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鲁修学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08|回复: 5

《赤壁观音寺悟道上师、正果上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3-3 18: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多宝讲寺敏公上师:“九五年,有一位,就是現在的觀音寺的正果上師,他來勸請我到南無寺去參加灌頂。那個時候我對南無寺是從來沒去過的,不知道怎麼回事,他既來勸請麼我也就去了,這個是好事情麼,灌頂麼。到南無寺去後,受的是勝樂金剛的灌頂”

1、正果上师法嗣——赤壁观音寺悟道上师
   师承正果上师、大吉仁波切




2、《情系望山观音寺》
     三宝弟子:无执(白玛开智)
     2006年03月13日完稿于福州
    湖北赤壁的望山观音寺,是一座风格炯异、显密圆融的格鲁派寺院,住持便是在当地口碑载道的正果上师。在一般人看来,正果上师是位德高望重的法师;在寺院的出家人眼中,正果上师从不彰显自己的上师身份,生活行持和一般僧众没有什么两样;在我的印象中,正果上师就像一位和蔼可亲的老者,同他在一起,能感受到无形却又巨大的慈悲力量。每当我回忆起正果上师时,总是被他伟大的人格魅力感动不已。
  上师的个头不高,身体瘦弱,却常常同普通人一起参与各种劳作。一位居士向我介绍上师时,上师正同僧众们一起扛着水泥---原来寺院要修缮大雄宝殿,正果上师自己也身体力行地参与其中了!若不是亲眼目睹,恐怕谁也不会相信这样的事实。在接下来的言语交谈中,正果上师更以他极大的亲和力让每个与他接触的人皆感受到上师平易近人的性格!
  正果上师是汉族人,依止格鲁派大德---四川康定南无寺大吉活佛的法嗣传承。每年的四、五月份,正果上师都会在观音寺举行大威德灌顶。上师有很高的证量,然而自己却从不在僧众和居士面前谈论神通。现在汉地有很多人拜师学密,其实初衷就是为了求神通和福报,这样的动机是不正确的。神通有很多种,比如禅通、报通、鬼通、咒通、药通、法通等等,如果仅仅是为了神通而去学密法,那也太得不偿失了!正如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的丹增嘉措上师说的:“拿佛法来求取世间福报,宛如用黄金去换面条,实为不值!”。
  上师白天要处理繁杂的事务,晚上又要为弟子们讲经说法,面对前来拜访的居士们,总是笑容可掬、气定神闲。而对居士们的疑问,上师总是一遍又一遍耐烦地解答,直到所有的人都满意为止。记得那天晚上,宗喀巴大殿里,正果上师端坐在蒲团上,全神贯注地为居士们讲《菩提道次第广论》,大家皆是聚精会神,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上师的法音萦绕着整个殿堂,我们都沉浸在无比殊胜的法喜中……上师讲法结束后,逐一回答弟子们的提问。其间,一位女居士拿出一款精巧的MP3,持着它靠近上师的口边,请求上师将刚才诵过的某个心咒再念诵一遍,以便自己用MP3录下来,以后再照着上师的念法持诵。上师如是念了一遍,那位居士用MP3放出来后觉得听不清楚,就要求上师再念诵一遍。上师于是又大声念了一遍,这次却是声音没有录制完整。于是女居士调好MP3,并恳求上师能否再念诵一次。上师微笑着说:“没问题啊,我就多念几遍哟。”随后上师将头微微前倾,口离MP3的麦克风接孔更近些了,又以稍缓的语速将心咒念了三遍,这回录制的效果,终于使那个居士感到心满意足了。尔后,上师又回答了其他居士的提问,还一一为他们摩顶加持。直到很晚的时候,上师才回去休息。
  第二天上午,我向正果上师作了道别,又拍了几张照片后,依依不舍地离开了观音寺,随之转车到武汉,踏上了回家的旅途。
    快两年了,观音寺雄伟壮阔的风格,还有正果上师和蔼可掬的尊容,常常在我的脑海中浮现。我一直有个心愿,那就是只要有时间,我一定还要去朝觐望山观音寺,去拜见正果上师。


3、《珍惜故往  精进未来》宗捷法师
    正果上师,是捷剃度出家的沙弥戒教授和尚,诸种密法的灌顶上师,《十三尊大威德金刚》的广大仪轨教授师,捷在多宝讲寺时,上师多次来与恩师共同修缮仪轨,同扬法化。是以能近法泽,多受诀要。一次上师与捷言及,欲寻一处建立道场,弘扬格鲁般若胜乘,彼时正好有湖北贾居士在,遂引荐至上师前,贾居士拜请上师往湖北驻锡,以建法幢。十余年,赤壁观音寺法幢高树,耗资3千余万,得受上师灌顶者数万余众,其后四川般若宗祖庭净慈寺延请上师往驻法务,许多寺庙延请上师建立法幢,上师不辞劳苦,竭力承办。不惟如此,从始至终,翻译各种密法仪轨,以期能利益汉地众生,仅《时轮金刚》诸种法轨就耗资数十万。今年冬月十七日凌晨三时于观音寺圆寂。
    捷当日赶往赤壁。上师法体端坐于大经堂中,捷展大具,顶礼11拜,祈望上师乘愿再来。肃立仰瞻上师宝相,当年音容笑貌,威德棒喝,都宛在眼前。此时方知如何是“悲欣交集”。翌日,捷敬探上师法体,犹尚拙火未散,体热如常。

    上午海信上师,心利上师法驾疾至,海信上师轻揭颜盖,与上师说,大德走得这么快呢!?大德们那种会心,捷接不住这机锋,但感受到莫大的加持,上师们的成就是那么浩荡如海。下午上师的法体已明显缩小,数位大德说,格鲁派独有的虹光身成就,此是一种成就显现。其后捷引请上师出定,生起如灌顶之觉受,深感上师的殊胜成就不可思议。请上师法体入荼毗座的时候,捷呼“师父”,上师法体一轻,如是三呼,上师法体三轻,安然入座。上师一生谨持戒行,不言神通。于最后时,神异数见,令后学信心增上,坚见修持不虚,成就可致,悲心切切能得亲炙!
    启上师法驾,入荼毗处,演法上师为上师举火,荼毗时,数显耀眼虹光。捷随大众为上师齐修不共之《上师供养法》祈祷上师乘愿再来。于《上师供》殊胜供养时,向上师法子,悟道上师呈献哈达,祝愿悟道上师继承上师法志,弘扬格鲁教法,大显般若宗乘,更加将观音寺三门鼎盛!亦是捷与悟道上师之殊胜缘起!上师会供圆满的时候,上师的灵骨也送到法堂,数位法师于清检舍利时,顶骨未华,其上俨然有藏文“的”字,此为极尊文殊大威德金刚殊胜成就的显现。大众皆仰望上师殊胜恩德,胜妙成就。
    怀念上师先辈的功德法聚,更加觉得要精进修学,为佛教做出自己应该做到的本分。2010年中,在甘肃省甘南州合作寺,再次得到赛仓仁波切内传《作明佛母灌顶》,更得到梦寐以求的《金刚瑜伽母那洛空行灌顶》,得到师尊丹增坚赞仁波切亲传《作明佛母修持仪轨》,《上师瑜伽观修教授》。更得师尊引至密坛指授殊胜供养福田。在2010年12月31日,终于接到宗教局的电话,在这一年的最后一天,新年伊始,带给我最大的喜讯,弘觉寺的《宗教活动场所许可证》正式颁发,在这新的一年,捷当砥志砺行,努力修学,不辞艰苦,发愿兴建弘觉寺,以能静法师,正果上师为法门幢相,为佛教的弘扬做出自己的贡献。

附一:
     正果上师,俗名赵文海,四川江油人,1940年7月21日生。1947年-1956年在家乡读快,1957年-1962年家乡务农,任大队会计。1964年进江油农机学校学习,结业后留校工作。1983年皈依三宝,成为圣培法师弟子,法名果智。1984年由永光大和尚剃度,于近慈寺出家,法名正果。同年11月转四川成都市龙泉区石经寺常住。1985年7月到五台山礼寂度老和为戒和尚,授此五戒,任石经寺会计。1989年,入成都昭觉寺,礼清定上师为依止师学经。1990年9月由昭觉寺介绍到四川甘孜州康定南无寺礼大吉活佛为根本师学习密教各部法相。
    1998年4月应赤壁市佛教协会之聘,来赤壁市任观音寺住持。并任赤壁市五、六、七届政协委员,省佛教协会理事、常务理事、咸宁市佛教协会常委副会长、赤壁市佛教协会二届、三届会长。
    正果法师自来赤壁市观音寺,始终坚持爱国爱教、身体力行地建道场,弘佛法。短短、十年时间,亲手建成了大雄宝殿、天王殿、大师殿、观音殿、地藏殿和寮房,铜铸5-11米佛像11尊,各殿绘制精美唐卡,堪称中南艺术珍宝。正果法师慈悲喜舍,以度化众生为己任,以弘扬弥陀教旨为终生事业,他的弟子遍布全国各地,是当今海内知名高僧。


附二:
     宗捷法师1972年出生于湖北武汉,毕业于武汉市华中师范大学。1997年春依浙江三门多宝讲寺智敏上师剃度;1998年夏依智敏上师为戒和尚受具足戒;在多宝讲寺为上师衣钵侍者,学习显密经论和修法,后随多位高僧大德学习显密教法。2006年依比丘丹增得阿阇黎法,嗣临济正宗为四十六代法脉禅人;2007年住持湖北省红安县弘觉讲寺。曾任广东四会六祖寺《禅文化大学堂》导师、湖北省红安县弘觉讲寺住持、湖北武汉灵泉寺班首等职务。宗捷法师于2017年10月12日(农历八月廿三)晚上6时因病于弘觉寺安详示寂。世寿45岁,僧腊20载、戒腊19夏。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社区

x
 楼主| 发表于 2020-3-3 18:45 | 显示全部楼层
4、《藏传佛教密宗道场观音寺》
    观音寺原名观音阁,位于湖北省赤壁市(蒲圻)区莼塘路,始建于明崇祯年间,据清同治《蒲圻县志》载:“大士阁在西门外二里大沙洲,有丈六金身,明崇祯中,邑人副使邓士亮任蜀敬造,合邑绅士建殿。大士像原系三载,竖木为心,顺治中以石易之,石高一丈余,康熙六十年重修。”据此大士阁及观音丈六金像均建竖于明崇祯年间。按原观音金像上铭文,立像时间为崇祯丙子年(公元1636年)正月。邓士亮,蒲圻城关人,明万历辛卯年(1591)举人,甲辰年(1604年)进士及第,曾两任州学正,后擢户部员外,中宪大夫升任四川马湖府事。邓士亮在任马湖府知府期间,集二十年之积蓄,令蜀地工匠铸造了一尊观音铜像,质量为九火铜,当此金像水运归蒲圻,船行至西门外大沙州,搁浅不行,乃将观音金像立于大沙州。后大沙州亦名为大士州,同时建成大士阁。数百年来,大士阁香火旺盛,成为蒲圻一大佛教道场。
    日本侵华时期,日军欲盗取中华宝物,曾用数部卡车以铁链套住尚未拉倒。1966年8月,有关领导和四清工作组指挥炸毁金像换取手扶拖拉机和高压电线等物,造成了遗憾千古的不幸事件。
    1988年春,当地佛教弟子牵头,四方善众资助,重修了观音阁,并塑鱼篮观音于正殿供奉,但是由于资金及条件不具备,重建的观音阁仍然不足以成为佛教文化的重要场所。恢复历史名胜观音寺,人们期待了三十年,1998年,正果法师来赤壁市,发心和赤壁市佛教界的四众同仁共建观音寺,两年来,一人发心而万人出力,一座巍峨殿宇屹立于陆水河滨,新建的观音寺,进入山门,第一重殿为弥勒殿,正中供奉大肚弥勒佛,只见他笑口常开,笑天下可笑之人,大肚能容,能容天下难容之事。两边供奉有四大天王。进入二重大殿,这就是观音寺主殿,大雄宝殿,一副长联分别刻两旁:
一塔指迷途,点化六道离娑婆孽海;
三桥渡苦厄,接行众生归极乐世界。
    这副对联将寺前峨石宝塔、陆水二桥、陆水三桥的人文景观与佛法融汇,意境深远,使人回味。大雄宝殿金碧辉煌,四十八大柱,两层滴水,飞角流丹,建筑面积达570平方米,是赤壁市第一大佛教殿堂。里面供奉着释迦牟尼佛、观音菩萨、文殊菩萨三尊铜佛,三尊铜佛菩萨分别高9米和8米,乃是请藏地工匠铸成。其造像工艺,庄严法像皆为汉地仅有。
    大雄宝殿两边是僚房,从中各设一殿,其左为玉佛殿,供奉从缅甸请来多尊玉佛,观音菩萨等法像供奉于此。右为密宗殿,内供诸佛菩萨及宗额巴大师等法像。
    按总体规划,观音寺还建大悲楼,其主殿供奉高达10米的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铜像,其上层将为信众供奉一千尊白度母法像。大雄宝殿之后建万佛塔。山门之外,建水上莲台观音,还建有地藏殿等建筑。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社区

x
 楼主| 发表于 2020-3-3 18:49 | 显示全部楼层
5、《依止十年感师恩》
     优婆夷弟子悟净记于三亚
     二0一一年三月
2010年末的一个傍晚,路璐师兄打来电话,告诉我们正果上师刚刚在湖北赤壁观音寺圆寂了。路璐师兄声音很低沉,我也陡然沉默了,不知该用什么话语来表达自己的心情。虽然之前听说过正果上师身体欠安,但不曾意料到上师会这样以示寂的方式来告诉我们诸行无常的道理。

一、值遇上师
    正果上师是我的皈依师和传法师,在依止老人家十年来,我能听闻正法、得受灌顶、亲见大德,学习佛教教理与修行仪轨,接受佛法熏陶,皆因老人家缘起,我十分感念老人家的恩德。
    第一次见到正果上师是在2000年初夏的一个傍晚,我和我家先生一同在南山功德基金会副秘书长胡胜(出家后的悟觉师)引领下,前往三亚丹州小区的南山职工宿舍拜见一位出家师父。在此之前,我从未正式接触过出家师父,对佛法的了解也仅限于中学历史书上关于释伽牟尼佛的简单介绍。我生于海南、长于海南,海南盛行的是道教,海南人大都只信鬼神,因此,我从小只知道要拜祖宗,不知道还有那么多比自家祖宗更能护佑自己的神,也分不清菩萨和神的区别。
    在一个简陋的客厅里,我们见到了那位师父,老人家穿着黄色的僧衣、僧鞋,神态比普通的老人更和蔼率真,说话语速很快,而且带有浓重的四川口音,我只能听懂百分之一二十。我家先生和胡胜师兄围坐在老人家身边,一边听他说话一边不时地提问,我则自觉地坐在更远处,因为我是一个纯粹的门外汉,他们谈论的佛法我听不懂,也没有问题要问。过了好一会,他们之间的问答停了下来,老人家转向我,微笑问我学佛的情况,我不好意思地自我介绍仅仅看过一本《佛经故事》,做过一次与佛有关的梦,并向老人家请教此梦的寓意。老人家称许地说,这个梦境说明我与佛有缘,鼓励我应该发心学佛。
    说话间,不断有人前来,我家先生告诉我,师父要为大家灌顶,但由于我们之中很多人还没皈依,所以,在灌顶前还要先受皈依。于是我们在场近三分之一的人跪在上师面前,跟着老人家念了皈依偈,然后大家一起接受了灌顶。
    对我来说,那天晚上的过程是懵懵懂懂的,我只知道,从那天开始,我有了一个学佛的师父和一群共同学佛的师兄,成为了一个“居士”。

二、   初学持咒
    皈依仪式后不到一个月,我和胡胜、叶松林几位师兄以及我家先生,一同到湖北赤壁观音寺亲近师父,几位师兄都已皈依三宝多年,在佛法修学方面个个堪为我的老师,一路上,他们一直不停地交流着学佛心得,使我得于旁听学习,了解自己已皈依的信仰。原来,佛法对人的作用并非仅止于庇护安全,而是教人解脱、出离生死以得到究竟,我们的教主释伽牟尼佛为了对治世人的八万四千种烦恼,传授了八万四千种修行法门。也就是说,不管是什么样的人,只要你想学佛法,都能找到适合自己的学习方法。师兄们还告诉我,我们将要去亲近的师父,是到藏地修学密法后回到汉地传法的上师,可不是一般的出家师父。哦,原来,学佛的人并不是个个都有很好的基础,象我这样的“菜鸟”也是有的,我们的师父也不是一般的师父,我还是很幸运的。
    观音寺在湖北的赤壁,是上师从藏地回来后,发心修建的。庙里的出家人除正果上师外还有悟通师、悟修师、悟道师,他们都是上师的弟子,对人都很和气,见面时都双手合十、口称“某某居士”,说话时必以“阿弥陀佛”开头。
    寺庙刚刚开建,除了一排简易僧房,就只完成了一座观音殿的土木工程部分,土石木料等杂乱堆在建筑用地上,旁边就紧挨着民房和村道,我说,这里又没有围墙,这些材料这样放能安全吗?旁边的居士说,寺庙的东西丢不了,前几天有个跑船的偷了我们一堆木头,但过了几天就给送回来了,他们说放木头的船头晚上总看到有鬼影。“哪里是鬼嘛,是护法在吓他呢!”胡胜师兄说。对于这一点,后来我学习了解到,佛教里不仅只有佛,还有菩萨,有护法,佛和菩萨慈悲众生,有求必应,只教人遵循因果,修行以出离,但有些世间护法还是有脾气的,如果有人对佛菩萨乃至佛像、经书、法器等不恭敬,世间护法是会惩诫的。而寺庙的财物来自于众生的供养,只有出家人可使用,在家人是不可以使用或侵占的,很多寺庙里的警示“常住一粒米,大如须弥山”就是告诉我们要特别注意不要因失察而犯下侵占、浪费寺庙财物的过失。
    见到正果上师,大家都一一跪拜磕头。我家先生告诉我,无论在藏地还是在汉地,金刚上师都具有极其尊崇的地位,所以每个人见到上师,都要磕头顶礼的。修建中的观音寺条件很简陋,即便在当时的三伏天里,也没有水洗澡,只能刷牙,润湿毛巾擦个脸,厕所也是我从没见过的旱厕。尽管条件简陋,但在寺庙里忙活的每个人都很快乐,干劲十足。我虽没有在寺庙住过,但还吃得惯素斋,饭量比在家时还增加了一倍,心情也格外放松,好像出了笼子的小鸟,自由自在。
    在寺庙住了约三天,我们就离开了,走之前,我家先生教我向上师求了一个白度母咒。上师说,白度母是藏传佛教里的一个菩萨,女性修持容易起感应,所以藏地的妇女多修度母法门,修这个法,能得护佑,且会让修持的女子美丽、幸福。上师说:你先念个十万遍吧,记得我当时跟上师应诺:好,我争取三年内念完。可话一出口,就被旁边的胡胜师兄打断了。他说,你念一年吧,要是这十万遍你也要三年才念完,那你这一辈子也念不了几个咒啊。
    后来我才知道,在藏地,十万遍是最小的基础数字,随便找个小孩子,都念过几十万遍的佛号或咒语。而我却把这个十万遍,当做一个多大的工程来计划、实施,后来为了完成这十万遍白度母咒的念颂,我也确实经过了不知多少折腾,可见我学佛之初的决心是多么小而又小,学佛的重要性和紧迫性并没有被我充分认识。
    回到三亚,我开始了持咒,我专门从观音寺请了一串念珠用于计数。每天晚饭后,我安排30至60分钟空余时间来念咒,坐在一个相对安静的地方,一边口里念着度母咒,一边拨动手上的念珠计数。心情好、精神足的时候,一千遍很快就过去了,完成了任务,自己心里也很有成就感,觉得十万遍胜利在望。可一遇到当天不顺利,心情不好的时候,持咒就特别慢,人坐在那里,口里念着咒,手上拨着念珠,心里却在翻江倒海,白天不高兴的事情反反复复地重现,自己不停地和这些情绪做斗争,心总是集中不到咒上来,有时甚至联想起数天前、数年前相关联的人和事,不快的心情如滚雪球似的越滚越大,以至坐立不安,最后不得不草草结束功课。这样的情况下,自己只好把任务减半、三分之一,甚至少到100遍、18遍、7遍,终于有一天,连拿起念珠的力量都没有了,持咒干脆中断。
    胡胜师兄说过,持咒最好不要中断,断了,效果也就不好了。所以第一次中断的时候,我很是懊丧,自己当然也很自责,反复给自己打气之后,很快又开始了新的一轮。无奈自己的性情太顽劣,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又中断了。如此反反复复,持咒的时间长的大概能坚持半年多,短的只有一两个月,将近四年过去,把前前后后念颂的数量加起来,才勉强过了10万遍,唉,持咒怎么就这么难,为什么念咒的时候非要想那么多事呢?持咒,在那几年间成了我最大的难题,我不但不敢轻易重新开始新一轮十万遍,而且不敢向人提起,怕被其它的师兄笑话,尤其怕上师怪罪。

三、   拜谒大德
    依止上师的前几年,上师每次来海南传法,弟子们都会安排几天请老人家到处走走看看,每每这个时候,上师就会想到他的上师——四川康定南无寺大吉佛爷,他总在赞叹风景美丽、气候适宜之余发出感慨:这么好的地方,要是让我的上师也来看看就好了。老人家多次发愿,要迎请佛爷来到海南,一来让佛爷能看到海南这样暖风和熙的好地方,二来也让海南众多的学佛弟子得于亲见佛爷的威仪。
    上师的愿望果然促成了,他先后迎请了青海黄南州隆务寺夏日仓活佛和四川康定南无寺大吉佛爷前来海南。2004年仲夏,青海黄南州隆务寺夏日仓活佛一行四人,在海南先后停留一周说法灌顶,夏日仓活佛是青年出家的,出家前曾上过汉语学校,汉文很流利,所以在为海南弟子们说法传法时非常活泼无碍,他虽然年轻,性情活泼,却很包容慈和,不管回答什么问题,总是很轻松地微笑着,使每个提问的人都很愉快。随活佛前来的经师也能用汉文与我们交流,经师非常严谨谦逊,学问很高深,看着就像一部厚厚的经书。在三亚的几天中,活佛为大家传授了观音法,一年后,汉地20多个弟子又在上师的带领下,前往青海黄南州隆务大草原参加了活佛参与传授的时轮金刚灌顶,与活佛之间可谓法缘深厚。
    2010年,年近90高龄的大吉佛爷终于应上师们殷切迎请来到海南。之前海南弟子中已有不少人见过活佛,我只是见过照片,听上师说过佛爷不可思议的殊胜身世:出生三天即开口说话,三岁就吵着要回自己家,最后母亲被他拽着出门“回家”找到南无寺,寺庙管家不敢确信是前世的佛爷回来了,故意拿出一大串钥匙让他去开自己前世的房门,而他迅速准确地找到了自己前世房门的那一把钥匙……上师每次说到他的上师时,神态特别恭敬向往,对佛爷的教导特别信服,提起来俨然就是如佛所说,使我们每一个没有见过佛爷的人都心生好奇:佛爷到底是个什么样的高人啊,令上师如此信仰?
    2010年4月,大吉佛爷经海口到了三亚,海口约有几十个在家弟子追随着佛爷来到三亚,我们三亚的弟子被安排跟大家一起去拜谒。在一个小客厅时,我见到了我此生见过的最相好庄严的修行人——90多岁高龄的佛爷面如满月,脸色像少儿那样白净透明而红润;佛爷的神态高贵而优雅,象皇太子,又比皇太子更高贵无染;象天仙,又比天仙更慈和亲近、无论对谁都毫无分别,每个人在佛爷面前跪倒的时候,佛爷都慈爱仔细地一一念咒加持。他眼中透出的是慈和、亲切、柔软、友爱,是一切我能体味得到的和说不出的美好而阳光的情感……那个时刻,我忽然理解了当年阿难尊者为什么会因为佛的三十二种相好而随佛出家修行,在佛爷面前匍匐顶礼的时候,我的心的确是如此驯服。
    听同行的师父们说,即使在藏地,佛爷也不轻易见人会客的,这次来海南见到了那么多人,是破天荒的一次,估计以后这样的机会也很难再有了,如果不是上师们一再发心迎请,海南的弟子也不可能这么缘份具足,亲见大德。我们的确应该感谢上师老人家对他上师的一番信心,感谢他老人家对我们在家弟子的慈悲喜舍!
    而在大吉佛爷和夏日仓活佛面前,上师比我们还要恭敬,像个小学生,低着头,专心听佛爷说话,关切佛爷的一言一行。我曾听我家先生说过,当年米拉日巴尊者对他的上师是何等恭敬,上师叫他干什么苦活他就干什么,从无怨言,也就因为这样的恭敬,米拉日巴尊者最后得到上师的无二教导,获得成就。藏传佛教要求弟子必须对师父有不共的信心,因为这样的信心决定了师父对弟子的加持力,这种加持力直接影响着弟子的修行,如果每一个弟子都能对自己的上师深具信心,对上师所传的佛法深具信心,修行起来当然会更顺利。这样的信心和敬仰也是需要修持的,并非一朝一夕之功。上师对大吉佛爷的信心如此不共,也是他老人家修持来的结果,这一点,是我们这些在家弟子学佛最好的身教。


 楼主| 发表于 2020-3-3 18:51 | 显示全部楼层
四、   领受灌顶
        从上师成为我们的皈依师到老人家圆寂的十年间,我先后多次参加过老人家主持的灌顶,并在他的带领下参加过藏地活佛的灌顶。
    最早的那次灌顶就是第一次见到上师的2000年初夏,当时我还从没参加过灌顶,所以自以为是地从字面上理解,以为灌顶就是师父拿净水从每个人的头顶灌浇下去,法或某种力量得于从中进入弟子体内,所以当晚灌顶结束时,我还有点纳闷怎么没有这一环节。第二次参加灌顶是在湖北赤壁观音寺,那次灌的是大威德金刚法,记得第一天上师先进行了预灌,然后发给每个人一根吉祥草,让大家当晚回去把此草置于睡席下,看看夜里会做什么梦,如果做的是情景太恐怖的恶梦,则说明与此法缘份不好,最好不参加正式的灌顶了,幸好那次我们海南去的弟子全部通过,成为了金刚道友。上师为我们灌顶说法的时候,戴上了格鲁巴的黄帽子,法相威严,坐在下面仰望,我心里敬畏地观想,上师的上师的上师……乃至宗咯巴大师当年也是这样子传法的吧。
       2001年秋在海口叶松林师兄家里进行的灌顶是海南本地弟子参加人数最多的,海口、三亚、儋州、定安、万宁等市县都有弟子前来,也是上师为我们主灌,此次同来的胡胜师兄已经正式剃度出家了,成了今日颇具藏地喇嘛威仪的悟觉师父。我和我家先生及女儿一家三口都参加了。因为第二天有非常紧急的事情,所以参加完预灌之后,我们想早点赶回三亚。悟觉师父知道后劝我们继续留下来参加大白伞盖法灌顶,悟觉师父打趣说:大白伞盖非常殊胜,不是轻易可以获得的,这就好比是师父给的一大笔财富,结果你还不要,那多遗憾啊!因为悟觉师父的劝留,我们留下参加了第二天的灌顶,谁知当晚的梦境中,我们都梦到捡到了很多钱,第二天说出来给上师听,在旁边的师兄们都哈哈大笑。
    最辛苦也最难忘的一次灌顶要算在青海黄南州草原上参加的时轮金刚灌顶了,那是上师慈悲心促成的。2005年7月初,上师打来电话说,青海赛仓活佛主持的时轮金刚灌顶就要举行,这是非常难得的一次法会,经他老人家恳请,活佛准许上师带汉地的弟子们参加。我家女儿已在西安读大学,先生因为工作忙不能抽身,我就幸运地前往参加了。
    我从三亚乘机直抵西宁,在取行李时遇到了海口的师兄王晓丽(出家后的悟悦师),在西宁的旅馆里又见到了我们又一位教授师正能师父。后来又陆续见到了悟道师、戒了师,以及正能师父的弟子比丘尼济堂师、弘果师、清普师,还有从广东来的上师的另一个俗家弟子阿彪师兄,从天南海北齐聚来的师兄们围坐在上师身边说起此次的日程安排,都特别感慨机会难得,因缘难得。
       我们在西宁休息了一晚,第二天就在上师的带领下乘一辆面包车往青海腹地进发,一路上,师徒一行谈笑风生,颇有西行取经的味道。清净无染的青藏高原空旷高远,一条光明大路通向前方,路边的草地上时不时有人趴着忙活什么,王晓丽师兄开玩笑说:“阿彪,那边有人在捡冬虫夏草呢,要不你也去捡一点”。半天的山路走完,我们到了黄南州的隆务。我们曾在三亚拜谒过的夏日仓活佛就是这里隆务寺的活佛,第三天我们还在上师的带领下前往亲近拜谒,我还以为灌顶就在这里举行,没想到,目的地还在高原深处,离同仁还有几百公里。
      我们住的藏民家,其实就是夏日仓活佛经师的哥哥家,藏地出家人都是由家里人供养,所以和家里的关系会一直很紧密,住在哥哥家里就是经师直接安排的结果。经师的哥哥是当地乡政府的干部,家里收拾得很干净,房里有佛堂,宽整的院子中央有水泵,水泵旁就是鲜花盛放的花圃,长着向日葵那么高大的花朵鲜艳娇嫩,让人常常疑惑这里不是缺水的青藏高原而是江南水乡。经师哥哥家的院落里有四进房子,他和家人住一进,其余三进就让我们一行人住。后来我们才知道,能住在条件这样好的房子里,全是沾了上师的光,因为上师经常来此求法,与活佛的经师关系非常亲密,也曾多次到经师的哥哥家住宿,所以,我们是走在上师开辟出来的一条通途上了。
      在经师的哥哥家,我和几位比丘尼同居一室,相处得非常愉快,她们持戒很严,待人却非常谦和。正在五台山普寿寺学习的四川弘果师过午不食,但总是劝我多吃东西御寒,四川大邑的济堂师年纪比我大不了几岁,却总是笑眯眯地和蔼可亲,对我慈爱得象长辈。晚上大家围坐闲话时,我会很好奇地问师父们在寺庙里的生活,也毫不设防地向她们倾述工作、生活当中的不顺心;她们则会告诉我出家学法的点滴,虽然听说比丘尼要守的戒较比丘的要多得多,但从她们身上,我看不到因此带来的束缚感,只感受到出世间修行的快乐和单纯。
      第三天晚上,我就和三个比丘尼分开住了,即使到了高原上,因为帐篷太少、所有女众同居一个帐篷时,也要在帐篷中专门为三个比丘尼围出一块独立的空间来,吃饭时,她们坐一处,我们坐一处,严格遵循“在家人不得与出家人同居超过三天”的佛律。
      这一次,随上师前来的在家出家弟子共有20多人,分别来自湖北、四川、广东、海南。第四天人都到齐后,我们分乘几辆车,又开始了颠簸的行进。我们从大路走到小路,从平地走到高原,经过峡谷、河流、溪涧,不过经过了多少村寨。手机信号越来越弱,路边的房子越来越少,路上同行的人却越来越多、越来越集中。漫漫的队伍中,有门窗紧闭、疾驰而过的高档越野车,有破旧不堪、挤满牧民的各式拖拉机,还有崭新的、载着一家几口的摩托车,不用说,大家都是去参加灌顶法会的。
      这样的盛况,之前我在任何地方都没有见到过,当地人学佛的热情是多么高涨,而我们从遥遥万里之外赶来参加又是多么不容易,为了让我们汉地的弟子们得能到这样的机会,上师多么费心!想到这里,我既感动又兴奋,热血沸腾。走了整整一天的山路,傍晚时分我们到了一个人烟稀少的空旷草原上,因为高原反应,我头痛欲裂,帐篷还没搭好就躺倒了。
    第二天醒来,我看清了这个将要举行神圣仪式的地方,这是一个高原上的平地,海拨约有4000多米,四面环山,山顶上积雪皑皑,一条清澈的河流从山谷中徐徐流淌而来,这是山上融化的雪水,碰触冰凉,饮之甘甜。大大小小的成千上万个帐蓬,就分散在这方圆几公里的高原平地上,来自四面八方的人们开始取水做饭,旁边的土坡上,一位穿着藏红色僧袍的女喇嘛在唱着音调特别高的藏歌,略通藏语的正能师父说,她在唱颂活佛。
      吃过早餐,人们聚集到草原中央最大的一顶黄色帐蓬前面,据说前来参加法会的信众达十二万人之多,有很多汉人,但更多的是藏民,每个人都满脸虔敬地,等待着那个神圣的仪式开始。第一天,是赛仓活佛为大家开示,讲解时轮金刚法的殊胜,因为说的是藏文,我一句也听不懂,只能拼命地盯着远处活佛的身影竖起耳朵,希望能捕捉到一二个像咒语那样的词句,好牢牢地记在心里。第二天是预灌,活佛仍在前面进行了一番开示,还给每个人发了一张汉藏双语册页,解释时轮金刚法,虽然解释得不多,但我们汉地来的人个个如获至宝,随上师一起学习过后,回到帐蓬还翻来覆去地看,这要是懂点藏语多好啊!
      在灌顶仪式之余,正果上师时不时走到我们的帐蓬来,询问大家的身体状况,饭前饭后给大家开示,讲解此次灌顶的殊胜难得,以及需要注意的细节。饭后,正能师父会带着我们在周边散散步,正果上师还特意安排悟道师、戒了师给大家打好金刚结,以待灌顶仪式中得到加持后发给每个人。这种金刚结特别难打,悟道师为大家忙碌了二个晚上,直到现在,我的车头还挂着那个悟道师打成、活佛加持过的金刚结。
      高原缺氧,水烧不到一百摄氏度,所以开水和饭食都得用高压锅来煮,因为人太多,开水和饭食的供应量都很大,火堆旁就总得有人坐在那里不停忙碌,一会要洗锅、一会要洗米,时不时还得到河边去提水。因为都不是当地人,大家都不适应这个气候和地势,我们走路稍快一点都会胸闷气短,更别提要干活提重物了,所以,在那几天里,即便是做一点小事,也是很不容易的,诸如此类的后勤工作就大量地压到了湖北的周师兄身上。周师兄真是个热心人,也是上师最能干的几个在家弟子之一,青海法会一行,她基本上起到了一个大管家的作用,稍稍有点什么事,上师第一个就喊“周居士、周居士”
      到高原的第三天就进行正式的灌顶了,听师兄们说,70多岁的赛仓活佛为了当天的灌顶,夜里四点钟就起床念咒,早上七点多钟才念完,活佛这么做,是身体力行地给大家做一个表率吧,让大家对法更珍惜,今后修行也要这样认真刻苦。
      正式的灌顶开始了,我们一行人坐在一排,上师和几位出家师父则被请到前面出家人的方队里,10万多人的大队伍围成里外几大圈,最远的那圈离活佛都有近半公里远。为了让参加灌顶的人都能听得到活佛说法,这里已经事先安上了几十个大喇叭,活佛说法的声音通过喇叭,在空旷的高原上传得更远了。
      昨夜刚飘过雪的高原上,太阳渐渐升高,人们坐在四面受风的大草原上,一边裹着厚厚的羽绒服,一边晒着热辣的阳光,不少人脸上的皮都开始曝裂、脱落,从侧面看,尚未掉脱的死皮一片一片翘起,像晒瓦场上的瓦片,旁人看着都觉得疼痛。但队伍中没有人因此而叫苦,更没有中途退出的,每个人都实实地坐在那里,认认真真完成一个又一个程序,洒净水、饮甘露、品乳酪……,约四五个小时过去,跟着活佛念完时轮金刚的心咒,殊胜的灌顶仪式结束了,所有的人葡伏在地,感念活佛传法的功德,确信已经得到了大收获。
      时间已到了下午两点,因为第二天是中秋节,上师决定带我们赶回隆务过节,于是大家马不停蹄地拆帐蓬,收拾行装往回赶。车走得很快,天越来越冷,风越吹越大,坐在临时租来的没有棚子的拖拉机上,大家只能尽量挤近点取暖,一路上,上师一言不发、脸色凝重,不知在担忧什么,到同仁后他才冒出一句:“唉呀,刚才在草原上的那段路真太烂喽,车子又那么破,走得歪歪扭扭的,我真担心路上万一出点啥子事。”唉,老人家真为我们操心。
    回到隆务,我因在草原上受了风寒,背部抽痛,整晚不能入睡,躺在床上,片刻也不得安宁,不是左边在抽,就是右边在痛,感觉明明是胳膊的问题,但调整好胳膊的姿势脚又不对劲了,浑身的筋就象被人用线扯着,随时都会引起疼痛。看到我的病痛,上师也很着急,在隆务时请经师的哥哥带我去当地的藏医院看病,回到成都昭觉寺办理事务时,听寺庙的方丈演法大和尚提到附近一位老中医针炙技术很好,又带着我找到这位老中医的诊所里针炙治疗。而他老人家自己都顾不得休息,慈悲照拂真让我既感动又不安。

 楼主| 发表于 2020-3-3 18:53 | 显示全部楼层
五、   感念上师
    上师示寂了,老人家在湖北赤壁发心修建的观音寺现在已经香火旺盛,继续为众生开启出离苦道的法门。老人家辛苦修建又曾遭汶川地震毁损、现已由正能师父续建的四川绵竹无隐寺(下寺)已初具规模,不日将成为一个传法与修学的好道场。
    对我这样一个初学入门者而言,上师的恩德是何等巨大!
——如果没有他老人家为我做皈依、说法,带我进到释迦学堂,生长在海南佛教边地的我和众多海南籍弟子至今不知佛法为何,也不可能会思索自己此生真正的意义和方向。当年我初学佛法时,我的家人颇有看法,而现在他们也开始亲近佛法,我的母亲还念颂过六字大明咒,他们心里播洒的佛种子也都来自于上师。
——如果不是上师不辞劳苦为我们迎请来佛像,为我们装藏开光,我们不能亲手敬香供水,惭愧的是这样简单的敬供我们至今不能保持,常因怠惰而忘失。
——如果不是上师教我持咒,我不可能在那几年里尝试静坐下来打理自己狂乱的心绪,不会在一次次的持咒中断中看到自己的不足。
——如果不是上师多次为我们灌顶传法,我更不可能与那么多殊胜的法门结缘,不会领会到佛法无边的真实意义,不会迈开虽然步履蹒跚但却真实经历的念颂第一步。
——如果不是上师发心迎请,我们远在天涯海角的在家弟子更无法亲见如此殊胜的大德大吉佛爷和夏日仓活佛,不会确知修行的可信功德。
    因为上师的引领,我不但进入法门,还因此先后得到多位出家师父的教授。2002年,我家先生在四川工作了一年,我几次到成都与先生聚会时,得于亲近上师的一位同门师兄正能师父,正能师父从小出家,精通教理,且善于教导弟子。在近慈寺,正能师父多次为我善巧说法、讲授修学次第。上师的弟子中还有悟修师、悟觉师、悟道师、弘果师、济堂师等,他们或精进修行、或一心求道、或性情坚忍、或持戒严谨、或慈悲柔和,都在向我示现着修行的种种德相!
2005年我在工作中偶遇一位台湾比丘尼,她也教导过我如何持咒,她说,初学持咒者不能一下子要求太高,只要能够坚持不中断就是在进步了。她教我从一个固定的数字开始,或7遍,或18遍、33遍,每天坚持念够这个数,实践一段时间觉得不负担后再往上增加,加多加少也不勉强,全看自己的承受能力,哪怕三到五次也行,但加了就坚决不要减。“能不减少就是进步”这句话给我的鼓励很大,几年之后,当我再一次下定决心开始打坐持咒时,我就是按照这位比丘尼说的去做的,不勉强、不贪多,努力做到不后退。
    十年来,上师来去匆匆、奔走不歇、不知疲倦地往来于四川、湖北、海南、辽宁、上海、广东等地,为利益众生而辛劳的一点一滴无不在我们心中留下印象——学佛,重在力行!人生苦短,修行必须猛利。在上师的引导下,我们海南的弟子先后有三位(悟觉师、悟妙师、悟悦师)发心出家,每一次听到有人舍却世间法,乐为众生福田僧时,我的心里都会产生深深的震动。末法时代,还有这么多人发心,我们每一个学佛的人都应该反思自己的决心和行为。
    回忆依止正果上师这十年来的学佛经历,我反复思忖:为什么我会遇到上师并愿意跟随他老人家学习,那是因为我曾经工作压力巨大、心情烦躁因而要寻求心的安宁快乐;为什么我会压力巨大心情烦躁,那是因为我太想得到各种各样的成功;为什么我想得到成功,那是因为我不了解人生假有、四大本空,因而执着追求世间的名和利;而上师引领我进入佛门,为我灌顶说法,让我看到佛法修行的方法和力量,慢慢建立自己学佛的信念,逐渐修正自己人生的方向。
    上师已经示寂,“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不管上师曾经教给我多么殊胜的佛法,如果我不行动不用功,终究是入宝山而空回。虽然现在的我仍会贪恋世俗中的种种成功,时刻忘不了自以为曾经拥有的一切一切,但我理应确信:上师引领我进入的佛法之门充满光明!我应以上师教我念颂过多次的四宏誓愿来自勉,并努力践行佛法上的闻、思、修,这样才是对上师恩德最好的感念——
众生无边誓愿度
烦恼无尽誓愿断
法门无量誓愿学
佛道无上誓愿成

发表于 2020-3-8 13:4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章,无缘得见大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社区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格鲁教法集成

GMT+8, 2020-3-30 14:44 , Processed in 0.159427 second(s), 1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