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鲁修学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93|回复: 1

《西康诡异录——扎嘎喇嘛、大勇法师、能海上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7-28 18: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般若净土123 于 2019-7-28 18:33 编辑

(扎嘎喇嘛与南无寺牛麦仁波切第一世降央曲柏尊者、炉霍疯喇嘛甲己直滔并称西康三大士)
《成都市藏传佛教尼众寺院铁像寺调查》
         ——四川大学博物馆妮玛娜姆
             文载康定民族师专校报2003年第12卷第2期
◎“近慈寺”是西南地区汉地最早的一座藏传佛教寺院,寺院主持能海法师接管了铁像寺,铁像寺便成为近慈寺的隶属寺院。从此,铁像寺也属于藏传佛教寺院。
    关于能海法师到藏区求学藏传佛教,见《西康诡异录》中有所记载:“川人能海法师,智慧不让大勇法师,而苦行胜之,去年也由川入藏,独身,途经打箭炉,仅住数日,略 问前途险易而走 ,一路野楼露宿不入城市,抵达甘孜镇,由十永隆渡河入甘孜扎嘎寺,…… ” 。能海法师负襄徒步达到甘孜县,到了甘孜见到大勇法师,由大勇法师引见,能海法师朝拜扎嘎寺的活佛扎嘎喇嘛,当时扎嘎 喇嘛已重病不起,他的伺从已经不让任何人拜见扎嘎喇嘛,能海法师仅仅在门外作了顶礼就离去了。当时大勇法师也因病,闭关谢客拜访,仅与能海法师接谈了十多分钟。大勇法师告诉能海法师:“现时藏军守卫严密,禁止任何汉人入藏(西藏) ,凡是汉人进藏,只能扮成出家和尚或商人,否则不能过往,劝其留在此地 (甘孜县) 学经 ”。(自《西康诡异录》 )当时能海上师没有听其劝告,坚持 前行进藏,求学藏传佛教。 由于能海法师与大勇法师性格相反,不喜欢居留城市,喜好僻静,唯恐人知,生活极为节检、艰辛,不愿与富豪贵人接交,也从不接受布施,他收弟子极严格,此 次决心入藏求学藏传佛教而不顾一切 。扎嘎喇嘛在民国十八年九月五日,大约50多岁时圆寂 。在扎嘎喇嘛圆寂的几日后大勇也过世了,当地大为传说,大勇法师是专程前来送扎嘎喇嘛的。当时扎嘎寺已有三十多个觉莫 (尼众女弟子) ,只有七八个扎巴 (男性和尚) 。 ( 注 :过去扎嘎寺是扎巴寺 庙,而不是尼众寺院 。)
     能海法师在藏区学习密宗多年 ,并将大藏经等佛典经文译成汉文经书。回到成都后创建了西南地区汉地最早的一座藏传佛教寺院“近慈寺”,而且按藏传佛教密宗仪轨行修闭关、作法事等等。由于能海法师是入藏留学,深通 藏密 ,讲经传法 ,深得民众敬崇和信仰,从此近慈寺不仅香火旺盛,听经学佛,皈依的信徒也越来越多,能海法师还在全国各地建立了七处藏传佛教格鲁教派金刚道场,由于当时外地 女信教徒到近慈寺听经求法的也很多,并且要求出家皈依能海法 师,但是格鲁教派戒律严禁,清规严肃之重,按藏传佛教格鲁教派的教规,不许听经妇女在寺庙留宿,也不允许 男女僧人混合寺院。能海法师就让出家尼众到铁像寺静居修行,而且铁像寺 与近慈寺也相距五华里 地远,符合寺庙律制,也符合藏传格鲁教派严禁男女混合修行的教规。
    当时能海法师就将铁像寺移交隆莲和定静两位尼僧负责主管。从此她们一边修建寺院殿堂,一边学佛修行。能海法师在炮火声中为出家男女弟子授 戒、传戒。当时已有十几个出家受戒女性,大约两 年以后,抗日战争结束,孤儿 院也迁走了。解放前能海法师、隆莲法师等就接受藏族章加活佛等高僧的《密集金刚》、《胜乐金刚》、《大威德金刚》等多部大灌顶,从此,铁像寺院开始接受出家女弟子而形成正规的藏传佛教尼众寺院,并得以发展,铁像寺是四川内地唯一的一座 藏传教比丘尼金刚刚道场。隆莲法师为该尼众寺院的第一任主持 。
◎铁像寺现任主持:果芳师生于1958年7月,1980年由她母亲送入铁像寺,第一年是培训生接受考察时期 。1982年 元月在成都铁像寺正式剃度为僧,出家十多年一直跟隆莲法师修习佛法。1984年考上四川尼众佛学院,是1987年四川尼众佛学院的首届毕业尼僧。毕业至今担任铁像寺的主持,负责寺院管理工作。1993年当选为成都市佛教协会理事,1996年当选为成都市佛教协会常务理事,当选为四川省佛教协会理事,2000年至今当选为成都市佛教协会副会长。

 楼主| 发表于 2019-7-28 18:28 | 显示全部楼层
《任乃强先生与西康诡异录》
    任乃强先生,字筱庄,四川南充人。著名历史学、民族学家,我国近代藏学研究的先驱之一。历任重庆大学、华西医科大学、四川大学教授和中国民族研究会理事,中国民族史学会、四川民族学会顾问,四川省社会科学院特约研究员。
    四川出奇人。任乃强先生,就是藏学“奇人”。在学界,任乃强先生的名气在于他对藏文明的了解,特别是对藏地康区的了解。
    任乃强先生于1894年出生在四川南充县,1928年在南充中学教书时,表现出对四川乡土历史的了解,受川康边防指挥部胡子昂的邀请,入藏地康区考察。历时一年,任乃强先后考察了泸定、康定、丹巴、道孚、炉霍、甘孜等11个县,返川时,记录了数十万字的资料。考察期间,任先生娶了瞻对藏族头人的女儿为妻。婚礼期间,藏人说唱,任先生通过翻译记录说唱内容,遂成我国第一篇《格萨尔》的汉译文。
    任乃强先生一辈子研究藏学,论对藏人藏地的了解,可谓汉人中不可多得的佼佼者。他所形容的藏地藏人,和一般汉人认为藏地为边远蛮荒之地,藏人为粗野肮脏的野蛮人大相径庭。任乃强先生写道:藏人藏地,“多保存有我国古代社会之遗风”。他说,藏人人性质朴,有四种美德,即仁爱,节俭,从容,有礼。就仁爱,他举例说,“藏人受佛教影响,深戒杀业。偶误杀一虫蚁,常为之数刻不安。战争抢劫,亦不尚杀人。待遇俘虏,甚为宽厚。汉人流落番地,随处可得食宿。”关于节俭,“康藏人之能撙节俭用,若无足多。然其所积,不以遗之子孙,而布施于佛事与贫民,则非他民族所能及矣。平时积俭所蓄,随时散去,不为盖藏。”从容,“康藏人社会交际,活泼可喜。心有不悦,绝无疾言厉色,怒目切齿等表现。遇任何艰难困阻之事,在他族所必废寝忘食,绕室而走者,康人皆宴如无事,徐为应付,载言载笑,丝毫不觉烦恼。至于哭泣哀号,跳踯奔突等着急表现,竟未曾见之。”有礼,“康藏人应对进退,恭逊非常,决无踞傲粗率之举。仇怨之家,偶然聚首,在拔刀相砍以前,几难识其有仇怨。至于骂人之语,藏族中甚少,有之,语气亦甚轻微,不似汉人之尖酸刻毒。”
    对于藏人不同于汉地的风俗习惯,任乃强先生都以一个文化学者的眼光,正面观之。如衣服装饰,“皆具古风”;如男女关系,“至如丘明所记,‘上蒸下报’之事,今日西康社会中,皆寻常事耳。男女相悦,不避父母,报李投桃,携手唱和。则东门通车之风,宛然在也。”也许人们会以为,这是任先生娶藏女为妻,爱屋及乌,偏爱藏文化。其实从上世纪三十年代开始,任先生就是藏学界公认对康藏史地有很深造诣的权威。1943年任乃强先生集几十年考察研究资料,绘成百万分之一康藏标准全图和西康各县分图,填补了康藏研究中的一大空白。此图成为当时国内外最精确之权威性康藏地图。
    1946年,任乃强任四川大学教授,发起组织国内第一个专门研究藏学的民间组织社团——康藏研究社,被推选为理事长,担任《康藏研究月刊》主编。任乃强对于康藏史地和人文的渊博知识和精深见解,如今读来都常常叫人拍案叫绝。比如,现在谈论国际政治上的“西藏问题”,即西藏的法律地位问题,首要讲清的是“什么是西藏”。在西藏问题上摸不着边的大多数人,正是在“西藏是什么”上糊里糊涂造成的。任乃强先生早在1933年,就专文指出:把国际政治中的“Tibet”对应汉语中的“西藏”是“最大的误译”:“通常译英、法文之Tibet为西藏,此大误也。‘西藏’两字,作为我国之行政区域名称,始于雍、乾之世。其时所指,为宁静山以西,青海以南之康、卫、藏、阿里四部。”
    正是听说任乃强先生对藏地的了解无人可比,当解放军解放四川后将进入藏地之前,贺龙、李井泉,廖志高,李大章和胡耀邦等人都要请教任乃强,大军进藏需要注意什么。任乃强先生为和平解放西藏献计献策。后被任命为西南民族事务委员会委员,参与筹建西南民族学院的工作。1957年被划为“右派”,在处境极其困难的情况下仍未停止研究工作,完成了多部学术专著,并于1960年开始撰写《(华阳国志)校补图注》。1978年平反后,虽已85岁高龄,仍笔耕不辍,写出《青康藏高原采金刍议》和《漫谈四川的黄金》两本专著,为四川藏区等地的经济发展作出了贡献。1981年受聘担任四川省社会科学院特约研究员,主持编撰《川边历史资料选编》,1986年和1988年两次荣获四川省社会科学优秀科研成果荣誉奖。1989年3月30日在成都去世,终年96岁。
    任乃强先生一生涉及诸多领域,是四川最早的经济学家、历史学家,最早将 《格萨尔》翻译成汉语。他撰写了一部农业史,绘成了第一部康藏地图。他近百年的人生,撰写了25部专著和数百篇论文、报告,提出大量具有开拓性、创新性的 观点,在多个学术领域取得了卓越成就,堪称一代大家。
    从1929年初夏到1930年孟春,历时一年,任乃强先生考察了泸定、康定、丹巴、道孚、炉霍、甘孜等11个县,到返川时,记录了数十万字的第一手资料。他将其整理成文,分为7类,共300条,取名为《西康诡异录》,从1930年5月起陆续在当时的《四川日报》副刊上登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社区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格鲁教法集成

GMT+8, 2019-8-19 18:37 , Processed in 0.079540 second(s), 1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