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鲁修学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61|回复: 1

《中国第二比丘尼》智敏上师弟子老祖寺耀意法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6-25 12: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隆莲法师弟子如瑞比丘尼、慈学长老尼

1、《中国第二比丘尼——武昌莲溪禅寺慈学长老尼》
        ——智敏上师弟子老祖寺耀意法师

    老法师的身材是很小巧的,约摸不过一米四多,因为童真入道的缘故,带着十足的天真,就是这样的一位老法师,小小的身体里却有着不可估量的傲骨与力量。
    慈学长老尼,号称“中国第二比丘尼”,是武汉佛教届的“活词典”,亲近过虚云老和尚、太虚大师、能海上师、大鑫大和尚等许多大德,文革期间和昌明老和尚相互帮扶,八十年代重兴武昌佛学院尼众部,恢复了武汉四大丛林之一的武昌莲溪禅寺。
    我是带着这么多的“名头”去求见老法师的,由于提前和莲溪寺的常住法师们联系,在2014春天,老法师老早就在自己的屋子里等我们,她的寮房很简单,普普通通一个小客厅,里面是卧室,就在僧寮里,没有退居寮该有的气派。
    老法师看见我们来了直说:“你们都是大学生,我七岁就出家了,是实在的小学生”。
    听闻我们是智敏上师的皈依弟子,就讲起了能海上师给她老人家灌顶的故事,她摸了哈自己的头,笑着说:“那时候我高兴得不行!我也被灌顶了呢!”说这话时,她老人家手不停比划着,语气如孩子般,天真烂漫。
    一诚老和尚说:人刚降生于世时,心就像一匹没有染的白布一样,渐渐的,年龄大了,心就染上了各种颜色。出家人修行,就是要将心上的种种颜色去除,恢复最本真的色彩,修一颗不染污的莲花心。
    亲近过老法师的人都知道,老法师的故事是极多的,不愧为“武汉佛学活词典”。而且她逻辑清晰,记忆力极强,讲的故事引人入胜。
    慈老很少讲大段的佛法开示,她要说的,都在一个一个亲身经历的故事中。
    老法师说,她十几岁的时候,住的寺院做佛事,功德主的儿子年轻,要跟她合照,老法师说:“出家人只会念经,不照相。”
    大少爷威胁,不合照,做佛事的钱就不给了,她说,不给就不给。
    后来当家师父说,那是寺里半个月的柴米钱,罚老法师跪香。
    老法师说,跪就跪,但不合照,我没错!
    那个时候她就发愿,“宁坐蒲团饥饿死,不做人间应酬僧。”
    这句话,我发心出家之后,日日都念。
    日军侵华,怀疑老法师住的寺里有八路,拿着枪,说不会背《金刚经》的全部枪毙,有两位小沙弥尼刚出家,不会背经。在日军枪口下,没有一个人敢说话,只有老法师,对翻译说:“你们日本人一出生就会说话吗?我们小和尚刚出家,不会背经也正常!”日军被她的胆识折服,从寺里撤退。
    1927年,长江大水,没有粮食,老法师一家被困在楼房里,几乎饿死。当时大家都从大水里打捞死掉的动物甚至人的尸体吃,老法师誓死吃素,后来反右,文革,都没有碰到一口肉。
    这样的故事,老法师就那么一个一个平平淡淡地讲给我们听,其中的艰难,辛酸,她都用幽默的语气叙述,道理却不见而喻。
    所谓有傲骨无傲气,大概如此。
    每次求见老法师,她总是慈悲地讲很多,有一次侍者担心她,让她少说几句,去午休。她开玩笑道:“你的官越发大了,还管到我的头上来了。”然后继续给我们开示。
    坐在老法师的小客厅,她就会拿出几乎所有的小食,分给我们,牛奶,水果,开心果,甚至一些滋补品,老法师就是这样,想把一切好的给众生。
    告假的时候,有时会请老法师摸顶,只要是男众,她都只是虚摸头顶,哪怕已九十七高龄,亦没有一点随意,戒行冰清,可见一斑。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社区

x
 楼主| 发表于 2020-6-25 12:44 | 显示全部楼层
2、《当时能海上师把两瓣花向外抛洒,落到我的头上,慈学长老尼高兴地摸摸自己的脑袋》
       ——《凤凰网佛教——听慈学老法师话当年》

    老法师的房间很简朴狭促,她坐在椅子上,让来访的我们坐在沙发和四周的凳子上,小双师兄供养了一些从智敏上师博客中摘录出的《普劝众生恭敬三宝》的册子,我们很自然地聊到了智敏上师和他的师父能海上师。
   从老法师的神态和语气之中,我还能够感受到,她年少时听闻太虚、虚云、能海、圆瑛等高僧讲法时的激动与兴奋。“当时能海上师把两瓣花向外抛洒,落到我的头上,”老法师高兴的摸摸自己的脑袋,“我好喜啊,我也得到甘露了……”说到能海上师,慈学老法师便将那个年代的故事说给我们听。
    那时能海上师在西藏获得“格西”学位后,回到汉地弘法,有一天他说,今天怕出事不能去讲了。当时一位法院院长说,我是院长怕什么,出了事我负责,去讲吧。能海上师无奈的只能说到,没办法,定业不可转。后来在讲经之时问道:这座弘法楼底下以前是一个池塘吗?本地的信众答,是的。而后能海上师将一切因果为大家讲明(这一段听得不是很清楚),当天大楼就塌了,而能海上师和他法座周围的信众却安然活了下来。此后能海上师去到五台山清凉桥,却逢文革,有一天,红卫兵正要批斗能海上师,上师说道,你们吃完中饭再来吧。待到大家吃过午饭,能海上师已经跏趺坐,安然坐化。红卫兵吝啬柴火钱将他的遗体扔进山沟中,可追随上师多年的医生不忍,机智的对红卫兵们讲:“从医学的角度,这尸体放在山里,慢慢烂掉,他身上的灰,会让你们生病的,你们是国家的宝,我要为你们的身体着想。”红卫兵这才将能海上师的色身火化,当时却没有一个僧人敢去为之送葬,只敢在夜里偷偷的拣能海上师的舍利子,此后才慢慢示人供奉。
    说到能海上师的弟子——智敏上师,实在令人动容。本是复旦大学教授之子,大学毕业的智敏上师条件优越,他随能海上师披剃出家,不为人们所理解,被诬蔑为“特务”,能海上师圆寂后,智敏上师被批斗得最厉害,甚至被强迫跪下,双腿架上钢筋被人踩踏,这双脚就断掉了。据老法师讲述,当时智敏上师在五台山没有接受治疗,他被抬到武汉时,她的一位师兄前去探望,却见他的双腿已经腐烂并生蛆,而离开五台山时,年轻的智敏上师曾坚定发愿说“佛啊!我若还有一口气在,我还要回来的!”慈学老法师学着智敏上师的语气。似乎那样的岁月,并没有在她的的心里留下伤害,她的神态很平静,甚至是对僧团的自豪和欣慰。
    从慈学老法师的口中,我们陆续知道,那样艰难时光,前辈们是如何坚持下来的,记得以前整理老法师的录音时,她说到自己不肯还俗,闹起了绝食自杀,幸被昌明老和尚一番训斥开导,告知她要为佛教未来的教育和复兴考虑,并想出计策保住了她的僧格。而今的慈学老法师带领着莲溪寺和武昌佛学院尼众部的法师们修行,而智敏上师建立多宝讲寺传授《广论》,讲授戒律。宗教政策恢复时组织重建的那些老人们一一离去,92岁的老法师就像一部活字典,将上个世纪她亲身的经历的和听闻的故事讲给我们听,她的喜悦,她的坚持,还有那些就像是传说一样的长老们。


老祖寺

老祖寺耀意法师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社区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社区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格鲁教法集成

GMT+8, 2020-7-3 22:08 , Processed in 0.061959 second(s), 1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