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鲁修学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97|回复: 1

《峨眉山伏虎寺演法比丘尼》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2-29 21: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般若净土123 于 2020-2-29 21:46 编辑

演法比丘尼师承隆莲法师、清证长老(能海上师弟子昭觉寺西堂)、常玉法师

1、四川峨眉山伏虎寺供奉的孔雀明王
    峨眉山伏虎寺相传初建五代前蜀晋代(907—960年),唐代重建,规模扩充。南宋绍兴三年(1133年),有虎为患,士性和尚扩建时,特建“尊胜幢”镇之,虎患乃绝。明末清初,毁于战乱。清顺治八年(1651年)重修。
    伏虎寺的罗汉堂,建于清朝末,毁于文革,1995年重新修建。罗汉堂进门处供奉有孔雀明王。
    孔雀明王造像泥胎贴金彩绘,菩萨相,头戴莲枝花宝冠,眉清目秀,端瑞慈祥。额间有佛痣,脖子有佛纹,双垂耳。着袈裟,胸前璎珞装饰,腰间有吉祥结。
    孔雀明王一面双臂,手中无持物。右手低,手心向下平放盘起腿部。左手高,掌心向上靠腹部示说法印。结跏趺坐在莲花座上,莲花座安放在蓝色孔雀背上。
    孔雀两腿分开直立,两翅左右张开做跃动状。孔雀尾修长微微翘上扬起向后伸展。伸长的孔雀尾是所有孔雀明王造像中典型的一尊。
    罗汉堂分左中右排列,左右供奉五百罗汉,中间供奉依次是:孔雀明王,观音菩萨(二十四相),释迦牟尼佛。孔雀明王在前,观音菩萨居中,(以序供奉有普贤、地藏菩萨)佛祖供奉在后壁。
    成都宝光寺的罗汉堂也有同样的奉置,只不过孔雀明王造像为如来相,无冠,无莲花座。
    伏虎寺供奉的孔雀明王不同于宝光寺,其最大的区别孔雀明王是菩萨相,头戴莲枝花宝冠,结跏趺坐莲花宝座。这比较接近《佛说大孔雀明王画像坛场仪轨》中所描述的部分内容。






2、《隆莲法师弟子——峨眉山伏虎寺住持演法比丘尼》
    演法法师作为四川尼众佛学院首届学僧,面聆隆莲老法师教诲六年。
    演法法师,女,汉族,1963年3月生,四川省成都人,现任四川省佛教协会副会长、乐山市佛教协会副会长、峨眉山佛教协会副会长、政协峨眉山市委员、峨眉山大光明书画院副院长。
    演法法师自幼受母亲熏陶而深信佛教,向往出家人身着袈裟、肃穆庄严、威仪寂静的神圣姿态,1981年在成都昭觉寺上清下证师父座下皈依,1983年到峨眉山体验出家人生活后便立誓终生学佛行仪、弘法利生,1984年礼上常下玉恩师正式剃度出家,是年9月考上四川尼众佛学院,是年11月于中国当代“第一比丘尼”上隆下莲老法师座下受沙弥尼戒和式叉摩那六法,1987年3月于四川尼众佛学院和文殊院受二部僧具足戒,1990年9月四川尼众佛学院毕业后到峨眉山佛学院担任班主任和副教务主任之职,1999年任峨眉山伏虎寺副寺,2002年任峨眉山伏虎寺监院,2004年始任峨眉山佛教协会副会长,2005年始任乐山市佛教协会副会长,2012年始任四川省佛教协会副会长。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社区

x
 楼主| 发表于 2020-2-29 21:47 | 显示全部楼层
3、伏虎寺:虎溪禅林 峨眉山最大比丘尼寺院
    伏虎寺是全国重点寺院,座落于瑜珈河南岸,与报国寺隔岸相望,海拔630米。初建于唐代,规模不大。至宋代扩建,名神龙堂。相传,古时候这里常有猛虎出没,庙里和尚便建“尊胜幢”用来震慑老虎,从此,虎患绝迹,因此改名伏虎寺。明末清初,伏虎寺庙宇遭毁。清顺治八年(1651年),贯之和尚率领徒众重修,更名虎溪精舍,历时二十年,遂建成了有十三重殿宇的巍峨大庙。伏虎寺的建筑面积超过两万平方米,建有山门、中殿、正殿、御书楼,以及禅房、僧舍等,为峨眉山第一大寺,也是峨眉山最大的比丘尼寺院。
    伏虎寺原为一小庙,旧名药师殿,行僧心庵开建。南宋绍兴年间,行僧心庵再建。伏虎寺得名,一说寺院附近山中有虎伤人,僧士性建“尊胜幢”以镇虎患,改名伏虎寺。一说因伏虎寺的后山形如伏虎而取寺名,伏虎寺名也沿用至今。
    清顺治年间,贯之和尚率弟子可闻大师重建寺院,历时二十余载始成,名“虎溪禅林”,亦称伏虎寺,为全山最大寺庙之一。后来,可闻大师的徒弟寂玩上人在寺周广种杉树、桢楠、柏树,按《法华经》一字一株,称“布金林”。布金林与大峨寺的旃檀林、白龙洞的古德林并称为峨眉山的三大园林。布金林古木参天,浓荫蔽日,伏虎寺整座寺院均掩映在密林之中,有“密林藏伏虎”之称。然而,寺院的屋顶上却终年无败叶堆积。于是,清康熙皇帝于康熙41年(1702年)赐伏虎寺“离垢园”三字,为佛教圣地远离尘垢之意。
    到伏虎寺朝圣,进入寺门便是弥勒殿,殿内供有金身弥勒佛坐像,两侧分塑四大天王坐像。弥勒殿后系韦陀殿,内有韦陀菩萨金身坐像。
    普贤殿内供有普贤菩萨金身像,背龛供奉阿弥陀佛圣像。大雄宝殿内正龛上供有“三身佛”,佛像十分庄严。按照佛教的信仰,“三身佛”是释迦牟尼佛的三种不同表征,即法身佛、报身佛、应身佛。殿内左龛供奉文殊菩萨像,右龛供奉普贤菩萨像,左右两侧是十八罗汉,后龛为观世音菩萨渡海像。
    大雄宝殿右侧院内有一座华严塔亭,中置明代铸造的紫铜“华严宝塔”,塔高5.8米,共14层,塔身铸有4700余尊小佛像,塔体内外镌刻着《华严经》文。华严宝塔以其时代久远、体形高大和铸造精良而居中国铜塔之最。
    伏虎寺内有全山唯一的罗汉堂,于1995年峨眉山佛教协会拨款200多万元重建。罗汉堂高大雄伟,恢弘庄严。殿内供奉的500阿罗汉均按照佛教传统塑造,造像生动,流金异彩,佛教氛围十分浓郁。
    伏虎寺萝峰庵在伏虎寺左侧的萝峰岭下,原为伏虎寺静室,名龙凤庵,又称龙凤辉室,海拔630多米。寺创建于明末清初,数次重建,但规模甚小,三面临山,环境幽静。康熙十一年(1672年),蒋虎臣太史住此修《峨眉山志》,改名萝峰庵,蒋太史死后即葬于此。
    萝峰庵只有一个殿堂,供奉“西方三圣”: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大势至菩萨。
    萝峰庵环境幽雅,竹木繁茂,峨眉山的古十景中,“萝峰晴云”位列其中之一。这里建有僧人化身窑、普同塔、海会塔。



4、《慧灯长明,伴我成长》演法比丘尼回忆纪念隆莲法师
    2006年11月9日(农历九月十九日)这天,我们最敬爱的师父带着她那慈祥的笑容,留下她丰厚深邃的智慧,永远离我们而去。往事历历在目,记忆犹新。师父就像一盏明灯,指引着我的前进之路,陪伴着我一步一步地成长。
    记得初次拜见师父,是在一九八四年九月,四川尼众佛学院首届学僧入学报到时。我们到铁像寺时天色已晚,徐院长领我们来到一间既简陋又整洁的小接待室。刚进去,就看见从里屋走出来一位个子不高的老师父。徐院长忙介绍说:“这是定静老师父。”我们立即顶礼。静师父问:“你们从哪里来的,宝院在哪儿?”我说:“从峨眉山来。”静师父笑着说:“峨眉山好啊!你们真有福报。”接着她老又说:“来!把头上的帽子拿下来,我看看你们的头顶。”我们正在脱帽时,突然听到:“别揭帽子,小心感冒。”话音刚落,师父出现在面前。徐院长忙对我们说:“这位师父就是四川尼众佛学院的创始人隆莲院长。”师父笑着对我们说:“峨眉山好啊!佛教名山。一九四九年为了祈祷四川和平解放,我们随能海上人到峨眉山慈圣庵共修四十九天的《毗卢仪轨》大法,后来四川没打仗就解放了。唉!往事不堪回首。”后来,我才明白师父是在怀念海公上人。接着,师父对徐院长讲:“娃娃们赶了一天的路,很辛苦,早点安顿她们休息吧。”拜别师父后,我的心里思绪万千,想到在来的一路上,我们既兴奋又紧张,兴奋的是,我们终于要见到梦寐以求的一代高僧隆莲老法师了,紧张的是担心见到师父不知道该说什么、做什么,真没想到师父如此的慈悲祥和,如此的随和大气。
    从此,师父像慧灯一样,照亮我这颗迷惑、昏暗之心,陪伴我度过了六年的佛学院学习生活。
    入学后,师父总是善巧地提醒我们肩上的重任。上课时她就总是在黑板上写道,80岁减去18岁,来提示我们,师父们大多数已是80岁左右的老人了,而你们年轻一代才18岁左右,中国佛教面临青黄不接的问题,培养后学迫在眉睫。她每次上课总是只听得到上课的铃声,而听不到下课的铃声。
    记得有一次下课铃声响过快10分钟了,师父还在讲课,这时下面就传出凳子的声音,师父抬头准备说下课休息,看见我正张着大嘴打哈欠,师父说:“张着大口想吃东西吗?”我的脸一下子红了。师父说:“该下课了吗?”下面齐声回答:“是。”第二节课师父首先为我们讲了出家人应注意的威仪,她说:“如果我们要打哈欠,就必须用衣袖挡着自己的嘴,否则别人看见不威仪,又担心飞虫不小心吸进口里。”我知道师父在讲我,但她处处都在维护着我们的自尊,总是替别人着想。直到现在,同学们都不知道师父是因为我的一个小举动而讲了一堂课的威仪。
    师父传授我们三皈依观修法后,我就一直坚持在观修,后来因为学习比较紧,观修的时间就不够了,我就去请求师父给我们传授一个既简单又能快速成就的法门。师父说:“修行路上没有捷径,《三皈依观》非常好,我母亲就是修《三皈依观》成就的,你觉得时间不够就分段观修,但须一门深入,持之以恒,法门如同交通工具,殊途同归。比如你回峨眉山,坐火车与坐汽车,虽然交通工具不同,但到达的目的地都是峨眉山,不要坐上汽车又在想火车可能比汽车快,假若你再换乘火车,汽车都已经到了。”从那以后,我就坚持以《三皈依观》为主要的观修法门,直到今天。
    1990年7月,专修班学习毕业了,临行前我去师父那里告假。师父对我说:“明天走,今晚到我这里来一下,我要给你一个‘拐杖’。”我心想,师父可能要我带根拐杖回去送给我们的老当家师父,没多想,晚上就去师父那里了。礼毕师父,师父笑着对我说:“这就是我送给你的‘拐杖’。”我一看,这哪是拐杖,明明就是一堆佛学工具书,有《三藏法法数》《佛学大辞典》《四分比丘尼戒本注解》,我没想到的是师父居然还送了一套《佛光大辞典》,顿时我的眼睛湿润了。师父说:“上次开会,听遍老法师讲乌尤寺办起了僧伽培训班,遍老法师还说峨眉山应尽快办个佛学院培养年轻僧才,要不然法脉就传递不下去了。你把这个带回去,好好发心,培养弘法接班人。”我含着眼泪将师父送给我的“拐杖”捧回了峨眉山。师父送给我的“拐杖”,同时也是长明的慧灯,伴随着我成长为一名法师。
    峨眉山佛学院于1990年10月正式开办起来了,我担任法师。继承师父未竟的事业,将此慧灯传递下去,将此法脉传承下去。
    峨眉山佛学院刚开始只有女众二十多人,一学期后又增加了男众二十多人,共两个班,学级为中级。二十多年来峨眉山佛学院的发展突飞猛进,由几十人发展到了几百人,由一个学级发展到四个学级,有预科班、中级班、本科班和研究生班。现在已被授牌为“四川峨眉山佛学院”。
    有一次我专程赶到成都去向师父求法,这次我是替我的学僧们求的,她们知道我在修《三皈依观》就特别想让我教她们,可我没经师父的允许是决不能随便教的。于是我就去请教师父。师父说:“好啊!你现在是娃娃带娃娃,既然她们想学就传给她们吧!”我说:“那就等放假了,我就把娃娃们给师父带过来。”师父说:“把你的手伸过来。”我将手交给师父,师父就将她的手盖在我的手上,说:“回去传给她们,不用带过来了。她们想学什么都教给她们,个个都好学当然好啊!”
    师父的恩德数不胜数,难以言表。如今,师父离我们而去,圣凡两隔,再不能随侍左右,聆听教诲。但佛灯已延续,法脉已传递,您的弟子们已经挑起大梁,想必师父老人家在天之灵一定会感到欣慰。
    师父!千言万语,万语千言,难以表达我们对您的哀思。祈愿师父乘愿再来,于婆娑世界再做慧灯,接引后学,同登彼岸。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社区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社区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格鲁教法集成

GMT+8, 2020-7-6 03:53 , Processed in 0.116453 second(s), 1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