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鲁修学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05655|回复: 271

色拉寺昧院不共護法 --- 塔乌法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8-17 23: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别的护法一般名字都很牛,譬如白哈王、阎摩法王、大黑天、吉祥天母什么的,这个护法的名字却不那么牛,而且好像很怪,叫做“佛的下面”!



 楼主| 发表于 2012-5-9 23:52 | 显示全部楼层
祈竹活佛以前定制的塔沃护法像,供养给色拉寺供奉:


色拉寺壁画里的塔乌夫人: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社区

x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8-24 00:21 | 显示全部楼层

祈竹活佛说塔乌:(修正版本)

前面相关内容作废,这是最终版本:
三大寺各有自己的护法传统,都不一样。譬如说,在宗大师年代,甘丹就只有一个护法 - 阎摩法王。那时候,只有大师的厨师可以进入护法殿换供品等等,其他人都不让进。后来,甘丹蒋孜院官方护法是吉祥天母、夏孜院官方护法是金甲;哲蚌洛色林院的是四面祜主、果芒院的是六臂祜主、德阳院和阿巴院的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是吉祥天母吧?!至于色拉,色拉有三个院,色拉杰的护法是马头明王,色拉阿巴的护法是吉祥天母,我们昧院的是塔乌。在色拉昧最初,护法不是塔乌,是姐妹护法,后来到了色拉昧一个特别厉害的堪布- 堪钦洛桑顿珠(这是色拉昧拉尊活佛的前世化身之一) - 的时候,就改为奉塔乌为官方护法了。
护法最初是在印度金刚座守护着一尊很特殊的佛像的,后来随佛像到了桑耶寺,再后来“成名”于色拉寺。最初,桑耶寺供奉了莲花生大师带来的、大概一米高的立相释迦牟尼。这是释迦牟尼托钵站立的样子,也就是按照他进城化缘的形象造的,称为“入城相”。这尊佛像很特殊,它和大昭寺等身佛那样,是天人工匠制造的,不是人间造的。当时,这是桑耶寺的主供佛尊。那时候,有一个人是负责这个殿的,我们也搞不清他是出家人还是瑜伽士还是普通居士,反正就是他很喜欢喝酒,常喝的失控,用佛殿的钱来买酒,买了酒竟然就放一些在佛像前,其他的他自己喝。后来,到了该算账、对帐的时候了,由于他有拿殿内收入来买酒,账无法对上。一天,他就很担心地胡乱对佛像说“现在我无法交待,账对不上了,酒您也是有份喝的,您看该怎么办?”佛像突然顯靈说话“明天日出的时候,你去外面大声喊‘佛像飞走了’,然后我会当众飞走,你背一个竹筐去后山山洞找我,然后你去拉萨四门塔等着”。第二天,他就这样做,佛像果然飞走了。然后他去山洞,发现佛像在山洞里,就带了佛像去八廓街四门塔那里。同时,色拉昧当时的堪布,也就是堪钦洛桑顿珠,由于他很厉害,我们不称堪布,后世都称为堪钦(“堪钦”就是“大堪布”的意思),他发了一个梦。实际上,我们也无从判断到底是他有神通知道还是真的只是发梦,总之,他说他梦到佛对他说“明天你去四门塔处,看到佛像,你别问价钱,倾囊买回来”第二天,他派了一个侍者去。堪钦也没有数多少钱。他有一个钱包,就是把整个钱包交给侍者了。这个侍者不是指管家和尚那种侍者,是类似做饭的下人那种。他就去了,看到了佛像,就不说话,把钱包整个放下,拿了佛像就走。这个下人,他很喜欢喝酒。途中,他停留在一个家庭那里喝酒,留了一个晚上。在他还没到达以前,这家人这里来了一个穿黑衣服、骑马来的人,这个人只是对他们说“晚点有贵宾到,你们整理好地方干干净净地迎接!”,然后就走了。这家人不明所以,就照办了。然后,来的就是这个下人带着佛像来到。实际上,那个提早来到让他们打扫卫生的骑马黑衣人,就是一直守护着佛像的塔乌护法。在这晚后,下人回去寺院,可是回到寺院范围,他又去了茶瓦康村呆了一个晚上。然后,他才整理好仪容回去堪钦那里汇报。那个佛像,就放在堪钦房间门口挨着一根柱子放着。这晚上,堪钦整晚听到好像有人起码在房间外走来走去,整晚都是马蹄声,所以他整晚无法睡。这样的情况过了大概一周,后来堪钦觉得事情有点奇怪,就对佛像问到底什么事,佛像显灵说“你把我供在大殿二楼,建一个殿,面对东方,也面对桑耶寺”,堪钦就建了后来的“日出殿”,就在大殿二层,面对东方。可是,马蹄声还是维持,堪钦不胜其烦,就问“到底什么人?还要怎样?”,此时,护法显灵说“我是随佛像来的,您建一个护法龛在佛像下面,我要看守佛像”,所以,堪钦就做了一个大概一米高的护法像,加上了面具,供在大殿一层,即佛像的下面。护法的名字本来不是“塔乌”而是“突乌”,“突”就是“突巴”、“佛尊”的意思。他的名字就是来自“佛(像)之下”的典故。从此,寺院护法就是塔乌了。寺院最初的官方护法不是塔乌而是姐妹护法,现在改了。由于曾经改供,这个缘起导致色拉昧后来历代学僧数目就减少了,可是其驱魔的力量却厉害了很多。从这时候开始,一切和色拉昧相关的事情,护法都管得特别严。譬如说,有一次,一些弟子做好了饭,他们的师父还没到,他们就准备自己开始吃,可是举手拿饭到了嘴巴,大家动作就定下来了,无法动,直到老师到了才正常。类似这样的显灵案例很多,这就是护法的管教、他的力量。总之,凡是色拉昧的和尚但不守规矩的,护法绝不放过。由于护法很灵验,大家都供奉,但是这时候严格说还不是寺院的官方护法。一直到了第七世DL的时候,尊者正式批准他作为寺院的官方护法的地位。前面说过的那个家族,由于佛像(所以包含了随像守护的护法)曾经在他们家住过一晚,一直到1959年之间,他们每天都派人去寺院供酒给护法,从来没间断过。还有前面说过的茶瓦康村,也因为觉得有缘,所以这个康村也以塔乌为不共的、官方的康村护法。第七世DL去色拉的时候,护法曾经显灵,化现很大的身体,一脚踏色拉天葬台,另一脚在后山的巴里日图茅棚。尊者当时随口说了八句赞文,护法就收起了化身。尊者用堪钦所造的一米像为基础,在外面以金等等,围绕它造成了后来的、比较大的护法像。从此,护法就没以前那么凶恶了,比以前和蔼了一倍(上善注:“一倍”是活佛原来的形容)。
这是色拉老和尚才知道的版本了,现在年轻和尚大概不很清楚来龙去脉。总之,灵验的案例,不论历代流传下来还是同辈和尚朋友之间发生的案例,那么就太多了。可是,如果问来源、典故,就是刚才说的那样了,没有听说别的更多的版本;你要详细的典故也是这样,你要短的也是这样,就是这样的故事了,没有别的、没有更多的了。


我们问:
师父您有没有被管教过而亲身经历过什么?

活佛答:
我没有。如果是不守规矩的和尚,会被护法管教。我当时很乖,所以没有给护法“照顾”。此外,如果是很特殊的喇嘛(上善注:大概是指知名活佛转世小孩),护法管教特别严格。我不是特殊的大喇嘛类别,所以没有发生过什么事。
不过,有一次,我和自己师父、一个施主一起去圣湖朝圣。在路上,施主突然病发,看着是要死的了。当时,很明显他本来已经濒死、弥留的了。我们也没药,就在旷野里。师父修了塔乌仪轨连续日夜三天,到了第三晚上,师父梦到自己和施主在一个巨大无比的帽子,就是那护法的帽子那样的,但却是金的,很大,他们就在下面被保护着,好像是避雨那样。第二早,施主就像没事人那样了。

莲开师说(她本来是在翻译这段闲谈的):
是啊,以前我住过色拉附近一阵子。那些老和尚遇到徒弟不听话,不好管,都去护法那里投诉的,常常能看到他们这样。

活佛:
不必另外写供茶文了,直接用当时立塔乌为寺院官方护法的那位色拉昧堪钦洛桑顿珠大师写的《供养塔乌金饮文》(供茶文)即可。任何人都能念,不必一定和色拉昧有关,也不必灌顶等等。活佛说,如果有信心的,那么,可以每天供养一杯茶,念的内容只有四句,方法和供养大黑天一样,就是倒茶、念诵,即可;很简单,这样会很好。



色拉昧堪钦洛桑顿珠大师所著《供养塔乌金饮文》

尤其變化護法戰神主,塔烏法王蒙布菩札切,
穀釀甘露加持此金酒,納饗所託事業請成辦。
第二句里的“蒙布菩扎切”是梵文名字音译。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8-17 23:32 | 显示全部楼层

永嘉仁波切讲、静风兄记录的故事

讲起色拉寺的护法,还有另一个和护法有关的事。色拉昧扎仓的护法叫他乌。他就是佛,乌是下面的意思。这个护法的传说是这样来的:

在很久很久以前,这个护法在一座庙里住着,这座庙有一尊佛像,而他就住在佛像的下面,所以就得了他乌的名字。这座寺院因为买了很多供养香火等物品,所以后来欠了很多钱。要债的人很多,所以寺庙的僧人也不好过。突然有一天佛像开口说话了,对僧人说,你把我扛到市场上去卖了八。这样就可以还债了。僧人听了佛像的话,就扛着佛像去了市场。当时色拉昧的主持是一位修行极高有神通的喇嘛,他那天突然告诉身边的小喇嘛说,你立刻去市场,哪里有一个人正在卖一尊佛像,你去把那尊佛像买回来。小喇嘛去的时候,正赶上僧人也到了,两人一谈就成了交。护法他乌也一直跟在佛像下面,所以也就随着佛像到了小喇嘛的手里。小喇嘛买完佛像后,就赶回色拉寺,可是天不久就黑了。他就在中途有一个人家里住了一晚上。第二天白天才回到色拉昧。这护法他乌是在家的,也有夫人。但是他的夫人比较不好办,容易吃醋,所以很不喜欢其他的女性看到护法。所以自从护法他乌被供到色拉昧以后,护法殿就不允许女性参观了,只有男性可以进。但是只有一个例外,就是当时小喇嘛夜里住的那家人的女性,因为他乌的夫人是认识的,所以那一家人的女性却一直可以被允许进入护法殿。说完。
 楼主| 发表于 2011-8-17 23:32 | 显示全部楼层

yamandaga写的:

塔沃护法是色拉麦扎仓的特别护法神,与内地寺庙仅有的伽蓝菩萨和韦陀护法不同,西藏各地的这种数量种类众多的大小护法神和地域护法神等的供奉习惯在雪域由来已久,比如哲蚌寺一个德阳扎仓就供奉有几十尊的各种各样护法神。

塔沃护法主尊铜像供奉于色麦大经堂护法殿左侧,这里的香灯师每天都会在固定的时间念诵这位护法神的“刚诵”仪轨(酬补)。其内容主要是祈祷护法护持佛法昌盛、违缘障难灭除、寺庙富足六时吉祥平安这些愿望。这尊护法全称叫“塔沃却杰布”,还有称作“塔沃觉沃坚参”。 据说是吉祥那烂陀寺一位僧人的托身,亦是白哈护法五方明王之南方“索南杰布”大神的化现,如果如此,此护法神与大名鼎鼎的噶顿护法还是亲戚呐!噶厦和哲蚌寺常见的白色乃琼“赤烈杰布”就是五位明王里北方的事业明王。(个别书说是乃琼东方 “古益杰布”所化现,但未必准确。还有说历史上这位护法与摄政第穆和帕巴拉活佛渊源甚深的说道。护法殿门前确有妇女免入的告示,据讹传特别忌不能生小孩的进入等等,仅是讹传讹传。)
 楼主| 发表于 2011-8-17 23:3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写的:

在色拉昧大殿后方配殿中,较重要的是色拉昧学院的不共护法塔乌。此护法原为桑耶寺护法。在很久以前,桑耶寺一个僧人遭遇财政困难,佛像显灵对他说“明天你把我拿到拉萨市场卖了!”和尚说“如果我这样做,如何向别人交代?”佛像回答“你说佛像升到天上了,到时我会在半空显现,这样你便不会有麻烦了。”同一天,色拉寺一长老在梦中看到佛祖,佛对他说“明天你去八廓街,会遇到有人卖佛像,你去把那佛像买回来!”翌日,长老在八廓街果然遇到卖佛的僧人,便恭敬地把佛像买下了。传说,塔乌护法为了守护此佛像,也跟佛像一起来到色拉寺,从此成为色拉寺昧院的主要护法。此护法殿禁止女性进入,但却有一个例外;由于僧人带着佛像从桑耶寺前往拉萨途中,曾在一居士家借宿一宵,此家族被视为与塔乌护法的老相识,其后代不论男女都允许进入护法殿。时至今日,该家族的后代仍然常常前往色拉寺拜访这位护法,很以先辈与护法的渊源为荣。虽然此殿不允许女性进入,女香客可于殿外把哈达交予守殿僧人或任何男性藏族信众,请求代为供养(寺僧及藏族信众对此颇为习惯,不必多作解释已能明白请求,并十分乐意帮忙)。
在大殿的二楼配殿中,供奉着色拉寺昧院的主供佛像,即上述从桑耶寺购来的立相释迦牟尼。佛像前方的常啼菩萨小像,据说乃常啼菩萨的人间化身虹化缩小后的遗体所造,亦为扎仓之珍藏宝物。




那个佛像就是在色拉昧大殿楼上的宝贝:
 楼主| 发表于 2011-8-17 23:34 | 显示全部楼层

老笨写的:

塔乌护法也被称为世间命主事业王,他有许多的化身,是藏传佛教中非常重要也是非常尊崇的大护法神。
发表于 2011-8-18 00:07 | 显示全部楼层
祈求护法保佑
发表于 2011-8-18 00:10 | 显示全部楼层
上善的故事和典故很多,讲得也很动人。
顶顶顶!

论坛有位睡不着觉的,来来来,看看看,恰似睡前听1001夜的故事!。
:lol
 楼主| 发表于 2011-8-18 01:17 | 显示全部楼层

《黑白業報真實明鏡.色拉麥嘉戎堪蘇昂旺泰秋傳》

...二月五號,我在寺院參拜,在塔沃護法殿獻了一碗新茶,護法殿執事為我披上一條又白又淨的哈達在脖子上,口中說:「這是緣起啊!緣起!」,我心裏很高興...

...之后,约在藏历九月,色拉麦堪布请辞,政府训令下达,指示须选举新任堪布,说须经僧众投票选举。以前只有将资格符合的格西名策上呈,没有投票的传统,但现在依政府的训令,必须进行选举。我得了六十票。通晓经论的资深格西很多,我从也没想到会轮到我这么一个新格西来担任堪布。藏历十月廿四日,法王派任新堪布的训令到达,览读之下,竟是盖印指派我,令人难以相信。一月才刚考取格西,未经九月就被派任为堪布,以前不曾有过,以后也似乎不可能再有...

...在我到达巴萨时,堪布为昂旺札巴,但他住在达兰。僧众请求他驻锡巴萨时,就派任达巴仁波切为堪布代表。本来堪布昂旺札巴请辞后,指派戎
巴格西强巴格桑为新任堪布,但因他留在西藏,就指派达巴仁波切为堪布代表。达巴仁波切一年半后请辞,派任邦布拉格西丹巴简粲为堪布,仅就任一年就请辞了。色拉麦拉然巴格西较我资深者约有十人,而我新任格西尚未满一年就须担任堪布,现在想想,在前来印度时,朝谒塔沃护法殿时,香灯师老僧名叫‘雷珠’者,在我的脖子上挂上一条洁白干净的哈达,口说:“缘起啊、缘起啊!”我的心里也生起莫大的喜悦,似乎就是塔沃大法王的化身派我来担任色拉寺堪布,而似乎法王智慧之眼也看到了。藏历十一月五日良辰吉日,在色拉杰、麦二札仓共同集会时,进行了堪布升座典礼...








上善:
以上是来自师公色拉昧退休堪布,也是目前三大寺健在的退休堪布里面最老资格的一位。传记写的不详细。师公有和我们聊天里说过详情:当时他是准备了为了学习、弘扬佛教而“离开”拉萨要去“国外”,他没有告诉别人,自己去色拉的塔乌前祈祷,祈祷内容是“我要离开了,请保佑。以后,我发愿尽力弘扬、教育下一代,而如果我有资格,我愿意成为色拉的支柱...”,此时,那个看殿的和尚,他本来是不善言辞也不多话的,此时他犹如变了另外一个人那样,拿了个哈达绕在我脖子上加持,然后说“你的祈祷缘起很好,你祈祷的这些要求,以后全部都会如愿!你放心走吧!”,然后,师公突然觉得得到了奇怪的力量。这个和尚只是看殿的普通和尚,和师公都不算平辈,师公也没有和他说话,按礼貌,他怎么可能突然自己走出来加持师公呢?而且,他说的话都不像他说的,全部都和师公偷偷心里的祈祷内容一一对得上。后来,师公成为了历史上史无前例的堪布,然后在森林荒野里开荒、建立了寺院,然后重建教育制度,然后近年又一次建了寺院新大殿。这些,师公说,都是护法的安排,当时离开时候就授记过。
另外一个八卦是,拉萨色拉寺嘉绒康村年轻和尚,虽然师公是海外色拉堪布而不是拉萨色拉,政治来说互相不相关,但这是政治分割而已,实际上,拉萨色拉当然很认海外色拉(在很长时间里,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拉萨三大寺谈不上有什么教育提供,所以,心理上都以海外的色拉为依归的),而且拉萨色拉的退休堪布也是他同学,而且拉萨最高学者也是他同学,师公在海外很出名,本来又来自奇怪的历史著名的文殊班,所以,在师公从签证政策上作为一个“来华游客”回去拉萨色拉的时候,实际上接待上是视为最高长辈衣锦还乡那气氛。塔乌是昧院特殊护法,这些年轻喇嘛都很很信仰,可是一般都是战战兢兢地祈祷了就走的那种,护法对他们来说是高高在上的。这次,他们看到师公奉茶,然后就是像老朋友那样说话:...上次那个什么什么事情您帮了一把,谢谢你啦...还有那次什么什么事,也是多亏你协助,感谢感谢....噢,还有那次什么什么,大概也是你背后帮忙吧?否则我肯定已经完蛋了,呵呵........他们看得目定口呆,很多和尚当场哭了。




师公等于建了色拉昧两次。一次是1970年代,另外一次是1997。这是1997的成果:



发表于 2011-8-18 01:28 | 显示全部楼层
哇,这真是长知识、长见识!
以后去色拉寺必须严重关注一下!
 楼主| 发表于 2011-8-18 01:51 | 显示全部楼层

重点八卦:祈竹活佛今天说的







突然想起要把塔乌资料集中在这个贴,是因为今天和活佛的以下一段闲谈引发的兴趣:

我问,塔乌不是我们扎仓护法吗?
活佛说,是啊,怎么了?
我说,可是,不是和我们应该很有感情吗?
活佛说,有啊,特别是和嘉绒康村关系很亲密,每次我们康村出了堪布,他都特别大力支持....(还有一些我没听清楚)
我问,可是,您好像没有感情啊?!
活佛说,胡说。
我说,可是从来没听您提过啊。
活佛说,你们从来没问过啊。这么多事情我也不必每天向你一个一个交代的嘛!我14岁就开始修这个护法了。(后来对谈里,活佛说其实好像是13岁)

然后,活佛说了一个很诡异的八卦:

那时候,护法似乎和我比较眷顾,很有感应。我每次念到护法祈祷文,我妈妈就会被护法影响,每次都是这样。后来,妈妈不胜其烦,每次我念,妈妈让我走远点。后来还有一次,我念的时候,妈妈好像突然被护法的世间眷属降神,说拉萨话,说自己不是鬼什么的,是塔乌的眷属来临加持,然后妈妈把手放进火炉里很久很久,一点伤害都没有。后来还有一次,我爸爸对这个事情很反感,后来一次妈妈有这个迹象的时候,爸爸把自己肮脏的裤子照头罩在妈妈头上,然后护法眷属就离开了,从此没有奇怪的事情发生...

故事只有这么多,活佛没有别的解释说明了。
发表于 2011-8-18 02:53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是属色拉昧活佛的俗家弟子,不知可否供此护法?
 楼主| 发表于 2011-8-18 03:09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多杰索南 于 2011-8-18 02:53 发表
如果是属色拉昧活佛的俗家弟子,不知可否供此护法?


你要请吃饭总不会是错的嘛。
如果明天有空,再讲一个东南亚名流和护法之间的八卦灵异诡异故事。
发表于 2011-8-18 03:34 | 显示全部楼层
懂了,感谢老大。
期待啊,哈哈。
发表于 2011-8-18 07:26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上善如水 于 2011-8-18 03:09 发表


你要请吃饭总不会是错的嘛。
如果明天有空,再讲一个东南亚名流和护法之间的八卦灵异诡异故事。


精彩的八卦!期待新故事~
发表于 2011-8-18 07:53 | 显示全部楼层
顶礼塔沃却杰布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社区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格鲁教法集成

GMT+8, 2021-12-7 22:42 , Processed in 0.040853 second(s), 18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