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鲁修学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vajia

(转发)永春:我所接触了解到的雪歌仁宝齐真实行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8 17:05 | 显示全部楼层
天涯一尘 发表于 2018-7-8 16:48
见过的师兄,应该很多的。

现在很难见了,法王不在印度,回不了,除非你去美国就容易些
发表于 2018-7-8 17:13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柯一梦 发表于 2018-7-8 16:14
法王事不太容易,比如我们现在要到美国见法王就比较困难,比如,2天前美国对中国发动贸易战,然后又2驱逐 ...

这个扯远了,仁波切还俗前就从事了很多年的弘法活动,我们这代很多出家、俗家的基础经教基本都是受仁波切启蒙(以上回复师兄,以下内容是针对这个帖子),在此之前汉人学习五部大论,特别是全球华语圈能大范围受益几乎都是不可能的,可以说是前无古人。这是海公上师、法尊法师也没实现的,甚至至今很多汉地学修格鲁的寺院在这方面也无法突破(除北塔寺)。不管后来发生了什么事,那个年代仁波切对汉地格鲁弟子的恩德还是有目共睹,正如narraboth所言。我个人认为比较好的处理方式就是,懂行的人大家心里都明白。。。所以根本不需要其他的方式进行溢美,有些事多讲了吗,第一讲不到点子,第二分寸难以把握,又容易触及敏感话题,反而不合适。
仁波切最大的历史贡献就是推动解决了我们汉地格鲁弟子长久以来的短板,没有正统经教功底支撑的所谓格鲁显密学修,所以大家看到很多人,也包括江湖术士自称得到若干灌顶就敢自诩金刚上师,那会我们多半是只会看热闹,正是仁波切的教导,我们很多普通学众才开始了解格鲁教法的深度、广度,知道如何看格鲁教法的门道。至于其他品质,我接触过多很多格鲁师长都具备,汉地出家师父都能看到。
发表于 2018-7-8 17: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南柯一梦 于 2018-7-8 17:58 编辑
似水流年 发表于 2018-7-8 17:13
这个扯远了,仁波切还俗前就从事了很多年的弘法活动,我们这代很多出家、俗家的基础经教基本都是受仁波切 ...

谢谢师兄提示和定位。末学知道和开始了解仁波切才2天,并不了解仁波切,但心里自然欢喜和赞美,没有任何做作。诚如师兄所言,其位置和功用是确实的。是光明的东西,理当播扬。懂行的不必说,不懂的更应该说,虽然会招致麻烦和风波。但是,师兄是否明白,不说,麻烦好像也不会消失。另外,这位咏春作者是否仁波切的内人,如知晓请师兄告知。如果是仁波切内人,这文稿,一些表达招致质疑已经存在,而这些质疑是有道理的。问题不是周缘发起,而是作者引发,末学思维,如此,仁波切是已经完全放下。
发表于 2018-7-8 18:00 | 显示全部楼层
高文达 发表于 2018-7-8 17:05
现在很难见了,法王不在印度,回不了,除非你去美国就容易些

您怎么知道“回不了”。依这个回不了,您也不是外人了,呵呵。
发表于 2018-7-9 14:41 | 显示全部楼层
太虚大师:告青年苾刍之还俗者



  近年以事变纷乘,居各种地位者,每每因不安而有变动,政、学、军、商中人之出家入僧者固甚多,而僧中青年以返俗而入政、学、军、商界者亦殊不少。但其糊乱入僧、糊乱返俗者,或根本上对于佛教无信心而返俗者,非今所申告。而亦有于佛法有相当了解与信服者,然以个人情欲,或环境变迁,或别有怀抱等关系以返俗者,则虽返俗而离去僧中苾刍等地位,然仍不失为信佛之菩萨优蒲塞等地位,故虽舍僧返俗,而仍应摄在佛教之四众弟子中,此则正今所欲申告者也。

  显教、悦安、愿航、会中等,皆青年苾刍之不无信解者。虽因故返俗,但返俗之后,亦必须仍居在家佛徒之地位,加入各处之在家佛徒团体,或四众佛徒之佛教会等,最少亦应能似普通之在家佛徒,热心佛法之弘护及修学,方可于内心无愧。乃今大抵皆避去佛徒名义,且连旧日师友,亦不面不通音问,抑若于佛法全无信解者,殊堪怪诧!恐如此之人尚非少数,窃愿不忘前志,互联声气,以在家之菩萨自期也?
发表于 2018-7-9 14:49 | 显示全部楼层
任何时候,我在上师的心里和言行举止中,都看不到一丝一毫的烦恼和失落,我越是了解上师日常行谊的点点滴滴,我越确信上师真的不是一般意义的还俗,是我们凡夫无法理解的观待因缘,如何利益有情修行到高阶段的还俗,---摘
======================================
伟大的佛陀说“法赖僧传”,“僧”是出家人。佛法需要出家人来传播,因为他们不用面对红尘中的事物,全部时间和精力都用来虔修佛法。无论他对佛法领悟力的深浅如何,毕竟身处一个清静的环境,寺庙里的修行环境和氛围,没有造业的机会,而且能严守戒律,潜心修学一辈子,是处于红尘的凡夫俗子无法相比的。----当然,也有一些在家居士成就者,比如有名的维摩诘居士和少数的藏区瑜伽行者等等,在修行上和出家僧人一样,而且是穷尽一生都在传播佛法。也有像济公和尚那样,看上去疯疯癫癫,修为却在一般出家人之上的大成就者,但这毕竟还是非常少的。因此,佛法需要真正的出家人去传播,---摘
发表于 2018-7-9 15:08 | 显示全部楼层
广化法师讲述

  我奉劝道心不坚,有意还俗之人,须再三考虑,不可随便还俗。第一、佛说出家可证四果阿罗汉,超出三界,在家只能证三果。第二、在家人不知居俗之苦,既经出过家,受过清净法乐,再还俗家,才会感到在家之苦,那时痛苦心情,将比此日痛苦,高过千万倍也。第三、佛说:‘一子出家,七祖升天。’佛无妄语,我们好心出家,持戒念佛,父母祖先决定超升。故知出家是报答父母祖先恩德的捷径。

  拙衲于出家十年后,在基隆大觉寺戒坛,随喜传戒之时,某夜梦见家母在地府受困,叫我救她。我说:‘你等著,我会来救您。’第二天我以至诚,为家母立了一个超荐牌位。立超荐牌位的程序,是先诵一卷弥陀经,二十一遍往生咒,次唱赞佛偈,接念佛号一千声,然后执笔写牌位,写时一笔一划,一声佛号,至诚作观‘佛力超荐家母亡魂离苦得乐’写完之后,又合掌念佛号若干声,然后取台币五十元,约合现时币值五百元,交执事人员送去受付处。至于家母牌位,被供奉在何处,完全由执事大德处理,我是全不知道。当天夜里我又梦去阴府,将家母由小黑房拉了出来,乘空回到基隆大觉寺,送母安坐在往生堂右上角,说声:‘您等著,我会来度你。’即醒。第二天上、下午我随喜戒坛书记师业务;傍晚大众进药石时,我以持午之故,乘此机会,去到往生堂探望究竟。在昨夜请家母安坐之处,看到家母超荐牌位,恍然大悟。于是又复至诚为之超荐,回向毕,出来。信步行至七重宝塔前,入门见到观音菩萨,叩头便拜,禀道:‘观音菩萨求你超度我母亲,我母亲在对面念佛堂楼上。’再上一层,见到普贤菩萨,乃至最上一层,历层皆言:‘恳求度我母亲,我母亲在对面念佛堂楼上。’别无他语。最后行至地下层的灵骨堂,长跪地藏菩萨圣像前,至诚祈祷云:‘“一子出家,七祖升天”这是佛说的话。佛无妄语,今晚请给我兑现,度我母亲亡魂,令我亲眼看见家母升天。我母若不升天,我誓不起来。’说过此话,长跪念地藏圣号,念了好久好久,终于看到在地藏圣龛前水泥地上冒出了一缕清烟,袅袅上升,到第三层,化成一大朵莲花,到第四层莲花上坐一人隐约形似家母,到第五六层,相转庄严,至第七层宛如妈祖婆般庄严,那时人出宝塔而莲座尚在塔尖旋转,我急忙再请求地藏菩萨给我证明,此乃我母无讹,此时家母忽然回过头来,叫我乳名一声‘元哪!’(示意再见)。我闻母唤,随口答一声‘妈!’家母看了我一眼,欣然升离塔尖,化为清烟,冉冉上升而去。

  拙衲居俗之时,饮酒食肉,游山玩水,吟诗唱歌,纵情欲乐,出家修道,尚得如此感应。诸师业障必比我轻,若能坚持道心,忍耐一时之逆境,或按住片刻冲动之欲念,发誓坚持终身出家,不但自身将来离一切苦,得涅槃乐;父母亲属,亦复蒙受钜益。是故若对出家生活生厌倦,退道心时,应长跪佛前,至诚忏悔,并多多念佛拜佛,求消业障,切勿轻易舍戒还俗也。又复据我所知,所有还俗者,皆穷苦潦倒,无幸福者。
发表于 2018-7-9 15:17 | 显示全部楼层
任何时候,我在上师的心里和言行举止中,都看不到一丝一毫的烦恼和失落,我越是了解上师日常行谊的点点滴滴,我越确信上师真的不是一般意义的还俗,是我们凡夫无法理解的观待因缘,如何利益有情修行到高阶段的还俗,---摘
======================================
有一个转发的人还不知羞愧的说自己的大恩上师就是如此做的,实在是让人可怜,修行是学佛智慧知见,依止上师是要真正的智慧善知识,而不是盲目崇拜断章取义。自古以来从佛陀到近代的高僧大德都是赞颂鼓励出家人,而不是去鼓励人舍戒还俗就可以成就,虽然从古至今有些在家的成就居士大德,但是他们也是一直推崇出家功德,恭敬出家僧众。

法赖僧传,这是佛陀亲口所说制定的。佛陀从来没有把法托付给白衣传法,佛陀还说了白衣讲法才是末法的象征。--摘
发表于 2018-7-10 09:46 | 显示全部楼层
那篇文章只是从侧面反应仁波切的细节,可能是仁波切影响力太大了,对很多人也确实有恩,
发表于 2018-7-10 10:4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世雪歌仁宝齐的今世前生(官方简介) 雪歌仁宝齐于1971年出生在印度德里,父亲名强巴却甲,是第三世赤江仁宝齐秘书,母亲名昂旺,为一卫藏女子。

在仁宝齐八个月大时,其母亲带着他去朝见尊贵且神通力不可思议的上师赤江仁宝齐,上师极喜爱此婴孩,并嘱咐他们务必谨慎照料此儿,因他将来会成为佛教中众所仰戴、弘扬格鲁教法的顶尖活佛,但时机未至以前切不可宣扬。

7岁时,在色拉寺开始接受藏文文法,仪轨背诵及因明学等基础教育,8岁时依止怙主林仁宝齐受沙弥戒,12岁开始学习传统的辩经课程并背颂色拉寺杰尊巴所著之典籍。

14岁时,由尊者正式认证为青海雪歌寺寺主尊贵的雪歌堪珠(意为堪布转世的活佛)的转世灵童。雪歌堪珠曾经是一位终年在岩洞闭关,对显密教法证量极高的一位持律上座。


第三世赤江仁宝齐

21岁,仁宝齐在廿一岁依止尊者受具足戒,自十一岁至廿七岁间依次修学了摄类学、因明学、四部宗义、般若七十义、五道十地论等三年,现观庄严论等般若论典六年,中观论典等四年,律学三年,俱舍论二年。

1995年仁宝齐代表色拉杰寺参加文殊冬季辩论会中最特别的释量论辩论(每个札仓代表一人,三大寺总共六人参加),克制了所有辩答者的论点,其论辩抉择能力,受到三大寺僧众普遍的赞扬。

1997年(27岁时)以第一名成绩通过最高级拉然巴格西会考。

1998年(28岁时)进入下密院修学密续课程,次年参加密宗会考获得榜首,成为一位显密修学完备,引导众生离苦得乐的善知识。(会考时适由尊者莅临主持)

仁宝齐在色拉寺跟随根本上师昂旺列滇仁宝齐(曾任色拉寺住持)学习二十余年,密宗传承主要来自尊者、洛却仁宝齐、邬金仁宝齐与却滇仁宝齐,曾闭过的关有独勇大威德金刚、十三尊大威德金刚、密集金刚、金刚瑜伽母、马头明王、白文殊、白度母及宗喀巴大师的无缘悲心赞等。

结束学业后,仁宝齐本打算留在寺院教书、到山上闭关,但尊者观察到仁宝齐的弘法因缘在华语世界,当时就问仁宝齐会不会说英语,仁宝齐说英语说的不错,又问仁宝齐会不会说汉语,仁宝齐说一个字都不会说,尊者说那就去台湾吧。

仁宝齐接受尊者“应到海外华语世界弘法“的指示,于2002年毅然赴台。

初期仁宝齐以藏文弘法,请资深翻译老师口译,同时也积极学习中文。

2002年3月在台北成立四谛讲修佛学会。2003年8月,成立了阿底峡佛学会。

2005年仁宝齐开始用中文讲法,并展开了藏传佛教扎根教育计划一系列的弘法。之后越来越多人希求仁宝齐的法。 2013年11月高雄弟子们成立了高雄菩提佛学会,广大开演经论教典。2012年9月,结合了各地学习弟子的心力,成办了道次世界网站。网站把仁宝齐的扎根计划发展得更广更深更圆满。

由于仁宝齐对佛法核心掌握特别精准透彻,用词浅白易懂,且因为没有佛法名相的阻隔,反而很能贴近听者的感受。让听者容易领解而由衷体会到:佛法可以与我们的生命、生活结合,我们内心的苦乐问题,的确可以经由闻思修持而得到改善提升。

2012年9月,结合了各地学习弟子的心力,成办了道次世界网站。网站把仁宝齐的扎根计划发展得更广更深更圆满。它揭示出仁宝齐的学佛地图,集结了仁宝齐照着地图上所讲的各种法类,让有心学佛的人有迹可循,知道如何循序渐进。

道次世界网站呈现十几年来,仁宝齐从到台湾、大陆、美国,为了帮助华人学习佛法而学习中文;孜孜不倦地为华人弟子讲说大乘经论,开示清净传承的各种广行及深见论典及教授,引导我们走向正确的菩提道。仁宝齐十几年的用心和心血,在此网站上清晰可见。

2014年9月,道次世界网站新增影像传播的制作,将世尊的教法推向更广的接触层面。祈愿更多人能看见佛法的珍贵,更多人因学习佛法而受益。

2015年长居大陆,成立大陆道次第网站,继续针对大陆和台湾弟子持续讲法不断,每周常态课程不但开展汉语课程,同时也为寺庙僧众开展藏语课程。

雪歌仁宝齐前世
第一世
雪歌仁宝齐的史料记载付之阙如。由于有「第二世雪歌仁宝齐」,反推回去,即使缺乏史料记载,但仍能确定这个人存在过。

第二世
他是雪歌寺的堪布(1837-1912),八岁时受沙弥戒,是个修持大威德金刚的瑜伽士。大体上而言,他比较是「实修派」的行者,一辈子里进行三年期的闭关很多次,当时有人盛赞:「这附近无论是以前的修行者,或未来的修行者,都不可能像他那样精进!」

当今被视为龙树菩萨化身的洛却仁宝齐,也是出身雪歌寺,当时已通达五部大论,其他教派的经典也精通,名扬三大寺,是全藏有名的格西,人称「gen洛且(老师)」。当gen洛且讲述艰深的经典,作深入解释时,会指着二世雪歌仁宝齐说:「他(雪歌仁宝齐)会懂!」

第二世雪歌仁宝齐讲经有两大的重点:心要善良、不要执着。当他快要圆寂时,弟子们不断念诵请佛住世的仪轨,请求他不要圆寂,他回答:「你们好好祈求大威德金刚,『自入仪轨』每个人都要念,跟大威德金刚缘分深者,与我的缘分就深。」

这个仪轨涉及密续中最重要的内涵,法身与死亡一起,中阴身与报身一起,出生与化身一起;也就是说,一天之中,当我们睡着时变成报身,醒来变成幻身,死亡时又变成法身。

依照这个修持方法,第二世雪歌仁宝齐又结合断除烦恼的修持仪轨,当进行到「死亡转法身」的阶段时,他就进入禅定状态、往生,显示他的修行与密续真正结合。

第三世
第三世雪歌仁宝齐(1913-1970)的历史记载较多。

仁宝齐刚出生时,父母并不知道他是仁宝齐转世,有一天他的父母想要去见一个有名的修行者,这个修行者有神通,曾有人想要去测试他,还没开口,修行人就说:「若要观察我的话,就不必来了。」

他也不看重供养,当有信众供养他钱,他一边往山洞丢,一边说:「这是为了一切众生,都不是我的!」

雪歌仁宝齐的父亲,原本准备了一大包奶油去看这位修行人,临行前又想:「这奶油太多了吧!」于是又切了一半起来。当他们夫妻俩抱着一岁大的娃娃抵达山洞时,修行人脱口就说:「雪歌寺的堪布来了,欢迎!」

修行人看了带来供养的奶油说:「这奶油太多了吧!」雪歌仁宝齐的父亲惊讶地说不出话来!但随后修行人反赠一包约六十公斤满满的奶油,说:「这给他以后报考格西时,供养三大寺。」

言谈之中,暗示了这位小娃儿是雪歌寺的堪布,将来还会进三大寺,且会考取格西,当然也暗指这个小婴孩将成就不凡。

第三世雪歌仁宝齐从小就很有慈心,从不骑牛,因为心会很痛。他直到十六岁时才出家,跟着一个老师学,由于出家睌,同学大都只有七、八岁,常被同学戏称是「爸爸」。

但进入三大寺时,雪歌仁宝齐和老师的师徒关系,却变成了同窗之谊,这是因为他的智慧很高,不断跳级的缘故,就变成与老师同班了。

他老师曾说,自己九岁时,不知已背过多少经典了,但雪歌仁宝齐已超过这个年纪了,却都还不会背!不过,这并不影响他的学习,仁宝齐从字母开始学,因为智能高,什么学问都很快就学会。

第三世雪歌仁宝齐很会背书,只要老师指定背多少页,他就背多少,背书对他完全没有压力,显示有很深的「法流三摩地」,被认为是白文殊的化身。

雪歌仁宝齐无论学问、修行都获得肯定,大家咸认为应该让他当雪歌寺的堪布,于是在他三十岁时,当了雪歌寺的堪布。

当时辩经最有名的是四川色须寺,在雪歌仁宝齐带领六年下,雪歌寺的辩经风气已很成熟,也小有名气,当时色须寺的堪布曾对寺内的喇嘛说:「以前雪歌寺(辩经)比我们差,现在已经比我们好,如果不好好学,会丢脸!」

雪歌仁宝齐三十七岁时进入学习五部大论很兴盛的三大寺,成绩很好,于是一路跳级,只花了七年就考格西(1956年),接着又进入下密院。第三世的很多同学(由于读过很多班级之故!)至今都还活着,现在都很老了!

这些老同学看到年轻的第四世雪歌仁宝齐,都还会以「同学」相称,例如现年七十三岁色拉寺住持札大格西(现年七十三岁)、前世的老师、却滇仁宝齐、伦珠梭巴格西(现年八十多岁),以及前不久甫圆寂的衮却格西,见到第四世雪歌仁宝齐时,严肃的他也唤仁宝齐「同学」!

法王小时候曾看过第三世的雪歌仁宝齐辩经,对他锐利的辩经方式印象深刻。后来,法王再见到第四世雪歌仁宝齐,还曾提及这个趣事,对仁宝齐说他的前世是个「大胡子」!

2014年仁宝齐自意考虑,舍僧相、奉戒还俗。

舍戒后仁宝齐向法王禀报,法王慈悲开示,要仁宝齐不要为自己还俗受到丝毫影响,应持续教导雪歌寺众及各地弟子们说法。于是仁宝齐遵从法王慈悲指示,仍旧一如既往,慈悯不舍长久依止的各地弟子们,为增长弟子们的法身慧命故,至今持续说法不倦。
发表于 2018-7-10 10:48 | 显示全部楼层
哦,仁波切已经弘法16多年,还俗4年。末学到今天知道4天。阿弥陀佛,欢迎回家!
发表于 2018-7-10 11:55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柯一梦 发表于 2018-7-10 10:41
第四世雪歌仁宝齐的今世前生(官方简介) 雪歌仁宝齐于1971年出生在印度德里,父亲名强巴却甲,是第三世赤 ...

“舍僧相、奉戒还俗”?应该是“舍戒”吧?
发表于 2018-7-10 12:12 | 显示全部楼层
天涯一尘 发表于 2018-7-10 11:55
“舍僧相、奉戒还俗”?应该是“舍戒”吧?

嗯应该舍戒。末学copy的
发表于 2018-7-10 12:16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柯一梦 发表于 2018-7-10 12:12
嗯应该舍戒。末学copy的

原文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社区

x
发表于 2018-7-10 12:19 | 显示全部楼层
天涯一尘 发表于 2018-7-10 11:55
“舍僧相、奉戒还俗”?应该是“舍戒”吧?

您过去知道仁波切吗,有读过相关讲座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社区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格鲁教法集成

GMT+8, 2019-1-20 22:39 , Processed in 0.089550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