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鲁修学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076|回复: 2

《隆莲法师弟子——铁像寺果芳比丘尼》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5-30 12: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我眼中的“当代第一比丘尼”》
          ——果芳法师(成都市佛教协会副会长、成都铁像寺住持)
2、《隆莲老法师对弟子们的言传身教》
     ——果芳比丘尼开示于崇州白塔寺(隆莲法师弟子果平比丘尼道场)
3、《千年铁像传正法 百载尼众共勤修--成都铁像寺小记》
4、《发生在成都铁像寺的一起灵异事件》


1、《我眼中的“当代第一比丘尼”》
          ——果芳法师(成都市佛教协会副会长、成都铁像寺住持)
师恩浩荡 德重须弥
学子皈依 虔诚礼敬
分享甘露 滋润群迷
     2006年农历九月十九,观音菩萨成道日,我们敬爱的恩师隆莲上人,安详舍报,往生兜率。一时慧日潜辉,龙天悲恸。娑婆世界永离慈怙,四众弟子顿失皈依。惭愧比丘尼果芳作为恩师创办的四川尼众佛学院首届学子,悲痛之情,无以言表,唯有牢记恩师教诲,日日夜夜勤求忏悔,兢兢业业护持道场。
     光阴荏苒,岁月如梭。一眨眼的功夫,恩师离开已十余年,然而恩师的音容笑貌无时不在我的眼前,恩师的嘹亮法音常常萦绕在我的耳边。思念之余,唯有将随侍恩师身边多年,承受的甘露法语及恩师呕心沥血为佛教复兴培育僧才等事迹,记录成文与大家分享,以表弟子对恩师的深切缅怀。
     感恩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落实了宗教政策,迎来了佛日重辉,法轮常转的盛大喜日。国家宗教局邀请全国各地住持大德到北京参加中国佛教协会召开的第四届代表大会,共商佛教的复兴大事。隆莲法师恢复僧装到北京开会。在那次会上,恢复寺院是一个重要议题。会议讨论中,有人提出“僧要像僧,庙要像庙”的提议,隆莲法师不仅表示赞同,还更进一步提出了“僧要是僧,庙要是庙”的精辟观点。她认为我们出家人是人天的师表,是荷担如来家业,住持正法的主力军。三宝之中以僧宝为核心,最为尊贵,僧要是个合格僧,要把寺院管理成真正是老佛爷的道场。庙宇与僧人的关系,好比是拐杖和盲人的关系,盲人离不开拐杖,拐杖也离不得盲人,为什么呢?因为盲人离开了拐杖就失去了方向,拐杖离开了盲人它就毫无价值了,他们之间的关系是紧密联系的。
     在那次会议上,隆莲法师被选任中国佛教协会常务理事,并聘为中国佛教协会主编《法音》杂志的编委,故从北京回四川后,面临最紧迫的任务就是恢复寺院。那时宗教政策刚落实,诸多寺院的僧尼还没有条件过正常的宗教生活,隆莲法师为了维护出家人的合法权益和道场的恢复历尽辛苦,劳累奔波。为此她非常着急,首先要着眼关注佛教的复兴大事,她说:“出家人要住寺院,要过正常的宗教生活啊!”她经常写报告、申请、文件、提案至深夜,为恢复寺院反映情况。如重庆的罗汉寺、新都的宝光寺、成都的昭觉寺、文殊院、大慈寺、近慈寺、铁像寺、爱道堂、金沙庵及外省的诸多寺院,她都尽心尽力呼吁了不少,这是果芳亲眼看见的,因为我1980年到铁像寺发心出家,1981年底剃度后一直为老人家的侍者,故记得很清楚。
     大家都知道,八十年代初,各方面条件都很差,交通也不便,那时隆莲法师随时到北京、成都等地开会,会期完毕即赶回离城二十多里的铁像寺。铁像寺是爱国高僧能海上师进藏学法归来,在汉地开创的七所宗喀巴大师格鲁巴派道场中唯一的尼众道场,而后交给隆莲法师及道友定静法师一起管理。政策刚落实,铁像寺恢复较早,隆莲法师、定静法师认为佛教正处于青黄不接的时期,恢复寺院、培养僧才是大事,所以1982年2月在铁像寺内创办了佛教培训班,取名为“铁像寺吉祥律苑”,恩师每次会后即赶回来为学僧讲课。
     记得那时郊县的公交车很少,只有一辆26路车从城里开往石羊场终点站。从石羊场到铁像寺这段路无公交车,路程八华里,且路面崎岖不平,每次来往就叫果芳踏着人力三轮车接送她们。三轮车上放两个蒲团,她们乘坐三轮车上,隆莲法师曾幽默地讲:“我们就这样秋去冬来,石羊场至铁像寺这条路上镶满了三轮车的印子,果芳就是接送我们的‘车夫’,三轮车就是我们的交通工具。”记得她们每当看到原近慈寺的地界,隆莲法师都要感慨地说:“车中望近慈寺,想当年在上师座下学法的殊胜,道场的宏伟庄严,真是回味无穷啊!现在再也看不见了。愿道场早日重辉,上师早日乘愿再来……”因三轮车无遮拦,一眼望很远。
     隆莲法师迫切希望所有的出家人早日有庙可归,过正常的宗教生活。首先要恢复道场,每次回到铁像寺,白天为学僧上课,晚上写报告至深夜。她的同修定静法师常劝她早点休息,但她从不肯放笔,为佛教的复兴废寝忘食。那时铁像寺刚恢复,各方面的条件都很差,没有电扇、暖气,更无空调。地处农村,冬天特别寒冷。果芳为老人家生一个棡炭火炉,脚下放一个铝开水包,手边装一个高温瓶或再烧一个炭圆(煤球)取暖。夏季炎热,果芳只好用扇子轻轻摇风或用湿毛巾为老人家擦汗减热。
     隆莲法师为佛教寺院的恢复重建,历尽了千辛万苦,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1981年被选任四川省政协委员的隆莲法师和宽霖法师、李熙亭、江富考等联名发起《请从速划定范围保护昭觉寺文物古迹》的提案(由隆莲法师执笔)。同年又与宽霖法师、遍能法师、普超法师三位省人大代表,省政协委员一起分别向四川省人大和省政协递交了关于《从速划定范围保护昭觉寺名胜古迹》的提案,那时阻力很大,甚至还有人去政府告隆莲法师。记得当时有人心有余悸地问隆莲法师:“你为什么要出这个头呢?”她说:“作为佛教徒,护教要热烈,要有这样的理念:佛教就是我一个人的,佛教的成亡在我的身上。那时候我是省佛教协会会长啊!庙子被占了,出家人没有庙子住,我再不出头,谁来出头?我不怕得罪人。”当年4月29日,经审议由四川省政协正式签署了提案,请省人民政府交成都市人民政府研究办理案件,并对动物园范围内圆悟祖师墓实施保护措施。但对方不愿退还,隆莲法师多次将情况上报中国佛教协会,1983年国务院确定昭觉寺为全国汉族地区重点寺院,为落实好昭觉寺的政策,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居士两次专程来昭觉寺与有关部门磋商,并多次与隆莲法师讨论昭觉寺圆悟祖师墓地的修复问题。在隆莲法师及高僧大德的艰辛努力下,昭觉寺问题终于得以解决。
     隆莲法师一生居功至伟,为佛教的复兴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她精湛的佛学造诣,从严的持戒精神,卓越的教育建树,都使之无愧于“当代第一比丘尼”的名号。
     虽然以上几段不成其文的拙笔,不过是抛砖引玉而已,但惭愧比丘尼果芳随侍隆莲法师近二十年,所见均是真实不虚的情况。
     然仅此短短的文字,不能全面地反映一代高僧、一位佛学教育家、思想家、修行圣者的伟大形象,敬望更多的善知识、同修贤达共同挖掘、探讨和学习。阿弥陀佛!
     惭愧比丘尼果芳拙笔


2、《隆莲老法师对弟子们的言传身教》
     ——果芳比丘尼开示于崇州白塔寺(隆莲法师弟子果平比丘尼道场)

◎老法师教戒弟子:出家修行要受得住三条鞭子——受得气、受得穷、吃得苦,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动摇我们的决心。三者之中最难的就是受得住气。出家就是把身心都舍给三宝,要经得住师父的调服,忍辱就是最好的培福。
◎“得人身者如爪上尘,失人身者如大地土。”要珍惜这个暇满人身,行住坐卧,时刻保持正念,把听闻到的佛法付诸实践,修行没有便宜可捡,法要入心,心才能入道。
◎修行就是修正自己的身心,割除我执爱草,发菩提心,要勇于承担,我们要继承和发扬老法师的精神。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社区

x
 楼主| 发表于 2020-5-30 12:41 | 显示全部楼层
3、《千年铁像传正法 百载尼众共勤修--成都铁像寺小记》
    铁像寺位于成都市南郊高新区的石羊村内,是一座尼众丛林,历史悠久,据《华阳县志》记载:明代万历十八年(公元1590)掘地得铁铸释迦牟尼佛像,因建寺供奉,即以铁像名寺。天启六年(公元1626年)及乾隆四年(公元1739年)屡次重修。四十年代,由爱国高僧能海上师进藏学法后开创为汉地七个金刚道场之中唯一的尼众道场。抗战期间,宋庆龄女士在成都办的孤儿院,曾疏散到此。1949年秋,隆莲奉能海法师之命去成都南郊十公里的明万历铁像古寺,组织该寺和爱道堂尼众,由宝光寺方丈贯一老和尚为正学十余人传授女戒仪轨作法。
    “十年动乱”期间,寺庙虽遭到严重破坏,铁像寺的尼众不避艰苦坚守道场。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落实宗教政策。佛日重辉,法轮常转,铁像古寺得到修复。全寺僧尼在隆莲法师和定静法师的率领下,发扬古德“一日不作,一日不食”的淳朴道风,大家福慧双修,勤俭节约,在经济条件很困难的情况下,兢兢业业,很快修复了铁像,重新装塑穿金,并塑起了左右文殊、弥勒及宗喀巴大师等像。使铁像寺逐步恢复旧观,赢得社会各界的高度赞誉。改革开放以来,前来铁像寺闻法、修慧、朝拜的信众颇多。信众们深感每来一次,受益匪浅,能听闻正法,净化心灵。
    铁像寺院周边的田园千顷,一望无际,照壁立于寺前,山门红墙黄瓦,铁像寺匾额是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题写,左右对联为“像法重辉圣尼寺,律传远绍铁萨罗”。并有立有“真观”、“正行”警语。寺后溪水淙淙,修竹沿河数十里。寺院内殿堂巍峨,草木葱郁,屋舍俨然,清新雅静,安宁祥和。整个建筑既独立成院,又浑然一体。一进山门便能看见雄伟的观音殿,殿内供奉一尊金丝楠木慈悲庄严的观世音菩萨坐像,观世音菩萨救苦救难在大千世界深受各类众生的敬仰。第二重大雄宝殿系明代建筑,保存了繁复的窗花。成都经过明末战乱,明朝寺庙保存者甚少,这也算硕果仅存了。宝殿内佛像以铁铸释迦摩尼佛为主尊,左为文殊菩萨,手持经书及智慧剑,右为 弥勒菩萨,手持宝瓶及法轮。藏传佛教以文殊菩萨为深观(空宗)传承之首,以弥勒菩萨为广行(有宗)传承之首,辅翼释迦牟尼,称为二大车,代表释迦牟尼一代时教。此种造像布局,亦为汉地寺院所无。大雄宝殿后为藏经楼,琉璃瓦屋顶,以法轮双鹿为脊,仿藏传建筑风格,后又逐步建了大觉堂,普同塔、观音阁等。
    为了弘法利生,庄严道场,该寺申请将铁像寺“文革”被征的寺南土地收回约十亩,用以扩大殿堂,修建藏传格鲁派宗喀巴大师大殿、护法殿及配套设施,有利于接引信众,为庄严国土,利乐有情作贡献。
    铁像寺现有三十余亩土地,尼众有数十单人,早晚上殿都按照能海上师亲定的宗喀巴大师的法本修持,全寺僧尼继承大德的道场家风,严谨遵守丛林生活规范,发扬佛教的优良传统,爱国爱教,勤修三学,严净毗尼,六和共修的精神,每天著衣持钵,上殿过堂,半月诵戒布萨,每年结夏安居。为了继承宗喀巴大师的法流永传不断,隆莲法师还特别为铁像寺部分尼众传授了《毗卢仪轨》、《大威德》等密宗修持法本,其中《毗卢仪轨》更为稀有,这是和开元三大士所传唐密同一性质的瑜伽部密法,可以说是唐密绝学的复兴。宗喀巴大师之妙法殊胜难得,隆莲法师常告诫铁像寺尼众“要好好守住道场,永远保持海老上师的家风”。铁像寺全体尼众发愿“不负善知识的重望,牢记善知识的教诲,以实际行动回报四恩三有,祈求天下善知识长久住世,广度群迷”。
    为了培养佛教接班人,1982年9月,中国佛教协会 赵朴初会长视察四川的佛教工作,来到铁像寺,看到铁像寺尼众有二十余单,感觉道场严谨律仪,庄严肃穆,是一所当今难得有的尼众丛林,遂决定将四川尼众佛学院办在铁像寺内,并于1984年秋季面向全国各开放尼众寺院招生,1984年10月正式开学。佛学院办在铁像寺内,全寺僧尼以主人翁的态度,积极支持尼众佛学院的各项工作,发扬爱国爱教,精勤三学,团结互助,六和共修的精神,为培养僧才而无私奉献。学僧们回去都感慨万千:“我们在佛学院学习了几年,非常感恩铁像寺师父们对我们的关怀厚爱,特别是师父们持戒修行,精勤不懈,以身作则,无私奉献之美德给我们树立了光辉形象,使我们终身难忘,在铁像寺这片土地上润育了无数株菩提苗在各地茁壮成长”。
    随着时间的推移,铁像寺也不断发展,常住尼众已有数十单,且佛学院办在寺内,地方狭窄,为了铁像寺发展,四川省佛教协会报请国家宗教部门批准迁址建设四川尼众佛学院。政府为振兴佛教尼众教育事业,予以鼎力支持,在四川彭州买下土地百余亩,且拨巨款修建,于2013年底从铁像寺搬迁完毕。现四川尼众佛学院已具规模。
    承蒙上师三宝的加持,也是全寺尼众的努力,精进修持,不辞辛劳,勤劳勇敢,于2009年正式开工修建宗喀巴大师殿已竣工,护法殿及其他建设将陆续建成。
    全寺尼众发愿为上求佛道下化众生,铁依法依戒,勤修三学,在住持果芳法师的率领下,牢记隆莲老法师,定静老法师的教导,绝不辜负二位善知识心血,在五浊恶世的末法时代,继承道场家风,不赶经忏、不向外化缘等。


4、《发生在成都铁像寺的一起灵异事件》
      ——作者:熊先生
    1943年,我父亲十岁左右就被送进由宋庆龄抗战时主办的原成都铁像寺孤儿院。孤儿院后改名为四川省国立婴幼儿救济院,就在今天的铁像寺内。
    每晚,寺院僧尼都要念经做法事,功课完毕后,她们要拿出供奉完菩萨的糕点撒在大殿的门外,据说是给"鬼"吃。因是藏传佛教寺院,这些糕点往往是做成三角状的糌粑,有的用锡纸包裹,有的点上小红圈。
    救济院的孩子们很快就发现了这个宗教仪轨中的特有环节,每晚就守在大殿门口的阶梯下,等候这些敬神或喂"鬼"的糌粑。
    僧尼也不管不问,做完法事后将供品简单地往外一撒,转身就回大殿了,任由身后的孩子们,这些"饿鬼"哄抢,塞进嘴。

  
    救济院缺衣少食,对处在饥饿状态下的孩子们来说,每晚的糌粑,不仅能充饥,冥冥之中,这糌粑背后的悲悯与善意犹如点滴的泉水滋润着这些幼小的心灵,福田种智,因缘际会,也许善因由此而生。善意的往往举行功德无量,它从容、优雅似天女散花,却又醍醐灌顶,一刹那,你便明白了其中的奥义,心智顿开。
    父亲说,那天晚上他和四、五个孩子跟通常一样守在大殿的后门,大约是晚上九点钟,天已黑尽,却不见僧尼出门来,根据以往经验,有时候,她们又将供品撒在大殿的前门外。
    孩子们一窝蜂地跑向前门,这时候,父亲与伙伴们看见有一人,约两米高,身上披着黑色的氅,头戴尖尖的藏僧帽子,急匆匆从大殿内冲出来,跑下台阶,一阵风似的径直穿过田野小路,来到围合寺院的木栅栏前,眨眼间一晃而过,消失在寺院外面茫茫的夜色之中。
    木栅栏是用碗口粗的木头做成的,为防止外人进入,两根木头之间的缝隙只有十公分左右,平时小孩玩耍都无法穿过去,何况是身高两米的大人。
    漆黑的夜空吹来一阵透人脊梁的凉风,眼前的一幕把我父亲及四、五个玩伴惊得目瞪口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着实被吓坏了,赶紧转身跑回房,各自睡了。
    第二天起床后,这几个孩童又跑到昨晚被那个巨人穿越的木栅栏旁,仔细查看一番,木栅栏确实完好无损。
    这个奇异的故事,在我小时候听父亲讲过。今年4月,已是86岁高龄的父亲又重提此事,并决意要去铁像寺看看,是故地重游也是了确一桩心愿,遂决定周六,4月13日去。
    不料,当日上午,正在家做准备的父亲忽然腹痛,竟而一病不起,至今还在病榻上。
    那天,我去医院看他,父亲说,难道是上天有意阻止他去故地重游,回忆儿时的奇事,又慎重地说,是他亲眼所见,而且,在场的都看见了的,绝对真实。
    改革开放后,随着思想禁锢的解除,唯物、唯心的探索也随着科学的倡明改变着人们对世界本质的看法。一切从人的感观出发的唯物是唯一正确的吗,世界真是这样吗。
    打个比方,如果人眼是识别各种波长扫描仪,耳朵是识别振动频谱仪,也就是说,什么都能看见,什么都:能听见,没有主观利已的选择,这世界会是什么样子呢,有人说:这世界一定是空的。换句科学的话说,都是细分再细分直至无穷小粒子。
    我给父亲说,等他病愈后,我们一定要去趟铁像寺,若有缘见到隆莲法师、定慧法师,一定要请父亲亲口进述这个离奇的故事,或者,法师有解,有明示,有偈语。
    我双手合十,祈祷神灵快去驱赶父亲的病痛,好让我尽快重游铁像寺,那天,我还会嘱文记之,等着吧。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社区

x
发表于 2020-6-3 08:5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社区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格鲁教法集成

GMT+8, 2020-9-28 20:25 , Processed in 0.063640 second(s), 1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