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鲁修学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598|回复: 169

欧阳竟无与印光大师和法尊法师的那些事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8-21 14: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先说印光大师与欧阳竟无

如果稍微读点书,了解前因后果,就知道印光大师在《复李觐丹居士书》中批评欧阳竟无的主要原因,是梁启超说《大乘起信论》为中国人所造,而梁是师承于欧阳竟无,所以认为欧阳竟无是“魔头”。(印光大师:《起信论》之伪,非倡于梁任公。乃任公承欧阳竟无之魔说)

但实际上《起信论》为中国人所作这个观点,在欧阳竟无之前就有日本人论证过(论证的其实很详细,因为相关考证的重要文献都有存于日本),所以这不是欧阳竟无的发明。

另外梁启超是在读了日本人的书以后,认为是陈、梁间中国人的著作,所以非常高兴,他觉得中国也有人能够写出这么了不起的论,是应该值得去说明的,所以翻译出了日本著作的一部分,然后刊印了《大乘起信论考证》。印光大师有知道这个事情,就认为这是在否定《大乘起信论》,同时连带着认为是欧阳竟无的教授,其实完全是一个误会。

说《大乘起信论》为中国人所造,并不是在否定这部论,更不是在表达大乘非佛说,这只是对一部论的作者加以考证而已,如果看了梁启超的《大乘起信论考证》,或者后来吕澄的《大乘起信论考证》,就会明白其中的来龙去脉。

我们先不论他们的观点是否正确,我想问的是:凡是对某篇经论的出处有质疑,就是魔头吗?

我们知道多数小乘弟子一直否定大乘佛法,对大乘经典是不承认的,而龙树、无著菩萨等都有反驳,玄奘大师亦有《制恶见论》,批驳持此观点的小乘论师,但是龙树、无著和玄奘大师有将声闻弟子视为“魔头”或者“魔子魔孙”吗?

既然是格鲁派,那么请问自宗大师以下,有谁敢说不承认大乘经典的声闻弟子是“魔头”的呢?如果那些完全否定大乘是佛说的声闻弟子,都不能将其视为“魔头”,而欧阳竟无以及梁启超、吕澄他们秉承大乘唯识一系,只是质疑了几部经论的出处,就是“魔头”了?这是什么道理呢?

欧阳竟无在民国时期获得当代知识份子的高度赞誉,章太炎对其极度推崇,梁漱溟称其为“佛学第一人”,梁启超、熊十力、汤用彤等国学大师对其执弟子礼,民国时期佛教振兴,僧团中,当推太虚大师主持之武昌佛学院,居士中,则凭欧阳竟无创办的支那内学院,这是不争的事实。

民国四大高僧,除了印光大师之外,还有虚云老和尚、太虚大师和弘一大师,很多人只看见印光大师对欧阳竟无有所批判,是否知道虚云老和尚和太虚大师对欧阳竟无的评价呢?

《虚云和尚年谱》中有这样一段记载:“已岁暮矣,适欧阳竟无与吕秋逸居士到滇,为‘支那法学苑’筹经费,同住圆通寺,请伊讲《摄大乘论》,在昆明度岁。”我请问虚云老和尚会请一个否定大乘的“魔头”,来讲《摄大乘论》么?这也太可笑了吧。

太虚大师虽然和欧阳竟无在佛法中有很多不同意见,但欧阳竟无去世后,太虚大师在其挽联中是这样写的:

胜军论后有斯文,公已追踪先觉;
石埭门中空上座,我尤孤掌增哀。

第一句中的胜军大家都知道吧,玄奘大师在印度最重要的两个老师之一,另外一个是戒贤论师,太虚大师将欧阳竟无比作胜军居士,可见对其佛法水平之推崇。另外,别再说白衣不能说法了,玄奘法师也是听闻白衣说法的。

“石埭门中”说的是欧阳竟无的师父,被称为“近代佛学复兴之父”的杨仁山居士,因其是安徽石埭县人,门人弟子即称“石埭门中”。由于太虚大师早年也曾就学于杨仁山居士门下,与欧阳竟无有同门之谊,所以太虚大师在挽联中说:“石埭门中”的上座大弟子没有了,剩下我孤掌难鸣,徒增哀叹!这体现了太虚大师对于欧阳竟无的无比尊敬与杨赞。顺便说一句,太虚大师也是法尊法师的师父,算来欧阳竟无是法尊法师的师伯,其中渊源,恐少有人知。

以上是史实,可以自己去查。我们不能因为印光大师对欧阳竟无的批评,就抹杀了欧阳竟无对佛法做出的所有贡献。民国四大高僧中,太虚大师和虚云老和尚相对于印光大师来说,应该不会差到哪里去吧,他们对欧阳竟无的态度,难道就完全可以忽略不计么?

哪怕不提这二位,仅仅是杨仁山居士托付金陵刻经处于欧阳竟无,就足以说明了对其的信任,而杨仁山居士是清末中国佛教复兴的关键人物,也是唯识宗复兴的传播者,其弟子除了上面谈到的太虚大师,还有谭嗣同、章太炎、梅光羲、李翊灼等,这些人哪一位不是公认的大师和大家?这些人都与“魔头”是同门,而且这个“魔头”还继承了先师的传承,且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批判?这可能吗?

再看一下欧阳竟无门下弟子:吕澄、王恩洋、黄忏华、熊十力、巨赞法师、梁漱溟、汤用彤、梁启超。这些人随便一个出来,后面都可以加上一个大师的称号,难道他们都跟了一个“魔头”在学习么?

学习佛法最关键是理性,“依法不依人”这是佛说,我们不能盲目崇拜,更不能偏听偏信,一叶障目,动辄就拿出个某某大师说,自己却全不知道所以然,这种执一非余,只能是障碍了自己的进步和深入的机缘,而相应的宣讲则还会误了别人的慧命,乃至落下个谤法陷人的恶业而不自知。

再说法尊法师与欧阳竟无

法尊法师与欧阳竟无的辩论是一段公案,起因是支那内院出版的《法相大辞典》前面有欧阳竟无的一篇叙,这篇叙中批评了法尊法师由藏译汉的《辩法法性论》,其中观点与玄奘译的《辩中边论》有出入。欧阳竟无崇唯识,对于《辩中边论》非常重视,但是由法尊法师译且同是弥勒菩萨造的《辩法法性论》,其观点在他看来与玄奘译的《辩中边论》相左,出于护法心切,所以言辞过激,其实法尊法师回复的【驳欧阳渐《 法相大辞典.序》】中的很多过激的话,也都是欧阳竟无在那篇序中写给法尊法师的。

我们看一下,欧阳竟无是怎么批法尊法师的:
“新贵少年(法尊)译弥勒《辨法法性论》,以实无而现为虚妄,以无义唯计为分别,此可谓弥勒学乎?弥勒《辨中边论》明明说虚妄分别有,明明说非实有全无,其言无者无二也,其言有者妄中有空空中有妄也;而彼但以二取名言之现实无唯计以尽概乎虚妄分别之义。两译并存,是为以一嗣尊,二三其德,去奘留今,则一切奘译俱不必存,而何瑜伽法相辞典之作。呜呼!向唯稗贾于名场,今则猖狂于法苑,侮圣言,凌先哲,淹众明,是可忍也,彼何人哉。”
──内院杂刊《法相辞典·叙》──

我想请问,当事人的那个时候,欧阳竟无已经名满天下了,而法尊法师才是一个刚出道的“新贵少年”,如果那个时候所有人都相信欧阳竟无的话,那我们现在还能看到法尊法师及其著作吗?反过来也是一样,我们会因为法尊法师对欧阳竟无的驳斥,就能够否定欧阳竟无先生所做的一切么?

其实那个时候的人言语过激是可以谅解的。试想你身处民国时代,国难当头,佛教危急存亡,个人悲愤之中又看到后辈新学翻译的论著与自己所学有所出入。情急之下,伤人之语脱口而出,也是常情。反过来,法尊法师的回复也很犀利,刀刀见血,太虚门下无弱子。

不过别忘了,欧阳竟无是太虚大师的师兄,而太虚大师是法尊法师的老师,法尊法师翻译的《辩法法性论》还由太虚大师润正文义,也就是说他们之间的辩论实际上是自家人在吵架。正所谓神仙打架,小鬼遭殃,后面的学人站在自宗立场,往往会认为自己这边的前辈大师说的才是正确的,而对方都是坏人,全然不知史实上还有这些经过,这是自己的无知,旁人往往看得清,而自己如果不去学习了解,是永远也不知道的,这就算是可悲了。

深入法义且对民国佛教史熟悉的人,其实不但看得清这些表面的争论,更能够知悉双方辩论的教理差异,并从不同角度来理解他们。限于篇幅和个人能力,我无法从教理上展开研讨双方的论述,但我可以告诉大家:

法尊法师回欧阳竟无的这篇【驳欧阳渐《 法相大辞典.序》】,曾寄当时佛教刊物《海潮音》刊发,而欧阳竟无后来又出了一篇《辨虚妄分别》,还是谈这两部译著之间的差别,同时说法尊法师缺乏阅读中国典籍,而翻译藏文,是有问题的。
再后来法尊法师又写了一篇【驳欧阳渐辩虚妄分别-即再驳《法相词典.叙》】,用因明范式予以破斥,同时随文而破欧阳竟无在《辨虚妄分别》中的观点。
最后,欧阳竟无以及其弟子也应看了法尊法师的再回复,但他们没有再回复了,我想应该是理解了双方的不同观点,或者还有坚持但没有必要再辩了。

以上,也许并非是历史全貌,但所传递的信息,已经比盲人摸象要好多了吧,希望有识之士能够从中获益,不盲从不偏听,去自己了解探索真实的过去和未来。
最后,用欧阳竟无先生的一首诗作为结尾,以凭吊那个时代以及时代先驱们:

飒飒西风撼破棂
潇潇寒雨湿空庭
更深寂寞欧阳子
穷老苍茫一卷经
发表于 2019-8-22 19:38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有意思的话题。
法意的辨析、历史考证等均不能视为“诽谤他宗”,这种上纲上线的做法实在危险。
回复 支持 2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23 18:43 | 显示全部楼层
般若净土123 发表于 2019-8-23 18:28
跟你说了印光大师忙于回答网友的提问。

没时间反驳,倒有时间写信给别人说欧阳先生是魔王?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23 18:08 | 显示全部楼层
般若净土123 发表于 2019-8-23 12:37
印光大师阅藏和用文钞回复各地网友,很忙。
海公上师、圆瑛大师、定公上师等历代祖师大德采用讲解《楞严 ...

愍生法师的书我看过,也基本上是以谩骂为主,里面所谓的“反驳”么,比宣化的强一点吧。他的那些文字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他把楞严里写的优波离尊者自述的那句“我曾随佛,踰城出家”解释为“我曾跟随踰城出家的佛”。看完我就直接被震惊了,真是牛人啊!看来我十几年的中文是白学了。所以看完他的东西,我更加支持吕先生了。

至于海公、定公,在我心目中他们是近代汉传格鲁的祖师,至于他们在汉传学的东西么,我不想多说什么,而且,他们怎么解释楞严,和楞严是真是假没有关系、

欧阳先生斥责时轮的文章我没看过,你一说我倒感兴趣了,要不你找来给我看看?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23 12:3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jchang81 发表于 2019-8-22 11:03
阴阳怪气说了这许多,我见尤怜,好不容易把真话挤出来了。一言蔽之,就是汉传佛教不是佛教主流,汉传佛教不 ...

我见犹怜的意思是:我见了她尚且觉得可爱,比喻女子让人望而生喜爱之情。形容女子容貌美丽动人。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23 10:48 | 显示全部楼层
yuexiaoren 发表于 2019-8-23 10:30
印光大师对《大乘起信论》与《楞严经》是中国人造的观点毫不客气,直斥为魔说,因为这可能引起以为汉译佛典 ...

印光法师斥与不斥其实毫无意义,他有能力反驳吕先生的《楞严百伪》吗?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23 09:12 | 显示全部楼层
龙吟 发表于 2019-8-23 00:57
我引用了一段太虚大师的话,就是用汉语发泄对汉传佛教的不满了?那是谁说欧阳竟无连任何一个白衣都不如? ...

在宗教论坛,理性思辨撞上迷信、个人崇拜、人工造神,总是要被围攻,心疼你一下

至于格鲁论坛里的人,很多都不是格鲁的信徒,而是汉传的人,对于格鲁所提倡的理性思辨,很难接受的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8-23 00:5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jchang81 发表于 2019-8-22 23:18
格鲁学人不应该在格鲁论坛用汉语发泄对汉传佛教的不满。这不是这个论坛的宗旨!

我引用了一段太虚大师的话,就是用汉语发泄对汉传佛教的不满了?那是谁说欧阳竟无连任何一个白衣都不如?是谁在明目张胆地在这个论坛上用汉语说支那内学院的院长是魔?他们都不知道欧阳竟无秉承的是玄奘大师的唯识一系也属于汉传佛教?到底是谁挑起了这场争论?是谁在说三皈依观摄一切显密法门,包括了南传?是谁说自己门派的出家僧出走去学南传内观,是因为不知道他们自己门派的厉害?这难道不是在发泄自己对南传的不满?是谁打着海公的旗号,篡改海公的三皈依观法本,无限放大其功能?还在这里打广告拉人头,被揭穿就恼羞成怒,紧追不舍,借题发挥,论辩不成就人身攻击?一群宵小之辈,还有资格说什么论坛宗旨?本来看海公面子,我都不想再说啥了,你们还得寸进尺了?非要我把你们这些丑恶嘴脸都公开出来,然后又有机会纠缠于我,说我不具备一个修行人的基本素质,诋毁海公,谩骂同修,是不是?早就看明白了,你们只会不断纠缠,不断地搞人身攻击,还会啥呢?若论骂人,法尊法师都敢骂,我有啥不敢的?我骂你们都比你们优雅,比你们上档次。你们不但给海公法师丢脸,你们还丢了所有修行人的脸!当然你们是永远不会承认的,你们只会说别人犯戒别人有罪,到你们自己头上就是无限光芒无限高尚,因为你们有祖师罩着,你们可以拿祖师的话来杀所有的人,且不用负任何责任。这恐怕就是你们的存在方式,你们苟活于世还能找到的唯一快感。。。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22 20:33 | 显示全部楼层
龙吟 发表于 2019-8-22 09:37
是的,其实这些事前辈大师们都有了解,心知肚明。

譬如太虚大师就曾说说:道安重行系永远是中国佛教思 ...

欧阳长老的大师位坐床典礼,到底邀不邀请时轮金刚和香巴拉法王观礼呀?

驳欧阳渐《法相辞典·叙》  法尊法师
◎盖彼偏执,妄想如来一切言教,皆必符彼臆度,否则或谤为伪造──若起信楞严等,或毁为邪说──若梵网圆觉时轮等,今更狂妄斥此论非弥勒学。借学佛以盗利誉,谤三宝而无皈依,“是可忍也,彼何人哉”?余忆民国二十四年春,住缙云山,彼等曾摘译本论条文,寄学生某某,赞美备至,但迄今数载,未敢译布,余今译出,彼乃妄兴诬谤,此所谓“障他正法,嫉人功德”为彼之贯伎俩,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呜呼!向唯稗贾于名场,今则猖狂于法苑,侮圣言──谤《起信》《楞严》《梵网》《时轮》等

         ──凌先哲──呵智者贤首藕益等
         ──淹众明──不知谓知罔后学等
         ──是可忍也,彼何人哉?
回复 支持 0 反对 1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22 21:48 | 显示全部楼层
般若净土123 发表于 2019-8-22 20:19
法意辨析和历史考证,是世出世间法常用到的方法,方法的本身无所谓善恶。但如果触及伤害自他慧命的领域, ...

逻辑、考据等世间学术方法自有世间的标准,遵守便是,诉诸权威本来就是不合理的做法。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22 16:5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龙吟 发表于 2019-8-22 09:37
是的,其实这些事前辈大师们都有了解,心知肚明。

譬如太虚大师就曾说说:道安重行系永远是中国佛教思 ...

中国人学问的重点是史学,中国史学最重要的是正统论,家国天下,在家论宗法嫡庶,在国论华夷正闰,这种思维也渗透于佛教。由于汉地属于佛经中的边地,面对印度正统佛教始终焦虑,这种焦虑后来因为印度佛教的灭亡而掩盖,但在民初杨仁山迎回失落的隋唐经疏后又开始爆发,这是不可避免的,或者说是所有宗教都有的原教旨冲动,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还是原来的我吗?

太虚法师是站在汉传本位,所以他的讲法也是为着汉传争正统,不惜把龙树世亲鸠摩罗什都打入支流,因为不如此就不足以论证汉传才是正统所在,本佛宗经,谁不如此,有啥好自傲的?本师宗论,谁不如此,有啥好贬低的?太虚深知汉传在师承渊源上恰恰是弱点,所以必须攻击本师这一点。


我还蛮佩服太虚法师的,他眼光很毒辣,点位往往抓得很准,比现在人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21 16:4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段历史值得后学研究。就如圆瑛法师和太虚法师,也是相互金刚兄弟,理念不同分道扬镳,但不妨碍各自作用。因此,用分别法读古德间历史,差不多会迷茫。如再万事万物各有其位其用,能明白位和用,就不会打架了。呵呵
发表于 2019-8-21 18:1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印光法师其实是对的,论证起信论为国人造,也就动摇了它作为圣言量的权威,动摇了起信论也就动摇了汉传佛教,所以根本不是什么考证作者的简单问题!而是由此将会引发对汉传传统教义的怀疑和再审视,而内学院确实对汉传传统进行了审视和批判,所以印光法师骂欧阳为魔头其实没错,只不过你龙吟立场与印光不同罢了,看站队啰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21 19:48 | 显示全部楼层
慕宗 发表于 2019-8-21 18:13
印光法师其实是对的,论证起信论为国人造,也就动摇了它作为圣言量的权威,动摇了起信论也就动摇了汉传佛教 ...

印光大师的批驳应该没问题。而欧阳先生的佛学贡献也应该没问题。一些东西需要一分为二,对是对错是错吧。只不过太虚法法师一脈承传很有趣,师生之间有些坳逆,各说各的,这个“拉章”特色?
发表于 2019-8-21 20: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上虞老周 于 2019-8-21 20:54 编辑

有没有贡献,贡献的获益者是谁?这种贡献是能承载唯识宗义泽被来者吗?这是需要澄清的,名气大也好,地位尊也好,出著作多也好,皆非住持佛法的正因,印老严厉批驳欧阳竞无,也并非热血冲动或出语不慎,有些三观问题,出家人与在家人的眼光就不一样,他把法相与唯识分开而谈,类似性相别立,不知何意?现代人也知道本质与现象不一不异,,,,,
只是唯识话题,历来就是名繁文复,我感觉就是现代的光刻录线路版,若非心澄意静,确实难在重重复杂之下,看得一丝不苟鉴于论坛常有些歪楼风-就是常常离开主题,或把无关主题的用词来讨论,或把一些仅仅作佐证的喻来讨论,渐渐楼歪得一塌糊涂,,,我不参回复与其他道友的问难,这个贴也是发了后有些后悔了,
发表于 2019-8-21 22:1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柯一梦 发表于 2019-8-21 19:48
印光大师的批驳应该没问题。而欧阳先生的佛学贡献也应该没问题。一些东西需要一分为二,对是对错是错吧。 ...

你忽视了一点,太虚法师一脉自由很多,太虚法师本人对藏传有兴趣,但不是很感冒,他自始自终是汉传本位,法尊法师受过藏传正统训练,师徒所持宗义立场就不一致。最简单的例子,太虚法师认为月称入中论是舌辩游戏,法尊法师会同意吗
发表于 2019-8-21 22: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南柯一梦 于 2019-8-21 22:41 编辑

对,那派系确实比较自由,到现在依旧如此,末学曾和相关师兄交流过,看他点评自己祖师,非常有趣的想法。按太虚年谱,一九三四年五月,太虚大师从班禅大师受金刚阿■黎灌顶,执弟子礼。太虚法师也非常有趣。而其几个门人和格鲁有很深因缘。
 楼主| 发表于 2019-8-22 01:19 | 显示全部楼层
慕宗 发表于 2019-8-21 18:13
印光法师其实是对的,论证起信论为国人造,也就动摇了它作为圣言量的权威,动摇了起信论也就动摇了汉传佛教 ...

那首先我们需要了解什么是圣言量?

我们所说的圣言,一般是指“佛言”,另外还有一个关于圣言的定义是从理上来说的,即是契经之言,与佛所说的道理一样的话,这也可以叫做圣言。

关于量,通常我们所说有两种,即现量和比量,但也有认为是四种的,即还有声量和喻量,声量就是所谓的圣言量,主要源自古印度的吠陀传统,因崇拜权威而自树,但当时的佛陀及后来的佛教僧团都是反传统的,所以否定吠陀之权威,故不许圣言声量,至于喻量是出于类比,不能成为量,或者是在论证的时候包括在比量范围之内。

所以无论是佛说的圣言,还是其他人有与佛所说的一样的圣言,都还是需要通过现量与比量而证成,其本身并不能称其为量,但是可量。所以我们通常所说的圣言量,其定义是指:可以通过现量和比量而证成的佛所说的真理。

以上是关于圣言和声量的解释,那么既然说佛所说法是可以通过现量和比量而证成的真理,又说有人可以动摇圣言量的权威,这是不成立的,因为真理不可动摇,佛说的圣言亦不可动摇,否则就不能叫做圣言了。

换句话说,佛所说法是不可能通过怀疑或者审视,就能够动摇分毫的,如果没有这个自信,那动摇的也不是佛所说的法,而是我们内心的迷信罢了!

佛法的安立,是基于具量圣教和清净正理,而想要得到具相如理的解行相应,则必须依循“四依、四不依”的正理之道,即依法不依人,依义不依语,依智不依识,依了义经不依不了义经。

所谓依法不依人,是指在学习佛法时,应先观察对方所说的法合不合理,而不是把说法的那个人当成是我们学法的焦点,而依圣言量,则往往有这样的弊端,因为你很难判断你所听闻的,是不是圣言?如果我们将佛言定义为圣言,那是不是需要严格考证呢?如果我们将佛法定义为可以通过现量和比量而证成的真理,那是不是需要通过怀疑和审视来进行严密的论证呢?

所以说,怀疑和审视的论证本身是没有问题的,因论证而让一些人失去了自信,才是问题,然而这恰恰是需要解决的问题,而不是可以回避的问题。

再说动摇了起信论也就动摇了汉传佛教么?那汉传佛教就只有如来藏一系吗?或者说我们读了起信论,却认为其包括了所有汉传各宗的教法?否则怎么叫做动摇了汉传佛教呢?

起信论的如来藏思想,与汉传的哪些宗有哪些联系?这个很容易通过文献资料查到。而这些宗派在欧阳竟无那个时候又有哪些领袖人物,他们又有哪些反应?这个也很容易查得到。

关键的关键在于,大多学人都很“懒”,根本就不想做任何调查和研究,找几句大师说的话,百度些所谓大德的只言片语,然后就相信自己看到的就是事实,就是真理。。。
 楼主| 发表于 2019-8-22 01:22 | 显示全部楼层
上虞老周 发表于 2019-8-21 20:45
有没有贡献,贡献的获益者是谁?这种贡献是能承载唯识宗义泽被来者吗?这是需要澄清的,名气大也好,地位尊 ...

不是出家人与在家人的眼光不一样,而是宗派之见与务实知见的不一样。
发表于 2019-8-22 07:37 | 显示全部楼层
龙吟 发表于 2019-8-22 01:19
那首先我们需要了解什么是圣言量?

我们所说的圣言,一般是指“佛言”,另外还有一个关于圣言的定义是 ...

    怎么说呢?依法不依人、依止善知识,这都是佛说的。而依法不依人,不是字面那个意思,而是说依止善知识不能以貌取人,而是看其德相,看其是否承载传承了正法。
    佛经,大家都在学,在看,但理解上千差万别。而依止、多方参访请益善知识,就可以得到传承的解读加持保证。
    观察鉴别佛法,历代祖师和我们普通人,时时不离的。给出定论的时候,如果有通达五明、见本尊、见道登地的证量,自力是够用的,造论造仪轨也有资格了。
    没有达到这个水平,当然也可以观察甚至考证,但当你随理行的时候,历代祖师大德都在迷雾行?例如楞严,历代祖师不少开悟见道的祖师都糊涂地学修、糊涂地传讲,然后糊涂地开悟?到了你欧阳和吕澄这里就清醒了?
    鉴别经法的真伪或者清除传承过程中的失真垢染,实际上宗大师和印光大师等历代祖师班智达,也一直在做这样的工作,但如果没有见道登地的证量,对于自力的观察考证结论,还是不要那么自信和狂妄。特别是,当你发现自力的研究成果,与历史上见道登地的大德祖师的观待相违背的时候,此时的狂妄,很可能就是坠落深渊前的晚餐。
发表于 2019-8-22 07:5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龙吟 发表于 2019-8-22 01:19
那首先我们需要了解什么是圣言量?

我们所说的圣言,一般是指“佛言”,另外还有一个关于圣言的定义是 ...

以历史得眼光来看,我们会发现很有趣的一件事。内学院以继承奘净之学为志,而奘净之学来自那烂陀寺,所以内学院一直自视为那烂陀寺的继承者。而藏传的佛教领袖,一直标榜西藏佛教是那烂陀寺的正统传人。根据两者所持宗义,我们可以认为,内学院是那烂陀寺唯识学的传人,西藏佛教是那烂陀寺中观学的传人。
吊诡而有趣的是,上述两者都与汉地传统宗派产生了争执。内学院秉慈恩之学斥台贤禅净,至今为丛林深恶痛绝,而近年来越演越烈的汉藏之争也反映出汉传的自我保护意识。
如果再联想到拉萨僧诤,一方是出自那烂陀寺的莲花戒,一方是汉地本土的摩诃衍,可以说,虽然汉地一直尊崇那烂陀寺是印度佛教的中心,但实际上那烂陀寺不如说是一直掩盖在汉传宗派上的巨大阴影。

说这些历史得流变,是为着正确理解现今的佛教,它是谁,从何而来,只有理解了源流,才能理解很多台面上的说法,晓得它背后隐藏的东西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22 08:0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般若净土123 发表于 2019-8-22 07:37
怎么说呢?依法不依人、依止善知识,这都是佛说的。而依法不依人,不是字面那个意思,而是说依止善知 ...

如是如是,比如说,一个智商低的人,他通过比量得出的结果就是不对的,同理,眼睛不行的话,眼识现量得出的结果也是不对的。欧阳竟无的内心被对僧人的疯狂仇恨蒙蔽了(其支那内学院挂“僧人不准入内”一牌),因此其论证无不被其欲狂妄推翻历代祖师的狂想所左右。因此他的所谓推理也是一个偏执狂的推理。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22 08:09 | 显示全部楼层
汉地唯识宗的传承,近现代基本上处于自学成才的局面了,何来那烂陀寺传承?至于汉藏矛盾,只有汉藏佛法都没学懂的人才会存在。
发表于 2019-8-22 08:2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般若净土123 发表于 2019-8-22 08:09
汉地唯识宗的传承,近现代基本上处于自学成才的局面了,何来那烂陀寺传承?至于汉藏矛盾,只有汉藏佛法都没 ...

他意思是欧阳的“传承”来自那烂陀。这当然是不正确的说法。欧阳的“传承”得自他自己。
 楼主| 发表于 2019-8-22 09:37 | 显示全部楼层
慕宗 发表于 2019-8-22 07:55
以历史得眼光来看,我们会发现很有趣的一件事。内学院以继承奘净之学为志,而奘净之学来自那烂陀寺,所以 ...

是的,其实这些事前辈大师们都有了解,心知肚明。

譬如太虚大师就曾说说:道安重行系永远是中国佛教思想的主动流。传龙树学系与传世亲学系,只是两种外入流。
《太虚大师全书》第一编,《论中国佛教史》

众所周知,性空论和唯识论的确是印度大乘佛教的两大主流,但在中国佛教则不属于主流,这里太虚大师说的是中国佛教,是针对中国佛教流传的历史而说的,大师还指出两者“虽大大影响了佛本论主流。但终不能夺其主流而代之。”

问题之所在,一目了然。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社区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格鲁教法集成

GMT+8, 2019-9-24 16:51 , Processed in 0.973036 second(s), 1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