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鲁修学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00|回复: 0

《清定上师弟子——浙江三门县佛协会长必成老和尚》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5-16 11: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清定上师弟子——浙江三门县佛协会长必成老和尚》
    师承:天台宗允章老和尚
          若明老和尚
          温岭明因讲寺澹云方丈
          宁波看经寺指南老和尚
          晋美彭措仁波切
          清定上师
          函阔长老(清定上师弟子,主修大威德,精通梵文)

屏却名利意恬然——腾讯佛学专访温岭天皇寺茅蓬必成老和尚
    2014年7月的一天,笔者来到浙江温岭市泽国镇天皇寺旁的一所茅蓬,见到了八十六岁的必成老和尚。

    说是茅蓬,实际是一个小院,约有三小间正房,水泥建筑,西边一间是厨房,中间通道,东边一间是餐厅。餐厅的墙上,有一些字画,其中一幅写着“茅蓬”两个字,装裱的镜框边全是水渍的痕迹。家具也都很旧,比当地老百姓家用的家具要简陋很多。
    院子西侧,是一间更简陋的房间,中间供置了佛像、灯烛、香花、供果等,旁边则是简陋的卧室,床是用木板钉起来的,虽然简陋,但很庄严,也很清净。
茅蓬位于山脚下,虽然与村子和附近的天皇寺相连,但还是有山野之趣。小院中有竹篱、豆角架,房屋周围长着野草,但都不失其序。竹篱的竹竿上,用毛笔在纸壳制成的标牌上写了诸如“念佛”“放下”等词句。
    整个的院落,没有寺院的庄严肃穆,也不同于普通住户的气氛。这可能是修行人茅蓬特有的一种氛围。
    必成老和尚面容清癯,步履轻健,不像八十多岁的老人。说起话来慢声细语,但感受得到恳切劝人念佛的道心。据友人陈先生介绍,这里平时就老人自己,最近几年,周围的一些老年信众,每到周末,会送点吃的过来,也为老人做点素菜,算是护持供养吧。
    老人见客来,热情相迎,还将门口一根横着的竹竿拉开,大声说“大开中门”,以示礼遇之隆,笔者见状绕侧面而进,老人会心一笑,说“住茅蓬有茅蓬的乐趣”。
    在东屋围餐桌坐定,一边吹着吱吱响的电扇,一边喝着老人沏的茶,一边与老人聊天。

    沧桑岁月
    老人俗姓金,名宾泉,1929年出生,浙江温岭温峤楼旗人。父亲三岁失怙,由姑母抚养大,从小学做碗,加入地下党。父亲长年不在家,母子五人,靠母亲编麻帽维持生计。生活艰难,十二岁初小毕业,十三岁即被送去出家,冀谋生计。于是拜合岙积善堂允章老和尚为师,得法名必成,属天台法脉,又拜至善堂若明老和尚为师,每晚念观音圣号,拜半小时佛。
    十四岁,至温岭明因讲寺受戒,戒期圆满任澹云方丈侍者,受命读《十法界的四圣六凡》,又随老和尚学做诗,随堂主和尚学“一掌经”,随引礼师父(可训)学水陆腔调。
    十八岁时,随可训法师到宁波看经寺,亲近指南老和尚学习丛林规矩与佛学知识。当年十二月,蒋介石胞妹蒋瑞菊(竺支山之妻)新丧,灵柩运到奉化溪口进坟,宁波悟静老和尚旋律二十四名法师到溪口法昌寺拜梁皇忏,必成法师给悟老当侍者。李宗仁、蒋经国参加丧礼,悟静老和尚见李、蒋二人必成法师随侍,李宗仁见了年轻的必成法师很欢喜,要带他走,法师摇摇头说“还是修行好”,不愿去当兵。
    往事说来如昨,相隔已是半世云烟。往日的参学经验,留下来的是老和尚坚定的道心与深邃的佛学造诣。
    午餐间,望着笔者折扇上自题的“云淡风清”四字,老人随口以吟诵调吟道:“云淡风清近午天,千里相逢会高贤。”见老人未饮酒而酡颜沉醉的样子,笔者接吟:“时人不识余心乐”,与老人共同吟诵:“将谓偷闲学少年。”明道先生的这首《春日偶成》,与此时的情景似乎十分贴切。
    然而,岁月不乏凄风苦雨。
    老人的父亲金学河,1901年生,1927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29年当选中共温岭县委书记,11月,因处决叛徒李道明后遭国民党追捕,于是老人带着父亲逃到宁波,东躲西藏达七年,其间早晨持白衣咒,晚上持大悲咒,早晚念三皈依。
    然而,解放后1959年,父亲金学河因枪杀李道明案被温岭县逮捕,以“反革命罪”判刑十二年,1960年,父亲于劳改农场病故。同年,老人也被宁波公安局逮捕,以包庇窝藏(父亲)反革命罪获刑七年。
    服刑期间,老人同样坚持早晚持咒。刑满留场一年,戴着反革命帽子被送回温岭,每日仍批斗汇报,生活无着落,除外卖草药谋生,到五十六岁时回家。
    复兴道场
    平反冤假错案政策落实后,1985年,父亲及老人先后获平反。
    随之,宗教政策也获落实。老人到阿育王寺,通一方丈(兼任育王、大佛两寺方丈)愿介绍老人去新昌大佛寺当家、任新昌县佛协会长。
    老人持介绍信在七塔寺住宿,吃饭时巧逢三门县佛协领导小组成员五人,由此因缘出任三门县佛协会长、精秘禅寺当家、三门县政协委员、台州地区佛协常务理事等职。
    其间,老和尚远赴藏地,接受色达五明佛学院院长晋美彭措仁波切灌顶,还拜成都昭觉寺方丈清定上师为师修学,得赐法名智觉。成立佛教青年学习班,迎请函阔法师授课。除了修学弘法,老和尚还为精秘禅寺修建殿堂、房屋并买地置花园等。
    任一、二届会长期满后,老人申请回温岭,经批准同意后,被温岭信众迎请到流庆寺,做些普讲、蒙山、打斋,结缘弘法。

    对必成老和尚来说,一生很重要的地方,是明因讲寺,那是他早年受戒、参学、成长的地方,也是改革开放后修复的一所重要道场。
    流庆寺方丈竺禅法师,时任温岭县佛协会长,久有修复明因寺的心愿,见到必成老和尚回来,就一同商量。经向温岭县宗教事务科申请,明因讲寺修复委员会成立,竺禅任主任,必成任副主任兼明因讲寺住持。
    经过一番努力,占据明因讲寺旧址的江厦乡中学迁出,留下教学楼、厨房、厕所等;先后修复金刚殿、大雄宝殿、方丈楼、西方殿、地藏殿、功德堂、往生堂;佛像开光,举办大型法会,信众、群众有两千多人,甚为盛大。同时为大众结缘经书浅释等,方便信众学佛。
    其间,曾动议礼请清定上师来弘法,并为大殿建设筹集资金,但后来未果。
因见自己无力完全恢复寺院,同时对未来弘法期望甚高而自觉力有不逮,四年后,必成老和尚又申请办移交,离开明因寺回到出家地合岙。
    老人出家的积善堂,解放后被拆,家乡的信众礼请老人恢复,于是又是一番修造。欣喜的是,清定上师赠送缅甸汉白玉释迦牟尼佛像一尊,1.4米高,因此改积善堂名为“玉佛寺”,上师亲书“玉佛寺”、“玉佛殿”匾额。
    静修时光
    1999年,因见年岁已大,寺务繁杂,对修行干扰很大,老人立开玉佛寺,到天皇寺旁搭建茅蓬清修。
    “要远离名闻利养,”交谈中,老人一再强调这句话。“只有名利心放下来,才能清净,才好修行。”
    据陈先生介绍,老人早年所学虽多,也得到一些密法的灌顶传承等,但晚年坚持念佛,每天仅睡三小时左右,劝人也是念佛,常说:“一句佛号,什么都包括了”。
    在老人传略结尾,有这样一段话:
    “我是向父亲还债的,债还满了,苦亦完结了。找出答案,心安理得,这七八年当中,过着自自在在的佛家生活。名利更淡泊下来。万缘亦随之下降了。”
    这似乎是老人对一生沧桑的认知和归结。
    “近几年来,接着参‘心亡罪灭两俱空’这一句。心怎么亡法?形式亡,和心亡又不同了!所以要静心多参,才能透悟彻悟。”从这里,我们看到老人用功的目标,乃在试图发明心地。(图文/清凉)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社区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社区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格鲁教法集成

GMT+8, 2020-8-7 02:42 , Processed in 0.047794 second(s), 1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