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鲁修学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76|回复: 0

《莲师最凶的时候会什么样子呢?》法中比丘尼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5-5 11: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莲师最凶的时候会什么样子呢?》法中比丘尼
      ——江苏佛学院慈恩学院尼众部首座法中比丘尼

    阿弥陀佛,末学法中,来自于江苏佛学院慈恩学院尼众部,目前担任尼众部的班首。
    我是1990年出家的,出家以后没几个月,就去四川尼众佛学院,亲近上隆下莲老法师,从1990年一直到1996年。最令我难以忘怀的,就是这六年当中亲近她老人家的点点滴滴。无论是在生活当中还是在课堂上,或是在其他方面,我说一些个人难以忘怀的(事情)。
    她平易近人的这方面,我们刚刚进入佛学院的时候,因为没有在寺院体验生活的阶段,所以在很多方面,虽然剃了头但很多事不懂,所以师父对我们这些学生娃是特别关照,她特别慈悲,不会因为是高僧大德就表现出来难以亲近的那种距离感。
    师父每次都会从乡下,上完课以后还要回到城里,给城里的学生居士上课,所以每一次进城她都会找一些学生陪她一起进城。那我是晕车的,从乡下进城的路途中,晕车非常难过。本来老人家是让我跟着她进城去,作为一个侍者一样陪着她的,到头来反而是老人家来照顾我,不断安慰我,不断地用温暖的双手抚着我的后背。那个时候真的是,初出远门,能够遇上这么一位慈祥的老人家,这么一位慈悲的长者,心里特别温暖。所以眼泪不断地哗哗的流出来。
    平时她对学生,对所有的学生,她都是一样的关爱。(除非)在她看来已经觉得确实是需要调教,或者是需要训训话,或是招招谈话,或是要指出来的时候,这是已经到了她觉得忍无可忍的地步了,她才会表现一下。
    她凶的时候会什么样子呢?我记得有一次在学生当中,就发生了一件事情,然后她就是拄着拐杖,拄着拐杖满院子一边转一边转,把拐棍杵在地上咚咚响,然后满院子,大声地说,也不是骂也不是训,她只是声音提高一点,这就是最凶了。
    后来她老是说一句话,粉笔生涯我注定,她出家之前就是教书,出家以后马上又教书,所以她有一个理念,她说出家以后才发现佛门里面尤其是女性,因为历史的原因,有一些客观条件的限制,文化程度都不太高。所以她一辈子热心于专注于佛学的教育,晚年最大的贡献就是创办了中国第一所尼众佛学院,新中国成立以后的第一所尼众佛学院,就是四川尼众佛学院。所以她把这所佛学院当成她最大的一件事情来做。
    她除了在佛教里担任一些职务之外,她也有很多社会职务,也有很多社会活动,在这些活动之余,她的整个精力,就是侧重于四川尼众佛学院的学生的施教。那时候她都已经75岁以上了,开示办学的时候,那我们亲近她的时候呢,差不多已经80多高龄了,她的那种上课的热情、热诚,我们远远不及她。她白天如果开会,在城里忙完以后,傍晚的时候赶到佛学院,还在乡下,她的晚上必定是上课的。从七点钟上到十点钟,一口气的,中间也不休息的,这个是常态化的。
    戒定慧三学中的基本戒律,《沙弥律仪》、《比丘尼戒》、《瑜伽菩萨戒》、《梵网经菩萨戒》、《二部僧传戒仪轨》、《沙弥剃度仪轨》,各种各样通通教的。
    她也亲自用英文教过我们,《二部僧传戒仪轨》是她老人家亲自教的。
    然后定学方面,她也亲自教《清净道论》相关的章节,相关的内容。慧学教的太多了,《百法明门论》、《起信论》、《摄大乘论》、《入菩萨行论》、《俱舍论》,戒定慧三学通通都是她亲自教的。
    那个时候的条件是非常艰苦的,非常简陋的,我去的时候1990年,还是非常艰苦的,连自来水都没有,但是师父就是在这么艰苦的条件之下,还是培养了一届两届三届四届五届的僧才。
    目前活跃在各地,能够住持一方弘化一方的很多尼众都出自于师父门下,这就是老人家的加持力,老人家的摄受力。
    我们那个时候经常停电的,没有电的时候每个人会发一根蜡烛,在这样的情况下,在她身边都是安安心心的,我们在那边待了六年,好像还是没待够,都愿意一辈子都待在她老人家身边。现在她老人家离开我们也有多年了,但是她就是我心中不落的太阳,她就是我的精神领袖,她是我人生的慈航和明灯。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社区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社区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格鲁教法集成

GMT+8, 2020-6-4 18:55 , Processed in 0.089566 second(s), 1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