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鲁修学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117|回复: 14

祈竹活佛的一个弟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9 21: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有一次在南洋,祈竹活佛接见弟子居士的时候,来了一个人。他有点藐视的对活佛说“据说你很有本事,那你说说我是什么情况吧。”这种没头没尾、且有点挑衅的行为让老林等弟子有点生气,但是祈竹活佛不以为忤,而是意味深长的说:事情已经这样了,再后悔也没有用了。以后就好好修行吧。
    没想到祈佛的话如同莲花弓箭一样射中了这个人的心事,当着大家的面大哭起来,不是一般的哭,而是撕心裂肺、嚎啕大哭,止都止不住的那样。等老林知道他的故事,已经是后来熟识以后的事情。为了表达方便,后面就把他成为南洋师兄。
    南洋师兄还在妈妈肚子里的时候,就被很多大师看中,向他妈妈讨要这个孩子,但是他妈妈都没有答应。后来一次在寺院的时候,他妈妈突然肚子疼,要生了,庙里的主持别有用意地说:“不要紧,就在寺院生!我们拿个布围起来就行了。”但是他妈妈心知肚明,知道这是寺院做了手脚、别有用意,坚持要到医院去生。据他妈妈说,因为“一旦那样,就不能回头了但“不能回头”是什么意思,老林到最后也不明白,就只好原话留在记忆里。
    在南洋师兄小的时候,还是有一位大师来主动来找他,收他做了徒弟。老林现在有点记不清这位大师的名字,南洋师兄并没有刻意保密;但当时老林跟人提起这位大师的名字的时候,很多内行人都表示难以置信。因为这位大师似乎已经死了很久了,或者是一个时隐时现,传说中的人物。而且,这位大师还派了一个“人”来照顾南洋师兄的生活,但同样因为表达模糊,林聪不确定这个“人”是看得见的那种“人”,还是看不见的一种“人”。有的时候放学的时候,南洋师兄就看见那个人在等他。
    南洋师兄的师父经常或者每月给他妈妈一些钱补贴生活,条件是长大后跟他修行,然后帮他做事情。至于修行的内容,他对林聪师兄总是说:”你是大师兄,你肯定懂得嘛,就是那些……总之,很辛苦。“但是林聪真的不懂,后来南洋师兄发现老林是真的不懂,就不再说这些内容了。
    事情如果就这么继续下去,可能就不会遇到祈佛了,后来南洋师兄最后终于忍受不了修行生活,一次在海边把“功夫”都放了,之后他的师父似乎都消失了,他也从泰国到了大马,结婚了,做点生意,变成了一个普通人。但过去的经历并没有过去,直到他重新遇到了祈竹活佛那一刻大哭起来。

————————————————————————————————————————————————
   以上是老林在15年春节发表在微博上的内容,后来那一世的微博没了,内容也丢了,我还祈请过老林重写一遍没成功。然后今天的某个公号里写到了这位师兄,于是我就把能想起来的写下来。

发表于 2018-4-9 22:13 | 显示全部楼层
貌似是说了一个有点宿命通,然后犯了淫欲,神通失去的故事
 楼主| 发表于 2018-4-9 22:29 | 显示全部楼层
五湖闲客 发表于 2018-4-9 22:13
貌似是说了一个有点宿命通,然后犯了淫欲,神通失去的故事

我草兄弟,从哪看出是淫欲啊?没有说淫欲啊,我是凭记忆写的,不一定对,别”貌似“啊,对人不尊重。
发表于 2018-4-9 23:2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曾阿牛”师兄:
完整故事在此:http://tieba.baidu.com/p/4339054572?red_tag=n1300521688


回“五湖闲客”师兄:
我看过两次老林说这个故事,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发表于 2018-4-10 09:17 | 显示全部楼层
转过来:

转自新浪微博《一个故事》
“老林一步一如来V” 发布于2016年2月2日 15:22


这个事我说过,但由于老博因为太爱国被删号了,而且最近提起黑文殊话题又想起他,这里再写一遍。
好多年前,大概1989左右,有一个南洋华侨求见先师,我是当时活佛的翻译。这人后来在同门里叫小飞(但他现在可能有60岁了),当时有点傲慢,进来也没顶礼。实际上,西藏传统和汉传不同,并不是见比丘就顶礼的,而且约见不一定是佛教徒,完全可以是平辈普通世俗礼仪,不存在需要顶礼,但他的态度就是脸上很不屑的刻意的“我不买账”的表情,我印象很深。然后他和师父就开始说话,师父是西藏人,当时一点英语都不行,都是经过我传译。他开口就问“如果您有功夫就该知道我要问啥,现在我该怎么办?”我当时很不爽,师父又不是算命的,也不需要证明什么,所以我很不高兴(后来他是我最好朋友之一,然而那是后话了),正要说话,师父却说“你曾经是和尚吧?已经这样了,自己好好修行,能做多少做多少。那事情已经发生,你现在已经有家庭,无法回头了。好好修行就是了。但如果你是想要我对你说没关系,我无法这样说。那事很不好,并不是没关系,只是说无法挽救就别再想它而已…”我和师父说,可是…可是….他不是问这个事情啊,您好像有点牛头不对马嘴。师父对我说,你翻译就是了,我是对他说话,不是对你说话。我就翻译了这段我听不明白的话。小飞突然就爆发了,哭起来,不是女文青默默流眼泪那种,是很夸张的锤地锤胸号啕大哭马景涛路子。然后他突然站起来,很恭敬地顶礼了三次,后来的对话都是跪着说的,但后来没说很多奇怪的话了。
以上是开场。后来他成为了活佛的主要徒弟之一。慢慢地我对他有点了解。他是马来西亚槟城人,后来去了新加坡,后来到了澳洲定居,我认识他时他已经有一个还是两个小孩了,文化程度不高,而且应该算是不很聪明的人,比较木讷,反应不快,但超老实、有道义,是个能当兄弟的好人。
这些年来,他偶然和我说他的事,以下会写出来,但他说给我听是有一句没一句,所以我听的顺序和实际发生顺序不同。而且存在一个问题。最开始的时候,他很乐意说,但他说的东西我很多都不明在说啥,他老真诚地说,你懂的。后来他有点生气,老说,你跟师父这么久,也在修,大家是兄弟,你再装傻就没意思了。反正,后来,他也有点相信我是真不懂,也有点怀疑我一直在装,他都搞不清楚,反正后来就不太爱说了。然后,我和他来往是1989到上次一次见面是2013,从他说故事时,一直到后来,事情是有新发展、新消息的。下面是我把事情按发生时间顺序描述的(而不是我听到的顺序)。
他出生前,曾经有泰国华侨来找他妈妈化缘。当时南洋佛教风气盛,没啥骗子,妈妈很乐意,就要去拿钱,那个华侨(潮州人)说,不是要钱,是我师父想要你肚子里面那个小孩儿。妈妈很生气,把他赶走了。这个人好像去过几次,总之不只一次。
他妈妈好像是在寺院当志愿者还是什么。马来西亚最大的卧佛开光时,泰国缅甸柬埔寨很多周边高僧都出席。妈妈突然胎动。当时很多山林派高僧都出主意,拉起布接生即可。妈妈心里知道,如果这样出生,事情就无法回头。这里补充解释:1、我不知道他妈妈为何知道。2、小飞自己也不清楚,他只是说,妈妈应该知道一些他不知道的事。3、小飞对我说话老是内行人你懂的的那种态度,所以我老听不明白,一问他就因为认为我装傻就赌气不说下去了。回到故事,妈妈坚持去医院,然后他就早产了,好像也是有胎衣什么的但我可能记错。
到了他懂事后,常常有个泰国华侨来接他放学(就是前面说的那个),就是怪叔叔那种。有时给礼物,有时聊天。他也有点印象小时候有时放学也看到这人在学校外监视,但不来往。一次,他告诉了姐姐,然后姐姐对他说了以上的出生前的事。这事是小飞大概14岁时候才知道的。
成年后(这时候他已经和潮州人比较熟了,虽然不知他图啥),潮州人直接说,我师父让你修行然后为他“办事”(我问小飞这啥意思,他说,你懂的…我一直没懂。如果不是认识他能猜到点,我会以为是指运毒什么的),你开个价,妈妈一辈子生活费我们负担,再给你一笔钱,做几年后如果你不愿意继续做,从此自由互不相欠。简单说就是包小三那种条件。
然后有一次,他推自行车横过马路,远远来一车,慢慢加速,把他撞飞,自行车变烂铁,他一点事都没。后来他去监狱找那陌生人问。那人说,我就是看到你突然很恨,很想你死,所以要把你撞死。我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反正当时确实脑袋坏了,就是想把你撞死,虽然不明白,但确实当时这么想也这么做了,罪有应得,我认了。
另外一次,他一个全职搞茅山术的朋友和他在关仔阁的地方喝啤酒,朋友说,你不如跟我学,免费教你(在南洋,那算一门学问,可以混到饭吃养家糊口的)。他没说什么。翌日,朋友突然约他又喝啤酒,然后说,以前不知道你是那大师的徒弟,昨晚你师父来找我了,我可不敢和他抢徒弟,昨天的事就当我没说过,还是兄弟,但以后我们不再聊这些事了。别问我具体发生什么事,是“师父”梦里找他还是啥情况…我不知道。小飞怎么对我说、说了多少,我就如实写出来,别的你问我我也没答案。
小飞没怎读过书,不是很有大志,所以,后来,被问很多次以后,他就答应了潮州人。潮州人给他转交了挺多“师父”的钱,然后为他在新加坡租了过房子,还配了一个侍者。别问“师父”是和尚的钱怎么能给他、他为何敢收等等问题,我也不知道。总之,前前后后从小飞描述里,大概知道,“师父”是一个泰国大家都听过但很少人见过的、现实中存在的一位老僧,到处流浪的,常常传说已经死了但后来又出现。可是,那个“侍者”…从小飞的描述里,好像他的意思是说那不是一个现实中的人,但这点我也不清楚。
然后他就开始所谓的修行(其实不是出家,实际上类似闭关修炼什么内容)。具体我也不知道。小飞只是说….你懂的,很痛苦的….有时是潮州师兄代传法,有时“师父”直接传….有时候早上不愿起来,侍者会来暴力地叫醒,还会有很大的痛苦折磨….修着修着,慢慢在梦里能看到“师父”,但从来都是背影….一次晚上“出去”(我自己综合前文后理判断,这显然不是指肉身?!),去到槟城卧佛寺找一泰国和尚“替天行道”,可是门口两护法不让进,理论了很久,我(小飞)说这么不靠谱的和尚你们凭什么不让我去教训?护法理亏但坚持说,我们就是干这个的,我们的责任就是看门口,其他我们不管…后来还是进去了,给了和尚一巴掌….翌日,潮州师兄马上找来教训,说师父说现在不是时候,还没到修好,不要到处惹事生非…..以上的写的很乱,很难理解对不对?没办法,我听的时候就是这样的、乱的、零散的、“你懂的”,小飞不愿意多做解释。
后来有一天,小飞太辛苦受不了了(具体如何辛苦,小飞回答还是“你是我师兄,你懂的,别装了,太不够意思了还把我当外人”,所以我也不知道),就去了一个海边,把功夫“放了”(你懂的),他的形容是“顿时觉得胸口里没东西了,很空虚,但又很舒服”然后他没还钱,逃去新加坡了,过着很自我放逐的生活,在酒吧工作,和小混混一起混。后来找了个有条件的人结婚,赶紧移民澳洲,过普通生活(大概是劳工那类),生了小孩,然后就到了1989年遇到我的时候。
先师不爱谈奇述异。任何徒弟说昨晚看到观音什么的,他都说你们有病。唯独对他,他们之间会说些我听不明白的事。这个我也很难解释。譬如一次我们三个一起在一个地方走,师父会用肘碰碰他说“看那树下。看到没?”小飞会回答“嗯,哇!要不要处理一下?”师父说“别理了。”然后小飞转身要和我说话,师父会说“不用和他说,他看不到,不知道我们说啥的”可是,树下啥都没有!这类事发生过很多次,常常有,后来我都懒得好奇了。
然后,大概1993年,我陪师父去马来西亚,去到槟城,我们去了卧佛寺朝拜,无意中走进一个偏殿,里面有一个泰国老和尚,他大声喝令师父弯身(超没礼貌但非恶意),然后加持师父和我们,还送了每人一枚佛牌。一出来,我们拍马屁徒弟都说,那和尚不知道您也是个大师父耶呵呵。师父很认真说,他是个比丘,我接受一个比丘加持没问题,可是那佛牌你们别带回家。然后挑了一棵树,自己把佛牌挂上,然后看着我们挂,还认真检查我们确实挂了,再三确认。晚上,师父主动兴致勃勃八卦模式地电话小飞说,你当年教训的那个和尚我们今天遇到了呵呵....后来小飞告诉我,他当年“替天行道…教训…给了一巴掌”的,就是我们刚刚遇到的那泰国和尚。还是老话,这里就是如实说故事,我都不明白我自己在说啥...那和尚有啥问题?为啥小飞可以去教训和尚?怎样才算教训?...这些我都无法回答。
这些年来,小飞偶然会和师父提出家的事。师父有时会说,你就说说而已。也有时候会认真回答“你要真出家是可以,但那是一回事,这不会改变你以前答应了又背叛了以前师父的事,不要认为出家就能弥补变成没事…”
我是1992离开澳洲。1992-2013之间,因为小飞的小孩儿已长大,他老婆似乎也不是很抗拒,师父一直叫小飞闭关修黑文殊。他说,这个年纪出家,文化程度不高,可能利益不最大。所以他希望传全部黑文殊的事业法给小飞,然后按严格闭关要求来做(好像需要10个月但我可能记错),然后回马来西亚,开馆为人解决各种旁门左道邪术加害的问题。不说法(小飞信仰很坚定,但佛理不咋样),不需要提自己是什么格鲁派、佛教什么的,也不能收费(如果别人自愿给点钱支付租金水电,师父好像是说可以收),就是为人解决问题,用这个作为自己方式的修行。但这事情拖拖拉拉一直到现在也没发生。
对上一次见面,是师父病重我去澳洲探望的时候。都差不多十年没见面,自然会师兄弟吃饭。小飞说起两事:第一是他最近回过槟城,找到当年潮州泰国华侨师兄吃饭。前半场大家都是寒暄,没说啥,有点冷场。到了半场酒过三巡小飞才说,当年我逃了,这事把你害惨了吧?师兄只是苦笑说,以前的事别提了。然后双方都没再提任何当年的事。另外一个事情是,没多久前,师父突然叫小飞最近要很小心。然后一天上班,什么东西突然离奇掉下来,看着要出大事,但突然有什么力量把他推开很远,结果落地摔断了手腕,没大事。小飞去找师父想问,一进门,师父就说,那东西是在等着你,本来是要你的命,现在应该没事了。
是的,读者一定很多疑问,可是还是不必问,小飞就是这样说的,只有这么多内容,再问又是重复那个“你是我大师兄,几十年交情了,还是你带我入门的,你也修我也修,这里又没外人,你再装我们就别吃这顿饭了,你这种人太没意思了!”的循环,没结果,问不出什么来。
这里写的超乱,和我一贯的逻辑严谨表达清晰文风清爽的风格截然不同,这我知道。但我也没法,我听来的就是如此零碎的、不是太明白啥意思的内容。
小飞是个正常人,不多话,对其他人也从来不说这些的。没有了。说完。现在可以八卦讨论了。

发表于 2018-4-10 09: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南柯一梦 于 2018-4-10 09:56 编辑

很好的故事。上善姐姐还有不懂不明白的,觉得反而是好事,直觉。也不知道小飞刮了人家一巴掌。不知道现在有没有新的见解,至少现实平面,没有现实道理依据出手打出家人就是过失吧。虽然不知道比丘是否“邪”。有此是否招致后面的断手呢?觉得祁佛心地非常慈悲,不仅对比丘,也对那飞飞。心里想,为什么不接受佛牌?一个好“兵器”,别人送的,改造一下,“普利2界”的。祁佛付托飞飞的,按文他没有实行,所以,也靠不住。再看他的一开始,或许就是多变的命运了。看看这世祁佛和飞飞故事,有,希望上善姐姐继续,精彩的电影。
发表于 2018-4-10 10:09 | 显示全部楼层
笨者之帚 发表于 2018-4-10 09:17
转过来:

转自新浪微博《一个故事》

另外,按林师兄记载,祁佛临走时,一个远离祁佛的一个弟子最后回来拜见。然后走了,不知道,这位最后弟子是否有故事,是否和小飞一个人?
发表于 2018-4-10 11:23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明显这是一个再来人,如果遵守师傅的嘱托,进行闭关,可能期满会获得某种成就或者果位,但由于往昔习气的冲动,私自逃走,破坏了缘起,虽然仍然具有某些神通,但是可能无法当世获得证量了,令人遗憾
发表于 2018-4-10 11:49 | 显示全部楼层
曾阿牛 发表于 2018-4-9 22:29
我草兄弟,从哪看出是淫欲啊?没有说淫欲啊,我是凭记忆写的,不一定对,别”貌似“啊,对人不尊重。

抱歉,我看的潦草,下面笨者师兄转载的帖子写得很清楚。也许跟违背了某种对上师的誓言有关吧。
 楼主| 发表于 2018-4-10 12:35 | 显示全部楼层
kwellwe 发表于 2018-4-9 23:29
回“曾阿牛”师兄:
完整故事在此:http://tieba.baidu.com/p/4339054572?red_tag=n1300521688

多谢!幸亏有这个,记忆完全靠不住。不过,看您的id很眼熟,我是不是在微博上向您要过这个故事的?
 楼主| 发表于 2018-4-10 12:43 | 显示全部楼层
五湖闲客 发表于 2018-4-10 11:49
抱歉,我看的潦草,下面笨者师兄转载的帖子写得很清楚。也许跟违背了某种对上师的誓言有关吧。

没有,不用抱歉,主要是我以为我记错了。我是叶公好龙特别喜欢这种故事。
发表于 2018-4-10 13: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南柯一梦 于 2018-4-10 13:57 编辑
六味地黄丸 发表于 2018-4-10 11:23
很明显这是一个再来人,如果遵守师傅的嘱托,进行闭关,可能期满会获得某种成就或者果位,但由于往昔习气的 ...

就怕这位60岁的未来需要依托6岁的(小活佛有6岁了吗?差不多可以坐床的了呀),如果还能见面,不知道飞飞师兄脾气改了多少?又是一个将发生的故事,期待,,,,,,再想想,当年,小飞不听自己师傅的,偷偷开溜,而后见祁佛,祁佛帮助他,伤手不伤人,嘱咐他修,照样没有听。恐怕,旧习难改,如果没改,小活佛估计又得劳心为难了,想想,行菩萨道真难,至少2辈子替学生分担,活佛难啊,阿弥陀佛!
发表于 2018-4-10 16:0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12楼。你想的太多了,因为他原来的师父就是希望他做这类“解决问题”相关的事情,所以活佛说你如果这样做,或许可以算是补偿曾经欠下的债,并不是非要如此,人家还正常生活着,说不定也有机会看论坛,你说人家旧习难改是不是不太恰当。
发表于 2018-4-10 18: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南柯一梦 于 2018-4-10 18:14 编辑
普贤白象 发表于 2018-4-10 16:02
回12楼。你想的太多了,因为他原来的师父就是希望他做这类“解决问题”相关的事情,所以活佛说你如果这样做 ...

嗯,是不好说。倒是末学确实想的多了。原来师傅应该是森林派的。按师兄说法,如此说来两师傅的希望是一致的,好事啊!
发表于 2018-4-10 23:29 | 显示全部楼层
曾阿牛 发表于 2018-4-10 12:35
多谢!幸亏有这个,记忆完全靠不住。不过,看您的id很眼熟,我是不是在微博上向您要过这个故事的?

不客气。您觉得我id眼熟,大概是因为我上次在论坛回复过您关于“大藏寺的六臂玛哈嘎拉神山故事”与“萨迦克乌扎宗四面玛哈嘎拉的故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社区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格鲁教法集成

GMT+8, 2018-10-19 21:16 , Processed in 0.223502 second(s), 2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