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鲁修学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90|回复: 14

《隆莲法师与浙江第一美尼的师徒法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8-12 12: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般若净土123 于 2019-8-12 13:00 编辑

1、隆莲法师庚午春作于成都
   南无阿弥陀佛,海底明珠跃出。天涯游子还乡,受用本来具足。
   长夜远行无烛,南无阿弥陀佛。现前无量光明,处处无非极乐。
   贪嗔念念煎熬,恩怨重重缠缚,南无阿弥陀佛,诸苦一时解脱。
   不问生与不生,不论觉与不觉。人间净土现前,南无阿弥陀佛。
                                      
2、《想念隆莲老法师》显宝法师
    想念老法师,是从毕业那天开始的。
    我收拾完行李,向老法师告假时,老法师授我一部江味浓的《金刚经注解》和一支她自己用过的钢笔,并嘱咐我:读《金刚经》,要依江著为稳当,回去后要好好读经,将来才能荷担如来家业。我接过法宝,无比的感动与感恩,感受得到老法师对学僧的那种不放心、那种望子成龙的期盼、那种究竟无上的关爱。
    当时两种力量在心里纠结,一边是对剃度恩师的惦念,一边是老法师的谆谆教导。最后为了兑现自己心中对剃度恩师的承诺,只好洒泪拜别老法师。
    谁知一别就是一生!
    离别越久思念越浓,实在无法释怀时就念念老法师的诗作:
    “是心作佛是心知,要在当前转念时。一笑恩仇忘尔我,纤毫义利慎公私。悬崖勒马机锋疾,履薄临深跬步危。莫向顽空夸悟解,善观三业耐深思。”
    “享福必然蝕福,逃名莫近沽名。是因是果分明,不待旁人刊定。宁天下人负我,我不负天下人。此言如果出真诚,许汝转凡成圣”。
    念着老法师的诗,如耳提面命,受用至极。
    也不知道为什么,想起老法师就想哭。记得有一年的教师节,看到电视里播放歌颂老师的节目,我愈加想念老法师,泪水止不住地流,那种“遇师不学过时悔”的痛楚无法形容。
    可能是想念太甚太深,我常常会梦见老法师。
    在梦中,老法师用金色袈裟护着我,为我摸顶;在梦中,老法师教我念咒语;在梦中,老法师训导我烧烟供的时间不对……
    有一晚在梦中,面对着老法师,我莫名其妙哭得很伤心,向老法师乞求法名,老法师郑重地说:
“就叫求生净土吧!”随后,朵朵红色大莲花从空而降,老法师具大威德乘着大莲花而去……
    梦得最多的是,要去拜见老法师时着急得找不到一件像样的礼物供养老法师,直到急匆匆醒过来。
    在梦中,还跟老法师一起吃饭,一起睡觉……可这些终究都只是在梦中!只能仰面喟叹:机会失去了就永远回不来。
    回想刚去佛学院的那些天,成都的麻辣味着实令人畏惧,生活很难适应,但只要看到老法师就像看到佛一样,麻辣也不怕了。
    刚开始学习时,因为老法师的方言比较重,讲课时间又长,经常每节课都是几小时,加上我对佛学名相生疏,听着确实有点累。可老法师从来不会累,越讲越生动,越讲越深广,恨不得把满肚子的学问全部都倒给学僧。那时的小脑袋真的很难消化,想想真是惭愧!
    课堂上,老法师最爱讲的一番话是:作为一个出家人一定要吃得起苦,受得住饿,受得住气,出家是放弃小我成就大我,出家是大丈夫,要具备大威德,每天要三摸其头,不能忘记自己的身份是人天师表,身教要重于言教,我们的责任是荷担如来家业,我们的大愿是弘法利生,我们要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不会做事,就不会修行,修行要落实到实处……
    深深感受到老法师的社会责任感和对接班人的殷切期望。
    老法师曾作诗:“社会主义道路,必由天下为公,人心私欲是元凶,除病不能怕痛。无敌文殊慧剑,千秋飒飒英风,扫除二我破昏蒙,坦露真人大用。”
    好像老法师在当年就看到如今的社会现象,非常有深义。
    老法师经历了抗战、文革,劫后重生,年逾古稀,兴办中国首届尼众佛学院,因缘来之不易。老法师为办学感慨作诗:
    “采蜜寻芳非好事,牵萝补屋岂徒劳。直心吾党多狂简,侧目群童正郁陶。逐日不知旸谷远,积尘未识泰山高。三祇坐断吾何悔,定托高梧结凤巢。”
    “弃杖人嫌逐日痴,葛藤后世任瑕疵。鹃怜晓月勤啼血,蚕惜余春尽吐丝。爱尾犀牛甘就缚,隐身文豹苦留皮。大千流落无穷泪,迸作胥潮入墨池。”
    这是何等的胸怀,何等的慈悲,何等的担当!
    大善知识难值难遇,能亲近老法师,得受教诲,是我今生最大的福报,荣幸之至。
    在学院时,我很喜欢在老法师的窗外偷偷看老法师读书写字。老法师只要在读书写字,都特别的专注,好像外面的世界跟她没有关系。我们去洗手间都要经过老法师门前,每次我都会好奇的想像着老法师的生活起居是怎样的,觉得老法师就不是凡人,心中有一种神秘感。   
    但是有一天晚上,我夜自修回房时,在走廊上看到老法师来查看我们的自修课,我惊讶地发现老法师刚刚还是略弯着腰走路的,看到有学生来了,她突然就把腰板挺起来直直的了。这一幕让我感到很心疼,突然意识到老法师毕竟是70多岁高龄的人了,而她为了培养下一代依然如此的勤勉!如此的付出!已经深夜了,她居然还要在学生面前保持精神抖擞的样子,给人以永远屹立不倒、奋发向上的鼓舞!那种榜样,那种威严,刻骨铭心。
    老法师的爱心也象暖阳般的照耀着我们。
    记得有一次我和圣缘法师等八位同学没请假,偷偷去了成都的杜甫草堂和诸葛祠。后来拍的照片寄到学院,被告发到老法师手里了,我们都吓得不敢出声。老法师拿着我们的照片,看着看着笑眯眯地说:嗯,八大金刚,看起来还很开心。我们全都被感动了,再也不敢不听话了。
    老法师常说铁像寺是保险箱,我们在里面最安全。老法师把我们每位学僧都当成法王子、当成独子。老法师有诗句:“竹实桐花引凤雏,两间清气华吾庐。连城似奉秦庭壁,复室如藏赵氏孤”。可见我们在老法师心中的分量,真是惭愧!
    老法师怕放假,怕学僧放逸。记得有一年放假时,老法师作诗勉励我们:
    “赵州岂为好游观,行脚只为心未安,不学毘尼休论学,非参知识莫朝山,丛林古道芳草远,讲肆新风雪径寒,春在枝头君识否?倦飞好鸟早知还。”
    “珍重休嫌絮絮谈,得人肝胆一言难。水知冷暖由亲饮,路不崎岖为熟谙。语对真人心要直,法求正士膝需弯。翩翩几许离巢燕,目送分飞独倚栏”。
    老法师爱护学僧的慈悲之心如同磁铁般摄受每个同学的心,我们完完全全地被感化、被护佑、被关怀。
    快毕业了,老法师赠给每个同学一副联句:“依戒定慧法天人师,无为无逸多闻多思。”这是老法师对我们每位同学的殷切嘱咐。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社区

x
发表于 2019-8-13 08:48 | 显示全部楼层
难道只有觉得这标题恶俗吗?我就发一感慨,谢绝回复。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8-12 13:02 | 显示全部楼层
    那时,唯一能安慰我、支撑我的是老法师的教言:“念佛功德不可思议!净土法门无比殊胜!”
    于是我迅速坚强起来,日夜念佛,坚信恩师一定能借弥陀愿力,一定会好起来,即使命尽也一定能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记得同一年,在恩师生病前夕,四川同学正性法师爱护我们,带着她的弟子来雁荡山白云庵和我们一起修法。那时我们经常山间水边修法很开心。在学校时,老法师上课一般都是正性法师录的音。
    所以我就向她要老法师讲弥陀经的录音。她回去后给我寄来的虽然不是弥陀经录音,而是老法师讲彻悟禅师著的《念佛偈陀》录音,我一听倒更是欢喜,如获至宝。那时我每天拜佛的时间,都放老法师的录音,感觉就像回到了老法师的身边。
    记得在佛学院时,老法师曾经让我们写过一篇“论西方极乐世界到底有没有”的文章,我当时很肯定说一定是有的,还拿释迦牟尼佛讲的弥陀经等净土经典作论证。现在想想老法师真是用心良苦,培养下一代不容易啊!
    就这样听录音的快乐日子也没过多久,极大的无常到来了。
    2006年农历九月十八日,我接到圣缘法师硬着喉咙打给我的电话,说老法师圆寂了,让我一起去成都
    我一下子崩溃了!天崩地塌啊。
    放下电话,就去订成都的机票。
    刚订完机票,这边剃度恩师突然气堵,病情加重,陷入昏迷状态。
    当晚恩师停止了呼吸。
    真是两头为难!万般无奈!
    我泣不成声对着剃度恩师抱怨,我说师父您为什么非得这个时候走呢?!为什么就不能成就我去见老法师最后一面呢?!
    抱怨完,想着没办法去成都送老法师了,我就跪在老法师法像前痛哭流涕,作大忏悔,痛感自己太没福报。
    作过忏悔后就准备安排恩师的后事。这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第二天凌晨3点多,我的恩师醒过来了!她居然打了个喷嚏就忽然清醒了!天亮后,恩师还直接坐起来吃饭了!
    我的恩师平时就最怕我生气。她是只要我一生气、什么事情都能答应我的那种慈悲。我简直不敢相信恩师在这个时候还跟我玩这个生死游戏!
    师父一生就最怕我离开她身边,我也特乖,除了学习、开会,几十年从没离开过恩师,这次可能是恩师怕我去成都不管她了,她就抢在老法师前走了,现在我一生气她就不敢先走了。
   毕业后,在上海读书期间,我和远航法师一起回去拜见老法师,还向老法师求了墨宝。老法师很慈悲地为我们的大殿撰写联句并亲自书写对联:“飞錫人来洞口白云迎五老,谈经客至溪声花雨说无生。”
    老法师还赠送我们一尊非常珍贵的布绣文殊菩萨!特别稀有。
    转眼到了1997年,我回去四川看望老法师时,老法师示现病相。
    我一个人在她床边,默默地看着老法师,眼泪不争气老往下掉,心里向老法师诉说着多年来的艰辛与委屈。老法师安慰我说:“不哭、不哭,我不睡着,我不睡着。”
    可看到老法师眼睛睁着很累,我更想哭。就这么静静地在她床边坐着。不用太多语言,不用什么动作,老法师依然让我感觉到了巨大的力量。
    老法师是我们的精神源泉,是我们的真正依靠。
    惭愧的是,我对老法师讲法生起强大的信心是回来后,偶然在爱道堂的网站上听到老法师讲弥陀经才开始的。
    记得2006年的一天,偶然在网上听到老法师讲弥陀经的录音,欣喜若狂,非常激动,听到老法师讲弥陀经真是稀有难得。在学校,老法师以戒律、教理为主,修法上以密法为主,很少讲净土经典。
    这次在网上,老法师把净土法门讲得非常透彻,非常有力量,每一句法语都如雷贯耳,我的心完全被摄受住,感觉闻所未闻,法喜充满。
    自从听了老法师讲弥陀经的录音之后,让我对净土法门生起百分百的信心,完全不怀疑了。
    那段日子每天能听老法师讲经是我最幸福的时光,对老法师的敬仰与感恩充满了整个毛孔。听老法师讲弥陀经的时候感觉身上每个细胞都在欢喜地跳跃,也特别感恩爱道堂法师慈悲,在网络上播放老法师讲的弥陀经。
    好时光总是不能长久,没听几天,我的剃度恩师被检查出肺癌,我一下子没了天日,中断了听经。
    剃度恩师是我的天,是比母亲还亲的亲人,恩师没有上过学,从来不跟我讲什么大道理,她对我的关爱远远超过了一般母亲的细腻体贴。我自16岁跟随她出家以来,一直是她手心的宝。我知道我的福报享尽了,过多的消费了师父的生命。我非常难过。我陪着师父住院,每晚偷偷躲在恩师的床脚边哭泣,痛彻心扉!
    看到师父完全清醒了,我就试着问:老法师圆寂了,我若不去送最后一程,一辈子都会难过的,师父能不能答应我去送老法师呢?师父居然答应了,说:好的那你去吧。
    我接着说:那您必须答应我,我还没回来您一定不能走。
    师父点点头,也答应了。当时那种心情没法叙述。
    我赶紧收拾行李去了成都,回到老法师座下,和同学们一起念祈祷文。
    我泪如泉涌,念不成声,泪珠成线打在衣襟上,双眼模糊看不清经书,七天的时间不知道怎么过来的,我一刻都不想离开老法师。同学中,我可能是哭得最厉害的。
    七日后老法师遗体送宝光寺火化。一路上人山人海,信众市民自发赶来送老法师,黑压压的都是人头。我好几回脚踩不着地,是随着人流漂移过去的。
    火化仪式结束了,警察要清场,除留下来请灵骨的爱道堂住持照心法师等几位同学外,所有人员都要离场。我被警察赶来赶去,最终却没能赶走我。可能是我的诚心所感,警察也不忍心了,于是这么多人当中,唯独我成了编外留下来守到最后的,直到工作人员把老法师的灵骨伴着红红的火心洒到备用的地面上。
    奇怪的是老法师的灵骨看起来也特别的殊胜,见到时感觉有非常强大、不可思议的加持力。
    随后,我在一堆冷却的灵灰里捡到了老法师的第一颗舍利,这是老法师给我的厚爱与加持,感恩之至!
    当工作人员用很细很细的毛刷把地上的灰尘刷得如水洗般干净,老法师的盘盘舍利和最后从地上刷来的细灰全部装保险箱后,我赶紧回到住处收拾行李直奔雁荡山。
    刚下温州飞机,就接到电话说我的剃度恩师气息很弱要圆寂了。她正好坚持到我扑倒在她跟前让她感知到我已经回到她身边……
    两位恩师实在是太慈悲、太厚爱了!为了满我愿,一位居然能死而复生,一位不仅让我能有机会参加最后的追思法会、还让我捡到第一颗舍利!
    现在,两位师长的色身虽然都已离我而去,但我的心从来没有离开过两位恩师的关爱,感觉老法师也一直都在护佑我,今生能遇到两位恩师是我人生中无上的幸福!
    最最感恩的是能听到老法师讲的念佛法门!
    最最喜欢的是老法师作的念佛偈子:
    “南无阿弥陀佛,海底明珠跃出,天涯游子还乡,受用本来具足。长夜远行无烛,南无阿弥陀佛,现前无量光明,处处无非极乐。贪嗔念念煎熬,恩怨重重缠缚,南无阿弥陀佛,诸苦一时解脱。不问生与不生,不论觉与不觉,极乐净土现前,南无阿弥陀佛。”
    记得刚开学时,老法师说,若我们班同学中有证得半个阿罗汉果的就非常稀有了。我当时默默发愿,我一定要证到半个阿罗汉果。但现在我相信老法师一定去了西方极乐世界,我要跟随着老法师,求生净土,往生极乐!
    祈愿三千界佛法常兴隆,回向十方国遍地涌金莲!
    祈愿老法师乘愿再来!
    南无阿弥陀佛!

 楼主| 发表于 2019-8-12 13: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般若净土123 于 2019-8-12 13:12 编辑

3、云在青天水在瓶·雁荡山白云庵
    雁荡山应该说是有两个白云庵,一个是明时从五台山来的两位僧人白云、云外在龙湫背上所建,初叫白云庵,后改为白云院,山高路险游人难至,先后有僧正智、佛本独居习静于此。乾隆二年,扩地建院,现已不存。
    关于那个只能遥想的时光深处的白云庵,许宗斌先生的《雁荡山笔记》中有一篇《白云云外住山隈》,珠玉在前,不再赘述。
     我要写的另一个白云庵,始建于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位于灵峰景区内,最初由温州朱卓芳等两位女居士兴建,建筑面积二百多平方米,五间一楼一底,包括大雄宝殿、观音楼、寮房,作为自修道场。后由环山村徐声豪买来供养给比丘尼作为修行处所。1958年秋到1960年春曾设福利旅社。文革期间尼众尽散,庵址被公社用作枕席厂。1986年重新获准作为宗教场所重建,1987年大殿奠基,后有温州籍台胞张姚宏影女士及十方善信大力护持道场,1997年完成庵堂建设,现为两进院落,一进为观音阁,二进为大雄宝殿,左侧为客堂房间。庵中现有《大正藏》、《龙藏》各一部。
白云庵从民国时期到现在,共有三代住持:比丘尼守乐师,心平师,显宝师。
    守乐老师太(1906-1988),俗名徐桂香,大荆仙溪高塘人。5岁即随姨母出家。据文革前被父母寄养在守乐师处多年的一位女居士回忆,老师太一生待人慈悲和善,乐于助人,在远近乡邻中口碑甚佳。
左前为当时的乐清佛教协会会长白云师太,右前为守乐老师太,后排中间为心平师太,后排右边为显宝师。
    曾有一位温岭籍的老人,那时每年都带着一群人翻山越岭来看望老师太。后来问起,才知当年老人路过雁荡山,因没有粮食吃多了米糠而造成肠胃梗阻,痛苦难耐,老师太发现后连忙用包菜煮水送与他喝,救了他一时急难。老人记恩,从那以后便年年都来探视。据说,像那位温岭老人那样每年都来探望老师太的乡亲还有许多。
    1958年冬至1960年春,老师太与灵岩寺、灵峰寺的师父们分别发心设立福利旅社,在物质极度匮乏的年代,许多人为了一餐饱饭从远处赶来白云庵。
    老师太晚年眼睛有疾,视物不便,眼不明心却亮,来人去物任谁也难糊弄到她。
1984年10月,众人在雪洞前留影欢送显宝师就读四川尼众佛学院,前排中间两位分别为守乐师、心平师,后排右数第三位为显宝师。
    心平师太(1927-2006),俗名干贞菊,大荆蔗湖村人。14岁出家,一生礼佛,即便文革期间被迫蓄发打工度日,也从未动摇向佛之心。
    2006年11月9日(农历九月十九,观音菩萨出家日),显宝师接到电话,说授业恩师隆莲老法师已往生,于是立刻订票准备动身前往四川。就在同一天,罹患肺癌的心平师太也突然间人事不省,这可难为坏了显宝师父,两位师父都恩重如山,两边都割舍不下。于是显宝师便央求道:“师父,你不要这个时候走!你等我从四川回来再走好不好!”也许是听到了爱徒的哀求,舍不得她两难,心平师太竟然悠悠转醒,打了个喷嚏,慢慢吃了碗面,又可以下地活动了。
    2006年11月15日(农历九月二十六),显宝师为隆莲老法师送行回返,飞机刚到温州机场,便接到电话,说师父要往生了。
    我所见的显宝师父,待人处事总是谦恭平淡,难见喜怒,唯独提及这一段十年前的往事,眼中却有泪光闪烁,她说:“师父一生爱护我,临走前还要最后一次成全我!”。
    心平师太往生后,法体送往宁波天童寺火化,现祥瑞之兆,有舍利留存。
心平师太在普陀山
    现任住持显宝师父,温岭人,1965年生人,9岁起吃全素,16岁出家。1984—1987年,在四川尼众佛学院学习,受教于才学蜚声中外的“巴蜀才女”、“中国第一尼师”、“当代第一比丘尼”隆莲老法师座下。1990-1992年在复旦大学哲学系佛学研究班学习。2006年起至今,发愿重建雁山十八古刹之净名寺,十年间矢志不渝。今年,净名寺重建工程终于提上日程。
端坐者为隆莲老法师,后排左二为显宝师。
    在佛教刚刚经历过一场浩劫的1980年,一个貌美如花的少女出家,当年信息传播虽然远不如今日发达,此事却很快被远近乡邻知晓。如果我说显宝师父是雁荡山的一个传奇,相信不管是对游客把师父介绍成“浙江第一美尼”的导游们,还是当年跑到白云庵外叠罗汉爬窗户就为见一下师父的淘气中学生们,应该都不会有异议。
    1987年,显宝师从四川尼众佛学院毕业细究显宝师的出家经历,其实很有些意思:既不是由于生活困难寻找出路,也不是遭受了什么人生打击而遁世,一个只有16岁且之前并没有接触佛教建立坚固信仰的少女,只是随家人出游雁荡,一入雪洞竟顿觉清静,有游子归家之感,乃至回家后仍念念不忘,并由此发了大勇猛心,克服种种阻力毅然出家。就如她9岁时吃全素,也是没有任何特殊缘由,忽然就开始吃荤即吐,大约这世上很多事,真是冥冥之中自有注定吧。
1987年,显宝师从四川尼众佛学院毕业

    如今的白云庵,既有安居的比丘尼师父,也有来听闻佛法的在家女众,不管出家或在家,除了早晚二时功课之外,庵里人人都还有大量的其他功课,有些是白云庵规定的安居功课,有些是个人的实修功课。
    白云庵每日中午都有对大众开放的自助素斋,我多次在庵中用斋,却发现每次显宝师都是等大家差不多吃完时最后一个才吃的。开始时颇不解,后来有弟子告诉我,师父总是等大家吃完后,捡众人剩下的饭蔬吃些便罢。后又断续听到师父生活中的很多小细节,几十年如一日,惜福若此,让我心中颇有触动。
    因白云庵规模所限,庵中无法进行规模大些的讲经弘法活动,连中午对大众开放的素斋也是将玉佛殿改造成了斋堂。在固守白云庵独善其身与重建净名发愿弘法之间,显宝师并没有犹豫太久,并且一坚持就是十年,才克服种种困难将净名寺重建提上日程。
    当问及是什么机缘让她坚持恢复净名古刹,显宝师说,出入得久了,对庵前的石头(指夫妻峰)有了感情,雁荡这方水土与她有恩,做人要饮水思源,知恩图报。
    我不由想起隆莲老法师曾在经堂亲笔书写的对联:“利己利人勤修三学,爱国爱教上报四恩”。“三学”即戒、定、慧,“四恩”是要报国土恩、大众恩、父母恩、师长恩。
    都说修行就是把功夫用到日常点滴中,说时容易,用时有多难,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显宝师一再让我不要过多写到她个人。一段时间的接触下来,我虽对所见所闻有诸多感触,还是尊重师父的意思,不过多打扰吧!
    今日白云庵也好,未来净名寺也好,本是佛门清凉地。人来问道无余说,云在青天水在瓶。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社区

x
发表于 2019-8-12 17:46 | 显示全部楼层
尼师的梦也不少嘛,是否也算妄想执着?隆莲师傅的毛笔字和诗不错,喜欢,就是个大丈夫嘛!
发表于 2019-8-12 17: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南柯一梦 于 2019-8-12 17:51 编辑
南柯一梦 发表于 2019-8-12 17:46
尼师的梦也不少嘛,是否也算妄想执着?隆莲师傅的毛笔字和诗不错,喜欢,就是个大丈夫嘛!

南无阿弥陀佛,海底明珠跃出。天涯游子还乡,受用本来具足。……就这几句足够也!看到隆莲尼师法像,总想到本焕长老……
发表于 2019-8-12 19: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南柯一梦 于 2019-8-12 19:34 编辑

已是“城南旧事”,几位知道的长者均不在了,希望还能够相见吧。记得第一次在福建见到明旸老法师是25年前事情,修行事情曾打扰过赵老,也是25多年前事情,现在看看几个长者,还是那么“年轻”。读法师纪念上师文 ,也感慨万千!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社区

x
 楼主| 发表于 2019-8-12 21:06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好学吧,至少要明白大悲心的形状相貌,基本上方向就不会错。
 楼主| 发表于 2019-8-13 07: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般若净土123 于 2019-8-13 07:56 编辑

1、2楼衔接处缺漏文字补足

2、《想念隆莲老法师》显宝法师
    快毕业了,老法师赠给每个同学一副联句:“依戒定慧法天人师,无为无逸多闻多思。”这是老法师对我们每位同学的殷切嘱咐。
    毕业后,在上海读书期间,我和远航法师一起回去拜见老法师,还向老法师求了墨宝。老法师很慈悲地为我们的大殿撰写联句并亲自书写对联:“飞錫人来洞口白云迎五老,谈经客至溪声花雨说无生。”
    老法师还赠送我们一尊非常珍贵的布绣文殊菩萨!特别稀有。
    转眼到了1997年,我回去四川看望老法师时,老法师示现病相。
    我一个人在她床边,默默地看着老法师,眼泪不争气老往下掉,心里向老法师诉说着多年来的艰辛与委屈。老法师安慰我说:“不哭、不哭,我不睡着,我不睡着。”
    可看到老法师眼睛睁着很累,我更想哭。就这么静静地在她床边坐着。不用太多语言,不用什么动作,老法师依然让我感觉到了巨大的力量。
    老法师是我们的精神源泉,是我们的真正依靠。
    惭愧的是,我对老法师讲法生起强大的信心是回来后,偶然在爱道堂的网站上听到老法师讲弥陀经才开始的。
    记得2006年的一天,偶然在网上听到老法师讲弥陀经的录音,欣喜若狂,非常激动,听到老法师讲弥陀经真是稀有难得。在学校,老法师以戒律、教理为主,修法上以密法为主,很少讲净土经典。
    这次在网上,老法师把净土法门讲得非常透彻,非常有力量,每一句法语都如雷贯耳,我的心完全被摄受住,感觉闻所未闻,法喜充满。
    自从听了老法师讲弥陀经的录音之后,让我对净土法门生起百分百的信心,完全不怀疑了。
    那段日子每天能听老法师讲经是我最幸福的时光,对老法师的敬仰与感恩充满了整个毛孔。听老法师讲弥陀经的时候感觉身上每个细胞都在欢喜地跳跃,也特别感恩爱道堂法师慈悲,在网络上播放老法师讲的弥陀经。
    好时光总是不能长久,没听几天,我的剃度恩师(心平比丘尼)被检查出肺癌,我一下子没了天日,中断了听经。
    剃度恩师是我的天,是比母亲还亲的亲人,恩师没有上过学,从来不跟我讲什么大道理,她对我的关爱远远超过了一般母亲的细腻体贴。我自16岁跟随她出家以来,一直是她手心的宝。我知道我的福报享尽了,过多的消费了师父的生命。我非常难过。我陪着师父住院,每晚偷偷躲在恩师的床脚边哭泣,痛彻心扉!
    那时,唯一能安慰我、支撑我的是老法师的教言:“念佛功德不可思议!净土法门无比殊胜!”

发表于 2019-8-13 09:1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与楼上同感,标题让人恶心。格鲁弟子能不能不要这么标题党?!
 楼主| 发表于 2019-8-13 12:56 | 显示全部楼层
    佛法与美从来都不会绝缘。出世与世俗之美,虽有重叠的地方,但也有独具的特点以及不同的审美观点。
    成佛百劫修相好,八十相好、三十二随形好是佛法之美之极致。
    由过去现在之忍辱、持戒、积资净障所感召之庄严体貌,我们没有拒绝赞叹随学的理由。
发表于 2019-8-15 16: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南柯一梦 于 2019-8-15 17:45 编辑

佛有32相80样好,说的是“相和好”,没有说“”美“”。而佛菩萨一些本尊,比如大黑天,对世俗一些人而言,是恐怖或可怕的,但对佛子而言,依旧“不丑”而或叫庄严无比。所以,美丑形容一些佛门东西,不是非常贴切。要究竟而言,“无相最美吧”。就世俗而言,唤女性“美女”满天下飞的时候,用“美尼”形容一个发心法师,当然不妥,把出世出家人世俗话化表达,有不敬和诱导之嫌。文稿标题自然有缺陷。(当然是写文稿原作者的问题,但转帖者可以修改一下标题,自然,改和不改也可以看转帖者一些心态和证量)佛教更多用庄严形容佛菩萨。用法门龙象来形容出色出家人。另外,佛法究竟超越2元,美和不美和佛无关,如心经说的心无挂碍,什么美丑会粘着佛菩萨和圣者呢?圣者是不垢不净。在美和不美(丑)和一切处,均能显示法的存在。所以自以为判断佛的“美好”也不过是一些人自己觉受。也是局限的想象吧。而一旦用2元美丑分别关匹配佛,本身就离佛本身了。用32相80样好看佛也是个谬误。“”魔“”也可以示。所以也不能32相80样好匹配如来。不懂不要装懂,要多读佛教经典公案。理如不通,事自然有问题。
 楼主| 发表于 2019-8-15 17: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般若净土123 于 2019-8-15 17:56 编辑

可能我对佛法之美的认知与你不一样,我在此帖看到的是显宝比丘尼的事师之美、持戒之美、信愿行西方净土之美,当然,相貌端严之美也涵括在内,妙喜净土、西方净土的众生与圣者,没有谁感召相貌陋劣之果。
发表于 2019-8-20 14:42 | 显示全部楼层
般若净土123 发表于 2019-8-15 17:54
可能我对佛法之美的认知与你不一样,我在此帖看到的是显宝比丘尼的事师之美、持戒之美、信愿行西方净土之美 ...

曾在某寺院见到几位素颜美女尼师。。。。。真美。事后,我觉得她们应该戴个口罩或者帽子遮住或者少在公开场合露面。很容易引得道心不坚的人胡思乱想,就是罪过了。
 楼主| 发表于 2019-8-21 18:51 | 显示全部楼层
    辽西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有段开示说:西藏人常说一句俗话:“没有福报的小僧人射箭很准确,没有福报的小尼姑很漂亮。”
    那就是说,遇到的困难或者障缘会比一般人多,但也是双刃剑,在困难险境中能够穿越崇山峻岭,那就更加了不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社区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格鲁教法集成

GMT+8, 2019-12-6 02:18 , Processed in 0.099809 second(s), 1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