洞至黛螺顶路长508米,计1080台阶。采用花岗岩石,每阶10公分,宽1.5米,青砖栏。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亲自为此路题写路碑:“大智路”。从此大智路象一条洁白的纽带,驾起了佛教界友好往来的桥梁,增添了佛教交流的一段佳话,方便了众人拜佛,为佛国圣地增添了光彩。
    1992年,香港天坛大佛落成开光,请佛会长被邀与中国佛教协会赵朴初会长一起赴港致贺,促进了大陆与香港佛教的交流。
    其它在省内外的名胜大寺之间友好交往就更多了。太原市郊玄中寺三祖师开光,方丈升座,请佛会长前往主持,送座,并被聘为“净土古刹玄中寺座元和尚”。
    (五)生活俭朴,以戒为师
    请佛会长以戒为师,身为师范;衣食俭朴,平易近人;带头参加集体劳动,每天课诵《大威德》、《上师供》、《金刚经》和《药师经》等,注重内省和自修,潜心佛学理论研究,对《四分律藏》、《现证庄严论》、《法蕴足论》和藏传佛教格鲁派仪轨与密部要典研究尤为精要。生活节俭,从不多占寺院一分衣食,在职期间有人供养之钱物皆转送贫僧和常住,如台湾开澄法师供养人民币万元,当即转给五台顶,每台两千万作修殿之用。
      请佛会长爱国爱教,为佛教建设做出很大贡献。其修持和德行受到社会各界的尊重和公认。自1980年以来,请佛会长被选为五台山佛协会长、省政协委员、省佛协副会长、会长、全国政协委员、全国佛协常务理事、咨议委员会副主席,并被评选为中国佛教十二位名僧之一(其年历挂在全国各大寺院为准)。


3、法音期刊2003年第4期《请佛法师》
    中国佛教协会咨议委员会副主席、山西省佛教协会顾问、五台山显通寺方丈请佛法师,因病医治无效,於2003年3月15日17时40分,在太原崇善寺示寂,世寿88岁,僧腊70年,戒腊69夏。
    请佛法师1915年11月4日,生于山西省神池县小寨乡。1933年於宁武千佛寺依永泰法师出家,次年在大同圆通寺受具足戒;随后到五台册参学,拜能海上师修学密乘,曾先后至太原南海寺及成都近慈寺等地安居学法;1952年,随能海上师二上五台山驻锡清凉桥;文化大革命初期,回原籍务农;1973年,三上五台山入住显通寺,看管寺庙,保持文物;1978年,出任五台山佛协会会长,团结僧众,重振清凉寺;1992年,任山西省佛教协会副会长,1997年3月任山西省佛教协会会长,并任五台山显通寺住持;2002年9月任山西省佛教协会顾问。请佛法师还历任中国佛教协会理事、常务理事、咨议委员会副主席,山西省政协第五、六、七届委员,全国政协第八届委员。
    请佛法师爱国爱教,在协助党和政府贯彻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维护佛教界的合法权益、促进佛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等方面做出了积极贡献。他严持戒律,学修精进,生活简朴,为人耿直,慈悲济世,有很高的佛学造诣,一生整理了大量善本经书,培养了大批佛教人才,深得广大四众弟子的敬重和爱戴。
    请佛法师停灵期间,太原崇善寺和五台山全山各寺庙都举行了隆重庄严的回向法会。3月17日,省政协副主席、省委统战部部长吴锦文到崇善寺吊唁并送了花圈。3月18日上午,请佛法师遗体告别仪式在太原崇善寺举行,告别仪式由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省佛教协会会长根通法师主持,省民族宗教局有关领导和各界人士、佛教四众弟子近千人参加了告别仪式。3月21日上午,五台山隆重举行了请佛法师法体荼毘仪式。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社区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社区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格鲁教法集成

GMT+8, 2020-8-15 09:53 , Processed in 0.068834 second(s), 1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