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鲁修学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9774|回复: 77

尊贵的第廿五世詹杜固仁波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30 07: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尊贵的第廿五世詹杜固仁波切来自于一个声名显赫的转世世系,此世系最初可追溯释迦牟尼佛时代。在多个转世之后,仁波切以宗喀巴大师的一位直系弟子的身份乘愿回来。宗喀巴大师是西藏佛教格鲁派的创始人,也被称为西藏的“第二佛陀”。通过对自身转世的完全掌控,仁波切如今又回到我们之中。他通过纯净的慈悲和无所不知的智慧,一心为每一个人带来福佑。尊贵的詹杜固仁波切也是一名杜固。杜固是那些高证量者的转世,转世为人只为了能够利乐众生。他们透过承继前世的灵修任务及分享佛陀教法来体现他们的慈悲。

杜固在护持和推广佛法方面扮演了显著的角色。在藏传佛教传统中,对于杜固的鉴定与认证有着十分严格的标准。每一位杜固都必须经过高僧大德,例如尊者和佛教护法神金甲衣的寺院官方神谕的认证。詹杜固仁波切被多位高僧大德正式认证为转世高僧,其中包括了至尊宋仁波切、尊贵的直贡仁波切、尊贵的堪殊强巴耶喜仁波切和尊贵的刚坚仁波切。与此同时,仁波切的所有25任转世全都获得官方神谕第七世庞隆固登的鉴定和认证。仁波切的历任前世中,拥有历史记载的第一任转世是佛陀的一位弟子须摩提女。须摩提女在修持和弘扬佛法方面的贡献非常显著,因而在佛教三大传承:小乘、大乘和金刚乘的文献里皆有不朽的名声。



仁波切的所有25任转世全都获得官方神谕第七世庞隆固登的鉴定和认证



仁波切的25任前世包括了:

——大成就者毗瓦巴
这位公元九世纪瑜伽士和那烂陀寺的住持,经常展现不可思议的神迹,其中最让人津津乐道的神迹之一就是曾一度阻止太阳下山。毗瓦巴当时吸引了无数众生走向金刚乘之道。

——吞弥桑布扎
公元七世纪藏王松赞干布最重要的大臣之一,同时也是西藏文字的创造者。此外,他也从印度将第一部佛教经典引入西藏。

——赤松德赞
西藏三法王中的第二位。他不仅恢复了西藏的往日辉煌,同时也让佛法首次在雪域之地弘扬开来。

——大成就者那洛巴
古印度84位大成就者之一,以其对上师帝洛巴的强烈依止心为人所津津乐道。那洛巴也是金刚瑜伽母密续之父,因而这位威力强大的佛母也被称为“那洛卡措”或“那洛空行母”。

——罗丁舍拉译师
一位丰富多产的翻译家和上师,个人将超过13万5千梵偈翻译成藏文。罗丁舍拉同时
也将金甲衣护法的传承和法门从印度引进西藏。

——热罗译师
最著名的译师之一,也是西藏佛教史上一位证悟的“神通王”。他在公元11世纪成功将威力强大的大威德金刚密法在西藏弘扬开来。

——释迦师利巴达
这位著名的印度大德曾领导印度最主要的两大寺院——超戒寺和那烂陀寺。他在西藏传授包括佛教哲学五大论著在内的浩瀚显密教法。

——布顿仁钦珠
一位佛教先驱学者和译师。他成功汇编了《甘珠尔》(佛陀口述教义的总集)和《丹珠尔》(佛陀弟子对佛陀法教的论述总集)两套藏经,成为日后藏传佛教各大流派皆重视的主要参考书籍。

——萨迦班智达
第四任萨迦法王,擅长辩论。在一场大辩论中,他成功将六位外道学者驳得哑口无言,其中一位还是著名学者哈里南达。萨迦班智达声名远播至中国和蒙古,并曾在那里对一座寺庙的幻象施法使其不消失。他留下了超过100本著作及无数翻译作品。

——持律主扎巴坚赞
他是圣哲宗喀巴大师的八大弟子之一。他对佛教的其中一个最伟大贡献是在西藏兴建了甘丹寺,从而护持和保留了上师的法教,让格鲁传承能在今天成为世界上发展最迅速的佛教流派之一。

——班禅索南扎巴
史上唯一曾担任格鲁派三大寺院——甘丹寺、色拉寺和哲蚌寺住持的大师。他同时也是第三世DL尊者的经师、上密院住持,以及第十五任甘丹赤巴(格鲁传承法座持有人)。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社区

x
发表于 2019-9-26 17:02 | 显示全部楼层
当我执行“任务”,教授人们佛法并指出娑婆世界的幻象时,他们觉得很难放下。他们指责我不让他们拥有自己的生活和娱乐。他们坚称自己不能、不愿意,也还未准备放下。然而,当我不传授佛法时,他们又说我没有履行职责,因为他们正等待聆听佛法。当我尝试训练他们的心识时,他们说我没有权力干涉他们的生活,而且那太难了。当我根据佛法指出他们所犯的过错时,他们又说我很武断。当我指出他们的行为将对他人和他们自己的未来会造成什么影响时,他们说我对他们兴师问罪,企图让他们产生罪恶感。当我提醒他们要投入修持时,他们逃避我,说这导致他们没有自由。当我出于关心督促他们学佛、实践所学,为了改善自己而转化自己时,他们离开、逃避和诅咒我。不仅如此,他们还联合起来在社交媒体上批评我,指我专制,并尝试唆使其他学生离开我。他们称我苛刻,让他们的日子难过。他们关上电话,在面子书上与我断交,不回覆电邮,并批评我刻薄、过分、强硬、难以预测、喜怒无常兼难以相处。他们声称我的佛法教诲令他们感到窒息,指那是异端教法,如同压力锅等。我的上师曾告诉我,在今日世界教授佛法修持就像在乌鸦群中找到白鸦一样难。--朱古詹杜固
-------------------------------------------------------------------------------------------------
詹杜固木有学位不是格西,也木有过三年大闭关,基本木有资格,人们离开反而减轻了其误人之责。
回复 支持 0 反对 1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30 07:36 | 显示全部楼层
大成就者毗瓦巴
詹杜固仁波切的的其中一个前世,是古印度84位大成就者之一的毗瓦巴。大成就者是仰赖密续修持而证得悉地的瑜伽士,因此,他们展露出的离经叛道,甚至富争议性的行为,往往归因于他们对教法的深入了解。毗瓦巴是那烂陀寺的僧人,也是寺院的执事,后来更当上那烂陀寺的住持。在白天,他进行辩论、写作及教授显宗教法;夜里,他则秘密修持胜乐金刚法。然而,经过多年的修持之后,毗瓦巴仍不见丝毫显著的进展,更错误解读他梦见的一系列不祥梦境为不祥的征兆,于是他发誓不再研修金刚乘教法,并把念珠丢入厕间,以象征决心。就在同一个晚上,无我佛母于毗瓦巴的梦中出现,并向毗瓦巴透露他已经在觉悟的边缘。第二天,毗瓦巴把念珠寻回和净化后,就继续投入修持。在接下来的七天内,他每一天都有更多的觉悟,一直到第七天,他终于成就了六地菩萨的证量。不久之后,关于毗瓦巴吃肉、饮酒的流言开始在寺院中传开。有些人甚至还看见貌美女子出现在毗瓦巴寝室周围,实际上,那些女子都是前来接受荟供供养的空行母们。虽然如此,毗瓦巴最终还是被逐出寺院,因为寺院里的僧人都认定他犯下了恶行。此后,毗瓦巴成了一名流浪的瑜伽士。他游走乡区,更在一路上表现出惊人的行为,如光顾妓院及饮酒场所,头戴花圈和任意往自己嘴里放各种物品如昆虫和萝卜等。同时,毗瓦巴也示现无数的神迹,其中的例子就包括分开恒河之水。在众多的神迹当中,最广为人知的,应该就是他在客栈喝酒后阻止太阳西下的故事了。故事的最后,整个国家的子民连同国王,都成为毗瓦巴的弟子,皈依了佛门。毗瓦巴以离经叛道的行径示现了无数神迹,为的只是将无数众生带入佛门。大成就者仲比巴乃毗瓦巴的其中一位主要弟子。他与宗喀巴大师的其中一个前世无二无别。

吞弥桑布扎
詹杜固仁波切第三个经认证的转世身份,为才智出众、创造藏文字的藏族学者——吞弥桑布扎。在藏王松赞干布治国期间,吞弥桑布扎及其他七位学者获选前往印度,学习印度语文、文法、辞书学、诗词、文学及哲学,以期能创造出藏文字。最后,吞弥桑布扎是此次长征的唯一幸存者,而他带回的各种经典及文本当中,有一部分,就是最早期从印度带入西藏的佛教经典。回到藏地之后,吞弥桑布扎如火如荼地开始以天城文及克什米尔文作为基础,进行创造藏文字的重大工程。随后,吞弥桑布扎撰写了六部藏文文法的著作,其中的两本,人们至今依然沿用。吞弥桑布扎的著作与创造藏文字的工程,不仅形成西藏书面文字的基础,更使得许多珍贵的经典,得以从梵语翻译成藏文,其中就包括《观音经续二十一种》,以及观音修持法教学集《嘛呢全集》的撰写。因此,吞弥桑布扎所留下的,不仅是创造了藏文字及文学,透过《甘珠尔》(佛陀口述教义的总集)及《丹珠尔》(佛陀弟子对佛陀法教的论述总集),佛教经典更获得了保存,因为这两套藏经算得上是保存至今,最为完整的佛教经典了。

藏王赤松德赞
圣者总是一再乘愿归来度化众生,詹杜固仁波切也不例外。致力弘扬佛法,让佛法得以在雪域扎根的西藏三法王之一的藏王赤松德赞,便是詹杜固仁波切的另一前世身份。在古时候,藏王赤松德赞成功抵御外来的军事入侵并且扩大西藏领土,更光复了昔日藏王松赞干布时期的辉煌。赤松德赞最为知名的伟绩,是他致力护持佛法的弘扬,将寂护大师、莲花生大士及莲华戒大师等众大师们请来藏地说法,让佛法初次在藏地传开。随后,赤松德赞在寂护大师的引导下创建了藏地的首座佛教寺院——桑耶寺。桑耶寺后来成了佛教事业的重地,也见证了西藏佛寺首批僧伽众的剃度仪式。要盖建如桑耶寺这样一座殊胜的佛寺,过程难免出现诸多障碍,而这些障碍,都源于信奉白哈尔神灵的苯教巫师施法,使得桑耶寺无法竣工。于是,赤松德赞请来印度佛教大师莲花生大士降伏白哈尔。自此,白哈尔变成了今日众所周知的佛教护法——涅仲。涅仲曾向莲花生大士发誓将保护佛教行者免于内、外、密之障碍。除了盖建桑耶寺之外,赤松德赞也举办了一场引起轰动、长达两年的辩论大会。辩论的缘起是赤松德赞认为汉地禅师摩诃衍所宣说之法具误导性,于是就请来印度佛教学者莲华戒大师与摩诃衍禅师进行辩论。莲华戒大师的获胜,让西藏重新专一地将印度视为佛法的纯净发源地。

大成就者那洛巴
大成就者那洛巴以其出离心、圆满的上师依止心及能把行者带上证悟速道的无瑕教诲而闻名。以此作为背景,詹杜固仁波切纯净、无垢的上师依止心,就那么不让人感到意外了,因为大成就者那洛巴正是仁波切转世传承中的第五个转世。那洛巴出生在普拉哈里一个贵族家庭中,但他最终舍弃荣华富贵,前去那烂陀寺追求解脱之道,更在那里接受比丘戒,以及长达十年的严谨佛学训练。后来虽然他已晋升为那烂陀寺地位最高的四大教授之一的大班智达,但为了寻找上师帝洛巴,那洛巴还是毅然放下一切,踏上寻师之途。那洛巴会有这样的决定,是因为他受到一位由空行母化现的老太太的启发,进而了解即使自己对佛法有知识上的高度理解,也不等同于拥有证悟的悉地。为了找寻帝洛巴,那洛巴走遍了整个印度。然而,找到帝洛巴之后,那洛巴得到的,却是多年的拒绝、毒打和责罚。唯有在那洛巴经受了破除他之我慢的12次大苦行及12次小苦行之后,帝洛巴才开始传授他教诲。后来,那洛巴仅在12年之内便圆满成就了大手印法。作为古印度84位大成就者之一的那洛巴,是西藏佛教噶举派祖师——玛尔巴译师的上师。除了给玛尔巴授法之外,那洛巴也给自己的妻子授法,而他的妻子最终也修成一位伟大的瑜伽母——妮古玛。此外,那洛巴更是金刚瑜伽母密续之父。他曾亲见以金刚瑜伽母相示现的金刚亥母。当时,金刚亥母赐予那洛巴一个以胜乐金刚密法为基础的新密法之灌顶。正因如此,这位殊胜的佛母也被称为“那洛空行母”或“那洛卡措”。那洛巴给世人留下了珍贵的“那洛六法”和威力强大的金刚瑜伽母密续,后者是对现代修行者最为有效的其中一个修持法门。詹杜固仁波切以金刚瑜伽母的净土之名来命名自己所创立的佛教道场,这一举动就更凸显出金刚瑜伽母与詹杜固仁波切转世传承之间的密切关系。

译师洛丹喜饶(罗丁舍拉)
在佛教被引入藏地之时,詹杜固仁波切的其中一个前世,出生在山南地区一个姓氏为“俄”的显赫家庭中。这个小男孩自小就跟随其叔父,也是阿底峡尊者的其中一位主要弟子——俄译师勒巴喜饶学法。公元1076年,这位男孩在桑浦内邬托寺接受比丘戒,被取名为洛丹喜饶,而桑浦内邬托寺正是勒巴喜饶于公元1073年修建而成的寺院。同年,洛丹喜饶参加了一场多位当代知名的佛教大师也出席的重大盛会——火龙年法会。这场法会由旧古格王国的孜德王所举办,旨在促进更精准、更好的翻译作品。最后,年纪轻轻的洛丹喜饶获选前去印度学习梵语。陪同他到印度的五个人当中,其中一位就是著名的热译师多吉扎。公元1092年,洛丹喜饶带着他的许多著作回到西藏,其中包括了佛教护法金甲衣的修持及传承。后来,他在桑浦寺度过余生,一手将超过13万5千个梵偈译成藏文,更可以在同一时间向两万名弟子说法。他在叔父逝世后,继承其职务而成了桑浦寺的第二任住持。后来,在他圆寂之时,人们见证了彩虹、光及音乐等各种吉祥征兆。洛丹喜饶最主要的弟子是香泽邦哇确杰喇嘛(法上)及卓隆巴迥乃。

热译师多吉扎(热罗译师)
就在洛丹喜饶译师的那个时代,詹杜固仁波切的另一前世,热译师多吉扎在祥瑞之中降生。说起热译师多吉扎,他最为著名,也不得不提的事迹,就是在西藏弘扬大威德金刚密法。早在热译师多吉扎出生之前便有预言说明此人乃文殊菩萨之化身。他年少时期便有过人的才智,更在火龙年法会上,获选与洛丹喜饶译师及其他同伴共赴印度学习梵语。在克什米尔求法期间,热译师多吉扎从萨曼达室利(遍吉祥)那里获得时轮金刚的灌顶和修持法。随后他跟随伟大的尼泊尔大师——巴若金刚师学法。巴若大师也是赐予他大威德金刚及金刚亥母传承法的上师。此外,他也向一位那洛巴传承弟子,名为“玛哈卡如纳”(意为“大悲”)的上师学法,并从他那里获得胜乐金刚的灌顶和修持法。当热译师多吉扎学成回到西藏之后,他立即将所学得的密法传授予藏地的行者。在热译师多吉扎带回西藏的众多密法当中,大威德金刚密法引起最为强烈的反对。人们无法相信以牛头为首的大威德金刚竟是佛教的修持,导致热译师多吉扎遭受猛烈的抨击。反对声浪愈演愈烈,迫使他在别无选择之下,必须在神通斗法中将13名挑战其传承的大师杀死。他在这场斗法中使用的是大威德金刚密法中的特别仪式,自此,大威德金刚密法最终成了西藏其中一个最广为流传的密法传承。相比于当时候的一众译师,热译师多吉扎杰出的翻译才能,以及资助佛教经典的贡献可说是造就了极为深远的影响。他最大的贡献包括了将自己的大部分财产都用在修缮桑耶寺,以及后藏南部和拉妥一带的多座寺院。热译师多吉扎的心子是热曲饶。

释迦师利巴达
释迦师利巴达是詹杜固仁波切转世传承之中另一位拥有那烂陀寺大班智达地位的大师。释迦师利巴达之后还受任为那烂陀寺和超戒寺的住持。释迦师利巴达声名远播,在杰出译师与辩经师绰译师宁仟森给(意译:绰普译师大宝狮子)的协助下,他成为一位在西藏备受欢迎的显、密教师。释迦师利巴达率领一众随从到雪域多座寺院传授涵盖一系列主题,包括佛教五大经典的多方面教法。他对其他教派的贡献,也可见于金刚橛(普巴金刚)传承与直贡噶举传承中。在各地弘法期间,释迦师利巴达也授予许多僧人克什米尔传承的戒律,而此戒律传承最终成为萨迦、噶举和后来的格鲁传承僧众戒规的指南。

萨迦班智达
詹杜固仁波的心续也出现在12和13世纪之间,转世为当代无人能及的逻辑家与辩论家--萨迦班智达贡嘉坚赞。他是第一任萨迦法王萨千贡噶宁波的孙子,后来自己也成为第四任萨迦法王。他出生于西藏西部,从小就显露出非凡者的吉祥特征。他在不曾接受教导的情况下自然地说出梵语,还在梦里记下经典的内容。他曾是萨迦大师哲尊扎巴坚赞的主要弟子,也是释迦师利巴达的亲近弟子,而释迦师利巴达本身也是詹杜固仁波的前世之一。萨迦班智达是一位令人敬畏的佛教义理大师和辩论家,他曾经成功在公共辩论场上将包括哈里南达在内的许多外道逻辑家和学者辩倒。此外,他也是多产的作家和译师,汇编了上百部具有高度影响力的佛教典籍,包括《量理宝藏论》、《萨迦格言》及《三律仪差别论》。萨迦班智达也创造了蒙古字母,之后由学者修正。萨迦班智达声名远播至整个西藏,甚至中国。他是第一位在西藏以外地区弘扬西藏佛教的藏人,曾在当时在中国的蒙古统治者阔端汗的邀请下拜访中国。公元1247年,蒙古王子与萨迦班智达会面后,决定试探萨迦班智达的能力。于是,他秘密吩咐朝廷巫师施法变出一座寺院的幻象,然后请萨迦班智达加持这座寺院。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萨迦班智达撒花,为这个寺院的幻象做加持。让王子大感吃惊的是,朝廷巫师竟无法让幻象消失。那是因为萨迦班智达已经透过仪式和加持,把幻象变成了实体。王子见状立刻下跪,为自己的怀疑忏悔,并以虔敬的心皈依萨迦班智达,象征着“檀越和宗师”之间友善佛法关系的开始。萨迦班智达圆寂之后,他留下了无数弟子,包括其侄子秋吉八思巴,继承他在中国的法业。


 楼主| 发表于 2017-10-30 07:49 | 显示全部楼层
布顿仁钦珠
詹杜固仁波的第十三世转世是遍知的萨迦大师布顿仁钦珠,一位不同凡响的学者、作者,而且可能是西藏最为人赞扬的历史学家。他自幼就展现许多吉祥的征兆,能亲见文殊,跟祂沟通,而且能辨识纯净与不纯净佛教论典之间的差别。年少时候,他把当代最伟大的大师和住持视为自己的上师,而且很快地就学习与掌握了显、密经典的深广内容。他像唤醒潜在的记忆般,轻易就学会了梵语,并且翻译了许多梵语圣典,甚至还校正现有的译作和为自己翻译的作品写论述。在他二十多岁的时候,布顿仁钦珠就已经成为西藏历史上其中一位最重要的时轮密续的倡导者。他不但接受了此法门的所有教诲,还广泛地将这个传承传授给其他人。31岁那年,布顿仁钦珠受任为夏鲁寺第十一任住持,在位长达37年之久。期间,他建立了一所学院,供人研修显续教法和甫从印度传入西藏的密续教法。在他的领导下,夏鲁寺成了一个学习和研究佛法所不可或缺的地方。 在那个时候,印度的佛教寺院正逐一被穆斯林的入侵所毁灭。这促使布顿仁钦珠着手进行一项庞大的计划——汇编和翻译不朽的《甘珠尔》和《丹珠尔》。《甘珠尔》由108册的佛陀语录组成,《丹珠尔》则由多位印度和西藏大师的释论组成。这两套百科全书式的汇集,不仅成为佛教在西藏留存的基础,还成了今日各传承佛教徒的主要参考书籍。此外,布顿仁钦珠本人还著有26册的释论,其中包括著名的《西藏佛教史》。他的重要弟子包括觉囊第五任住持乔列南杰、第二世甘噶喇嘛仁钦桑波、夏鲁寺的继任住持扎赤巴仁钦南嘉,以及永顿多杰贝尔。

持律主扎巴坚赞
在妙徳主宗喀巴罗桑扎巴的时期,詹杜固仁波切的前世转世于西藏中部,成为宗喀巴大师的八大弟子之一——持律主扎巴坚赞。他于萨迦大师直贡曲杰座下出家,并成为他的仪式助理。他也在直贡库托聂义巴座下学习,并透过布顿仁钦珠的著作,精通各种显、密教义。布顿仁钦珠也是他的前世之一。虽然如此,没有一位大师给他的启发能比得上他首遇其根本上师——宗喀巴罗桑扎巴时来得大。尽管持律主扎巴坚赞是上师依止的标准,一辈子都在侍候上师,但是许多人依然将他的修持和成就等同于宗喀巴大师,认为两者皆是文殊菩萨的化身。此外,他严守三种戒律(别解脱戒、菩萨戒和密续戒),以致人们给他冠上“持律主”(藏语“杜瓦津巴”,简称“杜津”)的头衔。由于宗喀巴大师时常受邀到西藏各地讲法,在他逐渐年迈的时候,持律主扎巴坚赞就开始为上师的健康状况感到忧心。这位忠心的弟子毅然挑起在拉萨建立第一座格鲁寺院——甘丹寺的任务,以便既能顾及上师的健康,又能为后世护持上师法教和传承。持律主扎巴坚赞也是达孜县境内尊摩采寺的创建者。持律主扎巴坚赞备受尊崇,在宗喀巴大师圆寂后,他被推荐成为第一任甘丹赤巴。然而,他却婉拒了,情愿用其他方式来事师,并将荣耀让给年纪较长的贾曹杰。他随后退隐到自己的寺院,直至圆寂为止。至尊赤江仁波切在他的自传里清楚记载着当他在西藏亲睹持律主扎巴坚赞的坟墓被打开的霎那,他嗅到了从圣体散发出来的一股戒香,那是严守戒律的修行者特有的甜香味。赤江仁波切也亲眼看到持律主扎巴坚赞身上的指甲和毛发,依然很神奇地继续生长。持律主扎巴坚赞的弟子包括了哲蚌寺的创始人降央曲吉扎西班丹,以及其他当代主要的格鲁大师们。

班禅索南扎巴
持律主扎巴坚赞随后转世为卓越的学者和大师班禅索南扎巴。班禅索南扎巴的原名是索南扎巴,而由于他精通显、密教义,故被赐封“班禅”的称号。班禅索南扎巴是史上唯一曾担任格鲁三大寺--甘丹、色拉和哲蚌寺--住持的人。他也曾被委为上密院住持,也是第十五任甘丹赤巴(格鲁派尊贵法座持有人)。班禅索南扎巴卓越的学术和成就,可从其涵盖各种主题的45册大作来证明。当时的大学者们十分重视他的著作,而这些著作至今依然是甘丹萨济寺、哲蚌洛色林寺和惹对寺格西课程的读本,也是上密院应用的书籍。在他担任甘丹赤巴一职时所写下的两个著名的回向偈,至今还是格鲁派跟随者朗朗上口的偈颂。这位伟大的大师有很多弟子,但没有一位比第三世DL尊者索南嘉措著名。索南嘉措在那一世让蒙古国王俺答汗改信佛教,继而把佛法传入蒙古。

发表于 2017-10-31 12:48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懂
仁波切的所有25任转世全都获得官方神谕第七世庞隆固登的鉴定和认证
若此為真
則下面認證是啥意思?
http://www.gelu.org/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5098
4樓
噶举派的尊贵的直贡仁波切认证詹杜固仁波切的官方信笺,写此信的是直贡仁波切的夫人刚坚卓玛:
翻译:
我通过占卜检测父为洛桑嘉措、母为蒂娃宁波的丹增索巴(詹杜固仁波切法名)是否是詹佛寺的前任住持堪布根顿越达的转世,结果是非常肯定的。
而我通过占卜再检测他的身份是否也是其他护法神和摩诃萨(大菩萨),更显示非常正面的肯定。
直贡仁波切
1989年7月15日
护法神 = Deity Protectors
摩诃萨(大菩萨) = Great Being-Mahasattvas
发表于 2017-11-11 22:58 | 显示全部楼层
sagan 发表于 2017-10-30 07:36
大成就者毗瓦巴
詹杜固仁波切的的其中一个前世,是古印度84位大成就者之一的毗瓦巴。大成就者是仰赖密续修 ...

大成就者那洛巴以其出离心、圆满的上师依止心及能把行者带上证悟速道的无瑕教诲而闻名。以此作为背景,詹杜固仁波切纯净、无垢的上师依止心,就那么不让人感到意外了,因为大成就者那洛巴正是仁波切转世传承中的第五个转世。
===========================
像帝洛巴那洛巴这样的传承祖师是木有转世滴
 楼主| 发表于 2017-11-12 07:14 | 显示全部楼层
请你去接受神谕的严格训练,多次闭关,打通身上所有气脉,从在降神时只能发出声音到降神时能开口说话人话,然后再经历多年在大寺院大法会多名大师和几千名僧人面前降神,让他们反复多年证明你降神时给予的答案完全正确无误后,再来发表意见。
请仔细反复阅读詹杜固仁波切以下有关《降神》的摘录。
 楼主| 发表于 2017-11-12 07:24 | 显示全部楼层
詹杜固仁波切《降神》开示摘录:

要准备进行如金甲衣护法那样的降神仪式,它有个先决条件。一是护法神挑选我们后,让我们去找一位喇嘛来指导训练(这训练必须获得有关喇嘛准许后方可进行);再不然就是喇嘛授命挑选一个人,让这个人接受相关训练。无论你是被护法神挑选抑或喇嘛授命,重点就是你必须先接受训练。这是一个人要成为“通灵者”或神谕前,必须得先经过的最基本与最彻底的训练。要成为某个佛菩萨的发言载体:

1.你必须持守皈依戒。皈依戒能保护你不受任何潜在或可能的负面灵体降神于你,或伤害你。

2.你必须接受TsaKoTsaKo是一项由极具资格的上师来进行的特别仪式,它有助于打开你的脉轮,好让菩萨能进入你的身体。佛菩萨所能进入的,低阶灵体就无法再进入。

进行了这项仪式后,俱格的上师会赐予你宗喀巴大师灌顶,灌顶后你就必须进行宗喀巴大师闭关禅修。这项闭关大约需时一个到两个月的时间,闭关期间你要进行宗喀巴大师禅修,另加上师荟供,意即上师法会。除了结合宗喀巴大师修持与献上两套供品和朵玛外,你还必须持诵宗喀巴大师的心咒。你也要准备一个每天都坐在上面的坐垫,它的位置必须是固定着的,你不可随意移动它,你不可以把位子从这里移到那里,后又一移再移。我们必须如实地进行着,而且每天必须进行四个时段。

我们一天需要进行四个时段的闭关,同时也有四次的休息时段。休息时段就在清晨六点钟、中午十二点钟、傍晚六点钟、以及最后一次的凌晨十二点钟。一般上没有人会持续到这么晚,我们的闭关需要在这些时段暂停和休息。闭关一般会在凌晨三、四点钟开始,接近早上六点钟时暂停,吃完早餐后在早上八点或九点钟继续,一直持续到大约在傍晚五点半结束。间中我们当然也有一到两个小时的午饭时间和小憩片刻。

在傍晚五点半结束后,我们会稍做休息和用晚餐。之后我们还会在晚间七、八点钟,进行最后一个时段,即第四个时段的闭关,我们再度开始禅修、闭关和持诵心咒,一直持续到晚上九点或十点钟。最后,我们准备就寝,或做一些我们需要做的琐事。我们每天都要不断重新进行这些时段的闭关,直到我们完成十万次MIG-TSE-MA(宗喀巴大师祈请文)为止。不仅仅是持诵MIG-TSE-MA,你还得念诵上师荟供(即班禅仁波切撰写的供养上师法会),再加上宗喀巴大师——上师瑜伽法,然后才是MIG-TSEMA;接着,你给宗喀巴大师献上供品,朵玛供养,还有外供和内供;最后,你还要进行观想,再来一个结尾部份。

你就是必须如此周而复始的进行着每天的四个时段闭关,直到你持诵十万次的宗喀巴大师心咒完毕为止。当你完成了宗喀巴大师的心咒后,你不需要进行火供。这项闭关对于很勤劳而又能够将它进行得很好的人来说,可能只需要用上一个半月至两个月的时间。当完成了这个部份以后,你要去会见你的上师。你可能被授予大威德金刚灌顶或马头明王灌顶。如果是大威德金刚的话,你至少需要完成一百万遍的心咒。大威德金刚分四个心咒,其中最主要的心咒你必须完成一百万遍,其余的心咒各十万遍。

大威德金刚心咒相当冗长,大概有四十到四十五页。同样的,你依然必须进行一天四个时段的闭关,必须进行外供和内供。如果你能把大威德金刚闭关进行得非常好的话,它也许就能在一个到一个半月之内完成,顶多也不超过两个月时间。大威德金刚,就是智慧文殊菩萨,如果你能做得很好,你的寿命将会延长,会消除你所有的干扰。有了大威德金刚,所有的幽灵和妖魔鬼怪,还有那些被特意制造出来的邪灵和法术,全都无法再干扰和靠近你。

除此之外,你体内的气、脉、明点与脉轮等,将会被处理得乾干净净,随之即获得高度的能量和加持。这就像是先派遣先头部队清理公路与场地,以便恭迎国王的驾到。当国王驾到的时候,首相也会跟随,先头部队们必须先打扫与清理干净,后挂上迎接布条与红地毯,不是吗?所以,你这就像在进行打扫的工作,你必须先清理你内在的道路。这完成后,你再次去会见你的上师,让他看看你所进行的闭关究竟是否有效,是否还需要进行再次的闭关。有些人也许还需要进行另一次的闭关。

当你完成了大威德金刚或马头明王闭关后,你就可以接受金甲衣护法灌顶,然后进行金甲衣护法闭关。这项闭关需要进行四个项目,即进行宗喀巴大师——上师瑜伽法、上师荟供、大威德金刚仪轨和金甲衣护法法会。因为你每天所进行的四个闭关时段都必须进行这四个项目,所以你每天就需持诵四个心咒、进行四个法会和四种仪式,因而你需要用上三到四个月的时间才能完成。然后你持诵金甲衣护法心咒一百万到一千万次,视你的体能、能力和是否做好准备而定。

在这期间,上师会为你进行ChaktruChaktru就是清理干净你内在的气体(psychicwinds),还有洁净你内在的能量和脉络神经。上师还会不定时的在旁加持、观察与监察着你。在这段闭关期间,上师也会叫你过来进行小型的降神仪式,看看你是否具备了进行降神的能力。上师会召唤金甲衣护法,偶尔金甲衣护法会过来几秒钟后便离开,通常比较有可能降临的是金甲衣护法周围那些较低阶的眷属。

他们会先过来打个招呼,走动和巡视一下,然后离开。接下来的时日,又有另一批眷属过来,一次比一次高级。这就好比要首相莅临之前,你会先联络他的低阶办公室助理,然后联络他较高阶的私人助理商讨,之后再联络机要秘书来确认和勘察情况后,首相才会莅临。首相不可能会亲自过来打扫街道和勘察情况。所以,那些进入你身体勘察一番的低阶眷属,他们其实是在为你做最后阶段的身体清理,好让你的身体能为护法神的降临而做出周全的准备。

如果你的身体没能做好准备,或者你的闭关进行得不好,那降神将会是一个非常痛苦与折磨人的过程。为什么?因为金甲衣护法的巨大能量就像熊熊烈火一样,闪电般的飙进、急速的流转与穿透你的身体。如果你的身体就像一条荆棘满佈、路面颠簸与障碍重重的通道,不止首相行车进来时将极不方便,通道本身的感觉也必将会很痛苦,不是吗?所以,这就是通道必须被清理的原因。

这一连串的闭关过程可以是整个结合起来进行的,也可以是分开来进行的额外的程序。为了某种不同的原因,有些人确实有需要额外的修行。有些人需要做额外的大威德金刚修持,有的则需要做额外的马头明王修持,更有一些人,他们需要做额外的金刚手菩萨修持。甚至有些神谕,他们还需要进行长达五年的训练期。他们会一再地进行法会、仪式和冥想,用不断地修行来洁净自己的身体。

降神仪式绝不能在没有被监督的情况下进行,我们绝不可在上师或高成就者等都不在场的情况下进行降神仪式。为什么?一旦降神仪式进行得不够好时,错误的灵体就有可能会假装成金甲衣护法进入你的身体,使你受骗。所以,这也说明为何为高阶降神做准备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一项很复杂的程序。它就是为了要确保一个能够起着保护你的身体不受到伤害和干扰作用的程序。因此,并不是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承受和进行降神仪式的。

你该进行多少次的闭关,需要多长的时间,这完全由上师来决定。每一次的降神仪式,也都需要获得上师的批准。正式的神谕都会被授予一封公函,现代的神谕都要有一封由上师签署和盖上封印的公函,授权那个人进行降神仪式。任何一个没有一封来自其上师所签署和封印的公函而就开始进行降神仪式的人,他的降神仪式就是假的,也是不能被肯定的。

 楼主| 发表于 2017-11-12 08:59 | 显示全部楼层
根顿越达
根顿越达是尊贵的詹杜固仁波切的近代转世之一。这位19世纪的佛学大师,以其学术成就和恪守戒律与僧规而著称于世。在幼年时期接受沙弥戒后,根顿越达就从则木寺出发,不畏艰难、长途跋涉,加入了甘丹萨济寺的布康康村(类似寺院中的同乡会)。在这里,他在多位高僧名师的教导下,进一步研修佛法教义,学习佛教五大论,并在考取了相当于佛学博士的格西拉让巴学位之后,加入上密院进修密续教法。
在甘丹萨济寺,根顿越达的职务为主诵师。他随后还被西藏摄政委任为该寺的第七十二任住持。在任期内,他不仅重新修复寺院,还严加管制寺院的规章制度和行政系统。
就像前世一样,詹杜固仁波切也继续为甘丹寺和其僧众作出贡献。年轻时,仁波切就已经承担起建造僧侣宿舍的任务,以供从西藏涌入,与日俱增的僧众居住。之后,他还负责重建和扩建了主大殿和辩经场。这两个地方正是甘丹寺僧人聚集和学习的重要场所。

堪珠图登兰桑仁波切
当根顿越达的转世尚在娘胎中时,周围就已显现许多吉祥征兆,而对他的转世身份给予认证的,更是当代最具盛名的佛教大师至尊赤江仁波切。直至今日,这位被称为堪珠图登兰桑的转世高僧,依然是寺院群众津津乐道的对象。


早年生活
堪珠仁波切原本被分派到拉萨墨竹工卡县唐加乡的唐加寺(也称直贡唐加寺),后来转入西藏最大、最著名的寺院之一——拉萨的甘丹寺。在那里,他被认证为第七十二任住持根顿越达的转世。
事实证明,转学到甘丹寺是一个有利的决定。这位年轻的转世很快地就跟其前世的修持重新接轨,这一切都展现在其卓越的学术成就和学习佛法的过人能力上。
在赤江仁波切的杰出指导下,堪珠仁波切跟其前世根顿越达一样考取了格西拉让巴学位。一般上,要考取这个学位需要至少30年的学习,但堪珠仁波切年纪轻轻就考取了这个学位,比许多同年龄的僧侣要早了许多。他后来进入藏传佛教的最高学府,著名的上密院学习各种最高阶和精深的密续教义。在这里,堪珠仁波切凭着其非凡的学习能力和知识,很快地赢得了众人的尊敬。他在一年内就被选为寺院的戒律师。这是格鲁寺院中地位最崇高的三个职位之一,余二分别是主诵师和住持。


振兴佛教
一世又一世,詹杜固仁波切的转世不断重返人间,为末法时代众生广转法轮,讲授佛陀的教义。堪珠仁波切的前世将佛法带到佛法的蛮荒之地,而他则是在佛法即将式微的地方振兴佛教。
由于堪珠仁波切学识渊博、严经训练,且掌握佛法和各项修持,至尊赤江仁波切就将他派到西藏其中一些最偏远的地区,修复残旧的寺院及复兴该地区的佛教。堪珠仁波切的第一项任务是上密院位于帕里的分院塔多康寺。帕里是个位于西藏与印度交界处的偏远地区,堪珠仁波切初到那里时,整个地区几乎没有任何佛法活动,寺院既得不到所需的援助,跟当地俗家人也鲜有往来。然而,在担任塔多康寺住持的三年里,堪珠仁波切排除万难,成功在当地复兴佛法。
堪珠仁波切不但翻新寺院,修建许多大型佛像,还重新在帕里地区推广大量法会,使得当地僧、俗群众对佛法重拾信心。人们开始献上供养,支持塔多康寺及其母寺上密院。就这样,堪珠仁波切的事迹开始在当地被广为传颂,也为他充满挑战的一生掀开序页。
在接下来修复和领导帕里南部的桑珠泽令寺和理众布托寺的时候,堪珠仁波切更是付出了双倍的努力。桑珠泽令寺是堪珠仁波切亲自创建的寺院,而理众布托寺则隶属于甘丹萨济寺。堪珠仁波切为了利惠当地人民而重振佛教辉煌的事迹,为他赢得了远近皆知的荣誉及尊敬,即使连中国当权者也留意到他引领该地区佛法事业的主力。他组织了活跃的佛法社群,而他们所给予他的支持,让他能进一步发展寺院,创建大型佛像供人景仰,同时也直接为甘丹寺和上密院这两个母寺提供各种资源。
如今,这种热情和顽强的精神仍继续在现任转世詹杜固仁波切的身上发扬光 大。就像前世一样,詹杜固仁波切也在佛法初萌芽的地方推广佛法。他不仅尽一生的努力创建大型佛像,建立实体的佛教中心,还透过互联网成立佛法社群,将佛法推广到世界最不可及的角落,惠及千千万万人。


心头之肉
堪珠仁波切对上师,即前任赤江仁波切洛桑耶喜的无比依止精神,尤被今日的僧人们所缅怀。他自小就跟至尊赤江仁波切有着非比寻常的密切关系,也直接从这位被视为格鲁之父之一的大师处接受许多教诲。堪珠仁波切被誉为赤江仁波切最重要弟子之一,有着赤江仁波切的“心子”之称。由于两师徒之间关系密切,僧人们甚至套用一句西藏俗语仿如“心头之肉”来加以形容。
这种崇高的依止精神是堪珠仁波切终生的事业和修持能够发扬光大的关键。这种精神引导他在佛法式微和人们不注重佛法且缺乏援助的地方,也能创建并维持具有影响力的大型佛法社群。堪珠仁波切在完成了自己在塔多康、桑珠泽令和理众布托寺的任务后请求返回拉萨。然而,赤江仁波切却因预见他将能给帕里地区的人民带来巨大及正面的影响,而要他继续留在那儿。堪珠仁波切答应了上师的请求,即便在1959年内乱期间也继续驻守帕里,圆满完成上师的指示,直到他圆寂为止。
堪珠仁波切对上师坚定不移的依止心,时常超越了他个人的追求。直至今天,堪珠仁波切的这份特质依然深深留在寺院年长僧众的记忆里,并延续到他的现任转世詹杜固仁波切身上。
詹杜固仁波切自小就深被至尊赤江仁波切所吸引,尽管他当时极少接触佛法。当仁波切无意中从一本跟佛法同修借来的书中看到赤江仁波切图像的那一刻,这位小男孩立刻就不由自主地哭了出来,泪如雨下。尽管年幼的仁波切并不认识这位上师,他却立即将这张图片影印下来,并将图片放入蓝色卡片制成的相框中,然后置放在自己的佛坛上。他到很久之后才得悉,这位上师就是他前世的根本上师赤江仁波切。如今,这张图片仍然摆放在仁波切的个人佛坛上,而赤江仁波切也始终是仁波切修行、工作及规划愿景的主要推动力。
此外,人们也还记得,堪珠仁波切与另一位西藏高僧至尊宋仁波切是亲密无间的好朋友。至尊宋仁波切的前世以其严厉的处事态度著称且备受爱戴,他更凭着无比的辩经能力及对仪式和密续教诲的深切掌握,而在格鲁派中备受尊崇。
作为同一个时代的人,堪珠仁波切和宋仁波切都是至尊赤江仁波切的弟子,两人的关系也亲如兄弟。他们有着相似的经历,两人都曾当上寺院住持及远离母寺,到远方弘法。在那一世,宋仁波切在晚年时期还曾远赴美国洛杉矶,将佛法教诲带到西方世界。
宋仁波切就是在1983年访美期间与自己的老朋友堪珠仁波切重逢。然而,这位老朋友此时却已经是一个披着一头奇怪红发,穿着紧身牛仔裤,对佛法有着满腔热忱的小伙子。自此,詹杜固仁波切找到了回归传承的道路,而他今生返回佛法的宿命,也因着他与这位被他视为根本上师的宋仁波切之间的异常深厚关系而成了定局。
至今,仁波切仍将这段师徒关系摆在最优先和神圣的位置,并将之作为自己修行及事业的唯一基础。
事实上,也正由于这一段非凡的关系,詹杜固仁波切最终许下了这个“承诺”——一个决定了他今日和未来一切事业的唯一且神圣的诺言。1983年,年轻的仁波切向他的上师许下了一个即将改变其一生,并将对他所遇见的每个人都造成永恒影响的终生承诺。

声名远播
堪珠仁波切的智慧和慈悲,让他总能在宗教和世俗问题上提供最适合人们和当时情况的忠告,所以往往得到的结果都是最好的。他的这种能力在当时极为罕见。人们普遍接受,也意料到僧人们虽然在宗教领域拥有很高的成就,对世俗事务却无法准确了解,以至于无法很好地在世俗事务上帮助在家人。堪珠仁波切对在家众的了解、忠告和协助,使他在帕里地区,尤其是桑珠泽令寺和后来的理众布托寺备受爱戴和尊敬。在人们对堪珠仁波切辨别是非对错的能力逐渐生起信心,而他也对世俗生活拥有更深入的了解之后,人们总是会前来咨询他的指引,并愿意聆听他的建议。
堪珠仁波切最终成为了当地的精神领袖和世俗领袖。他有时甚至还必须充当法官,协助解决原本无法解决的法律问题。堪珠仁波切持续展现的智慧和慈悲,使他在整个地区,甚至在周边的印度和中国群体中都深具影响力。
根据他一些尚在人世,且目前居住在印度的西藏寺院里的弟子,如格西雅旺塔钦说,堪珠仁波切的弘法方式为他吸引许多来自西藏,乃至周边地区如印度、中国、尼泊尔和不丹的追随者和弟子。连那些途径帕里地区的商人也都会前来寻求他的忠告和加持,甚至请求仁波切为他们举办法会和进行占卜。
堪珠仁波切让人难忘和尊敬的是他致力协助当地在家众减轻痛苦,在金钱上帮助贫困的人,帮他们付账,施予食物,还为身陷困境的人们还债。这种无条件关怀他人的特质,同样展现在现任转世詹杜固仁波切身上。仁波切始终不遗余力地协助改善弟子,甚至是所遇到的每一个人的生活。从医疗照顾,到给予修行、家庭、感情和财务上的建议,仁波切都一一顾及。
堪珠仁波切跟帕里民众建立了十分特殊的关系,并复兴当地的佛法,这是许多高僧大德都无法办到的事。他在当地建立起的威望,使得他个人的寺院桑珠泽令寺成为帕里地区僧众举办聚会的地方。
在年度其中一个最重要的节日——传昭大法会的时候,来自帕里地区每家寺院的僧人,都不惜远道而来,出席在桑珠泽令寺举办的庆典和法会。
堪珠仁波切为理众布托创造了一个适合寺院群体前来聚集和逗留的地方,这反过来推动了佛法在整个地区的稳步发展,让佛法活动日益兴盛,把原本没落的寺院和群体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兴旺。堪珠仁波切为理众布托群众所谋求的福利,为他赢得了“理众布托仁波切”的称号,这美名至今还留在人们的心里。他无限的付出,也为他在僧众中赢得了“甘顺旺度”,即“三界之主”的美誉。这个称号主要用来形容那些能最具正面影响力的人。
出于对他的信任和信心,人们开始慷慨捐献和供养,以支持帕里地区寺院和僧团的各种维持费用。堪珠仁波切最后将桑珠泽令寺的一切都献给了上密院,而理众布托寺依然归属甘丹萨济寺。这就意味着,人们用来供养堪珠仁波切的寺院的一切,也等于是供养了更大的母寺。在任何情况下,堪珠仁波切都会将他所得到的一切回馈给寺院,自己却什么都不留下。他这种崇高的气节和无私精神,以及他对母寺和上师的虔诚依止,使他一辈子都受到各地人们的尊敬。

发表于 2017-11-12 09:12 | 显示全部楼层
噶玛噶举中国论坛发布的“噶举各道场及噶举仁波切们针对假帝洛巴活佛的声明”中,说过传承祖师是没有转世的。
 楼主| 发表于 2017-11-12 10:36 | 显示全部楼层
1. 这里是格鲁派论坛,请不要搬其他教派的说法到这里来。我没有制造宗派主义的意思,但某教派的权威不能代表其他教派说话。

2. 詹杜固仁波切的表弟,蒂洛仁波切,是俄罗斯佛教卡尔米克地区的法王,被认证为蒂洛巴的转世。是谁认证的?十四世。这对你来说够权威了吗?你是否又要搬其他教派的说法来反驳十四世的认证,说蒂洛巴没有转世?

Erdne Ombadykow (born October 27, 1972 in Philadelphia), also known as Telo Tulku Rinpoche, is the Tibetan Buddhist spiritual leader of the Kalmyk people. He received his formal training as a bhikṣu in India and was recognized by the 14th DL as the current reincarnation of mahasiddha Tilopa.

蒂洛巴和那洛巴曾经是师徒关系,这一世,两人再续法缘,以表兄弟的身份再相聚,以各自的方式弘扬佛法。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社区

x
发表于 2017-11-12 11:00 | 显示全部楼层
新疆佛协会长夏洛瓦的声明

我们活佛转世是由白教噶玛噶举第一世噶玛巴杜松钦巴创立的,后来为各个教派采用,白教对活佛转世制度做的贡献非常大,延续了我们珍贵的佛陀教义。目前住世的噶玛巴是第十七世,是建国以来第一位经过国务院承认的转世活佛,除此以外,不可能有转世历史是十八世、十九世的活佛。“帝洛巴”是白教和黄教重要的传承祖师。这位自称“帝洛巴活佛”的人是蒙古族,而目前有一位外蒙古转世的活佛是叫“多洛巴”,他只是黄教的活佛,并且现在依然住世。我想可能这个人本来是想自称“多洛巴”,但把名字听错了。帝洛巴祖师是根本没有转世的!-----帝洛巴祖师是根本没有转世的!
 楼主| 发表于 2017-11-12 11:14 | 显示全部楼层
土登俄热 发表于 2017-11-12 11:00
新疆佛协会长夏洛瓦的声明

我们活佛转世是由白教噶玛噶举第一世噶玛巴杜松钦巴创立的,后来为各个教派采 ...

无法再跟你说下去,蒂洛仁波切是14世认证为蒂洛巴转世的,你去跟14世理论吧。
发表于 2017-11-13 20:39 | 显示全部楼层
sagan 发表于 2017-10-30 07:36
大成就者毗瓦巴
詹杜固仁波切的的其中一个前世,是古印度84位大成就者之一的毗瓦巴。大成就者是仰赖密续修 ...

大成就者那洛巴以其出离心、圆满的上师依止心及能把行者带上证悟速道的无瑕教诲而闻名。以此作为背景,詹杜固仁波切纯净、无垢的上师依止心,就那么不让人感到意外了,因为大成就者那洛巴正是仁波切转世传承中的第五个转世。
==================================
本站曾就“是否有噶举祖师转世”的问题请示过噶举传承最高领袖——尊贵的第十七世大宝法王

法王的回答是:“我从未认证过噶举传承祖师的转世(如帝洛巴、那洛巴、玛尔巴、米勒日巴等),传承祖师是没有转世的。”--摘
======================
行者自会辨析。
 楼主| 发表于 2017-11-14 08: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agan 于 2017-11-14 08:44 编辑


Telo Tulku Rinpoche (Dilowa Khutugtu)
Erdne Ombadykow (born October 27, 1972 in Philadelphia, Pennsylvania), also known as Telo Tulku Rinpoche, is the Tibetan Buddhist spiritual leader of the Kalmyk people. He received his formal training as a Buddhist monk in India and was recognized by the DL as the current reincarnation of the Buddhist Mahasiddha Tilopa. Since 1992, he has served as the spiritual head of the Buddhists in Kalmykia. He divides his time between Kalmykia and his family in Erie, Colorado.
Early life and career
Telo Tulku Rinpoche (Erdne Ombadykow) was born in Philadelphia, PA to working class, immigrant parents of Kalmyk origin as the youngest of brothers Tschon, Tseren, Dava, Jigmid, Jaba and sisters Marguerite, Gerel and Rolma. As a child, Erdne determined that he wanted to be a Buddhist monk, the way other boys want to be policemen or firemen. By the age of seven, Erdne’s parents permitted him to move to India where he would study Buddhism at a monastery until 1992. It was reported on ChessBase News, when asked why was he was sent to a monastery in India to be trained as a Buddhist monk at age seven, he said his family wanted one of the sons to become a monk, and he had shown the greatest interest. In New York he met His Holiness the 14th DL and the DL recommended him to go to the Drepung Gomang Monastery in South India for proper training. While studying at the Drepung Gomang Monastery for 13 years, Erdne Ombadykow was recognized as the current reincarnation (tulku) of Tilopa, a revered Buddhist saint.
http://www.kalmykia.eu/telo-tulku-rinpoche/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社区

x
发表于 2017-11-15 11:35 | 显示全部楼层
土登俄热 发表于 2017-11-13 20:39
大成就者那洛巴以其出离心、圆满的上师依止心及能把行者带上证悟速道的无瑕教诲而闻名。以此作为背景,詹 ...

額爾德尼·巴薩諾維奇·奧姆巴迪科夫(英語:Erdne Ombadykow,俄語:Омбадыков, Эрдни Басанович,1972年10月27日-)卡爾梅克人,美國賓夕法尼亞州費城人,第六世(不計追認)迪魯瓦活佛。
早年生涯
他出生於費城一個屬於工人階級的卡爾梅克人移民家庭,是孩子中最小的一個,其哥哥有Tschon、Tseren、Dava、Jigmid、Jaba,姐姐有Marguerite、Gerel、Rolma。他自小就想成為一位佛教僧侶。 7歲時,其父母允許他赴印度入佛教寺院學習,他在此學習佛經直至1992年。 ChessBase News報導稱,當記者問他為什麼在7歲時被送入印度的寺院學習時,他說,他的家人想要一個兒子出家為僧,而他表現出了最大的興趣。在紐約,他遇到了十四世HHDL,HHDL推薦他去印度南部的哲蚌寺郭莽扎倉學習。在哲蚌寺郭莽扎倉學習了13年後,他於1992年被十四世HHDL認定為迪魯瓦活佛。
初訪卡爾梅克
蘇聯於1992年解體後,額爾德尼隨十四世HHDL首次訪問俄羅斯卡爾梅克。該地區過去擁有豐富的佛教文化遺產,但在1930年代,由於蘇聯實行集體化和宣傳無神論,這裡的佛教文化遭到破壞。抵達卡爾梅克後,HHDL任命額爾德尼擔任卡爾梅克人的Šajin(最高)喇嘛。作為精神領袖,額爾德尼的作用是率領約16萬卡爾梅克人復興卡爾梅克佛教。
作為當時少數接受過正規佛教教育的卡爾梅克人,22歲的額爾德尼肩負的責任十分重大。此外,他發現自己接受的正規的寺院教育沒有為他的角色提供足夠的準備。而且他既不會說卡爾梅克語,也不熟悉當地民眾或政府的心態。
返回美國
據推測,這些困難使他於1994年底回到美國,放棄了僧侶生涯,並於1995年結婚。然而,額爾德尼經過為期兩年的自我放逐後,終於重新接受了其使命,返回俄羅斯聯邦卡爾梅克共和國。
重返卡爾梅克
自重返卡爾梅克共和國後,額爾德尼成功地領導了佛教的復興。作為Šajin喇嘛,額爾德尼管理著27座新建的寺廟和祈禱室,並監督7名西藏喇嘛的工作。他還先後派出數十位卡爾梅克青年男子赴印度的寺院接受正規教育。他還學會了卡爾梅克語和俄語。
額爾德尼每年花6個月在埃利斯塔居住,其餘時間在美國科羅拉多州伊利(Erie)與其妻子和兒子共同生活。

關於十四世HHDL認定為迪魯瓦活佛。
應該是認證他為這位蒙古籍大德
http://blog.sina.com.cn/s/blog_159f909520102wtgt.html
關鍵在於
迪鲁瓦(帝乐巴Tilopa,噶举之父,印度大成就者)活佛转世系统最初源于印度,后在蒙古地区转生五世
可是噶举派不承認有噶举传承祖师的转世系統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社区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格鲁教法集成

GMT+8, 2019-10-19 17:36 , Processed in 0.084213 second(s), 1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