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鲁修学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093|回复: 3

《我们的英文课,莲师亲自教学,亲自翻译》千佛寺常慧比丘尼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6-29 20: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重庆千佛寺》
   重庆南岸千佛寺始建于明代嘉靖年间,距今有400多年历史。多次培修,其寺名先后更改三次,初名大乘寺(保存的花缸上刻有大乘寺三字),清咸丰年间更名兴隆寺(法器铁磬上刻有兴隆寺,咸丰辛亥年住持本顺造),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年更名千佛寺(因大雄宝殿两侧供有高约8寸佛像1000尊,故名)。 千佛寺属于重庆CBD核心区域,南滨路沿江景区重要景点,是观赏重庆朝天门码头和大剧院的最佳位置,成为游客及广大信众游览和礼佛的佛教胜地。
    千佛寺位于中国重庆南滨路钟楼广场,嘉陵江、长江两江交汇之处,重庆市南岸区涂山镇石溪路正街38号。1988年为南岸区政府批准开放的佛教活动场所,寺院建筑面积 8000余平方米,雄伟壮观。现有山门殿、韦陀殿、弥勒殿、大雄宝殿、大悲殿、万佛殿(目前重庆市唯一供奉的万佛殿)、地藏殿、财神殿、药师殿、五方文殊殿、三圣殿、钟鼓楼及两序僧寮。主要宗教活动有:早晚功课、二时供斋、半月诵戒、普佛、三昧水忏、梁皇宝忏、千佛宝忏、万佛宝忏、金刚宝忏、七佛宝忏、弥陀宝忏、观音宝忏、佛七、禅七等佛事活动。每周有:渝和堂中医专家义诊、书画讲座、传统文化讲座、中医养身讲座、佛法讲座、诵经禅修、茶文化讲座等公益活动为社会大众服务
    目前有尼众师父10余人,主要修行法门以净土宗、禅宗、唯识宗为依规。居士、义工约20000余人,由重庆市佛教协会副会长释常慧法师主持。


常慧比丘尼、惟贤长老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社区

x
 楼主| 发表于 2020-6-29 20:49 | 显示全部楼层
2、《我们的英文课,莲师抓得很紧,亲自教学,亲自翻译》
       ——《法音》2019年第10期《慈悲智慧的师父》千佛寺常慧比丘尼
    1984年7月,我在重庆市南岸区慈云寺剃度出家,剃度恩师赐法名常慧,同年的8月21日、22日,我参加了四川尼众佛学院设在川东重庆市市中区罗汉寺内的首届招生考试。监考人为四川尼众佛学院副院长徐平、重庆市佛教协会会长遍空法师(比丘尼),考生有来自内江、宜宾、重庆的7名年轻尼众,考试科目有:佛学、语文、政治、英语、史地五科。9月,我便接到了四川尼众佛学院的入学通知书。 10月12日,我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背上师父、师兄帮忙打好的铺盖卷,拎着装满衣物的手提箱和生活用品,拜别师父以及慈云寺两序大众,乘坐特快列车到成都上佛学院。
    10月13日下午,我便到了成都南郊的石羊场铁像寺四川尼众佛学院,开始了长达了六年的学习,亲近将影响我一生的慈悲、智慧、圆融的隆莲师父。
    第一次见到隆莲师父是在铁像寺,师父中等个,著黄色五匹齐的僧大褂,黄色手工布僧鞋僧袜,戴一副近视眼镜,皮肤白里透红,眼睛炯炯慈光,睿智安详,清净庄严。我们同学亲切地尊称老法师为“师父”。师父那年已过七十五岁,但看上去就六十岁左右,精力充沛,时任中国佛教协会副秘书长、四川省佛协会长、成都市佛协副会长、四川尼众佛学院院长、全国政协委员、四川省政协常委等职务,每年都要到北京开全国政协会议、中国佛教协会的会议。
    其余的时间师父都给我们讲学。先后给讲授了戒学:《毗尼日用》《沙弥十戒威仪录要》《式叉摩那六法》《四分比丘尼戒》《比丘尼日用》《四分比丘尼戒相表》《比丘尼戒本简释》《二部僧戒传戒仪轨》《瑜伽菩萨戒》《梵网菩萨戒》《二部僧戒传戒竭磨》(汉译英)等;修持学:《二课合解》《上师无上供养观行法讲记》《文殊五字根本真言念诵法》《毗卢仪轨修法》《三皈依观初修略法》《绿度母四曼荼仪轨》等;慧学:《宝相赞》《四宗要义》《入中论讲记》《菩提道次第略论》《造像量度经所说佛像尺度》《佛学基本知识》《清净道论》《戒定慧三学》《佛遗教三经》《六祖坛经》《中论》《摄大乘论略》《解深密经》等课程。师父教学很圆融,各宗兼弘,语言生动,理事无碍,深入浅出,学生们听得津津有味。只要有时间,比如星期天,师父会在成都爱道堂老大雄宝殿讲经,听经的淄俗弟子有几百人,坐得满满的,安安静静,专注虔诚地听讲,沐浴在甘露法雨之中。师父总是忙得很,却少生病,成天笑咪咪的,是一位非常慈祥欢喜的师父。

    师父讲学以讲戒学为主。教导我们“以戒为师”,说:“出家人要学好戒、守好戒,戒是无上菩提本。”师父在黑板上写了一个篆字体的“戒”,并分析它的结构,用佛法的精神怎样理解戒。师父说:“戒的含义是两手持戈,防非止恶。两手持戈,啥子意思呢?难道出家人要拿着武器去打仗、杀人?两手持戈,不是去打仗,而是始终高举戒律作为武器,防止侵损三业的敌人来进犯。戒律是我们的护身符。只要你是一个持戒修行的人,就没有饿死的和尚。唐朝的道宣律师在终南山闭关,戒律精严,感动天人供养。他日中一食,毗沙门天王每天中午送一钵饭供养。人有戒德者,感动诸天,天龙鬼神,莫不敬尊。三洲感应护法韦陀尊天菩萨也有愿力:只要有一个人在修行,我都会护法。戒律是用来规范约束我们身口意三业的行为,有不自由的感觉。但是戒律最主要是用来保护我们的,是为了获得更大的自由。按照佛陀的教导,学佛是走的解脱之道,越三界,离苦海,要了生脱死。制定戒律,是佛陀的慈悲智慧。学习戒律不能僵硬地死学,理解不透彻,甚至谬解,把自己捆绑死了,寸步难行,拿着戒条去比照别人,看这个不如法,那个不顺眼,住在哪里都不安心,到处跑,自己生烦恼,也让别人生烦恼。重要的是要领会戒律的精神,真正弄懂佛陀制定戒律的用意,弄懂制戒因缘、开、遮、持、犯。戒律主要是用来约束自己的,清净自己的身口意三业,防非止恶,慎行慎独。戒是一面镜子,是用来照自己,不是照别人的。持戒精严,不论在顺境或逆境都是一样,以戒为师,培养僧格,养育高洁的品格,所流露出来的气习就如莲华的清香一般,戒定真香。”
    师父教育我们学生的内容是多样性的,比如诗词、书法、英语。师父的书法从小练就,好多寺庙保留有师父撰写的对联、匾额、诗词。师父在25岁(1934年)未出家时,就以游永康的名字给乐山乌尤寺撰写了一首七律:“江上林峦画不如,春风闲品美人图。九嶷自是无膏沐,明镜烟鬟让彼姝。”1984年,师父七十六岁重游乌尤寺,应遍能大和尚所嘱重写,至今刻在乌尤寺的石碑上。
    我们上学时,师父也经常写诗作对联,写书法,并在课堂上给我们讲解。在铁像寺的大山门的三个门上,赵朴初会长书写有“铁像寺”“真观”“正行”。正中对联师父撰写联语,赵朴初会长的书法上联是“像法重辉圣尼寺”,下联是“律传远绍铁萨罗”。看到这副对联,让我回忆起一段往事,1984年5月办学之初,师父到北京汇报四川尼众佛学院筹备情况,赵朴初会长指示:“中国佛协想办一座尼众学院,一开始就考虑到国际意义,如斯里兰卡的铁萨罗在宋代传来的二部僧比丘尼戒法在斯里兰卡已失传,多次希望我们派人传戒。斯总统贾亚瓦德来我国访问,特别要见我,又提到这个问题。因此,四川尼众佛学院培养的人才不仅要面向全国,而且还要面向世界。”1986年,铁像寺玉佛殿落成,迦提月谷旦,师父撰书对联:“天海慈航狮子国万里远来 建二部戒坛严净毗尼玉律共调离垢地;地灵人杰龙女珠几生修到会三乘秘旨演扬般若金言同阐辩才天。”师父的对联里,蕴含了四川尼众佛学院创办的使命和深远意义。

    记得1986年放寒假之际,师父作诗《乙丑寒假送尼学院诸生赠别》四首,其中二首:“赵州岂为好游观,行脚都缘心未安。不习毗尼休论学,非参知识莫朝山。丛林古道芳踪远,讲肆新风雪径寒。春在枝头君识否,倦飞好鸟应知还。”“陈调休嫌絮絮谈,求人肝胆一言难。水知冷暖由亲饮,路不崎岖为熟谙。语对亲人心要直,法求正士膝需弯。翩翩几许离巢燕,目送分飞独倚栏。”师父老人家告诫我们,放假了,不要游山玩水乱跑,要回家好好看看师家上人,汇报学习情况,心要直,行要正,礼敬善知识,虚心求法,日日精进,不可有傲气。师父独自地留在学院,盼望着我们早日返校。多么慈悲的老师、师父啊!1987年3月8日,我们在文殊院受完二部僧比丘尼戒,天色已黑,华灯绽放,回到学院,当晚师父把《比丘尼戒本》过一遍,才允许我们睡觉。后来师父写了一首诗《尼众佛学院传戒抒怀》:“六法初探仅二年,敢称师表出人天。香花梵里迎诸圣,罗縠帷中隐众贤。玉汝于成忧与戚,葆真还璞戒生禅。直趋信相传衣地,一路风光过锦官。”我们经历了二年多时间受戒、学戒,今天具足了如法如律的比丘尼戒,师父非常欢喜,培育着我们茁壮成长。铁像寺的玉佛殿有一块匾额,师父书写的“玉汝于成”。师父在课堂上讲:你们每一个人都是一块美玉,玉,不雕不成器。你们来上佛学院就是要把你们一块璞玉,精雕细刻成宝玉、法器,培养成佛教事业的法门龙象,做狮子吼,弘扬正法。师父经常讲:出家人穷吗?不穷,富有得很。写了一副对联:“富有恒沙界”“贵为天人师”。修行办道的出家人,贵为人天师表,恒河沙、三千大千世界都是你的,富贵得很啊!1988年6月25日,中国佛教协会会长、四川尼众佛学院名誉院长赵朴老一行来佛学院视察,师父作诗为记:“小园不碍过高轩,长吉吟哦意自便。漫拟山门留玉带,但期浊土长金莲。尘挥室广虚空狭,塔涌天回日月悬。邃密时空参妙谛,群科济世净人间。”师父的诗词书法都在说法,字里行间,充满了师父的慈爱、关怀、智慧和殷切期望,时常吟诵,师父慈祥的身影浮现在眼前,甘露法雨润育着我们,养育着我们的法身慧命,温暖着我们,激励着我们前进。后来洛阳的心空法师、印俊法师等编辑出版了师父的书画专辑《翰墨佛心》,诗词专辑《隆莲诗词选》。
    我们的英文课,师父抓得很紧,亲自教学,亲自翻译英文戒法《二部僧戒传戒竭磨》,指导英语老师教授英文佛经,比如《心经》《金刚经》《地藏经》《法句经》(节选)。那时我有幸给师父做助手,用一台解放前非常老旧的英文打字机打印师父翻译的英文戒法。师父的英文是在少年时期,跟随家里请来的美国女牧师学的,当时师父欣闻美籍牧师燕思恩在乐山布道,其夫人燕德恩闲暇时义务教授中国学童英语。法师便与胞弟偕同前往,在那儿学习了三年。师父的英文手写体很漂亮,用的花体书写。记得有一年,中国外交部派了一位年轻的英文翻译陪同斯里兰卡的文化部长来四川尼众佛学院访问。在我们教室接待,斯里兰卡的文化部长很恭敬师父和我们出家学生,在讲台上讲话,谈到很专业的佛教比丘尼二部僧戒传戒问题时,请求师父带领学生传戒回斯里兰卡。那位外交部的年轻人,可能接触专业的佛学知识较少,不知道怎样翻译,弄得面红耳赤,翻译不上来,师父马上解围,用流利的英文亲自翻译,给我们留下了很深的影响。出家人也要学好外语,外语也是弘法的必要工具。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社区

x
 楼主| 发表于 2020-6-29 20:59 | 显示全部楼层

   师父非常爱护、慈悲包容我们。1988年,文殊院传戒,德高望重的遍能老法师担任教授。师父为方便我们专修班学生听遍老讲授《俱舍论》,安排我们住在了离文殊院较近的爱道堂。遍老经常步行来爱道堂讲课。我们听完课后,晚上要整理笔记。有时睡晚了,早上的早殿就耽误了。爱道堂常住师父到师父那里去反映。师父说:“您说我的学生没有上殿,就是说我没有教好嘛,我也没有上殿。他们学生白天要上一整天课,晚上还要上自习,还是很辛苦的,偶尔不上殿,你就看不惯了?”但师父在给我们讲课时说:“娃娃些,晚上要早点睡觉,早上要上殿哈。出家人住在哪里,就要遵守那里的规矩,处处是道场,处处是常住,不能让人生烦恼。《七佛戒经》云:忍辱第一道,佛说无为最,出家恼他人,不名为沙门。人在哪里,那里就是我的常住,不能让人生烦恼。”师父的慈悲教导,让我在后来的生活中很受用。毕业回重庆后,常住过能仁寺、慈云寺、华岩寺、罗汉寺、观音寺、僧官寺、千佛寺等,走一处,守一处的规矩,学习一处的唱念,学会恒顺常住,学会更大的包容心、忍辱心,住在哪里,都欢喜安心安住。佛教里有句话“出门三五里,各处一家风”,广参广学,随遇而安,和谐友爱,和合共住。
   师父培养我们既当学生又当老师。这是师父的慈爱和智慧,教育方式多种多样。记得1988年9月,师父在成都爱道堂创办尼众培训班,招收了20名学僧,派如意法师教授英语,心空法师教授戒学,我讲《大乘百法明门论》。我们三人当时还是学生,从未教过学,心里直打鼓。每周星期六下午,我们在佛学院上完课后,随师父的车到爱道堂上课。第一次在爱道堂的五观堂与培训班学生见面的那个夜晚,师父坐在五观堂的正中,正式把我们三人介绍给学生,逐一介绍,叫我们“某某法师”,夸奖我们每人的优点,学生们向我们三位问讯致敬。第二天上课时,我壮着胆子第一次走上了讲台,师父老人家坐在最后一排,慈祥的目光鼓励着我,不时点头。下课后,我来到师父面前,师父说:“不错,大胆讲!佛教现在很缺法师,就是要大哥哥带小弟弟。教学相长,人才要锻炼才能培养出来嘛。”师父的“教学相长”真实不虚,一直激励着我站在弘法的讲台上二十多年,带了一届又一届的毕业僧,自己也收获良多。当老师,能被迫地不断更新知识,不断地提升自己的教学水平,拓宽知识面,与书为师为友,养成良好的学习读书习惯,否则成天忙于寺庙的事务性工作,久而久之,书会尘封在高阁之上,人也成为一个瞎忙和尚。
   师父在学校给我们讲戒学,毕业后又带着我们去传戒,弘传二部僧戒。记得1993年,师父85岁了,非常坚韧和慈悲,不畏路途遥远,带着我们20余人到河南洛阳白马寺塔院传戒。在成都去洛阳的火车上,落实座位因故延误了,个别同行者有些埋怨,师父坚定地说:“我们是去传戒的,不是贪图享受的,哪怕死在路上也要去。”师父为法可以亡身的精神让大家静心前行。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顺利到达洛阳释源祖庭白马寺塔院。新戒有500多人,如法如律按照仪轨,对新戒进行演练。当传了沙弥尼戒法后,将新戒分成几个组,为她们讲解戒法,有四位佛学院的同学登台说法,师父便坐在轮椅上由弓箭居士推着到各组去巡视。同学们讲戒结束后,纷纷到师父的接待室汇报,听着师父的开示,法喜充满,其乐融融。
  “戒”在师父心中很重。记得1998年初夏,那年师父九十岁了,身体不好,我陪同法云法师(俗名骆光华,四川大学历史系研究生毕业,1985年任教四川尼众佛学院,后到新加坡出家)到爱道堂看望病中的师父。我们到时,师父躺在病榻上休息,照顾师父的小陈说:“师父,您的乖乖学生来看您了。”师父睁开眼睛看了我一眼,微笑了一下。转眼又看,看见旁边的法云法师,眼睛突然睁大,精神振奋,大声问:“你十多年跑哪去了?”法云法师和我一下就哭了,师父好关心人,好慈悲啊,病中还时刻记挂着已离开佛学院十几年的老师。那天中午,师父非要在她房间招待我们用午餐。师父说:“我好久都没有招待人吃饭了。”用餐时,师父的手不停地抖,拿不稳筷子,小陈给师父夹菜,要喂师父用餐,师父坚决不干,怕我们看着难受,始终坚持自己用餐。用完餐后,法云法师请师父写字,师父说:“好,我好久没有写字了,写啥子呢?”我们说:“师父随便写。”纸墨笔砚就绪,师父抖动着手,费劲而认真地在一张小宣纸上写下了“以戒为师”!

   还有一件印象深刻的事。1999年6月,我们十几位同学在贵州传完二部僧戒,回到成都爱道堂看望师父。师父在病中高兴地接待我们,大家紧紧地围坐在师父的身旁,看见师父老了,又有病,同学演法、如意领同学们给师父深情地唱了一首歌《师父真的好想您》,唱得大家热泪盈眶。师父要我们逐一汇报各自的工作生活情况。同学们看见师父在病中都这么关心我们,每个人含着泪向师父汇报。广东梅州千佛塔寺的觉戒同学拿着她们寺庙的一张全景照片给师父汇报。师父一直指着照片说:“香,戒香,香很远。”
   师父教育我、开导我:“开会也是学习,也是一种修行。”有一次,我坐师父的小轿车进城,请假回重庆开政协会。路上,师父坐在前面副驾驶位,我坐在师父后面,师父突然冒一句:“常慧,你名字取拐了!(四川话,取错了)”我一听,心中一惊,师父还会算命测名字?不敢接话。过了好一阵,师父又说:“你看嘛,常慧常慧,经常开会。”啊,是这个意思,师父开我的玩笑,我心中的疑虑释然了,心情也轻松起来。对师父说:“师父,我也不喜欢去开会呀,心中时常为此烦恼郁闷,但家师发电报来,我又不能抗命。”接着请教师父:“师父,我去参加会议,说啥子呢?”师父说:“出家人能参政议政,表示党和政府对宗教工作的高度重视,要认真开好会,遵守纪律,开会不代表你一个人,是宗教界的形象,注重言行,抱着学习的态度,认真学习各种文件,认真听取其他人的发言,也要积极地参政议政,建言献策,协助党和政府贯彻落实好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维护宗教界的合法权益,多多呼吁。”师父的这番话,打消了我的顾虑,抱着学习的心态去参加会议。二十多年来,我担任过教内教外许多职务,现在还担任着中国佛教协会理事、重庆市佛教协会副会长、重庆市政协四届常委、区人大代表。参加了许许多多的会议,学习了许多社会知识,结交了许多各界的朋友,同时积极协助党和政府全面贯彻落实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积极撰写提案、议案、建议上百份,为维护宗教界的合法权益发挥了一定的作用。真正地应验了师父当年的玩笑话“常常开会”,得到了师父的无量加持,记住师父的教导“开会也是学习,也是一种修行”,开会不烦恼了。道安律师说过:“不依国主,法事难立。”《六祖坛经》云:“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离世求菩提,犹如觅兔角。”出家人追求出世间法,寻求解脱之道,但“未成佛道,先结人缘”,修行在世间,不离世间法。
   慈悲智慧圆融的师父,持戒精严,学识渊博,佛学各宗兼弘,三学并重;古文诗词、书画、数学、英文、藏文皆精通,才华横溢,品格高洁;以出世的精神做入世的佛教事业,不辞高龄和辛劳,尽一切力量,创办了中国佛教史上第一所尼众佛学院;以坚强的愿力,恳切的悲心,学而不厌诲人不倦的菩萨精神,堪为人天师表。师父,您老人家永远是我们景仰的楷模,菩提路上,永远是我们的指路明灯,照耀着我们前进!
     四川尼众佛学院第一届学生 常慧
     2015年11月12日

3、《清定上师英文讲经》
      ——南山悠然居士(清定上师文集执行主编,师承清定上师、大吉仁波切、果硕仁波切、智敏上师、演法上师等;利美师承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等藏地各大教派具德上师、汉地离欲老和尚、昌臻老和尚等高僧,九十年代常住昭觉寺亲近清定上师)

◎定公的英语讲经没有有浙江口音,我当时想到自己听不懂,没有收集,据当时另外一个八级的人说没有地方口音。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社区

x
发表于 2020-6-30 20:03 | 显示全部楼层
随喜 赞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社区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格鲁教法集成

GMT+8, 2020-9-28 20:44 , Processed in 0.058512 second(s), 1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