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鲁修学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066|回复: 34

《我的父亲海空法师》丁小琪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27 21: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般若净土123 于 2018-5-27 21:15 编辑


清海上师、海空法师(不是大家熟悉的那位,而是作者丁小琪的父亲曹金甲)

1、清海上师和我家的渊源
2、我与佛教的渊源
3、清海上师与南阳佛教的渊源

1、清海上师和我家的渊源
    那年在东海之滨,我见到清海上师,我刚20岁左右吧。上师也就60岁的样子,很胖,一脸福相,像个弥勒菩萨,慈祥温和。我很小的时候,在潦河见过上师,他是我爷爷的师傅,也是我爸爸的师傅,当然,那时,他还不是我的师傅,他们不让小孩靠近那个讲经说法的小屋,人们都叫他和尚,我不知道和尚是个什么职业,但他知道我是金甲的娇宝蛋闺女,我家有六个哥哥,就我这一个闺女,谁都知道我是个娇宝蛋。上师给我父亲金甲起的法号叫海空
    在浙江,他见到长大了的我,很亲切,语重心长地说:娃啊,见到我是可是你的福气,可不是谁都能见到我的。
    当时,我还没太听懂他的话意。多年后,他圆寂了,人们都说他是文殊菩萨的化身,我才幡然醒悟。
    清海上师当年在峨眉上皈依能海上师(WG前夕的中国佛教协会会长),峨眉山是普贤菩萨的道场。60年代,清海上师随能海师祖从峨眉山来到五台山,建道场,清海上师是圆照寺的主持,五台山是文殊菩萨的道场。WG期间,寺庙被毁,僧人被遣,清海上师回到南阳拉人力车,经常跑南阳到襄樊的路线,经常到我家歇脚。
    清海上师和我家的渊源来自我爷爷的结拜兄弟戴子厚戴爷。我爷爷在潦河开曹家染坊,方圆几十里的人们都来染布,所以在潦河很出名,后来,戴子厚戴爷和我爷爷结邻而居,他开药铺,戴爷一直修佛。有一天,一个小乞丐投奔戴爷做牧童,这小牧童经常爬窗听戴爷念经,很有善根,不久,就能熟背所听过的所有经文,戴爷就教他年经文,十几岁的时候,清海上师就出家到峨眉山了。
    有一天,戴爷家来人说他的母亲去世了,戴爷一反常态,不是关了店门马上回家,而是反锁屋里,焚香念经,几个时辰后,才起身回家,当他一进家门,他的母亲忽地一下从灵床上坐了起来,又活了过来。后来戴爷告诉我爷爷说,他焚香许下大愿将自己的寿限折给母亲十年。他的母亲果然又活了十年,戴爷吃斋念佛行善,很长寿,活到90多岁,后来在老河口成了一代名医。
    戴爷的故事影响着我的家人。 清海上师WG期间来到我家,我们全家都皈依了佛门,当时的政治原因,修佛只能闭门悄悄的进行。
    清海上师圆寂的时候说:我屋里的东西不要动,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清海上师已经修成金刚不坏身,成了肉身菩萨。


2、我与佛教的渊源
    我的祖父曹润之从前开染坊,和街坊开诊所的戴子厚是结拜兄弟,街坊都叫他戴先儿,我家人叫他戴爷。有一天,老家有人匆忙赶来,告诉戴爷,说他母亲去世了,按照常理,戴爷应该马上关门回家呢,但戴爷关上店门,不慌不忙地在佛堂焚香诵经,不知道他诵的是哪部经,只知道他诵经许下大愿:将自己的寿限转增给母亲10年。许完愿,祖父陪着戴爷去给戴祖母吊孝。戴爷进门后,看到戴祖母已经灵在堂上,只听戴爷高声喊了三声:妈!戴老祖母缓缓地睁开眼睛,从灵床上坐了起来,祖父见证了这惊人的一幕,从此皈依佛门。戴老祖母果真又延寿10年。戴爷并没有因赠寿给母亲,自己就折寿,他活到100多。
    戴子厚爷爷后来去到湖北老河口行医,成了那一带的名医生,戴子厚家里来了个小长工吴清元(就是后来五台山圆照寺的著名法师清海上师),8岁的时候失去了爹妈,孤苦无依,乞讨度日,来到戴家帮助家里牧牛割草,恰巧戴先生是位佛教信徒,行医之余,常在家里自设佛堂,手敲木鱼,口诵《金刚经》。这使清海在幼小的心田就得到佛的熏陶和感染。那清脆悦耳的木鱼声响伴着悠扬舒缓的诵经声,深深地吸引了他。由于他生性聪颖,天智灵慧,未几即能将《金刚经》背诵如流。戴先生发现小清元暗地里跟他学经,便主动教他一些佛学基本常识及念佛仪轨,他还经常引清元到附近的香岩寺接触领受佛门清静庄严的僧侣生活。
    民国二十七年,清元17岁时,萌生出家之念,于香岩寺礼如一为师,法号清海,开始了他真正的出家生涯。不久,入陕豫交界紫荆关莲花洞削发为僧,后又进入陕西双喜寺学修佛法。民国二十九年,19岁时,闻知能海上师在四川成都弘传密教,同时新都的宝光寺传三坛大戒,他千里跋涉,据祖父讲,清海上师在艰难的旅途中,经常是饿着肚子,有好多次都晕倒在路边,能海上师入定的时候,看到了这个几次濒临死亡线上的虔诚的赤子,派人下山把他抬上了山。他首先赶往宝光寺报名正式受戒,戒师为深德和尚(又叫妙轮)。圆戒后到成都的石羊场的近慈寺,礼能海上师为亲教师,在近慈寺安居修学,受能海上师正宗灌顶,如是十年,到1949年,他仍在近慈寺修学密乘。从此清海和尚一直依止能海上师,未曾远离,直到能海上师于1967年元旦圆寂于五台山,计27年。  
    1951年,四川省实行土地改革,近慈寺上百名僧侣,被分配到离寺颇远的贫瘠土地百亩,而寺附近的肥沃地四十亩却分给别人了。这样寺中道粮不继,和尚全要参加做工劳动生产。1953年,能海上师到北京出席中国佛教协会的成立大会,当选为佛协副会长。会后他到五台山开创道场,选定清凉桥的吉祥律院,做为他弘法传戒、进修定慧的场所。他命弟子先学等先上山筹备,清海也随著先学到了五台山。是年十月,能海上师率请佛、成佛、寂度等弟子来到五台山清凉桥(吉祥寺)讲《四分律根本阿含》,以后数年,能海上师在山上讲经译经,并修缮吉祥律院大殿。这段时间,清海一直随侍在大师身边,担任吉祥律院的维那。这时能海上师已年逾七十,冬季在零下三十度的气候中,也亲自参加各项劳动,这使清海十分感动,他心想誓要效法能海上师这种为法忘身的精神,为弘扬正法、延佛慧命而努力。清海法师学习修行极为精进,在念经礼佛之余,积极参加打草、植树、种菜等生产劳动,曾当过菜园组组长和吉祥寺的维那等职。他在能海上师的教导和加持下,规范修习,勤勉精进,遂成为德高望重的能海上师亲自开辟的五台山吉祥寺金刚道场的独当一面的维那。 
    1957年,“FYYD”开始,能海上师奉命到北京学习,吉祥律院的常住众及五台山全部僧侣都在山上学习。以后数年,又有FY学习、政治学习,太多的学习会影响修行,但是大气候如此严峻,谁也不敢话说。1963年,清海随著能海上师自吉祥律院迁到附近的善财洞居住,再过两三年,WHDGM开始了。 
    1967年元旦,时任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的能海上师,在备受HWB种种凌辱折磨下,寂然坐脱。而这时年已46岁的清海法师痛失恩师,但依旧尽心维持寺院。一年之后即1968年,迫不得已,也随著大伙离开五台山。清海的河南邓县老家,没有一个亲人,他无处可去,就投靠湖北一位远房宗兄,以拉板车为业维持生活。
    我的叔父曹金鹏(海禅上师),在南阳电机厂工作,因为我父亲的政治问题受影响,他就卷铺盖回家了,回家没饭吃,就去湖北老河口找戴子厚伯父,在那里结识了拉板车的吴清元,两人一起拉板车,那时候人们都叫他和尚,叔叔和和尚有一次拉板车,有一次,重车下陡坡,怎么也刹不住车,眼看就要撞着坡下的人了,叔叔突然想起了和尚的一句教诲:“危难之时,就念阿弥陀佛”,叔叔念了几遍阿弥陀佛,忽然突一块大石头滚了过来,挡住了车轮,板车嘎然而停,稳在了半山坡上,佛菩萨在危难之时显神灵,让一场即将出现的大祸化为乌有,从此,叔叔开始崇拜佛法,皈依在和尚门下,叔叔把和尚带回潦河,把他的经历告诉了家人,一家人都很感动,祖父,父亲,叔祖父,堂叔,还有我的二哥等人都皈依在了和尚门下,成了他的徒弟,大家都尊称他师傅,这个师傅,就是清海上师。
    童年时期,我经常见到清海上师。80年代,浙江金峰寺大雄宝殿佛像裝藏开光,清海上师坐飞机从五台山赶来,我再一次见到他老人家,他慈眉善目地,胖得像尊弥勒佛,他笑着对我说:孩子啊,能见到我说明你是个有福人,不是谁想见就能见到我的。
    我的叔叔后来去五台山园照寺出家,后来做了金峰寺的方丈。我们全家都是清海上师的弟子。能海上师是我们的师祖。
    能海上师是宗喀巴大师的第28代传人,清海上师追随能海上师几十年,得到了真传,成了宗喀巴大师的第29代传人。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社区

x
 楼主| 发表于 2018-6-12 07:31 | 显示全部楼层
师兄对康萨仁波切非常陌生吧?海公上师与大吉仁波切都是主要师承康萨仁波切。再往上,你应该懂的。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27 21: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般若净土123 于 2018-5-27 21:16 编辑

3、清海上师与南阳佛教的渊源
    在南阳卧龙岗西南11公里的潦河古镇,曾经走出两位高僧,一位是被称作文殊菩萨再世的五台山圆照寺高僧清海上师,一位是清海上师的大徒弟浙江金峰寺的创建人海禅上师。他们都和南阳潦河有着不解之缘,他们的出现,曾经一度成了潦河古镇一道迷人的风景,见到的人们,都投来好奇、神秘、仰望的目光,久久凝视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原来高僧离我们这么近啊。
    潦河就是史书记载的安众镇,汉朝的安众城,唐朝的安众乡,宋朝的安众镇。战国时期这里曾隶属于楚国,地处中原文化和楚文化的交汇处,也是南北商贾往来的必经之地,很早就形成了街市。到了三国,曹操因调戏张绣的婶娘引起张绣反戈,而爆发了《三国志》记载的“宛之战”,曹操的长子曹昂、侄子曹安民、大将典韦,都在这场战争中战死,他们就埋葬在了潦河两岸,曹操在这里损兵折将,元气大伤,差点丧了命。这场“宛之战”,一不小心,把潦河打成了名镇,从此,潦河成了史书上不可忽视的一个地名。
    在这潦河古镇上,有一家很著名的曹家染坊(位于今天的镇政府北对门往西50米左右吧),潦河方圆几十里的人们都来这里染布,老板曹德身(字润之),自然成了远近闻名的掌柜先生,人们称他先生的另一个的原因是,他精通四书五经、天文地理、阴阳八卦和佛学,远近的居民们婚丧嫁娶、选阴宅阳宅、遗失物品卜卦都要来请教他;这还是其次,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从他身边走出了两位高僧。这个曹润之先生就是我的祖父。
    话还得从曹家染坊的隔壁戴家药铺说起,戴家药铺的掌柜戴子厚先生,是一位医术高超的名医,戴先生也是个修佛人,和我祖父结邻而居,两人书生意气,秉性相投,歃血为盟,结拜成兄弟;戴先生和潦河南边的清凉寺住持真如法师同师一祖———俊峰法师,戴先生每天修学《金刚经》,有一天,他的宅院门口来了个讨饭的小男孩,八、九岁模样,他很小就失去了父母,考乞讨为生,路人告诉小男孩,你去找戴先生吧,他是个念佛人,心善,他家开着大药房,很有钱,你给他家当个放牛娃吧,后来,这个小男孩就成了戴先生的放牛娃,放羊牧牛割草,这个放牛娃叫吴清元,本文的主人公,未来的清海上师。戴先生性情温和为人厚道,像他的名字一样,他每天早上都在书房念经,小清元经常爬在窗外听,那清脆悦耳的木鱼声伴着悠扬舒缓的诵经声,强烈地吸引着他,戴先生发现小清元很有慧根,能把《金刚经》倒背如流,就邀请他进来一起念经,戴先生主动教他一些佛学基本常识及念佛仪轨,还经常带清元到附近的清凉寺、香严寺上香拜佛。这些学佛的岁月,不知不觉在小清元的心田扎下了善根。戴先生和我的祖父经常交流一些关于对小清元的培养方面的问题,除了背诵佛经,他们还教会他认识一些常用的字,这为他以后的修学打下了不可或缺的基础。
    民国二十七年,小清元长到了17岁,萌生了出家的念头,到香严寺拜如一为师,法号清海,开始了他真正的僧侣生涯。民国二十九年,19岁时清海上师闻知能海上师在四川成都弘传密教,他千里跋涉,求取真经,据我的祖父讲,清海上师在艰难的旅途中,经常是饿着肚子赶路,有好多次都晕倒在路边,到了峨嵋山下,能海上师入定后,看到了这个几奄奄一息的虔诚的佛子,他对徒弟们说:去把那个要饭吃娃抬上山来。清海上师得救了,他在宝光寺正式受戒,圆戒后又到成都的近慈寺,拜能海上师为亲师,在近慈寺安居修学,受能海上师正宗灌顶,从此清海上师一直追随能海上师27年,直到能海上师于1967年元旦圆寂于五台山。
      1953年,能海上师到北京出席中国佛教协会的成立大会,当选为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能海上师师承被藏地人尊称为西藏之月轮、白文殊法成就者、宗喀巴大师第二十八代传人康萨仁波卿。这次会后,能海上师从峨眉山移居到五台山开创道场,清海上师提前到五台山筹备。1967年元旦,时任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的能海上师,在备受红卫兵种种凌辱折磨下,寂然涅槃。这时年已46岁的清海法师痛失恩师,但依旧尽心维持寺院。能海老上师圆寂后,清海上师获其全部仪轨的传承;仁清上师得其法脉的传承,他们二位上师都曾多年追随能海老上师身边,学修密法,深得其法要,一脉真传。清海上师可谓是宗喀巴大师的第二十九代传人了。
    WHDGM开始后,寺庙被打砸得破乱不堪,1968年,清海上师迫不得已,也随着僧侣们离开了五台山,回到老家南阳西南百里左右的邓县林扒镇,他没有亲人,无处可去,以拉板车为业维持生计。我的叔父曹金鹏(海禅上师),当年在南阳电机厂工作,因我父亲政治问题受株连,压得他抬不起头,就辞职回家了,回家没饭吃,就去找多年前已经迁居到湖北老河口的戴子厚先生,在那里遇到了正在拉板车的清海上师吴清元,他们俩人一起结伴拉板车,跑襄樊到南阳线。有一次从襄樊到南阳的途中,重车下陡坡,怎么也刹不住车,眼看就要冲下坡去,而坡下是黑压压的人群,在这千钧一发的紧急关头,清海上师说:念菩萨名号!叔叔和清海上师一起高声念:阿弥陀佛!说时迟那时快,忽然一块大石头滚了过来,正好恰在了车轮下,板车嘎然而止,稳在了半山坡上,佛菩萨在危难之时显灵了,让一场即将发生的大祸化为乌有。这件事情对我叔叔震动很大,他开始笃信佛法,皈依在清海上师门下,法号海禅。
    海禅上师和清海上师经常在傍晚回到潦河,叮当叮当的驴铃铛想起来时,他们的板车已经停在了我家门前。我家祖宅有一间黑暗的茅草屋,成了清海上师弘法的道场,小茅屋收拾得一尘不染,窗纸洁白,烛火金黄,在那样的特殊年代,他们经常在半夜里讲经说法。这个小道场吸引了潦河当时的很多高级知识分子,有毕业于延安抗日军政大学的南阳一中数学教师王金光,毕业于河南大学音乐系的省内著名音乐家曹金甲(我的父亲),还有湖南某大学毕业的史福润,安皋某中学教师龚广润等,我的祖父祖母、叔祖父、叔祖母、叔叔堂叔、我的二哥、四哥,都成了清海上师的徒弟,十来个人济济一堂,在那个荼毒一切文明的不寻常时代,佛学的星星之火正在这里悄悄地点燃。清海上师给他们取的法号叫: 海空、海禅、海慧、海勤等等,传承了能海上师法号中的“海”字。


金峰寺住持海勤上师

海勤上师与演法上师
    1978年“WG”结束,恢复了宗教信仰自由政策。清海上师回到阔别已久的佛教圣地五台山,接受佛教协会的安排,住持广宗寺,他把凄凉破败、一片废墟的光宗寺从瓦砾中从新盖了起来;1984年初,清海上师又率徒移住圆照寺,把这座700年前元武宗时期建成的古寺修葺一新,这座唐代昭献元圣皇太后宴请了性法师做住持的著名华严道场、明代永乐初年宗喀巴大师八大弟子之一的释迦也失、尼泊尔高僧室利莎的静修之地,不久之后,迎来了清海上师的大徒弟、我的小叔叔、俗名曹金鹏的海禅上师;海禅上师接受了清海上师的真传后,被派到浙江温州去重建寺庙,弘扬佛法,在东海之滨的浙江乐清县象阳镇下渎村,这座WG期间变成一堆瓦砾的金峰寺,在海禅上师的手里一点一点被修建起来,金峰寺成了远近闻名的佛教道场,海禅上师也成了当地人人敬仰的一代高僧。
    1985年春天,清海上师乘飞机抵达金峰寺,为新建成的大雄宝殿剪彩,为佛像装脏开光。我有幸在这里见到了阔别已久的清海上师,我皈依在他的门下,法号寂昙。
    如今,这两位高僧都已经圆寂。我写下这些文字,表达对他们诚挚的怀念,同时也想让南阳的后辈人们知道家乡有这么一份珍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参考资料:据《三国志》记载:“198年,曹操再次征讨张绣,围攻张绣于穰城(今穰东),不能攻克。后来,曹操解围退还,张绣率众追击,刘表也派兵增援,在安众(今潦河)被曹操伏击,大败。
  《资治通鉴•周纪五•赧王四十三年》《元和郡县图志•山南道二》《释名•释州国》《明嘉靖南阳府志校注》   《元一统志》光绪《新修南阳县志》


   
作者:丁小琪(本名为曹华)2017年 4月27日于桃李居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社区

x
发表于 2018-6-10 19:40 | 显示全部楼层
“能海上师是宗喀巴大师的第28代传人”,这个是怎么算出来的?
发表于 2018-6-10 22:1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600余年,20年间隔一代
 楼主| 发表于 2018-6-11 18:32 | 显示全部楼层
    丁老师的职业是教师、诗画作家,这是她的主要社会角色。在佛教里面,算是清海老上师的一位结缘皈依弟子。
    二十八代,数字没错,不过是从释迦世尊算起。不是说从宗大师算起,也不是说康萨仁波切又传了28代才到海公上师这里,若这么算的话,1-2年就是一代。
《定道资粮颂讲录》能海上师
◎临济宗,传至能海四十四代,喇嘛所传之法,至于余二十八代,历代传承不绝,祖师之名号,修行成就,皆有记载可考。
发表于 2018-6-11 22:58 | 显示全部楼层
般若净土123 发表于 2018-6-11 18:32
丁老师的职业是教师、诗画作家,这是她的主要社会角色。在佛教里面,算是清海老上师的一位结缘皈依弟子 ...

有点混乱。
 楼主| 发表于 2018-6-11 23:08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你懂的。
发表于 2018-6-12 06:5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不懂。能罗列全部28代传人的名号(名讳)吗?
发表于 2018-6-12 08:40 | 显示全部楼层
般若净土123 发表于 2018-6-12 07:31
师兄对康萨仁波切非常陌生吧?海公上师与大吉仁波切都是主要师承康萨仁波切。再往上,你应该懂的。

罗列一下,没问题吧。
发表于 2018-6-12 09:5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怖畏金剛的傳承史,人物上限不超过五代至北宋
发表于 2018-6-12 15:02 | 显示全部楼层
康萨仁波切以上,各种传承还是列一下比较好。坊间流传着各种传闻,如所谓“‘天姨尊’是一位比丘尼”等,莫非藏传的苾刍尼传承得以中兴,还是这位传承师长是汉地人?若尔,生平事迹如何?
发表于 2018-6-12 16:20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姨尊’是一位比丘尼”
是不是正确翻译都难说。“王顶食”想洗地硬掰。
发表于 2018-6-12 17:41 | 显示全部楼层
以却西三世1861~1935為例:
密集不动金刚,36代;
鱼腹師傳上樂,49代;
妙吉怖畏金刚,34代。
 楼主| 发表于 2018-6-12 23:06 | 显示全部楼层
云水堂主 发表于 2018-6-12 17:41
以却西三世1861~1935為例:
密集不动金刚,36代;
鱼腹師傳上樂,49代;

    这是一种算法,按照每个法的分类,例如南无寺的长寿法,从印度传到米拉日巴尊者,然后次第传到宗大师这里,历代祖师又继续这么传下来。大威德法等,也有其传承表。海公上师在章嘉活佛、降央曲柏尊者、当时的甘丹赤巴尊者等师尊座下得的法,也各有其历代传承的算法。
    海公上师在定道资粮中说的二十八代,应是一种总体算法,按照历代根本上师这样计算下来,例如海公上师的根本上师是康萨仁波切,康萨仁波切的根本上师是达扎堪钦阿旺松绕,再往上,堂主法师应该比我们汉地学人有更丰富的藏文传记和资料。
    实际上呢,就是释迦世尊到康萨仁波切、宗大师到康萨仁波切,历代传承的根本上师,这个历代传承表有的话,就比较好计算了。
    我作为一名普通学人,根据海公上师传承的上师供,那里面有个“承传上师祈请文”,对历代传承祖师有个大致了解,但这个传承图还不是历代根本上师一一对应关系,这里面是超过二十八位佛菩萨和祖师,但历代祖师(法系传承的根本上师)应该是包括在里面的。
    以上是我的学习和观察思考。我不是海公上师的授权发言人,是仰慕者、随学者。当然啰,也不是遍知,不知道的还很多,向堂主法师的博识学习。
    至于海公上师翻译的上师供法本,是另一个学习和观察课题,定公上师等海公上师传承的诸位大德,截止目前还没有打算修订的记载和开示。我们作为门人,念着也比较开心,也没打算念夏坝仁波切的修订本或者其他法师的翻译本。敏公上师有段开示,专门对海公上师翻译的上师供进行了说明,没打算采用其他翻译版本,五台山诸师、昭觉寺等地,也没有采用其他版本的打算,总之,我们还是比较开心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社区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格鲁教法集成

GMT+8, 2019-4-24 06:27 , Processed in 0.118750 second(s), 1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