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鲁修学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604|回复: 70

(转发)永春:我所接触了解到的雪歌仁宝齐真实行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6 11: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其实早在两年前,我就想写一下有关对上师日常行谊的真实感悟,但是一直碍于自己的身份和内心的面子,也不便于向人说什么,只偶尔分享零碎的几句话语。

因为怕别人觉得是我在赞美自己的家人,好像是自卖自夸感觉,以我本身的性格是最不屑于自卖自夸的行为了。

但是唯有我又是离上师最近的人,也是常常相随上师身边的人,也只有我才能看得更清,感受更为深刻,我若不说而谁又能比我看的更真感受更为深切呢?

而且同时我也是上师的弟子啊,我更应以弟子的身份来观待和安立自己啊,作为上师的弟子而碍于自己身份或不值一钱的面子、自尊,完全不为上师做什么,对上师的功德和伟大行谊完全漠视,也不去为上师的弘法做丝毫的贡献,却只享受上师带给自己的一切,那我这样的弟子,其实完全不配做上师的弟子,还谈什么生生世世不离正上师这些遥远的虚妄之话呢?

上师历尽千辛万苦才成就了汉地弘法因缘,有机缘来到汉地为四众弟子传承清净格鲁教法,我有什么理由不为上师的宏愿尽一点点的微薄之力呢?

就在我犹豫徘徊纠结中,“不做是不是损害了自己的福报,也损害了汉地有缘众生的福报”的疑问之中,突然前几天发生的一件事情,才让我下定决定写出来我所了解的真实的上师——雪歌仁宝齐。

我知道自己没什么文采,文笔也不好,但是我还是想尽我所能叙述实情,只为大家能够认识真正的上师,不但学到上师传授的格鲁清净传承教法,更能学到上师的伟大行谊和修行品格,继而对宗大师具足信心,有更多机缘学习真正的格鲁传承教法,使自己的解脱成佛之路更为增上,从此走上光明正途。

前几天,恰好有法师来,聊天时说起一些现象:一些汉传师父带的弟子拜了藏传师父后,就只供养藏传的师父,不怎么理会和供养自己的汉传师父了,最后令一些汉传师父难以维持生活,所以就不敢带弟子见藏传师父了。

我一直对佛教徒圈子涉入不深,所知甚少,于是带着疑问跑去问仁宝齐,想知道是不是真有这种情况。仁宝齐听后先是回答道,是有这些现象,以前在台湾时也有过这样的现象。

因为我了解上师的人格魅力,料到学生们接触到这么好的老师肯定会喜欢他,于是心念一转接着问仁宝齐:是不是现在也有些师父不敢带自己的弟子来见你,跟你学习?他们是不是怕自己的弟子见了你,跟随你学习后就也不再搭理他们了呀?

我本想等仁宝齐回答“是”之后,接着开始说这些人心眼未免太小了、心胸 也太狭隘了,还出什么家修什么行之类的话,而且理所当然认为仁宝齐也会同意我的观点,因为我觉得自己很在理,很正义啊。

当时我紧紧盯着上师的面容,等待着我心里理所当然的答案。但还没等我张口说出这些,仁宝齐接着说了几句让我大跌眼球的话,他说:“其实我一直也蛮担心,担心一些法师的弟子跟随我学习后,对他们原来的师父不怎么供养或者疏远,所以我也很怕那些师父的弟子们接触我太紧密,疏远了自己原先的师父,因为那些出家师父们也需要四方弟子的供养维持生活的,这也是他们应当需要的,所以我一直很注意这方面,尽量不和有些师父们的弟子离得太近,以免影响到那些师父和弟子之间的关系。”

我听了差点从床上掉下来,因为当时我坐在卧室的床边,如果当时我正喝着水那肯定也喷一床。

菩萨的境界和我们凡夫果然是天差地别,当时我已经到嘴边的话一下子生生给咽了回去,感觉自己像被扇了一个耳光,脸上火辣辣的(我以前听到的很多不都是师父们互相抢弟子拉山头,恐怕自己失去弟子没人供养的事吗?我晕)。

当时仁宝齐对我说这番话时,就坐在里屋房间窗台的飘窗上,他背后是满满从窗外透进来的阳光,眼里闪着真诚而慈悲的光芒,我面前好像端坐着一尊活生生的带着光的菩萨,就这样坐在我的面前,给我最真诚最慈悲的开示,当时的我真是惊呆了……

这种情景虽然以前也出现过,但这次却让我感触最深,我不知仁宝齐是否知道我心里原本想说的话,而我当时愧疚的心情真是难以言喻、感概万千,也被彻底说服,瞬间粉碎了我原先的错误谬想。

不禁联想起每次和仁宝齐出远门,因为要带着孩子,行李都比较多,为了减少行李箱数量,我每每尽量往一个箱里多塞东西。然而每次仁宝齐都跟我说,不能在一个行李箱里装太多东西,尽量多分几个。

我觉得那样太麻烦,回应道:为什么不少托运个行李箱呢?仁宝齐就说:如果一个行李箱塞得太满,那给我们运行李的行李员会容易受伤,所以箱子不要塞太满了。

我就回应道,那些人都是干体力活的,哪会那么容易受伤?我们的箱子容易受伤才对吧?可是上师依然拜托我不要把行李箱塞得太满,宁可多分一个袋子出来,都不让我把一个箱子装得太重,当时内心无法体会上师的慈悲和宽广的心量,怎么能连不认识的行李员都关心到?

然而方才上师一番真诚慈悲的话语,让我深刻体会到他伟大慈悲的心量,我们这些凡夫俗子哪会想到这些事情啊……瞬间觉得自己渺小得就连沙粒和尘土都不如,上师伟大慈悲的心量真是不可揣摩、不可测量,每次都让我惊讶和感到不可思议。

因为我们凡夫平时的心实在是太粗了,上师平凡中的伟大一般人很难体会到,是因为平时全都是被烦恼和我爱执所覆盖的严严密密,完全生不起微细的心去感受,而我也是大大咧咧的愚钝之人,对上师的伟大行谊总是事后才能体会到那么一点点。

还记得几个月前雪歌寺的一位老喇嘛眼睛白内障,只能看到微光,想来广州看病,做眼部晶体植入术。上师就让我来安排看病的事情,并告诉我因为老人家八十岁了,一生基本没出过寺院,腿脚也不方便,很难承担这种昂贵的医疗费,就由我们承担老人家来往机票及医疗费吧。

我当时也很赞同,觉得供养好的出家修行人也是累积福报的事情,但是同时内心觉得自己做的已经足够了,因为全部费用都是我们来付,还有什么不够的,我觉得让我再多做一点什么,都已经超出我的能力了,而且也没有心想着再多做什么了。

可是,上师所做的永远超出我们的想象,老人家做完手术后还要有七天的观察期再去复查,这期间还需要住在我们家六楼道场。因为老喇嘛完全没有牙齿、上师每次都单独为老喇嘛煮适合他吃的饭,然后捣烂,每顿都是上师亲自送到楼上给老喇嘛,惭愧的是,我却一顿饭都没有送过,我们全家吃饭时,有时甚至忘了楼上还有一个老喇嘛的存在,只想着自己吃饭。只有上师每次都记得楼上有人在那里还没吃饭,按时送饭到楼上。

有时心里虽然也觉得很不好意思,但是也并没有想到去改变自己的行为,因为凡夫就是习惯如此,总觉得自己付出的已经很多很好了,觉得对方应该也知足了,无需再多付出一分一毫了,其实和菩萨一比真是差的十万八千里啊。

上师在生活中和我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我是从弘扬教法的角度考虑问题,不是只看眼前。”

有时家里来拜访上师有各种各样形形色色的人,有时有些人我觉得真是很难相处,甚至是很差、很恶劣,觉得上师很慈悲,对上师予取予求,也不怎么尊重。

我本身性格比较直接和急躁,就对上师说,这种人这么差劲、素质这么低,干脆永远不要搭理这种人算了,让他们想找谁学找谁去。可是上师总回答我他都是从弘法的角度来考虑问题,不是只看眼前,他有时会配合别人的心态和所需,有的人可能现在还没有机缘学法,是因为心续还未成熟,但是在佛法的环境里和人互动熏染,但有一天也会心续成熟开始想学习,如果今生障碍别人学法的缘,那哪一世自己学法的缘也会受到障碍。

我马上联想到原来上师今生这么聪明智慧,学习这么厉害,在三大寺学习当年总是考第一名,原来都是累世种下的善因啊。又想到怪不得自己上学时学习怎么努力都考不上好的大学,原来是自己曾经没有种下好的因啊。

我看到上师不但对人的行谊如此,对名利也是非常看淡,只为真心弘扬教法,不为自己名利着想。

我记起一件偶然事件,让我明白上师对名利真的非常看淡,完全不在意一丝一毫。那是一天的早上,我听到上师在播微信语音,因为是外放的声音,所以我听得很清楚,是台湾的师姐发语音给上师。



发表于 2018-7-7 16: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南柯一梦 于 2018-7-7 16:59 编辑
土登俄热 发表于 2018-7-7 11:51
任何时候,我在上师的心里和言行举止中,都看不到一丝一毫的烦恼和失落,我越是了解上师日常行谊的点点滴 ...

这个“格鲁大德”话有问题。碰到维摩吉菩萨怎么说,弥勒菩萨问法维摩吉居士还畏惧呢。别书生气了,也不要吓唬小朋友啊,如果您是出家人,看祖衣份上,末学建议您少上网,不要到这个居士堆里混,人家在家居士吆喝在家居士学佛法,有本事引导居士学佛。没有到寺庙吆喝对吧?您省省心,安心多念点佛得了。这些人您“度”不动。您先度您自己吧,OK?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社区

x
回复 支持 0 反对 1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0 14:55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柯一梦 发表于 2018-7-10 12:19
您过去知道仁波切吗,有读过相关讲座吗?

http://bbs.gelupa.org/forum.php? ... 8%C8%CA%B2%A8%C7%D0
原来有个精华帖,汇总了很多零散的开示,涉及摄类学、心类学、因类学、四部宗义、地道论、十二缘起、四圣谛、广论奢摩他,八事七十义,入中论善显蜜意疏,俱舍论,好像讲到现观部分基本结束了。其他内容也非常多,密续地道论等等,当时主要是台湾阿底峡佛学会(这个网站目前大概已经很久没有更新了),廖本圣老师等和仁波切在学习(我的藏文字母也是从廖老师那里学来的,搜搜狗视频等),佛学会整理出很多文字稿,大家在共享学习。
论坛的黄金学习期大概在05-15年,后来我感觉差不多跟上了这个时代,基本都心有指引或答案,知道怎么学或知道还有多少差距,现在论坛基本上已经不能满足那些过来人,所以目前前辈们都不是很活跃。
我个人感觉别说五部大论,上面那些基础课都没学过,格鲁的密法基本也很难了解,因为按照格鲁正统,一定会用很多基础名相和自家的逻辑思维来讲解论证格鲁派为什么这么多,做的理由,前后因果关系。因为写那些论著的祖师少年时代都是这么学过来的,一定会用宗大师传下来的思维方式来分析问题。
同期讲解经教的还有台湾弘法的见悲青增格西,洛桑却佩格西等等,像见悲格西直接指出弟子没必要多去搞风马旗,西藏人的地方风俗而已,不是佛教原有的精华,核心本质就是自己讲的经教让弟子吧时间的重点花在这上面。也是那个时期,让汉地弟子见识了来自天竺三大寺格西的讲经风格,确实也挺颠覆传统认识的,其实很多也是我们汉地自己杜撰的一些错误看法。目前有些资料在藏人文化网视频栏目中有。
雪歌仁波切讲的经教特色是通俗易懂(可能是仁波切汉语当时还一般,用很华丽的方式也不可能),但非常适合入门学习,能快速掌握核心要领,三大寺讲解的背景。仁波切的名气在三大寺还是很大的,汉地很多弘法的格西当年在天竺学习时候都见识或听闻过,法王也是赞叹有佳。当然时过境迁发生了一些事情,我也不太了解具体情况,但仁波切曾经讲过的那些经教,确实是无价财富,正因如此,阿底峡佛学会的水准可以说领先内地汉地格鲁圈20年以上。那会我们能做的就是等着他们发布最新资料,下载或请法宝。法尊法师翻译的摄类学理路幻钥,入中论,没有仁波切的讲解,估计翻译了几十年依旧放在那,基本没人去动也没人看的懂,更没有人能讲的明白。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6 11:2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位师姐的声音我知道,因为上师和我说过不止一次,对这位师姐的文字功底和学习很认可,对佛法法意把握也很精准,也一直对这位师姐赞扬有加,在台湾的佛教界里也帮很多有名的法师做文字书稿的编辑和润色等等工作,她也跟随上师学习佛法多年。
她发语音和仁宝齐说的意思是,她正在做仁宝齐书稿期间,很巧的是某著名佛教团体也来找到她,拿他们上师讲的文字稿请她来做编辑和润色等的出书事宜。台湾师姐一看她们拿来的他们上师讲的文稿里都是相似法,并不是真正的佛法,台湾师姐请示仁宝齐,想偷天换日把仁宝齐讲给她的正确佛法加进去,把对方上师讲的相似法的文稿变成正确的佛法文稿,问仁宝齐这样做是否可行,有没有盗版的嫌疑?
作为凡夫的我,当时听了马上就有些不高兴,也升起了烦恼心,就立刻和上师说,“这算什么,这不就是盗版吗?为什么要让他们盗版你讲的法呀,这太不公平了。”
上师却回答我:“这没什么,只要可以让大家学到真正的佛法和真理,写谁的名字都无所谓,我又不是为了名才来讲法的。”
因为我们凡夫无始以来的习气实在太重了,很难一下子改变过来,听了这样的话心里还是不舒服,觉得这样对上师太不公平了,心里依然有些气,但内心还是被上师弘法的真心所感,只好不再吱声,不过心里还是默默感佩上师真的太伟大,一切都只为弘扬教法所想,不为自己名利所想。
这样的诚心估计连宗大师也感应到了吧! 因为我知道后来有一天早上,上师突然说他很清晰地梦到了宗大师。因为上师对那些感应神神叨叨之类的事情从来不会主动和我说的,我很好奇马上询问详情,上师就告诉我他当时走到了宗大师的宫殿,宗大师非常庄严地坐在那里。他先拜过宗大师然后走到宗大师的面前,宗大师伸出一支手给上师,上师惊讶地看到宗大师的手里都是满满的眼睛,然后对上师说:“给你智慧!”上师就亲吻了宗大师的手,浑身马上得到了非常舒服、气脉完全畅通的一种不可思议的加持。他说一生都没过得到过这样加持的感觉。
我听了也觉得不可思议,非常惊讶,心想,一定是宗大师感受到仁宝齐弘扬格鲁教法的真心和坚定,给予上师特别的加持,我也真的感到佛菩萨的加持力真的是不可思议!
上师不仅辛辛苦苦倾囊相授给我们讲授格鲁系统课程,而且真的是身体力行在日常生活中实修,真是时时刻刻在任运的状态中修慈心和悲心。他不只是言语上教导我们大家,也经常在日常生活中教导我如何调伏自心烦恼,修自他交换。
还记得2016年的时候,我们住在六楼,正上方的7楼在大搞装修,全部要拆掉地板,看似要装一年多都不会停止的样子,而且还经常超时的工作,我们住在正下方最深受其扰。
孩子当时也很小,家里噪音大的完全无法住下去,当时我的内心很是烦恼,一定要找楼上的业主讨个说法,投诉一下,起码可以不要超时工作吧?但仁宝齐劝我要趁此机会修自他交换,而且说不定以后我们也有装修房子的时候。
我就理直气壮地说,我就是在修自他交换啊,如果我是七楼的业主,我肯定不会这么大搞装修,把地板都拆了重铺影响其他人的,我才不会做这么缺德的事,简单装一下不行吗?非要全部拆完装啊?
仁宝齐笑着回答,你这不叫修自他交换,你这样越修越气,只是增加烦恼而已,修自他交换的意思是,我们要把自己变成七楼的业主本人,我们的房子装修好了,住着是多么舒服、多么快乐、多么幸福,我们要很高兴才对,这才叫自他交换。
我当时听了顿时无语,上师的智慧和慈悲是这么令人感动,我惭愧的马上低下了头,于是在此装修最吵期间,都带孩子出去住酒店,晚上才回家里。
果然,过了第二年我们真的也要装修房子,而且我一直担心是否影响楼下的人居住,不知该如何处理,谁知我们楼下的业主竟然主动打电话告诉我,他们家的孩子才刚满月,知道我们要装修房子,为了不影响我们,这段装修时间就搬出去住,等我们装修好了告诉他一声,他们全家再搬回来住,内心当时真的是又惊讶又感动。
上师的智慧、慈悲光芒真的是无时无刻不在生活中照耀着我们,生活中这样的事迹真是说都说不完。
我每次看到上师对人,无论好的差的穷的富的,总是如此低调、和蔼、谦虚、平易近人,内心对任何人都没有丝毫的架子,连讲法的声音都透着平静的慈悲,没有那种只是单纯的讲授佛法道理而已,而是和自己的心和体验完全的连接在一起——没有丝毫渲染夸张的犀利,没有丝毫慷慨激昂的矫饰,也没有丝毫故弄玄虚的神秘,更没有丝毫迎合世俗的功利,最为深奥的真理却总用最平静、缓慢、淡然至真的语调,总是在平凡的言谈举止中透着伟大行谊。
也如广州一位师姐所言,仁宝齐虽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帅哥,但是那种自内而外透出的一种修行人的光彩,真是普照四方。
还记得去年有不实传闻说上师现在生活太过奢华,我当时知道心里也很惊讶,我们都知道前段时间上师在美国纽约照顾病危的母亲,母亲住的地方是纽约市中心,但是房子只有一室一厅,上师为了节约费用,也便于照顾母亲,就每晚睡在母亲家里客厅那小小的沙发上。而且还要根据我们中国的时差,起早贪黑为我们授课。我悄悄擅自安排订了纽约好一点的酒店,上师知道后就说太贵了一定让我退掉,我就只好退掉又订了另外一家酒店,比原先的稍微便宜一点点,但是上师却又说太贵了,又提出又让我退掉。
其实以上师的功德和我的经济能力,完全可以安排上师住很好的酒店。因为在我内心一直认为上师所住之处是坛城,理应以最好供养之,以我的内心总想尽我所能以最好的供养给予上师。
后来因为我要带孩子一起过去看望上师母亲,为了不让我和孩子太辛苦就订了一家便宜一点的民宿,也是等我和孩子过去那天才开始一起入住。后来在纽约办完母亲的丧事之后,本来上师妹妹是最伤心之人,我们也应该多陪伴一下妹妹,可是上师为了照顾我自己的姐姐,却提出带我和姐姐一起去尼亚加拉瀑布看看,因为我的姐姐三年前独自去了美国,因为没有亲人陪伴,所以一直很孤单,上师为了陪伴我的姐姐心情可以开阔,就提议带姐姐去看瀑布。
其实我自己本人并不想去,上师多年前也陪母亲去过那里,可是上师为了姐姐的心情坚持带我们去,而且还要租车自己开车去。我和上师的弟弟一直提议坐飞机去比较轻松,可上师觉得飞机太贵,坚持开车带我们去,一个人足足开了将近七个小时的车,而且一路都是他一个人开。
如果稍微有心的人就知道上师的用心,为了照顾我姐姐的情绪和病情,独自开车六个多小时去尼亚加拉,我是真的不忍心,因为我知道上师腰部做过手术,不能久坐,却宁可开车六个多小时,都不舍得坐一个小时的飞机,竟然还被人说生活奢华等等此类,内心真的很为之悲痛。
不过我也知道一切皆因我之故,上师才遭人误解,因为我一直是开公司做业务,住惯奢华酒店,花钱也大手大脚,上师很多时候为了随顺我,才随我的意愿。可是他自己一个人出门在外就总是节俭节约。
我很清楚的知道,去年一年上师非常慷慨地供养寺庙僧人法会以及佛教团体就至少四十多万元人民币,那可是在刚购买道场经济紧张的情况下啊!可上师那时从来没有犹豫过一丝一毫,也从来没有嫌多嫌贵过,上师对需要帮助和应该帮助的人和事,从来都是慷慨大方,对自己却从来都是吝啬不舍,但是却还遭人如此非议,作为凡夫的我,内心当时真是为之悲伤和心痛,忍不住流下泪水, 上师却从来不在意这些。
我本不善言辞,也不会华丽词语,更不擅表达,但想到上师的功德,我就禁不住的流泪,因为是自己的切身经历,感触很深。真正具德的善知识,表面上似乎跟我们一样,其实境界真的是天壤之别,我们无他回报,唯有带着上师的教诲,努力走向成佛的道路,当时内心暗暗发誓要生生世世永远跟随这样的具量上师。
又想起当初上师刚还俗之时,上师所承受的一切苦楚我都忍不住的落泪,至今想起内心都不太平静。
上师的弟子本来遍布世界各地,因为上师还俗对很多人震动很大,这种转变很多人无法承受。我也知道以往一些上师身边比较亲近的弟子也远离上师,各种各样的坏情况都有,后来还慢慢知道很多负面、诽谤、污蔑、造谣等等的声音,一些难以入耳各种歪曲事实,极尽之能黑白颠倒的话语攻击。
我当时知道真的非常震惊,不知道佛法圈里竟然也如此黑暗,内心受到很大冲击和伤害,当时也确实升起了烦恼心,觉得太不可思议,人的烦恼五毒是这么的炽盛,连学佛多年的人,都会说如此恶毒攻击语言,内心真的是心灰意冷,很是悲凉,对俗世的生活产生了非常大的厌倦,只想着自己在上师身边单纯的过好自己的人生,是是与非非,不想再多问,也不想接触任何人。
可是不知自己哪一世破天荒种的一点善因,我遇到的不是一般人,是真正的具德上师,是佛,是真正的菩萨,上师给与我莫大的勇气和信心,一再叮嘱教导我,千万不要因为一些负面声音和不好的遭遇,就对佛法失去信心,教我如何调服自心烦恼,怎么同情和悲悯众生,他们都是被五毒烦恼业力所转的可怜人,叫我千万不要对任何人升起嗔恨心,不要对任何人失去同情心,那些被烦恼所控制的人也是在生死苦海轮回流转中,想想他们也是多么可怜啊,我们被人污蔑诽谤也是我们曾经有这样的业啊,没有这样的业不可能有这样的果啊,这也是我们该承受的业果,这些害我们的人帮我们把业尽快结束掉,这是多好的事啊……
在上师慢慢的开导中,内心情绪慢慢得到了平复,后来2016年我和上师一起去日本见到尊者,尊者拉着上师的手说,你一定要继续弘扬格鲁教法,内心不要为还俗之事受到影响,我当时也得到莫大的鼓舞,信念更加坚定,不再受外界影响,但内心也同时担心上师的弘法事业受到影响,因为我了解上师弘扬格鲁教法的诚心和真心,可是无论外界有多么恶毒的声音,我都没有从上师眼中、心中、举止看出有一丝一毫的烦恼和难过,他依然以超人的忍耐力慈悲对待每一个人,即使是伤害他的人。
我毕竟是凡夫俗子,内心还是有些不安,就很多次带着世俗的心态和凡夫的疑惑,反复询问上师对还俗生活是否适应,还有对还俗之后失去大量的粉丝信徒和弟子,是否心里有失落和难受,但上师每次都无比坚定的回答我,他完全没有一点点的失望或者失落或是不舒服!
任何情况都在他预料之中,他自己所走的道路自己内心非常清楚,该怎么修行该走什么样的道路,他自己确定无疑。我想从上师的心里眼里或言语中,窥探出一点点的世俗人一落千丈后该有的失落心态或灰暗情绪,可是任我怎么窥探,都找不到一丝一毫。
从高高在上、众人仰慕的名僧高僧,一下子失去名利,失去大量信徒,别说世俗人,就连出家人谁不恐惧这样的事情呢?可是上师的伟大慈悲的心量真是我们无法揣摩、无法测量。
任何时候,我在上师的心里和言行举止中,都看不到一丝一毫的烦恼和失落,我越是了解上师日常行谊的点点滴滴,我越确信上师真的不是一般意义的还俗,是我们凡夫无法理解的观待因缘,如何利益有情修行到高阶段的还俗,因为我真的从上师身上完全看不到一丝一毫的烦恼和难过,宽广慈悲的心量让我无时无刻不感佩上师的伟大和勇气。
我总是看到上师不仅不厌其烦、娓娓不倦地倾囊相授为我们讲法,而且是身体力行在日常生活中实修,总是观照到每个人的心,时时刻刻在任运的状态中修慈心和悲心,上师不只是言语上教导我们如何修行,真的是时时刻刻在实践着自己的所言所说啊,一切的行持完全和菩萨无异。
内心如此柔软慈悲,显密教法如此通达透彻,心量又无边无际的宽广,如果我们连这样的上师都不想要、都不珍惜的话,真不知道我们还想要什么样的上师?
我们世间人一般亲近一个人多了,就不觉得对方有多了不起了,但是我越亲近上师,却越看到上师的智慧与慈悲,更看到了上师的表里行持如一,不管近的远的有情都能被他的修行光辉照耀!
连有次上师在新加坡坐的士,上师穿的也是便服和常人无异,但一上车的士司机就说:您肯定是位大师吧?我们听了都一惊。上师无论什么形象都真的是遮挡不住修行人自内而外透出的光彩!智者、有福报者最终都会看到慈悲智慧的上师是多么的伟大。
由于篇幅所限,只能分享这一点点,上师的功德和修行,任我怎么叙述都无法叙述完。在我心里上师是佛,带我走向解脱之路的恩人,是我生生世世的恩人,无以伦比。
我所分享这些,上师完全丝毫不知,我也没有念过一个字给上师听过,我也没有丝毫要为上师争取多一个弟子或粉丝的意图。以我个人角度来说,上师不用传法,上师身边没有一个弟子,我才更能享受没有打扰的幸福家庭生活,但是我知道上师的宏愿和责任是弘扬格鲁教法,我只愿我们可以生生世世跟随具量上师的脚步学习真正清净传承的格鲁教法,乘着宗大师的教法之舟,一起抵达幸福的终极彼岸(成佛)!
发表于 2018-7-6 20:18 | 显示全部楼层
她发语音和仁宝齐说的意思是,她正在做仁宝齐书稿期间,很巧的是某著名佛教团体也来找到她,拿他们上师讲的文字稿请她来做编辑和润色等的出书事宜。台湾师姐一看她们拿来的他们上师讲的文稿里都是相似法,并不是真正的佛法,台湾师姐请示仁宝齐,想偷天换日把仁宝齐讲给她的正确佛法加进去,把对方上师讲的相似法的文稿变成正确的佛法文稿,问仁宝齐这样做是否可行,有没有盗版的嫌疑?
作为凡夫的我,当时听了马上就有些不高兴,也升起了烦恼心,就立刻和上师说,“这算什么,这不就是盗版吗?为什么要让他们盗版你讲的法呀,这太不公平了。”
上师却回答我:“这没什么,只要可以让大家学到真正的佛法和真理,写谁的名字都无所谓,我又不是为了名才来讲法的。”--摘
=====================================================
雪歌仁波切这样做对吗?
发表于 2018-7-6 20:23 | 显示全部楼层
从高高在上、众人仰慕的名僧高僧,一下子失去名利,失去大量信徒,别说世俗人,就连出家人谁不恐惧这样的事情呢?可是上师的伟大慈悲的心量真是我们无法揣摩、无法测量。--摘
===========================================
真正的出家人,真正的行者谁会恐惧失去名利?
发表于 2018-7-6 20:29 | 显示全部楼层
任何时候,我在上师的心里和言行举止中,都看不到一丝一毫的烦恼和失落,我越是了解上师日常行谊的点点滴滴,我越确信上师真的不是一般意义的还俗,是我们凡夫无法理解的观待因缘,如何利益有情修行到高阶段的还俗,因为我真的从上师身上完全看不到一丝一毫的烦恼和难过,宽广慈悲的心量让我无时无刻不感佩上师的伟大和勇气。--摘
=========================================
已经还俗了----此时无声胜有声。
发表于 2018-7-6 20:39 | 显示全部楼层
可是不知自己哪一世破天荒种的一点善因,我遇到的不是一般人,是真正的具德上师,是佛,是真正的菩萨,上师给与我莫大的勇气和信心,一再叮嘱教导我,千万不要因为一些负面声音和不好的遭遇,就对佛法失去信心--摘
发表于 2018-7-7 07:52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这篇文章,总觉得怪怪的。和我在仁波齐微信公众号里的文章差别太大,受不了。
发表于 2018-7-7 09: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yuwin2 于 2018-7-7 09:18 编辑

上师的弟子本来遍布世界各地,因为上师还俗对很多人震动很大,这种转变很多人无法承受。我也知道以往一些上师身边比较亲近的弟子也远离上师,各种各样的坏情况都有,后来还慢慢知道很多负面、诽谤、污蔑、造谣等等的声音,一些难以入耳各种歪曲事实,极尽之能黑白颠倒的话语攻击。

酸民說:這話挺黑白顛倒的,仁波切的弟子也不是都是笨蛋。
讓出家人還俗者,還是低調點好。我看這文的感覺是:"我老公是佛,你們怎麼不來拜"。
(我是修養不好,讀起來一整個火大)
发表于 2018-7-7 09: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南柯一梦 于 2018-7-7 09:27 编辑
高文达 发表于 2018-7-7 07:52
看了这篇文章,总觉得怪怪的。和我在仁波齐微信公众号里的文章差别太大,受不了。

您好师兄,这个雪歌仁波切是中国人还是印度人那?看介绍好像外国人,又好像住广州,又出家又还俗,阿唐了吗?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社区

x
发表于 2018-7-7 10:31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声叹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7 10: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南柯一梦 于 2018-7-7 10:47 编辑

这样的诚心估计连宗大师也感应到了吧! 因为我知道后来有一天早上,上师突然说他很清晰地梦到了宗大师。因为上师对那些感应神神叨叨之类的事情从来不会主动和我说的,我很好奇马上询问详情,上师就告诉我他当时走到了宗大师的宫殿,宗大师非常庄严地坐在那里。他先拜过宗大师然后走到宗大师的面前,宗大师伸出一支手给上师,上师惊讶地看到宗大师的手里都是满满的眼睛,然后对上师说:“给你智慧!”上师就亲吻了宗大师的手,浑身马上得到了非常舒服、气脉完全畅通的一种不可思议的加持。他说一生都没过得。…………这个也对这个作者说?如果确实,末学觉得这个仁波切确实是非常慈悲且不顾自己了,把所有能“卖”的的都“卖”出。如此,末学相信还俗是为更广大地方便利他。能说汉语在汉地弘宗师之法,就这一点,就非常不容易,没有一个崇高的心和使命,难为也!另,这篇文章有些问题,上面师兄已指出问题所在,不重复,作者虽然真心,但是否作者自己理解覆盖上师理解上,有时是污染。建议文稿发出去前征求上师意见和读阅后为好。
发表于 2018-7-7 10:51 | 显示全部楼层

您叹息什么啊师兄,突然觉得您是一个“懂事的小姑娘”。开个玩笑。
发表于 2018-7-7 11: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南柯一梦 于 2018-7-7 11:02 编辑
yuwin2 发表于 2018-7-7 09.
讓出家人還俗者,還是低調點好。我看這文的感覺是:"我老公是佛,你們怎麼不來拜"。
(我是修養不好,讀起來一整個火大)

仁波切成家了吗师兄?
发表于 2018-7-7 11:14 | 显示全部楼层
太虚大师:不能守僧戒还俗勿污僧



  佛律是许可舍戒返俗的。返俗不必因不能守戒,也可因愿作有些救国护教等事情而需要还俗;但不能守僧四根本戒──淫、盗、杀、妄戒,尤其淫戒──决须还俗。还俗是清白的行为,缅、暹的官绅都以“是僧还俗”为尊荣,唯是犯僧根本戒甚至淫戒──僧尼犯淫戒则是犯邪淫戒──仍覆藏遮掩,甚而尚敢公然住持寺院,主导讲堂,恬然不知羞耻,真是犬豕不如毫无惭愧的阿鼻种子。我们僧中有知道这种僧,污僧辱僧败僧破僧的恶僧逆僧,务要鸣鼓而攻的攻而去之,不令留在僧内害僧。由此,我们为尊重僧戒故,尊重还俗的瞿飞白──悦安还俗──,林子青──慧云还俗──,陈沧海──蕴光还俗──等,舍僧还俗正式结婚而有正当职业。其余虽每因陷于不正结合而偷偷还俗者也为尚知羞耻,胜出虽犯淫戒等而仍污住僧中的僧尼百千万倍。

  所以如遇有不复能守持僧戒的僧尼,应毅然决然立刻舍戒还俗。至于已犯僧根本戒,甚至仍住寺领僧者,更应猛发惭愧羞耻,向佛僧认罪还俗,以求改过做人,尤为切要!必须不能守四根本戒的都舍戒还俗,僧众乃能清净;僧众清净,佛法僧乃能受人们尊重恭敬。舍戒还俗不是舍弃佛法的信仰,应仍受三皈五戒,最少仍应为三皈信徒,拥护赞叹佛法僧,亲近供养佛法僧,为一般在家佛教徒表率,如此乃能使佛教兴盛。
发表于 2018-7-7 11: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来,舍戒还俗并不可耻,破戒恋栈才最可恶,故在泰国与缅甸等的佛教国家,皆以出家为光荣的事,出家还俗,也是平常的事,并且以为唯有还俗的人,才是标准的国民,他们不以还俗为耻,并以做过和尚为荣。所以他们没有一个不舍戒的还俗人,也没有一个犯根本戒的出家人。愿意持戒,即可出家,受戒出家的大门随时开着欢迎;不能持戒,当可舍戒还俗,社会上的职业,也多欢迎还了俗的出家人。-----《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杂事》中说:“劝他归俗,得吐罗(偷兰遮)罪。”我们应该赞叹出家功德,不要劝人还俗,劝人还俗是有罪过的。---圣严法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社区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格鲁教法集成

GMT+8, 2018-7-23 21:13 , Processed in 0.236181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